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灭凤同行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阿呆看着多日不见的灭凤,眼中不禁流露出强烈的杀机,将自己内心冰封的他现在心中只有恨,灭凤的偷袭顿时让他怒火狂燃,恨声道:“这已经是你多少次偷袭我了。以前我不杀你,并不是因为我心慈手软,而是因为你长得很像我一位朋友。但是,今天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阿呆清楚的知道,如果刚才不是用巨灵蛇甲先挡了一下,一旦直接被灭凤的短刃刺中,就算不死,恐怕也会身受重创。想到这里,阿呆抬起了右手,锋利的生生变能量刃透掌而出,在心中杀机的催使下,阿呆已经决定,今天就要彻底解决这个麻烦。

    灭凤看着阿呆手上的生生变之刃,没有一丝惧怕的神色,冷然道:“既然来刺杀你,我就从没想过自己的生死,你杀好了。不过,在杀我之前,你能不能先把自己的衣服穿上。难道,你有裸身癖么?我可不想死了以后,灵魂还不得安宁。”

    听了灭凤的话,阿呆顿时一愕,低头向自己身上看去,顿时大窘,胸中的杀机消失了,憨厚的面庞涨的通红。他用巨灵蛇之甲挡住自己胯下重要部位,闪电般落入旁边的树林内。看到阿呆羞窘的样子,灭凤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树林中,阿呆感觉自己的心跳骤然加快了许多,慌忙将巨灵蛇甲套向身上,在手忙脚乱中,半晌才将这贴身的铠甲穿好。又从空间结界中取出一套干净的平民服装套在外面,这才松了口气。但再也兴不起杀灭凤的念头了。飘身而起,他重新回到了灭凤身前,在天罗地网的作用下,灭凤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

    灭凤看着阿呆穿戴整齐的样子,冷声道:“你可以动手了。我虽然是盗贼,但绝不会向你摇尾乞怜。就算死了,我的灵魂也会来找你报仇。”

    听到盗贼两个字,阿呆心中一动,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脑中灵光一闪,道:“你想杀我是么?我可以成全你。”

    灭凤一楞,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皱眉道:“你说什么?如果你想羞辱我的话,趁早绝了这个念头,我是不会屈服的。”

    阿呆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凄然之色,淡淡的道:“我说的是真的,你不就想取我这条性命,为你的长辈报仇么?我可以成全你。我早已经活够了。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只要你能答应我这个条件,并且帮我把事情做完,我就任由你取走我的性命,绝不还手。”

    灭凤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条件?你在唬谁,以你现在的功力,怎么会随便受死。你会活够了?骗鬼吧。”

    阿呆轻叹一声,转过身,背对着灭凤道:“我从小就是一个孤儿,本来在大陆上就没有什么可留恋的。现在我只有两个愿望,只要能将这两个愿望完成,死又有什么?那只是去另一个世界而已。我可以起誓,只要你帮我完成其中一个心愿,我就毫不还手的任你杀死。”

    阿呆的声音虽然平静,但灭凤却能听出他发自内心的悲伤,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一痛,皱眉道:“你是当真的。”

    阿呆点了点头,道:“是的,我是当真的。我可以先把条件告诉你,是否答应,就看你自己的了。你应该知道,以我现在的功力,你就算偷袭,也很难伤到我,更不用说杀我了。而且,我现在就可以取你性命,答应我的条件,是你唯一能够报仇的机会。”

    灭凤看着阿呆高大的背影,一咬牙,道:“好,你先把条件说出来。”

    阿呆道:“我那两个愿望,一个是为我的师祖做一件事。而另一个,就是消灭杀手工会。欧文叔叔对我的恩情我还来不及报答,他就死在了杀手工会那群混蛋的手中。只要能完成这两个心愿,我就再没牵挂了。我知道,你们盗贼工会是大陆上消息最灵通的组织,既然你是盗贼工会中重要的成员,就一定能利用这些消息网络找到杀手工会在什么地方。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你将我引到杀手工会的每一个据点,我自己动手就可以了。当我彻底将杀手工会铲除,你的条件就算完成,然后,你可以跟着我一起去一次天罡山,我在完成另一个心愿后,就可以任你宰割。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你要考虑清楚了。”

    灭凤听到阿呆要剿灭杀手工会,心中大惊,杀手工会的实力她再清楚不过,阿呆虽然功力高深,但他也只是一个人而已,真的能和整个杀手工会对抗么?想到这里,灭凤道:“我怎么能相信以你一人的实力就能铲除整个杀手工会?一旦你失败了,或者放掉任何一个活口,杀手工会必然会知道是我盗贼工会报的信儿,他们的报复会对们整个盗贼工会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

    阿呆转过身,面向灭凤,道:“那你要怎么才能相信我有消灭整个杀手工会的实力呢?”

