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生机重燃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阿呆先将自己所有的真气收拢到丹田的金身中,在能量的运转下,阿呆将状态调整到了最好,他已经决定了,就算被生生真气冲爆心脏而死,他也绝不会再退缩,在意念的控制下,金色的液态生生真气在心脉外凝结成尖锥的形态。阿呆咬紧牙关,催动这股澎湃的能量,骤然刺入了心脉的深处,比以往更要剧烈数倍的疼痛使阿呆全身大幅度的痉挛着,接连喷出几口鲜血。但是,他却仍然没有放弃对心脉的冲击,用意念控制着生生真气不断的向前冲刺着。鲜血一口接一口的狂喷而出,阿呆知道,自己已经要坚持不下去了,意志渐渐的模糊,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要支持不下去了。

    就在他再也无力前冲之时,一股温暖柔和的能量突然出现,顺着他的右小臂流转而上,瞬间冲入了心脉之中,心脉那阻塞的血管在这股能量的冲击下,骤然扩张了一些,阿呆的生生真气借此机会一透而过,终于沟通了天地之桥。阿呆全身剧烈的震动几下,渐渐恢复了平静。所有的疼痛突然全部消失了,失去的力量又恢复到他体内。感受着那股不断安抚着自己心灵的温暖能量,阿呆心中大恸,因为他知道,这是哥里斯之愿传来的温暖能量。是哥里斯老师的灵魂在危机中救了他。阿呆平躺在地上,喃喃的道:“老师,还是您对我最好啊!老师……”泪水滑落,阿呆缓缓的坐了起来,功力虽然已经恢复了大半,但他的身体却依旧十分虚弱。

    睁开眼睛,事隔十几天之后,阿呆再次看到了自己的身体,他发现,自己完全变成了一个泥人,身上的黑袍完全变成了土黄色,早已经破败不堪,有些地方都已经露出了里面的巨灵蛇之甲。阿呆活动了一下极为僵硬的四肢,血液循环微微加快,逐渐让麻痹的身体有了知觉。

    “哥里斯老师、欧文叔叔、师祖,为了你们,我还不能死,你们交付给我的任务,我还没有完成,现在我绝不能死。”虚空一划,他打开了自己的空间结界,从里面取出和玄月在去普岩族路上采摘的果实,虽然空间结界中没有空气,但因为果实自身的原因,还是有些**了。但是,阿呆却依旧将那一颗颗果实塞入了自己口中,大口的吞咽着,他需要营养,需要大量的营养来恢复自己的身体。一共十九个果实,一会儿的工夫,就被他都吃了下去。阿呆扯掉身上的黑袍,深吸口气,进入了修炼状态。催运着丹田内的生生真气循环起来。淡淡的白色光芒透体而出,他的意识沉入体内,现在,他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抛诸脑后,全身心的修炼着。

    两天后,空旷的大地响起一声清朗的长啸,啸声如海浪般澎湃不息,周围的鸟兽受到了啸声的惊吓,快速的躲开了。这啸声,正是阿呆发出的。经过两天的修炼,他的状态已经恢复到了最佳,全身充满了澎湃的生生真气,睁开双眸,两道有如实质般的寒光电射而出,阿呆从原地飘身而起。在阳光的照射下,他身上的巨灵蛇之甲烁烁放光。阿呆将握紧的右拳举到自己眼前,冷冷的说道:“从今天开始,我阿呆不会在涉及感情。我要做的,就是替欧文叔叔报仇和完成师祖的心愿。杀手工会,你们等着,死神将光临你们身边,给你们带去死亡的恐惧。”像玄月在精灵森林似的,阿呆也将自己的心完全冰封了,在意念中,他只有着报仇这一个念头。飘身而起,辨别了一下方向,朝着西方飘飞而去。

    神圣教廷。光明大殿中。凝重的气氛使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教皇站立在光明大殿中央,森冷的气息不断从他体内散发而出。红衣祭祀玄夜、审判长玄远、副审判长巴不伦,以及从天元族回来的所有人都低着头。只有一脸冰冷的玄月仍然能保持平静的状态。他们刚刚赶回到教廷之中就立刻向教皇汇报了此行的情况,此时,都处于忐忑不安之中等待着。

    教皇的目光从归来的每一个人身上扫过,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响起,“去了一千多人,就只有你们回来?黑暗势力,看来真是强大啊!玄远审判长,红衣祭祀玄夜,副审判长巴不伦,你们是怎么指挥的。一千多教廷精锐竟然只回来六十多人,就算敌人实力再强,如果你们指挥得当,以你们带去的强大实力,难道没有突围的机会么?如果不是娜严祭祀牺牲了自己,恐怕你们一个也回不来吧。”教皇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一向平静的面庞已经有些扭曲了,连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显然已经动了真火。“玄夜,这次你是行动的主要指挥者,进入翼人族的圈套也是你造成的。你说吧,我该如何处置你?”

