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祈神之咒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服务生看了阿呆一眼,一边向外走,一边喃喃的说道:“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挺漂亮的姑娘,怎么找了这么一个丈夫。”就在他要出房门之前,突然感觉到脖子上一冷,在吃惊之中,站在原地不敢稍动,在他的脖子上架着一柄短刃,灭凤冰冷的声音响起,“不要再让我听到你说我丈夫的坏话,即使一万个你这样的也比不上他一个。滚——”背后传来一股大力,服务生踉跄的冲出房门,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房门关闭的声音清晰的传来。

    好半天,服务生才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刚想大骂出口,却回想起先前脖子上那冰冷的感觉,赶忙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狠狠的瞪了房门一眼,悻悻的离开了。

    灭凤关好门后,闪身来到阿呆身边,由于她本身修炼的斗气是具有黑暗属性的,所以现在根本不敢帮阿呆疗伤,只能焦急的看着他。

    阿呆的神志完全陷入了半昏迷状态,体内的生生真气正在和冥王剑的邪恶之气做着殊死的搏斗。如果,阿呆有玄月在身边,心中又饱含善念的话,即使用出冥字九决的第六招,也未必会陷入如此危机的地步。可是,他内心深处本就被凶戾之气腐蚀着,又满怀杀机,这一用出冥域,顿时像天雷勾动地火一般,一发而不可收拾。现在只能依靠着强大的生生真气抵挡着邪恶之气的入侵。

    灭凤心中一动,伏在阿呆耳边轻声道:“冰,你还记得冰么?为了冰,你也不能有事啊!你还要消灭杀手工会,还要履行对我的诺言,你一定能挺过去,一定不会有事的。”或许是阿呆真的听到了灭凤的呼唤,他体内的气息似乎平静了不少。

    灭凤站起身来,来回的在房间中度步,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深深的看了床上的阿呆一眼,大步向外走去。

    旅店的大厅中,先前带灭凤去房间的服务生正向另外一名服务生道:“那小娘儿虽然长的漂亮,可也真够凶的,动不动就拔出刀子来,刚才吓的我魂儿都没了,我还没娶老婆呢,可不想死啊!”

    另一名服务生嘿嘿笑道:“你呀,怎么胆子这么小,一个小姑娘都把你吓成这样,难怪找不到老婆了。不就是个女人么,有什么了不起的,难道她还比的上我们男人有力气不成?”

    “女人怎么了?难道女人就不能杀人么?”冰冷的声音响起,一股森然杀气瞬间将两名服务生笼罩在内。

    这两名服务生都是在普通不过的平民,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情况,在强大的杀气中两人全都瘫软在地,全身颤抖着,看着缓步走来的灭凤不断的哀求着,“姑娘饶命,姑娘饶命啊!小的再也不敢说嘴了。”“姑娘,我,我不是有意说你的事的,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饶了我吧。”

    光芒一闪,灭凤将短刃收了起来,不屑的看着面前的两个磕头虫,道:“我不会杀你们,杀你们这种人,会脏了我的手。给我找本祈神咒的记录来。要神圣教廷语的。”

    “是,是。原来姑娘也是天神忠诚的信奉者啊!小的也是,我这就给您拿去。”

    祈神咒是大陆上一个非常普及的咒语,凡是天神和教廷的忠诚信奉者都会经常吟唱,祈神咒其实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作用,只是在吟唱的时候,能产生微弱的神圣气息,使人的心情平静而已。灭凤之所以想到祈神咒,就是因为阿呆体内有邪气入侵,她想用吟唱祈神咒的方法帮助阿呆度过难关。只是,她自己也没有把握,作为黑暗势力的一员,自己念的祈神咒能不能起到作用。现在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尽力了。

    一会儿的工夫,那名服务生已经取来了一个精装的小本子,恭恭敬敬的递到灭凤手中。灭凤冷哼一声,道:“告诉你们,如果有官家的人来查,谁也不许透露我们来这里的事,否则,小心你们的狗命。”说完,身形一闪,在两名服务生惊讶的注视下飘身上了二楼。

