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身陷绝境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大公爵府。府邸门口停放着多辆马车,一群花枝招展的美艳少女在从人的带领下进入了府邸,她们莺莺燕燕的声音为寂静的夜空增添了几许噪乱,这些少女足有几十人之多,看上去都差不多在二十岁左右,衣着都非常清凉,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引人暇思。在从人的带领下,她们朝着府邸内那一片小楼中而去。

    大公爵府院墙附近一棵高大的树上蜷缩着一个漆黑的身体,眼看着少女们进入了小楼,他眼眸深处流露出一丝鄙夷而噬血的寒光,这些污秽的女人,是他最为厌烦的。这个黑影正是阿呆。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了,等的,就是这些少女的到来。杀手总会的危险阿呆非常清楚,他知道,只要自己有丝毫大意,就将断送在这个邪恶之窟中。眼看着少女们进入了小楼内,阿呆依旧没有动,他依然在等待着。

    半个小时后,小楼中逐渐传出酒肉的香气和调笑的声音,阿呆知道,该是自己行动的时候了。他缓缓溜下大树,身体闪电般漂移到一处暗哨后,寒光一闪,已经割断了那名暗哨的咽喉,为了避免因为斗气光芒暴露自己,阿呆用的,是当初从沃心手中得来的指刀。当初在尼诺城做小偷时候的他怎么能和现在相比呢?指刀宛如长在他手上一样,随着蕴涵的斗气,可以轻易的将指刀控制到任何位置,手指微颤,那原本用来偷盗的指刀已经变成了杀人的利器。

    阿呆松开捂住那杀手嘴的左手,保持在原地半天没有移动,凭借超人的听觉,他观察着周围其他岗哨有没有动静。或许是因为暗哨们都被小楼内酒池肉林的宴会所吸引了,根本没有人注意到院子中已经充满了森然的杀机。见没有动静,阿呆用同样的方法摸向下一处暗哨。这些低级的杀手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机会,在阿呆的指刀下,一个又一个的结束了生命。鲜血,已经染红了地面上的绿草。地面上的红绿两色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幸亏是晚上,并没有人发现这些变化。阿呆的动作极快,仅仅半个小时的工夫,八十三名暗哨,全部消失在他指刀的锋锐中。

    阿呆看着手中的指刀,胸中的戾气不断的翻腾着。杀完最后一个暗哨,指刀正不断向下滴落着鲜血,原本光华的刀刃上已经多了一抹暗红。杀了八十几人,阿呆心中的凶戾之气又开始蠢蠢欲动。心中的杀机如泉涌一般不断的激增着。但是,阿呆的神志现在无比的清醒,他并没有直接进入小楼之中,飘身到一个阴暗的角落中,凝神运起,控制着自己丹田中的金身漂浮而起,由于精神力的强大,他在运行金身的同时,心分二用,控制着自己体内的能量不至于释放出光芒。在金身的作用下,刚刚产生的凶戾之气渐渐被消灭了,阿呆心中又恢复了平静。深吸口气,他摸了摸自己胸口处的冥王剑,飘身而起,在没有岗哨的情况下,肆无忌惮的朝大公爵府的小楼扑去。

    阿呆从鼎沸的人声判断出宴会的方位,绕过最前面的小楼,来到最里面一幢占地面积最大的主楼前。阵阵酒肉的香气和男女调笑的声音不断刺激着阿呆的感官,他的右手不知不觉中摸上了胸口的冥王剑,森冷的邪恶之气使他的头脑更为清醒。正在这时,阿呆突然感觉到有些晕眩,不禁楞了一下,催运着丹田中的金身绕体一周,在生生真气的勃勃生机之中晕眩感才消失了。他心中暗想,一定是因为刚才杀人过多才会这样的。并没有太在意,小心的向主楼摸去。阿呆腾空而起,悄无声息的落在主楼的墙壁上,利用无坚不摧的生生变固态能量,十指深深的抓入墙壁之中,坚硬的岩石在他的十指下宛如豆腐一样不堪一击。阿呆整个身体紧紧的贴在墙壁上倾听了一会儿,感觉到一切正常,这才小心的将目光向窗口处探去。

