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玄月封心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月疑惑的接过树皮,定睛看去,树皮上的字迹正是阿呆的笔迹,一看到上面的内容,玄月顿时全身大震,树皮上写道:“月月,我走了。不要找我,我永远不会再见你了。我们是不合适的,以我的条件又怎么配的上你呢?我不希望你因为报恩而勉强和我在一起,更不希望因为我的事而导致你们父女不和。月月,我去了,永远的去了,虽然我是那么的爱你,但我绝不想看到你痛苦、为难。你多保重吧。巴不依才是你最好的丈夫人选。月月,我真傻,我一直以为你是爱我的,可是,这一切只是我虚幻的梦而已。再见了,永远的再见了。请帮我向岩石大哥他们说声抱歉吧。我不能和他们一起去死亡山脉了。让岩石和岩力两位大哥返回普岩族告诉普林先知,如果千年大劫的时候我还活着,我一定会为剿灭黑暗势力尽一份力的。还有,我不能再带着奥里维拉和基努两位兄弟了,让他们也各自返回魔法师工会吧。至于月姬姐姐,就让她回月痕佣兵团好了。月月,你知道么?我心以死,也许,终此一生,我也不会在接触感情了,或许永远不会再见了,但不论我在大陆的哪个角落,都会默默的祝福你,毕竟,你是我唯一深爱过的女人。希望你能永远快乐。——阿呆。”

    玄月看完阿呆留下的信,全身不断的颤抖着,她能清晰的从书信中的字里行间感受到阿呆内心的痛苦和挣扎,这,这到底是为什么?阿呆怎么会突然说这些呢?岩石等人都围了过来,看向玄月手中的树皮,看完了上面的内容,他们都沉默了。

    岩石凝重的说道:“月月,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报恩?阿呆为什么说,你是勉强和他在一起的。你一定要给我们个交代。”他待阿呆如同兄弟,阿呆不见了,他心中的焦急并不在玄月之下。

    巴不依拦在玄月身前,瞪视着岩石道:“有什么好交代的,阿呆那小子怎么配的上月月,这是他最明智的选择。”

    玄月脸色变得异常苍白,她并不是阿呆,没有阿呆那么木讷,两道寒芒从美眸中激射而出,咬牙道:“巴不依大哥,是不是你对阿呆说了些什么?昨天晚上,你来问我那个问题的时候,阿呆是不是也在旁边?”

    巴不依全身一震,他没想到玄月一眼就能看出破绽,不禁有些后悔将树皮交给她。转身看向玄月,有些尴尬的道:“月月,怎么会呢?我也一直都没见过他啊!”

    玄月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树皮,冷声道:“是么?如果你没见过他,他又怎么知道报恩的事。那只是当初我对你说的谎言而已。除了你,别人谁还知道报恩这件事?”

    巴不依眼中的惊慌逐渐转变为狞厉之色,恨声道:“不错,是我将他激走的又怎么样?月月,难道你不明白我一直深深的爱着你么?我才是最适合你的人,我哪点不比那小子强。为什么你对他那么好,却对我丝毫不加以辞色。我激走了他又怎么样?你现在还能找到他么?我告诉他,你根本不爱他,而我才是你的未婚夫,那小子傻的很,他永远都不会回来找你了,你趁早死了这份心吧。”

    玄月全身大震,身体一晃,险些跌倒在地,她昨天好不容易才征得父亲同意,带阿呆一起返回教廷,可没想到事情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阿呆走了,他就那么走了,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之间的感情就那么的脆弱呢?各种念头不断冲击着她的心灵,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树皮,她不禁有些痴了。

