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以血为引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不,先知,你不要死啊!”阿呆一把将普林先知瘦弱的身体抱在怀里,泪水澎湃而下。岩石、岩力、丝丝和玄月都跪了下来,除了丝丝以外,所有人都泪流满面,心中充满了悲意。

    阿呆摇晃着普林的身体,哭喊道:“先知,您醒醒,您醒醒啊!你不要死啊!”他转头看向族长岩非,凄然道:“族长,一定还有办法的对不对,你们普岩族是远古种族,一定还有办法救活先知的对不对,即使让他变成提鲁战士也好啊!”

    岩非长叹一声,抹了抹脸上的泪水,颓然摇头道:“那是不可能的,孩子,你节哀吧。先知他并不是战士,是不能够通过巫术转化的。多次透支自己的生命力来占卜,他已经没有维持生命的力量了。孩子,让他安静的去吧,普林也不会想看到你这样的。”

    阿呆喃喃的道:“生命力,生命力?难道,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了么?”

    岩非叹息道:“除非能找到充满庞大生命力的天材地宝,并且要在普林的灵魂没有脱体之前给他服下,或许还有一线希望。但是,我找遍大陆,也没有发现,现在已经没希望了。”

    阿呆眼中一亮,兴奋的大喊道:“不,有希望,有希望的。充满生命力的天材地宝么?我就是,我就是啊!”一边兴奋的高喊着,他小心的将普林先知平放在床铺上。

    众人都以为阿呆因为悲伤而有些疯狂了,岩石扑上来,抓住阿呆的双臂,哽咽道:“兄弟,你别这样,先知死了,我们也很难过,让他平静的去吧。”

    阿呆挣扎了一下,但怕伤到岩石,没敢太过用力,他焦急的说道:“大哥,你快放开我,我真的有办法救活先知的,快放开我啊!要不就来不及了。”

    听到阿呆肯定的声音,这回连一直表情淡漠的丝丝也惊讶起来,她注视着阿呆,道:“你,你真的有办法救活老师么?”

    阿呆坚定的点了点头,岩石的手放松了,阿呆没有任何犹豫的扑到普林身旁,喃喃的说道:“生命力,不就是生命力么?没有人再比我的生命力更强大了。先知,我一定要救活您。”他心中充满了坚定的信心,一手按在普林的胸口,生生真气澎湃而出,顷刻间将他和普林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内,白色的光芒笼罩着他们的身体,刚刚死过去的普林在生生真气庞大的能量作用下,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阿呆在他即将灵魂离身之时,将一线生机又拉了回来。当然,这样是远远不够的。

    蓝色的光芒亮起,阿呆用生生变之刃凝结出一柄蓝色的小刀,他扭头冲玄月道:“月月,呆会儿不论出现什么情况,千万不要动我的身体,也不要让任何人打扰到我。”说完,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将能量刃划向自己的手臂。血光崩现,在生生变之刃的锋锐下,阿呆的手腕上顿时出现一道伤口。鲜红的血液流淌而出。

    玄月眼中一亮,她已经明白阿呆要做什么了,虽然她很舍不得,但阿呆的信念那么执着,她知道,自己是阻止不了的,只能眼看着阿呆继续下去。

    阿呆深吸口气,催运起丹田中的金身,在浑厚的生生真气作用下,失去意识的普林先知张开了嘴,阿呆将自己的手腕凑到普林先知嘴旁,将一滴滴鲜红的血液流淌而下。

    看到如此情景,岩石吓了一跳,大声道:“阿呆,你疯了么?”

    玄月一把拉住岩石,道:“岩石大哥,他没疯,别打扰他。这也许是唯一能够救回普林先知的办法了。阿呆他一定是被族长的话所点醒的。在他小的时候,曾经吃过一颗往生果。往生果就是族长口中所说,蕴涵着强大生命力的天材地宝。而阿呆的血液中,自然蕴涵着往生果的效力,他是想用自己充满生命力的鲜血从死神手中夺回普林先知的生命。”

    众人心中大喜,丝丝原本苍白的俏脸上流露出一丝兴奋的红润,澄澈的双眸一瞬不瞬的盯视着阿呆,她虽然对生死看的很透,但如果自己的老师能够不死,她会多么开心啊!

    岩非因为激动,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岩石和岩力两兄弟眼中也流露出希望的神情。岩非冲玄月道:“姑娘,阿呆这么做会不会对自己有所损伤?人的鲜血是有限的啊!”