    回到房间中,灭凤坐到床边,阿呆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身体还在不断的颤抖着,大滴大滴的汗珠流淌而下,似乎极为痛苦似的。灭凤将祈神咒放在一旁,从卫生间中取出毛巾,为阿呆擦拭着头上的汗水,另一只手拿起祈神咒的小本,苦笑道:“没想到,我也有乞求天神祝福的一天。”打开祈神咒的第一页,深吸口气,喃喃的念道:“观自在神明,行身普度众生时,照见神蕴滋生,度一切苦恶,祈天神,苦既是空,空既是苦,受想行识,神祷天佑,……”艰涩的语句在灭凤的不断辨识下清晰的响澈房间之内,随着长达千言的祈神咒不断回响着,灭凤发现,自己的内心竟然逐渐平静下来,似乎一切都不再那么重要了,脑海中除了祈神咒上一个又一个小字之外,再容不下任何东西。有生以来,除了修炼武技外,她第一次全身心的去做一件事,吟唱声渐渐的熟练起来,灭凤不知不觉间已经盘膝坐于床上,一遍又一遍的吟唱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灭凤的神志渐渐模糊起来,当她不知道第多少次念完祈神咒最后一个字符的时候,她停了下来,神志在疲倦中已经完全陷入了沉睡之中。突然,一道金色的光芒从窗外射来,灭凤根本没有任何反抗,那道金色的光芒已经没入了她的眉心之中,灭凤全身一阵剧烈的颤抖,半晌,才平静下来。

    缓缓从床上站了起来,她那黑色的双眸竟然已经转变成了金色,那金色的眼眸中充满了慈祥、温柔之色,看着阿呆的面庞,轻声道:“孩子,我可怜的孩子啊!我怎么能忍心看到你受到这么大危险呢?幸亏这位姑娘全身心投入的吟唱着祈神咒。否则,我也无法帮你啊!可是,我不能帮你太多,这毕竟是你自己要面对的事。用你的意志和智慧来解决你现在的问题吧。”她抬起自己的右手,食指伸出,点在阿呆的眉心上,手指向下滑落,光芒一闪,一个金色的符号从指间上飘飞而出,没入阿呆的眉心之中,阿呆全身一震,一缕金芒顺着眉心一直想下滑落,直到落入丹田中才消失。灭凤收回手指,轻轻的在阿呆脸上抚摩着,伏下身,在阿呆额头上轻轻一吻,柔声道:“孩子,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一定要振作起来,战胜困难。我要走了,总有一天,我们可以团聚的。”她飘身而起,落在床上,恢复了原先的姿势,金光一闪,灭凤的眉心中飘飞出一缕金芒,金芒闪电般从窗口消没,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半晌,灭凤揉了揉朦胧的双眸,深吸口气,将自己的神志又带入现实之中。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心竟然是那么的舒爽,一切负面情绪全都消失不见了。目光落在阿呆的面庞上,阿呆似乎已经平静下来,脸上的神色不再转变,鼻息也非常均匀,似乎是睡着了似的。

    灭凤从床上飘身而下,静静的看着床上的阿呆,喃喃的道:“怪不得那么多人会信奉天神,看来,真的有神明存在啊!天神啊!请您保佑阿呆吧,让他快点醒过来。虽然他杀人很多,但那些都是有取死之道的恶人啊!他是不应该受到惩罚的。”

