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杀手总会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灭凤一拉阿呆的衣襟,道:“大哥,我们走吧。你别跟这些杂碎生气。”说着,冲阿呆使了个眼色,拉着他进入了日落城之中。

    一进城门,灭凤怨道:“你怎么那么冲动。难道你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吗?你就不怕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以后小心点。”

    阿呆恨声道:“一看到这种仗势欺人的狗才我就忍不住。看来,我的凶戾之气还是没有完全消化啊!这半年多来实在杀人太多。杀机太盛了。”杀了一个普通士兵,他心中也有些自责。正在这时,他发现灭凤站在城门附近,并没有跟着自己走进来。不禁疑惑的走回她身边。灭凤眼神呆直的看着城墙上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在那里,有几道白色的痕迹,似乎是一个什么图案似的。阿呆道:“你看什么呢?我们进去吧。”

    灭凤从呆滞中惊醒,面庞牵动了一下,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勉强道:“没什么?我们走吧。”这才和阿呆一起进入了日落城当中。

    日落城内确实繁华,大街上熙熙攘攘的,叫卖声络绎不绝。阿呆指着前面不远的一座小旅馆道:“灭凤,咱们就住那里吧。”灭凤并没有回答,依旧低头向前走去,似乎并没有听到阿呆的话似的。阿呆一楞,自从刚才在城门处看到那几个痕迹以后,灭凤似乎心情很低落似的,不由得抓住她的肩膀,唤道:“灭凤,灭凤,你听到我说话了么?”

    灭凤从思绪中清醒过来,茫然道:“啊?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阿呆皱眉道:“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说要找个落脚之处么?就前面那个小旅馆吧。那里不显眼,是比较合适的地方了。”

    灭凤点了点头,勉强道:“就那里吧。”说完,当先朝旅馆走去。阿呆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摇了摇头,跟上她的脚步。两人在旅馆中要了两个普通的房间,阿呆刚一进房门,就被灭凤叫住了,“阿呆,你先在这里休息吧。晚上我再带你去杀手总会。我现在要出去一下。”

    阿呆一楞,道:“咱们已经到了落日帝国,你答应我的事也就要完成了,这个时候你要去哪里?”

    灭凤苍白的俏脸微微牵动了一下,道:“刚才在城门的痕迹你也看到了,是我们盗贼工会有人找我。我要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放心吧,傍晚之前,我一定会回来的。”说完,不等阿呆回答,就转身向外走去。那个痕迹其实不只是有人找她那么简单,而是盗贼工会最紧急的召集信号,只有发生大事的时候这个信号才会出现,灭凤意识到盗贼工会有变,所以才急着回去看看。

    阿呆看着灭凤的背影,并没有再阻止她,独自一人回到了房间中。马上就要为欧文报仇了,为了谨慎起见,他一定要让自己保持最佳状态才行。脱掉鞋子,飘身而起,落在房间中的大床上修炼起来,在仇恨之心的作用下,他用了很长时间才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

    灭凤果然在傍晚的时候回来了,只不过,她的脸色依然苍白,眼眸深处闪烁着挣扎的神色。敲开阿呆的房门,她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平静一些,道:“走吧,我带你去杀手总会。”阿呆看着灭凤道:“你们盗贼工会出什么事了么?你脸色不太好看。”

    灭凤摇了摇头,道:“是我们内部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咱们现在就走吧,我答应你的事应该去完成了。”

    虽然阿呆看着灭凤的样子有些疑惑,但报仇的念头却占据了他大部分思绪,没有细想,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随着灭凤出了旅店。今天的天气不好,天空中阴云密布,到了晚上,天空中的明月被阴云所遮掩,使大地变得分外昏暗。

    灭凤走的很快,一直朝日落城的西方走去。阿呆追到她身旁,传音问道:“杀手总会到底在什么地方,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吧。”

    灭凤点了点头,低声道:“杀手工会之所以能在大陆上生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落日帝国的包庇,而他们的总部就在落日帝国一个大权贵的庄园中,至于他们的会长和那个权贵有什么关系,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只知道,那个庄园即使是像我这样最高级的盗贼也无法潜入。你一切要小心,今天不一定直接动手,先把一切都探清楚了再说。不要轻易打草惊蛇。”

    阿呆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小心的。不会再出现上次太昂城那样的事了,我不会给他们围攻我的机会。”

    灭凤深深的看了阿呆一眼,道:“这样就最好了。”阿呆虽然急于报仇,但夜晚的落日帝国却异常繁荣,在平民之中,他们也只能用普通人的步伐前进着。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灭凤才停下了脚步。指着前方道:“就是那里了。”

