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云儿“复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岩石答应一声,赶忙坐在卓云身边,无奈的一笑,道:“不是你房间小,是我个子太高了。其实,你这里两个人住也已经足够了,只是活动的空间小了些而已。”说完这句话,岩石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口误,只能干咳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卓云在听他说到两个人住的时候,俏脸上的红晕一直延续到脖颈。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由于床上地方太小,两人的肩头和腿难免会碰到一起,相互间感受着对方皮肤传来的温度,谁也不好意思先开口。

    良久,还是岩石先打破沉寂,他尴尬的道:“卓云,你这些日子还好么?”

    卓云瞥了他一眼,道:“没什么好不好的。我们精灵的生活向来很单调。哪儿像你们活的那么自在,想走就走,没有一丝留恋。”

    岩石深吸口气,喃喃的道:“其实,其实上回我们悄悄离开是有原因的。”

    卓云一楞,道:“原因,你们有什么原因?”

    岩石深深的看了卓云一眼,道:“我之所以走,是因为我想逃避,我怕再和你继续在一起啊!如果相处的时间再长些,我一定会舍不得走的。”

    听了岩石的话,卓云的俏脸更红了,但心中却升起丝丝甜意,低声道:“你为什么要逃避,难道我是吃人猛虎么?”

    岩石无奈的叹息一声,道:“卓云,你知道么?一年多以前的我,已经不可自拔的喜欢上你了。但是,我的理智却告诉我,我们是不可能的。作为一名人类,我只有百年寿命,而你们精灵却不同,你们的寿命比人类要长的多。如果,如果我们真的结合的话,当我老死之时,你又怎么办呢?我不忍心啊!不忍心看着你孤独终老、不忍心让你受到任何伤害。所以,我一直不敢向你表白,只能将自己的感情埋藏在内心深处。卓云,别介意我的话,好么?我说完后立刻就走。憋了这么长时间,我是多么想向你倾诉啊!上次离开精灵森林后,我努力的想忘记你,想把你的影子从心底抹去,可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每当我静下来的时候,你的影子就会不断的在我脑海中闪现。云儿的事你是知道的,自从她死了以后,我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再喜欢上异性了,但是,你的出现却让我改变了这种想法,你的温柔,你的善良深深的吸引着我。不久前,阿呆和玄月来到我们普岩族,我们伟大的普林先知让我和他们一起来精灵森林,我不想来,我真的不想来,我还是要逃避。但是,当我真正来到精灵森林,看到外面被破坏的情景时,所有的逃避都不见了,我只想见到你,只想立刻飞到你身边保护你。只要你是安全的,我就心满意足了。刚才在外面真是对不起,我太冲动了。我实在无法忍耐内心的情感才会抱你的。真是对不起,亵渎你了。”岩石长叹一声,他现在根本不敢去看卓云,“说出这些,我心里舒服了许多。希望我的话没有打扰到你平静的生活。你的族人比我更适合你,祝你能够找到真正的幸福。我想,我现在该走了。”说完,他真起身,毅然朝树屋外走去。他爱卓云,但是,他绝对不想因为自己的爱而让卓云有任何的痛苦。

    就在岩石走到树屋门前之时,卓云突然大声喊道:“等一下,你别走。”

    岩石全身一震,缓慢的转过身来,看向卓云。卓云的俏脸上流露出一丝凄迷的神色,她站起身,主动拉住岩石的大手,“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就坐回来。”

    岩石凝视着卓云的双眸,缓缓的回到先前的位置,低声道:“我要说的都已经说完了,我一个大男人,在你这里呆久了不好。”

    卓云看着岩石落寞的神情,心中一阵绞痛,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居然会有人爱自己爱得如此之深。岩石刚才的话深深的打动了她的心,岩石所说的一切,都是在为她着想,那字里行间所蕴涵的浓浓情意,是那么的情真意切,她怎么能不感动呢。

