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玄月红衣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芒修本来并没有想用这个魔法,但是,在两人同时使用神光降世的过程中,他却感觉到玄月所带来的强大压力,那是外人绝对看不出来的。虽然当时表面看上去是势均力敌的。但事实并非如此,玄月的神光降世功力比芒修还要精纯许多,芒修已经快要顶不住了。所以,为了他自己红衣祭祀的荣誉,才迫不得已的用出了浩然之光。在七彩的浩然之光作用下,玄月发出的神光降世已经被压到身前三米处,完全处于下风。但是,玄月就这么败了么?不,当然不会,此时的她,心中充满了对胜利的渴望,又怎么会轻易言败呢。玄月突然合上眼眸,似乎体外强大的压力与她无关似的,丝毫没有被浩然之光所影响,俏脸平静的毫无一丝波动,淡淡的吟唱声飘洒而出,“天地无极,万法归宗,神力荡魔,光之绝响。爆发吧,纯净的神圣之力。”随着咒语的吟唱,玄月发出的金色光柱骤然增大了几分,硬生生的止住了浩然之光前进的脚步。但是,她并没有用更高级别的魔法,她所吟唱的咒语,是神圣光系中最强的辅助魔法,那是有着瞬间增强对光元素吸收速度,和增强本身所用魔法控制的绝响之光。这个七级辅助魔法是单体辅助魔法中最强的。玄月对魔法的应用完全不同于芒修。芒修是在自己处于危险之中时,先用出一个更强大的魔法,然后散发掉之前用出魔法的威力,将能量溶入到之后发出的更强魔法中。这是一般魔法师普遍的做法,并没有错。但是,在原先魔法的能量融合到新魔法之中时,不可避免的会有一部分能量流失掉。而玄月所用的方法则不同。她并没有改变原有魔法的状态,而是在原有魔法的基础上进行增副,以取得更大的效力,一个七级攻击魔法加上一个七级辅助魔法,其融合的威力,绝对不会比八级魔法差,而且因为没有能量的流失,还会减少施法者的消耗,在魔法能量的运用上,玄月已经占据了上风。

    玄月的娇躯在更加强烈的金色光芒包裹下缓缓从地面漂浮而起,突然,在所有人惊讶的注视中,玄月的眉心处亮了起来,一个金色的符号浮现而出,如果玄月自己看见的话,一定会惊讶的认出,这个金色的符号和凤凰之血上的那个是完全一样的。随着金色符号的亮起,玄月背后升起两只光翼,那清晰可见的巨大能量翼轻轻的拍打着,每拍打一次,玄月发出的金色光柱就会增强一分,相应的,就会将浩然之光逼退一分。

    教皇看到玄月背后出现的两只光翼,差一点惊呼出声,光翼的形态他在清楚不过了,那是同接受神之洗礼时同样的光翼啊!这种异象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教廷所有的典籍中都没有记载过接受神之洗礼后的人会有光翼出现,虽然光翼只有两只,但也足以让教皇惊叹了,他更加坚定了玄月和阿呆是救世主的信念,他知道,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偏向玄月一方。

    闭着双眸的玄月,清晰感觉到空气中的光元素以平常几倍的速度从背后疯狂的涌入体内,这些庞大的能量经过她的凝聚、融合、转化,再散发而出的过程,不断增强自己的攻击力。至纯的金色之光在玄月的作用下逐渐将先前被浩然之光侵略的地盘夺了回来。浩然之光已经是芒修所能使用的最大魔法,眼看着自己发出的七彩光芒被渐渐逼退,又看到玄月身上所产生的异象,他已经失去了对自己的信心。再不使用器具相助的情况下,他也确实没有了应变的办法。浩然之光一步步的被金色光柱压了回来。

    玄月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稳稳的将芒修压制住了,依旧不断的控制着神圣能量注入到自己的攻击之中。一个慈祥的声音在玄月心底响起,“孩子,不要再继续攻击了,芒修已经快不行了。你把能量后收,内蕴于身,然后引两股能量升天。”

