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西方剑圣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原来,阿呆在劈中能量球的时候,也被其蕴涵的巨大能量震的全身发麻,他突然醒悟,如果再这么下去被对方压制着,自己将没有任何获胜的机会,这个青衣人的实力之强大,甚至更要超过玄远审判长,为了能抢回先机,他斩开青色光球后毅然用出了哥里斯之愿的第一次瞬间转移。在青衣人吃惊之时,阿呆的生生变之剑已经斩向他的头部。青衣人第一次陷入被动之中,他已经有快二十年没有过这种恐惧的感觉了,在生死存亡之际,他根本来不及向后观看,随着坐下青色斗气组成的莲花瞬间下沉,随手在腰中一抹,青色的光芒如同匹链般流转而出,迎向阿呆的生生变之剑。两人的功力相差不多,一个是蓄意而为,一个是仓促迎战,高下立分。一青一紫两团光芒骤然爆发,青衣人被阿呆劈的陨落而下。轰的一声,重重的炸入地面,在身体接触地面的瞬间,他将生生变之剑传来的毁灭性能量引出,将地面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即使如此,他体内的经脉依然受到了一定的震动。和他相反的,阿呆被那青衣人的功力震的高飞而起,因为占据了上风,他并没有受到太多的震荡。没有任何犹豫的,阿呆念起了神龙之血的咒语,“以神龙之血为引,开启吧,时空的大门。”虽然此时神龙之血已经不能帮助他攻击防御,但储物的功能还在。黑色的玄铁弓被阿呆抓在手中。他趁着青衣人化解生生变能量之时挽弓如月,紫色的生生变之爆裂箭出现在黝黑的弓弦上,阿呆的意念完全集中在青衣人刚刚站稳的身上。由于青衣人深陷大坑之中,并没有闪躲的地方,顿时正面迎上了生生变之箭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住手。”青衣人大喝出声。阿呆刚要松开手上的弓弦,听到他的叫喊声,这才意识到对方并不是自己的敌人。但他并没有收回能量箭,盯视着青衣人,冷冷的说道:“你认输了么?”能够战胜如此强大的对手,阿呆心中也难免升起一丝兴奋。

    青衣人摇了摇头,道:“小伙子,虽然你手中的能量箭给我带来相当大的压力,但如果你将箭放出,我们也只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不过,你确实很强,但也只和我在伯仲之间,我们并非敌人,所以我不想和你结下仇怨。”他右手一抖,手中的青色光芒竖起,那是一柄软剑,先前缠绕在青衣人腰间的绝世神兵,丝丝青色闪电缠绕的剑身告诉着阿呆他仍然有着对抗的能力,在青色莲花状能量的衬托下,显示着其庞大的实力。阿呆知道,如果自己不是凭借哥里斯之愿,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占据先机,青衣人说的是事实,虽然自己有玄铁弓的增幅,但这一箭射出,未必能击败对方,更何况,自己的箭法……

    青衣人看阿呆依然没有放弃攻击自己的意图,以为他还在心有不甘,随手摘下了头上的青色面罩,道:“阿呆,你看看我是谁。”

    阿呆定睛向下方的大坑看去,顿时大吃一惊,先前和自己战成平手的青衣人,竟然是哈克村中的哈里大叔。他那朴实的面孔上带着一丝笑意,目光灼灼的盯视着自己。阿呆再也没有了争胜之心,心中被惊讶之情充满,赶忙散去手上能量将玄铁弓送回神龙之血内。飘身落在大坑边,失声道:“哈里大叔,怎么会是您?”哈里从大坑中飘身而起,落在阿呆身边,赞赏的看着他,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没想到天罡剑派还出了你这样的英才。”

    阿呆挠了挠头,道:“哈里大叔,您,您怎么会有如此高深的武技,又怎么会……”他万万也没想到,这个哈克村中再普通不过的平民,竟然有着不弱于自己的实力。哈里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很疑惑,既然我露出本来面貌,自然就会告诉你。灭凤姑娘,你已经看了半天,该出来了吧。既然想听,就和阿呆一起来听听我的故事吧。”到了他这种层次,自然警觉性极强,周围的每一丝风吹草动他都能清晰的感觉到。

    阿呆的心神一直放在哈里身上,所以并没有发现灭凤的到来,此时才注意到距离两人数百米外潜藏的灭凤。灭凤的速度虽然追不上阿呆二人,但她判断二人必然是朝一个方向走的,所以从后面追了上来,当阿呆和哈里第二次交手的时候,她已经来到了附近,潜藏在暗处看着两人的惊世绝技。此时听到哈里叫她,知道再也藏不下去了,飘身而出,几个起落落在阿呆和哈里面前,她那冰冷的眼眸中也不禁流露出一丝钦佩之色。