    玄月凄迷的看了阿呆一眼,叹息道:“损伤肯定会有的,但是究竟损伤到什么程度,就只有天知道了。”她清楚的明白,人的血液是有限的,虽然普林先知在她心中有很重要的地位,但阿呆却更重要。她已经暗暗决定,如果阿呆失血到了一定程度,她会毫不犹豫的阻止他继续下去。

    阿呆的鲜血依旧在一滴滴的流入普林先知的口中,他的生生真气也在不断运转着,帮助普林吞咽自己的鲜血,渐渐的,普林先知苍白的面庞出现了一丝血色,在白色光芒的包裹下,他似乎又重新焕发了生机。此时,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阿呆因为鲜血的流失,红润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虽然他的功力深厚,但鲜血毕竟是人的根本,失去了接近三分之一的血液,他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玄月紧握的双手颤抖起来,她知道,该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她踏前一步,正准备封住阿呆流血的伤口,异变突然发生了。阿呆全身突然发出了剧烈的震荡,他右手的伤口迅速的愈合着。虚弱至极的阿呆并没有发现这样的情况,一圈金色的光芒以阿呆的眉心为中心骤然湛放,除了阿呆和普林先知以外,所有人都被这圈金色的能量推了出去。一个淡淡的灰色身影突然出现在阿呆身后,阿呆的神志已经昏迷过去,在那股不知名的能量支持下,才能够保持原本的姿态。那淡淡的灰色身影似乎是一个人形,手中拿着一柄长长的兵器,兵器顶端似乎有些弯曲。突然,神庙中所有的火把暗了下来,那灰色的身影突然化为大片灰色的雾气将阿呆和普林先知包裹在内,以玄月的修为,竟然无法接近到阿呆身旁十米范围,她也不知道这是吉是凶,在多次全力运用神圣能量探询未过之后,她只能放弃了,和岩非等人一起焦急的等待着。

    又是半个小时,那淡淡的灰色雾气重新凝结成模糊的形态,模糊的身影和阿呆的身体渐渐重合,金光一闪,无可抵御的能量消失了,阿呆全身一软,瘫倒在地。

    玄月惊呼一声,飞扑而上,第一个冲到阿呆身旁,此时的她,已经顾不上去管普林先知了,她抱起阿呆的上半身,凭借自己的精神力探询着阿呆的身体状况。半晌,她长出口气,阿呆的情况出奇的好,除了因为失血过多而有些虚弱以外,经脉运行的很正常,连精神力都没有削弱什么,只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正常。

    岩非几人围了上来,他们看了看普林先知红润的脸色,又看了看阿呆瘫倒的身躯,眼睛都不由得湿润了,他们知道,阿呆是在用自己的生命赌博啊!为了挽救别人的生命而不惜牺牲自己,这是多么伟大的情操。直到此刻,岩非终于明白为什么普林会让自己毫无保留的支持阿呆。此时的他,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试探着问道:“玄月姑娘,阿呆他怎么样?刚才那能量究竟是什么?”

    玄月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那能量是什么,但显然是对阿呆有益的,他没事,只是因为失血过多才昏迷的,休息一段时间就会恢复过来。真是吓死我了。岩石大哥,你帮我抱着阿呆,我看看普林先知的情况。阿呆牺牲这么大,真的希望他的努力没有白费。”

    岩石从玄月手中接过阿呆的身体,玄月凑到普林先知身旁,伸出右手按在普林的额头上,淡金色的光芒飘洒而出,探询着普林先知的情况,随着时间的推移,玄月眼中的惊讶之色越来越盛,金芒收敛,她失声道:“这,这怎么可能?没有道理的啊!”

    岩非心头一沉,道:“算了吧。阿呆已经尽最大努力了,我们普岩族所有人都会感激他的付出的。就让普林安静的去吧。岩力,你去准备天火仪式,让我们送普林先知走吧。”

    岩力黯然的应了一声,站起身形,就要去执行岩非的命令。

    玄月突然站了起来,叫道:“等一下。难道你们想生烧活人么?”

    岩非心中一惊,颤抖着道:“什么?你说,你说普林他还没有死么?”

