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驱邪除凶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凶戾、邪恶两种异常能量从开始时的汹涌澎湃渐渐转弱,在阿呆不断的消化过程中,他们的冲击力渐渐的弱了下来,阿呆感觉到自己所蕴涵的能量虽然在和两种能量的对抗中也逐渐的抵消着,但是,他的大脑却越来越清明。而且,剩余的生生真气足以完全吞噬掉凶邪二气。他知道,自己终于要重新掌握身体的控制权了。

    虽然自己的生生真气能量渐渐转弱,但阿呆却觉得,自己在能量的控制上更加得心应手了。那金色的能量袋竟然随着他的控制产生了一股吸扯之力,将邪恶、凶戾二气不断通过巩固后的经脉吸入庞大的生生能量中加以消化。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终于惊喜的感觉到,自己再也吸不到任何邪恶、凶戾二气了,虽然还能感觉到他们的一丝存在,但是,那已经无法威胁到自己了。阿呆明白,只要自己心中还有一丝恶念,凶邪二气就是无法彻底除根的,可他又怎么能够放弃报仇呢?对于杀手工会的怨恨,是绝对不会轻易改变的。所以,他现在只能暂时选择放弃凶邪二气的根源,先把身体控制回来。

    阿呆没有急于进入被肃清的脑部经脉,为了应付有可能发生的状况,他必须要让自己的生生真气保持在最佳状态。他将金色的液态能量通过身体的经脉渐渐收回到丹田中,丹田中的金色海洋明显干涸了一些,阿呆将自己因为能量消耗而变小的身体沉入金色海洋之中,凭借着意念的控制,催动着海洋中的波涛开始行动起来,醇厚的生生真气能量在他的刻意催使下沿着各路经脉扶摇而上,他们不但通过原先的领地,更是前往脑部汇合去了。在金色能量所过之处,脑部显得有些脆弱的经脉被不断的巩固着,失去的能量也在一点一点的补充着。突然,当金色能量运行到脑部中央的时候,阿呆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在那里,似乎有着一样对自己异常重要的东西吸引着自己,召唤着自己。心中一动,阿呆将生生真气后撤,避开那中心的东西,围绕着其他经脉旋转、运行起来。

    随着功力的不断运转,丹田中的金色海洋渐渐的涨满了,阿呆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吸收着金色海洋中的能量而不断壮大着。金身已经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阿呆抑制住内心的激动,他知道,能不能彻底将精神力恢复到本源之中,就在此一举了,他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轻松的跟随着金色波涛进入了一条河流,顺流而上,飞快的向脑部的方向游去。由于生生真气的修复,脑部的经脉不但恢复了原状,而且更加坚韧了。凶邪二气的残余没有一丝踪迹,阿呆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躲到哪里去了。他现在的心神并不在凶邪二气之上,只想赶快得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进入脑部的经脉后,阿呆分外小心,寻着那极为复杂的一条条微小的经脉,他不断向脑部深入着,找寻着先前探询到的中心能量。

    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在经过不知道多么漫长的寻找后,阿呆终于又感觉到了那和自己关系密切的能量,在欣喜之中,他朝着大脑最深处的经脉而去。感觉越来越强烈,突然,在他连续穿过几道经脉之后,原先的经脉都消失了,眼前一亮,阿呆发现,自己处身于一个美妙的空间中。那是一片乳白色的湖泊,虽然没有丹田的金色海洋波涛汹涌,但是,却无比的纯净,水面偶尔轻微波动一下,湖泊中的乳白色液体似乎在不断的召唤着自己。阿呆一步步向湖边走去,他知道,这就是自己的意识之海啊!那乳白色的湖水,就是自己的精神力。阿呆看了看自己现在的身体,又看了看面前的湖泊,一咬牙,飘身而起,向乳白色的湖水扑去。水波荡漾,金色的阿呆浸入到乳白色的液体之中,当他的金身进入乳白色湖泊的瞬间,时间似乎停止了似的,整个意识之海剧烈的波动起来,一个又一个的乳白色浪头不断冲刷着阿呆的金身,轰——,阿呆感觉到自己的神志仿佛炸开了似的,眼前完全变成了一片白蒙蒙,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他的意识也随之进入了沉睡状态。

