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神志复苏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自从神龙之血和凤凰之血能量大减之后,两件神器之间的联系就消失了,玄月其实根本没有办法找寻到阿呆。但是,心中的担忧已经打乱了她清明的神志。

    路文道:“放心吧,有掌门师兄他们去寻找,应该不会比你差,只要阿呆本身没出事,掌门师兄他们一定会把他带回来的。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阿呆正视自己的感情,放弃自卑心理,从懦弱中走出来。只有让他彻底转变,你们在一起才不会再出现感情危机。”

    玄月心中一喜,急忙问道:“什么办法?师伯您快说。”

    路文微笑道:“傻孩子,看来我没有猜错,你根本就放不下阿呆。其实办法很容易,只要让他心中对你的感情超越一切,将自卑和懦弱全都盖过,你们之间将再没有任何阻碍。”

    玄月疑惑的道:“那我要怎么做?”

    路文道:“我先问你,你有没有把握,阿呆是真正喜欢你的呢?”

    玄月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道:“他一定是真心喜欢我的。我能感觉的出他对我的感情。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他不敢正视而已。”

    路文道:“那就好办了,法不传六耳,记住我的话。”在生生斗气的包裹下,如丝如缕的传音飘入玄月耳中,路文足足说了二十分钟才停了下来。玄月听完路文的话,疑惑的道:“师伯,这样真的行么?会不会太……”

    路文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这应该是最好的办法了,不但可以让阿呆正视他对你的感情,同时也可以惩罚那些该受到惩罚的小人,阿呆已经受过太多苦,伤害他的人,我们天罡剑派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办法已经是最轻的惩罚。”

    玄月想了想,叹息道:“那好吧师伯,我听您的。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其他的事情就拜托您了。”

    路文慈祥的一笑,道:“孩子,苦了你了。我不留你了,放心的去吧,我一定会在一年内带阿呆去见你的。”

    落日帝国,太昂城中一个不显眼的小旅馆之中。

    “服务生,给我打点热水来。”一名容貌秀美但却面如冰霜的少女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冷冷的冲服务生喊道。

    服务生出奇的客气,“是,是,我知道了,我马上就给您打来。”

    少女随手扔给他几个铜币转身会了房间。服务生欢天喜地的去了,像他们这样生意清淡的小旅馆,小费是多么难得啊!

    将门关好,少女脸上的冰霜融化了一些,她走到床铺旁边,看着床上那脸色苍白的青年,凄然道:“你已经昏迷三个月了,难道你还想继续这么昏迷下去么?快好起来吧,大不了我不用你履行诺言,不杀你了还不行么?”这一身布衣的少女,正是灭凤。三个月以前,她将阿呆从杀手工会在太昂城的分部救出来以后,阿呆就一直陷入了昏迷之中,直到现在仍然没有清醒的迹象。在他昏迷了十余天时,曾经被金色的光芒包裹着,持续了一个半月之久。随着一次金色光芒的骤然湛放,所有的能量消失了,他仿佛睡着了似的,再没有任何异样。身体各种机能都很正常,虽然他不吃饭、不喝水,但脉搏跳动却没有一点微弱的趋势。但就是不从昏睡中清醒过来。

    灭凤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照顾过一个人。每天,她都要用温水替他净身,并且检查他的身体状况。虽然为了阿呆弄的她很疲惫,但灭凤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舍他而去,一直不离不弃的照顾着他,就像妻子照顾丈夫一样。

    一会儿的工夫,服务生将热水打了来,灭凤用另一个盆对了些凉水,把温度调好,浸湿了毛巾,拧干后替阿呆擦拭身体。她一边擦拭着,一边吟唱着已经熟的不能再熟的祈神咒,“观自在神明,行身普度众生时,照见神蕴滋生,度一切苦恶,祈天神,苦既是空,空既是苦,受想行识,神祷天佑,祈天神,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念到这里,她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她似乎感觉到阿呆的手颤抖了一下似的。

    灭凤瞪大了眼睛盯视着阿呆的手掌,她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她暗暗祈祷着,再动一下吧,哪怕只是你的手再动一下也好。

    似乎听到了灭凤的祈祷似的,被灭凤正在擦拭着的手臂再次轻微的颤抖了一下,阿呆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同时动了一下,灭凤这才敢肯定,刚才自己的感觉并不是错觉,顿时激动的大喊道:“阿呆,阿呆,你快醒醒,快醒醒吧。”她兴奋的全身不断的颤抖,双眸湿润着凝视着阿呆的身体一瞬不瞬。阿呆的手又动了,他整个身体似乎随着手指的动作痉挛了一下,“恩——”轻声的呻吟在灭凤的期盼中响起,阿呆平缓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灭凤赶忙用手中的毛巾为他擦了擦额头,柔声道:“阿呆,阿呆,听到我说话么?”