    玄月微笑道:“当然没有死了,先知的状况恐怕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呢,刚才我之所以说不可能,是因为他体内的生命力不可思议的强大。在我见过的人当中,除了阿呆以外,就属他现在的生命力最强了。虽然阿呆的血液中有往生果的效力,但按说也不可能让普林先知的生命力变得如此之强啊!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现在,先知体内的各种机能都已经恢复了运转,在强大生命力的作用下,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想,当他清醒过来之后,再活个五十年也不成问题。”

    岩非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普林,普林,你可真是因祸得福啊!快,岩石、岩力,丝丝,你们三个赶快出去准备一下,将族里最好的房间给阿呆和先知预备好,神庙里太潮湿了,一定要让他们好好的将养。太好,真是太好了啊!上天,你对我们普岩族真是太宽厚了。”

    现在的丝丝活泼的和普通女孩儿并无两样,先前那清冷的气质点滴无存,在兴奋之中,也不等岩石兄弟,扭头就向神庙外跑去。

    岩石将阿呆抱了起来,冲岩非道:“父亲,我直接抱阿呆兄弟出去吧,他可是我们族里的大恩人啊!先知真是有先见之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先知他命不该绝啊!只是希望阿呆的身体不要有任何影响才好。”

    玄月心中异常轻松,轻笑道:“你阿呆兄弟的身体结实的很,刚才我已经仔细检查过了,他的身体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你尽管放心吧。用不了几天,他就又能生龙活虎了。我想,他知道自己救了先知,一定会非常高兴吧。”

    第二天,阿呆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当他从玄月口中得知普林先知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之后,顿时大喜过望,他感觉到,生命是那么的珍贵,能够救回普林,他实在是太兴奋了。

    玄月舀起一勺碗中的汤羹,吹了吹上面的热气,送到阿呆嘴旁,阿呆一口将勺中微苦的汤羹吃掉,有些尴尬的道:“月月,让我自己来吧,我又不是不能动了。”

    玄月坚持道:“不行,你失去了那么多鲜血,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不能动。你要听话哦,否则,我可就生气了。快吃吧,这都是大补的东西。岩非族长可真是大方,把族里收藏的宝贝都给你拿出来了。你要是不快点恢复过来,恐怕他怎么也不会心安的。”

    又吃了一口汤羹,阿呆喃喃的道:“可是,月月,你是教廷的大小姐,怎么好让你侍侯我呢?”虽然此时他心中感到异常幸福,但却很是心疼玄月,听岩石说,自从他昏倒以后,玄月就一直不眠不休的守在他身旁,直到他清醒过来,又忙着为他张罗补品吃。

    玄月微微一笑,道:“有什么好不好的,你要记住,咱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可不是教廷的什么大小姐,我是,我是你的……,侍侯你是应该的嘛。再说,如果我要不亲自动手的话,岩非族长派个小姑娘过来,我可不干哦。快吃吧。以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好好调养的话,有三、四天也差不多恢复了。”

    阿呆道:“还要三、四天那么久啊!普林先知不是说,让咱们早些去精灵族么?那里有可能是你父亲出危险了啊!怎么能在这里耽搁?”

    玄月微微一叹,道:“我也非常记挂着父亲,可是你现在身体这样,又怎么走的了呢,放心吧,以父亲的魔法修为,黑暗势力想要和他对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还是等你身体养好了再说吧。何况,现在普林先知还没有清醒,我们走也不合适啊!”

    阿呆一楞,道:“你不是说普林先知已经没事了么?怎么还没醒过来啊!”

    玄月道:“哪儿有那么快,虽然你将自己的血输入到先知体内,但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老化,那股至强的生命力需要时间来改善他身体的状况,照现在的情况下去,估计等你身体好起来,先知也差不多能醒了。”

    阿呆松了口气,道:“只要你有把握先知没事就行了,先知已经付出的太多了,如果就这么死了,老天真是不公啊!”

    玄月皱了皱眉,语气严肃了起来,“阿呆,有件事我必须要和你说清楚。”

    阿呆一楞,道:“什么?你说。”

    玄月正色道:“我知道,你非常希望能救活先知,所以才会将自己的鲜血输给他,但是,你想过没有,人的血液是有限的,如果你失血过多,就算功力再高深,也是会死的啊!你总不能为了救别人,而舍弃自己的生命啊!”

    阿呆挠了挠头,道:“可是,在我的心里,先知的命比我的要重要,如果能用我的命换回他的,我死也值得了。”现在的他,似乎又变回了以前的木讷。一点也没有察觉玄月心中的担忧。

    听到阿呆这么回答,玄月顿时大怒,将手中的碗放到一旁,激动的道:“你说什么?什么叫你死也值得了,先知如果死了,你会难过。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死了,我会怎么样?我会更加难过啊!我警告你,如果你下回再这样,一旦你出了事,我就自杀给你看。”

    看着玄月因为愤怒而涨红的俏脸,阿呆顿时心里一紧,赔笑道:“月月,你别生气,是我不好,我以后一定注意,你放心吧,为了你,我也会保住自己性命的。”

    玄月长出口气,脸上的神色柔和了许多,“阿呆,我并不是不让你去救人,你救人,正是体现了你自身的善良,可是,救人也要量力而为,不能因为救别人而赔上了自己的性命,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你的生命并不只属于你自己,还有许多人在关心着你,爱护着你,如果你死了,他们会难过,会伤心。答应我,一定要珍惜自己的身体,好么?”