    哈里微笑道:“小姑娘,你身手很不错啊!你们盗贼工会的会长现在还是灭天么?我和那老小子已经有几十年没见了。”

    灭凤疑惑的看着哈里,道:“你,你怎么会认识我爷爷。他老人家已经仙去了,现在是我父亲掌管盗贼工会。”

    哈里道:“其实从你的姓氏和身手上,我早已经判断出,你是灭家的后人,原来灭天已经死了。当初,那老小子还偷过我一件宝贝呢。”

    灭凤心中一惊,不禁想起一人人来,疑惑的道:“您,您到底是……”

    哈里看向阿呆,道:“其实我还有一个称号,也许你们曾经听过,当世四名剑圣中的西方剑圣就是我。”

    听到哈里的话,阿呆和灭凤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四大剑圣在大陆上已经成名五十年之久,他们怎么也无法想象,面前这个看上去还不到五十岁的哈里大叔,竟然会是四大剑圣之一。哈里看着他们惊讶的样子微微一笑,道:“你们别看着我,我可不是老妖怪。其实,我今年已经有九十七岁了,在四大剑圣中,我是年纪最小,也是功力最弱的一个。不过,因为我所修炼的功法有很强的养颜作用,所以看起来还不是太老。如果不是今天阿呆的到来,后来又有落日帝国那些杂碎来村落捣乱,我也不会随便显露身份的。”

    阿呆心中的震撼久久不去,能见到着大陆上处于武者颠峰的四大剑圣之一,他的心神不断的荡漾,喃喃的道:“原来,您就是四大剑圣之一。那您和我的师祖天罡剑圣是同辈了。可是,您的妻子和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西方剑圣哈里老脸一红,道:“这说来就话长了,大约在六十年前,我们四大剑圣已经成名,当时谁也不服谁,就约定比试以定排名。结果,天罡剑圣狄斯哪个老变态凭借远超过我们的功力成为了四大剑圣之首,东方剑圣云翳排名第二,北方剑圣鹘突那个酒鬼排第三,而我则是垫底了。当时我本来是意气风发,排名的结果令我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不服气的定下了二十年再战之约。然后,我找地方潜修了很长时间,云翳和鹘突应该也和我差不多。而狄斯那老变态因为组建了天罡剑派,进步反而慢了。在四十年前的第二次比试中,我们三个的功力明显拉近了和他的距离。但是,最后排名却没有发生变化。可能是因为第二次排名战被我们追上很多的原因,在二十年前的第三次四大剑圣比试中,狄斯再次拉大了我们与他的距离,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练,他的生生真气已经完全到了圆转如意的境界。我们三个一对一,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赢他。经过了三次比试,我们四个之间都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虽然表面上谁都不服谁,但说起来,到也是互相敬佩,我和鹘突、云翳一直将狄斯当成老大看待,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就是我们第四次比试了,哎——,我们都老了,这也许是最后一次比试吧。”

    顿了顿,哈里接着道:“在第三次比试之后,我已经失去了争胜之心,再怎么练,恐怕我也比不上那三个老家伙了。就有了归隐的念头。二十年前,我虽然已经快八十岁了,但表面上看去,也不过就是三十许人,于是,我来到了这个小村子,当我第一眼看到这里的时候,就被这里那些村民们朴实的气质所吸引,于是就留了下来。说起来真是惭愧的很,一直疯狂追求武技颠峰的我,在来到这里后竟然有了成家的念头。你们也看到了,我现在的老婆已经跟我结婚快二十年了,我们有了三个孩子。现在我才明白,原来平凡的生活才是我最向往的,这种平静的生活,是我永远不想改变的。嘿嘿,俺老婆当初也是村子里第一美女呢。我可是费了不少心思才追到手的。恐怕大陆上谁也不会想到,我西方剑圣竟然会在这样的地方定居。说起来也奇怪,虽然我不去刻意追求武技了,但这二十年以来,我的功力却在稳步的提升着,真是塞翁失马、焉之非福啊!”

    阿呆和灭凤听着西方剑圣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心情都渐渐的平静下来,从他口中,阿呆第一次知道了自己师祖和其他两位剑圣的名字,听哈里说到一年多以后将进行四大剑圣最后一次比试的时候,阿呆不禁想起了天罡剑圣让自己做的第三件事,脑中灵光一闪,问道:“剑圣,四大剑圣比试是不是神圣历九九九年二月,在天罡剑派的主峰上进行比试。”

    西方剑圣哈里轻咦一声,道:“狄斯连这个都告诉你了,看来你虽然是他的再传弟子,但在天罡剑派的地位却很高啊!”

