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路遇芒修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轰——”在愤怒中,阿呆将原杀手工会据点中的一张桌子拍的粉碎,“这群混蛋,他们竟然怯懦了么?怎么跑的一个人都不见了。”

    灭凤在一旁冷冷的看着阿呆发怒,淡然道:“其实,这是很正常的事。咱们离开太昂城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了,只不过怕你不信,一直没说而已。”

    阿呆一楞,愕然道:“怎么说?”

    灭凤道:“杀手工会的人又不是傻子,那么多高手都被你杀死了,他们还留在据点干什么?等你来一一歼灭么?”

    阿呆焦急的道:“那他们会去哪里?难道解散了么?不,一定不会的,那些可恶的家伙怎么会轻易解散?他们一定是藏在什么地方,咱们再到下一个据点去看看吧。或许会有什么收获也说不定。”

    灭凤摇了摇头,道:“我看不必了。杀手工会所有的据点恐怕都和这几个一样,那些杀手早都撤离了。我们直接去落日城吧。杀手总会就在那里。如果我猜的不错,杀手工会的会长一定把所有的杀手都调回了总会之中。杀手工会的人并不是很多,绝对超不过四百人,大部分高手都被你杀了。他们一定是集合实力隐藏在总会之中等待你去自投罗网。那里,将是为你而设的另外一个陷阱。”

    阿呆恨声道:“我不管,就算是陷阱我也要去,我一定要为欧文叔叔报仇。带我去,带我去杀手工会的总部,我要把剩余的杀手全都杀掉。”

    灭凤点了点头,道:“带你去可以,不过,到了那里以后你千万不能冲动,你可不要忘了先前昏迷三个月的事。”

    阿呆看了灭凤一眼,从她的眼眸中捕捉到一丝关切的神色,点头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冲动的。他们龟缩在一起也好,省得我再到处去找了。到时候,我会先肃清他们外围的普通杀手,最后再取主上的性命。我要让他们知道被死神光临的滋味。”

    阿呆和灭凤踏上了前往落日帝国首都日落城的路。这一路走去,几乎在每座城市都能见到教廷寻找黑暗异族的告示。那些落日帝国的平民们被那高额的奖励所吸引,一时间闹的沸沸扬扬,到处都有寻觅着黑暗势力下落的人在游荡着,受此影响,甚至连落日帝国原本最兴盛的赌博事业都比以前黯淡了许多。

    十几天后,阿呆和灭凤已经进入了落日帝国日寒行省的中部。日寒行省南临鲁淄行省,西临日落城,只要穿过这里,就能到达此行的目的地了。一边在大路上走着,阿呆突然感觉到前方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心中一惊,不禁停下了脚步,向气息传来的一条岔路看去。

    “怎么了?干嘛突然停下来。”灭凤疑惑的问道。阿呆眯起了眼睛,指着岔路道:“那边好象有很熟悉的味道,似乎是神圣气息。”一想到神圣气息,阿呆的心快速的跳动起来,他清晰的感觉到这股神圣气息的强大。他心中暗想,如果这股气息是,是月月散发出来的,自己该怎么办?立刻离开么?还是偷偷的见她一面?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那股气息已经渐渐的接近了。阿呆现在的心情异常复杂,双手紧紧握拳,身体微微的颤抖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理智告诉他应该立刻离开,但那被他深埋入心底的感情却告诉他不要走,要见到来人才行。

    灭凤惊讶的看着阿呆,自从两人达成协议一起上路以来,她还从来没见过阿呆这个表情,心中不禁疑惑起来,想道,他所说的熟悉气息看来和他的关系很密切啊!会是什么人让他反映这么大呢?正在这时,她那盗贼敏锐听觉从岔路远方感觉到了一片密集的脚步正在向自己这个方向接近着。那些过来的人应该就是阿呆感兴趣的吧。她的目光也不禁停留在岔路的尽头,等着看这能够吸引阿呆的人。

    阿呆的听觉自然不会比灭凤差,灭凤能听到的他也自然也听到了。他的目力丝毫不下于精灵族,当初吃了一颗巨灵蛇之眼的晶体,使他眼力大增。比灭凤要看的远多了。他看到数十个身影正朝自己的方向接近着,走在最前面的,似乎是一个红色身影,而那神圣的气息,就是由这红色身影散发出来的。随着人群越来越近,阿呆终于看清楚了,虽然心里松了口气,但脸上却不禁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这几十个人中并没有他内心深处盼望着的身影,为首的红衣人是一个他从来没见过的老人,老人身上穿的红衣,正是教廷的红衣祭祀袍。而在他身后跟着的数十人,有十名是高级祭祀打扮,剩余的都是审判者装束。这些人,显然是教廷的人,而那个走在最前面的应该就是四大红衣祭祀之一了。