    阿呆看着玄月眼眸中的深情,心头一颤,拉起她的小手,柔声道:“月月,为了你,我以后一定会珍惜自己的,不论我做什么,我都会想着你,想着还有你在关心我。好月月,你就别生气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他像个孩子似的话语使玄月内心的不快尽去,伸出玉葱般的手指在他额头上戳了一下,嗔道:“你啊!真是拿你没办法。快把剩余的先吃完。”再次端起碗,一勺一勺的喂入阿呆口中。

    玄月一边喂着阿呆吃补药,一边微笑着道:“阿呆,你知道么?现在的普林先知可有意思了。昨天晚上,岩非族长把你和他安排在族里最好的房间休息。听岩石大哥说,经过一晚的时间,普林先知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脸上的皱纹似乎都舒展开了,连银白的头发根部也冒出了黑发,似乎一夜之间年轻了二十岁似的。看来,你的血还真是大补啊!再这样下去,还不知道普林先知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阿呆惊讶的道:“原来往生果的效力真的这么好,月月,要是你以后外一受伤了,我也把我的血渡给你,说不定你能永保青春呢。”

    玄月白了他一眼,道:“刚说完你,你就又来了,我才不要你的血呢,就算我受伤了也不要。我只希望你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就好。对了,阿呆,昨天晚上你救普林先知的时候,好象不止是鲜血的力量。当你的鲜血消耗到三分之一左右的时候,你的神志已经模糊了,那时我想阻止你,可是,你身上突然出现了一股非常神秘而强大的力量。那是无可抵御的力量啊!蕴涵着神圣气息,但又似乎带着几分邪恶,就是那股能量将你和普林先知包裹在内。当能量消失的时候,我发现你和普林先知的状态都非常好,恐怕,那股能量起到的作用并不比你那有往生果效力的鲜血差,你知道这股能量是怎么回事么?”

    阿呆惊讶的说道:“能量?恐怖的能量?怎么会呢?难道是冥王剑么,不,不会的,冥王剑有剑鞘上的咒语压制,只要不离鞘,它是不能散发威力的。”

    玄月摇了摇头,道:“不,不是你身上任何一种神器的威力,那恐怖的力量和以前所有的能量形态都不一样,在那能量爆发的时候,你背后出现一个人形能量,手里似乎还拿着兵器,从外表看,和你的体形非常相似,但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谁也没看清。”

    阿呆挠了挠头,道:“现在只有等普林先知醒了以后,问问他知道不知道了。”

    玄月将最后一勺汤羹送入阿呆口中,柔声道:“感觉舒服一点了么?”

    阿呆点头道:“舒服多了,这汤羹的味道虽然不怎么好,但喝到肚子里面热乎乎的,月月,你快休息一会儿吧,你看,才一天的时间,你都有些憔悴了。”

    玄月没好气的说道:“那还不是为你担心的。”她扶着阿呆平躺下身子,小心的为他把被子盖好,柔声道:“快睡吧,只有多休息,你的身体才能更快的恢复。”

    阿呆点了点头,道:“那你也去睡会儿吧。我一定会尽快好起来,咱们好赶去精灵森林。”

    玄月拉住阿呆的大手,道:“我就在这里陪你,安心的睡吧。”

    握着玄月柔软的小手,阿呆心头一阵火热,不禁伸手去搂她的柳腰。玄月微微一挣,嗔道:“别闹,快睡觉。”

    阿呆迷醉的看着玄月的娇颜,喃喃的道:“月月,你好美啊!我,我想抱着你睡,可以么?”玄月俏脸一红,道:“讨厌,当然不行了,人家可还没嫁你呢?你再这样,我可就真的走了。快睡吧,等你睡着我再离开。”

    阿呆紧紧的抓住玄月的小手,生怕她离开似的,眼眸深处流露出一丝恳求的目光,“可是,可是我们以前不是也一起睡过么?”

    玄月大羞,“不许提以前的事拉,这怎么相同呢?你,你,我要走了。”说完,将自己的手从阿呆手中抽出,转身就要离开。

    阿呆脑中突然灵光一现,哎呦的叫了一声,玄月吓了一跳,赶忙坐回刚才的位置,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么?”