    阿呆在昏迷之中,神志完全沉入了内心之中,凶邪之气和生生真气所蕴涵的神圣气息不断争夺着他身体的控制权,就在两种截然相反、对立的能量不断互相冲击之时,突然有一股微弱的神圣气息注入体内,那神圣气息虽然很微弱,但却异常的纯净,有了它的加入,生生真气渐渐的占据了上风,在那不断注入的神圣气息帮助下,渐渐将冥王剑残留的邪气一丝一缕的逼退了。身体的主动权重新回到阿呆的控制下。那如丝如缕的神圣气息,其实就是灭凤吟唱祈神咒所带来的。虽然邪气已经被压制了,但阿呆体内的伤势并没有好,在生生真气的不断养护下,渐渐的恢复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陷入深度沉睡的神志渐渐的苏醒了。他发现,自己似乎处于一个金色的海洋之中,一波又一波的金色能量不断滋润着自己的身体,低头向己身看去,阿呆发现,自己竟然全身赤luo着盘膝坐于金色海洋之中,那充满生机,暖洋洋的能量不断洗涤着自己的心灵。好舒服的感觉啊!心中一动,阿呆惊讶的发现,自己现在所看到的形态,不正是丹田中的金身么?神志怎么会跑到金身之中了呢?向四周看看,周围都是一条条金色的小河,不断将海洋中的金色波涛引入河流,经过循环再重新会聚到海洋之中。

    阿呆疑惑的想到,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的神志会留存在体内呢?渐渐的,他回想起先前的一切。啊!自己用了冥王剑法的第五招,是那澎湃的邪恶气息入侵到自己体内,使自己陷入沉睡的。用神志控制着自己的手脚动了动,阿呆发现,现在的金身就像自己的本体似的,可以随心所欲的支配,意念一动,他顺着金色海洋的波涛流入了一条较为宽阔的河流之中,他发现,为了适应河流的宽窄,自己的身体竟然缩小了许多。似乎只是瞬间的工夫,自己这金色的身体就又回到了海洋之中,他已经在那金色的河流中循环了一圈。但是,只是这一瞬间,他却发现刚才那条河流有的地方似乎破损了一些。阿呆明悟了,那些河流就是自己的经脉,而金色的海洋就是自己丹田中的生生真气。既然现在神志在金身中,我就先修复经脉,然后再想办法将神志恢复到本体吧。

    想到这里,他在意念的催动下,再次进入了刚才的那条河流。在波涛的流淌下,很快他就来到了先前发现破损的地方,伸出双手,向破损的地方抚去,金色的能量透掌而出,在能量的作用下,破损处被勃勃生机所包裹,经脉破损的地方飞速的修补着,很快的就恢复了原样。在这条河流中行进的波涛似乎也随之顺畅了许多。阿呆心中一喜,顺着加速后的波涛重新回到了丹田之中。再次选择另一条河流,他又在波涛的带动下滑了进去。就这样,一条又一条的经脉,在他那包含着巨大生机的至纯能量中不断的恢复了。丹田的金色海洋似乎不再那么波涛汹涌了,金色的液体渐渐平静下来,逐渐的变得浓厚了许多。修补了这么多条河流,阿呆发现,只有两条经脉自己的身体进不去,一条,就是通往离金色海洋不远地方的粗壮经脉,那里似乎有着和自己同样的能量在,虽然能量同源,但那里似乎是个禁区似的,只会在自己刻意的催动下流淌出微弱的金色液体,而自己本身却无法进入其中。经过不断的思索,阿呆明白,那应该就是第二金身所在的胸口部位。而另一个无法进入的地方,就是距离金色海洋很远的一团复杂经脉,在那里,似乎盘踞着许多复杂的能量,似乎是黑色的污水一样,和自己的金色海洋格格不入,从经脉的复杂程度上分析,阿呆知道,那应该就是自己的大脑了,而盘踞在大脑中的复杂能量,就是冥王剑的邪恶之气和自己本身的凶戾之气,虽然自己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那里,但阿呆很清楚,如果不将那里的经脉用自己的金色能量疏通,自己恐怕就无法恢复对身体的完全控制。想到这里,他将金色海洋中的液体带动起来,顺着一条通往脑部最宽阔的河流扶摇直上,他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将那些负面的能量全部从自己体内赶出去。

