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光雨降临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圣邪拍动羽翼飞了起来,由于它的实力又有所提升,现在带着阿呆飞已经不成问题了。“先吃水果再说吧。要是吃的饱了,我就回去。”

    阿呆无奈的一笑,冲下方的玄月喊道:“月月,你洗澡时候小心些,我们不会走远的,一会儿就回来。”说完,将果林的方向告诉圣邪,一人、一龙飘飞而去。

    看着阿呆和圣邪离开,玄月嘴角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脱掉外衣,给自己释放了一个防御魔法,飘身而起,向流淌的清冽河水中飞去。此时的她,心中前所未有的满足,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以女儿身和阿呆在一起了,她心中的兴奋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圣邪的食量是异常惊人的,而且普通毒物对他来说根本起不了作用,整片果林在它的肆虐下,绝大部分果实都进了它的龙腹。看着圣邪疯狂的“屠戮”水果的时候阿呆才想起,自己和玄月都一天没有吃东西了,月月一定很饿了吧。可现在月月在洗澡,他又怎么能回去呢。

    圣邪用龙爪抚摩着自己满足的龙腹凑到阿呆身旁,嘿嘿笑道:“哥哥,你是不是想去看看玄月姐姐洗澡啊!要不咱们偷偷摸过去怎么样?反正以你的功力,她应该发现不了的。”

    听了圣邪的话,阿呆顿时大窘,“小邪,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了。这种话也手的出口。”

    圣邪大眼睛连眨,委屈的道:“这,这可都是你教我的啊!我们心灵相通,你自己明明就想回去看看嘛。”

    阿呆佯怒道:“你吃也吃了,玩儿也玩儿了,该回神龙之血了。”

    圣邪撇了撇嘴,道:“好吧,那我回去睡觉了,不给你们当电灯泡了。”光芒一闪,没用阿呆吟唱神龙之血的咒语,圣邪已经自动回去了。

    阿呆无奈的摇了摇头,昨天晚上的“美景”不断在脑中闪现,圣邪说的对,自己内心深处,真的是很想再看看月月洗澡的。用力的敲了一下自己的头,阿呆暗想,不行,不能这么色的,要是再有一次,月月一定不会原谅我的。过了这么半天,她应该也洗完了,回去吧。一边想着,他一边朝小河的方向走去,心中忐忑的想到,月月会不会又因为洗的舒服而忘记了时间呢?如果真的是那样,自己要不要看呢?

    怀着复杂的心情,阿呆来到了小河旁边的山坡后面,他惊讶的发现,并没有昨天玄月洗澡时那种哗哗的水流声,看来,月月真的已经洗完了。想到这里,阿呆心中升起一丝失望之感,飘身而起,翻过山坡,向小河的方向落去。

    当阿呆飞身来到小河旁时,玄月的身影竟然不见了,他顿时大吃一惊,面前的小河平静的流淌着,原本被玄月扔在一旁的魔法师袍也没有了,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寂静。发现自己心爱的人不见了,阿呆顿时心中大急,大喊道:“月月,月月,你在哪里?”在生生真气的作用下,声音远远的传去,在寂静的荒野中不断的回响着。

    玄月消失了么?当然没有,她就躲在小河旁不远的大树后,为了避免昨天晚上尴尬的情形再次出现,她今天很快就洗完了澡,并把魔法师袍洗干净后用凤凰之血的火系能量烘干了,心血来潮之下,她突然想戏弄戏弄阿呆,就躲到了树后,收敛自己的气息,看看阿呆有什么反映。阿呆焦急的呼喊声不断在耳边回荡着,玄月的眼眸湿润了,她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情感,飞扑而出,娇呼道:“阿呆,我在这里啊!”

    阿呆骤然转身,看到自己心上的人儿失而复得,他几乎是全力向玄月冲来,玄月只觉得自己面前黑影一闪,身体一轻,已经离地而起。阿呆紧紧的将玄月抱在自己的怀中,贴着她仍然有些湿润的秀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虽然他只是采摘果子离开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但是,在他心里,却感觉与玄月失散了百年、千年一样。生怕玄月再离开自己,他捧着自己最重要的宝贝,用心去呵护着怀中的人儿。神龙之血的蓝色光芒和凤凰之血的红色光芒再次出现。一蓝一红两道光芒在纠缠中直冲天际,在这一刻,阿呆和玄月心中都产生了一种,明悟,无法解释的明悟。神龙之血和凤凰之血间,似乎架起了一道桥梁似的,阿呆和玄月脑海中陷入一片混沌状态,精神中再无分彼此。不约而同的,他们下意识的吟唱起内心中蕴藏的咒语。