    玄夜黯然跪倒,“教皇大人,这次的失败都是以为我的指挥无方才造成的。玄夜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玄远微微皱眉,冲教皇道:“这次前去剿灭暗魔族以我为主,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也请教皇大人一并处罚。但是,教皇大人,现在黑暗势力如此猖獗,正是用人之际,希望您不要太责难玄夜祭祀。我愿意将他的罪责一并领受。”

    玄夜全身一震,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叔叔竟然会为自己领责,第一次从叔叔玄远身上感受到了亲情,感激的看了玄远一眼,冲教皇道:“教皇大人,这次的事完全和审判长无关,是因为我一人之错,导致满盘皆输。请您处罚我吧。”

    教皇冷冷的看着玄远和玄夜,淡淡的说道:“你们谁也不用多言,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教廷有教廷的规矩,天神是不会宽恕罪人的。玄夜,你犯下如此大错,本应收取你的性命以祭奠勇士们的亡灵,但我给你一个带罪立功的机会。从现在开始,玄夜红衣祭祀降为白衣祭祀,剥夺继承教皇之位的权力。”

    玄远全身一震,失声道:“教皇大人,你可以将玄夜降为白衣祭祀,但却不能剥夺他继承教皇的权力啊!”被剥夺继承权,就是指被剥夺者将永远失去了继承教皇之位的权力,就算玄夜再从白衣祭祀恢复的红衣祭祀等级也不可以。所以玄远才会如此着急。从理论上来说,教廷中的每一个人都有继承教皇之位的权力,但是,一旦被上任教皇剥夺了这种权力,就相当于将他在教廷中的地位大大降低了。

    教皇将目光转向玄远,道:“我已经决定了的事就不会更改。玄夜处事不清,在执行艰巨任务时不能冷静思考,他已经没有接任教皇的资格了。我这样处罚已经是很宽大了。玄远,你身为审判长,虽然不是直接指挥者,但却没有及时修正玄夜犯下的错误,罪不可免,我宣布,从今天开始,你降为副审判长。巴不伦因为并不是直接指挥阶层,免罪。其余归来的人员,奋勇杀敌,在玄夜指挥的错误下仍然能够坚持回到教廷,有功无过,所有人晋升一级。这是我最后的决定,是不会更改的。”

    玄远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玄夜拉住了,玄夜恭敬的道:“多谢教皇大人从轻处理。”他本就不是恋栈权位之人,这次的事也确实是因为他的原因才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自然不会去争辩什么。

    教皇沉声道:“传教廷特级令,命,所有分散在大陆上的祭祀殿同时监察,寻找黑暗势力的动向,同时,集中教廷所有祭祀、审判者、神圣骑士军团进行整编,三日后,前往天元族寻找黑暗异族的下落。并且,向所有国家发出信函,请他们协同调查黑暗势力的踪迹。”教廷受到如此大的打击,他已经决定,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将那些黑暗异族彻底消灭掉。

    “教皇大人,我有话说。”玄月冰冷的声音突然在光明大殿中响起。教皇一楞,看向玄月道:“你说。”

    玄月淡淡的道:“教廷面临如此危急存亡之时,请教皇大人允许我,和教廷大军一同出征,共同剿灭黑暗异族,同时,我希望能够接替娜严红衣祭祀的职位,成为新的红衣祭祀。我相信,自己已经完全有这个实力。”

    教皇皱了皱眉,道:“你要当红衣祭祀?红衣祭祀不单要修为精深,同时,还需要具备很多素质。”玄月在教廷中只不过是最普通的神女,并没有职位。虽然教皇很希望自己孙女能出人头地,但也不能利用自己的权势让玄月连跳数级。

    玄月凝视着教皇,道:“教皇大人,现在教廷处于危机存亡之时,希望您能暂时改变以前的老规矩,我希望有红衣祭祀的身份,是因为我想更好的帮助您指挥教廷大军和黑暗异族对抗,我相信自己有这样的实力。请您批准我的请求。”

    教皇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孙女似乎变了,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从她的美眸中,根本察觉不到一丝情感,有的,只是坚定的信念。但是,红衣祭祀在教廷来说,是一人之下的高位,虽然玄月是自己的孙女,他也不能贸然答应,看向身旁的另外两名红衣祭祀,道:“你们看呢?”