    阿呆心头一热,朝她指向的地方看去,那是一片高大的院墙,在院墙周围竟然没有什么人走动,墙高足有五米,比皇宫也不遑多让,使他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形。阿呆低声问道:“这个权贵在落日帝国是什么身份?竟然能住这么大的院子,这里看上去足有四、五万平方米大。”

    灭凤看了阿呆一眼,道:“现在我也没有必要瞒你什么,当初我们盗贼工会就是受了这里的权贵重金,前往精灵族抓精灵的。而这个权贵,就是落日帝国权倾朝野的大公爵,整个落日帝国中唯一的一个公爵。他的权利之大,虽然比不上落日帝国的皇帝泉依,但也相差不远了。落日帝国中大部分经济命脉几乎全握在他的手上,他的财产只能用富可敌国来形容。因为他的权势滔天,所以府邸内恐怕会有不少高手,再加上杀手工会的人,绝对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势力,你千万不要莽撞,摸清情况再说。”

    一听灭凤提起精灵族,阿呆不禁想起那十几名因为被侮辱而自杀的精灵,新仇旧恨同时涌上心头,恨声道:“我要将这什么公爵一起杀掉,让他给杀手工会陪葬好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先进去摸清情况再说,放心,今天我不会动手的。等一切都清楚了,明天就是杀手工会的死期。”说完,他趁周围没人注意,将身上的平民服装脱下,露出里面黑色的巨灵蛇甲,飘身而起,朝前面的高墙落去。

    灭凤苍白的俏脸扭曲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走到一旁的阴暗角落中等待着阿呆。

    就在阿呆和灭凤出现在大公爵府外时,离此不远的地方,几个身影喁喁细语着。他们的目光全集中在阿呆刚才消失的地方。

    低沉浑厚的声音从一个高大的身影中传出,“老师,是阿呆,真的是他,您说的没错,他真的到这里来了。我们要不要去叫住他?”

    “不,现在不要叫他,让他去吧。欧文师弟的仇由他去报最为合适,我想,这也是欧文师弟最愿意看到的。从阿呆刚才的身法看,已经尽得师傅真传,功力更在我之上,应该不会有事的,我们只要找好时机,在他出现危险的时候帮他一把就可以了。”苍老的声音沉稳的说着。空中的阴云突然飘散了一些,在那露出的一丝月光照射下,清晰的显现出几条人影的容貌,他们正是岩石兄弟、卓云,以及席文和廖文。他们已经在这里足足等候了四个多月之久,就等着阿呆的出现。原来,席文师兄弟跟随着岩石兄弟下山以后,席文就决定,直接前往落日帝国的首都日落城。当岩石问起他为什么直接来日落城的时候,席文神秘的没有告诉他。直到众人来到这里,他才说出了实情。当初,在席文等二代弟子知道自己的师弟欧文是死在杀手工会之手后,都大为愤怒。但因为天罡剑圣的命令和想让阿呆亲手为欧文报仇的心理,他们并没有动手,更何况,天罡剑派是华盛帝国的国派,如果他们到落日帝国去剿灭杀手工会,很有可能会引起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天罡剑派在华盛帝国的地位是非常崇高的,多年以来,两个国家一直处于对立之中,相互之间自然有着很深的了解,为了能帮助阿呆彻底消灭杀手工会为欧文报仇,席文和众二代弟子完全发挥了天罡剑派在华盛帝国的影响力,促使华盛帝国派遣出大量高能力的间谍潜入落日帝国之中,经过数年的追查,终于寻觅到了杀手工会的总部。但是,天罡剑派并没有轻举妄动,他们在得到消息之后,只是将秘密收藏起来等待着机会。这次席文等人一进入落日帝国境内,就听说了死神的出现,岩石他们当然知道这死神必然是阿呆的化身。经过一段时间寻觅之后,席文发现,阿呆竟然能准确的找到杀手工会一个又一个的据点,他虽然不知道阿呆是怎么做到的,但却明白他必然有准确的消息来源,所以就决定和众人一起来到位于日落城的杀手工会总会附近定居下来。他知道,不论怎么样,阿呆都一定会来到这杀手工会的总部寻仇,在这里必然能等到他,所以才用了这个守株待兔的办法。他们在这里已经足足等了四个多月,岩石兄弟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当席文也对自己的判断有些动摇之时,他们盼望已久的人终于出现了。

    岩力低声道:“席文老师,您看,和阿呆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子,就是我们跟您说的那个盗贼,当初她可是行刺过阿呆很多回。没想到他们会在一起。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岩石微笑道:“这还不简单。在大陆上消息最灵通的就是盗贼工会,虽然我不知道阿呆是怎么找到这个盗贼的,但一定是和她达成了某种协议,之前阿呆能准确的找到一个个杀手工会的据点,必然是这个女盗贼带的路,咱们的阿呆兄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似乎这段时间他的功力又有所进步,咱们只要等着这公爵府鸡飞狗跳后接应阿呆就可以了。”

    卓云有些担忧的道:“可是,这里既然是杀手工会的总部,一定会有很多高手,阿呆一个人能行么?”

