第一百五十七章 极限天雷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灭凤缓缓抬头,凄然看向阿呆,通红的美眸中已经充满了泪水,惨然道:“对不起,是我,是我不遵守诺言,你杀了我吧。”

    主上流露出一丝邪恶的笑意,淡淡的说道:“怎么,你就不想向你的心上人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这样害他么?”

    灭凤凄厉的大喊道:“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她挣脱了灭一的手,向阿呆和圣邪冲来,一副求死的样子。但是,主上又怎么可能让她得逞呢?眼中红芒一闪,随手一招,将灭凤硬生生吸了回去,弹出几缕灰色的气体,定住了灭凤的身体。

    阿呆听了主上刚才说灭凤的心上人竟然是自己,身体又是一震,虽然,他心中早就知道灭凤对自己有感觉,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而已,此时被主上点破,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怪异的感觉,再次深吸口气,一边催运生生真气将抱着银球的金身上托,一边冲主上道:“是你控制灭凤暗算我,对不对?你可真是老奸巨滑啊!看来,还是你占据了上风。”

    主上嘿嘿笑道:“你现在才知道么?可惜已经晚了。实话告诉你,其实你最大的败笔,就是当初没有杀死灭一。真没想到,你居然已经可以使用冥王剑法的第五招而不被反噬,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也不得不让我重视你。灭一回来后,足足将养了三个月才恢复。那天,他就已经认出了灭凤的身份。我知道,你的目标就是我杀手工会的所有据点,与其让你各个击破,不如集中起来等你。于是,我不惜暴露总部的位置,命令所有杀手返回,并且安排下这个陷阱等你。灭凤是盗贼工会的获取者之一,灭一在你们离开仓库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有了这个线索,我自然要利用起来,对于我们杀手来说,无所不用其极乃是最高境界。盗贼工会在大陆的黑暗势力中确实有一席之地,但和我的杀手工会比起来,还差的远了,我将所有消息网络外放,随时注意日落城附近的动向,同时带领着上百名高手偷袭了盗贼工会总部,结果可想而之,盗贼工会彻底覆灭,主要人物都被我抓了回来。真没想到,盗贼工会会断送在我杀手工会手中,我真是感到很心痛啊!毕竟他们曾经是我的眼睛。”停顿了一下,主上脸上流露出痛惜的神色,“我让手下用盗贼工会的方法在日落城各个城门处留下了记号,引灭凤前来。你可能还不知道吧,盗贼工会的会长就是灭凤的父亲,为了保住父亲和她那些长辈们的命,她只能跟我合作,于昨天晚上将你带来此地,在院子里我那些手下的对话是我早就设计好的,为的就是今天引你上钩,你还真是呆的可以,竟然没有产生任何怀疑,无二圣水的味道怎么样啊!你的身体是不是已经快坚持不住了?哦,不对,无二圣水是没有味道和形态的,灭凤给你吃的,是我当初给“冥王”的两倍以上,如此珍贵的灵药,用在你身上,你也完全可以自豪了。灭凤害你,你也用不着怪她,要怪,就怪你自己太愚蠢,居然敢和我作对。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阿呆终于明白,为什么在自己离开旅馆前,灭凤给自己拿来食物时的表情那么怪异,看来,这无二圣水的剧毒就是从那些食物中而来。看着灭凤眼中闪烁的泪花,阿呆的目光渐渐的柔和了,他不会再怪灭凤,因为她做的一切都是被逼的,并不是自己所愿,比起自己来,灭凤更要可怜的多。将目光转向主上,阿呆森然道:“你真卑鄙,竟然利用灭凤对长辈的亲情威胁她来对付我。”

    主上冷哼一声,道:“我卑鄙?你又比我强在哪里?如果没有灭凤带路,你能先后毁灭我杀手工会那么多据点么?你不也同样利用了他么?何况,你不要忘记我的身份,作为杀手,最重要的素质,就是要不择手段的完成一切任务,而我,是杀手工会的会长,对于这点的体会比任何人都要深的多。我没时间跟你在这里耗着,立刻回答我,要么加入我黑暗势力的阵营之中,要么,就是死——”他故意将死字拉起长音,庞大的杀气出现在所有杀手身上,阿呆和圣邪在杀气组成的波涛中不断漂荡着。阿呆惨然一笑,道:“想让我投靠黑暗势力?你觉得这可能么?你去死吧。”他猛的张开嘴,一道蓝色的光芒闪电般从他口中喷出,朝主上面门而去。主上吓了一跳,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阿呆右手的冥王剑之上,没想到他的嘴也能喷物伤人,看着那蓝色的光芒不由得心中一凛,以为是阿呆的什么秘密武器,飘然而退,拉着灭凤躲出了十米外,他原先站立的位置被灭一所替代。灭一抽出窄剑一引,蓝色的银球扑的一声打入地面不见了。