    教廷众人越来越接近,这回连灭凤也看到了,她低声道:“是教廷的人,你想和他们打交道么?我可不想,恐怕他们会感觉出我身上的黑暗气息。教廷对我们,向来是非常痛恨的。”她的斗气是黑暗属性的,就像阿呆的生生斗气会散发神圣气息一样,她的黑暗斗气也会散发出黑暗气息。作为黑暗势力的一员,她自然不想和这些神圣教廷的人接触,现在只盼阿呆赶快离开。但是,阿呆却没有动,他一点也没有要离开的样子,依旧站在原地,眼看着那些人渐渐的接近。灭凤心中有些发急,道:“你听到我的话没有?你要是不走,我可走了。”

    阿呆看了她一眼,道:“别急,我有话要问他们。放心吧,只要有我在,没有人能伤害到你。就算教皇亲来也不行。”

    灭凤呆住了,感受着阿呆强烈的自信,她内心深处突然涌起一股浓烈的安全感,那发自内心的温暖使她的眼眸流露出一丝迷离之色。轻轻的点了点头,挨在阿呆身边不在吭声了。她感觉到,只要有阿呆在自己身边,自己就永远是那么的安全。

    教廷众人越来越接近路口,他们自然也看到了阿呆和灭凤。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正是负责落日帝国巡查的红衣祭祀芒修。当他看到阿呆之时,全身不由得一震。阿呆的相貌并不出色,穿的也只是最普通的平民服饰,但他那股内蕴、如山岳般的气势却是那么的强大。仅仅是站在那里,芒修就被压抑的产生出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心中凛然,他抬起手,命令教廷众人停了下来。跟随他的众审判者们顿时意识到了危机的出现,飞快的围在芒修身前,手握兵刃,谨慎的注视着阿呆,防止他有什么不轨的举动。

    阿呆低头冲灭凤道:“你在这里等我,不要动。我说问几句话咱们就走。”说完,飘身而起,在白色能量的包裹下向红衣祭祀芒修冲去。

    众审判者们顿时凝重起来,他们都是教廷中的高手,自然看的出阿呆功力超群,其中四名光明审判者瞬间排成四列,手中长剑下挥,四道金色的光芒在空中带起四道绚丽的尾焰,朝阿呆当头斩来。因为黑暗势力的缘故,现在这些教廷的属下早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芒修祭祀,自然不能让阿呆冲过去。

    阿呆并不想和教廷做对,当他冲起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太莽撞了。但冲势已成,是不可改变的,无奈之下,他双手外分,各自幻化出一面紫色的生生变能量盾向四名光明审判者迎去。光明审判者的功力和杀手工会的元杀者相差不多,但因为他们的攻击分散,比起当初灭一七人联手的攻势就差的远了。阿呆双手轻挥,砰砰几声闷响,轻易的接下了四名光明审判者的劈斩,双手一带,淡紫色的能量盾在挡下了攻击之后,瞬间转变为两条光芒闪烁的光带,分别缠住两柄长剑,阿呆双臂一振,将四名光明审判者带到了一旁,却没有伤害他们。变化是电光时火间发生的,在极短的时间内,阿呆将生生变控制的妙到毫厘,没有一丝停顿就化解了四名光明审判者的攻势,还反制于他们。阿呆没有再向前冲,利用刚才四名光明审判者的攻击反震力落在地面,沉声喝道:“不要动手,我没有恶意。”

    芒修毕竟是教廷一人之下的红衣祭祀,虽然心中吃惊于阿呆的强横,但却不会将惊讶之色流于表面。淡然问道:“你是什么人?”仅仅五个字,却散发出一股神圣的威严,音波带着强大的震撼力冲击着阿呆的听觉。可是,阿呆早已经不是在亚金族被四名长老制服的阿呆了。自从他的金身融合到意识之海又再次脱离后,他的精神力大幅度的增强,虽然芒修这一声沉喝还是对他有所影响,但却不足以影响他的心志。白色的生生斗气透体而出,阿呆冲芒修微施一礼,道:“在下是天罡剑派三代弟子。拦住您并没有恶意,刚才卤莽,请原谅。”