    十天,已经足足过去十天了,可阿呆还处于沉睡中,一直没有要醒来的迹象。灭凤焦急的看着一脸平静的阿呆,深深的叹了口气。这十天以来,她每天都至少有十二个小时在念着祈神咒,希望能凭借自己凝聚出的神圣气息帮助阿呆苏醒。虽然她能感觉到祈神咒是有作用的,可是,阿呆却依然没有清醒过来。五天前,阿呆的身上突然开始出现一层金色的光芒,光芒在巨灵蛇甲下不断的流转着,阿呆的身体,就像包裹在一个金色的茧中似的,虽然感觉上阿呆应该是在不断恢复,可又过去了五天,那个金色的茧却已久没有任何动静。灭凤的耐心已经渐渐的消磨干净了,如果不是祈神咒能带给她平静,恐怕她早已经忍耐不住,用自己的能量去探询阿呆的情况了。

    正在灭凤准备再次念起祈神咒的时候,她惊讶的发现,阿呆身上散发出的金色光芒突然强盛起来,那金光以他丹田位置为中心,剧烈的膨胀着,一个巨大的金色光团缓缓升起,从丹田部位逐渐向上移动着,无数道金色的细流从阿呆的四肢部位像海纳百川般朝中央那团金色的光芒会聚着,一会儿的工夫,那团金色的光芒已经更加涨大了,阿呆的身体在那浓厚的金色光芒包裹中,已经渐渐的无法看清楚。终于,在金光增强到极盛地步之时,阿呆的身体消失了,完全消失在那金色的光芒中。灭凤清晰的感觉到那金色光芒所包含的能量是那么的庞大、纯正,那似乎完全是神圣气息组成的能量啊!难道,难道天神来眷顾阿呆了么?想到这里,她站立在金色能量笼罩的范围外,虔诚的吟唱起祈神咒。

    阿呆体外那金色的光团的形成,其实就是他体内状况的放大,化为金身形态的他,正带领着金色海洋中全部的能量推升到脑部,潜伏在邪恶、凶戾二气聚集的地方附近,由于脑部的结构过于复杂,阿呆不敢轻举妄动,将金色海洋的能量聚集在后,而自己则亲自上前,将身体缩小,直接进入了一条暗蓝色的经脉之中。阿呆清楚的知道,如果在驱除脑部邪气的时候,自己有一丝大意,那结果必将是永远无法挽回的,甚至,自己的本体可能会直接死亡。他刚一钻进暗蓝色的经脉之中,就感觉到一股滔天邪气向自己扑来,似乎想将自己从经脉中赶出去似的。阿呆定住身形,将己身蕴涵的庞大能量轻微的散发着,抵御着邪气的侵犯。一条经脉的邪恶之气怎么能和蕴涵着庞大生生真气的金身能量抗衡呢?当邪气与他身上散发的金光相碰撞时,整条经脉剧烈的震荡起来,邪恶之气渐渐的消融着,但经脉的震荡逐渐加剧让阿呆吓了一跳,赶忙将自己的能量收敛,他吃惊的发现,由于经脉的震荡,自己的神志似乎有些模糊似的。在这一刻,他明白了,自己现在的意志依然是受本体所影响的,一旦本体的经脉遭到了破坏,自己的意志也会随之消失,也就是说,如果自己不能驱赶走脑部的邪恶之气,那将永远的沉睡下去,意念只能留存在金身中。如果自己在驱赶邪恶之气的时候破坏了脑部任何一根经脉,那将直接死亡,一切随之消失。所以,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在不伤害脑部经脉的前提下,将经脉中的邪恶、凶戾二气全部化解掉。可是,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再不伤自身的前提下将凶邪之气驱除呢?以现在的情况看,那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想到这里,阿呆不禁有一种颓废的感觉,为什么这凶邪二气会选择聚拢在自己脑部呢?要是在别的地方自己还能冒险一试,可是,脑部的结构那么复杂,又这么脆弱,实在是太难办了。半天都没有想到妥善解决的办法,他决定先从经脉中退出去再说。他现在的身体完全被邪恶之气包裹住了,但自身又不敢过于抵抗,只能将金色的能量内蕴于身,快速的向外退去。虽然阿呆在经脉中不敢对付邪恶之气,但是,邪恶之气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随着他身体的退出,邪恶之气快速的追了上来,依旧包裹着他的身体。