    原来,阿呆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将吸附着无二圣水剧毒的银球用金身托了出来,喷出蓝色的银球,阿呆顿时功力尽复,全身经脉顺畅之下,精神一振,大喝一声,“圣邪,咱们上。”飘身而起,双手幻化出数十道淡紫色的生生变斗气丝朝灭一扑去。圣邪怒吼一声,巨大的身体飘然而起,虽然上空十米处有结界阻挡,使它飞不出去,但是,这并不影响它那强悍的攻击力。双翼大展,灰色的龙息带着金色的星光喷洒而出,几乎覆盖了他身侧三十米范围之内。在龙息范围内的杀手们根本顾不上攻击,在无法闪躲的情况下纷纷将自己的斗气外放,抵御着圣邪这充满腐蚀力的吐息,此时,阿呆的斗气丝已经攻到了灭一身前。灭一的功力虽然比阿呆相差不少,但自然不会束手待毙,手中窄剑幻化出漫天寒星朝阿呆迎去。就在阿呆的斗气丝快要和寒星碰触的瞬间,那紫色的光影突然全都消失了,消失的点滴无存。灭一的攻势已经用老,根本无法收回了,只能硬着头皮朝阿呆冲去。阿呆冷哼一声,全身的杀气骤然收敛,完全集中在灭一身上,右拳骤然前挥,一团高度集中的淡紫色斗气澎湃而出,阿呆根本不去管那些眼看就要袭击到自己身上的寒光,就那么朝灭一的胸口击去。

    灭一眼看着自己已经无法撤招变势了,一咬牙,加快窄剑的攻击,试图和阿呆拼一个鱼死网破。但是,他真的能有这样的机会么?结果当然是否定的。眼看着灭一的寒光就要扎在阿呆身上之时,一层淡紫色的固态斗气盾出现在阿呆身前,在阿呆身前形成一道坚实的屏障,密集的叮叮声响起,在阿呆身前爆出一片能量的波动。即使当初灭一七人联手都无法破掉阿呆的生生变之盾,此时只有他一人,在力量分散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成功呢?但是,他虽然没有成功,阿呆的生生变之拳却已经飞临到他胸口出,危机临身,灭一已经意识到不好,果断的松开手中窄剑,双掌迅速挡在胸前,将全部功力都运集于双臂之上,试图抵挡住阿呆的攻击。轰然巨响中,灭一迎声抛飞,鲜血喷洒而出,使空中多了一丝淡淡的腥气。虽然阿呆因为抵挡窄剑能量分散这一拳没能要了灭一的命,但也震的他双臂寸寸断裂,注定只能成为一个废人了。

    这一切都只是电光时火中完成的,当其他杀手冲到阿呆身边时,灭一的身体已经被击的飞了出去。阿呆双手一圈猛的向外一甩,一圈淡紫色的光刃以他为中心闪电般散了出去,周围冲上来的杀手们顿时吓了一跳,在庞大的生生变能量刃下,他们发出的斗气宛如豆腐一样被轻易的割断了,三名闪躲不及的灭杀者被拦腰斩断。