    扩大的厅堂足有上千平方米,厅堂中央空着,一对对男女正搂抱在一起喝酒调笑,做出种种不堪的动作,昨天在院子中看到的那十几名杀手都在,他们每人怀中都抱着一名美女,醉醺醺的上下齐手,一副龌龊的样子。阿呆向大厅的主位上看去,只见一名身穿锦袍,看上去六、七十岁的老者高居坐上,此人黑发黑眸,挺着一个大肚腩,眼圈发青,一看就是酒肉过度的样子,从他的衣着和头带的紫金冠,阿呆判断出,这个人应该就是灭凤口中的大公爵。可是,主上在哪里呢?公爵既然款待整个杀手工会,那主上应该也在才对。阿呆仔细的在大厅中搜寻着,半天也没发现一个可能是主上的人。正在这时,大厅的门开了,从外面走进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他全身都包裹在黑色的长袍之中,连头也没有露出,由于头上的斗篷下压,使阿呆无法看到他唯一露在外面的双眼,此人表面上虽然没有散发出任何危险的气息,但阿呆却能清晰的感觉到,他是故意隐藏着自己的实力,被仇恨冲昏头脑的他莽撞的判断,这个人,应该就是杀手工会的主上。既然人都已经来齐了,阿呆感觉这应该是自己动手的机会了。他深吸口气,将斗气调整到最佳状态,骤然穿窗而入,直接扑向大厅中的副会长。他对副会长的仇恨仅次于主上,为了能一击成功,所以他选择了功力较弱的独臂副会长。“冥王化刃斩——立——决——”幽蓝色的光芒瞬间充斥于大厅之中,澎湃的邪恶之气随着冥王剑的出现骤然涌现,森然的杀机使大厅中所有人都打了个冷战,连大厅内灯火光芒也不由得暗了一暗。副会长毕竟功力高深,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反映过来,身体暴退,将手中的艳女向阿呆掷来。但是,此时的阿呆早已经超越了当日的“冥王”,同样的冥斩一招,在他手上发挥出足足超越“冥王”一倍的威力。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副会长和那名艳女同时葬送在至邪的冥王剑之下,巨大的威力还连累到了另外一名灭杀者级别的杀手,三个人在冥王剑滔天的邪恶之气下化为了灰烬,结束了他们罪恶的一生。就在阿呆想继续攻击之时,先前在楼外的那种晕眩感又出现了,和冥斩产生的邪恶之气一起影响着阿呆的心神,催运着的生生真气不由得一滞,他的身体落在地面上,即使如此,他还是勉强幻化出一柄淡紫色的生生变之剑绕体一周,向周围的杀手们砍去。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不光那些高等级的杀手快速反应过来飞身而退,连那些在他们怀中的艳女也都飘身而起,落向一旁,每人手中都多出了一柄乌光闪烁的毒刃。阿呆这闪电般的一剑竟然没有伤到一个人。他微微喘息着,催运着丹田中的金身迅速化解着晕眩感和冥王剑带来的邪恶之气。

    “啪、啪、啪。”鼓掌声响起,那名肚满肠肥的大公爵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一点也没有因为阿呆的出现而惊讶,满脸笑意的道:“好,不愧是冥王的传人,一出手就杀了我三名高手。确实厉害啊!怪不得那些傻蛋会无法抵挡住你的突袭呢。”

    阿呆心中一惊,这大公爵似乎早知道自己要来似的,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之前的行动已经够小心的了,他怎么会知道呢?冷冷的道:“不错,我就是冥王的传人,也是来此收取你们性命的死神,今天,你们这些人渣一个也别想生离此地。”