    玄月不断的飞身前进着,天罡山虽然只来过一次,但她却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在接受了教皇的命令之后,她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教廷,独自一人来到了天罡山脉。这几个月以来,在她对自身的刻苦修炼中,神圣能量又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修为已经在各方面完全超越了另外两名红衣祭祀,直追教皇。她凭借着神圣能量包裹着身体正向前飞行着,突然,淙淙的流水声清晰的传入耳中,玄月全身一震,飘身落在地面上。她的神色渐渐开始变化,清澈的美眸升起一片水雾,这淙淙的流水声是多么的熟悉啊!她想起,四年前,就是在这里,自己和阿呆的感情开始加深的。

    那如银铃般的淙淙细流声,仿佛像仙乐一样洗涤着她的心灵,玄月冰封的心似乎出现了一丝融化的痕迹,她的身体不受控制似的,一步步向流水传来的方向走去。

    随着眼前的景物逐渐转变,玄月知道,自己并没有认错,这就是当初的那个地方啊!

    一切都没有改变,水潭仍然是那么的清澈,溪水依旧从一旁高山的缝隙中渗出,会聚成一个小小的水潭,偶尔会发出几声叮咚轻响。水潭中的清泉涓涓而下,顺着地势滋润着周围的生灵。回忆不断侵袭着玄月的心,她仿佛又回到了四年前的一刻。

    …………

    “好棒哦,我要洗澡。”玄月从阿呆背上跳了下来,飞快的冲向水潭。哗啦一声,已经跳进了深只及膝的清水之中,冰凉的泉水滋润着她的身体,几天以来的疲惫似乎在瞬间中消失了。她不断的撩拨着坛内的泉水,发出动人的笑声。

    阿呆楞楞的看着水潭中欢快的玄月,一时间竟然痴了。在他眼中,玄月就像一个快乐的天使似的,是那么的动人心弦。

    玄月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惊呼一声,赶忙蹲在坛水之中,俏脸升起两朵红云,冲阿呆嗔道:“看什么看?讨厌,快转过去。”

    阿呆从呆滞中惊醒,答应一声,赶忙转到一旁。和岩石兄弟躲到了下游处。

    “阿呆,刚才你都看到什么了啊!我好象看到你鼻子流血了,是不是太刺激了?还好我没看,否则,要长针眼喽。”岩力一边坏笑着,一边捅捅阿呆的身体。

    “啊!我,我什么也没看到。”阿呆拙劣的解释着。冰冷的泉水丝毫没有减弱阿呆胸中的热意,直到现在他还无法平静下来。

    上方的水潭处突然传来了玄月的惊呼声。原本躺下的阿呆立刻反射似的蹿了起来,一脸焦急的向水潭的方向扑去。他高高跃起,正好来到水潭之上。但当他看到眼前的“美景”时,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扑通一声掉入水中。鲜红的血液不断从鼻子中流淌而出,从水潭中泛起阵阵红晕。

    原来,在阿呆来到水潭的时候,他看到的,竟然是全身赤luo、妙态横生的玄月。因为已经几天没洗澡了,玄月非常想驱除身体的污垢,她也相信,阿呆三人是绝对不会偷看自己的,所以就大胆的脱掉身上的束缚痛快的洗了起来。刚才的惊呼,是因为水弹中突然有一条白色的小鱼撞了她一下,所以才会发出的。可她没想到自己的惊呼竟然引来了阿呆。她知道,自己已经被看光了,顿时大窘的蹲入池中,护住身上的“要害”阿呆从水中爬了起来,闭着双眼道:“月月,月月,你怎么样?”

