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小村风波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哈里笑道:“已经很不错了,你刨出的垄非常整齐,今年风调雨顺的,等过几天我下了菜籽,一定能长出不错的蔬菜。走,我带你回村子里。”

    阿呆道了声谢,扭头看向灭凤,道:“大叔,我还有一位同伴。”

    哈里一楞,这才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灭凤,在这种小地方,他怎么见过如此漂亮的美女呢?顿时看的眼睛都直了。

    阿呆道:“哈里大叔,这位是我的同伴灭凤。”一边说着,他冲灭凤递出一个眼神。

    灭凤走到阿呆身旁,一向冰冷的面庞没有丝毫变化,淡淡的说道:“您好。”

    虽然灭凤看上去很没礼貌,但美女的威力毕竟非凡,哈里喃喃的道:“你好,姑娘。我活了快五十岁,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姑娘,真是有眼福啊!快请吧。我带你们回家。”说着,当先朝村子走去,却再也不敢看灭凤了。

    阿呆心中一动,突然有了个很奇怪的想法,他想到,如果哈里看到容貌比灭凤更胜的玄月会有什么反应呢?

    在哈里的带领下,阿呆和灭凤进入了小村。村民们大多都去干农活了,村子里静悄悄的。所有的房屋都是由树木修葺而成,看上去极为朴实。

    哈里的家是一个小院子,有四、五间房,房间内的布置虽然极为简朴,但到也非常干净,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院子内晒着辣椒和苞米,这应该是他们日常食用的东西了。

    “你们先坐会儿,我那婆娘和几个孩子都出去干活了,一会儿就回来,我给你们弄点水喝。”说完,转身走了出去。房间内只剩下灭凤和阿呆二人。灭凤的目光突然柔和了许多,冲阿呆道:“刚才你干活的样子看上去很舒服。”

    阿呆一楞,道:“舒服?我也感觉很舒服。如果能在这个小村子生活一辈子,其实也是一件好事。”

    灭凤的神色再次恢复冰冷,淡淡的道:“那对你来说是不可能的。你的命现在已经是我的了。”

    阿呆闭上双眸,道:“不,现在还不是你的。什么时候杀手工会从大陆消失,你才有权力收取。”两人又恢复常态,木屋内陷入一片沉寂之中。

    一会儿的工夫,哈里提着一壶茶走了回来,微微一笑,道:“来,尝尝我们这里的山茶,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喝着山野的清茶,不论是阿呆还是灭凤,都有着一种出世的感觉。太阳渐渐的落山了,哈里一家人也先后回到家中。哈里一共有两子一女,大女儿已经结婚,平日是不回家的,而两个儿子的年纪都比阿呆还要小几岁,尚未成亲。当他们一看到灭凤的时候,神态和哈里出奇的相似,甚至更为不济,连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灭凤看着面前两名呆楞的青年,有些不耐烦的道:“你们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么?”

    两名青年异口同声的道:“是啊!我们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漂亮的美女呢。”

    灭凤蹭的一下从座椅上站了起来,阿呆清晰的感觉到她身上散发的杀气,赶忙挡在哈克的两个儿子身前,传音道:“你干什么?”

    灭凤冷哼一声,从上衣下摆撕下一片布,遮盖住自己的容貌,“如果再盯着我看,别怪我不客气了。”

    哈里的两个儿子朴素的很,一看到灭凤冷冷的眼神,顿时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一旁的哈里咳嗽两声,道:“你们俩干一天活儿也累了,先去休息吧,吃饭的时候我去叫你们。”两名朴实的青年如获大赦,赶忙跑出了房间。

    哈里冲灭凤道:“小姐,你别生气,你的相貌实在是太美了,我们这里的村民,恐怕谁也抵挡不了诱惑啊!我去帮老婆做饭了。”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阿呆看的出,哈里对灭凤有些不满。但阿呆此时有求于灭凤,也不能过于责怪她,冷哼一声,闭上双眼。