    “以神龙之血为引,永远呵护凤凰的力量啊!释放吧。”

    “以凤凰之血为引,永远陪伴神龙的能量啊!觉醒吧。”

    蓝色的巨龙在阿呆背后腾空而起,长达十余丈的巨大身躯微微的扭曲着,他的形态是那么的清晰,甚至可以随意辨别出每一块鳞片上的纹理,蓝色的光芒骤然湛放,悠扬的龙吟声直透天际。

    红色的凤凰带着无尽的火焰从玄月背后升起,面对着身前的神龙,她的身体微微的摆动着,绚丽的七彩羽毛在红色的火焰映衬下是那么的绝丽,红色的光芒随着她身体的增大骤然湛放,嘹亮的凤鸣声缠绕着龙吟飞升天际。

    阿呆和玄月的身体飘了起来,缓慢的旋转着,随着他们旋转的身体,蓝色的巨龙和红色的凤凰开始在空中相互交缠,随着不断的扭曲,形成一股无法辨别形态的红蓝两色光柱。阿呆和玄月同时睁开双眸,他们的眼睛中,充满了浓浓的深情。

    阿呆柔声道:“月月,你明白了么?”

    玄月微微颔首,道:“你呢?”

    阿呆微笑道:“我也明白了。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明悟。”

    玄月将头靠入阿呆怀中,慵懒的道:“那你快把这股能量散发了吧。它们太强大了,我可不想毁了我们这定情的地方。”

    阿呆在玄月额头上轻轻一吻,道:“其实,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让我做你的跟班之时,我们不就已经定情了么?”一边说着,他左手轻飘飘的向天空中挥去。蓝红两色能量形成的光柱冲天而起,转瞬间消失不见了。空间似乎凝固了一下似的,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不动。空中的太阳似乎亮了起来,大片的光点飘洒而下,那是一片绚丽的光雨,光雨并没有蕴涵着任何能量,只是轻轻的飘落,每当它们碰触到物体时,就会自动消失。这绚丽的景象让阿呆和玄月完全陷入一片欣喜,沐浴在光雨中,他们的心灵充满了彼此的爱意。

    在深切的深情流露中,阿呆和玄月终于领悟了神龙之血和凤凰之血的融合绝技——龙凤合鸣。为了不破坏自然,阿呆将这股至强的能量散发于空中,因此才引起了光雨的天象。两件顶级神器所蕴涵的能量是多么的强大啊!他们不知道的是,光雨并不只局限在他们所在之地,已经逐渐传遍了整片大陆。

    神圣教廷。

    教皇站在光明大殿外,凝视着天空不断飘洒的光雨,深邃的眼眸中流露出难以遮掩的兴奋之情,他渴望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在教廷中,有一本第一任教皇神羽留下的秘典,秘典只有历代教皇才能阅读。秘典中有两句最重要的话,其中一句,是血日当空,必出妖孽,血雨撒世,劫难将成,千年劫难重现大陆。血日、血雨已经出现过了。对于神羽所留下的话,教皇绝对是深信不疑的。而另一句话,则是形容救世主的。秘典上说,当圣光之雨洒落人间之时,挽救浩劫的救世主将现于人间。教廷所属必须无条件支持救世主,以拯救人类。当初教皇之所以没有完全相信玄月说阿呆是救世主的话,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光雨并没有出现。而此时此刻,他盼望的天兆终于出现了,也就是说救世主已经现身大陆。

    所有祭祀和神女们,都和教皇一样仰望着天空,这充满圣洁之气的光雨,在他们心中,就是天神的预示。不用教皇命令,他们都跪倒在地,虔诚的吟唱着祈神咒,一时间,吟唱之声传遍整座教廷神山。

    教皇深吸口气,平复着内心的激动,沉声道:“芒修。”

    红色的身影走到教皇身旁,正是四大红衣祭祀之一的芒修,他年约七旬,恭敬的冲教皇施礼,道:“教皇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教皇道:“你对今天出现的光雨怎么看?”

    芒修恭谨的道:“这一定是天神大人的谕示,表明着他在眷顾着我们。”

    教皇微微颔首,道:“光雨出现,让我心中放下了一块大石啊!对了,玄夜他们还没有消息传回来么?已经一个月了,事情总应该有点进展了。”

    芒修摇了摇头,道:“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教廷在索域联邦的亚琏族中没有祭祀殿,传递消息比较困难。不过,我相信以审判长和玄夜他们的实力,应该不会有事的。何况,今天又有光雨降临,您完全可以放心了。我们只需要等待他们的好消息了。”

    教皇微微一笑,他对自己派遣出的实力也有着充分的信心,“希望一切顺利吧。消灭了暗魔族,就可以减少许多变数。芒修,传我命令,让教廷所属祭祀殿全都行动起来,这光雨很可能是人为造成的,一定要找到这个人。知道么?”