    岩石怒吼一声,一把抓住巴不依的衣领,“小子,是你将阿呆兄弟气走的,你个混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巴不依冷笑一声,神圣斗气骤然迸发,将岩石震退几步,“为什么要这么做?当然是为了月月好。阿呆有什么好,就凭他那副德性也能配的上月月,只有我,只有我才能配的上月月。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们还不知道吧。阿呆那小子昨天晚上被气得吐了好几口鲜血,恐怕他再也不会回来了,月月是我的,没有任何人能从我手上把她抢走,哈哈,哈哈哈哈哈。”

    岩石、岩力、奥里维拉、基努、月姬,完全被巴不依的嚣张激怒了。岩石兄弟毫不犹豫的抽出自己的兵刃,大吼一声,朝巴不依冲去。

    巴不依毫不畏惧,抽出自己的配剑,金色的斗气光芒骤然亮起,朝岩石两兄弟迎去。叮叮几声轻响,三人顿时战成一团。巴不依的功力确实深湛,不论岩石还是岩力,单打独斗的情况下都不是他的对手。但岩石兄弟从小一起长大,配合惯了,尤其是近一年以来刻苦修炼神御斗气,使功力有了很大幅度的提升,在联手之下,顿时将巴不依压在下风。

    月姬的破甲箭已经搭上了银弓,恨声道:“没想到教廷也有这么卑鄙的人在。去死吧。”破甲箭包含着银色的斗气光芒电射而出,直奔巴不依的胸膛。此时巴不依已经完全被岩石兄弟压制了,以月姬不次于精灵的箭法,他又怎么能躲的开呢?在巴不依生死一发之间,一条黑影突然闪了过来。月姬射出的破甲箭寸寸断裂,而岩石兄弟也被震退了回来。这出手的,正是神圣教廷副审判长巴不伦。

    巴不伦按住自己依旧想冲上去的儿子,叹息一声,道:“各位,对不起了,这件事是我儿子的错,我替他向你们道歉。”

    奥里维拉冷冷的道:“道歉有什么用?错已铸成,我告诉你们,阿呆老大是我们工会的长老,如果他有什么事,我们大陆魔法师工会是不会和教廷善罢甘休的。”基努怒声道:“不错,阿呆老大也是我们天金魔法师工会的名誉长老,我老师拉尔达斯也不会放过伤害他的人。教廷虽然强大,但也不能如此欺人吧。他这么卑鄙,也算是天神忠诚的信徒么?教廷出产如此败类,我们一定要为阿呆老大抗挣到底。”青、红两色魔法光芒分别从奥里维拉和基努身上燃烧而起,庞大的魔法能量连玄夜也吃了一惊。

    月姬再次搭上一支长箭,恨声道:“还有我们月痕佣兵团。”岩石兄弟举起手中的兵器,异口同声的喊道:“还有我们普岩族。”

    巴不伦皱起了眉头,巴不依的作为让他极为失望,虽然他鼓励儿子去追求自己的真爱,但那也只是鼓励他以正当手段追求玄月,而不是用这种卑鄙的方法逼走阿呆。此时教廷正面临着来自黑暗势力的威胁,一下得罪四方面势力,对教廷来说,确实是很不利的。他怎么也没想到,阿呆竟然会是两个魔法师工会的长老,他的这些朋友竟然都有这么强的实力,一时间,到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玄夜飘身到巴不伦身边,虽然他对巴不依的作为也很不满,但以他和巴不伦之间的关系,自然要护着巴不依,沉声冲岩石等人道:“你们要想清楚了,虽然你们代表着四方面的实力,但和教廷作对,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而且,你们四方面势力虽大,还不足与我们相抗。阿呆的事,我表示很遗憾,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们和我们敌对也没有任何意义。”

    精灵女王飘飞而来,她落在岩石身前,轻声一叹,道:“如果再加上我们精灵族呢?”

    玄夜心中一惊,疑惑的道:“女王陛下,您这是干什么?”