    阿呆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终于明白天罡剑圣口中所说的三个朋友是指谁了,他是让自己同三大剑圣进行比试啊!这是一个多么艰巨的任务,自己真的能行么?即使是最弱的西方剑圣,自己想胜都很难,更别说另外两名剑圣了。想到这里,阿呆道:“哈里大叔,哦不,哈里爷爷,如果我代替师祖他老人家参加四大剑圣比试,您估计能有什么样的排名。”

    哈里微微一楞,道:“你代替老狄斯么?你的功力确实很强,狄斯一定在你身上倾注了不少的心血。不过,以你现在的功力,也定多和我在伯仲之间,排名也就在三、四位左右吧。二十年不踏足大陆,没想到又出了你这么一个小剑圣。不过,估计狄斯不会让你参加的,那老家伙对排名看的可比我重多了,怎么舍得让出第一的宝座呢?阿呆,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如果再过二十年,恐怕你就能接替狄斯大陆第一高手的位置了。好好努力吧。只是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看到那一天。”

    阿呆看了灭凤一眼,心想,我还有二十年以后么?他并没有说出天罡剑圣“升入神界”的事,除非自己达到了天罡剑圣同样的实力,否则,是绝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的。阿呆暗暗决定,就算是死,自己也要在九九九年的第四次四大剑圣比试中保住天罡剑圣排名第一的位置,一定不能让升入神界的师祖失望。

    哈里道:“村子那边应该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只要有我在,就算落日帝国派遣大军前来,恐怕也讨不了好。不过,你们可千万别把我的身份露出去。我可不想自己平凡的生活被打扰。参加完一年多以后的最后一次剑圣比试以后,我就永远不会离开这里了。”

    灭凤道:“哈里剑圣,那您的孩子有没有学到您高深的武技?”她一直都没有说话,是因为当她听到身为西方剑圣的哈里亲口承认阿呆也具有剑圣实力的震撼始终没有恢复。虽然她知道阿呆很强,但也没想到,他竟然有着剑圣的实力。如此年轻的剑圣,是多么难以想象啊!

    哈里摇了摇头,道:“没有。在我明白平凡的生活才是最幸福的道理后,又怎么会让我的孩子卷入旋涡中呢?我只希望他们能过着平静的生活直到老死。在别人眼中,我们四大剑圣身上有着无数光环,但他们却哪里知道,我们的付出是和光环成正比的。为了能将武技提高到颠峰,我们放弃了许多普通人可以享受的幸福。我那些所谓的绝技,失传就失传了吧。没什么好可惜的。”

    听着哈里的话,阿呆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他自己却也说不清楚。三人很快回到了哈克村,村子又恢复了平静,那些尸首和被哈里制服的人都不见了,显然已经被彻底的清理掉。哈里三下两下将自己身上的青衣扯下,露出里面的平民服装,他又重新变成了哈克村的一个普通农民。

    阿呆道:“哈里爷爷,您刚才对我说,不要太多杀戮,可您让村民把制服的人都扔到河里,不是一样会死的么?”

    哈里微微一笑,道:“不,不一定会死。那是我给他们的惩罚,我用斗气封闭住了他们的窍穴,使他们进入了龟息状态,光暗河过了十里后,水势就会变得平缓,当那些活着的家伙被水流带回黑暗行省后,自然就会清醒过来,不过,能不能活着回到他们来的地方,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看看上天愿不愿意给他们个重生的机会吧。阿呆,我不让你多杀戮,是为了你好。你要知道,每当你杀了一个人,心中就会增加一分凶厉之气,长久以往,不但会影响你武技的进步,对你的心志也会产生副面作用。更何况,即使是再坏的人,心中也不可能没有一点良知,尽量还是不要杀人的好,每一种生命,都有他生存的权力。对了,你还是叫我哈里叔叔吧,否则,回去被我那婆娘听到,她会起疑的。”

    阿呆点了点头,道:“我会记住您说的话。但是,在面对十恶不赦之人的时候,我还是不会手下留情的。杀一个坏人,就等于救了千万好人。”

    哈里叹息道:“你说的也并没有错,我们只是理念不同而已,希望你能把握好度。不过,从天罡剑派出来的人,是不用我担心的。你要是做错了,恐怕狄斯那老家伙就不会原谅你。哈哈,走,回家了。”

    一进家门,哈里的妻子就迎了上来,一把揪住哈里的耳朵,道:“你个老不死的,跑哪里去了,找了半天都找不到你,快急死我了。”虽然她动作凶悍,但眼中的关切是无法隐藏的。哈里连声呼痛,道:“我,我,我刚才去帮着大家往河里扔人了啊!”