    岩石道:“这点你可以放心,你别忘了,阿呆还有龙相助,就算他一个人不行,再加上两条龙,怎么也能冲的出来。等着吧,一旦阿呆召唤出两条龙,就意味着他遇到了困难,也就是咱们出手的时候了。”

    席文赞许的点了点头,道:“岩石说的对,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下去,等待着阿呆的爆发。杀手工会在大陆上猖狂了这么多年,是该他们倒霉的时候了。三师弟,你上房顶去观察,注意公爵府内的动向,一有异变,立刻通知我们。”席文之所以不直接去帮阿呆在杀手工会报仇,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想看看阿呆是否已经具有了剑圣的实力。阿呆对于天罡剑派太重要了,即使不用天罡剑圣说,席文也早把他内定为继承下任掌门的第一人选。作为天罡剑派的现任掌门,他一定要充分检验他的实力和心性。在二代弟子中,只有席文知道四大剑圣比试的事,也知道天罡剑圣将这个沉重的任务教给了阿呆。所以,他必须要确定阿呆能否承担这个重任。

    廖文点了点头,飘身而起,落到一旁的屋脊上伏了下来,他的功力在天罡剑派二代弟子中仅次于大师兄席文和二师兄风文,生生决也已经修炼到了第八重的境界,而且生生变固态斗气也正由第一变向第二变转化着。可以说是天罡剑派的顶尖高手。

    阿呆飘身跃过高达五米的院墙,贴着墙边落在地面上,在院墙内,阔大的空间比他想象中更甚,在身前宽广的地面上,到处都种植着各种奇花异草,环境之优美,竟然比落日帝国的皇宫也相差无几,在他面前不远处,就是一个小湖,湖中央有一个亭子,在小湖的后面,是一幢幢连接在一起的三层小楼,看上去,竟然有上千个房间之多,大部分房间都是灯火通明,隐隐有人声透出。阿呆蹲下身体,隐藏在一片灌木之后,将灵觉完全放出,感受着周围的动静。他清晰的发现,在整个院落中,至少有上百个暗哨。那些暗哨的气息,正是普通杀手。阿呆心中暗凛,他知道,自己几乎不可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将这些杀手全部杀掉。但是,他的心也兴奋起来,他知道灭凤没有骗他,这里必定就是杀手工会的总部,再次发现杀手的踪迹,他心中的兴奋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全身的血液完全沸腾了。阿呆将自己身上的气息完全收敛,沿着高大的墙壁缓慢的移动着,随时注意着周围的动向。

    突然,从那片小楼中走出十几个人,他们来到楼前空旷的草坪上,似乎在说着些什么,阿呆定睛看去,在那十几个人中的一名独臂人吸引了他的目光,那熟悉的身影使阿呆热血沸腾,险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悲愤冲出去。因为,那独臂人正是当初直接导致欧文死亡的杀手工会副会长。和他在一起的十几个人,气度沉凝,面容阴冷,举手投足之间都会流露出一丝杀气,阿呆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们的强大。好不容易抑制住内心的杀机,他仔细的观察着。从这些人光华内蕴的气势上看,他们都是属于灭杀者和元杀者的级别。这些应该就是杀手工会最后的实力了吧。主上也应该就在这片小楼之中。

    阿呆深吸口气,控制着丹田中的金身缓缓上游,直达脑部,凭借着加强多倍的听觉,向那十几名高级杀手探去。

    一名杀手道:“修炼了一天,真是闷死了,终于可以出来放放风了。这种龟缩的日子不知道还要过多久,真想出去杀几个人放松一下。”

    副会长冲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道:“你小点声,要是让主上听到可不得了。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外面风声很紧吗?那个死神专门和我们做对,死在他手上的兄弟已经有差不多二百人了,灭杀者和元杀者损失惨重,连灭一他们七个都葬送在他手里。这死神的功力真是深不可测啊!难道你想出去送死不成。主上让我们集合在总部中修炼是为了我们好。还是再多忍耐一段时间吧。”