    精灵女王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淡淡的道:“玄夜主教,这件事教廷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才行。不错,教廷的势力确实强大。但是,为了阿呆,我可以代表精灵族郑重的告诉你,我们不惜与教廷为敌。阿呆和我们精灵族的关系,我想你还不是很清楚吧。我现在可以解释给你听。当初,我们精灵族有十几名族人被盗贼工会的人抓走,贩卖给落日帝国的黑暗势力。而我们精灵因为目标太明显,是不能轻易离开这里去救他们的。而这些被抓走的族人中,包括我的女儿星儿。精灵族的精灵王血脉是一脉单传的,如果不能救回星儿,我们精灵族就有灭族的危险。在我们面临如此危机之时,是阿呆和岩石兄弟挺身而出,他们耗费了两年多的时间,历尽艰辛,终于救回了我的女儿。他们是我精灵族的大恩人。虽然我很尊敬教廷,也很尊敬你。但如果阿呆出事,我们精灵族绝不会坐视不理。”

    听着精灵女王的话,玄夜沉默了,这次精灵族救了他们的性命,他现在又怎么能和精灵族翻脸呢?回首看了一眼楞住的巴不依,只能叹息一声,在这种时候,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就在此时,玄月从巴不伦和玄夜中间走了出来,她的脸色一片平静,面对着精灵女王,淡淡的说道:“女王阿姨,这件事因我而起,如果您要怪,就怪我好了。现在大陆面临着黑暗势力的威胁,我希望你们能以大局为重,为了大陆所有种族的繁衍生息着想,不要做出冲动的事。”

    没等精灵女王说话,岩力就闪了出来,怒道:“月月,那个混蛋把阿呆气走了,难道你不生气么?”

    玄月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凄然之色,道:“我比你们任何人都要痛苦,但是,你们应该记得普林先知的话,阿呆和我是大陆的救世主,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不能因为我们之间的感情,而让你们与教廷对抗,只有我们大家联合起来,才能共同抵抗黑暗势力带来的危机。”

    岩石叹了口气,道:“我们又何尝想与教廷为敌,只是,阿呆是我们的兄弟啊!只要他没事,其他的我们就都不在乎了。我们赶快去追他吧。或许,他应该是向天罡山脉的方向离开了,我们一定要尽快找到他,阻止他干傻事。”

    玄月道:“谢谢你,岩石大哥。不过,我不会去找他的。阿呆走了,我的心也冷了。他对我们的感情竟然如此没有信心,只是听别人几句挑拨,都不当面来向我核实就选择了放弃。我虽然爱他,但也同样恨他,我恨他的懦弱。我绝不会再去找他,我是一个女孩子,我所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如果他真心的爱我,就会不顾一切的来追求我。岩石大哥,如果你们找到他的话,请你告诉他,如果一年之内,他不来教廷找我,我就永远都不会原谅他,我会选择嫁给别人。”阿呆的出走,让她的心冷了,完全的冷了,她内心的痛苦,丝毫不比离去的阿呆稍弱。现在凤凰之血和神龙之血的能量大减,她根本无法凭借神器的联系找寻阿呆。教廷发生了这么多事,作为教皇的孙女,她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情而弃教廷于不顾,更何况外公死了,母亲会怎么样她还不清楚。此时,她只能将自己的心完全冰封,将全部意念都放在教廷对抗黑暗势力上。

    岩石等人全都楞住了,他们都没有想到,玄月竟然会做出如此的刚烈的反应,看着面前单薄的绝美*女,他们完全陷入了沉默之中。玄月骤然转身,扫视了一圈教廷剩余的六十几人,沉声道:“从现在开始,我,玄月,将代替娜严祭祀的位置,成为教廷新的红衣祭祀,我会带领教廷的大军,和黑暗势力对抗到底。如果谁有不服,尽管提出来。”金色的光芒如同火焰般骤然在玄月身上狂燃而起,那澎湃的神力衬托着她的身形缓缓飘离地面。她身上所蕴涵的神圣气息之强大,连玄夜也不禁生出难以匹敌的感觉,精灵湖畔变得寂静无声。在神圣能量的肆虐下,玄月头上的发带突然断了,蓝色的长发披散而下,她眼中寒芒电闪,在这一刻,玄月仿佛已经变成了女神一般,她冷声喝道:“所有教廷人员听令,朝着神圣教廷的方向,出发。”说完,谁也不理,当先朝着西北方飘飞而去。玄夜和巴不伦对视一眼,都发出了一声叹息,朝精灵女王微施一礼,带着教廷众人跟了上去。