    吃饭间,灭凤因为蒙上了面纱,对哈里父子的诱惑小了许多,席间,她只是随便吃了一点,就回哈里安排的房间休息去了。

    看着灭凤离开了,哈里低声冲阿呆道:“我说小兄弟,这冰美人到底是你什么人啊?她是不是哪儿个贵族落难的女儿?怎么脾气这么冲。你和她是什么关系?虽然她很漂亮,但要是娶这么个老婆可会受一辈子罪啊!”说完,还嘿嘿的笑了起来。

    阿呆脸色一红,道:“不,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您别误会。她不是什么贵族小姐,只是脾气大一点而已。”由于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一顿舒服的饭食了,虽然哈里家只能提供一些普通的粗糙食物,但阿呆还是吃的格外香甜。本来哈里以为他和灭凤是夫妻,所以开始时只给他们安排了一间房,后来经过阿呆解释,才知道两人的关系并没有那么亲近,但是哈里家也只有一间空房而已,无奈之下,阿呆只能被安排在柴房之中了。柴房虽然简陋,但朴实的哈里还是为阿呆考虑的很周到。地面上垫着厚实的茅草,上面铺着褥子,躺上去软软的,非常舒适。阿呆对生活质量向来要求不高,能有个地方睡,他已经很感谢哈里了。

    夜色已深,阿呆从打坐中清醒过来,因为始终对灭凤有着警惕之心,所以他不敢让自己打坐的时间太长。经过几个小时的调息,凭借生生真气强大的生命力,阿呆的功力基本已经恢复了。平躺在茅草铺成的床上,此时的他,全身都处于放松状态。

    阿呆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舒服的躺过了,一旦心静下来,许多事就会浮现在脑海中,玄月那绝美的娇颜,就算阿呆再努力,也无法忘记。一想起玄月,阿呆已经冰封的心仍然传来阵阵绞痛,他对玄月的爱,早已经太深了,那是根深蒂固的感情,是无法忘怀的。突然,一个模糊的身影渐渐在他心中显现出来,阿呆心中一惊,那竟然是丫头。小时候的丫头。丫头将冷硬的馒头掰成两半,将多的部分向自己递来,似乎在说,阿呆哥,你吃啊!想起丫头,阿呆心中不由得一阵激动,但是,这激动很快就平静下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一旦完成替欧文叔叔报仇和师祖的交代,自己就要死在灭凤手里。他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虽然当时有些草率,但阿呆知道,这是替欧文叔叔报仇最好的办法。只有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那神秘的杀手工会。

    正在阿呆心潮起伏之时,寂静的小村突然乱了起来,似乎发生了什么事似的。阿呆从茅草床上坐起,心想,这么晚了怎么还会这么热闹?难道村子里出事了么?他轻轻的从床上跃起,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现在已经接近十二月了,虽然此地在大陆中央,属于最热的地方,但夜晚还是有些凉意。在夜风吹拂下,阿呆感觉全身一阵舒爽,不由自主的伸了个懒腰。突然,意念一动,冰冷的气息惊醒了他,扭头向旁边看去。只见一身黑衣的灭凤静立在屋檐下,两点寒星般的眸子正牢牢的盯着他。阿呆传音道:“你也听见外面的声音了?”

    不见灭凤有什么纵跃的动作,她的娇躯已经平移到阿呆身旁,淡淡的说道:“警觉性是一个盗贼必须具备的能力。去看看吧?”

    阿呆点了点头,道:“这么晚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边说着,他飘身而起,轻巧的跃过哈里家的墙头,朝声音发出的方向而去。

    村子中的嘈杂声更大了,阿呆和灭凤正在快速接近之时,突然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大喊道:“村子里的人听着,将你们所有的农作物都交出来,然后乖乖的跟大爷们走,否则,就别想活命了。”声音显然是用斗气增幅过的,在寂静的小村中显得格外洪亮。

    阿呆看了灭凤一眼,疑惑的道:“这些会是什么人?难道在华盛帝国也有这种可恶的盗匪在么?”

