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死神重临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在离开灵魂城后的第三天,阿呆和灭凤来到了黑暗城。看着这座久违的黑暗之城,阿呆心中涌起一丝苦涩的感觉。摸了摸怀中冰的头像,阿呆喃喃的说道:“冰,我知道你不愿意再回到这个污浊的地方。可是,为了给欧文叔叔报仇,我却不得不再次来到这里。你放心吧,只要将这里的杀手消灭,我一定尽快带你离开这里。”灭凤看着阿呆落寞的眼神,冷声道:“你念叨什么?冰是谁?”

    阿呆叹息一声,一边向黑暗城的城门走去一边道:“灭凤,你知道么?就是因为冰,你才能活到现在。”

    阿呆的话不禁勾起了灭凤的兴趣,追问道:“冰是谁。为什么因为她你才不杀我?”

    再次来到黑暗城,让阿呆冰封的心出现一丝裂痕,凄然道:“冰是一个非常可怜的女孩子,如果不是她舍命相救,我早已经死了,……”他忍不住将当初和自己与冰之间的事说了出来,当一切说完时,泪水已经沾湿了他的衣襟。

    听了阿呆的叙述,灭凤眼前一片朦胧,“她真是很惨,不过她也很幸福,至少在她死后,还有你时刻惦记着她。”

    阿呆用衣袖擦掉自己的眼泪,道:“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那么痛恨黑暗势力了吧。当初在你第一次刺杀我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你的神态那么酷似冰,我怎么会手下留情呢?我对盗贼工会的愤恨虽然不如对杀手工会那么强烈,但也相差不多。”

    灭凤道:“你永远不会有机会对付我们盗贼工会的。因为不会有人带你去寻找我们的巢穴。”

    阿呆瞥了灭凤一眼,再次恢复冰冷的样子,淡然道:“不要说的那么肯定,如果我想,盗贼工会未必就能永远藏匿。走吧,带我去这里杀手工会的分会。”阿呆的眼神让灭凤心中一阵颤栗,想起他的杀人手段,不由自主的为自己的工会担忧起来。

    三个小时后,阿呆和灭凤离开。和来时唯一不同的,就是阿呆又收取了几十条生命。那些杀手虽然在大陆上是所有人的梦魇,但对上阿呆这样的绝世高手,却没有丝毫抵御的能力。离开黑暗城,阿呆眼中的杀意才渐渐的消失,喃喃的道:“四名灭杀者,十一名忍杀者,普通杀手二十三名。这次的收获还比较大。说不定,用不了多长时间,那隐没在暗处的杀手工会会长就会主动找上我呢。”

    灭凤发现,自己越来越害怕面前这个看似木讷的少年了,每当看着他那冰冷的眸子时,自己坚定的心志就会随之颤抖。现在,连她也不知道自己当初答应阿呆的条件是不是正确。但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她也不能再回头了。

    一个月后,杀手工会总部。

    在黑暗之中,两道红色的光芒不断的闪动着,异常压抑的气氛充斥在整个黑暗空间内。

    “灭一。”森冷而低沉的声音响起。

    “主上,请您吩咐。”自从原先的副会长被主上贬为灭杀者之后,灭一七人就成了主上最有力的臂助。他现在已经是元杀组的组长了。

    “据我们所得到的消息,死神又重新出现在落日帝国中,而且这回,他似乎特意要和我们杀手工会作对似的,一个月的时间内,他将我们在黑暗行省中七处据点,和黑暗城的分会全部毁灭。没有一个活口。这种挑衅的行为你怎么看?”

    灭一道:“这件事属下已经知道了。不过,还不能肯定这次出现的死神就是冥王的弟子阿呆。他的杀人手段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

    主上恩了一声,道:“这个问题我也注意到了。以前的死神大多是用冥王剑来杀人。就算不用,也会非常残忍的将敌人杀死。而我们受到袭击的据点,所有死者中每回都只会有一个尸体毁坏,其余的,都是眉心处被钢针似的利器穿透而亡。”

    灭一心想,你也知道残忍这两个字么?那死神和你比起来,可还差的远了。但嘴上却说道:“您说的对。这次出现的死神,功力似乎比以前又高强了不少,我去看过那些尸首。似乎都没有经过什么抵抗就被一击毙命了,这么强大的实力,真是很恐怖。如果真的是阿呆的话,我们的处境将很不妙,因为冥王的事,他对我们工会的恨意非常强,恐怕杀戮还会继续下去。尤其是,他手上还有没用出的冥王剑,恐怕我们七人也无法和他对抗。”

    主上道:“养虎为患啊!当初如果我不是想收买他,而在他刚刚出道之时就以雷霆万钧之势将他杀死,将冥王剑直接控制在我们手中,就没有现在这么多麻烦了。最令我奇怪的是,他如何能那么准确的找到我们每一处巢穴呢?”