    “岩石,你不要顾忌那么多,我都不在乎,你怕什么?其实,你对我的感情,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我们都受到过感情的挫折,曾经心爱的人都已经死去了。岩石,你知道么?我现在渴望的是一份真爱,并不是一个能陪我到死的人。我不在乎你的寿命,我真的不在乎。只要是真爱,即使只有一天,我也满足了。岩石,不要再逃避,正视你自己的感情吧。我,我也是爱你的。否则,我怎么会让你进入我自己的私人空间呢。”

    岩石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澎湃而出的情感将所有理智都驱赶到九霄云外,他紧紧的将卓云拥入怀中,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即使他这样的铁汉,也不禁流出了激动的泪水。“卓云,我,我爱你,你真的不后悔么?”

    卓云依偎在岩石的怀中,柔声道:“我们精灵族女孩儿,只要选择了自己的伴侣,就从没有后悔的。岩石,叫我云儿吧,我不在乎你把我当成她的影子。”

    “云儿,云儿。你知道么?你并不是她的影子,你是我的另一个云儿啊!另一个让我深深爱恋的云儿。只要我岩石不死,我对你的爱,即使再过百年,也不会改变。那时,我会更爱你。”狭小的精灵树屋中,充满了浓浓的爱意。

    精灵古树。巴不伦父子在两名大精灵使的帮助下进入了精灵古树之中,一进树屋,巴不依就看到正在用神圣光系魔法为玄远治疗着伤势的玄月,顿时大喜过望,刚要上前,却被巴不伦拉住了,巴不伦传音道:“傻小子,你没看月月正在用魔法么?不能打扰她。急也不差这一会儿吧,你怎么比我当初还沉不住气。”

    巴不依脸色一红,站在原地凝视着玄月的娇颜,看着玄月在神圣光芒包裹下的绝美,他不禁有些痴了。巴不伦喃喃的道:“难道是教廷派来了援军么?可是,教皇大人又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受难呢?”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他心中不由得一片黯然,同僚的大量死亡,让身为副审判长的他极为自责,而且,由于没有顺利的完成任务,自己儿子和玄月的婚事恐怕又要拖后了。

    在玄月庞大的神圣能量作用下,玄远体内的暗伤已经渐渐痊愈,深吸口气,他睁开双眼,道:“可以了,月月。”

    玄月散去凝聚的魔法能量,关切的问道:“叔爷爷,您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么?”

    玄远摇了摇头,慈祥的道:“我已经没事了。月月,你的魔法水平进步的真快啊!确实已经不弱于你父亲了。教廷的年轻一代中,就属你最为出色,看来,你爷爷真是后继有人啊!”玄月道:“叔爷爷,您的伤虽然好了,但元气却还未曾恢复,还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才行,您可要注意身体了。”

    玄远眼中一黯,叹息道:“可惜啊!你的外公为了我们大家而牺牲了。这次教廷损失如此惨重,哎——”

    听玄远说起自己外公的死,玄月眼中不禁流露出强烈悲伤之色,泪水流淌而下。小时候,娜严就对她非常好,或许是因为娜严觉得以前对娜沙太严厉了,几乎将所有的爱都倾注在玄月身上,可以说,玄月当初的娇纵,至少有一半是被娜严惯出来的。玄月对娜严的感情,丝毫不弱于自己的爷爷教皇。她哽咽道:“叔爷爷,我一定会为外公报仇的。外公,外公他一生都奉献给教廷了,却落得如此下场,等回去以后,妈妈知道了,一定会很伤心的。”