    灭凤白了他一眼,道:“我怎么知道,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你想管闲事么?我可不奉陪。”

    阿呆冷哼一声,道:“有我一个人足够了,你可以先回去。咱们在这里住着,村子有事怎么能袖手旁观?你们盗贼和这些盗匪本就是一伙的,只要你别来捣乱就行了。”说完,加快速度,头也不回的朝声音发出的方向而去。灭凤看着阿呆离去的背影,恨恨的在地上跺了下脚,但还是跟了上去。村子的面积本来就很小,阿呆几个起落,已经来到了声音发出的地方,他伏在一间民房的房顶上,定睛向前看去,只见前方不远处大片的火把,几乎有数百人进入了村子,这些人都是盔甲鲜明的士兵,但盔甲上却并没有国家的标注,他们正在挨家挨户的搜寻着。已经有几十名村民被他们从睡梦中抓了出来,在这些如狼似虎的士兵手中,村民们除了发出一些呼喊声以外,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灭凤飞扑到阿呆身旁,当她看到面前的这些士兵时,皱眉道:“这不是落日帝国的士兵么?怎么会跑到光明行省来了。”

    阿呆一楞,低声道:“我怎么看不出是落日帝国的士兵,他们的盔甲和其他国家的并没有什么不同啊!”

    灭凤不屑的说道:“你懂什么,每个国家的盔甲都有自己的特点,虽然这些落日帝国的士兵将徽章都摘掉了,但他们所穿的这种小叶甲是落日帝国特有的,你仔细看看,他们上身铠甲的下摆,是用细小的树叶形甲片穿起来的,这和其他国家绝对不一样。”

    虽然阿呆不喜欢灭凤的语气,但对她的博闻还是很佩服的,“这些落日帝国的混蛋竟然到华盛帝国来洗劫,难道他们不怕被灭掉么?”

    灭凤道:“我看过地图了,这里虽然在华盛帝国境内,但距离落日帝国的黑暗行省却非常近,又地处偏僻的丘陵地带,只要落日帝国这些人,手脚做的干净一点,根本就不会引起华盛帝国的怀疑。看来,他们的目的应该不是抢劫这么简单。这个小村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他们抢的。”

    阿呆疑惑的问道:“那他们为什么而来?难道是为了抓人么?”

    灭凤点了点头,道:“很有可能就是为了抓人,抓回去经过残酷的培训给贵族当奴隶。在落日帝国的贵族中,都是圈养奴隶的。不过,估计经过那种培训,能活下来三分之一的人就不错了。”

    阿呆闻言大怒,“这些混蛋也太可恶了,我去废了他们。”

    灭凤一把抓住阿呆,道:“先别忙,亏你武技这么高,怎么如此不冷静,遇到事情要看清楚,找到最佳时机,一击而中。虽然你的功力高深,但如果对上实力相仿的人,恐怕就没那么容易对付了。反正村民们也没受到实质性的伤害,等下去再说。”

    阿呆感受到灭凤小手上传来的冰冷温度,心头微微颤抖了一下,她那酷似冰的模样让阿呆有种重新回到以前的感觉。心中的愤怒顿时消失了一些。

    在观察中,阿呆和灭凤发现,落日帝国此次来的士兵有五百人左右,在村落外面,有着他们的战马,应该是正规的轻甲骑兵团。小村在这些士兵的肆虐下,所有的村民都被吵醒了,在士兵们挨家挨户的搜查下,没有一个村民能够逃出升天。都被带到了村子前的空场。所有的村民都惊慌失措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在落日帝国士兵们寒光闪烁的兵器威胁下,他们这些平民又能有什么抵抗呢?

