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教廷危机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此时,杀手们的灭世一斩终于凝聚了足够的能量,灭一是主导,在他的指挥下十二名杀手齐声大喝道:“杀——”巨大的黑色能量刃随着他们同时下劈的窄剑从天而降,宛如开天辟地似的向全身笼罩在蓝色光芒中的阿呆斩来。

    阿呆冷哼一声,仓库内完全变成了一片黑暗,那黑色的能量根本无法看到,灭一虽然能感觉到灭世一斩的威力还在,但己方发出的能量似乎在不断的削弱着,而阿呆手中的冥王剑却突然消失了。阿呆满头黑发飘扬而起,双手张开,在肆虐的能量中,他的外衣全部变成了粉末,露出里面的巨灵蛇之甲。阿呆全身轻微的晃动着,红色的双眸配上飘散的黑色长发,显得是那么邪异。他的身影朦胧起来,仓库的黑暗中,似乎涌起一股股莫名的能量,能量不断的激荡着,黑暗的空间渐渐变成了异样的蓝色,灭一等十二人清晰的看到自己劈出的黑色能量刃漂浮在半空之中,无法再前进一分,一圈圈蓝色的能量正围绕着它不断的旋转着。灭世一斩被那蓝色的能量不断的削弱,已经只有先前一半大小了。十二名杀手的身体不知道被什么所限制,丝毫无法移动。

    灭一作为灭世一斩的主导者,那种无力的感觉最为清晰,他虽然不知道阿呆用的是什么招数,但却明白,面前这个自称为死神的青年,已经不是灭世一斩所能消灭的了。灭一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心中暗想,与其大家一块死,不如我先自保吧。灭世一斩是他所引导的,在这个时候,灭一已经升出了私心,他依靠自己的意念,将剩余的灭世一斩能量骤然收回,围拢向自己的身体。在气机的牵引下,蓝色的光芒突然充斥在仓库内的每一个角落中,一直没有出现的邪恶之气突然以千百倍的强度爆发了。

    “轰——”巨大的能量波动使大地颤抖起来,仓库的风系结界虽然强大,但却也禁不住如此程度的能量肆虐,整个仓库的顶棚在澎湃的邪恶之气下消失不见了,冥域中所有的物体都被那至邪之气绞成了粉末。地面上出现一片片密密麻麻的土坑,整个仓库已经完全毁灭了。还好,冥域因为所蕴涵的能量极为巨大,所以完全是压缩的,只会在它所控制的领域内爆发,所以,并没有影响到仓库外的其他地方。

    灭凤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阿呆已经进去半天了,除了阿呆踹门时发出的一声巨响以外,她没有捕捉到任何声息,阿呆每次消灭杀手工会据点的杀手时都会很快的出来,可这次他却已经去了很久,灭凤心中不由得有些着急。正在她犹豫自己该不该进去看看的时候,巨大的震荡从脚下传来,灭凤心中一惊,在盗贼天生的敏锐感觉驱使下飘身而起,朝远处退去。就在她退离院墙的刹那,异变发生了,整个大地宛如沸腾了似的震荡起来,一股暗蓝色的光芒冲天而起,轰隆隆一声巨响,飘飞在空中的灭凤清晰的看到院子内那占地面积极大的仓库就那么爆炸了,完全的爆炸了,巨大的能量冲击波将仓库周围高达三丈的院墙震的完全倒塌,烟雾宛如蘑菇云似的腾空而起,异样的气氛在空中弥漫着,这毁天灭地的能量让灭凤的心剧烈的颤抖着。她,是第一个看到冥域之威的人。

    在这一刻,灭凤心中再没有任何仇恨和杀意,完全变成了对阿呆的担忧,她丝毫不顾空中飘散的尘土,像疯了似的朝仓库的废墟中扑去。

    冥域的能量确实强大,仓库的建筑完全被汽化了,烟雾在微风的吹动下,渐渐的消散了,灭凤刚一冲进废墟之中,就清晰的感觉到一种恐怖的气息,那是足以带来死亡的恐怖气息。她停下脚步,朝恐怖气息出现的方向看去,随着烟雾的消散,她看到了,那正是全身笼罩在鳞甲之中的阿呆。阿呆双目血红的注视着她,全身微微的振颤着,在他的眼眸中,已经没有了一丝生气,完全被死亡气息所笼罩。灭凤知道,阿呆体内的凶戾之气又发作了,比上一次更加强烈的发作了。她试探的叫道:“阿呆,你……”