    玄月低着头,颤抖着道:“你,你快走拉,我没事。你……”

    一听玄月没事,阿呆向逃命似的转身就跑。可是,他却忘记了,自己在掉入水潭时方向早已经有了变化,而他又闭着眼睛,这一转身,正好跑向玄月的方向。

    在玄月的惊呼声中,阿呆正好撞上她的身体,两人一同跌入水潭之中。阿呆在惊慌之下,只觉的自己手中握住了一团柔软,大惊之下,想张口呼叫,却喝了一口冷冽的泉水,呛的他咳嗽不已。

    玄月大羞,阿呆抓住的正好是她的……,她用力将阿呆推到一旁,怒道:“你,你干什么?”

    …………

    回想着阿呆傻乎乎的样子,回想着当他看到自己时的尴尬,碰触到自己时的羞涩,以及那突然流下的鼻血,玄月的俏脸红了起来,美眸流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在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走到了水潭的边缘。

    缓缓蹲下身子,掬起一捧冰凉通透的湖水,将自己涨红发热的俏脸浸了进去。冰凉的舒爽感顷刻间充斥着全身,玄月感觉到自己的心已经醉了,完全沉醉在那无尽的美妙感觉之中。自从在精灵森林和阿呆分开以后,她还从未有过这种放松的感觉。良久,玄月都不愿意从地面上站起来,感受着这种异样的清凉,阿呆的身影不断在她脑海中闪现着。三个月以来,她一直用不断的工作和修炼来麻痹自己的神经,可当她来到这里,心静下来之后,内心深处却依然涌起了对阿呆强烈的思念,时间,并没有冲淡她内心的情感。

    玄月缓缓站起身,将蓝色的长发梳拢在背后,微风轻抚,吹动她身上红色的祭祀袍微微的摆动着,遥望着远方的天际,玄月喃喃的道:“阿呆,你现在在哪里?难道你还没有明白我对你的感情么?一年,你能在一年内回到我的身边么?只要你回来,我什么都不在乎了。”轻叹一声,玄月留恋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美景,再次飘身而起,在金色的光芒衬托下,朝天罡山脉深处飞去。

    天罡剑派,今天又是廖一值班,再过两个月,他就要和路一一成婚了,虽然一一的脾气有些暴躁,但她却有一颗善良的心,而且,她又是那么的美貌。想着自己的未婚妻子,廖一的心渐渐火热起来,真想赶快结束值勤跑去找她。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突然感觉到山下的方向传来一股浑厚的能量波动,那股能量是那么的博大,是他从未见过的强大,廖一站起身,随手抽出背后的天罡重剑,飘身落在登山的入口处,凝视着山下,随时准备应变。因为这突然出现的能量过于巨大,出于谨慎的考虑,他抖手放出了求援信号,告诉剑派内的同门,有敌人来了。

    一团金色的光芒穿透山间的云雾飘飞而上,似慢实快的向廖一的方向冲来,廖一双手握住天罡重剑的剑柄,刚刚进入第五重境界的生生真气澎湃而出,在白色的光芒包裹中,他大喝道:“什么人?站住。”金色的光芒并没有因为他的喝止而稍做停留,依旧冉冉上升着。廖一眼中寒芒一闪,将天罡重剑高举过头,只要那团金色的光芒进入自己的攻击范围,他会毫不犹豫的全力攻击,阻止对方登上山顶。

    但是,就当他准备出手的时候,却看清了金色光团中的事物,高举的重剑再也无法出手,他整个人都楞住了。在那金色光芒之中,是一个修长的红色身影,那玲珑起伏的身段,那绝色的面庞,以及那披散在身后的蓝色长发都是那么的神圣,一双深邃的蓝色眼眸向自己看来,那,那似乎是一个仙女啊!这包裹在金色光团中的仙女朝他善意的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皓齿。

    看着那倾城般的笑容,廖一感觉到自己全身仿佛都酥软了似的,喃喃的道:“你,你是来自天界的仙女么?”