    先前那名说话的杀手冷哼一声,道:“不就是死神么?都已经快四个月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难道我们要在这里忍一辈子不成。”

    副会长道:“应该不会再忍下去了,因为那死神一直没有出现,而我们的经费也有些紧张。用不了多久,主上就会再派我们出去执行任务。”

    “希望快点执行任务吧,还是杀人的感觉最好啊!我最喜欢被我杀死的人身上喷出的热血,一看到那种场面,我就全身舒坦。”

    另一名杀手道:“谁不知道你是出名的杀人王,都当了三十年杀手,凶性一点都没有改变。真是天生的杀坯”

    “哈哈,像我这样才是个合格的杀手啊!主上不就喜欢我的凶性么?对了,主上今天说,明天大家白天修炼后,晚上可以放松一点,据说大公爵要举办个宴会款待我们这些高等级的杀手。不知道这回大公爵又拿什么样的美女来送给我们。真想好好发泄一下呢。”

    副会长阴笑道:“发泄是肯定没问题,大公爵弄来的货色,哪回次了。不过,你可小心一点,别被那些小妖精折腾的手软脚软,连剑也拿不起来啊!嘿嘿。”杀手脸色一红,道:“我可是很节制的,一晚上最多三回。偶尔放纵一下也无所谓嘛,”

    “说实话,这次要不是那个自称死神的小子,咱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总部竟然在大公爵府邸中,以前每次主上召见咱们,都是在分部。这次到好,我们知道了不少工会中的秘密啊!”

    副会长哼了一声,道:“你以为知道组织过多的秘密是好事么?知道的越多,完蛋的可能也就越大,还是当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瞎子、聋子好一些。”

    听到这里,阿呆心中不由得大喜,他当然明白,一旦举行宴会,这些杀手工会的高手们的警惕性必然大减,那将是自己最好的下手机会。

    副会长已久和那些杀手聊着天,他们一边聊,一边朝院落中其他的地方走去,口中的话题始终不离明天晚上的荒阴宴会。趁着他们逐渐走远,阿呆贴上背后的墙壁,趁着夜色的掩护,悄悄的蹿出了大公爵府邸。他已经下定决心,明天晚上,将全力搏杀此地的杀手。

    灭凤看到阿呆从府邸中溜出,赶忙凑上前,低声问道:“情况怎么样?里面的守卫森严么?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阿呆点了点头,谨慎的四下看了看,低声道:“走,回旅店再说。”说完,扯着灭凤朝来时的路而去。

    隐藏在暗处的席文等人见到阿呆就这么离开了,不由得有些惊讶。岩力道:“这么快就出来了,难道他已经报仇了么?不可能吧。几个月前那么多杀手回到这里,就算不还手让他杀,也不是这么个快法啊!”

    岩石沉吟道:“不对,阿呆今天晚上应该没有行动,否则,这杀手总会怎么也会弄出点动静来。他比以前沉稳了许多,今天进去应该只是探路,但他不会拖的太久,这几天一定会有所行动的。”席文颔首道:“应该是这样。好了,咱们也回去休息吧,还是轮流注意这里的情况。岩力,你在这里盯着,一有动静立刻叫我们。”

    夜色已经渐渐的深了,街道上只剩余一些稀少的行人,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输的精光被赌场轰出来的赌徒。阿呆和灭凤回到旅店的房间中。阿呆有些兴奋的道:“灭凤谢谢你,终于找到杀手工会的根本重地了。我刚才在里面听到他们说,明天晚上要举行一个什么宴会,那将是我最好的动手时机,明天你就不要跟我去了。只要我死不了,一定会回这里找你的。”

    灭凤眼底流露出一丝凄然的神色,淡淡的道:“明天你一定要小心,如果事不可为,立刻退回来,知道么?”