    灭凤不屑的一笑,无意中,目光正好落在身旁宽达三十几米的大河上,冷然道:“除非你能让面前的大河断流,我就相信你有这个实力。”在她想来,阿呆一定会退缩的。虽然束手待毙的条件很让灭凤心动,但她还不会为了杀阿呆而制造给整个盗贼工会带来麻烦的可能。不知道为什么,她清楚的感觉到,即使自己不答应他的条件,阿呆还是一样会放他离去的。

    阿呆看了一眼身旁的大河,点了点头,道:“好,大河断流是么?那你看好了。”说完,飘身而起,在白色光芒的包裹中,飘向大河中央。

    灭凤目瞪口呆的看着阿呆的身影,她怎么也没想到,阿呆竟然会真的答应这个条件,而且他的身法是那么的美妙。虽然自追踪阿呆以来,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阿呆凭空飞行了,但再次见到,心中还是涌起钦佩的感觉。但是,让如此宽阔的大河断流,那怎么可能呢?

    阿呆飘身来到大河中央,看着脚下不断流淌而过的河水,内心陷入古井无波的境界,精神前所未有的高度集中,丹田中已经高达四寸的金身在意念的催动下亮了起来。阿呆体外那白色的光芒突然收敛,淡蓝色的光芒取代了原先的生生斗气。在阿呆意念的催使下,生生变固态能量形成了一个蓝色的防御罩,将他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内。阿呆不断的将体内的生生真气转化成生生变的固态能量,淡蓝色的光芒越来越深,防御罩也越来越厚实了。当阿呆将体内近六成功力完全转化为生生变的固态能量时,固态斗气的光芒发生了变化,逐渐从淡蓝色转变为淡紫色,这是达到生生变第五变的现象。阿呆经过不断吸收天罡剑圣传予他第二金身能量,再加上他自己的刻苦修炼,终于在两天前将固态能量由第四变提升到接近第五变的境界,生生变能量的转化,使阿呆实力再一次大幅度的提升了,终于真正的进入了剑圣的领域,虽然还没有达到天罡剑圣的银色第六变,但现在的他,已经有着不逊于另外三位剑圣的实力。淡紫色的光罩在阿呆的不断压缩中渐渐缩小,当他把自己全部十二成功力的八成转化为固态能量后,用全部意念控制着体外的能量停了下来,由于散发出体外的能量超过了他留于体内的真气,所以,精神力加倍的消耗着。

    灭凤看着阿呆的斗气由白变蓝,又由蓝变紫,美眸中不禁流露出骇然之色,据她所知,能够使自己斗气转变颜色的修为,在大陆上极为少见,而像阿呆这样,能将变化过的斗气控制的如此神奇,更是闻所未闻。此时,阿呆的声音响了起来,“盗贼,我立刻会将大河断流,至少会持续十秒钟以上,你看好了。”听着阿呆那充满信心的声音,灭凤心头一震,在这一刻,虚悬于空中的阿呆,看上去是那么不可思议的强大。

    阿呆深吸口气,将体外那庞大的生生变能量以及体内剩余的能量调匀,大喝一声,用意念控制着生生变能量开始发生变化。深紫色的护罩渐渐散开,变成了一层光幕,光幕的面积不断的扩大着,深紫色的固态能量逐渐变成淡紫色,一会儿的工夫,光幕已经扩大为高十几米,宽三十几米的淡紫色能量墙。将生生变能量增加到如此之大的体积,已经让阿呆的精神力有些透支了,他脑中不禁传来阵阵晕眩。稍微的调息一下,稳定住自己控制的能量,阿呆大喝一声,双手骤然下按,那淡紫色的固态能量墙像一道巨大的闸门似的,闪电般没入河水之中。只留有不到三米在水面外。河流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力,另阿呆全身大震,身体和紫色能量墙被冲出五米之外,阿呆赶忙将体内剩余的四成真气抽出两成补充到能量墙之内,这才稳定住自己的身体。但是,因为河水的冲击力过大,他的嘴角已经渗出了一缕血丝。

    大河断流了,是的,真的断流了。上游的河水被阿呆发出的巨大能量闸门完全挡住,下游的水面逐渐下降,而上游的水面则在不断上升。

    看着面前的一切,灭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将如此宽阔的河流截断,竟然真的是人力可以做到的。她万万没想到,阿呆的实力竟然恐怖到了如此程度,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她又不得不承认,看着上游的水位不断增长,眼看就要突破岸边了,心中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不由得大喊道:“够了。”