    阿呆的眼眸缓缓睁开,黑色的眼眸显得有些黯淡,呻吟了几声后,虚弱的说道:“我,我这是在哪里啊?”原来,当阿呆控制着自己的金身进入意识之海时,整个神志和本源的意识进行了重新的融合,这个融合的过程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月之久,直到刚刚才完成。经历了这个过程后,阿呆终于从本身的凶戾之气以及冥王剑的邪恶之气中挣脱出来,恢复了正常。

    灭凤喜极而泣道:“阿呆,你终于醒了,你终于醒了。你现在在旅馆里,怎么样?你的身体好点了么?”

    阿呆的眼眸中渐渐有了一丝神采,看向身旁的灭凤,有些惊讶的道:“啊!灭凤,你怎么哭了?我昏睡几天了?”

    灭凤有些尴尬的擦掉自己脸上的泪水,微嗔道:“什么几天,你已经足足昏睡三个月了。你知道么?足足三个月啊!”

    阿呆心中一惊,在感觉上,剿灭灭一等杀手似乎只是昨天的事儿,自己竟然已经昏迷三个月了么?真是不可思议啊!有些疑惑的看着灭凤,喃喃的道:“三个月,都已经三个月了?灭凤,你,你为什么没有杀我。这应该是你最好的下手机会,我是根本没有反抗能力的。”

    灭凤幽怨的看了阿呆一眼,关切的脸色渐渐变得冰冷了,“虽然我是盗贼,但也知道说话算数,既然答应帮你完成心愿,我现在自然不会杀你。等你把所有的一切都完成之后,我等着你履行诺言。”阿呆的问话如同一把尖刀似的刺入她的心,灭凤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流淌而出,自己辛苦三个月,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他,换来的,确是他如此冷漠和怀疑的话语。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灭凤转身走向一旁的卫生间。

    阿呆自然不会明白灭凤现在的心情,看了看四周,感受着自己体内充盈的生生真气,心道,老天真是对我太仁慈了,竟然让我重新恢复了。看来,连上天也希望杀手工会灭亡啊!杀手工会,你们等着,只要我的体力完全恢复,就是你们的死期。杀意再次在心中澎湃着。阿呆内心深处已经完全被充斥的杀机所掩盖了。勉强动了动,阿呆吃惊的发现,自己竟然全身赤luo着,连护身的巨灵蛇之甲和冥王剑都不见了,顿时大惊失色,喊道:“灭凤,灭凤。我的冥王剑呢?快,快还给我。”

    灭凤从卫生间走了处理,她的双眼有些通红,那是因为刚才在卫生间无声的哭泣所至。阿呆心急于冥王剑的下落,而且先前灭凤又曾经哭过,他并没有在意,急问道:“我的冥王剑、还有那条蓝色的宝石项链呢?你看到了么?为什么我的身体会是光着的。”

    灭凤冷冷的看着阿呆焦急的面庞,忍受着内心的煎熬,淡淡的道:“我帮你收着呢,丢不了。你都沉睡了三个月身体脏死了。是我让服务生帮你把衣服脱了,为你擦拭身体。所以自然会光着。你现在就要那些东西么?”

    阿呆连连点头,道:“现在就要,你先把那蓝色的宝石项链和冥王剑给我。”神龙之血和冥王剑对他来说太重要了。神龙之血不但蕴涵着强大的能量,最重要的是,圣邪还在其中修炼着,圣邪对于阿呆来说,是最亲近的朋友,而且还有许多重要的东西都储存在神龙之血里面。而冥王剑,则是他报仇的武器。虽然这次因为使用了冥字九决的第五式引发了邪气侵体。但阿呆也同时意识到杀手工会并非像自己想象中那么脆弱,恐怕在杀主上的时候,还是要用到这天下至邪冥王剑才行。而且,冥王剑做为天下第一邪器,一旦落入他人之手,很有可能会成就一个邪恶的魔王,为大陆带来无法避免的劫难,所以阿呆必须将他收回。

    灭凤点了点头,弯腰从床下将装有冥王剑的皮囊和神龙之血拿了出来放在床上。看到自己的两件神器无恙,阿呆顿时松了口气,想抬手将两件神器穿在自己身上,却一点也用不出力气。

    灭凤道:“东西又不会没,你刚醒过来,还是等好一点再带上吧。你想吃东西么?我去给你找点。”