    看着教廷众人逐渐消失的背影,精灵女王叹息道:“这次月月受到的打击太大了。阿呆也真是的,他怎么那么傻,难道他连月月是不是真心喜欢他的都看不出来么?上天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这两个孩子呢?”

    岩石道:“女王阿姨,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月月临走时说的话恐怕是当真的。”

    精灵女王道:“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尽快找到阿呆,说服他,让他去教廷寻找月月,我们不能看着他们就此分离啊!”

    月姬哼了一声,道:“我看阿呆简直是活该,月月这么好的女孩子他都不珍惜,月月说的对,他就是太软弱了,这种事怎么能随意放弃呢。”

    奥里维拉苦笑道:“大姐,你就别在这里添乱了。女王陛下说的对。这样吧,我立刻返回大陆魔法师工会,发动工会的力量寻找。基努,你也回去天金魔法师工会吧,以拉尔达斯魔导师在天金帝国的势力,找个人应该还没问题。月姬小姐,索域联邦这边就拜托你们月痕佣兵团了。岩石大哥,我想,阿呆老大既然是天罡剑派的人,您去那里通知一下他的师长,以天罡剑派在华盛帝国的实力,南方应该是没问题了。至于西方的落日帝国,我们也只能尽力了,希望他没有去那边才好。”

    岩石赞许的冲奥里维拉点了点头,道:“兄弟的办法很好,就这么办吧。如果我估计的不错,阿呆只有三个地方可去,一个是返回天罡剑派,不过可能性相对较小,第二个是迷幻之森,他有可能回到那里拜祭他的哥里斯老师,但这个可能性也不是太大。”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

    月姬是急性子,看向岩石道:“那第三个地方呢?”

    岩石叹了口气,道:“第三个地方,就是维拉兄弟最不希望阿呆去的地方,那就是落日帝国。阿呆的叔叔死在杀手工会手中,而杀手工会的总部就在落日帝国,我想,不出意外的话,阿呆去那里报仇的可能性最大。落日帝国面积辽阔,而且到处都是黑暗势力,恐怕会很难寻找啊!”

    奥里维拉皱眉道:“那我们该怎么办?落日帝国的魔法师,已经不是工会所能控制的了。”

    岩石眼中闪过一道寒芒,道:“一切先照你刚才所说进行吧。基努兄弟,月姬小姐,天金帝国和索域联邦就拜托你们了。虽然阿呆去的可能性不大,但你们还是要尽力搜寻。至于华盛帝国那方面,我会先去一趟天罡山脉,维拉兄弟,你发动魔法师工会配合天罡剑派的人寻找吧。等我去过天罡剑派以后,我会和阿力一同前往落日帝国,毕竟我们曾经去过那里,还算比较熟悉。一年后,不论我们有没有找到阿呆,都到大陆中央的神圣教廷汇合,就算找不到阿呆,为了他的终身幸福,我们也一定要阻止月月嫁给别人。”

    众人都点了点头,精灵女王道:“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帮不上什么忙,如果有需要我们的地方,请尽快通知我们。”

    岩石点了点头,道:“谢谢您,女王陛下。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等一下。”卓云叫住了岩石,她坚定走到岩石身旁,道:“我跟你一起去,我以前也到过落日帝国,一定会对你们有所帮助的。”

    岩石一楞,道:“不行,落日帝国太危险了,我怎么能让你去犯险呢?”