    阿呆的身体突然动了,闪电般的向她冲来,灭凤心中一惊,她从阿呆眼中噬血的光芒分辨出,他是要杀了自己啊!在危机之中,赶忙催运起自己的斗气,双拳同时击出,向阿呆迎去。阿呆的身体并没有闪躲,也没有改变方向,砰然巨响中,灭凤的双拳准确的撞在他胸口上。但是,灭凤骇然的发现,自己的斗气竟然无法对阿呆产生任何作用,完全被阿呆浮于体外那淡淡灰气能量化解了,在强烈的震荡下,灭凤被阿呆撞飞了,身体腾空而起,向后飘去。阿呆并没有放过她,双脚一错,身体如鬼魅般追了上来,右手前伸,五道紫色的能量带着淡淡的灰芒在指尖上不断的闪烁着,直奔灭凤的顶门抓来,他的气机已经锁紧了灭凤,使她飞退的身体根本无处可躲,眼睁睁的看着阿呆那充满了死亡气息的右手抓了过来。

    在生死存亡的关头,灭凤的心突然出奇的冷静,和阿呆在一起的一幕一幕不断的出现在她脑海中,就在阿呆的右手即将结束她生命之际,灭凤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道:“冰——”

    尖锐的声音在空旷的仓库废墟中不断的回荡着,灭凤全身汗湿的跌倒在地,而阿呆那能量吞吐的五指就停在离她面门半尺的地方,紫灰色的能量不断的吞吐着,带起的气流波动使灭凤苍白的面庞隐隐做痛。

    阿呆那红色的眼眸不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似乎在不断的挣扎着什么,眼中的红色渐渐褪去,变成了原先的黑色,哇的一声,阿呆喷出一口鲜血跌倒在地,身体不断的痉挛着,灰、白、蓝三色能量不断的交互出现着,他痛苦的抓住自己的头发,身体不断的痉挛着。灭凤就那么跌坐在地,看着全身抽搐的阿呆,良久不敢出声。仓库外渐渐出现了人声,显然这里的躁动已经惊动了太昂城中的人。灭凤心中一惊,低声冲阿呆道:“你怎么样?清醒了么?”

    阿呆在使用出冥域之后,虽然成功的将剩余的杀手们击毙,但他本身也被冥王剑所蕴涵的庞大邪恶之气所侵,比起先前冥影的邪气,冥域要强的多了,即使阿呆的生生真气已经达到了生生决最高的第九重,也很难抵御。在冥域将整个仓库炸毁之后,至邪之气顿时以他为中心不断的聚拢着,幸亏在使用这招之前,阿呆将全部斗气内收,护住了自己的心脉和精神领域,这才保留住细微的一丝清明。当灭凤大喊冰的时候,他内心的善念终于挣脱了邪恶之气的束缚,重新掌握了身体的控制权。但是,由于能量耗损过大,和之前的震伤,阿呆的身体已经极为虚弱了,他体内仅存的能量也只够勉强抵御住邪恶之气的,所以才会吐出淤血、软倒在地。

    阿呆声音嘶哑的冲灭凤道:“快,带……我离开……这里,我要压……制……不住……邪气……了,必须……找……地方……静修……。”

    灭凤心中一喜,只要阿呆的神志恢复一些,就有希望。她不假思索的拉起阿呆的胳膊,转身将他高大的身体背在背上。催动体内真气,慌不则路的朝人声稀少的方向而去。

    当灭凤和阿呆的背影渐渐远去之后,废墟中突然钻出一个灰头土脸、全身血污的人。他颤巍巍的从地面的土洞中钻了出来,恨恨的看了一眼阿呆和灭凤消失的方向,这才一瘸一拐的朝相反的方向而去。这得以幸免的,正是埋伏在这里袭击阿呆的四十名杀手之首——灭一。在阿呆的冥域能量肆虐之时,灭一将剩余的灭世一斩能量全部收回防护自身,相当于用全部十二名杀手的剩余能量保护他自己。冥域降临了,灭一全力将地面炸出一个洞,然后埋身其内,再用灭世一斩的全部能量护住自己,使自己不被邪气所侵。但即使如此,他所有的能量还是被冥域化解了,皮肤表面的毛细血管大部分被邪气震裂,但是,也正是灭世一斩的残余能量,保住了他这条命。当灭凤冲进来的时候,他正全力和入体的邪气抗衡着,惟恐被发现,一点声音都不敢透出。当灭凤喊出冰那个字,并使阿呆恢复了清明时,灭一忍耐不住内心的好奇,从废墟中偷看了灭凤一眼,正是这一眼,使他明白了阿呆是如何找寻到杀手工会每一个据点的。他很清楚,以自己现在身受重伤的状况,根本不可能同灭凤对抗,所以一直等到她带着阿呆离去,这才敢从废墟中钻出来。