    玄月心中一惊,从自己体内的金色海洋中清醒过来,她辨别出,这个声音正是自己的爷爷教皇发出的。当她睁开眼眸时,发现场上的形势已经完全逆转,芒修发出的浩然之光已经被自己的金色光柱压制到身前两米外,他额头上的汗水津津而下,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看到如此情况,玄月赶忙将攻击的能量渐渐收回,内蕴于本身。压力大减下,芒修顿时松了口气,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感激之色。玄月因为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对能量有着主导作用,当她控制着自己发出的金色光柱以及芒修发出的七彩浩然之光重新回到中央的位置时,内蕴的能量骤然爆发,把前冲之力该为上冲,将两股不同颜色的能量引向天际,光芒一闪,澎湃于光明大殿前的神圣气息全都消失不见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眼看着场面的变化,教廷的神职人员们谁也说不出话来,只有那些修为高深的人看的谁是最后的胜利者。但玄月和芒修的表现却令他们大饱眼福,魔导师的能力确实强大啊!芒修身上的祭祀袍已经被自己身上流出的汗水湿透了,粗重的喘息声清晰可闻。

    教皇分别看向玄月和芒修,微笑道:“神最忠诚的信徒们,刚才的一切大家已经都看到了。玄月神女同芒修祭祀战成了平手。我决定,授予玄月神女代理红衣祭祀的荣誉,将会根据她今后的表现,进行升降。”脸色一沉,教皇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起来,“事隔将近千年之后,黑暗势力再次抬头,他们威胁着大陆各种族的生存,作为神的信奉者,我要求你们,不惜一切代价的为大陆的和平而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三天后,将是我们前往天元族寻觅黑暗异族的时候,这对教廷来说,是千年来最重要的一战,我们是天神大人忠诚的信徒,必须要为大陆的和平付出许多,甚至是我们的生命,大陆的千年劫难就要靠我们去挽救,你们愿意追随我,和黑暗势力斗争到底么?”

    能够进入教廷神山的神职人员,都是天神最忠诚的信奉者,他们不但有着高深的修为,而且更有着对天神狂热的信仰,听了教皇的话,只有一个声音回响在光明大殿前,所有神职人员都高呼着,“我们愿意”“永远追随教皇大人”等坚定的话语。在他们心中,都充满了对天神崇敬和对黑暗势力的厌恶。

    教皇满意的看着神职人员们的反映,高声道:“好,你们不愧是神的孩子,既然如此,就让我们与邪恶势力对抗到底。我会带领着你们,在天神的庇佑下,取得最后的胜利。现在,各自回到你们自己的岗位去吧,做好出征的准备。”

    神职人员们渐渐的散去,教皇命令芒修、羽间以及玄夜一家跟随他进入光明大殿内。

    教皇手中燃起一团金色的火焰,金芒一闪,没入芒修的体内。在教皇的神力作用下,芒修委顿的精神顿时恢复了一些,冲教皇恭敬的深施一礼,“谢谢您为我保留住这张老脸。”他转过身,微笑的看着玄月,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看来,我真的是老了。”

    玄月恭敬的向芒修施礼道:“对不起,芒修爷爷,先前我出手太重了。您没事吧?”

    芒修摇了摇头,道:“比试嘛,哪儿有不全力以赴的,你的实力已经超越我们几个老家伙了,恐怕玄夜也还比不上你,真没想到,一向顽皮的小魔女竟然有了如此修为。”听了芒修的话,玄月俏脸一红,低下了头。冰封的心微微的颤动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而已。

    教皇对于玄月能够得到代理红衣祭祀的位置并不惊讶,他现在担忧的是救世主的事。深邃的目光落向玄夜,道:“这里没有外人,夜儿我问你,阿呆呢?既然你将月月带回来了,为什么没有将他也一起带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你对阿呆有偏见,但是,绝不能因为你的这种偏见而影响了整个教廷的命运,你明白么?救世主是天神所派,只有跟随着救世主的步伐,才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玄夜冷汗直冒,他以前虽然也知道教皇对阿呆重视,可却没想到居然重视到如此程度,喃喃的道:“教皇大人,您真的能肯定他就是救世主么?”

    教皇点了点头,道:“神羽陛下曾经在教廷秘典中留下关于救世主出现的情形,神圣的光雨降临,就是救世主出现的预兆。虽然你当时远在天元族,但是,应该也见到不久前降临的光雨吧。月月已经告诉我,那光雨就是她和阿呆造成的,再加上普岩族的普林先知预测的话,阿呆和月月,就是大陆的救世主,而且,救世主应该是以阿呆为主,我们必须要找到他,跟随着他的脚步迎接千年大劫的来临。告诉我,阿呆现在在哪里?”