    卓云微微一笑,道:“不,我一定要去。阿呆是我的弟弟,他有事,我怎么能不管呢?”扭头转向精灵女王,她恭敬的道:“女王陛下,就让我代表精灵族和岩石他们一起去寻找阿呆吧。”她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没有说出,那就是,她怎么舍得和刚刚建立感情的岩石分开呢?精灵族的少女,一旦认定了自己心爱之人,就会死心塌地的跟随着对方。

    精灵女王微笑道:“那好吧,你们就一起去,路上要注意安全。岩石,你可要照顾好她。”

    岩石无奈的看着卓云,苦笑道:“云儿,你,哎——,好吧。不过,你路上可一定要时刻跟在我身边。”

    卓云柔声道:“知道拉,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岩石、岩力、卓云和奥里维拉同路,他们都必须翻过天罡山脉才行,奥里维拉的目的地是光明行省的大陆魔法师工会总部。而基努和月姬则走另一条路,他们需要穿过普岩族,直到红飓族的地界才分手。众人分成两拨,在精灵的护送下离开了天元族的精灵森林。

    阿呆离开了精灵森林后,始终处于半疯狂状态,他将生生真气运转到极限,闪电般朝着西方而去,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心中强烈的痛苦使他全身不断的痉挛着,此时的他,已经对生命没有任何留恋,只能依靠速度挥发着自己心中无尽的悲伤。时间由夜晚逐渐转入白天,又由白天转回夜晚,足足两天两夜,阿呆不停的飞驰着,终于,他体内不断循环的生生真气再也无法支持他超负荷的索取,丹田的金身完全黯淡了,阿呆的身体已经渐渐发沉,再也无法像开始时那样飞在空中赶路。一不小心,身心俱疲的他被地面的一块石头拌了一下,由于速度过快,猛然受到阻挠顿时失去了平衡,身体高飞而起,重重的跌落在地,鲜血狂喷而出。如此长时间的消耗,体力已经完全透支了,地面上尘土飞扬,阿呆的半疯狂状态也被摔醒了。身体虽然的极度虚弱,但他的精神却出奇的清醒,仰望着天空,看着片片白云不断漂过,内心突然出奇的平静,身体的虚弱使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接近了死亡的边缘,此时阿呆感觉到自己生无可恋,只想静静的死在这里。心中没有一丝求生的念头。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道过了几许昼夜,阿呆的神志渐渐模糊了,再也看不清天空中的景象,在迷蒙之中,他似乎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就要离体而去似的。随着神志的逐渐消失,阿呆充满了解脱的感觉,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突然,天空中响起一声霹雳,隆隆巨响将阿呆即将消失的神志拉了回来。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动不了了,闷雷声接连不断的响起,一滴冰凉的水珠滴落在阿呆脸上,阿呆的神志在那冰凉的感觉中清醒了一些,水珠接连不断的打落在他全身每一处地方。冰凉的感觉刺激着他身体的每一处干涩的肌肤,在雨水的浇灌和滋润下,阿呆即将消失的生机渐渐恢复了一些,他颓废的心不禁想到,难道我连死都不行了么?上天也来折磨我。