    灭一沉吟道:“这个就很难说了。死神消失了一年多,或许他一直在收集我们的资料也说不定。而且,这个死神也有可能不是阿呆。”

    主上道:“那你说,还有可能是什么人?”

    灭一道:“属下怀疑,这个人可能是教廷派来警告我们的。最近这些年,我们做了不少大案,教廷已经在注意我们了。那些自诩神圣的家伙总是喜欢多管闲事。”

    主上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对,有这个可能,不过,教廷现在恐怕也自身难保了吧。这样吧。灭一,你带着你的六个兄弟,以及新升级为灭杀者的十名高手去寻找这个死神的下落。不论他是什么身份,一旦发现他的踪影,都一定要将他毁灭掉。而且,你要查清楚他是如何知道我们那些分会准确地点的,按说,自从盗贼工会一年前隐没以来,应该没有人知道我们在落日帝国分布的情况才对啊!”

    灭一躬身道:“是,主上。请您放心,我一定能完成任务。”

    主上挥了挥手,灭一躬身行礼后退了下去。黑暗的房间内,就只剩下主上一个人。

    主上呼出一口浊起,自言自语的说道:“最近的麻烦事还真多,不但出了个死神,而且教主还让我找寻什么制造光雨的人,大陆的面积那么大,让我到哪里去找?时间已经不多了,只要坚持到最后,还管他什么救世主,哼,大陆始终要陷入我们黑暗之手的。”

    ……

    阿呆运功完毕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额头和鬓角上满是汗水。自从和灭凤一起寻找杀手工会报仇以来,他就不断的疯狂杀戮,死在他手上的杀手已经超过百人。但是,随着死在他手上的人越来越多。他心中的凶戾之气也渐渐强盛起来。今天,当他把落日帝国衡泽行省中一个杀手工会的分部毁灭后,因为凶厉之念过盛,他险些杀了过路的普通人。感觉到自己的变化,阿呆大吃一惊,赶忙找了个隐秘的所在修炼起来。凭借生生真气中蕴涵的神圣气息,终于将那股凶戾之气压了下去。这股凶戾之气就是当初冥王剑在阿呆内心深处留下的祸根,当他充满恶念之时,自然会在他体内生根发芽。

    灭凤看着阿呆从近乎疯狂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心中产生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淡淡的说道:“现在可以把你这个什么分身的家伙收起来了吧。”阿呆为了防止灭凤偷袭,修炼的时候只要有灭凤在场,他就一定会将分身释放出来保护自己,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命继续报仇,他已经顾不得保守这个秘密了,只是当灭凤问起的时候,他从来都不加以回答。灭凤第一次见到分身的时候大为吃惊,还和分身试了两招,结果她颓然发现,即使是阿呆释放出的这个和他一样的幻影,自己也没有取胜的机会。

    阿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收回分身,道:“对于你这样的盗贼,总要防着一点。我们可以走了。”说完,转身朝大路的方向走去。

    灭凤没有动,她站在原地,看着阿呆的背影道:“你真的还要再杀下去么?”

    阿呆停下脚步,沉声道:“这是我的使命,不可更改的使命。”

    灭凤上前几步,大声道:“可是今天的情况你还希望再出现么?你应该清楚,如果你继续杀下去,还会有疯狂的可能。”

    阿呆道:“我顾不了那么多,即使真的疯了,我也要报仇。消灭杀手工会是我现在唯一的心愿。”

    灭凤怒道:“你不能疯,难道你忘记答应我的条件么?如果你疯了,还怎么让我杀了你。难道你不想完成自己的承诺么?”