    神圣教廷。光明神殿。

    教皇面对着神殿的巨大天使雕像不断的吟唱着祈神咒,在他身后,站着教廷最高阶层的所有重要人物。红衣祭祀芒修、红衣祭祀羽间、代理红衣祭祀玄月、副审判长玄远、副审判长巴不伦,副审判长费尔德,以及白衣祭祀玄夜、和另外六名包括娜莎在内、当初没有参加围剿暗魔族的白衣祭祀。他们都随着教皇不断的吟唱着,一时间,整座光明大殿内充满了激荡的神圣气息。

    三个月了,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教廷发动了所能调动的全部势力搜寻黑暗异族的下落,但却一无所获。当两个多月前,教皇带领着教廷大军来到天元族时,在精灵族的配合下,足足搜寻了半个月的时间却一无所获。而三大帝国和索域联邦也纷纷传来消息,向教廷禀报,并没有发现教廷所说的黑暗异族存在。一时间,那些黑暗异族就像从没有出现过似的,在大陆上完全消失了踪迹。对于这样的结果,教皇自然大为恼怒,却又偏偏没有任何办法,回到教廷后,他只能扩编神圣骑士的队伍,将原本的预备神圣骑士完全招致麾下,组成了近万人的强大军团。同时,为了避免各地的祭祀殿被黑暗异族偷袭,将所有的神职人员也都找回了教廷神山本部。整个教廷的实力空前凝聚。

    祈神咒吟唱完毕,教皇缓缓转身,沉声道:“已经三个月了,黑暗异族的动向还没有一点消息,难道他们就凭空消失了不成。”

    芒修躬身道:“教皇大人,天元族中能找的地方我们已经都找过了,却没有任何发现,我想,黑暗异族在大陆上一定有秘密巢穴,否则,那么多人,根本无法隐藏。巢穴最有可能在落日帝国境内,那里是黑暗势力的集中地,您看,我们是不是派人过去彻底调查一下。落日帝国虽然信徒很多,但他们的统治阶级却经常敷衍我们,恐怕有些具体情况还是我们自己去了解。”

    玄月上前一步,道:“教皇大人,我认为不一定,自从黑暗势力袭击了我们前往天元族的部队后,他们一定知道我们会大力报复的。而落日帝国中的杀手工会和盗贼工会又一向属于黑暗势力的范畴。既然我们能想到那里,他们也一定能想到,如果那些强大的黑暗异族稍微有点脑子,他们就绝不会跑去众矢之的的落日帝国让我们有迹可寻。”

    教皇皱了皱眉,道:“那你说,黑暗势力的总部有可能在什么地方?”

    玄月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大陆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可能,甚至有可能在海上。”

    教皇一怔,道:“海上?那可能么?在大海上没有补给的话,是无法长时间生存的。”

    玄月道:“不一定。在大海上最缺乏的,其实并不是食物,而是水。据我所知,现在的炼金术士研究出过一种东西,可以将海水中的水份和盐份完全分离开。只要有了这东西,在巨大的轮船上,就不会缺水。而船上如果能腾出大量的地方装上蔬菜和粮食,那他们完全可以在海上生存半年以上。以前,我曾经……”说到这里,她突然停顿了一下,冰冷的神色牵动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曾经听阿呆说过,他和他的老师魔炎术士哥里斯在海上遇到过海盗,而那海盗首领竟然是一个暗魔族人。”她所说的可以将海水分离的器具,就是和阿呆在迷幻之森时从哥里斯遗留的器具中见过的。

    听了玄月的话,教皇在光明神殿中来回度步起来,半晌,他看向玄月道:“你说的虽然有可能,但我并不认同。首先,黑暗异族至少有十万人之多,如果他们从天元族有所动向,直接前往海滨的话,我们不可能一点消息都得不到。其次,就算再大的船,装下十万人也至少需要百艘以上,那么大的船队,是不可能瞒过我们的。从这两点看,即使海上有黑暗势力的踪迹,也不可能是他们的主力。”

    玄月点了点头,道:“教皇大人,您说的有道理,不过,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黑暗异族有那么多人,如果他们要撤退到落日帝国的话,也同样会有所骚动啊!但是,我们几乎将天元族周围所有的地方都巡查遍了,却也没有一点黑暗异族的消息,难道他们真的凭空消失了么?”