    芒修恭敬的道:“教皇大人,玄月说的对,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只要她的能力足够,我不反对。”另一边的羽间红衣祭祀点了点头,道:“我和芒修祭祀的意见相同,只要玄月能够展现出不若于红衣祭祀的实力,完全可以让她胜任这一职位。”

    教皇点了点头,道:“红衣祭祀对教廷来说事关重大,不能随意决定。这样吧,玄月,只要你能证明你的实力,我可以让你暂代红衣祭祀之位,根据你以后为教廷做出的贡献再考虑升降。玄夜、玄远审判长,你们可以下去休息了,三日后,启程前往天元族。芒修、羽间两位祭祀,麻烦你们在光明大殿外准备,一个小时后,进行对玄月的考察。命令所有教廷神职人员全体参加审核,共同监察。”

    芒修和羽间躬身行礼后,退了出去。玄夜和玄远也带领着归来的一行人也离开了光明大殿,大殿内,只剩下教皇和玄月二人。教皇注视着玄月,道:“你为什么不下去准备一下。难道你就那么有把握么?”

    玄月淡淡的道:“我不下去准备,是因为我知道您有话对我说。而且,我有信心达到红衣祭祀的水平,又何必准备什么呢?”

    教皇一直紧绷的面庞缓和下来,叹息一声,走到玄月身前,看着自己孙女的娇颜,道:“月月,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去寻找阿呆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没有找到他?”玄月道:“我找到他了,只是在普岩族,普林先知告诉我们教廷在精灵森林有难,所以我才会赶到那里,正好和父亲等人汇合,一同返回了教廷。”

    教皇道:“那阿呆呢?他没有和你一起回来么?”

    玄月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凄凉的光芒,淡然道:“他走了,他说他永远的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教皇心中一惊,道:“走了?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玄月道:“那些事我不想提了,如果您想知道,就去问玄夜祭祀或者玄远审判长吧,他们会告诉您答案的。对不起,教皇大人,我要去准备待会儿的测试,先下去了。”说完,转身朝光明大殿外走去。

    教皇道:“等一下。这些我可以不问你,不过,你告诉我,不久前发生的天降光雨是不是阿呆搞出来的。”

    玄月全身一震,脑中顿时回想起当日和阿呆在小河边的情景,心中一阵剧烈的绞痛,无声的点了点头,然后才出了光明大殿。

    教皇看着玄月消失的背影,喃喃的说道:“是他们,真的是他们,终于可以肯定他们就是救世主了。”

    玄月出了大殿,深吸一口教廷中那熟悉的空气,朝自己的家缓步走去。还没有进家门,她就听到了母亲的痛哭声。压抑的感觉传遍全身,玄月推门而入。只见父亲玄夜正呆坐在一旁,而母亲则伏床痛哭,显然是已经知道了外公娜严的死。

    听到开门声,娜莎抬起头,当她看到自己的女儿时,悲痛的心稍微缓解了一些。玄月走到娜莎身边,低声道:“妈妈,人死不能复生,您别难过了。外公不会白死的,我一定会为他老人家报仇。”

    娜莎将女儿搂入怀中,父亲死了,她怎么能不伤心呢?虽然娜严对她一向很严厉,但她知道,父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更何况还有血浓于水的亲情在。玄月感受着母亲的悲意,将平静之光缓慢的注入到她体内,平复着母亲心中的悲痛。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玄夜叹了口气,道:“月月,你该去光明大殿参加考核了。”

    哭了足足一个小时,娜莎的悲意减弱了一些,听到玄夜的话不禁吃惊的看向自己的女儿,道:“月月,你要进行什么考核。”

    玄月依偎在母亲身旁,道:“妈妈,外公是红衣祭祀,如今他老人家仙去了,我怎么能让他老人家的位置落入别人之手呢?我要接替外公的位置,成为一名新的红衣祭祀。教皇大人已经答应我,只要我能和芒修、羽间两位红衣祭祀之一打成平手,就让我暂时代理这个位置。”

    娜莎大惊,道:“什么?你要和两位红衣祭祀比试,这怎么行。月月,你要知道,在教廷的等级测试中,是生死各安天命的。”