    阿呆支撑着坐了起来,搂住玄月的柳腰,道:“月月,不要走,好不好,我想每次醒来的时候都能第一时间看见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看着阿呆真情流露的样子,玄月不禁心中一软,扶着他躺回床铺,道:“那我陪你睡一会儿,不过,你可不要随便碰人家啊!”说到最后几个字,玄月俏脸涨红的低下了头。

    阿呆心中大喜,看着玄月渐渐靠过来的身体,眼中流露出兴奋的神色,玄月闭上眼睛,娇羞万分的依偎在阿呆身旁,阿呆赶忙撩起被子,轻轻的将她搂入怀中。玄月身上散发的清香顿时使阿呆一阵迷醉,那柔软的娇躯抱在怀里是那么的舒服。“月月,真想一辈子都这样抱着你。永远永远都不分开。”

    玄月紧贴在阿呆怀中,温暖而充满安全感的港湾使她感觉到异常舒适,低声道:“我也想永远这样下去啊!阿呆,阿呆。”毕竟已经两天一夜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此时在如此温暖而舒适的环境下,她再也抑制不主自己的倦意,渐渐的进入了梦乡之中。

    阿呆看着怀中可人儿的睡颜,心头一阵激荡,虽然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不断充斥着他的心头,但他还是只在玄月额头上轻轻一吻,在满足中进入了梦乡。

    在阿呆和玄月来到部落第三天的时候,月姬、基努和奥里维拉终于赶到了。

    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部落,奥里维拉和基努都有些楞住了,他们在城市生活惯了,还是第一次见到部落的样子。月姬长出口气,道:“终于赶到了,不知道阿呆他们怎么样了?”

    基努道:“阿呆和玄日两位老大怎么会有事呢?他们的功力那么强,只要不遇到像上回在亚金族那样变态的家伙,什么也能应付的了了。这部落真大啊!这有多少人口,房子竟然看不到头儿,月姬小姐,你以前曾经来过,普岩族的人好相处么?”

    月姬苦笑道:“上回我们来的时候,是被当成杀人嫌疑犯带来的。你说能怎样?走吧,我想,阿呆他们一定交代过了,应该很快就能看到他们。”说完,带着奥里维拉和基努顺着脚下土坡而下,部落越来越近了,突然,一队二十人左右的普岩族士兵闪了出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为首的,是一名中年将领,将领一横手中长枪,警惕的道:“你们是什么人?到我们普岩族来干什么?普岩族不欢迎外来人,请立即离开。”

    月姬看着他的样子,不禁想起第一次和岩石见面的情景,微笑道:“几年没来普岩族了,你们说话的方法还没变啊!还是那么排外。”

    将领一楞,道:“你以前来过普岩族?”

    月姬道:“当然来过了,大约是将近四年前吧,那时候,我们来了很多人。我叫月姬,难道你们上面没交代我们会来么?”

    将领皱眉道:“从来没交代过,你不用跟我这儿打马虎眼,立刻离开我们普岩族的领地,否则,我就不客气了。”阿呆和玄月到了以后,就一直为普林先知的事情忙,后来阿呆失血过多而昏倒,玄月又忙着照顾他,谁也没想起把月姬几人要来的事告诉岩石他们。

    月姬看着将领蛮横的样子,不禁气往上撞,要依着她平日里的脾气,早就发作了,可毕竟她们和普岩族不能发生冲突,只得强忍怒气,道:“岩石、岩力那两个家伙在不在,我们是来找他们的。还有,几天前应该来了两名和我们岁数差不多的年轻人吧。我们一道儿的。难道他们没交代,我们要过来的事情么?”

    将领流露出疑惑的神情,立起手中长枪,问道:“你们真是和那两位贵客一道的么?”

    月姬没好气的说道:“我有必要骗你么?你们普岩族有什么好,要不是有事,请我,我都不来,快点带我们去见他们,一见面,你自然就知道我们是不是冒充的了。”

    将领犹豫了一下,他看的出,月姬似乎并不是在说慌,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恭敬了许多,闪开道路,客气的道:“既然几位是贵客的朋友,那就快请吧,先前真是施礼了。”

    看着将领前拒后恭的样子月姬心中一阵疑惑,问道:“我那两位朋友是什么时候到你们这儿的?你们普岩族到底发生声么事了?非让阿呆过来。”

    一听月姬提起阿呆的名字,将领顿时再无疑惑,眼中流露出一丝崇敬的神情,道:“他可是我们普岩族的大恩人啊!我们最伟大的普林先知前些天病重,眼看就要不行了。就在他老人家处于弥留状态之时,阿呆大人赶了来。我听族里的人说,阿呆大人为了能救回先知大人,竟然用自己的鲜血重新给先知大人输入生命力。这才保住了先知一命,虽然先知还没有醒,但已经不会死了。对于我们普岩族来说,这是多么大的恩惠啊!”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