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女身真相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看着周围一张张献媚的面孔,祝渊皱起了眉头,沉声道:“玄日团长和阿呆副团长是我们红飓佣兵团尊贵的客人,请大家不要打扰他们。都散了吧。”在他威棱四射的眼神扫视下,周围的佣兵们才渐渐的散去了。毕竟,没有人愿意得罪这大陆第一佣兵团。阿呆和玄月这才得以解脱,跟随着祝渊进入了佣兵工会总会的大厅。

    佣兵工会总部的大厅是阿呆所见过最大的厅堂,高达近十米的穹顶成半圆弧状,屋顶和四周的墙壁上都画着各式各样的壁画,壁画中的主角,无一例外的都是佣兵,那似乎是佣兵世界千年以来的发展经历。阔达近三千平米的大厅中有着上百名佣兵,这些人年纪几乎都在三十岁以上,都是佣兵界的翘楚,至少都拥有一级佣兵的实力。大厅对门的正面墙壁上,悬挂着一个高大的黑板,上面清晰的写着许多密密麻麻的任务,最低的,竟然也是一级任务。特级任务竟然有十数个之多,阿呆心中暗叹,不愧是佣兵总会,果然不同凡响啊!月姬、基努以及奥里维拉就挤在人群中观看着黑板上的任务。

    祝渊停下脚步,微笑道:“总会成立至今也有近千年的历史了,这四周墙壁上的壁画都是佣兵界的传奇人物。说实话,我真没想到,你们竟然也是佣兵。难道天罡剑派和教廷的发展空间还不能满足你们的需要么?你们的加入,真是给我们这些老家伙增加压力啊!哈哈。”

    阿呆淡然道:“您客气了,我们加入佣兵界只是为了从佣兵任务中找到更适合我们探险的东西,并不想在佣兵界做出什么大事。”

    祝渊眼中神光一闪,道:“可是,你们已经做了。霸王佣兵团的实力绝对在特级佣兵团行列中,甚至更要超过月痕佣兵团。但是,他们却臣服在你们手中,我听说,你们其中一人凭借自己的力量和他们进行团战,并打的他们大败亏输,但却没有一个伤亡。不知是哪位呢?”

    玄月把玩着自己的佣兵卡片,道:“副团长,看来您的消息还是不够灵通啊!刚才门口那些人不是已经有人说了么,打败霸王佣兵团的是阿呆大哥。月痕佣兵团是我们的盟友,他们有困难我们自然要帮助,霸王佣兵团其实实力很不错的,可惜他们遇到了我们,难道你们红飓佣兵团还怕月痕佣兵团和霸王佣兵团联合么?这可不像你们的风格啊!”

    祝渊叹息一声,道:“我们并不怕他们联合,即使再有一个普通的特级佣兵团加入他们的行列也无法真正威胁到我们。我们怕的是天恶佣兵团的加入。因为,你们的实力之强,我们红飓佣兵团还没有人可以对付。你们才是我们最大的威胁啊!”

    玄月道:“我们才不会参加到你们佣兵之间的争斗,当然,前提是你们不要去招惹月痕佣兵团才行。好拉,不和你多说了,我要去换佣兵卡片,省得以后再被人歧视。”说着,朝前面的柜台而去。祝渊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头,扭头朝身旁的阿呆道:“兄弟,不知道你的生生决修炼到了第几重?”四大剑圣之间是极为熟悉的,做为东方剑圣的二弟子,他当然知道生生决的等级对于天罡剑派每个人的重要性。

    阿呆微微一楞,他并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但刚才祝渊帮他们解围,算是帮了个忙,而他本身又不愿意说瞎话,只得传音道:“第九重。”

    祝渊全身一震,失声道:“什么?你已经达到了生生决的最高境界第九重。那这么说,你的功力已经超过了二代弟子么?”

    阿呆道:“我也不知道会否强过席文师伯他们,但生生决是没有最高境界的,即使到了第九重,仍然有不断提升的空间。”这一点,是他突破第九重才醒悟的。他和天罡剑圣都达到了第九重的境界,但功力却相差甚远,这就证明,生生决的修炼不止于九重。

    祝渊低着头,喃喃的道:“怪不得你这么强,竟然已经接近了剑圣的实力。你小小年纪,真不知道是怎么修炼的。”

    阿呆微微一笑,道:“这个,就是本门的秘密了。副团长,连单团长呢?怎么没见他?”连单给他的印象很好,既然祝渊在,那连单也一定回来了。祝渊抬起头,道:“大师兄他还有很多事要处理,佣兵总会这边一直都是我协助佣兵界几位元老主持的。你要是想接什么任务,我可以帮你找找,保证你满意,以你们现在的实力,恐怕也只有特级任务才适合了。如果你愿意到我们红飓佣兵团去参观参观,我就更高兴了。”

    阿呆心中一动,道:“我们此来确实想接个任务,不知道有没有关于死亡山脉的特级任务呢?”