    芒修一楞,道:“教皇大人,这怎么可能?这不是天神的恩谕么?”

    教皇道:“虽然是天神的恩谕,但也必与人类有关。照我的吩咐去做吧。救世主,你终于出现了。”他脑中闪过阿呆的面庞,这造成光雨的,究竟是不是他呢?

    …………

    大陆某地,黑暗的巢穴内,一名全身包裹在黑衣中的身影焦躁的度步。在他身旁,站立着四个同样的黑衣人。

    度步的身影突然停了下来,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光雨降临黑暗劫。哼!我绝不允许有任何人破坏我的计划。”

    四名黑衣人之一走了出来,苍老嘶哑的声音响起,“教主大人,您不用焦躁,这光雨未必就是魔谕所言的那什么救世主吧。”

    教主哼了一声,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何况,魔谕怎么会出错呢?我们苦心经营数百年,眼看着最后的胜利就要出现,黑暗即将普照大地,绝对不允许有任何变数。为冥神大人做事,就一定要谨慎。对了,诅长老,月王他们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报告的人应该回来了吧?他们是否完成了我的命令。”

    诅长老犹豫了一下,道:“报告的人确实已经回来了。但结果却并不像我们预想的那样好?”

    教主冷哼一声,森然的寒气瞬间膨胀,整个黑暗巢穴内都充满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说,到底怎么样了?难道十二天王尽出,还不能消灭那些自诩神圣的家伙么?”

    在教主庞大的气势下,诅长老战战兢兢的说道:“据月王传回来的消息称,这次的伏击非常成功,教廷的一千多人被翼人王成功的引入了毁灭山谷内。但是,教廷那些属下的强悍超过了我们的预估,尤其是审判长玄远和两名红衣祭祀,他们的实力之强,十二天王也很难对付。所以,所以……”

    “说下去,告诉我结果如何。难道,在入伏的情况下,还让他们跑了不成?”

    “教主大人,此次伏击,我方损失很大,各族伤亡超过五千,主要是死在两名红衣祭祀的强大光系魔法下。十二天王中的黑魔王战死。月王、龙人王、矮人王、暗冰王、淫王、翼人王、猫王分别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其中以月王、淫王、猫王的伤最重。而教廷方面,红衣祭祀娜严和六名白衣祭祀用出了一种牺牲自身的魔法,虽然他们毁灭了,但却打通了我们原本封死的出路。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没能全歼敌人。”

    出乎诅长老意料之外的是,教主在听他说完这些后,变得冷静下来。淡淡的说道:“教廷损失如何?逃出去的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诅长老暗暗松了口气,道:“虽然我们这次人手损失很大,但教廷也不好受,红衣祭祀娜严和六名白衣祭祀因为使用了那个牺牲魔法而完全毁灭了肉身,四名圣审判者全部阵亡。二十名光明审判者只逃出了三人。其余的审判者和神圣骑士逃出了二百余人。不过,在十二天王的追杀中,这些人死亡的数量在集聚增加着。现在应该剩余不到一百人了。其中重要人物只有红衣祭祀玄夜、审判长玄远、副审判长巴不伦成功逃走。现在这些教廷的残余逃入了精灵森林之内,十二天王已经调动了翼人族、矮人族、半兽人族数万大军将精灵森林团团围住,不断的发动攻击。可是,精灵森林有一种奇怪的结界,却阻挡着我们前进的脚步,由于十二天王的手下中很少有会魔法的,单靠一个暗冰王还不足以冲破结界,现在只能凭借武力硬冲,可是收效甚微。但月王说,她能肯定,还没有一个教廷的人成功跑出包围圈。”

    听完了诅长老的汇报,教主淡淡的说道:“精灵族不愧为最古老的种族之一,精灵森林确实很神秘,连我们都没有机会下手侵蚀。没想到这回竟然是他们救了教廷的余孽。哼,总有一天,我要彻底毁灭他们,抹掉他们所有的精神烙印,敢和冥神大人做对,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月王他们这次虽然没能尽歼敌人,还损失了大量精锐手下,但也探出了教廷真正的实力,就算他们将功补过吧。”

    诅长老心中一喜,进言道:“教主,您看,我们是不是亲自出手,将精灵森林彻底毁灭掉,这些人,不能让他们逃回去啊!”