    教皇叹息一声,道:“看来我们的消息网络还很不完备,弄的现在像瞎子一样,只能乱猜。这样吧。巴不伦,我命令你,亲自带领五十名审判者,以及水性好的神圣骑士二百名,从天金帝国希尔行省的港口出发,化装成商船在海上巡查,一旦发现小股的黑暗势力,立即歼灭。如发现黑暗异族的大部队,不要和他们冲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他们的根据地,并把消息传回来。恩,你再带两名白衣祭祀去吧,应该会有所帮助。”

    巴不伦躬身道:“是,教皇大人。”

    教皇道:“半年之后,无论有没有眉目,你都要带人撤回来。此次不容有失,你一定要小心行事。”

    巴不伦点头道:“属下保证尽力完成任务。”

    教皇道:“一切小心,一切不容有失啊!天神会保佑你的。下去准备吧。”

    巴不伦答应一声,转身出了光明神殿。自从上次自天元族大败而回之后,因为巴不依气走阿呆的事,教皇一直对他们父子很冷漠,这次能离开教廷本部出去执行任务,巴不伦的心中好受了许多。他决定,将自己的儿子也带去,一定争取得些功绩,好抵消教皇对巴不依的恶感。

    教皇冲芒修道:“芒修祭祀,落日帝国那边的事情一直都是由娜严祭祀来负责的,虽然那边的黑暗势力猖獗,而且是个堕落的国度。但是,天神忠诚的信奉者还是很多的。我现在将那边的事情全权交给你处理,你要发动一切可以利用的能力,尽量去寻找黑暗异族的下落。一有消息立即回报。”

    芒修躬身道:“是,教皇大人,属下一定尽力而为。”

    教皇沉声道:“天金帝国由羽间祭祀负责,索域联邦由白衣祭祀玄夜负责。至于华盛帝国那边,虽然我们的基础比较薄弱,但黑暗势力存在的可能性比较小。就暂时放弃吧。玄月祭祀,你去一趟天罡剑派,以前你曾经到过那里,比较熟悉,最好能见到天罡剑圣,将我们这边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们。请他们协助搜寻黑暗势力的踪迹,以天罡剑派在华盛帝国的实力,应该可以在那边巡查了,同时,黑暗势力出现,我希望能和天罡剑派联手,一同对抗,你务必把我的意思传达给他们。”

    玄夜皱眉道:“可是,教皇大人,天罡剑派和我们教廷一向不和,他们会帮助我们么?”

    教皇瞥了玄夜一眼,道:“看来我剥夺你的教皇继承权是很正确的,这样简单的问题你也来问我。玄月,你解释给他听。”

    玄月看了自己的爷爷一眼,才转向父亲,淡淡的说道:“虽然天罡剑派和我们教廷向来不睦,没有什么往来,但是,他们毕竟是正义的力量,绝对不会坐视大陆被邪恶势力所侵犯的,所以,只要我们将这件事通知他们,天罡剑派的人,一定会协助我们调查的。他们并不是和我们合作,而是为了整个大陆的和平,必须要这样做。”

    教皇微微点头,道:“好,玄月祭祀,既然你明白这点,明天就出发吧。咱们这里离天罡山脉很近,你不用太心急,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玄月看着教皇那饱含深意的双眸,颔首道:“是,教皇大人,属下一定不辱使命。”

    玄夜忧心冲冲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他并不是不明白玄月刚才说的那些,只是,他实在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前往天罡剑派。自从当初和阿呆分开以后,玄月整个人都变了,以前的活泼、刁蛮都消失了,变得无比冰冷。即使是对自己和娜莎也不会敞开心扉。每天除了默默的完成红衣祭祀应该做的事情以外,她都处于静修冥思之中。玄夜实在很担心自己的女儿,现在他已经有些后悔当初对阿呆的态度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阿呆在自己女儿的心中竟然有着如此重要的地位。如果玄月此次前往天罡剑派时遇到阿呆,只会有两个结果,一个,是两人破镜重圆,另一个,就是陷入更深的悲痛之中。玄夜实在不想让女儿冒这个险前往天罡剑派啊!可是,这是教皇的命令,并不是他所能阻止的。

    教皇颔首道:“副审判长玄远,副审判长费尔得,你们要加紧对神圣骑士军团和审判者们的训练,现在是非常时期,我允许你们用任何非正规的方法提升他们的实力。”

    听了教皇的话,玄远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虽然他名义上被降为了副审判长,但还一直履行着审判长的职责,躬身道:“教皇大人,我会按照您的吩咐去做,使用一切非正规的手段提高神圣骑士团和审判者们的实力。”

    所有在场的人,包括教皇在内,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从脚心向上传来一股寒气,他们心中都在为那些即将被非正规手段训练的神圣骑士和审判者们祈祷着。玄远的手段,谁会不知道呢?