    玄月飘身落在廖一身旁,离开四年,廖一的容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她一眼就认了出来,微笑道:“廖一大哥,你说什么傻话呢?什么仙女?难道你不认识我了么?”护体的金色能量收敛,玄月俏生生的立于廖一身前三米外。四年前,她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就是廖一带的路,自然一眼就认出了他。

    廖一疑惑的看着玄月,面前这绝色的美女虽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他却实在认不出她的身份。喃喃的问道:“你,你是?”

    玄月刚要回答,却感觉到天罡剑派中有多人以飞快的速度向大门处而来,不禁将目光投了过去。最先飘飞而出的,是一个粉红色的身影,身材婀娜,在空中几个翻转,飞快的朝廖一的方向落来。这急速的身影正是路一一。她当然知道今天是廖一值勤,所以一接到求援信号就飞也似的冲了出来,廖一是她的未婚夫婿,她怎么能不担心呢。

    路一一飘落在廖一身旁,她惊讶的发现,廖一仿佛没看到自己似的,目光呆直的望着前方,不禁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当路一一的目光落在玄月身上的时候,她不由得全身大震,玄月那绝美的姿容在她心中产生了巨大的震撼力。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人类女子竟然能够如此的完美无缺,如此的动人心魄,尤其是她身上那若隐若现的神圣气息,是自己根本无法相比的,路一一也像廖一似的,怔在原地。

    此时,一道道身影从天罡剑派中接踵而出,当先的,正是天罡剑派代掌门、路一一的爷爷路文,自从掌门师兄席文、三师兄廖文跟随岩石他们下山寻找阿呆以来,路文就一直没有闲下来,整个天罡剑派的事务几乎全压在他一个人的肩膀上。刚才听到报警声,他惟恐有失,赶忙带着众弟子冲了出来。所有的三、四代弟子在见到玄月之时都和廖一有着同样的表情,目瞪口呆的凝视着面前如同天仙般的美女。路文的修为毕竟高深,并不像其他门人见到玄月那么不知所措。飘身到路一一身旁,问道:“姑娘,你是什么人?”

    玄月冲路文施礼道:“您不认识我了么?四年以前我曾经来过,和阿呆一起来的。”

    路文心中一动,顿时回想起四年前那个绝美的小丫头,惊讶的说道:“你是玄月姑娘啊!四年不见,你变得更漂亮了,我老头子都不敢认了。你怎么有空来我们这里?廖一,既然是朋友,你为什么放求援信号?弄的全派都紧张起来。”

    廖一听到路文的话才从呆滞中清醒过来,虽然他已经明白了玄月的身份,但却再不敢去看她,低着头道:“四师祖,刚才我还以为是敌人。”

    路文道:“下回小心点,知道么?玄月姑娘,请,咱们到里面去谈吧。你们这些小兔崽子都给我回去练功,没见过美女么?”在他的断喝声中,跟随他出来的三、四代弟子这才醒悟过来,一个个飞快的返回了剑派之中,但是,玄月带给他们的震撼是永远不会褪色的。

    玄月和路文一起进了剑派。路一一从吃惊中清醒过来,喃喃的道:“好漂亮啊!她真的是太美了,她,就是师兄们以前说的玄月么?”

    廖一点了点头,道:“就是她,没想到几年不进,她的容貌竟然变得如此……,哎呦,一一,你怎么又揪我耳朵。”

    路一一怒哼一声,道:“你还有脸说,一见到美女你就失魂落魄的,是不是看上人家了?哼,我是比不上她,你去找她好了。”

    廖一搂住路一一的柳腰,将她揽入怀中,柔声道:“一一你别乱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只是欣赏她的美貌,并没有其他意思,在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啊!你就别吃醋了,大不了,我再也不去看她,总可以了吧。”

    “恩,这还差不多,原谅你吧。不过,那玄月长的真是太美了,像天界下凡的仙女一样。哎——,我要有她那么漂亮该多好?”