    “你骗谁,两个儿子都去扔人了,怎么谁也没看到你?你给我说实话,到底跑哪里去了。”

    看着哈里的样子,阿呆和灭凤不由得都笑了,堂堂的西方剑圣被一个没有丝毫武技在身的农妇揪住耳朵却不敢还手,说出去,恐怕谁也不会相信。灭凤上前两步,道:“大婶,您别难为哈里大叔了。大叔是怕我们有事,所以带着我们躲起来了。”

    哈里赶忙道:“对,对,我是带他们躲起来了,我的耳朵,我可怜的耳朵啊!你能不能松一点,快揪掉了。”

    哈里的妻子松开手,哼了一声,道:“你知不知道找不到你我多担心,我还以为你被那些落日帝国的杂碎坑了呢。快睡觉去吧。哎,今天多亏了那两个会飞的人,要不咱们村子恐怕就完了,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看来,我们平静的生活恐怕会被打乱啊!”

    哈里眼中流露出一丝温暖,拦着妻子的肩膀,呵呵笑道:“老婆子,我知道你关心我,下不为例。那个青衣人不是说,他是咱们的守护神么?既然是守护神,就一定会保护村子的。你就不用担心了。走,睡觉去了。”说完,朝阿呆和灭凤递出一个饱含笑意的眼神,和妻子回了他们自己的房间。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灭凤喃喃的道:“他的选择是对的,只有平凡的生活才是最幸福的。”

    第二天清晨,阿呆和灭凤吃过早饭后就像哈里一家告辞,准备前往落日帝国。哈里并没有问他们要去做什么,一直将他们送到村口。

    “大叔,您回去吧,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阿呆看着面前农夫装束的哈里说道。

    哈里点了点头,道:“小子,等第四次剑圣比试的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啊!恐怕鹘突和云翳看到老狄斯有这么出色的弟子,都会眼红的很啊!好了,你们上路吧。如果有一天你在大陆上倦了,就到我这里来定居吧,咱们做上几十年邻居也好。”

    阿呆本想见大陆千年劫难的事情告诉哈里,但是当他想起哈里满足于平静的笑容,却怎么也无法说出口。

    告别了哈里,阿呆和灭凤各自怀着复杂的心情踏上了前往落日帝国的路。他们沿着光暗河进入了落日帝国的黑暗行省。

    落日帝国确实繁荣,二人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一座城市。这是一座阿呆没有来过的城市。

    灭凤自小生长在落日帝国,不用看地图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淡淡的冲阿呆道:“这是黑暗行省的魂灵城。规模虽然不大,但却是黑暗行省中比较富庶的城市,如果我记得不错,这里有杀手工会的一个据点,虽然不像分会规模那么大,但应该也有个十几名普通的杀手,你要不要去。”

    一听到杀手工会四个字,阿呆眼中顿时寒芒大放,恨声道:“当然要去,只要是杀手,就都该死。带我去。”

    灭凤点了点头,当先朝魂灵城走去。魂灵城规模只及黑暗城的十分之一大,和当初阿呆去过的落日帝国其他城市一样,一进入城内,就能清晰的感觉到一丝生活糜烂的气息。道路上的行人一个个都无精打采的。偶尔有几个神采飞扬的,也必然是刚从赌场赢了钱。不过,他们的神采飞扬又能保持几天呢?

    进入魂灵城后,灭凤毫不停留,带着阿呆径直朝城中走去。穿过几条街道后,灭凤指着前方不远处一家当铺,道:“那里就是杀手工会在这里的据点。里面大约会有十几名杀手,最强的也不会超过忍杀者的级别,以你的功力,几分钟就可以解决了。”

    阿呆点了点头,欧文去世时的一幕幕涌上心头,恨声道:“杀手工会,向你们索命的人来了。”大踏步向当铺而去。灭凤的传音在他耳中响起,“记住,不要留一个活口,我可不想被他们知道,是盗贼工会的人帮你找到的这里。”

    阿呆没有回答,大步而去。面对杀手工会的人,他又怎么会留手呢?