    一旁冥思的玄夜缓缓睁开双眸,凄然道:“我怕娜莎会受不了啊!黑暗势力,简直太猖獗了,看来,千年大劫已经开始酝酿成型,我们教廷必须要做出相应的对策才行。不伦大哥,麻烦你,命令咱们剩余的成员收拾好行囊,不论精灵族探回来的消息如何,明天我们都要起程返回教廷。时间,已经不允许我们再有所耽搁了,必须要尽快研究出对抗黑暗异族的对策。”巴不伦点了点头,刚要离开,却听玄远道:“我跟你一起去吧。”说完,他拉上巴不伦,两人转身出了精灵古树。他们虽然没能力打开精灵古树外围的结界,但从里面出去到也不用别人帮忙,凭借着自己深厚的真气修为,借着精灵湖水微弱的浮力就足够了。

    此时,精灵女王带着星儿已经到精灵古树内的密室中去修炼了,而几位大精灵使也都回了自己的住处,女王居住的树屋中,就剩下玄月父女和巴不依。玄月渐渐从悲伤中清醒过来,怀着忐忑的心情,低声冲自己的父亲道:“爸爸,我能不能先不回去。过段时间再……”

    玄夜眼中寒芒大盛,怒道:“不行,你必须跟我回去。教廷发生了这么大事,你身为教廷的一份子,难道想退缩么?”

    一旁的巴不依走到玄月身旁,柔声道:“月月,你就听玄夜叔叔的吧,这次黑暗势力的复苏对咱们教廷的打击很大,你现在的魔法修为高深,正应该为教廷尽一份力才是啊!”看着玄月,他心中充满了柔情,再也不想和自己心爱的人儿分开了。

    玄月心中大急,瞥了巴不依一眼,冲玄夜道:“可是,可是爸爸,我已经答应阿呆,要陪他一起去死亡山脉了,以我们现在的修为,是不会有危险的,怎么能现在走呢?我向您保证,只要这次的事情结束,就立刻返回教廷。爸爸,求求你了,就让我去吧。”听了玄月的话,巴不依全身大震,他很清楚,玄月一定是和阿呆同来的精灵族,看来,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都在一起啊!强烈的酸意充斥着巴不依的心头,他不禁皱起了眉头。暗暗决定,不论怎样,这次也一定要让玄月和阿呆分开,跟自己返回教廷。在他心中,早已经将玄月看成了自己的未婚妻子。

    玄夜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身体因为气怒攻心而有些颤抖,他恨声道:“阿呆,你现在心里就只有那个傻小子。我真不明白,他有什么好,值得你不离不弃的跟着。月月,我告诉你,就算你再不愿意,也必须跟我返回教廷。否则,我就没有你这个女儿。你的魔法修为高深了,翅膀硬了,是不是?平日里,你调皮,你刁蛮,我都由着你,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自然希望你快乐。虽然你小时候不愿意学习魔法,我也没有强迫过你。可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你跟着那个叫阿呆的傻小子有什么好。他配的上你么?你别忘记,你是教皇的孙女,神圣教廷中的大小姐。难道你愿意和一个没有任何地方出色的傻小子在一起么?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你趁早死了这份心。”指着玄月身旁的巴不依,玄夜的声音柔和了一些,“你看看不依,他从小就奋发向上,不论容貌、身份还是家世,才是能配的上你的人选。那个阿呆身上的不稳定因素太多了,就算不说他的冥王剑,单是他那蠢笨的样子,也不配做我的女婿。月月,以爸爸多年以来的识人眼光,不依才是最适合你的人选,他一定能给你带来幸福的。听爸爸的,和那个阿呆彻底断了,好不好?”

    泪水从玄月的大眼睛中流淌而出,晶莹的泪珠打湿了她洁白的魔法袍,她用力的摇着头,泣道:“不,爸爸,阿呆没有你说的那么差,他,他的实力也是很强的啊!而且,他还是天罡剑派的弟子,身份也不是很差。爸爸,求求您,不要逼我,好么?”