    玄月突然上前一步,道:“教皇大人,我有些累了,想先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您就问玄夜祭祀吧。我不想再听到阿呆这两个字。”

    教皇感受着孙女身上散发的冰冷之气,皱眉道:“好吧,那你先下去休息。”玄月冰冷的面庞上看不出她内心的想法,向众人施礼后,独自退出了光明大殿。

    教皇将目光从玄月离去的背影转向玄夜,道:“告诉我,月月和阿呆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关系到整个教廷的安危,不许有一丝隐瞒。”

    玄夜心中一震,他确实想为巴不依遮掩一些,但是,教皇说的如此严重,他又怎么能隐瞒呢?巴不伦大哥,对不起,我要实话实说了。想到这里,他不再犹豫,道:“是这样的,在我们被围困精灵森林的第十三天,黑暗异族突然无声无息的撤退了。至于撤到什么地方,为什么要撤退,我们都不清楚。而正在这时,玄月和阿呆,以及他们的几个朋友一同来到了精灵森林内。那时候,月月和阿呆的关系显得非常亲密。但是,您也知道,我对阿呆那小子向来没什么好感,所以就要求月月跟我返回教廷。可是,月月对阿呆的感情仿佛很深似的,一再要求让阿呆一同回来,甚至,甚至以死相胁,我没办法,只得答应了下来,后来……”玄夜详细的将当日所发生的一切叙述了一遍,教皇的脸色随着他的话语越来越阴沉了。当他听完全部的叙述后,身体微微有些颤抖,身上的神力极不稳定的波动着。长叹一声,教皇高呼道:“孽障,真是孽障,不依竟然会做出如此有损教廷荣誉的事。”

    玄夜看到父亲如此气愤,心中顿时大惊,赶忙道:“教皇大人,这次确实是不依不对,但是,他也是被感情冲昏了头脑才会这么做的。您看在巴氏家族数代以来为教廷所做的贡献,就饶了他吧。”玄夜知道,一旦教皇下达了命令,就不会更改,只得提前恳求。

    教皇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原谅他?难道你不知道他这次犯下的错误有多大么?不但让救世主离我们而去,而且对教廷的声誉有着巨大的影响,阿呆那些朋友代表的五方面势力虽然不能说极强大,但加在一起,也是完全可以威胁到教廷的力量,更何况,阿呆背后还有大陆的第一强者天罡剑圣,那是连我也不敢轻易得罪的人。玄夜,你仔细想想,如果阿呆不是救世主转世,为什么他身边会凝聚着各方面的力量。普岩族的普林先知最为高瞻远瞩,他是第一个笼络阿呆的人,我相信,只要最后能战胜黑暗势力,普岩族一定会有很大的发展,哎——,冤孽啊!难道上天真的要惩罚我们教廷么?”

    玄夜此时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焦急的道:“教皇大人,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让我去寻找阿呆吧,把误会向他解释清楚,把他带回来见您。”

    教皇眼中流露出一丝颓然之色,似乎在这一刻突然老了十岁似的,叹了口气,道:“找?你怎么去找?而且以你和阿呆之间的关系,你以为他会相信你么?我看的出,月月因为阿呆而封锁了自己的心灵。他们之间的感情只能由他们自己去化解,外力是不可能发挥作用的。如果上天注定教廷要覆亡,人力怎么能挽回呢?救世主自有天命指引,今后会怎么样,就由他去吧,好了,你回去休息吧。至于巴不依,就先算了,毕竟他们巴氏家族为教廷有过很大的贡献。不过,你要警告巴不伦,让他管好自己的儿子。”

    看着父亲的样子,玄夜心中也不好受,教皇的一生和逝去的娜严一样,都奉献给了神圣教廷,此刻教廷面临如此危机,教皇的心情玄夜完全可以理解,但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劝慰才好。教皇的目光转向一旁的娜莎,声音柔和了许多,“莎莎,娜严的事我感到很内疚,是我在派他们去执行任务时考虑不周才会有此结果,你节哀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公公说。”

    娜莎眼圈一红,泪水流淌而下,哽咽道:“公公,这次的事并不怪您,谁也不知道会有这么大变化。父亲他求仁得仁,……”说到这里,娜莎再也说不下去,伏入玄夜怀中痛哭失声。教皇叹了口气,扭头冲红衣祭祀羽间道:“你去安排一下这次死难者的家属,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要多加抚慰。玄夜,你们下去休息吧。好好照顾娜莎。还有,月月现在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你们要多关心她。”

    众人领命而去,光明大殿变得空荡荡的,教皇转身面对背后高大的天使雕像,虔诚的念了一遍祈神咒,在他咒语的作用下,天使雕像泛起了阵阵金色的光晕。教皇喃喃的说道:“天神大人,请您保佑教廷,保佑您的子民吧。让逝去的勇士们能够在天界安息。”