    教皇干咳一声,有些后悔刚才自己说的话,补救道:“也不要太过,毕竟,他们还要随时做应变的准备。”

    玄远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道:“教皇大人您放心,我会分期分批的训练他们,绝对不会影响到教廷的整体防御。”

    教皇道:“那就好,好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玄月祭祀,你留一下,关于前往天罡剑派的事我还要吩咐你几句。”

    玄月应了一声,停止退出的脚步,站在一旁。玄夜和娜莎对视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儿,这才无奈的退了出去。玄月仿佛没有发现父母的目光似的,笔直的站立在哪里,目送着这些教廷的高层人物离去。

    当光明神殿中只剩下教皇和玄月两个人时,教皇道:“月月,你知道我让你去天罡剑派的目的么?”

    玄月淡淡的道:“不是联合天罡剑派共同对抗黑暗势力么?”

    教皇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是其中一个目的,你也是最合适的人选,不过,我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如果阿呆在天罡剑派的话,我希望你能把他带回来。我知道你是真心喜欢他的,现在这样也完全是因为他的原因,孩子,爷爷不想看着你这么痛苦下去啊!”

    玄月蓝色的美眸中流露出一丝凄然,喃喃的道:“人与人之间是有缘分的,如果上天注定我们能在一起,我们就不会分开。否则,就算我再努力去做又能如何呢?我承认,我爱阿呆,爱的很深很深,但是,他的种种作为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我绝对不会再主动去找他。他的懦弱已经伤透了我的心。如果他能明白我对他的感情,如果他也在乎我,他一定会在一年内来找我的。爷爷,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以阿呆的心性,他现在是不可能在天罡剑派的。”

    教皇惊讶的问道:“为什么不可能在天罡剑派?那他会在哪里?”

    玄月道:“即使他要回天罡剑派,也会等到神圣历九九九年二月,他曾经答应过天罡剑圣,在那时候,和剑圣的三个朋友比试。在这之前,阿呆绝不会回去的。我太了解他了,他只有两个去处,一个是迷幻之森,另一个是落日帝国。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那里有着杀害他叔叔的仇人,杀手工会。爷爷,您不用劝我了,如果阿呆真的不来找我,我的后半生都将献给教廷,做一名最好的祭祀。”

    教皇皱眉道:“孩子,有的时候,幸福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你又何必太执着呢!”

    玄月凄然道:“幸福?您觉的我跟着这么懦弱的阿呆会有幸福么?就算我把他找回来,一旦再遇到点什么事,他又离我而去怎么办?我已经再受不了另一次的打击了。爷爷,我先回去了,明天我会起程前往天罡山的。”说完,转身大步而去。两串晶莹的泪珠飘洒在空中,她那单薄的身影看上去是那么的孤单、萧索。

    教皇无奈的叹息一声,自言自语的道:“孩子,你这又是何必呢?”虽然他想让玄月将阿呆找来,很大程度是为了教廷的兴衰着想,但是,他也同样心疼自己的孙女,即使是教皇,也是有感情的,他怎么愿意看着自己唯一的孙女痛苦终身呢!

    灭凤背着阿呆快速的在太昂城中走着,由于阿呆身上那幽光闪烁的巨灵蛇甲太过显眼,她特意将自己的外衣披在阿呆背上。

    阿呆的身体一阵冷一阵热的,他的神志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灭凤被那时而神圣、时而邪恶的气息不断侵扰着,使她感觉到异常难受。终于,在行进了大约两公里左右,一个不起眼的普通旅店出现在灭凤视野中,她顿时大喜过望,快步朝旅店走去。

    旅店的生意非常清淡,大堂内只有两名服务人员正在闲聊着,一看灭凤背着个人进来,其中一名服务生走上前,皱眉道:“小姐,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我们这里是旅店,可不是医院。”

    灭凤抬起头,眼中冷芒电射,“少废话,我丈夫不小心摔伤了,必须赶快休息,给我开一间房,要清净一点的地方。”

    看到灭凤美艳的姿容,服务生一呆,喃喃的道:“好,好,您稍等一下。”

    灭凤站在大堂中微微的喘息着,刚才在说到阿呆是自己的丈夫时,她的内心深处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异样,那似乎是渴望的感觉。摸摸自己发烫的俏脸,灭凤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灭凤背着阿呆来到了位于二楼角落的房间中,房间虽然说不上华丽,但也算干净了,灭凤小心的将阿呆放在床上,冲服务生道:“你出去吧。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要来打扰我们,明白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