    阿呆点了点头,道:“谢谢。这些天多谢你一直照顾我。”

    灭凤转过身,背对着阿呆,道:“我说过了,在你没有履行承诺之前,我是不会让你死的。”说完,大步走出了房间,只是,她的肩头有些微微的抽搐。

    阿呆皱了皱眉,他感觉到,在自己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以后,灭凤似乎变了,她的眼眸仿佛比以前多了点什么。

    一会儿的工夫,灭凤回来了,手上端着一大盆粥。米粥的香气顿时激起了阿呆的食欲,他三个月没吃东西,一直靠生生真气的能量维持着生命,骤一见到食物,怎么能不渴望呢?此时的他,似乎有回到了小时候在尼诺城中渴望食物的日子,迫不及待的看着灭凤。

    灭凤将米粥放在茶几上,扶着阿呆坐了起来,用两个厚实的枕头垫在他身后,看着灭凤熟练的动作,阿呆心底产生了一丝异样的感受。这样被人照顾,对他来说还是头一次。灭凤并没有发现阿呆心态的变化,淡淡的说道:“你的身体刚好一点,就别动了,我来喂你吧。”说完,她从粥盆中盛出一碗,舀起一勺送到阿呆嘴边,“应该不烫,你试试看。”

    看着递到嘴边的米粥,阿呆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有些尴尬的道:“真是麻烦你了。我,我……”

    灭凤的眼底闪过一丝温柔之色,“别说了,快吃吧。”说完,将勺子送入阿呆口中。阿呆现在确实没有自己动手的能力,无奈之下,也只得接受了。一口热粥下肚,阿呆感觉全身似乎都热了起来似的,顿时舒服了许多,不像刚醒过来时那么虚弱了。

    足足用了一个小时的工夫,灭凤将那一小盆粥全部喂给了阿呆,阿呆满足的呻吟一声,靠在背后的枕头上,“谢谢你,吃的好舒服。”

    灭凤微微一笑,心中升起一种满足的感觉,她发现,自己好象很享受这样侍侯阿呆的样子,放下手中的碗勺,道:“只要你快点好起来就行了。对了,那天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人?怎么会搞成这样呢?”

    阿呆睁开眼睛,杀机一闪而逝,道:“不知是幸运还是倒霉,那天在仓库中,我遇到了杀手工会的伏击。说实话,我一直以来实在是小看杀手工会了,大量的高等级杀手联合起来,攻击力确实非常强悍。那天很险,如果我有一丝失误,恐怕就会葬送在仓库之中。”

    灭凤疑惑的道:“伏击?你的功力那么高深,多少杀手的伏击能对你起作用?”

    阿呆苦笑道:“七名元杀者、十名灭杀者,二十三名实力最强的忍杀者,一共四十名杀手围攻我一个。而且,那七名元杀者还有联手合击之法,我又怎么能不吃亏呢?其实,让我陷入昏迷中的并不是他们,而是我自己。因为对手的强大,我使用了冥王剑。冥王剑虽然强大,但它的反噬也非常厉害,冥王剑法共有九招,称之为冥字九决。每靠后的一招都会比上一招威力大上许多,相应的,所产生的邪恶之气也要庞大的多了。我修炼的生生真气拥有着神圣属性,可以说是邪恶之气的客星。但对上冥王剑这天下至邪之物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即使我的生生真气修炼到了最高境界,也不能顺利的化解冥王剑所带来的邪恶之气。那天,在最后关头,我为了杀掉那些杀手和自保,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第一次用出了冥字九决的第五招——冥域。冥域的威力你也见到了,拥有强力风系结界加持的仓库都炸没了。但是,其蕴涵的邪恶之气也勾起了我内心深处的凶戾之气,不断吞噬着我的意识,当时的情况真的非常危险,我已经被心魔所控制,是你的一声冰叫醒了我。为了不让这两种异变能量控制我的心神,我的全部意念和功力都用来与它们对抗,所以才会昏迷了过去。”

    灭凤身体微颤,“那么多高等级的杀手,恐怕要超过整个杀手工会一半的实力了。那你现在怎么样?那两种异变能量化解了么?还会不会再犯。”听了阿呆的解释,她才明白那天阿呆面对了多么强大的敌人,那是四十名顶极杀手的围攻啊!