    雨水越来越大,一会儿的工夫,阿呆的身体已经湿透了,平躺在地面的他,宛如一个泥人似的。

    突然,阿呆心中灵光一闪,难道,上天是故意不让我死的么?我真的是什么救世主?不,我现在连自己都顾不上了,还怎么去管别人。月月并不爱我,哥里斯老师死了,欧文叔叔也死了,我还有什么可眷恋的,就让我这么死去吧,让我去另一个世界寻找师祖的踪迹。恩!欧文叔叔,对啊!我还不能死,欧文叔叔的仇还没有报啊!而且,师祖他老人家交给我的任务,我还没有完成呢,我怎么有脸去见他老人家呢?即使真的要死,我也不能死在这里。要死,我也要死在哥里斯老师身边才行。一想起自己生命中重要的三个人,阿呆心中的死意尽去。重新燃起了求生之念。在雨水的刺激下,他凭借着自己仅存的神志去沟通丹田金身处极为微弱的生生真气,丹田微微亮了一下,在阿呆意念的作用下,生机重临。他体内的经脉又开始渐渐的运转起来。雨越下越大,阿呆也渐渐进入了修炼状态,身体极度虚弱中,往生果、精灵的源泉、以及生生真气所带来的勃勃生机,在阿呆重新有了求生意念后,开始发挥了它们的作用,将阿呆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生生真气从一丝一缕、一点一滴逐渐开始凝聚,在金身内部缓慢的循环增长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发现,自己丹田的金身终于亮了起来,重新沟通了沉寂在胸口处天罡剑圣留给他那第二金身,金色的光芒越来越盛,阿呆发现,自己体内的经脉多处郁结,尤其是心脉,几条主要的经络竟然阻塞大半。心中一惊,阿呆不敢贸然去冲击被封死的经脉,只能先在丹田中不断积蓄着金身的能量。

    三天后,金身的能量在阿呆不断的凝聚中,终于恢复大半,只是由于多处经脉不同,尚无法形成源源不绝的循环状态。这几天以来,阿呆一直保持着当初跌倒时的姿态没有移动,任由生生真气自行修补着那些轻微的损伤。此时,功力已经恢复了大半,而且金身仍然在不断的吸收着能量,如果再不将封死的经脉打通形成循环,很有可能会因为能量过于集中,丹田爆裂而亡。一咬牙,阿呆决定,现在就开始对阻塞和损伤过大的经脉开始修复,想到这里,他试探着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躯,身体稍微一动,心脏部位就传来一股针刺般的疼痛,强烈的疼痛使阿呆的身体不断痉挛,心痛的感觉使他又想起了玄月的娇颜,疼痛感似乎更强烈了。

    努力的将玄月的身影从脑海中驱除掉,阿呆开始凝神运功,液态的金色能量在他的催动下流淌而出,以丹田为中心,躲避过心脉,渐渐的散发到全身,在生生真气本身所具有的强大恢复力下,阿呆的身体在不断的恢复着。足足用了一天时间,阿呆终于将除了心脉以外的所有郁结的静脉全部疏通,但是,心脉是人体的关键,如果不能疏通这最重要的经脉,阿呆的功力根本就不可能恢复,阿呆不及细想,立刻发起了最后的冲击。金色的液态能量在他的意念控制下分成两股,分别从心脉两端输入,他操控着生生真气分外小心,一点一点向心脉内部渗透。金色的光芒逐渐亮起,将心脏的经络照的纤毫必现。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心脉阻塞的三条经脉在阿呆的努力下,经过两个小时的工夫,已经成功的疏通了两条,阿呆清晰的感觉到因为两条经脉的恢复,自己身体舒服了许多。在带着些兴奋的情况下,他控制着生生真气冲向第三条经脉。当液态能量一进入这最重要的第三条经脉,阿呆就楞住了。能量只不过前进了一点,心脏就剧烈的绞痛起来,疼的他只能散掉功力,咬牙忍耐着。剧痛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才停止,阿呆本就虚弱的身体完全被汗水浸湿了。他自然不甘心就此失败,又发起了第二次冲击。但是,结果还是一样的,在那无法忍受的剧烈疼痛下,他只能散掉自己凝聚的真气。就这样,阿呆一连试了十几次,但却都是相同的结果。这条经脉不能打通,那就意味着他根本无法再运用生生真气转化为斗气,甚至连现在的瘫痪状态也无法解除,已经十几天过去了,因为没有食物和水的摄入,阿呆的身体已经进入了极度虚弱的状态。经过不断的思想斗争,一咬牙,阿呆决定,与其在这里等死,不如拼命一搏。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