    阿呆也并不好受,这冲上来的十余名杀手所发出的斗气余波大部分都轰击在他护体的生生变之盾上,震的他一阵气血翻涌。阿呆并没有追击,在斗气的作用下,他飘身而回,落到圣邪背后,一人一龙心意相通,七道金色的激电从圣邪的金角中电射而出,迎上了其余冲击而来的杀手,空中一阵阵剧烈的轰响后,杀手们顿时被震了回去。趁着这个短暂的机会,在阿呆的刻意催动下,丹田处的金身散发出强烈的光芒,达到第九重境界的生生真气疯狂的运转起来。阿呆的双手出现两团淡紫色的能量,随着功力的不断提升,淡紫色的能量中散发出一丝银色的光芒,阿呆心中一喜,他知道,自己的功力终于就要接近师祖天罡剑圣的境界了。因为,银色所代表的,正是生生变第六重的功力,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念道:“生——生——变——之——雷——电——交——轰——。”左手闪电般切出,银紫色的能量如同薄片般飞出,轻飘飘的在空中飞舞着,右手在胸口画出一个半圆缓慢的推出,淡紫色的光芒骤然湛放,释放出耀眼的光芒,发出阵阵如同雷鸣般的轰响,一颗凝聚着阿呆浑厚生生变固态能量的紫色光球缓慢的飘飞而去。先前的薄片能量并没有飞远,当光球出现的同时,一轻灵一厚实两股能量在空中发出了剧烈的摩擦,闪亮的光芒使人无法正视,淡紫色的生生变能量在和银紫色的薄片摩擦的增副之下,骤然变成了淡淡的银色,紫色的激电不断围绕着淡银色的光球旋转着,它缓慢的向前漂浮而去。阿呆终于在生生决修炼到最高境界后,将雷电交轰的功力再次提升,以他现在的实力所用出的雷电交轰,虽然比不上冥王剑那至邪之力发出的冥域,但已经超过了冥字九决的第四决冥影。阿呆并不是不想用冥域,但面对如此多强大的敌人,他清楚的知道,即使是冥域也未必能将此地之敌尽数歼灭,为了不让自己的心神再次被邪恶、凶戾二气所控制,他依然选择了目前自己所能运用的最强绝招。雷电交轰散发出的危险气息,即使以圣邪的强悍也不禁有些微微发抖,周围的杀手们看到阿呆释放的异象,都不禁一楞。杀手中最冷静的自然要属主上,他虽然不知道阿呆要干什么,但看到他的架势,也知道这样的攻击强悍到自己也没有把握接下的程度,作为杀手工会的会长,作为黑暗势力的主脑之一,他是极为自私的,大喊道:“全力扑杀,别给他用出绝招的机会。”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他本人却带着灭凤飘飞而起,朝后方落去。

    阿呆身前的银紫色阳雷不断吸收着空气中的游离能量,在阳雷形成之后,以阿呆和圣邪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力场。圣邪已经停止了龙息的喷吐,每当杀手们攻击上来时,它就会用自己的金角释放出威力强大的激电,将敌人挡回去,现在的它,宛如一座钢铁堡垒似的,使杀手们难越雷池一步。但是,这里所聚集的杀手毕竟是杀手工会的全部力量,灭杀者们的攻击也给圣邪带来了强大的压力,在敌人不断的攻击中,丝丝鲜红的血液从圣邪银灰色的鳞片下不断渗出,它已经快坚持不住了,但是,为了能让阿呆完成雷电交轰,它还是努力的释放着自己的能量。

    黑暗的天空中飘来大片的乌云,整个大公爵府都陷入一片压抑的气氛之中,阵阵轰雷的响声让杀手们一阵烦躁,发动的攻击更加凶猛了。

    席文几人在阿呆和圣邪从公爵府楼内冲出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事情有变,立刻飞身赶来,但当他们飞身蹬上墙头之时,却发现整个公爵府已经被强大的风系结界所笼罩了,即使以他们的功力,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冲破那强大的结界,就在他们万分焦急的时候,席文却发现阿呆在圣邪背上的变化,他是天罡剑派的掌门,当然认识阿呆所用的是什么功夫,顿时失声道:“天雷交轰。看来阿呆的功力真的已经达到剑圣级别了,竟然能用出这么强大的攻击。”

    岩石一楞,道:“这招我见过,阿呆以前在和神圣教廷审判长玄远对抗的时候曾经用过,当时连他自己都受了重创,如果不是教皇的神愈术,他恐怕早就死了。老师,他用这么强的攻击会不会像上次一样,连自己也……”

    席文摇了摇头,道:“不,应该不会的。你说的那次,阿呆生生变只修炼到第二层而已,可他现在已经达到了第五层境界以上,甚至接近了第六重。雷电交轰的威力已经完全发挥出来,他一定有办法避免自己损伤的。就算不行,我们现在也来不及救他了。”

    卓云突然吃惊的道:“你们快看,那层防御结界消失了。”果然,在乌云形成的同时,公爵府笼罩的淡青色能量结界已经不见了。

    比因落格在落日帝国的地位就像拉尔达斯在天金帝国一样,有着至高的地位,虽然他和大公爵向来不和,但此次大公爵相求,他却不能不出手。在得到大公爵信号后,他发出了自己最强的大范围防御魔法风神之障将整座大公爵府笼罩在内,与此同时,他也发现大公爵要对付的人,竟然就是上次在皇宫中饶了自己一命的阿呆,虽然当时自己已经将人情还了他,但比因落格却对阿呆仍然有着一种莫名的好感。他自然不知道大公爵就是杀手工会的会长,当那些杀手在结界形成后向阿呆攻击时,他吃惊的发现,这些大公爵的手下们竟然比皇宫中最强的禁卫还要厉害。他第一次清楚的看到大公爵全部的势力。更让他吃惊的是阿呆的修为,不但召唤出了传说中的巨龙,更在大公爵那些实力强大的手下攻击中分毫无损,反而连杀几人。当阿呆用出雷电交轰之时,比因落格清楚的感觉到那攻击的强大,尤其是后来天雷交轰引来了天象。比因落格明白,如果天空中的天象朝大公爵府内攻击,那最先遭殃的必然是自己,自己的风神之障绝对抵挡不住天象发出的攻击,而在气机牵引之下,恐怕自己就要葬送在这里了。他本来就对大公爵没什么好感,在乌云出现的同时,他毅然撤除了结界,飘身飞起,从阴暗的角落中返回皇宫报信了。