    阿呆似乎被灭凤说服了,转过身面向灭凤,脸上的冷意消失了一些,“我会记得对你的承诺。我的生生真气中包含着神圣气息,只要每次杀人后修炼一段时间,我想,应该还能抑制的住。足以坚持到兑现承诺为止。咱们走吧。去下一个地方。”

    “等一下。”灭凤叫住阿呆,道:“让我带你去下一个地方也行,不过,你必须要先静养三天,彻底平息胸中的戾气。你放心,我以盗贼工会的生存起誓,一定不会在你打坐修炼的时候偷袭的。”

    阿呆皱了皱眉,道:“落日帝国的地方还很大,杀手工会依然有着不少据点和分部,时间耽搁不得。”

    灭凤没有吭声,只是瞪视着阿呆,眼中充满了坚定。两人就这么对视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灭凤的坚定没有丝毫改变。没有灭凤的带路,阿呆又怎么能找的到杀手工会的踪迹呢?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算了,就依你的意思吧。我很奇怪,你不是很想我死么?怎么会突然关心起我来。”

    灭凤冰冷的俏脸上闪过一层红云,道:“我是很想你死,所以现在才会珍惜你的生命。你必须把命留到兑现诺言为止。”

    阿呆深深的看了灭凤一眼,他那深邃的眼神令灭凤一阵心悸,阿呆道:“那我们现在去哪里?总不能在这里待着吧。”

    灭凤道:“就到下一个目标所在的城市吧,等过了三天,我自然会告诉你目标在哪里,你就可以继续你的行动了。”

    阿呆点了点头,在灭凤的带领下,两人朝着下一座城市而去。阿呆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灭凤让他彻底休息的这三天,挽救了他因为过度杀戮而疯狂的可能。

    三天,足足三天时间,阿呆几乎完全在打坐修炼中度过。在这三天内,他用淳厚的生生真气不断洗涤着自己的心灵。由于他本身的功力已经超过了天罡剑圣传给他的第二金身,所以现在吸收起第二金身的能量比以前快的多了。天罡剑圣的全部十二成功力已经被他吸收了超过六成。和一个月前阿呆与西方剑圣大战时相比,他的功力更加深厚了,第五变的生生变已经稳定,他几乎可以轻松的用出紫色的生生变固态能量了,生生变每提升一个层次,都有着质的飞跃,那固态的能量已经成为了阿呆最有利的杀敌武器。他正在不断朝着武技的最颠峰迈进着。

    敲开灭凤的房门,阿呆走进了她在自己隔壁的房间。灭凤穿着一身普通的平民服装,黑色的长发简单的梳拢在背后,现在的她,看上去那么沉静,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个实力不弱的获取者。

    “三天了,现在可以带我去杀手工会在这里的据点了吧。”

    灭凤颔首道:“可以,咱们这就走吧。你心中的杀意抑制的如何了?能不能控制的住。”

    阿呆摇了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似乎没有前几天感觉那么强烈了。其实,这股凶戾之气主要是以前的积累所制。冥王剑的邪恶之气早已经在我几年前拯救精灵的时候深深的入侵了我的经脉,恐怕很难化解了,除非我永远不杀人,否则那疯狂的杀戮之心总会出现的。不过,你尽可以放心,从现在开始,我会减缓杀人的速度,每灭掉一个杀手工会的据点,我都会休息几天,这样,应该能坚持到完成两个愿望的。只要我死了,体内这凶戾之气自然就无法作祟了。”

    看着阿呆平静的叙述着自己死亡的可能,灭凤突然觉得自己心中在隐隐做痛。用力甩掉这种想法,道:“你在外面等我,收拾一下,咱们就走。”

    阿呆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灭凤的房间。

    灭凤关上放门,背靠在墙壁上微微的喘息着,双手抓住自己整齐的长发,喃喃的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我心中的杀意就会越少呢?我真的应该找他报仇么?为什么会这样?不,我一定要为四叔报仇的,不能轻易放弃。”她咬紧牙关,尽量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当自己又恢复平日那冰冷的神态后,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和阿呆离开了居住的旅馆。

    三个小时后。

    杀手工会的分部又毁灭了一个,看着阿呆眼眸深处的红芒,灭凤心中不禁升起阵阵冷意,即使意识到杀戮对自己会有很大的影响,但他还是会去不断的杀戮,看来,他报仇的意念比我还要强盛的多啊!如果,如果他不去报仇,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或许,他真的能像西方剑圣所说,成为大陆第一人吧。毕竟,他还是那么的年轻。

    阿呆的声音响起,“咱们到下一个城市去休息吧。可能是因为三天的打坐,我感觉舒服了许多,今天好象不是那么渴望杀戮了。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你能不能告诉我,杀手工会的分部还有多少个?”