    嗖的一下,阿呆从被邪恶之气笼罩的经脉中钻了出来,那股暗蓝色的邪恶之气竟然也跟了出来,阿呆心中一动,尽量减慢速度,让那股邪恶之气跟随着自己不断向金色海洋靠近着。阿呆小心的控制着满是神圣能量的金色经脉,缓缓将经脉内蕴涵的能量隐藏起来,在邪恶之气的包裹下进入了宽阔的经脉之中。阿呆心中冷笑,在脑中的经脉我不敢动你,到了我的地盘,你可就别想回去了。为了不使邪恶之气侵蚀到经脉,他先将经脉中蕴涵的神圣能量爆发出来,整条经脉顿时变成了湛然的金色,跟随阿呆的金身进入经脉中的邪恶之气惶恐起来,放开了阿呆的身体,就想从原路退出去,可是,阿呆又怎么能让它退出去呢?金色的光芒骤然大放,阿呆的金身迅速的壮大着,他双手一圈,控制着经脉的尽头,用金色海洋的能量封死了出口,然后飞身前冲,直奔那团暗蓝色的邪恶之气撞去,没有了任何顾虑,在阿呆的全力施为下,邪恶之气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就被充满神圣气息的生生真气消融了。

    消灭了这股邪恶之气,阿呆冷静下来,暗想,就算停留在脑中的邪恶之气再多,他也是有一定数量的,如果我按照刚才这样的方法,将邪恶之气一点点引出来再消灭,最后一定能将邪恶、凶戾二气完全摧毁。

    想到这里,阿呆重新恢复了自信,再次缩小自己的身体从经脉中飞了出去,依旧用金色海洋般的生生真气做后盾,调整了一下金身的状态,将全部能量完全内蕴,没有再飞回刚才的经脉,而是换了另一条粗一些的经脉钻了进去。这条经脉中,包含的是灰色的凶戾之气,凶戾之气比邪恶之气更加凶猛,阿呆刚一冲入他们的领地,澎湃的灰色气体顿时冲了上来,张牙舞爪的想将阿呆完全吞噬。但是,金身可以说是所有生生真气的根本,其蕴涵的能量之大,这一条经脉中的凶戾之气根本无法起到什么威胁作用。阿呆没有立刻撤出去,而是保持原样漂浮在经脉之中,等待着一股又一股的灰色气体将自己完全包围时才缓慢的从经脉中退出,凶戾之气比邪恶之气好对付的多,虽然很凶猛,但却没有邪恶之气的能量穿透力那么强,整条经脉中,似乎有一半的凶戾之气都被阿呆引了出来,在生生真气的作用下,很快他们又被化解了。阿呆心中大喜,他知道,自己已经找对了方法,暂时先放弃了那些暗蓝色的经脉,专找凶戾之气潜伏的灰色经脉钻入,就这样,一道又一道的凶戾之气不断被引出,再经过生生真气的围歼。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发现,自己脑部的经脉的颜色已经恢复了许多,而且,自己的神志也更加清醒了似的。所有的凶戾之气已经有接近一半被化解掉了,阿呆决定暂时放过凶戾之气,想彻底根除不是那么容易的,目标再次转回邪恶之气,阿呆不断使用着同样的方法,清除着体内这些异种能量。他的神志也随着脑部经脉中蕴藏的异种能量减少而越来越清明。