    席文也发现了结界消失的情况,一把拉住要冲进去的岩力,沉声道:“现在还不是咱们应该进去的时候。雷电交轰一旦爆发,恐怕咱们也抵挡不住,阿呆暂时还不会有事,再等等,等到雷电交轰过后,他出现危险时咱们再出手。”岩石兄弟虽然着急,但此行的首脑是席文,他们也只好耐心的等下去了。感受着空气中巨大的能量波动,他们明白,席文说的对,阿呆这天雷交轰的威力,根本不是自己几人所能抵挡的。

    阿呆已经发现圣邪快要坚持不住了,可他现在的全部功力都用来控制雷电交轰的阳雷,根本帮不了圣邪,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加快功力凝聚的速度,尽快让雷电交轰发出应有的威力。阳雷的吸扯力越来越大,圣邪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压力减弱了许多,周围那些杀手们发出的斗气竟然有一小部分被阿呆发出的能量球吸走了。那些黑暗类的斗气在能量球周围形成一个灰的圆环,银、紫、灰三色能量将阿呆的面庞映照的异常诡异。感受着空中乌云的变化,阿呆心中一喜,全力将手中的光球推出,大喝道:“雷电交轰,破——”三色能量光球快速的旋转起来,澎湃的吸扯力更多的吸来了杀手们散发出的能量,一些比较聪明的杀手已经意识到了不妙,快速的后撤,而其余的杀手们吃惊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逐渐向阿呆和圣邪的方向移去。天空中突然亮了起来,一道异常清晰的白色闪电刹那间将空中映照的闪亮,而地面的杀手们在电光的映照下,脸色显得那么苍白。

    阿呆全身突然充满了异常兴奋的感觉,空中那庞大的能量似乎完全可以受他控制似的,重重乌云已经完全将天空覆盖了,在闪电过后,阵阵震人心肺闷雷声响起,“咔啦。”巨响传来,一道刺目而粗大的蓝白两色闪电骤然而下,准确的轰击在淡银色光球的之中,庞大的能量骤然爆发了,雷电交轰成功的引来了阴雷,阴阳双雷在融合之下所爆发出的能量是那么的巨大,大公爵府完全被巨大的能量笼罩在内。阿呆在天雷交轰威力形成之时,迅速用出了哥里斯之愿的瞬移功能,两次瞬移分别将他和圣邪转移到了二百米之外,躲开了雷电交轰爆发的中心。

    整个大公爵府亮了起来,白色光团以阴阳双雷融合的位置为中心骤然爆发,刹那间吞噬了方圆数千平米的范围,先前依然攻击阿呆和圣邪的杀手们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就已经被天雷交轰的能量吞噬了。阿呆的生生变达到第五变之后,天雷交轰终于发挥出了它最大的威力,阿呆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先前的预估是错误的,雷电交轰的强度竟然丝毫下于冥域的黑暗笼罩。那巨大的能量波动,即使他带着圣邪瞬移到二百米外仍然很难抵御。淡紫色的生生变之盾在为他和圣邪抵挡冲击波时给他带来的压力让他不禁鲜血狂喷,圣邪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牵连,他那巨大的身体被冲击波轰击的向后退去,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宽阔的鸿沟,身上渗出了更多的鲜血。

    主上是最先退走的,虽然他也想到了阿呆这个攻击的强悍,但却没料到会强悍到如此地步,面前那不可逼视的强光让他心中充满了恐惧。暗红色的光芒和灰色的气体将他和灭凤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内,幸好他退的快,冲击波到他身前时已经减弱了许多,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感觉到了巨大的震荡。主上之所以为灭凤抵挡住攻击,并不是因为他心存善念或者对盗贼工会有什么顾忌,灭凤可以说是他手上最后一张牌,为了能达到杀死阿呆的目的,这张牌他必须保护好。以他的老奸巨滑,自然看出灭凤和阿呆之间的微妙关系,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和目的的达到,此时他自然不能让灭凤受到一丝伤害。他先前的得意已经完全消失了,血红的双目凶光连闪,愤怒已经达到了极点。