    廖一微笑道:“不,我就喜欢现在的你,如果你要像她那么美,恐怕就轮不上我了。我就喜欢现在的一一。”

    天罡剑派会客厅中,路文遣散了门人,将玄月让到主客位上,微笑道:“玄月姑娘,你怎么有空到我们这里来啊?前些天岩石兄弟来过一次,听他们说,你和阿呆闹别扭了是么?”

    玄月心中一惊,道:“您说什么?岩石大哥来过么?路爷爷,那阿呆呢?他有没有来过?”

    路文微微一笑,道:“阿呆是我的师侄,你就跟他一样,叫我一声师伯吧。阿呆一直都没有回来过,大师兄和三师兄随岩石兄弟他们一起下山到落日帝国去寻找了。不过,一直都没有消息传回来,应该是没找到吧。在诺大的一个国家中找寻一个人,确实是太难了。玄月,你这次来天罡山就只是为了寻找阿呆么?”

    玄月一听阿呆从来没有来过,心中不由得一阵黯然,摇了摇头,道:“不,我这次来不只是为了寻找阿呆。最主要的,是想将黑暗势力的事情告诉你们,让天罡剑派有个准备。师伯,剑圣他老人家在么?我想当面和他老人家说几句话。”

    路文心中暗叹,道:“自从当初阿呆下山以后,师傅他老人家就不再见任何人了。掌门师兄也下山了,现在派中的事务由我负责,你就跟我说吧,我还做的了主。黑暗势力的事情你就不用提了,岩石他们已经都告诉我们了。你放心,我们天罡剑派一定会奉献出自己一份力的。在掌门下山之前,已经调动我们在华盛帝国中的势力,在整个南方搜寻黑暗势力和阿呆的踪迹,我想,只要一有发现,我们立即会得到消息的。”

    玄月没想到事情会进行的这么顺利,自己还没有开口,就已经完成了一半的任务,微笑道:“那我先替大陆上的人类谢谢您了。师伯,我这次是代表教廷而来,教皇大人希望,贵派能和我们教廷联合在一起,当黑暗势力突然出现之时,我们能够联手应敌。哎——,黑暗势力确实可怕啊!自从我们的人在天元族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之后,他们竟然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失去了踪迹,根本不给我们报复的机会。现在教皇大人也很着急。”

    路文上下打量着玄月,听到玄月说是代表教廷而来,他才注意到玄月身上这身大红色的祭祀袍,疑惑的道:“玄月,你这身祭祀袍看上去很熟悉啊!好象和上回你父亲来时穿的一样,难道,难道你已经……”想到红色祭祀袍代表的身份,路文不由流露出吃惊的神色。

    玄月点了点头,道:“是的,我现在是教廷的代理红衣祭祀,接替的我外公娜严祭祀的位置。所以我才能代表教廷前来。”一提起死去的外公,她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黯然之色。

    路文感受着玄月身上散发的神圣气息,道:“四年不见,你的变化确实很大啊!看来,你已经得到了教廷神圣魔法的真传。”

    玄月微笑道:“您夸奖了,我要走的路还很长,修为是没有止境的。千年大劫即将来临,现在我们要面对的是来自黑暗势力的危机啊!联合的事,您看?”

    路文想了想,道:“联合是没问题的,虽然我们天罡剑派从来都没有和教廷来往过,但如果黑暗势力威胁到这个人类的生存,我们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这点你尽管放心。天罡山离教廷的神山不远,我们彼此间可以相互呼应。你回去后告诉教皇大人,就说我们天罡剑派随时等待着联合时机的到来。教廷的势力可以说是遍布大陆,现在你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赶快寻找到黑暗势力的巢穴,然后我们才能一举歼之。”

    路文的回答,比玄月想象中还要痛快的多,没有浪费任何唇舌,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自己此行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她站起身,冲路文恭敬的鞠躬行礼,正色道:“师伯,谢谢您,有了您这些话,我也就放心多了。黑暗势力不会永远隐藏下去,他们总有露出破绽的一天。”

    路文微笑道:“跟我不用那么客气,以你和阿呆的关系,咱们也不是外人。教皇到是真能人尽其用啊!你来负责教廷于我们天罡剑派的和谈再合适不过。玄月,正事谈完了,我想,我们也赶说说阿呆的问题了。实话告诉师伯,你真的很气阿呆么?”