    当铺的门面很小,大门上挂着一张有些破损的布,黑色的布上面有着一个大大的白色当字,分外分明。阿呆掀帘而入,屋子里和普通的当铺一样,只是要小了一些,高大的柜台后面,有两名伙计正在聊着天,见到阿呆进来,其中一人道:“先生,您想当点什么?我们这里价格绝对公道,一个月内可以赎回您当掉的东西。”

    阿呆冷冷的看着说话的伙计,他清晰的感觉到,这名伙计身上有着斗气的气息。“我不是来当东西的。我要杀人。”

    伙计一楞,眼底闪过一丝寒芒,嘴上却说道:“这位先生,您没搞错吧。我们这里是当铺,再说,杀人可是犯法的。”

    “我要杀人,我不想再重复第三遍,让你们这里的主事者出来。”阿呆站在原地,森冷的杀机围绕着他的身体飘荡着。

    伙计看着阿呆的神情,心中产生了一种忐忑的感觉,道:“先生,我说过了,我们这里是当铺。”

    阿呆随手一挥,一道白色的生生斗气飘洒而出,轰然巨响中,当铺的木制柜台被炸出一个大洞,说话的伙计被震的鲜血狂喷而亡。阿呆仿佛什么都没有做过似的,依旧站在原地,道:“这是让我说第三遍的代价,我要杀人。”

    另一名杀手乔装的伙计见势不妙,顿时流露出杀手的本色,他知道面前这个人是自己对付不了的,也不去看看同伴的生死,冷静的冲阿呆道:“那你在这里等一下。”说完,转身向后走去。时间不长,密集的脚步声响起,在先前的杀手带领下,一共十一人走了出来。为首一人,是富商的打扮,看了看破损的柜台,又看了看自己死去的手下,冲阿呆道:“先生,即使你是要来下任务的,也应该按照规矩来,杀了我们的人,恐怕……”

    阿呆淡然道:“你们都是杀手,既然能杀人,为什么不能被杀。”

    富商哈哈大笑起来,“好,说的好。不错,我们既然是杀手,就没想到自己会有好下场,就有着随时被杀的觉悟。既然您这么说了,我也不再罗嗦,说吧,您想杀什么人?因为您刚才的作为,我们的收费会高一点。”他是一名忍杀者,在这里是级别最高的杀手了。

    阿呆笑了,那是一抹带着残酷的微笑,那是死神的微笑。“收费就不必了,因为你们再用不着了。我要杀的,就是你们。”淡蓝色的光芒骤然亮起,无数到生生变斗气丝飘洒而出,闪电般扑向面前的十一名杀手……

    灭凤在当铺门外不远处等着阿呆,她心中一点也不担忧,别说是阿呆,就算她出手也能轻易的消灭里面的杀手。正在此时,阿呆已经从当铺中走了出来,他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眼眸深处又出现了那股噬血的光芒。那欲则人而噬的样子,连灭凤也不禁心中一寒。

    阿呆走到灭凤身边,道:“如果你不累的话,咱们可以去下一座城市了。当铺中一共十二名杀手,他们罪恶的灵魂已经去了该去的地方。”

    灭凤道:“那我们去黑暗城吧。那里是杀手工会一个分部。我想,在那里应该有能让你更满意的结果。”两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街道的尽头,而那个小当铺中已经变成了一片死寂。

    一个小时后,一名落魄的赌徒拿着自己家一些值钱的首饰来到当铺门外,他准备用这些首饰换取一些赌资,以供自己继续的赌下去。撩起门帘,他一边往里走着,一边道:“当传家至宝了啊!这回你们一定要给我个公道的……”声音嘎然而止,眼前看到的一幕他一生都没有忘记。当铺的厅堂内,横七竖八的倒着十几具尸体,他们都是眉心处有一个细小的创口,所有的尸首都是睁着眼睛的。在原本雪白的墙壁上写着两行歪斜的字,“杀手工会分会,共十一罪恶的灵魂。”落款是,死神收债四个大字。赌徒手中的首饰全都掉落在地,他脸色苍白的一步步后退,突然狂吼一声,夺门而出,连自己那些“传家至宝”都顾不得了。

    第二天,死神重新光临落日帝国的消息传遍整座魂灵城的大街小巷,消息以奇快的速度向整个落日帝国传荡着。

    就在阿呆消灭了第一个杀手工会的据点时,基努和月姬也已经进入了红飓族领地。由于基努前进的速度较慢,足足半个月的时间他们才来到这里。两人在大路上缓缓前行着,基努的神情显得有些落寞,破天荒的没有将目光注视在月姬身上,而是低着头走路,似乎在想着什么似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