    其实,凶戾之气是根本无法和冥王剑产生的邪恶之气相比的。凶戾之气来源于阿呆本身的恶念和被他杀死的人瞬间产生的怨念,随着杀的人越来越多而逐渐积攒出来的。而冥王剑的邪恶之气则是经过千万年吸收灵魂和本身固有的至邪之气,两种能量有着本质的区别。如果不是阿呆当初使用冥域的时候将生生真气全部内蕴于自身,现在恐怕早已经被那庞大的邪恶之气所控制了。但是,即便如此,邪恶、凶戾二气汇合后还是产生了庞大的破坏力,阿呆的生生真气在灭凤吟唱祈神咒带来的神圣气息帮助下,才勉强将这两股异种能量压了下去。但是,这两股异种能量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虽然他们在能量的多寡上比不过生生真气,但是,邪恶、凶戾二气却本能的知道大脑才是最关键的地方,所以,它们联合起来,将能量完全集中在脑部,只要生生真气一攻击,他们就会全力反抗,保守住自己最后一块阵地。在阿呆神志沉睡的那段时间,生生真气还真拿他们没有办法。阿呆最要感谢的,应该是封印住冥王剑的剑鞘,如果没有剑鞘上神秘而强大的咒语限制着冥王剑邪气外泻,凭借冥王剑本身所拥有的灵魂,早已经指挥着邪恶之气控制了他的身体。能将自己的身体维持到现在这个状况,阿呆可以说是非常幸运了。冥王剑的灵魂虽然智慧非常低下,但它却有着本能的作用,而且是邪恶之气的根源,吸收了不知道多少的灵魂之后,冥王剑的本源灵魂已经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一旦让它找到机会,阿呆就永远不可能有翻身之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脑部的邪恶、凶戾之气终于渐渐淡化了,脑部的经脉已经恢复了一些本来的颜色。甚至已经有几条经脉被阿呆重新控制了。阿呆现在并不着急,他知道,要想彻底消灭这些邪恶的气息,就必须要巩固好已经占领的地盘,不能给敌人一丝翻身的机会。所以,他想利用丹田中的生生真气,巩固着已经占领的几条经脉,将那些经脉转化成金色的河流,再逐渐一点点的收复失地。想到就做,金色的波涛逐渐涌入了阿呆占领的最大一条经脉之中,阿呆小心的将他们融入经脉,加固经脉的强韧程度,当经脉快要被能量完全修复之时,阿呆突然发现,整个脑部的经脉似乎都动了起来,灰色的凶戾之气、暗蓝色的邪恶之气,疯狂的向自己正在巩固的经脉冲来,在这个时候阿呆意识到,这些异种真气一定是感觉到了自身的危险,所以才会全力抗击的,他没有惊慌,飘身而起,落在正在巩固的经脉尽头,将自己的身体变大到正好堵塞经脉入口的程度,将所有的凶邪二气全都挡在外面,同时,他将整条经脉不断的加固,丹田中的金色海洋在他的抽取下囤积在这条经脉之外,形成了庞大的能量旋涡。

    胜败在此一举,阿呆的心不由得紧张起来,一股接一股澎湃的能量不断冲击着他的身体,连他金身那么强大的能量在不断的冲击下,也一阵阵发冷,生机骤然减弱了不少。感觉到丹田的金色海洋已经按照自己的意念布置好了,阿呆的金身将能量完全内收,瞬间后撤,顺着巩固好的经脉闪电般退了出去。迎接他的,是海洋般的澎湃生生真气,在生生真气的滋润下,金身顿时恢复了正常。

    邪恶、凶戾混合之气疯狂冲入经脉之中,液态的生生真气在阿呆的指挥下骤然前冲,从经脉的四面八方包裹着异种真气,最后的决战开始了。不断循环的液态生生真气布置成一个如同袋子般的样子,邪恶、凶戾二气随着不断的冲入,被这个布置好的能量袋飞快的吞噬着。在疯狂的冲击下,阿呆脑部的凶邪能量如同海纳百川般朝着他布置的陷阱凶猛的冲去着。阿呆将自己金身中的能量全部散发到金色的能量袋中,不论凶邪之气以多么快的速度冲进来,他都能彻底的将那些能量消灭掉。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