    玄月一听路文提起阿呆,顿时心头一震,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师伯,我,我也不知道。”

    路文慈祥的一笑,道:“傻孩子,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只是不想承认而已。其实,从岩石描述的你当初的表现,我就知道,你根本就没有真的恨阿呆,你只是气他太懦弱而已。你说让他在一年之内去教廷找你,就已经是给自己留下了余地。你的心还是惦记着他的,我说的对么?”

    玄月俏脸一红,既不认同也不反驳,双手不断的把玩儿着自己的衣襟。

    路文轻叹一声,道:“孩子,我希望你能静下心,听师伯把话说完,好么?至于我说的对不对,就要靠你自己去想清楚了。”

    玄月点了点头,面对这个慈祥的老人,她又怎么能拒绝呢?“师伯,您说吧,我一定会认真考虑的。”

    路文道:“我和阿呆相处时间不长,虽然他曾经在天罡山上呆过半年,但那半年中的绝大部分时间,他都和恩师他老人家在一起。但是,就在这时间不长的相处下,我却能够充分的了解他的为人。说实话,阿呆觉的他配不上你,是很正常的。恐怕在整个大陆上也没有谁敢说自己能真正配的上你啊!你的容貌,你的家世都是那么的出众,阿呆只是一个普通人,虽然他是我天罡剑派的弟子,但当他面对你的时候,又怎么能不自卑呢?别说是他,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在见到你的时候,都会产生自惭行秽的感觉。你身上的神圣气息是那么的浓郁,刚才我见到你的时候,都以为是天上的神女下凡了呢。你和阿呆在一起的时间肯定比我要长,你应该比我更加了解他,他自幼孤苦,虽然没有养成孤僻的性格,但自卑是不可避免的。即使武技修为在不断的提升,但他发自内心的自卑并没有改变。阿呆心地善良而单纯,他根本不会去算计什么。随便是谁,如果想骗他,都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我知道,你因为他的突然离开非常痛苦,但是,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心中的痛苦比你还要深,或许,他现在就在沉沦之中吧,甚至有可能会选择自我毁灭来逃避这种痛苦。”

    玄月噌的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失声道:“您,您说什么?他会自我毁灭么?不,不会的,阿呆一定不会那么做的,他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他一定不会死,一定不会的。”她的心已经乱了,冰封的屏障彻底粉碎,在焦急之中,娇躯轻微的颤抖着。

    路文叹息道:“阿呆会怎么样现在谁也不知道,玄月,你先坐下,听我说完。你说的对,阿呆还有许多放不下的事,应该不会轻易走极端。但是,如果这次他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事呢?他会怎么做?你想过没有?孩子啊!两个人相处要彼此宽容,他是因为真心的爱你才会那么痛苦啊!原谅他吧。这样对你对他,都是一件好事。如果你们能经住这次的考验,今后的路将会平坦的多,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玄月紧紧抓着藤椅的把手,路文最为打动她的话,就是说阿呆有可能会自我毁灭那句,她被冰封住的情感澎湃而出,再次站了起来,冲动的道:“我要去找他,只有找到他我才能安心。师伯,您放心吧,您说的对,他那么善良,确实是容易欺骗的。我一定会把他找回来的。”

    “等一下。”路文飘身而起,拦在门前,微笑道:“孩子,你能明白就好,现在你也不需要去着急找他。”

    玄月一楞,道:“可是,可是我怕他会出事啊!我想,他现在一定在落日帝国,不论怎么困难,我都一定要找到他。”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