    芒修惊讶更甚,不但是因为自己的精神冲击竟然没有影响到对方,更是因为对方竟然只是天罡剑派的三代弟子而已。可是,看上去他的功力足已经远远超过圣审判者了,一招击退四名光明审判者,圣审判者是根本不可能做到啊!如此推算,天罡剑派的实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了,抑制着心中的惊讶,道:“你是天罡剑派的人?那这么说,也不是外人了,现在贵派已经和我们教廷联合起来共抗外敌。你有什么事么?我是教廷的红衣祭祀芒修。”芒修并不会怀疑阿呆出身天罡剑派的身份,他身上散发出的生生真气就是最好的证明。对于面前这个容貌朴实、身材高大的青年,他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丝好感。

    听到他说教廷和天罡剑派联合,阿呆心中不由得一喜,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道:“到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只是我离开天罡山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想问问您现在黑暗势力的情况如何,是否已经找到了他们的巢穴呢?还有,就是大陆的形势怎么样了?”

    芒修脸色微微一变,叹息道:“形势很不妙啊!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那些黑暗势力也真耐的出寂寞,连一丝线索都没有留给我们。弄的我们现在很被动。其实,那些黑暗势力虽然强大,但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他们也不只不过有十余万而已。整个大陆足有数千万人类,这十数万异族本身是不足为惧的。但是,他们的潜藏却让我们失去了目标。虽然在人数上黑暗势力和整片大陆对比不算什么。但如果他们全部分散到大陆的每个角落搞破坏,那损失恐怕就大了。小兄弟,你这是去哪里啊?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阿呆听了芒修的话,脑中急转,心想,看来灭凤前些天说的对,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教廷竟然连黑暗势力的影子都没有摸到,这太不可思议了,难道,劫难真的要降临人间么?想到这里,他皱眉道:“您别客气,我叫阿呆。那现在怎么办,一直这么等下去么?”

    “哎,不等下去又能怎么样,啊!你刚才说你叫什么?”“我叫阿呆。”

    芒修全身大震,眼中流露出惊喜的神色,“阿呆,你就是那个和月月在一起的阿呆么?没想到我竟然会碰上你,真是太好了。”他激动而兴奋的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少年,原来他就是教皇所说的救世主啊!难怪会有这么强的实力。

    在芒修灼灼的注视下,阿呆感觉全身有些不自然,尤其是听到芒修提起玄月,更是心中微颤,问道:“您也知道我么?”

    芒修微笑道:“当然知道。你是大陆千年劫难的救世主啊!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和我一起回教廷吧。你不知道,教皇大人对你有多重视。如果有了你的加入,我们一定能很快铲除黑暗势力的。”

    阿呆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不能跟您回教廷,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做。”不论出于何种原因,他都不会和芒修一起去教廷的。

    芒修疑惑的道:“难道你不想见见月月么?其实,你们之间只是误会而已。跟我回去吧。”

    阿呆凄然一笑,道:“误会?哼,亲耳所闻还能有什么误会,芒修祭祀,谢谢您的好意,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不能芒修解释,飘身而起,一个起落就回到了灭凤身旁,拉着灭凤的手臂,将斗气提升到极限,像逃跑一样朝日落城的方向而去。他不想再听到月月这两个字,每当想起玄月那绝美的娇颜,他的心都会如同刀割般的疼痛。

    “阿呆,你……”芒修之叫出三个字,阿呆和灭凤就已经远去了。他心中暗叹,看来,这个误会想解释清楚也不容易啊!这个被教皇大人称为救世主的青年很执着于自己的看法。难道,他已经移情别恋到刚才那个身上带有些微黑暗气息的少女身上了么?现在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阿呆的功力出乎意料的高深,凭自己和手下这些人,根本是不可能追上的。不过,自己一定要把见到他的消息尽快传回教廷之中。救世主可千万不能被黑暗势力所侵蚀啊!一切还是等教皇大人来定夺吧。

    阿呆带着灭凤飞快的前进着,心头的刺痛阵阵传来,巴不依当初在精灵森林中对他说的话如同毒蛇在啃噬着他的心一般不断回响着。再也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悲伤,阿呆松开抓住灭凤的手,大吼一声,猛的一拳向前方挥去。一团淡紫色的光芒透拳而出,轰然巨响中,将不远处的地面炸出了一个深深的大坑。而阿呆则落在大坑的边缘剧烈的喘息着,他的身体因为内心的伤痛不断的颤抖。

    灭凤落在他身后不远处,刚才那风驰电掣的速度使她感觉自己好象飞起来了似的,阿呆和芒修的对话她全听到了,她对以前心中的想法更加肯定了,阿呆之所以变成这样,就是因为那个叫月月的女子所至,看来,他一定爱她爱的很深很深,否则也不会这么痛苦了。

    灭凤一步步走到阿呆背后,轻声道:“你为什么不听刚才那个红衣祭祀解释清楚呢?或许,你和她之间真的只是误会呢?”