    那些士兵的首领是一名身穿黑色铠甲的高大中年人,当所有的村民都被集中后,中年人洪亮的声音响起,“所有人听着,华盛帝国是个亵渎天神的地方,你们做为神的子民,不能再在华盛帝国的阴威下生存了。我们是神的使者,将带你们前往一个神眷顾的地方。你们的农作物将成为进献给神的礼物。神会眷顾你们的。我们会立即离开这里,在路上,如果谁随便发出声音,可别怪我代替天神大人惩罚你们。”说着,随手一挥,手中长刀带起一道寒芒,青色的斗气顿时将地面上斩出一道深达半尺的沟壑。

    村民们看着他手中那寒光闪烁的长刀,顿时都流露出恐惧的神色,数百人顿时静了下来。他们也不知道,这些突如其来的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将他们带离自己的家乡。

    “什么神的使者,全是骗人的。我们在这里生活的很好,才不会跟你们去什么神眷顾的地方呢。识相的,赶快滚蛋吧。”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聚拢的村民中响起,声音在原本静下来的空场中显得分外清晰。在这个声音的鼓动下,本来屈服于阴威之下的村民们顿时躁动起来,村民的人数本就不比士兵少,在那个声音的带动下,士兵们顿时有压制不住的迹象。

    灭凤惊讶的说道:“不定位传音,这村子里还真有高人啊!这可是非常精深的绝艺,竟然没有失传么?”

    阿呆怔道:“不定位传音?那是什么?”

    灭凤道:“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你师傅是怎么教你的。不定位传音是一种高深的武技,可以利用自己的斗气震动模仿出各种不同的声音,功力高者,可以将这个声音在一定范围内散播,是人听不出声音从何处而来。刚才说话的这个人,功力就非常高了,你能找出声音的来源么?”

    阿呆摇了摇头,道:“我也听不出,那这么说,这个人的功力更会在我之上了。”

    灭凤看了阿呆一眼,回想起白天时他截断河流的一幕,摇头道:“很难说。不过,以这个用不定位传音之人的功力,对付这些落日帝国的士兵应该没问题才对,看来,用不着你出手了。”

    此时,那名轻骑兵将领一看村民们噪动起来,顿时勃然大怒,大吼道:“刚才是哪个不怕死的乱说话,给我站出来。”

    沙哑的声音再次想起,“被人说中心事,害怕了么?我们是光明行省的人,是不会随便跟你们走的,落日帝国的将军。”

    华盛帝国和落日帝国向来仇视,虽然这里只是个偏僻的山村,但这种意识还是存在的。一听到落日帝国四个字,村民们的躁动更加激烈了。

    落日帝国的将领心中一惊,他此次奉命秘密来此,是绝不能暴露身份的,杀机在眼中一闪而过,手中长刀一闪,青色的斗气划破长空,斩向平民聚集的地方,他要杀几个人立威,然后立刻压制住这里的平民全部带回落日帝国。

    同样的青色光芒出现了,从人群中一闪而逝,扑的一声,两股青色的光芒在空中对碰,完全抵消了。沙哑的声音响起,“你们这些兔崽子,真够狠的啊!不和你们玩儿了,俺送你们上天去见什么天神吧。”声音一落,一条青色的身影从村民中冲天而起,包括头部在内,他全身都包裹在青色的布衣中,就连人群中的村民都不清楚这个青衣人是从何而来。

    青衣人停滞在离地五米处悬浮着,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记住,俺是哈克小村的守护神,这里是不允许任何人侵犯的。”说到这里,青衣人有意无意的向阿呆和灭凤这边歪了下头,两道有若实质的目光电射而至,灭凤到没什么,阿呆的身体却如触电般的剧烈颤抖了一下,他清晰的感觉到,那是来自精神力的震荡,而目标正是自己,这是对自己的挑战么?心中一惊,从房顶上站了起来,盯视着悬浮于半空的青衣人。

    青衣人身影一闪,骤然朝落日帝国的轻骑兵将领冲去。身体从他旁边划过。那名将领顿时抛飞而起。撞入同来的士兵中不知死活。沙哑的声音在阿呆耳中响起,“来,小子,一起出手吧,看看咱们谁搞定的人多一些。”