    玄夜怒哼一声,玄月不提天罡剑派还好一点,一听她提起天罡剑派四个字,玄夜的气就不打一处来,除了这次在毁灭山谷的挫折以外,天罡剑圣当日给他带来的屈辱是他最无法忘怀的。说起来,他对阿呆印象不好,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为此,他恨声道:“天罡剑派?难道你不知道教廷和天罡剑派之间是什么关系么?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是我最讨厌的,月月,如果你不跟我回去,我就立刻出手去杀了阿呆。”说着,转身就朝外走去。玄月吓了一跳,赶忙抓住父亲的衣襟,哀求道:“爸爸,不要啊!你不要和阿呆动手,不论你们谁有了损伤,月月都会难过死的。爸爸,我求求你,别为难他。”玄月的悲伤已经到了极点,她是多么不想离开阿呆啊!两人的感情刚刚有了起色,一旦分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相见了。玄夜看着自己痛哭的女儿,心中一软,叹了口气,扶住玄月的身体,道:“月月,你答应爸爸,跟我一起回去。你外公他老人家牺牲了,你妈妈还不知道要伤心到什么地步,难道,你不想回去帮爸爸一起安慰她么?”

    玄月心头一颤,一听父亲提起母亲,她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喃喃的道:“爸爸,我可以跟您回去,可是,您能让阿呆跟我们一起走么?”

    玄夜断然道:“不行,他是什么东西,怎么能随便跟我们去教廷。你趁早死了这份心吧。从今以后,我绝对不允许你再和他在一起。”

    玄月全身大震,她猛的站了起来,一步步向后退去,凄然道:“为什么?为什么爸爸?你为什么对阿呆始终有偏见呢?我承认,阿呆的容貌并不英俊,但是,他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啊!我喜欢的是他的人,并不是他的外表,您为什么就不能成全我们呢?”

    听到玄月的话,巴不依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地,他已经意识到,当初在天金山脉玄月对自己所说的全是谎言,她还是爱着那个叫阿呆的人。

    玄夜气的全身发抖,用手指着玄月道:“好,好,好,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不错,我就是对他有偏见,就是讨厌他,我绝对不会允许你和他在一起的。玄月,只要你还承认是我的女儿,就必须听我的。你不是喜欢他么?好,我现在就去杀了他,绝了你的念想。”说完,怒气冲冲的就转身向外面走去。玄夜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在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将抢走了自己女儿的阿呆杀死。

    “爸爸——”玄月凄厉的喊声叫住了玄夜。她靠在树屋的墙壁上,从小腿处抽出了当初亚金族族长蒂雅赠送的秋水匕架在自己脖子上,秋水匕上散发着淡淡的寒芒,玄月的面庞在映照下,显得更加苍白了,虽然玄月还没有用力,但秋水匕的锋锐已经在她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淡淡的血痕。玄夜心头一震,“月月,你要干什么?先把匕首放下。”

    “不,我不放,爸爸,如果你真要去杀阿呆,那我就死在你面前。求求你,放过他吧,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您为什么就不能成全我们呢?难道,您想让我痛苦一辈子么?爸爸,求求你了,你就成全我们吧。”

    看着女儿痛苦、绝望的眼神,玄夜心中五味杂陈,深吸口气,平复着内心的激荡,道:“月月,你先把匕首放下,我不去伤害阿呆就是了。”

    玄月哽咽道:“真的么?您真的愿意成全我们么?”

    玄夜沉着脸道:“成全你们还言之过早,你还小,这件事情咱们以后再说吧。我答应你,让阿呆他们跟咱们一起返回教廷,总可以了吧。”面对着女儿的绝望,虽然心中不愿,但他还是勉强妥协了。玄月和娜莎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他怎么忍心看着自己的女儿如此呢。

    玄月知道现在不能过于逼迫玄夜,跌坐在地,将匕首插回小腿的鞘中,美丽的眼眸中恢复了一丝生气,喃喃的道:“爸爸,谢谢你,爸爸。”

    玄夜长叹一声,走到玄月身前,将自己的女儿扶了起来,他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愤怒,用出一个低级的恢复术,将玄月脖颈上被匕首锋锐划出的血痕治好,叹息道:“傻孩子,那个阿呆,真的值得你这样么?以后不能再这么吓爸爸了。爸爸你你这么一个女儿啊!”