    荒野中,阿呆不断的飞驰着,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只是凭借着太阳的光芒辨别着东西方向,这几天,他几乎都过着如同野人般的生活,饿了,就在山林中找些野果吃。倦了,就随便找个地方坐下修炼,或许是因为他将所有的思绪都驱赶出体外,精神力出奇的集中,生生真气的进步速度异常之快,身体状态也已经完全恢复了。

    飞驰间,阿呆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似乎有一缕袅袅炊烟,心中一动,这还是他离开精灵森林后第一次看到人家,想也不想,飞速朝炊烟升起的地方飘去。炊烟渐渐近了,阿呆清晰的听到淙淙的流水声,那是他多么渴望的声音啊!自从身体恢复以后,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河流。在潜意识的催使下,他穿过一片树林,终于看到了自己渴望已久的波光。那是一条异常宽阔的大河,蓝色的河水异常清冽,朝着西北方倾泻而去。阿呆身上早已经全是污垢,看到眼前的大河,毫不犹豫飞身而起,跨过两米高的河堤向大河落去。扑通一声,水花四溅,在冰冷的河水浸泡下,阿呆顿时精神大振,河流巨大的冲力将他的身体带了起来,阿呆全身湛放出白色的生生斗气。当初在海边,他的功力还很低时,源源不绝的海浪就已经无法冲走他的身体,此时,这点河流的冲力就更算不了什么。阿呆凝神运气,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向河底沉去,在清澈的河流中,他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条条游鱼从自己身前滑过,水流的冲击,不断清洗着他身上的污垢,河水很深,半晌才沉入底部。据阿呆判断,自己下潜至少有十米了。河底非常干净,竟然没有他想象中的淤泥,而都是一些光滑的圆形石块儿。阿呆体内的生生真气不断循环起来,形成了本身的内循环,这样,他至少可以坚持几个小时不用上岸呼吸。多日没有洗澡,身上实在是太脏了。阿呆不断变换着自己的方位,让汹涌的河流将巨灵蛇之甲表面的污垢清洗干净。

    当巨灵蛇之甲表面的污垢消失后,阿呆在水中将这身轻薄的铠甲脱了下来,用手紧紧的抓住,不断清洗着上面的污垢,然后也将自己的身体仔细的清洗了一遍。当这些全都进行完之后,阿呆将与浮力对抗的生生真气收回,双脚在水底一点,身体像箭矢一样冲了上去。

    噗的一声,阿呆的身体在白色的生生斗气包裹中冲出了河流,辨别了一下方位,向岸边落去。由于在水中穿巨灵蛇甲不方便,所以他现在是完全赤luo的。那种清爽的感觉让阿呆原本紧绷的全身放松了许多。

    就在他马上要落到岸边之时,异变发生了。一道尖锐的劲风带着强烈的杀气电射而至,那是一道黑色的身影,身影最前端是幽蓝的寒芒,闪电般朝阿呆腰部的要害扎来。此时阿呆因为抱着巨灵蛇甲,身体又刚刚清洗过,正感受着那种清新的感觉,所以根本没有一丝防备。偷袭的寒光一直收敛着自己的气息,直到进入阿呆身体一米范围内,疯狂的杀气才爆发而出,杀气的骤然出现顿时让阿呆大吃一惊,那澎湃的杀机在尖锐斗气的灌注下,并不是他没有进入最佳状态的生生斗气可以防御的住的。当他发现危机之时,那尖锐的寒芒已经离他的腰腹不到半米的距离了。在没有任何闪躲办法和抵抗的情况下,阿呆只能将手中的巨灵蛇之甲移到腰上。黑色的身影带着幽蓝的光芒准确的撞在阿呆的腰部,尖锐的斗气骤然迸发,即使经过巨灵蛇甲的抵消,依然是那么的强大,疯狂的钻进阿呆腰部的经脉,肆虐起来。

    那尖锐的斗气是如此熟悉,阿呆虽然在大意之下被对方击中,但他此时的功力之浑厚,已经可以列入大陆顶尖之列,白色光芒骤然湛放,体内液态的生生真气骤然截止住尖锐斗气的冲击,阿呆右手一转,巨灵蛇甲卷住对方的短刃,护体的白色生生斗气骤然转变成淡蓝色,他没有用手去幻化,一张巨大的蓝色光网已经罩向了偷袭者。在光网强大而柔和的能量,在距离如此之近的情况下,偷袭者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身体完全被光网禁制住了,前冲的势子嘎然而止,正好站在阿呆身前,两人几乎贴身面对。