    随着上游水位的增长,阿呆所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在他身后,下游已经露出了满是石子的河床。听到灭凤的呼喊声,阿呆不由得松了口气,大喝一声,骤然将生生变能量墙收回,右手在面前蓄势待发的河水上一按,身体高飞而起。没有了阻挡,上游的河水澎湃而落,发出隆隆的巨响声,声响足足持续了五分钟才停了下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一切又重新归于了平静。

    阿呆落在河岸边,不断的喘息着,因为精神力和生生真气的大量透支,在他离开河面之时,没有能将散发出的生生变能量完全收回,现在,他的功力尚不及最佳状态的五成。而且体内的经脉也受到了一定的创伤。勉强调息了一下,稳定住体内翻涌的气血,阿呆走到了灭凤身前。

    灭凤的美眸中除了惊骇还是惊骇,目瞪口呆的看着阿呆一步步接近着自己,在她眼中,现在的阿呆已经不一样了,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一个强大的如同神明一样的人。

    阿呆走到灭凤身前,平复下自己的气息,道:“盗贼,你现在可以相信,我确实有灭掉杀手工会的实力了吧。”

    灭凤楞楞的点了点头,道:“你,你这是什么功夫?”阿呆的表现,已经彻底震慑了她的心,现在,她根本不敢去想再去偷袭阿呆。

    阿呆随手一挥,收回捆住她的天罗地网能量,将其补充到自己体内,“这是我们天罡剑派的生生斗气。既然你相信我的力量,现在可以答应我的条件了。”

    灭凤终于回过神来,道:“好,我答应带你去寻找杀手工会,不过,你要记住自己的话,等到完成你的心愿后,必须要束手待毙。”

    阿呆冷冷的看着玄月,举起自己的右手,拇指和尾指蜷缩,食指、中指、无名指竖起,朗声道:“我阿呆发誓。只要,只要。”他冰冷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尴尬之色,看向灭凤道:“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他怎么发誓。

    灭凤看着阿呆冰冷的面庞突然变成一副傻乎乎的样子,扑哧一笑,道:“我叫灭凤。”

    “哦。”阿呆重新道:“我阿呆发誓,只要盗贼灭凤能够帮助我找到杀手工会的所有巢穴,让我杀掉全部杀手为欧文叔叔报仇,我愿意在完成另一个心愿后,任由她处置,绝不反悔。否则,天地灭之。”

    看着阿呆郑重的样子,灭凤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连上的笑容不见了,淡淡的说道:“好,既然如此,我也答应你,一定带你找到杀手工会的所有巢穴。这些天追你追得我体力损失很大,先休息一下,再走吧。”说完,怀着复杂的心情,独自走到一旁大树的阴凉处坐了下来。阿呆有求于她,她根本不会在乎阿呆会伤害她,就那么盘膝坐好,修炼起来。在黑色劲装和她那冰冷的气质映衬下,宛如魔女降世一样。

    阿呆心中一松,暗想:欧文叔叔,我终于可以去替你报仇了。有了这盗贼的指引,我一定能找到所有残害你的杀手,将他们罪恶的灵魂彻底消灭。叔叔,您在天之灵一定会得到安息的。阿呆转身走到距离灭凤二十米外的树荫处坐了下来,刚才令大河断流使他耗损了大量的体力,必须要尽快恢复才行。盘膝坐好,阿呆刚要进入冥思状态,却停了下来。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灭凤,心中不由得一阵担忧。在打坐修炼的时候,是不能受到任何惊扰的,功力越高深的人,走火入魔也就越可怕,灭凤的目的就是要杀他,如果趁着自己打坐的时候偷袭,就算自己功力再高,恐怕也难以应付,绝不能给她这个机会。

    想到这里,阿呆将意念转向右手腕上的哥里斯之愿,黑色的光芒一闪,一个同样的阿呆出现在他身旁。随着功力的提升,阿呆的分身也更加厉害了,阿呆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身体,微微一笑,用意念控制着分身,将保护自己的信息传入其中。分身的能量可以坚持一个小时,有一个小时的休息应该也够了。想到这里,阿呆闭上双目,进入了入定状态。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当阿呆从打坐中清醒后,发现自己的分身依旧守卫在身边,并没有消失的迹象。而灭凤依然在原地修炼着。经过一个小时的打坐,阿呆的功力虽然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但也把震伤的经脉修复了,感觉上舒服了许多。阿呆看了看天色,感觉上,一个小时应该已经过去了,但是,分身依旧没有消失。阿呆知道,分身之所以维持超过一个小时,和自己的精神力提升有关,他没有将分身收回,准备看看,这分身究竟能坚持多长时间。分身是永远不会背叛自己的,也是自己最好的肉盾,如果他的能量增强了,对自己报仇必然有着很大的帮助。