    灭凤从思绪中惊醒,道:“现在你大概毁灭了杀手工会接近四分之一的据点。即使你把速度减慢下来,再有半年的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

    阿呆点了点头,道:“那好,就把速度减慢下来吧。”在今天屠杀杀手工会据点那十几名杀手之时,他发现自己对生生变能量的控制又顺畅了许多,功力正在突飞猛进着。因为一直进行的非常顺利,阿呆现在已经联想到了一年之后的四大剑圣比试,那是他不能输的比试。之所以决定将速度降下来,一个是为了抑制自己内心的杀机,另一个,就是为了能够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他心中早已下定决心,绝不能让自己的师祖失望。

    落日帝国的面积确实很大,即使以阿呆和灭凤的行进速度,又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才踏遍了一半的地区,杀手工会的据点一个接一个的毁灭在阿呆手中。但是,阿呆心中却并没有对自己的成绩满意。因为,虽然在他手上已经死去了数百个杀手,但是,杀手工会的中坚力量始终都没有出现。即使是灭杀者级别的杀手,也只有九个死在他手上,元杀者更是一个未见。那些低级的杀手虽然他也不会放过,但他更渴望能消灭掉杀手工会大量的高等级杀手,那样才能真正的削弱杀手工会的实力。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阿呆几乎有一多半处于修炼状态中,他的生生真气越来越浑厚了。丹田中的第一金身已经有接近五寸高,而胸口处的第二金身,已经不到三寸了。虽然生生变并没有提升到第六变的境界,但阿呆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功力,应该足以击败西方剑圣。有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会觉得自己的功力不可思议,举手投足之间,都会有庞大的能量随之流转。

    灭凤这两个月跟着阿呆,除了交流关于杀手工会的事情以外,两人几乎很少说话。即使走路也是一前一后,仿佛像两个陌生人一样。灭凤发现,自己越来越不了解这个高大的男人了。不论对手有多少,他都能够轻易的解决。似乎除了杀戮和修炼以外,他的生命中就不再有别的什么事了似的。但是,他眼眸深处偶尔闪过的一丝凄凉却令灭凤的心随之颤动,那并不是没有感情的人所能表现出来的啊!

    剿灭上一个据点已经过去一天的时间了,由于上一个据点的人很少,所以阿呆体内的杀意并没有被勾起多少,只休息了一天,阿呆就决定前往下一个据点了。

    太昂城,位于落日帝国西南方鲁淄行省的大城,也是鲁淄行省的首都,在当初拯救精灵的时候,阿呆曾经来过这里。这里是落日帝国的一个工业城市,**糜烂的气息相对来说,比别的地方要少了许多。落日帝国有三分之一的大型制造业工厂的总部都设置在这里。

    在太昂城的街道上走着,灭凤道:“这里是杀手工会一个比较大的分会,比黑暗行省的黑暗城那个分会还要大一些,你待会儿要小心了。”

    阿呆点了点头,道:“你觉的他们能对付的了我么?分会在哪里?”

    灭凤道:“就在城东的一个大仓库中,那里原来好象是个粮仓,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被杀手工会占据了,粮仓周围有着他们的守卫,一般是不准普通人进去的。以前我到太昂城来完成一个任务的时候,因为好奇曾经去探过那仓库一次,那里的守备比想象中要严密的多。至少有五名灭杀者在,所以,我也只是在外围看了看就撤走了。这里是除了杀手工会总会以外,我最不熟悉的一个地方。”

    阿呆点了点头,道:“你还是在外面等我吧,我一会儿就会出来的。”现在的他,根本不会将杀手放在眼内,以前的行动中,即使是灭杀者也很难在他手上走过三招。一听灭凤说这里有五名灭杀者之多,他内心的杀气又强盛了起来。

    两人很快来到了太昂城的东部,灭凤指着不远处一片高大的院墙道:“就是这里面了,里面有一个非常大的仓库,一般情况下,除了巡逻的人以外,其他的杀手都会在那里面。据我估计,这里可能是杀手工会训练属下的据点,你一定要小心。”

    阿呆扭头看了灭凤一眼,她的一再的叮嘱不禁让阿呆感到有些奇怪,她对自己的关心,似乎已经超过了应有的范围。

    灭凤并没有看出阿呆心中的疑惑,只是远远的朝仓库方向眺望着,“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待会儿你进去以后,一定要先解决了外面的岗哨,然后在潜伏进去,尽量先杀掉对方的高手,然后再收拾残余,我会在外面帮你守着的,只要逃出来的不是灭杀者以上级别的杀手,我还能在短时间内收拾。”

    阿呆将目光转回面前三丈高的院墙,道:“你应该不会有出手的机会。”说完,转身就朝仓库走去。灭凤在他后面想叫住他,但张开嘴却没有叫出声来。她本是想让阿呆再等等,等到天黑动手,把握性会大一点。但想到阿呆以前所表现出的实力,她知道,自己的担心应该是多余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灭凤今天始终有着一种不安的感觉,似乎要发生什么似的。