    阿呆摇了摇头,道:“至少有大部分被我化解了,至于会不会再犯我也不清楚,只能听天由命了,如果上天真的要我死,我有什么办法。不过,在我的生生真气作用下,大部分凶邪之气已经被消灭掉了。即使真的再犯,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以后我会尽量少用冥王剑。其实那些杀手在杀手工会来说未必算的了什么,我有预感,虽然杀手们联合的实力很强,但他们背后那个杀手工会的会长——主上,更有着不一般的实力,或许,杀手工会还有着什么隐藏的实力。”

    灭凤道:“即使如此,你不还是要找他们报仇么?先养好身体再说吧。你刚恢复一些,要注意休息。我出去了。”

    阿呆脸上难得流露出一丝微笑,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很快好起来,而且,我不会再给他们围攻的机会了。下次出手我一定会更加小心。”

    灭凤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房间,她是去开另一间房。这三个月以来,她一直都和阿呆住在一起,每天的休息都是在椅子上用打坐来完成的。现在阿呆已经醒了,她当然不能再继续这样,一想到自己和阿呆住了三个月之久,灭凤的俏脸上不禁飞起一抹红晕。

    阿呆恢复速度出乎意料的快,经过三天的调养,他的身体就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了,阿呆清晰的感觉到,虽然自己的功力并没有增加什么,但对生生真气的控制似乎更加得心应手了。尤其是对丹田中的金身。以前的金身只是为他提供能量而已,但现在却不同了,他可以指挥着金身游弋到身体任何一个部位,而金色所到之处,必然会带来庞大的生生真气。当阿呆意识到金身可以随时移动的时候,不禁产生了一个想法,如果能在自己使用冥王剑的时候将金身升入最容易被邪恶之气入侵的位置,那抵挡起邪气来,一定会更加容易克服邪恶之气侵袭的。但是,他只实验了一次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由于胸口处第二金身的存在,使他根本无法让丹田中的金身游遍全身,第二金身的能量是固步自封的,除了在修炼中能够抽取以外,平时根本起不到攻击和防御的作用。阿呆知道,一切只能等到自己将第二金身的能量完全吸收后再说了。

    “砰,砰,砰。”阿呆在灭凤门外轻敲三下,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可以应付一切变化了,准备叫上灭凤一切离开这里,去寻找杀手工会的下一个据点。正在他敲门之时,一名服务生正好从旁经过,看到阿呆,不禁道:“先生,您可真能睡啊!这一睡就是三个月。您的妻子对您可真好,每天都细心的照顾您,还亲自为您抹身,这么好的老婆可是不多见了,而且她还那么漂亮。”在阿呆昏迷的那段时间,几乎都是他端的热水,自然知道灭凤是如何照顾阿呆的。

    门开,灭凤正好听到服务生的话,顿时俏脸羞的通红,冲服务生怒嗔道:“你胡说什么,找死是不是。”抬手抽出自己的短刃就要冲过去。但是,这种欲盖弥彰的做法即使是阿呆的脑筋也明白服务生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服务生的话对阿呆产生了强大的震撼力,他一把抓住灭凤的手腕,喃喃的问道:“他,他说的都是真的么?”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非常不适应,虽然心中已经认定,但还是忍不住出口询问。

    灭凤的俏脸更加红了,从阿呆手中挣脱,快速的转回房中。阿呆默默的跟了进去,将房门关好。外面的服务生长出口气,自言自语的道:“这对夫妻可真是奇怪,女的那么凶,男的却有点傻似的。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还是少惹他们为好。”

    阿呆快步追上入房的灭凤,从后面双手抓住她的肩膀道:“他说的都是真的么?你,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灭凤勉强抑制着自己激荡的心情,低着头道:“谁对你好了。我不是说过么?我不能让你死,要等你完成所有心愿后再亲手杀了你。”

    阿呆疑惑的道:“你说的是真的么?不,你在说谎,你的心跳加快了。”他将灭凤的娇躯扳过来,面对着自己,深吸口气,脸色突然变得异常冰冷,直视着灭凤的双眸道:“答应我,别再对我好。你的恩惠我还不起的。我的心已经死了,剩余的身体也只是为了报仇和完成师祖的心愿而活着。别再对我好,我不会有什么可以报答你的,除了承诺给你的生命。”

    灭凤全身一震,她从阿呆的话语中听出了他内心的悲哀,咬了咬下嘴唇,问道:“你在精灵森林中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我在光明河畔偷袭你的时候,就感觉到你和以前不一样了。似乎比当初在落日帝国救精灵的时候更加冰冷。这是为什么?是不是因为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姑娘?”