    教主抬起手,阻止诅长老继续说下去,道:“不,还不到我们出现的时候。精灵族有上万人之多,并不像教廷那一千多人那么好围歼,而且精灵森林占地极广,即使我们全力出手,也不可能保证没有人溜走去教廷报信。现在,还不是我们暴露真正实力的时候,不能让教廷发现我的存在。传我命令,告诉月王,如果他们十天内还不能攻入精灵森林的话,就立刻撤离,直接回总部。教廷在知道了这次的事以后,一定会有很大的反映,我们散布在大陆的势力全部隐藏起来,没有我的命令,绝不能轻举妄动,十二天王的手下一个也不能剩,让他们在总部待命修整。”

    诅长老皱眉道:“十天?恐怕很难攻破精灵森林啊!”

    教主发出一声阴阳怪气的长笑,笑声听在诅长老耳中,产生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我并没想让他们攻破精灵森林,这些种族懒散惯了,这次只是给他们一个练兵的机会。诅长老,你不要忘记我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同时,你告诉第五长老,让他运用所有手下,在大陆上寻找出和光雨有关的人,不用向我汇报,一律杀无赦。你要叮嘱他,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等你传达完这几个命令后,直接到总部和我们汇合,我们要等待的,就是最后时刻的来临。”

    诅长老恭敬的道:“是,教主大人。”

    光雨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才消失,阿呆搂着玄月从震撼中清醒过来,他突然感觉到胸前的神龙之血似乎有了什么变化,赶忙掏出查看。神龙之血依然是原来的形态,但是,原本蕴藏的神光却消失了,蓝色的宝石显得黯淡无光,连上面的金色符号也几不可见。

    玄月看到神龙之血的样子心中一惊,赶忙掏出自己的凤凰之血,结果是相同的。

    阿呆皱眉道:“月月,难道刚才能量释放过大,神龙之血和凤凰之血都失去了他们原由的能力么?圣邪和骨龙还在里面啊!”

    玄月想了想,道:“失去能力应该不回,神龙之血和凤凰之血毕竟是神器,应该是因为耗费能量过大,和当初的圣邪一样,进入沉睡状态了,当他们重新恢复能量之时,就会回到原先的形态吧。我能感觉到,虽然表面黯淡无光,但它们内部,还是有神圣能量存在的。”

    听了玄月的解释,阿呆松了口气,道:“没事就好。龙凤合鸣的力量真是可怕啊!如果爆发在地面上,恐怕数公里内的东西都会消失吧。”

    玄月微笑道:“好拉,先别想这些了,咱们还是赶快去找岩石大哥他们吧。再耽搁下去,恐怕月姬姐姐他们都要追上来了。阿呆,你说我还化装成男人么?”

    阿呆轻轻抚摩着玄月的蓝色长发,柔声道:“还是不要了,我还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你是我的月月,可不是玄日兄弟啊!”

    玄月俏脸一红,喃喃的道:“既然你喜欢这样子,那就这样子好了。不过,人家昨天可累坏了,你要背着我走哦。当初离开迷幻之森的时候,你还欠人家的呢。”

    阿呆宠腻的捏了捏玄月白皙的鼻子,笑道:“好,我什么都听你的。就算没有赌约,我也会背你的。我怎么舍得再累到你呢?来吧。月月小姐,你的跟班为你服务了。”

    玄月嘻嘻一笑,绕到阿呆身后,伏在他后背上,道:“阿呆小跟班,咱们出发吧。”

    阿呆从自己的空间结界中取出七、八颗果实递给玄月,道:“你在我背上吃点东西吧。这些水果虽然比不上迷幻之森的,但也相当不错了。我刚才和小邪在果林中已经吃过了。”

    玄月一手搂紧阿呆的脖子另一手将果实揣在自己的魔法师袍中,嘻嘻笑道:“要是人家把果汁流到你衣服上,可不许说我啊!”

    “你小心点吃不就行了。我可就这么一件衣服啊!坐好,要走喽。”阿呆揽住玄月的双腿,背后柔软的娇躯使他心中一荡。生生斗气散发而出,包裹着两人的身体,一团白色的光芒飘飞而起,朝着南方而去。

    虽然阿呆背着一个人,但在心情畅快之下,他的功力发挥到极限,速度比昨天和玄月一起走时还要提升了许多。像一颗白色的流星一样在荒野中穿梭着。由于有生生斗气的保护,玄月趴在阿呆背后丝毫感觉不到风的吹袭。阿呆的背后是那么的温暖,在安全感的包覆下,玄月一边吃着果实,一边欣赏着两旁飞快流逝的美景,说不出的写意。虽然赶路是枯燥的,但是此刻的她,却完全醉心于其中。

    时间在甜蜜之中过的飞快,太阳逐渐从东方升到天空正中,又从正中开始渐渐的滑落了。经过多半天的赶路,阿呆和玄月已经接近了普岩族最大的部落。由于阿呆一路上选择的都是荒野小路,并没有碰到普岩族人。

    “咦。”阿呆突然惊讶出声,前行的速度慢了许多。

    玄月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么?”