    阿呆冷哼一声,毫不示弱的飘身而起,在白色光芒的包裹中,朝落日帝国的人群冲了过去。沙哑的大笑声从空中传来,青色身影从另一边投入到人群之中。阿呆对黑暗势力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尤其又听了刚才灭凤的话,顿时杀机大盛。如丝如缕的淡蓝色固态斗气飘洒而出,每一根斗气丝看上去都是那么的柔软,但又充满了死亡的气息,它可以轻易的贯穿士兵们带有头盔的头颅,阿呆所过之处,落日帝国的士兵们根本来不及反映,头上就会多一个细小的血洞。

    阿呆和青衣人的出现,让原本畏惧的村民们不知所措,只能眼看着围困着自己的士兵不断的倒下。

    阿呆在疯狂的杀戮下,感觉到内心极为舒爽,似乎这些天的郁闷全都消失了似的,突然,他的身体急速的旋转着,宛如龙卷风似的朝士兵中飘去,在那灰色的龙卷风中,不断倾泻出一缕缕蓝色的丝线,带走了一个又一个的灵魂。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阿呆双目血红的站在原地,看着自己身体周围倒下的大片人群,眼中的杀机不断闪烁着,似乎还没有尽兴似的。

    青色身影飘荡而来,落在阿呆面前,他的声音低沉了许多,“小子,你太嗜杀了。”五百名左右的轻骑兵,有接近四百全死在阿呆千变万化的生生变故态斗气丝下,剩余的少部分人被青色身影所制。阿呆冷冷的看着青衣人,道:“除恶务尽的道理难道你不知道么?对于这些代表黑暗的家伙,我自然不会手下留情,我不想给他们再来这里的机会。”

    青衣人朗声道:“村民们,这些来自落日帝国的士兵想抓走你们去做奴隶,他们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在我们村边的光暗河,是直接流向黑暗帝国的,请你们把这些人全都扔到河里去,送他们回老家,至于那些马匹,麻烦你们卸掉他们的鞍辔,放回大自然吧。”说完,他转向阿呆道:“不论以为什么原因,杀戮太重总不是好事,小子,看你还意犹未尽,来吧,让我看看你的修为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说完,腾空而起,朝大河的方向飘身而去。阿呆毫不示弱,在白色的生生斗气包裹中骤然加速,追了上去。

    青色身影前进极快,即使以阿呆的速度也只能勉强跟上,两人一前一后,像流星赶月似的朝荒野中前进着。在前进十公里左右后,青色的身影停了下来,在青色的斗气衬托下漂浮在半空之中。阿呆停身在对方面前二十米外,刚想说话,青衣人已经化为一道虚影朝他扑来。阿呆没有丝毫犹豫的工夫,生生斗气以螺旋的状态骤然轰出,直奔青影迎去。如同龙卷风般的狂暴斗气和青影的身体撞个正着,轰然巨响声中,阿呆应声抛飞,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他竟然落了下风。青衣人所发出的斗气具有极强的穿透力,灭凤和他相比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那如尖锥般的真气给阿呆带来了很大的麻烦,生生真气全力运转起来,也只是勉强化解而已。

    青衣人没有留给阿呆喘息的机会,身体急速前冲,无数青色的影象从四面八方向阿呆涌来,每一条青色的光影都是那么的灵动,这是阿呆不具备的技巧。阿呆全身一震,对方的强悍攻击已经激发出了他内心疯狂的战意,直径半米蓝色的生生变之固态能量盾出现在阿呆的右手上,他眼中寒芒电射,没有一丝慌张的神态,凭借意念感受着对方攻击的次序,右臂在空中幻化出一道道虚影,蓝色的光盾构成了一堵难以冲破的壁垒,剧烈的能量爆炸声不断响起,在青色身影和阿呆的灰色身影一错身之际,空中爆炸出十几个青蓝色的光团,激荡的能量形成一圈冲击波骤然四散,在两人交手的方圆数百米内,所有的生物都受到了灭顶之灾。被那狂暴的气流彻底粉碎了,地面上露出一个空旷而不规则的大坑。