    玄月的美眸中流露出强烈的自信,淡然道:“妈妈,您放心吧,我下手有分寸,不会伤到两位红衣祭祀的。我先去了。”说完,不等娜莎阻拦,一个短距离瞬间转移就出了房间。娜莎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凭空消失,不由得娇躯一震,看向自己的丈夫,问道:“月月,她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

    玄夜轻叹一声,道:“你放心吧,月月现在的实力绝不在我之下,足以胜任红衣祭祀这个职位了。哎——,娜莎,你就别去了,我去大殿那边照看着点月月,还是小心一些好。”

    娜莎摇了摇头,道:“不,我要去,我已经失去父亲了,绝不想再失去女儿。我要和你一起去。”

    当玄月来到光明大殿前时,这里已经聚集了大量的祭祀和审判者,神圣骑士驻扎在教廷山外围,没有教皇的命令,是不允许随便进入内山的。

    红衣祭祀芒修和羽间站立在光明神殿门口,他们和娜严都是至交好友,娜严的年纪在四名红衣祭祀中最长,深得他们的爱戴,他的死让这两名年过七旬的红衣祭祀都非常难过。今天,玄月提出要接替娜严的位置时,两人虽然吃惊,却都决定,只要玄月的修为不是太差,就成全她的心愿,也算是为死去的娜严做点什么吧。娜莎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不论出于何种原因,芒修和羽间都不会伤害玄月的。

    玄月走到芒修和羽间面前,躬身施礼,道:“两位爷爷,你们好。我们可以开始了么?”

    芒修微微一笑,道:“月月,你已经做好准备了?”

    玄月点了点头,道:“不知两位爷爷谁来赐教?”

    芒修和羽间对视一眼,芒修道:“我来吧。”他用神圣能量将自己的声音远远传去,“教皇大人令,由于黑暗势力的出现,娜严红衣祭祀为教廷捐躯,为了能即使弥补红衣祭祀的空缺,决定对玄月神女进行测试,只要她能和我或红衣祭祀羽间任何一人战成平手,就暂时升她为代理红衣祭祀。由在场的所有祭祀和审判者监督。”他的声音远远的传去,光明大殿前的每个人都清晰的听到。人群中顿时躁动起来。小魔女玄月在教廷中可谓无人不识,虽然大家都很喜欢这个绝美的小姑娘,但却没人能够相信,以她不到二十岁的年纪能够达到红衣祭祀的修为,一时间,议论声不断响起。

    玄月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冲芒修道:“您请。”

    芒修冲玄月点了点头,道:“丫头,你要小心了。”说完,在白色的神圣能量包裹下,飘身而起,落在光明大殿前的左端。

    玄月俏脸上没有一丝波动,金色的光焰澎湃而出,包裹着她的身体漂浮到光明大殿前的另一端。

    看到玄月身上散发出的强大神圣气息,所有人都楞住了,包括芒修和羽间在内,谁也没有想到,玄月的神圣光系魔法修为竟然达到了如此境界。芒修原本轻松的神色顿时消失了,他很清楚这金色的能量代表着什么,玄月所拥有的,至少是白衣祭祀以上的实力。

    此时,教皇从光明大殿漫步而出,他一出现,所有的祭祀和审判者顿时恭敬的施礼,齐声高喊道:“拜见教皇大人。”

    教皇抬起双手,道:“红衣祭祀对教廷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职位,如果不是因为黑暗势力的突然出现,我绝不会草率的决定人选。希望神的信徒们能够理解我的决定。好,芒修,玄月,你们可以开始了。为了公平起见,在比试过程中,你们双方不允许使用任何器具对自己的实力增副。”外人看不出玄月的实力,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呢。当今天他在光明大殿中见到归来的玄月时,就已经发现她的实力大幅度的提升了,绝对有不弱于光系魔导师的水平。所以才会放心的让她进行此次测试。

    玄月和芒修互相行了一个祭祀礼,同时吟唱起自己的咒语,神圣的梵唱声在光明大殿前不断响起,所有的祭祀不由得念起了祈神咒。

    玄月吟唱道:“伟大的天界之神啊!我请求您,将无尽的神力借与我,让光明笼罩大地,让神圣充满人间吧。”金色光芒骤然大盛,玄月身体周围五米内完全被金光笼罩,金色的光芒以圆柱体的形态冲天而起,直升天际。人群中的玄夜和娜莎看着女儿在金光包裹中的娇躯,顿时宽心大放,玄月所用的,是七级神圣光系魔法——神光降世。能以如此快的速度用出这个七级魔法,她的修为绝对不会比芒修差。