    玄月看着父亲变为慈祥的目光,心中大恸,扑入玄夜怀中放声大哭,仿佛要将心中的悲痛完全发泄出来似的。玄夜搂着自己女儿的娇躯,心中极乱,虽然他很讨厌阿呆,但这个时候却无法阻止玄月和他在一起,只能以后再想办法了。

    树屋中,最难过的要属巴不依了,他紧紧攥着双拳,胸中的妒火仿佛要破体而出似的。月月,月月竟然为了那个傻小子不惜自杀。为什么?为什么月月对自己那么冷淡,却对那傻小子那么好呢?他不甘心啊!他自问,自己对玄月的爱绝对不少,而且各方面都比阿呆要强。不论怎么想,他也不明白为什么玄月会选择阿呆,他好恨,好恨那个抢走月月的阿呆。

    正在这时,巴不伦和大精灵使奥迪一起回来了。他们一进门,就看到玄月在玄夜怀中大哭的样子,不禁都楞了起来。巴不伦冲自己儿子递出一个询问的目光,却发现巴不依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那愤怒、妒忌的眼神连他都有点心寒。

    巴不伦冲玄夜道:“你们父女这是怎么了,一见面就抱头痛哭的。事情既然都已经过去了,又何必过多悲伤呢?”他虽然明知道玄月哭泣肯定不是因为教廷此次损失惨重的事,但还是这么问了出来,他想看看,玄夜会怎么应对。

    玄夜拍拍女儿的肩膀,扭头冲巴不伦道:“都已经弄好了么?我们没事。不伦大哥,你们先去休息吧。明天一早,咱们就回教廷。”

    巴不伦点了点头,伸手去拉自己的儿子,但巴不依却站在原地不动,依旧是先前的表情。巴不伦眉头一皱,传音道:“不依,走,咱们出去再说。”说完,强行拉着自己的儿子出了树屋。看着巴不伦父子离去,玄夜叹息道:“月月,别哭了,先冥思休息一会儿吧。”

    奥迪大精灵使冲玄月道:“阿呆他们我已经安排好了,他们就在湖畔休息,如果你有事,可以直接去找他们。”说完,转身出了古树,去继续安排搜寻黑暗异族的事了。他现在也搞不懂,这些年轻人都在想着什么,比起自己追精灵女王那会儿,他们似乎更容易冲动了。

    玄月低着头,抽泣着道:“爸爸,谢谢你。”感受到父亲的关爱,玄月心中已经舒服了许多。

    玄夜道;“你是我女儿,有什么可谢的。再说,我也并没有答应你和阿呆的事,一切等回了教廷再说吧。现在,以消灭黑暗势力为重。”说完,他盘膝坐在玄月身边,闭上双眸冥思起来。

    虽然玄夜并没有直接答应自己和阿呆的事,但玄月心中还是放松了许多,毕竟,父亲已经松口了,只要不和阿呆分开,自己总会让父亲渐渐接受他的。想到这里,玄月悲伤尽去,同样盘膝坐好,进入了冥思状态。

    精灵古树密室中,精灵女王注视着自己的女儿,眼中满是担忧之色。星儿在母亲灼灼的注视中不禁有些尴尬,喃喃的叫道:“妈妈。”

    精灵女王抚摩着女儿淡绿色的长发,柔声道:“星儿,你应该还记得当初答应妈**事吧。现在阿呆来了,你千万不可以再对他动情,为了我们族人的延续,也为了你自己不受到伤害,答应妈妈,好么?”

    星儿全身大震,今天和阿呆虽然只是匆匆见了一面,但她好不容易沉寂的心却又激荡起来。精灵女王的话像一盆冷水似的,浇灭了她心中的冲动,使她恢复了理智,是啊!自己怎么能和阿呆在一起呢?自己是精灵王的后代啊!