    大公爵仰天大笑起来,他的笑声中没有包含一丝能量,阿呆本来已经想继续动手了,可听到他的笑声,却不由得停了下来,因为那笑声中包含着太多的东西,那是得意非凡的笑声,是志得意满的笑声。

    冥王剑的邪恶之气已经被阿呆完全化解掉了,现在随时可以做出攻击,为了能更好的消灭敌人,他选择了蓄势待发。半晌,大公爵笑声收歇,微笑道:“这么说,你对自己很有信心了,我承认,你的功力确实很高,身上的冥王剑更是传说中冥神大人的神兵,在灭一他们那么多高手的围攻下,你竟然能用出冥王剑法的第五招,冥王归乡域初现,是么?恩,真是很强啊!一下毁了我十一名高手。可是,你实在是太笨了,空有一身好武技有什么用呢?到头来,还是一样要死在我手中。这个局我已经布置了很久,足足等了你几个月了,就算你再强,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难道,你现在不觉得头脑有些晕眩么?身体正在渐渐的虚弱着。”

    阿呆心头大震,下意识的说道:“你怎么知道?”他双眸大睁,心头一颤,道:“难道你在我身上下了毒。”

    大公爵摇了摇头,伸出食指轻晃,道:“不,不,不,你只说对了一半。你确实中了毒,不过,却不是我下的。你既然学的是冥王的生生真气,普通的毒怎么能配的上你死神的身份呢?你中的,和当初欧文一样,是有着天下第一奇毒称号的无——二——圣——水——”

    不知道是因为毒性发作还是内心的吃惊,阿呆脑中再次传来一阵晕眩之感,自己,自己竟然和欧文叔叔一样,中了无二圣水么?那是无解的剧毒啊!

    大公爵道:“小子,你知道么?为了这次收拾你,我不惜暴露自己的身份。现在你已经不可能再逃走了,当初对付“冥王”时犯下的错误不会重演,反正你也跑不了,我不如让你做个明白鬼吧。”指了指身旁全身包裹在黑衣中的人,道:“你是不是以为,他就是杀手工会的会长呢?恩,你一定是这么认为的吧。我可以告诉你,你的判断不对,因为他根本就不是。灭一,露出你的本来面目吧。”

    黑衣人恭敬的道:“是,主上。”随手拉下自己头上的斗篷和面罩,露出那张阿呆无比熟悉的脸。巨大的震撼侵袭着阿呆的心头,失声道:“你,你没死?不,不可能的,你怎么会没死呢?”他扭头看向大公爵,眼中寒光大放,恨恨的道:“你,你才是主上。”

    主上依旧是一脸和煦的笑容,“不错,我才是杀手工会的会长,也就是他们口中的主上,同时,更是落日帝国中全倾朝野的大公爵。很惊讶我有这么多身份是不是,作为落日帝国的重臣为什么我要组织杀手工会呢?其实,这很简单,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那就是因为,我们黑暗势力需要运行资金,需要大量的资金。而我本来就是黑暗势力派来落日帝国中卧底的人,你可以叫我主上,也可以叫我暗圣教的第五长老。我在落日帝国中从一名普通的小子爵爬到今天的地位,就是为了积累资金,帮助黑暗势力重新崛起。教廷算什么?当黑暗降临大陆之时,他们将会第一个被毁灭。半年多以前,他们不是已经吃过亏了么?那只是给他们个教训而已,教廷的灭亡已经不远了。天元大陆将进入冥神大人的怀抱。黑暗将永远不会消失。”说到这里,主上那双黑色的眼眸突然发生了变化,从黑色的瞳孔渐渐变成了血红色,散发着妖异的光芒,他伸手指着阿呆,道:“小子,你是不是很想知道身上无二圣水的剧毒是从何而来,还有为什么我会知道你的到来。其实这很简单,我再让你见一个人,你就明白了。”主上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之所以不立刻动手,其实还是畏惧于阿呆的冥王剑,连他也没有把握能够对付冥王剑法的第五招冥域。他向阿呆说出这些秘密吸引其心神,最主要的目的是拖延时间,让无二圣水的剧毒充分发作。