    两个小时后,灭凤从修炼中清醒过来,呼出体内的浊气向阿呆看去。在她刚刚清醒的时候,阿呆就已经发现了,一共过去了三个小时,但分身却已久存在着,为了不让灭凤发现自己的秘密,在她刚醒过来的瞬间,阿呆将分身收回了哥里斯之愿。

    灭凤站起身,冲阿呆道:“怕我偷袭你么?像防贼似的看着我。我休息好了,咱们可以走了。”

    阿呆冷声道:“难道你不是贼么?我自然要防着点。”

    灭凤大怒,恨声道:“你说什么?我是获取者,不是普通的小贼。”

    阿呆哼了一声,“获取者也不过就是盗贼等级的一种称谓而已,同样是贼,有什么区别。现在去哪里。”

    灭凤深吸口气,平复着内心的怒气,“我怎么知道要去哪里,你不是要灭杀手工会么?总有个次序吧。是先灭总会还是从他们的分部巢穴开始?”她发现,面对这个脸色冰冷的青年,一向冷静的自己竟然非常容易动怒。

    阿呆想了想,道:“如果直接灭掉杀手工会的总部,分散在各地的杀手必然会树倒猢狲散,恐怕会危害更大,甚至会出现一个又一个新的杀手工会。我的目的是将这些龌龊的混蛋全部消灭掉。所以,还是先从分部开始吧。你带我去离此最近的杀手工会分部。对了,你知道咱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么?”

    灭凤一楞,道:“你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咱们现在在华盛帝国的光明行省与落日帝国的黑暗行省交界处。再往西不远,就能进入落日帝国了。你这一路一直向西北方而来,是从天罡山脉同神圣教廷交界的地方穿过来的。如果说最近的分部,那就要去黑暗行省的首都黑暗城了。”

    阿呆心想,原来已经快进入落日帝国领地了,自己还以为是在索域联邦境内呢。看来,颓废的那两天确实赶了不少路啊!

    灭凤见阿呆没有反应,继续道:“现在已经傍晚了,跟了你这么长时间,我一顿正经饭都没吃过。前面不远正好有个村子,先去那里住一晚,休整一下状态。明天一早再去黑暗城吧。”说完,沿着河边,当先朝西方走去。

    阿呆追上灭凤的步伐,道:“你一直追着我么?以你的功力应该跟不上我才对,而且,你又怎么找到我的,怎么知道我从哪个方向走的?”

    灭凤心中升起一丝得意,心道,你也有佩服我的时候啊!“速度向来是盗贼最擅长的,你功力虽然高,但我一样有办法跟上你。至于怎么找到你的,这是我们盗贼工会的秘密。”阿呆皱了皱眉,道:“你的秘密我可以不问,可是你现在这身打扮,怎么能去前面的村落?”

    灭凤一楞,看向自己一身黑色的劲装,是啊!自己这副打扮完全是一个武者,必然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但是,她当初为了追上阿呆,将所有的行礼都丢弃了,只剩下这身打扮。没好气的道:“我这身打扮怎么了?我可没有衣服换。”

    阿呆虚空一划,打开自己的空间结界,从里面取出一套平民服装递到灭凤手中,“把这个套在外面吧,虽然大了点,但也能将就了。”

    灭凤接过干爽的平民服装,瞥了阿呆一眼,飘身落向一旁,几下就将衣服套在身上。她的动作极为利落,衣裤长出来的部分都被她用短刃割掉了,虽然看上去有些别扭,但扎紧腰带,也将就了。只是她那冷峻的俏脸,明眼人一看就能辨别出不是普通人。

    两人向前走了大约二十分钟,看到宽阔的大河对面有一座村落,村落面积不大,看上去只有百户人家左右,先前阿呆看到的袅袅炊烟就是从这里发出的。河边,七、八名妇女正在边洗衣服边聊天,一副平实和谐的样子。灭凤看了阿呆一眼,道:“咱们到对岸去吧。我饿了。”

    阿呆道:“就这么过去么?那边的人如果发现了怎么办?”