    精灵女王看着沉思中的女儿,道:“星儿,乖,听妈**话。你和阿呆是不可能的。你也看到玄月姐姐了吧。她才是阿呆的伴侣。”

    星儿抬起头,吃惊的道:“妈妈,您是说,玄月姐姐和阿呆大哥,他们……”

    精灵女王点了点头,道:“从四年以前,他们就在一起了,你是不可能插入其中的。阿呆一直就将你当妹妹看待。你明白么?”

    星儿美眸渐渐泛红,喃喃的道:“妈妈,我,我知道该怎么做。但是,我真的很喜欢阿呆大哥,我,我现在好痛苦啊!”

    精灵女王将女儿搂入怀中,柔声道:“傻孩子,妈妈也是过来人,怎么能不明白你的心事呢?听妈**话,长痛不如短痛,放弃吧。”

    星儿哭了,充满悲痛的哭了,经过当初在黑暗帝国的事她已经成熟了许多,知道什么对自己更重要,作为精灵王的传承者,她的生命已经不完全属于自己。她知道,自己的初恋已经结束了。

    巴不伦和巴不依出了精灵古树。来到精灵湖畔,巴不伦将儿子拉回精灵族为他们建造的树屋中,皱眉道:“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刚才月月说了什么?”巴不伦双目通红的抬起头,恨声道:“父亲,为什么,为什么月月她不喜欢我。刚才,她和玄夜叔叔说,她是真心喜欢阿呆那小子的,她上次对我说的那些都是谎话。为什么啊?我那点不如那个木讷的阿呆。我不甘心,我好不甘心。月月是我的,谁也不能把她抢走。”

    巴不伦突然大喝一声,“看拳。”包裹着金色光芒的拳头骤然向巴不依胸口轰去。巴不依吓了一跳,但是,这些天始终处于危机之中,他的功力又有所增长,在拳劲临身之时反应过来,上半身像折了一样骤然倒下,同时抬起右腿向父亲的手腕踢去。

    巴不伦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的光芒,沉腰运劲,硬生生的和巴不依拼了一招,砰然闷响中,巴不依被震的飞了出去,身体在空中接连翻转几圈才稳定住。巴不伦用的斗气恰倒好处,正好不会伤到他。巴不依平复着体内翻涌的气血,吃惊的道:“爸爸,你这是干什么?”

    巴不伦冷声道:“不干什么,我只是要把你打醒。不依,你要记住,一切事情都要靠自己去争取。争取,你明白么?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你自己想清楚吧。我不希望你因为这次的事情而颓废,时间还有的是,只要月月没和那个阿呆成亲你就还有机会。”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巴不依楞楞的站在树屋中,父亲的话不断萦绕在耳边。争取,一切都要自己去争取。可是,我要怎么做才能争取到月月的芳心呢。突然,他脑中升起一丝恶念,杀了阿呆,我要杀了那小子。恶念一闪而过,他用力甩掉这个念头,不行的,即使杀了他,月月也不会喜欢自己,说不定,还会因为他的死而和自己彻底决裂呢。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们分开呢?

    心中一动,巴不依突然想起了当初在天金山脉时玄月对自己说的话,他心绪不断的闪动着,眼中流露出冰冷的目光,攥紧双拳,自言自语的道:“阿呆,我一定会让你离开月月的。”在这一刻,巴不依已经完全被嫉妒冲昏了头脑,下定决心要拆散阿呆和玄月。

    经过一天的休整、恢复,精灵族又回到了以前的平静,只是结界外围生长的植物却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恢复的了。

    夜幕降临,如同玉盘似的明月高悬在半空中,给大地带来了一丝光亮。夜舞弥漫,为美丽的精灵之城带来了一丝神秘的感觉。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