    脑中的晕眩感更加密集的传来,阿呆不是不明白主上是在拖延,但是,主上给他带来的震撼实在太多了,使他一直隐忍着没有动手。不断的催动金身寻找着无二圣水的剧毒。但是,无二圣水作为天下第一奇毒,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挥发性,就算斗气再深厚的人,也只能让毒发的时间减缓,却无法将它逼出体外。虽然无二圣水确实剧毒无比,但阿呆此时并没有惊慌,在他的神龙之血内,有着可以暂时克制住无二圣水毒性的银球。当初就是凭借着这个银球使欧文延长了五年的生命,只要银球能让他坚持到将这些人都杀了,就算是死,他也不在乎。他现在勉强抑制着毒性的发作,等待着主上解除他心中一个个疑惑的迷团。

    主上朝灭一使了个眼色,灭一流露出一丝冷笑,扭头出了厅堂,主上冲阿呆道:“你的实力虽然强,但脑子却差了些,如果你现在宣誓效忠我杀手工会和整个黑暗势力,我可以控制你的剧毒不使他发作,还会让你做我的臂助,更可以让你继续使用冥王剑。要知道,就算你没有中毒,在我手下这么多高手的围攻下,也是无法幸免的。这里不但聚集着我杀手工会全部高等级的杀手,而且,这些少女都是我留来对付敌人的秘密武器,她们从小就被我收养,经过各种各样的训练,能站在这里的,都是百里挑一的人选,至少都拥有着灭杀者级别的斗气。你的冥王剑再强,能够强的过我近六十名灭杀者以上级别的高手么?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吧,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或生或死,都在你自己的一念之间。”

    阿呆心中虽然吃惊,但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淡然道:“在我看到你那个人之前,也给你看样东西,看到它,你就不会感觉自己胜券在握了。或许,还会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愚蠢。”主上红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芒,淡然道:“那好啊!我到想看看,是什么东西能够让我吃惊。”

    阿呆低声吟唱道:“以神龙之血为引,开启吧,时空的大门。”淡淡的蓝色光芒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飘飞而出,厅堂虽然宽阔,但在着巨大的身影出现后,却显得那么局促,长达十余米的巨大灰色身躯上长着一层叠加在一起的厚实鳞片,在厅堂的灯光照耀下,鳞片显得银光闪烁。最为耀眼的,还是这巨大身躯上那七支螺旋状的金色巨角,金色巨角上所充满的神圣气息是杀手工会、尤其是杀手工会会长主上,最为厌恶的。这被阿呆从神龙之血召唤出来的,正是圣邪龙小邪。这么多日子以来,阿呆的心理变化,没有人比它更清楚了,但由于神龙之血的能量大减,使它无法直接和阿呆沟通,只能在神龙之血中暗暗焦急,阿呆心底的滔天杀意,使小邪早已经异常暴躁了,经过这段时间的静修,再加上阿呆恢复意志时候散发的神圣气息,圣邪的状态又有所增长,功力大幅度的提高了。

    “呜——”一声巨大的龙吟响起,感受到阿呆内心的仇恨、愤怒以及些微的恐惧,圣邪体内所蕴涵的戾气彻底爆发了,巨大的声浪瞬间充斥整座厅堂,澎湃的能量朝四周围电射而出,厅堂剧烈的颤抖着,七道金光从圣邪背后激荡而出,瞬间击向四周,它那巨大的翅膀展开,一圈灰色的能量在金光后面朝整个厅堂周围飘去。圣邪的突然出现,让杀手工会在此的所有成员都充满了惊讶之心,除了主上以外,他们谁也没有想到,阿呆居然还留有这样的秘密武器,即使是主上,也因为第一次见到龙这种生物而呆了一呆。正是他们这片刻的迟疑,让圣邪发威了。那澎湃的一神圣一邪恶两种能量喷薄而出,当众杀手反映过来之时,整个大厅已经完全被圣邪的能量所笼罩了。轰——,这座完全由最坚硬的花岗岩砌成的、如堡垒般的小楼在巨大的能量中炸开了。一时间,整个厅堂内完全是一片轰响之声。