    阿呆抬起头,看了灭凤一眼,凄厉的大吼道:“误会?那会是误会么?我亲耳听到她说的话,怎么可能是误会。别在我面前提到她,我不想听,我什么都不想听。”他用力抓住自己头上的黑发,随着颤抖的身体,危险的气息不断散发而出。

    看着阿呆痛苦的样子,灭凤心中一阵绞痛,淡淡的说道:“既然你能因为她这么痛苦,那就证明你还爱着她,你为什么不给她和你自己一个机会呢?我见过她,她确实很美很美,也难怪你会如此痴迷了。”

    阿呆有些虚弱的坐倒在地,喃喃的说道:“是啊!她很美,美的另人窒息。而且她也有着尊贵的身份,她是教廷红衣祭祀的女儿,教皇的孙女。以她那么尊贵的身份又怎么能看的上我呢?我算什么,我只是一个卑微的平民。她心地善良,是个好人,但是,我们却是不合适的,我不希望因为我而让她痛苦。”

    灭凤坐到阿呆身旁,看着他一脸痛苦的样子,柔声道:“把你和她的事说给我听好不好。说出来,你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阿呆茫然的看了灭凤一眼,轻叹道:“你真的想听么?”灭凤点了点头,道:“说出来吧,我真的很想听。”

    阿呆迷离的看着远方,淡淡的说道:“在大约五年以前,我的叔叔被杀手工会害死后,我就离开了西波族的小镇进入了大陆中。叔叔临死的时候告诉我,让我到城市中找到魔法师工会,接受考核成为一名魔法师,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得到魔法师俸禄,有了生活的来源。就是在进行魔法测试的时候,我遇到了她,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玄月。那时,她好象还不到十六岁吧。但已经非常美丽了,那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绝美啊……”一边回忆着以前自己和玄月在一起的种种,阿呆的声音如同梦幻般的讲述着自己的过去。他和玄月之间的故事一个又一个的进入灭凤的耳中,一直说到在精灵森林中巴不依将“实情”告诉他为止。“她,她原来只是为了报恩才和我在一起的。我不要,我不要她报恩。我以前真是太傻了,她有着那么高贵的身份,又怎么会看的上我呢?而我自己还那么痴迷的爱着她。我真是太傻了,我……”阿呆不禁痛哭失声,心中的悲意不断的汹涌而出,不断侵蚀着他的心灵。

    听完阿呆的故事,灭凤的双眸湿润了,她没有想到,阿呆竟然经历了如许多的痛苦,他和玄月之间竟然有着如此多的波折。轻叹一声,灭凤拍了拍阿呆的后背,道:“这么说,你当初之所以跟我定下死亡协议,就是因为她了。因为她,你才不想活了,是么?”

    阿呆哭声渐渐收歇,叹息一声,道:“可以这么说吧。我从小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也没有亲人。对我最好的哥里斯老师、欧文叔叔,还有,还有……,他们都已经去了。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而我深爱着的女人竟然是只为了报恩才和我在一起,我的痛苦你根本不会明白,现在的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灭凤看着阿呆颓然的样子,冷哼一声,道:“你真是天下第一的大傻瓜。女人的心思你一点都不懂,你痛苦活该。”

    阿呆一楞,茫然看向灭凤,道:“你,你说什么?”

    灭凤凝望着远方,道:“其实,玄月并不是只为报恩才和你在一起的。难道你自己都感觉不出她对你是真心的还是只为报恩么?从她对你的种种来看,她是真心喜欢你的。真是没见过你这么傻的人。”

    阿呆全身剧震,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怒道:“不,你是骗我的。我不信,我不信。”

    灭凤冷冷的道:“信不信随便你,反正这是你自己的事。你愿意痛苦下去,没人拦着你。”

    阿呆嘴角微微的颤抖着,用力的摇了摇头,道:“不,不会的。她那么高贵,怎么会喜欢上我呢?就算是真的,我也不会再去见她。我的命已经不是自己的,既然我答应过你报仇后就会任你宰割,就不会违背这个诺言。巴不依比我更适合她,他们在一起才会幸福。”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阿呆的心却如同刀绞一般剧烈的疼痛着。虽然他并不完全相信灭凤的话,但却意识到她说的是有可能的。如果一切真的如她所说,自己和玄月的事只是误会而已,那自己将要如何面对呢?在这个时候,阿呆下意识的选择了逃避,他现在心中乱极,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灭凤也站了起来,瞥了阿呆一眼,道:“走吧。我们去日落城,继续完成你的复仇计划。”听了阿呆和玄月之间的故事,灭凤冰冷的外表下,内心异常的痛苦,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自己一想起阿呆深爱着别的女人,就会压抑的无法呼吸。