    阿呆道:“前面有个身影,很像岩力大哥。他怎么还没回到部落中。也许是我看错了吧。”

    玄月笑道:“傻瓜,虽然我们耽误了不少时间,但你的速度那么快,很有可能在到普岩族部落之前赶上岩力大哥啊!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哦。”阿呆再次加快速度,朝着前方模糊的身影追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发现前面的身影包裹在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中,也在飞快的前进着。他背后插着两柄宽大的战斧。虽然还没有看到正脸,但阿呆却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岩力,时隔一年多之后再次见到他,阿呆心中涌起难言的情感,将速度催运到极限,几个起落追上了岩力。

    岩力正在赶路,突然,一团白色的光芒出现在他前方不远处,在惊讶之中,他猛的刹住身形,怒道:“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拦住我的去路。活够了么?”

    白光尽褪,露出两个身形,玄月俏皮的道:“呦,几年不见,岩力大哥的脾气还是没有改变啊!这么火暴,可找不到老婆喽。”

    岩力定睛看去,说话的是一名身穿白色魔法师袍的绝色少女,将近四年的时间过去了,玄月身体的变化很大,他一眼并没有认出来,但少女身旁的黑衣男子,却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了。那憨厚、木讷的面庞,不正是他急于寻找的人么?“阿呆,真的是你么?”岩力激动的大叫着。

    阿呆飘身上前,紧紧的抓住岩力宽厚的肩头,兴奋的道:“岩力大哥,是我啊!你还好么?岩石大哥还好么?一年不见,你的斗气怎么变成金色的了。”

    岩力上下打量着阿呆,喃喃的道:“太好了,这下不用我再费力去找了。兄弟,我们已经找了你两个月了呢?甚至都动了请佣兵来找你的念头。”

    玄月凑了过来,道:“就是看到佣兵总会的公告我们才会过来的。其实,就算你不找阿呆,不久之后,我们也会来普岩族的,只不过现在提前了一点而已。”

    岩石疑惑的看着玄月,道:“你是?”

    玄月嘻嘻一笑,贴上阿呆,搂着他的手臂道:“怎么,几年不见就不认识了么?看来,你也不比阿呆聪明多少啊!”

    看着玄月那绝美的容颜,岩力不禁有些呆了,阿呆微笑道:“月月,你别闹了。岩力大哥,她是月月啊!”

    岩力仔细的看着玄月,道:“你是月月那小丫头,真是女大十八变啊!你比原来还要漂亮许多。阿呆兄弟,你真是好服气。”

    阿呆和玄月对视一眼,甜蜜感充斥着两人的心头,阿呆道:“岩力大哥,你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么?是不是你们普岩族……”

    岩力的神色黯然下来,叹了口气,道:“不是我要找你,而是普林先知要找你。先知,先知他,快要不行了。他想在临死前见你一面。”

    听了岩力的话,阿呆和玄月同时大惊失色,异口同声道:“什么?”

    阿呆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普林先知慈祥的笑容不断在脑中闪过,“先知,先知他怎么会,怎么会呢?”

    岩力叹息道:“自从咱们上次分手后,我们回到族里,就发现先知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他在半年前指定了继任人选后,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现在已经难离病榻,恐怕撑不了多久了。两个月前,他让我和岩石大哥开始寻找你的踪迹。我们先去了天罡剑派,席文老师说你一直都没回去过。我们又去了天金帝国的迷幻之森,可那里的路途艰涩,我们根本无法深入,没有办法之下,才决定到红飓族佣兵总会发布任务来找你。”

    阿呆焦急的道:“快走,咱们赶快到你们族里去。月月是光系魔法师,一定有办法救先知一命的。咱们快走。”

    岩力点了点头,飞身而起在前面带路,由于他的速度不快,阿呆和玄月也只能在后面耐心的跟着了。阿呆的心情异常焦急,普林先知对他可以说有着很大的恩惠,如果不是先知送给他的神龙之血,他恐怕已经死去很多回了。普林那为族人牺牲自己寿命的伟大情操,是阿呆最为敬佩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