    即使不用看,阿呆也知道这个偷袭者是谁,那种偷袭的手段另他如此熟悉。只是他很奇怪,为什么事隔一年多之后,这个盗贼工会的少女会再次出现于自己面前,自己离开迷幻之森后就几乎没有在一个地方停留多久,她却依然能够找到。

    偷袭阿呆的,正是在盗贼工会禁闭一年的灭凤。当初,她被盗贼工会会长禁闭以后,一直在刻苦的修炼着,她怎么也不相信,年纪并不比自己大的阿呆竟然能在短短时间超过自己那么多,阿呆武技进步的速度让灭凤极不甘心。阿呆成为了她想要超越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灭凤对自己进行了如同自虐势的残酷训练。一年的时间,她的功力大幅度的增长了。这一年中,她脑海里始终无法忘掉阿呆的身影,她不断的告诉自己,那是因为四叔的死所带来的恨意。一年后,禁闭解除,她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已经隐没于暗处的盗贼工会,独自寻找阿呆报仇。盗贼工会虽然隐没了,但是,消息网络还在,灭凤从手下处得知,阿呆在安迪斯城出现,并且参与了两个魔法师工会的比试,她立刻启程赶到安迪斯城。可她到那里时,阿呆等人却已经离开了。不久后,她又得到了阿呆参与月痕佣兵团和霸王佣兵团必胜之决的团战,大展神威,使霸王佣兵团臣服的消息。立刻赶去月痕佣兵团所在的瓦罗城,可在那里,她还是慢了一步。在盗贼工会庞大而密集的消息网络支持下,一直到红飓城,灭凤才终于追上了阿呆等人的身影,正在她找寻机会动手之时,阿呆和玄月却看到了岩力留下的任务,飞快的离去,灭凤虽然想追上他们,但竭尽全力却依然无法赶上他们的速度,只得跟着月姬他们缓慢的来到了普岩族,他知道,阿呆是不会和自己那些朋友分开的。在普岩族中,她惊讶的发现,一直跟随着阿呆的光明魔法师竟然是个女子,而且是那么绝美的女子,心中不禁产生了一种酸酸的感觉。本来,她打算趁阿呆在普岩族修养的几天动手,可是玄月却始终守在阿呆身边,使她没有任何机会,灭凤清楚的知道,虽然自己的功力提升不少,但和阿呆、玄月这样的高手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所以,她并没有冲动,只是静静的等待着机会。阿呆等人离开了普岩族前往精灵族,由于有了以前的教训,灭凤一直没有贸然动手,她凭借极高的耐力等待着最佳机会的来临。灭凤的潜藏工夫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即使是阿呆也一直都没有发现她的存在。来到精灵森林后,阿呆等人利用精灵之镯进入了精灵森林的古结界,而灭凤却没有办法了。不过,她为了不再跟丢阿呆,利用盗贼工会的特殊物品千里追踪香,趁阿呆用精灵手镯打开结界的刹那在他身上留下了记号,只要不是过度的清洗,千里追踪香的气味是不会消失的。事实证明,她这么做是完全正确的。第二天一早,她就凭借身上能够感应到千里追踪香的物品察觉阿呆已经离开了精灵森林,顿时快速的追了上来。可是,阿呆在悲痛之中发挥的速度又怎么是她能追的上的呢?阿呆两天两夜透支生命力的狂奔,让灭凤足足跑了十几天才跟上。终于在阿呆功力恢复后渐渐追上了他的足迹。阿呆因为功力刚刚恢复,这几天前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一直在修复着身体,所以灭凤才能始终若即若离的跟在他身旁,但也追踪的异常辛苦,她的体力已经逐渐跟不上了。今天,当阿呆跳入河里洗澡之时,灭凤知道,如果自己再不下手,恐怕就没有下手的机会了。因为,在河流如此强烈的冲击下,千里追踪香的气味是不会留存的,阿呆赤luo着身体从河水中向岸上落下时,灭凤知道,这就是自己出手的最好时机,虽然阿呆赤luo的样子让她娇羞不已,但她还是毅然选择全力攻击。喂毒的短刃带着她全部功力朝阿呆扑去。但是,在如此良机之下,她还是没有成功的将阿呆击杀,那蓝色光网所蕴涵的能量是如此的庞大,灭凤根本没有任何挣脱的机会,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面前一丝不挂的阿呆,此时她才注意到,原来阿呆的身材是那么的完美,俏脸不由得飞起两抹红晕。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