    阿呆深吸口气,努力的将所有复杂的情绪驱散,飘身而起,飞速朝着日落城的方向而去。灭凤催运着自己的黑暗斗气跟了上去。两人心中都有着同样的想法,那就是用挥发本身功力来抵消心中的情感。为了能让灭凤跟上自己,阿呆特意从体内分离出一条淡紫色的生生变能量带缠住灭凤的柳腰,一会儿的工夫,他们的速度就已经发挥到了极限。

    神圣历九九八年七月初,阿呆和灭凤经过风驰电掣般的赶路来到了落日帝国首都日落城。自从那天遇到芒修祭祀以后,两人就很少说话,阿呆经过不懈的努力才将心中复杂的情绪再次封住,将意念全都放在找杀手工会寻仇上。

    日落城,落日帝国的都城,因距离太阳落下的位置最近而得名,位于天元大陆的最西边,也是落日帝国第一大城。高达五十米的城头上不断有精神抖擞的士兵来回巡逻着,宽阔的城门足以让二十人并行通过,这背对着大海的落日城占地超过三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两个黑暗城大小。吊桥下放,来往的行人和马车络绎不绝,一副欣欣向荣的热闹景象。这一切都和阿呆上次来时没有丝毫变化。来到这里,阿呆不禁想起上次营救精灵公主星儿的事,还有那个在最后关头助自己逃走的老魔法师,他的魔法强大程度绝对不在拉尔达斯之下。

    灭凤对日落城也是非常熟悉的,虽然他们盗贼工会的总部并不在这里,但因为这里聚集着大量的权贵,是他们盗贼经常会“光顾”的地方。“进城吧,先找个落脚的地方,然后我带你去摸清楚杀手总会附近的情况,再准备出手。”

    阿呆点了点头,恨恨的想到,杀手总会,我来了,主上,我来了,带着无尽的仇恨而来,当初你们残害欧文叔叔,我一定要彻底消灭你们为他报仇。一想到即将和欧文真正的仇人对上,他不禁血脉沸腾起来。紧握双拳,迈着坚定的步伐向日落城而去。

    两人来到城门处,被守城的士兵拦了下来,士兵头目道:“你们是什么人?到首都来干什么?”

    阿呆皱了皱眉头,看着身边通行无阻的人们不禁说道:“为什么就盘查我们,你们怎么不检查其他人。”

    头目双眉一挑,道:“少废话,大爷看你们俩可疑,快回答的我的问题,要不,就把你们抓起来。”其实,他并不是从阿呆和灭凤身上看出了什么。只是被灭凤的姿容所吸引,才故意找茬将两人拦了下来。这种情况阿呆不明白,但灭凤却怎么会不明白呢?她原本冰冷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挡在阿呆身前,道:“兵大哥,我们都是乡下人,您又何必为难我们呢?您放我们过去,我们绝不会忘记您的好出的。”

    头目看着灭凤娇媚的笑容,魂儿都飞了,嘿嘿阴笑道:“小娘子,你又怎么不忘记我的好处啊!”伸手向灭凤的俏脸摸来。

    阿呆本来因为来到日落城心中就充满了杀机,此时见到士兵头目要侮辱灭凤,再也忍耐不住,闪电般的从灭凤身旁闪出,一掌就向那士兵拍去。以阿呆的速度,就算灭凤有心拦着也不可能拦的住。噗嗤一声,在强大的生生真气作用下,那名士兵头目顿时化为了肉泥。阿呆眼中寒芒大放,冲着惊呆了的士兵冷冷的道:“谁在挑衅,他就是榜样。”

    灭凤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怀里摸出一块银色的牌子,在士兵们面前一晃,道:“我们是帝都便衣巡查队的。像他这种素质,根本不配做帝都守卫,就地正法。把他的尸体收起来。如果再让我们发现你们随便欺凌百姓,严惩不待。”作为一名高等级的盗贼,随时处理任何突发*况是非常重要的。

    众士兵们根本没想到会有人敢在落日帝国首都的城门口冒充官差,看着灭凤身上散发的威严和阿呆身上散发的霸气,完全认同了灭凤所说的身份,顿时跪了一地。周围的民众一看死了人,而且还是官兵顿时吓的快速躲开了,谁也不想惹麻烦上身。有些没见过世面的平民一看到地上那滩碎肉不禁呕吐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