    阿呆信心十足的道:“我不会退的,不将所有的杀手全部灭杀,我是绝对不会离开那里的。欧文叔叔,愿您在天之灵保佑,让我能顺利的找到主上,替您和师祖的女儿报那血海深仇吧。灭凤,你回房间休息吧,在明天晚上之前,不要来打扰我,我要静修,使自己保持在最佳状态。”

    灭凤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明天晚上我会替你送行的。”说完,低着头走出了房间。

    阿呆深吸口气,平复着激动的心情,盘膝坐到床上,按照生生决的运行方法催运起丹田中的生生真气,五寸多高的金身在他的刻意催动下光芒大放,体内浓稠的液态生生真气不断的运转循环着,上通天庭,下达涌泉,一会儿的工夫,在温暖祥和的感觉中,阿呆的意念已经完全沉浸在修炼之中。或许是报仇的心愿即将达成,他修炼起来,体内的经脉格外顺畅,功力在无形中渐渐的激增着。

    修炼了九九八十一个周天后,阿呆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进入了最佳状态,体内的生生真气澎湃欲出,胸口处的第二金身似乎又缩小了一些,而丹田中的金身则已经壮大到接近六寸高,他知道,经过一晚的修炼,自己的功力又有了一定的进步。缓缓将运行于经脉中的真气收回丹田之中。

    阿呆从打坐状态清醒过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竟然已经有些昏暗了,窗外远方的天际,一抹夕阳渐渐下沉,他知道,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阿呆嘴角流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杀手工会、主上,我来了,死神将把你们这些罪恶的灵魂全部收取。

    飘身下地,阿呆随便洗了把脸,打开房门到隔壁灭凤的房间外,用斗气控制着自己的声音透门而入,“灭凤,我已经准备好了。”

    门开,灭凤一脸疲倦的走了出来,苍白的俏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准备好了么?现在时间还早,等天全黑下来再走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阿呆一把抓住灭凤的肩头,灭凤全身大震,有些恐惧似的道:“你,你干什么?”这似乎已经成了阿呆的习惯动作。

    阿呆一楞,道:“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受了什么惊吓。今天你一定是一直替我护法来着对不对。谢谢你,没有你我是不可能这么快就有机会报仇的。”灭凤明显松了口气,尴尬的说道:“有什么可谢的,我们之间不是有协议么,我是为了自己报仇才帮你的。你回房间等着吧,我去去就来。”说完,转身朝旅店的大堂方向走去。

    看着灭凤的背影,阿呆轻轻一叹,他也不知道自己对灭凤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在灭凤的身上,他看到了冰的影子,但是,灭凤和冰又有很多不同的地方。用力甩掉自己有些混乱的思绪,阿呆暗暗告诉自己,现在应该想的,就是如何去报仇、如何杀人,这些儿女私情永远都不会和自己有缘的。怀着有些沉郁的心情,他回转了自己的房间。

    一会儿的工夫,灭凤回来了,她手中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有两碟小菜和几个馒头。一整天没吃东西了,看到这些香喷喷的菜肴,阿呆不禁食旨大动,抓起一个自己最爱吃的馒头咬了一口,模糊不清的道:“谢谢你灭凤,今天的报仇如果失败,可能这就是我最后的一顿晚餐了吧。”

    灭凤全身一震,将手中的餐盘放在一旁,低着头道:“你,你别乱说,你的功力那么高,一定能将那些杀手全部杀掉的。我,我会等你回来。”一边说着,她将筷子递给了阿呆。她递出的手有些颤抖,筷子没拿住,竟然从她手中滑落了。阿呆眼疾手快,一把将空中的筷子抄在自己手中,微笑道:“你怎么比我还紧张,又不是你去报仇。我一定会尽全力保护自己活着回来的,我们之间的协议还没有完成啊!”说着,他伸出筷子向盘子中的菜肴夹去。正在这时,灭凤突然惊啊出声,脸上血色尽褪。

    阿呆吓了一跳,停下手中的动作,疑惑的道:“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奇怪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灭凤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只是有些担心你而已。不打扰你吃饭了,我先出去,你走的时候不用告诉我。希望,希望你能平安回来。”说完,她飞快的跑出了阿呆的房间。看着灭凤离去的背影,阿呆心中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轻轻的摇了摇头,夹起一筷菜肴送入自己口中。

    灭凤飞奔回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关死,双手掩面,无声的哭泣着,泪水顺着她的指缝流淌而出,打湿了她胸前的衣襟。

    阿呆饱餐战饭后,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夜幕逐渐降临人间。他将自己的外套脱掉,直接露出里面的巨灵蛇甲,把神龙之血收入甲内,心中暗想,今天如果形势不妙的话,恐怕自己要召唤出圣邪才行了,毕竟大公爵府有那么多杀手,还有深不可测的主上,自己能不能成功报仇还是一个未知数。紧了紧冥王剑的皮囊,阿呆打开窗户,飘身而出,在黑色的巨灵蛇甲掩护下,只要不是刻意注视,谁也不会发现空中有一个人在。看了一眼灭凤房间的窗子,阿呆呼出胸中浊气,在生生真气的带动下闪电般朝大公爵府而去。报仇的时刻终于要来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