    滚滚雷声依旧在不断的响着,大公爵府内的白色光芒渐渐黯淡了,原本风景如画的府邸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数千平米内的地面深陷三米以上,什么假山、植被、停台,全部在这毁灭性能量的打击下消失了。一共一百多名杀手只有功力最高的不到四十名杀手幸存下来,但他们中的多数仍然受到了重创,先前被阿呆废去双臂的灭一在雷电交轰的冲击下变成了一滩肉泥,终于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而更多死去的杀手都是被庞大的能量完全化为了灰烬,如此结果,是任何人无法预估的。

    虽然天雷交轰发挥出了巨大的威力,但和前两次相比,也抽取了阿呆更多的能量。他体内几乎七成生生真气完全耗费在这毁天灭地的一击之中。虽然阿呆成为第一个化解掉无二圣水剧毒的人,但是,在化解剧毒之后,他的功力本身已经损失了不少。他半跪于圣邪宽厚的龙背上不断的喘息着,胸前的巨灵蛇之甲已经被他自己喷出的鲜血染成了暗红色。虽然身体异常疲倦,但阿呆的眼眸中却流露出难以茗状的兴奋,一击之下消灭掉了大部分杀手,对他来说,是那么的满足,噬血的光芒不断在他眼中闪过,他终于感觉到,自己有信心将这里的杀手一网打尽了。

    圣邪的疲倦丝毫不在阿呆之下,先前为了让阿呆能够有充分的时间用出雷电交轰,它尽全力去抵挡住杀手们的攻击,虽然不像使用龙语咒消耗那么大,但此时的他,也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战斗力,立于地面,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劫后余生的杀手们都聚拢在主上身旁,这些能够存活下来的,都是杀手工会精英中的精英。先前的雷电交轰已经彻底震慑了他们的心志,此时竟然没有一人敢于向阿呆进攻。主上看着圣邪龙背上的阿呆,森冷的说道:“好,小子,你很好。看来我真的是小看你了。大陆上竟然出现了第五名剑圣。我承认,你很强,确实很强。如果一对一的话,我不如你。但是,你用过刚才那强大的攻击之后还能残留多少能力呢?就算你是剑圣又怎么样?最后还是要死在我的手里。不过,我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你中了无二圣水还能用出这么强大的攻击?难道你根本就没有中毒么?这不可能吧。我的安排是天衣无缝的。”

    阿呆冷冷的说道:“不错,我是中了无二圣水的剧毒,但是,你还是算漏了一点,我的师傅并不止欧文叔叔一人,我还有另外一位老师。大陆上最伟大的炼金术士哥里斯。难道你不记得当初欧文叔叔在中了无二圣水后依然活了五年之久么?那就是因为我用哥里斯老师研制的方法暂时克制住了他剧毒的发作。同样的办法,我自然可以用在自己身上。主上,你等死吧,今天就算我葬身在这里,也会拉上你的。”

    主上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你,就凭现在的你么?就算无二圣水的剧毒被你压制住了,那也是靠你本身的功力所至,我不相信你再用了那么强的攻击后还能压制的住,以你现在的状况,恐怕连一击之力都没有了吧。我到想知道,你的命究竟有多硬。想杀我?你还不行。”

    阿呆眼中充满了仇恨的光芒,“你在大陆作恶多年,那些死在杀手工会的冤魂也会保佑我的。你以为我没有再战之力了么?尽管来试试吧。”虽然他并没有无二圣水的剧毒威胁,但主上先前说的对,他的功力已经剩余不多了,之所以这样说,就是想引主上亲自来攻,好尽全力扑杀这个首恶,为欧文报仇。但是,主上毕竟是主上,他怎么会轻易上当呢?在他眼中,没有什么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了,恨声道:“给我上,谁杀了他,我就升他杀手工会的副会长。”剩余的这些杀手,都可以说是杀手工会的元老,多年的杀手生涯,使他们养成了绝对服从主上命令的习惯,更何况还有巨大的利益鼓动着他们。虽然惧怕于阿呆的强横,杀手们还是冲了上去。

    阿呆心中暗叹,他不知道主上的实力有多强,但凭当年欧文的讲述,他明白,主上能在杀手工会会长这个位置上呆了几十年之久,绝对不是好相与的,以自己现在的状况,确实很难将这些杀手一网打尽。但是,事以至此,他是绝对不会退缩的,看着周围扑上来的杀手们大喝道:“小邪,让我们了解这些混蛋吧。”右手牢牢的握住冥王剑柄,飞身而起,向这残余的几十名杀手扑来。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