    灭凤冷哼一声,道:“你还怕被发现么?你那么爱杀人,他们要是发现了,你都杀了灭口不就行了。”

    阿呆勃然大怒道:“你才喜欢杀人,我杀的都是有取死之道的恶人。”

    看着阿呆愤怒的样子,灭凤不禁想起了当初四叔的死,恨声道:“你凶什么?我四叔当初只是想试试你的工夫你就杀了他,难道还不算嗜杀么?”她紧紧的攥着拳头,每当想起自己慈祥的四叔在阿呆的冥王剑下变成一具干尸,灭凤心中就充满了无比的恨意。

    阿呆的神色重新恢复冷静,淡淡的说道:“他不是来试我的功夫,而是来试我的冥王剑难道你不知道,冥王剑出鞘,不见血不回么。更何况,当**们去精灵族掳掠精灵的行为,本身就该死,如果那时我有现在的功力,说不定会将你们都杀掉。你知道么?被你们抓走的十八名精灵只有两名生存下来,其余的都因为被那些落日帝国的混蛋亵渎而选择了自杀。虽然你们没有杀人,但你能说精灵的死与你们没关系么?你四叔的命就值钱,精灵就该死么?我不想和你争论这些,是非曲直自有公道。跟着我。”说完,阿呆屈指弹出一道劲风,在强劲的生生真气作用下,无形的斗气横跨百米,射向河对岸击穿了一株小树,阿呆接连弹出几指,小树喀拉拉一声,倾倒在地。突如其来的声音,顿时吸引了河边的村民们。趁此机会,阿呆一拉灭凤,两人腾空而起,闪电般朝河对面落去。阿呆修为精湛,横跨这点距离根本用不着换气,径直的飞了过去。轻身功夫也是灭凤最擅长的,只在河面上轻点借力,就追着阿呆来到了对岸。

    脚落实地,灭凤心中却依然回想着阿呆刚才说的话,他说的没错,盗贼工会虽然从来不杀人,但所做所为,确实有取死之道啊!但是,从感情上来说,自己怎么能让四叔就那么白白的死去呢。

    阿呆看了一眼沉默的灭凤,当先朝前方不远处的村落走去。因为先前小树的折断,没有人发现穿河而过的他们。

    小村是依河而建,河边有着一块块田地,一些农民正在辛勤的耕耘着,看着这些朴实的普通人,阿呆脸上冰冷的线条柔和了一些。他大步上前,走到一名正在干活的中年村民身旁,道:“大叔您好,我们路过这里,走的累了,又没了干粮,能不能在贵村休息一晚?”

    村民放下手中的锄头,打量着面前的阿呆。除了身材高大以外,阿呆和普通人并无区别,他那朴实、憨厚的容貌顿时赢得了村民的好感,哈哈一笑,村民道:“出门在外,应该多做准备才是。弄的什么都没了赶不了路了吧。我们哈克村人最好客,你等我一下,等我把手里活儿干完,就带你回村里。我家地方虽然不大,但多住几个人还是可以的。”

    阿呆心中一喜,道:“大叔,您是在刨地吧?我帮您好了。”说着,不等中年村民拒绝,就从他手里接过了锄头。顺着中年村民先前刨出的痕迹刨了起来。中年人眼底流露出一丝赞许的神色,微笑道:“小兄弟,这怎么好意思呢?还是我来吧。”

    阿呆冲中年人微微一笑,道:“大叔,我们年轻人就是有把子力气,我自己就可以了。您先休息一会儿。”

    不远处的灭凤看着阿呆一锄一锄的刨着地,心中涌起一股难言的感觉。他的功力那么高深,竟然愿意去做这些最低级的农活,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啊!

    中年村民见争不过阿呆,也只能由着他了,把自己负责的区域告诉他,在一旁和他聊了起来。

    阿呆没有运用自己的真气,完全靠**的力量挥舞着锄头,即使如此,以他健壮的体格还是比村民干的快了许多。在干活中,阿呆始终没有回头看灭凤。通过和村民的聊天,阿呆知道,这位中年的大叔名叫哈里,是这哈克村中一名普通的村民。哈克村属于华盛帝国的光明行省,这里的村民都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很少与外界来往,因为这里地处偏远,光明行省的官员们也不会前来收税。使得这里的村民们生活得异常轻松。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到也逍遥自在。

    锄头在阿呆手中不断的翻飞着,地面的泥土在锄头的作用下分开两旁,一会儿的工夫,哈里应该刨的地就已经完成了。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阿呆将锄头还给哈里,道:“大叔,我没怎么干过这种活,刨的不好,您别见怪。”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