    阿呆悄悄的贴近院墙,功聚双耳,向院墙内探去。一会儿的工夫,他惊讶的发现,在院墙内,竟然有着二十名左右的守卫,而且功力都不弱,似乎有着忍杀者的级别似的。嘴角流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阿呆腾身而起,向一片树叶似的,朝着院子内一个较为空旷的地方落去。当他身体超过墙头的时候,准确的发现了院子内一棵高大的树木,在那上面,正潜藏着一名守卫。

    树叶沙沙做响,阿呆凭借超人的速度悄悄的来到守卫背后,当他接近到守卫身后一米范围内时,那名有着忍杀者级别的守卫才警觉,但是,他已经来不及做出反映了,一只金刚铁腕牢牢的锁住了他的咽喉,骨头碎裂的声音轻轻的响起,守卫的身体缓缓软倒在树杈上,变成灰白色的眼眸中留存着一丝不甘的神色。

    阿呆眼中流露出一丝兴奋的寒芒,小心的将守卫放在一个比较粗壮的树枝上。这棵大树确实茂密,他潜藏在大树的最高处,根本不怕被人发现,身处高达十余米的大树上,院落内的一切尽收眼底。在大树前五十米左右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房屋,占地面积足有上万平方米,外表很一般,就是用大块的石头垒成的,阿呆心想,这应该就是灭凤所说的仓库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仓库中的危险性,因为,以他的功力,竟然无法探询到仓库内的情况。很明显,这座仓库是经过强力魔法加持的,而且是流动性很强的风系魔法。但是,这些都不足以使阿呆的杀机减弱,反而让他噬血的内心更加兴奋。

    既然仓库内无法感知到,那就从仓库外先下手好了。阿呆不断催运着自己的生生真气,将自己的灵觉提升到极限,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精神力竟然构成了无形的网状能量,不断的飞散着,仓库外围所有守卫的行动,都一一呈现在他脑海深处。阿呆知道,自己的精神境界又有所提升了,心中不由得一喜。扭头看了看四周,他决定先将隐藏在暗处的六个岗哨解决掉。冷酷的一笑,阿呆运功于指,朝仓库的墙壁上轻弹出一缕无形的劲风。

    噗的一声轻响,仓库石制的墙壁在阿呆的指风下溅起一缕尘烟。杀手的警觉性都是非常强的,仓库石壁的变化顿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围绕着仓库的明哨不约而同的朝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隐藏在暗地里的杀手也被那缕尘烟所吸引。

    趁着杀手们失神的一瞬间,阿呆腾空而起,将自己的速度运转到极限,淡紫色的固态斗气丝飘洒而出,离他最近的两个暗哨顿时被解决了。他没有丝毫停歇,十指连弹,无数条斗气丝带着更强的能量直奔另一个方向,将另外四名暗哨全部钉在他们自己的位置上。六条生命,就这么消失了。为了做到无声无息的效果,阿呆已经用出了全力。他在空中漂浮的身体并没有停止行动。由于是白天,他的行动,地面上难免会出现影子,那十名巡逻的明哨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但是,他们没有一个能叫的出口的,一股沛然无可抵御的庞大邪气瞬间笼罩了十名杀手的身体,在那至寒至邪的气息中,他们的身体不断的颤栗着。在他们耳中,都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冥王一闪天——地——动——。”空中漂浮的黑影带起一到宛如来自地狱的幽蓝色光芒一闪而过,因为速度过快,在空中留下了一道淡淡的残影。

    幽蓝所过之处,十名杀手的身体都静止了,在他们的眼眸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光芒,他们的身体在快速的萎缩中向地面倒去。

    黑色的身影发出一圈白色的光芒,那轻柔的能量将十名杀手的身体卷住,轻轻的放在地面上,没有发出一丝声息。

    作完这一切,阿呆不禁微微有些喘息,其实要杀这二十名忍杀者对他来说,是非常容易的,但是难就难在,杀了他们还不能发出一点声音。在刚才那电光时火的几秒钟,阿呆几乎将自己的潜力发挥到极限,不论力量、速度还是出手的时机,都把握的恰倒好处。为了能达到不发出声音的效果,他甚至使出了,久已不用的冥王剑。虽然那森冷的邪恶之气对现在的阿呆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但还是将他内心深处的戾气加深了几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