    阿呆没有任何犹豫的飘身上了圣邪的后背,在圣邪的能量保护中,一人一龙随着剧烈的爆炸声骤然冲向外围,圣邪全身一晃银灰色的能量透体而出,四散飞溅的泥土没有一丝粘在阿呆和它的身上。趁着圣邪发威之机,阿呆从神龙之血中取出一个银球吞入腹中。冰凉的银球在生生真气的包裹下,准确的停留在金身,由于阿呆已经可以完全控制金身的形态了,体内的金身按照他的意念将银球抱在怀中。银球的效力确实非凡,是对付无二圣水那挥发性剧毒的最好物品,阿呆能够清晰的看到一丝丝蓝色的液体飞快的从自己体内四面八方涌向银球,银球在阿呆的刻意引动下,发挥出了最强大的效力,当圣邪冲出小楼,来到外面广阔的庭院中时,阿呆的晕眩感已经消失了,银色的球体已经变成拉深蓝色,他小心的用金身散发出强大的生生真气将深蓝色的球体包裹在内,无二圣水的剧毒终于暂时化解了,没有了剧毒的威胁,阿呆顿时舒服了许多。

    圣邪傲然站立在宽阔的庭院中央,展开巨大的羽翼,不屑的盯视着那一条条身影向自己围来。阿呆用意念告诉圣邪,让它先别动手。吞下银球后,希望拖延时间的已经换成了阿呆,他需要时间将被金身能量包裹住的银球送出体外,虽然没有把握,但这是他唯一的机会。银母为基础所铸的银球在人体的经脉中来说是那么的沉重,即使以金身在体内的能量想推动它也是非常困难的。如果不是阿呆完全控制了金身,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连试都不敢试。因为,一个不好,如果笼罩在银球外的能量露出一丝破绽,那无二圣水将再控制不住,立刻挥发吞噬他的全身,就算阿呆功力再高也无法回天。

    杀手工会的最终力量确实强大,在房屋中巨大的爆炸和圣邪的能量竟然没有伤到其中任何一人,在主上的带领下,他们闪电般飘飞而出,将阿呆围在中央,阿呆数了一下,除去主上,一共是二十八名灭杀者以上级别的杀手和二十九名艳女。本来杀手和艳女都是三十人的,但被阿呆的冥斩杀了三人,所以现在还剩余五十七人。小楼的爆炸也引来了主上的其他布置,一共八十名忍杀者出现在院落外围,飞快的从四面八方赶来,在众高级杀手外又形成了一道防御圈。阿呆站在圣邪的大头上,一手握住圣邪最大的尖角,冷冷的扫视着面前这些杀手工会的精英,淡淡的说道:“主上,原来您对我如此重视啊!杀手工会可以说是倾巢而出了吧。”

    主上已经从圣邪出现时的惊讶中清醒过来,微笑道:“不错,加上你先前杀掉的不到一百名岗哨,这里已经聚集了我杀手工会剩余的全部实力,你的功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初的天下第一杀手‘冥王’,我又怎么能对你不重视呢?我曾经听灭一说过,你能召唤出一条龙,当时我还不敢相信,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不过,你以为凭借一条龙就可以从我们这里突围而出么?你想的还太简单了些。好好考虑一下我先前的建议吧。龙可以飞,这我是知道的,不过,我也早已经给它准备了些礼物。比因落格大师,该是您出手的时候了。”