    阿呆心头一颤,玄月那绝美的面庞不断在他脑海中闪过,松开抓住灭凤的双手,猛的转过身,有些烦躁的道:“我的事你别管。总之,我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会做到的。我的身体已经好了。你收拾一下,咱们离开这里,继续剿灭杀手工会。”说完,像逃跑一样闪身出了灭凤的房间。

    阿呆走了,灭凤像失去所有支撑似的瘫软在床上,阿呆刚才的表情告诉她,他之所以现在变成这样,一定是因为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儿。两行泪水顺着灭凤白皙的面庞流淌而下,“他的心已经死了?为了那个女孩儿死了么?我真傻,我怎么会这样?他是杀死四叔的仇人啊!我不能爱他,不能对他动感情,他是我的仇人,我对他应该只有恨。”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在她陪伴阿呆这三个月中,她心中的恨早已经被爱的萌芽所化解了,现在的她,又怎么恨的起来呢?

    一个小时后,灭凤和阿呆离开了旅馆,踏上了前往杀手工会下一个据点的路。两人都是神色冰冷,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当他们走到太昂城的北城门之时,被一大群围观的平民吸引了。那些平民在城门处围着城墙不知道在看着些什么。

    阿呆和灭凤对视一眼,道:“过去看看么?或许是关于被我毁掉那个仓库的事。”

    灭凤点了点头,两人排众而入,向里面挤去。他们都有着深厚的斗气修为,所过之处,普通的平民只觉得身体一歪,就已经被他们挤了进去。两人一直挤到人群的最里面,才看到吸引民众的东西,那是一张告示,白纸黑字,散发着肃然的气息。两人定睛看去,纸上所写,并不是关于仓库被毁一事,那上面写着,“神圣教廷谕:由于最近黑暗势力猖獗,教皇大人决定,通令所有天神的信徒,在大陆上广泛寻觅黑暗势力的踪迹,一旦有发现,立即向教廷汇报。如消息准确,可得到教廷赐封为白衣祭祀,并赏钻石币一万。黑暗势力包括,翼人族、矮人族、半兽人族以及形态怪异的种族。”看完告示上的内容,阿呆和灭凤不禁面面相觑。阿呆心中想道,看来,教廷这次要动真格的了。

    两人从人群中挤出,灭凤道:“你从这张告示上看出了什么,教廷怎么会突然寻找黑暗势力?矮人族和翼人族不是爱好和平的种族么?”

    阿呆摇了摇头,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们盗贼工会不是消息灵通么?难道不知道教廷在半年多以前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灭凤心中一惊,道:“我这半年都和你在一起,怎么会知道这些消息。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呆叹了口气,道:“一边走一边说吧。”说着,当先朝城外走去,灭凤赶忙跟上他的脚步。出了太昂城,阿呆将教廷被众多黑暗异族伏击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听完阿呆的叙述,灭凤疑惑的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教廷这回遇到的麻烦可不小啊!现在已经九九八年五月了,离神圣历千年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真的有千年大劫的话,恐怕教廷就危险了。”

    阿呆道:“真奇怪,都半年了,教廷怎么还不去追杀那些黑暗势力。”

    灭凤白了他一眼,道:“你除了修为高以外,其他地方怎么这么差。教廷应该不是不想追杀,而是根本找不到敌人的踪迹。否则,他们又怎么会发布公告,通令全部信徒寻找黑暗异族的下落呢?以教廷的势力,竟然半年都没找到敌人的踪迹,看来,这黑暗异族确实有一套啊!”

    阿呆皱眉道:“你好象很幸灾乐祸似的。难道你不知道黑暗势力如果占据大陆会有什么后果么?”

    灭凤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我是盗贼,本身就属于黑暗势力的范畴,教廷会怎么样我管不着。至于黑暗势力侵占大陆,恐怕也威胁不到我们。”

    阿呆将头转向一边,心中暗暗想道,都已经半年了,教廷现在仍然没有眉目,难道黑暗势力就那么难对付么?用力的甩了甩头,将想去帮助教廷的念头抛掉,不断的告诉自己,现在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是将杀手工会消灭掉,对付黑暗势力,就交给教廷好了。什么救世主,以我一个人的力量又能如何?哎——,不知道普林先知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先知,对不起了,我可能要辜负您的期望了。

    三天后,阿呆和灭凤来到杀手工会的另一个据点。当他们到达这里时,惊讶的发现,据点中空无一人,早已经人去楼空。所有的摆设上都落了一层厚厚的尘土,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这种奇怪的现象让两人极为吃惊,通过以前寻找杀手工会的情形,阿呆知道,灭凤是不会骗自己的,可这里确实没有杀手工会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当然不会就此甘心,在灭凤的带领下,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接连找到了五个杀手工会的据点。但是,结果都是一样的,半个月来,他们竟然连一个杀手都没有遇到。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