    芒修也吃了一惊,本来他还想在比试中放水,但看到玄月用出的神光降世,不由得打消了这个念头,围绕着身体的白色光芒渐渐转变成金色,和玄月同样的金色光柱直升入天,两人在光明大殿前对视着,不断凝聚着空气中的光元素。

    玄月眼中寒芒大盛,双手在身体两侧各自画出一个优美的弧线,掌心外翻,神圣能量骤然而出,原本直冲入天的金色能量在玄月意念的催动下改变了方向,骤然朝芒修冲去。芒修眼中精芒一闪,同样的动作出现在他手上,两股金色的光柱分别从光明大殿前的左右两侧骤然冲出,由于能量同源,并没有发生剧烈的爆炸,同样的金色光芒维持在半空之中,挤压着对方。两股金色能量虽然都充满了神圣气息,但却稍有不同,玄月发出的金色光柱颜色更深一些,在空中可以清晰的分辨出来。

    光明大殿前虽然聚集着数千人之多,但却异常平静,谁不希望能看到魔导师之间的战斗呢?一深一浅两股金色的光芒骤然在空中碰撞,不断的推挤着对方发出的能量。在同样的魔法拼斗中,就看谁的魔法修为更高深一些,只有修为更加深湛的一方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神圣的梵唱声不断从玄月和芒修祭祀口中响起,两道金色的能量柱不断的互相挤压着,谁也占不到便宜,那庞大的能量气息形成一圈如同结界般的无形压力,将围观的神职人员都推出百米之外。在不断凝聚着光元素的过程中,玄月满头蓝色的长发被能量激荡而起,在包裹着身体的金光中,不断的飘舞着。她那平静的面庞上充满了神圣和威严,观战的神职人员已经有人叫出‘女神转世’四个字。

    玄夜看着自己女儿逐渐增强的能量,心中大慰。娜莎却紧紧的抓住玄夜的手,虽然场面上玄月并没有吃亏,但她仍然非常紧张,惟恐玄月有所失误。玄夜用精神传导的方法对娜莎说道:“放心吧,月月现在既然能保持着平手,就绝对不会失败了。芒修祭祀的修为和我差不多。只要不出意外,月月最少能保证个平手,不至于吃亏。”

    就在这时,场冲出现了奇异的变化,芒修祭祀合拢在胸前的双臂突然大张,眼中金芒大放,高声吟唱道:“一为生之光,二为魂之魄,三为愈之光,四为人之心,五为圣之光,六为神之令,七为灭之光,八为永生劫,九为死之光,十为天地伤。以天神之力为引,以五光五灭为形,湛放吧,天地间傲然之气,结为浩然之光,清扫一切的恐怖与邪恶。”芒修手中幻化出一个又一个奇异的手形,金色的符号不断注入到身前的金色能量中,随着咒语的完成,原本护体的金色光芒逐渐转变,形成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环绕的结界,威势顿时大盛,原本他发出的金色光柱也转变成了七彩光柱,能量柱的体积明显增大,以浑厚而庞大的气势,逐渐将玄月的金色光柱压了下去。

    芒修所用的这个魔法,只有白衣祭祀以上实力的神职人员才认得,这是神圣光系八级魔法——浩然之光,取天地浩然之气,以五光五灭为形,凝聚成庞大的能量攻击敌人,虽然浩然之光的神圣气息并没有神光降世产生的金色光柱能量那么精纯,但是,浩然之光所蕴涵的能量却要大的多,是神圣光系八级魔法中,单体攻击力最强的魔法之一。连玄月也没有想到,芒修竟然会用出这个魔法。教皇的脸色微微一变,皱了皱眉,即使是他来面对芒修用出的浩然之光,也要费一番力气才能化解,心中不由得有点为自己的孙女担心。

    玄夜在看到浩然之光出现后,全身大震,这个魔法他也会用,威力之大,几乎是难以想象的。他没想到芒修能够这么快用出如此强大的魔法,玄月明显没有准备,在这种被对方完全占据上风的情形下,恐怕玄月被压力所迫,连吟唱咒语的能力都没有了,更不要说反击了,现在,玄夜只是希望芒修能看在教皇的面子上手下留情,不要伤了自己的女儿才好。

    娜莎紧张的问道:“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月月快要挺不住了。”玄夜为难的看着光明大殿前的绚丽光芒,却没有任何办法,只得低声安慰道:“你先别急,月月还不一定会输呢。如果月月真的有生命危险,就算我拼着被教皇大人重罚,也一定会救她下来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