    阿呆心中一惊,比因落格?那不是和普林先知以及拉尔达斯齐名的大陆三大魔导师么?他怎么也会和主上在一起,难道,难道他也是杀手工会的成员么?正在他心中思潮起伏之际,一个苍老的吟唱声响起,在大公爵府的院落上方,逐渐笼罩上一层淡淡的青色光芒,阿呆虽然无法分辨出那吟唱声是从何而来,但他却清楚的知道,天空中这青色的屏障至少是八级的防御结界,结界离地面不过十米而已,那庞大而厚实的风系能量绝不是自己一时所能冲出去的,而且,一旦自己向这结界发起冲击,必然会引起杀手工会众人疯狂的攻击,更何况,阿呆根本就没打算冲出去,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报仇,即使陷入敌人的圈套中,这个目的也不会改变,杀掉主上和所有杀手是他最终的目标。所以,阿呆没有动,看着主上嘴角处那得意的笑容,道:“你不是说让我见个人么?那个人为什么还没有来。不错,你虽然设了个死局给我,但是,在我死之前,也必然会和你拼一个鱼死网破,就算是死一千遍、一万遍,我也不会加入杀手工会的。”说到这里,他假意在圣邪的大头上微微一晃,流露出虚弱的样子。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阿呆的头脑异常清醒,他在利用各种微妙的变化给自己多带来一些生机,一边说话迷惑主上,一边不断的运转生生真气帮助金身缓慢的向上移动着。

    主上根本没有想到阿呆有克制天下第一邪毒无二圣水的办法,看到阿呆微晃的身体,也乐得拖延下去以减少自己手下的损失,虽然他对别人的生命向来看的很淡漠,但这些杀手毕竟是他经过多年培养才有的今天,他怎么舍得损失过大呢?在他想来,阿呆现在已经变成了囊中之物,不论怎样都不可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了。主上是一个喜欢追求完美的人,圣邪的出现使他心中危机感大增,他知道,一旦阿呆和圣邪联手,未必不能冲出自己的包围圈,所以,现在等待阿呆毒发,是最好的办法。

    “人已经带来了。”灭一的声音从小楼的废墟后响起,两道黑色的身影几个起落向主上的方向而来,阿呆定睛看去,顿时全身剧震,险些控制不住体内的生生真气使无二圣水的剧毒重新发作。因为,这被灭一带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帮助自己消灭杀手工会的灭凤。灭凤穿着她自己那身黑色的盗贼装束,长发整齐的梳拢在背后,脸色异常苍白,当她和灭一一同落在主上身旁之时,低着头,根本不敢去看阿呆。

    阿呆深吸口气,勉强抑制住自己激荡的心情,他知道,如果想报仇,想杀掉主上,现在他就不能冲动,只能等下去。但是,他的手已经紧紧的握住了胸口处的冥王剑。即使阿呆再呆,当灭凤出现在杀手工会的阵营中,他就意识到自己所中的剧毒必然和灭凤有关。

    主上瞥了灭凤一眼,道:“阿呆,你的行踪以及你身上所中的无二圣水,都是这丫头的杰作,怎么样?没想到吧,我的安排你还满意么?”

    即使已经猜到,但当阿呆听到主上的话时,全身还是不由得一震,咬牙看向灭凤,森冷的说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你忘记我们之间的协定了么?为什么是你,为什么在我就要完成报仇心愿的时候你暗算我?”阿呆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恨意,握住冥王剑的手微微颤抖着。以灭凤的功力,连冥闪都是不可能抵挡的,但是,阿呆现在能出手么?先不说体内的剧毒还没有祛除,单是当初灭凤照顾他三个月的恩惠他就不能向灭凤出手,在天人交战之间,阿呆的心已经有些乱了。他喃喃的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欺骗我才甘心呢?”在陷入万分危机之中,他脑海中最清晰的身影依然是深爱着的玄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