    阿呆和青衣人都停了下来,彼此凝视着对方,在刚才的第二次交手中,阿呆的生生变固态能量发挥出了极大的威力,完全挡住了青衣人的强悍攻击,将先前的下风搬了回来。

    青衣人哈哈大笑道:“好,好,好,好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小子,继续,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他的声音不在沙哑,听在阿呆耳中有些熟悉的感觉,但他还没有来得及确认,从青衣人处传来了庞大的几乎无可抵御的压力。

    阿呆心中凛然,激发起丹田中金身的全部能量,护体的白色生生真气不见了,完全凝聚转化为蓝色的生生变固态能量。形成一层更加坚实的护身罡罩。他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输给面前这个人,我是最强的,比任何人都要强,好胜之心的激发,使阿呆的血液沸腾起来。当初面对霸王佣兵团之时的霸气再次出现,毫无保留的澎湃而出,将青衣人发出的无形压力完全挡了回去,两人的精神境界不断的在半空中向对方压制着,谁也无法占据上风。

    青衣人双脚一错,护身的青色斗气突然向下滑去,阿呆清晰的感觉到迎面而来的压力也随之下滑,差点把自己发出的气势卸掉,他赶忙做出反映,将外放的气势收回,内蕴于自身,达到第九重境界的生生真气调整到最佳状态,随时准备迎接青衣人的攻击。

    青衣人散发出的青色斗气逐渐在他脚下凝结,竟然逐渐转变为莲花的形态。在阿呆眼中,对面的青衣人仿佛已经融入了天地一般,圆满的没有一丝破绽。阿呆知道,此时不能让对方再蓄势下去,否则会更加难以对付。想到这里,他眯起眼睛,用意念控制着自己的生生变能量,蓝色的固态斗气化为千丝万缕倾泻而出,在阿呆的控制下,朝青衣人飞去,这是阿呆自己研究出的天罗地网变招,刚才在杀死那些落日帝国士兵时就是用的此招,每一根生生变固态斗气丝都具有着极强的穿透力,从四面八方封死了青衣人所有可以逃避的方向。

    青衣人坐下的能量莲花已经基本成型,他大喝一声,“叱——”七片青色的莲叶飘飞而起,朝阿呆的千丝万缕生生变迎来。阿呆冷哼一声,意念一动,固态斗气丝已经骤然分散,绕过了迎面而来的七片莲叶依然攻向青衣人本体。就在阿呆以为自己的能量丝要抓住对方之时,青衣人突然再次大喝一声,双手连弹,七股斗气激射而出,正好命中先前的七片莲叶,七片莲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在斗气的作用下,朝着空中的一点集中,阿呆只觉的自己眼前一花,震耳欲聋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当那七片看上去毫不起眼的莲叶撞击在一起时,爆发出了毁灭的能量,巨大的斗气冲击波将阿呆分散了能量的生生变斗气丝完全粉碎了,气机牵引之下,阿呆顿时全身大震,飞速后退,接连轰出两拳,才将那狂暴的冲击波化解。冲击波过后,半空中形成了一个青色的能量团,那个能量团蕴涵的能量之强,使阿呆心中暗暗吃惊,这就是那七片莲叶的功效么?

    青衣人大喝道:“让你尝尝我的七叶莲花心。”他双手一圈,向身前的光球轻拍出一掌,光球化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像青色流星一般,撞向阿呆。所过之处,留下一道绚丽的光尾。面对如此庞大的能量,阿呆不敢怠慢,长达五尺的生生变之能量剑出现在他手中,淡蓝色的能量剑在阿呆的全力催动下变成了淡紫色,双手握住剑柄,高举过头,大喝一声,朝着冲来的能量球骤然下斩。空气中发出一声如同撕裂般的声音,本来对自己能量球信心十足的青衣人吃惊的发现,在那紫色的能量剑所过之处,凝聚着爆炸性能量的青色光球竟然被一分为二,变成两个半圆落在远处的地面上,轰然巨响中,炸出两个方圆三十米的大坑。最让青衣人惊讶的是,阿呆的身影竟然在能量球被斩开后消失不见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