    祝渊心中一惊,他当然知道天恶佣兵团和月痕佣兵团就是因为共同完成了一个从死亡山脉中找寻极品魔法水晶的任务而越级提升到特级佣兵团的,“兄弟,你对死亡山脉还真是情有独钟啊!那里可是大陆上最危险的地方了。上次你们完成的那个任务,是特级任务中最艰难的一个。否则,最后也不会有那么高的奖励。可惜的是,现在已经没有关于死亡山脉的任务了。那里毕竟是大陆上的禁地,里面有什么根本没人知道。即使有人提出任务,也不会有佣兵团接下的。上回你们接的任务,足足提出了五十年呢。死亡山脉太危险,还是不要去的好。”

    阿呆当然信的过祝渊,既然祝渊都说没有,那恐怕所有佣兵工会都不会有关于死亡山脉的任务,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谢谢您的好意。但是,即使没有关于死亡山脉的任务,我们可能也会去历练的,毕竟,在那里,我们的功力才有可能随着危险而提升。”

    祝渊道:“你真是一个练功狂人啊!可惜我岁数大了,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冲劲,否则真的想和你么一起去死亡山脉见识见识呢。”

    正在这时,玄月突然快步走了回来,脸上流露着焦急和惊讶的神色。“阿呆大哥,你快过去看看。竟然有人悬赏找你呢。”

    阿呆楞了一下,冲祝渊点头示意后和玄月一起来到了黑板前。玄月指着黑板上的一级任务,道:“大哥你看,一级任务的第一个,就是找你的。看时间,是今天刚放上去的任务呢。”阿呆定睛看去,一级任务中排在首位的是一个寻人任务,任务描述很简单,寻找天恶佣兵团副团长阿呆,让他立即前往普岩族寻找岩石,执行任务之人可随阿呆一同前往普岩族领取酬金。酬金为五千金币。看完任务描述,阿呆全身大震,岩石大哥找我,难道,难道普岩族出了什么事么?想到这里,阿呆心中大急,冲玄月道:“兄弟,咱们赶快去普岩族吧。岩石大哥恐怕出事了。”

    玄月冷静的道:“大哥,你先别着急,这个任务是今天刚刚放上去的,也就是说,下达任务之人应该还没有远去,我们只要找到这下达任务之人,自然就清楚普岩族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咱们先去问问工会的人,看看他们知不知道下达任务的人往哪边去了,然后追上去看看。”

    阿呆眼中一亮,道:“这是个好办法,我找祝渊副团长帮忙吧。”虽然他并不愿意求助于别人,但时间紧迫,顾不上其他了。阿呆对普岩族的感情极为深厚,那里有岩石、岩力,还有普林先知。普林先知可以说是阿呆最尊敬的人之一,在他心中的地位甚至不次于天罡剑圣。普岩族有事,阿呆又怎么能不紧张呢?他飘身而起,落到正要上楼的祝渊身旁,“副团长,我有件事想求你帮忙。”

    祝渊一楞,道:“怎么?有什么麻烦么?你说吧,只要我能帮的上一定帮你。”

    阿呆赶忙将那个任务的事说了。祝渊很痛快,立即带着他来到佣兵总会工作人员处帮他进行查找。这时,玄月已经将月姬、基努和奥里维拉找了过来,五人围在一起,等待着工作人员的答复。由于是今天刚刚登上的任务,很快,工作人员就找到了相应的记录。工作人员道:“原来是这个任务啊!这个我记得,就是我登记的,那是个普岩族的壮汉,个子不高,背着两柄巨大的战斧,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佣兵呢,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想来找人的。他已经离开一会儿了。看他的样子,似乎非常着急似的。交了任务的保证金以后就走了。应该是直接回普岩族了。”

    阿呆心头一震,工作人员的简单描述已经使他心中再清楚不过,他所说的这个人,不正是岩力的样子么?看来,普岩族真的出事了,而且有可能还与自己有关。他扭头冲众人道:“咱们恐怕不能在红飓城多停留了,必须立即前往普岩族。”

    玄月道:“大哥,你先别着急,咱们立刻就走。我看这样好了,咱们俩先去普岩族,基努大哥、维拉大哥还有月姬姐姐再后面慢慢走。”

    基努道:“都怪我速度太慢了。影响了行程,你们就先走吧。我会尽快跟上去的。”

    奥里维拉道:“别说你了,要是阿呆和玄日两位老大发力,我也远远跟不上呢,咱们就在后面赶路好了。”

    阿呆心中很急,已经顾不得理会众人心中的感受了,“既然如此,那就先这样吧。祝渊副团长,谢谢您的帮忙,替我们问连单团长好,我们先告辞了。”说完,身形一闪,已经出了大门。玄月催动起自己的神圣之力追了出去,一黑一白两道身影顷刻间消失不见。

    月姬分别看了基努和奥里维拉一眼,道:“咱们也走吧,争取早日赶到普岩族,省得阿呆他们久等,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也能帮的上忙。”说完,率先出了佣兵总会。奥里维拉而基努对视一眼,也跟了出去。祝渊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轻轻的摇了摇头,喃喃的道:“看来天罡剑圣一脉依旧会强盛下去,二十几岁的年纪就达到了如此强大的境界,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就能蹬入剑圣的领域了。”

    阿呆和玄月出了佣兵总会,立即展开身形,凭借着体内淳厚的能量漂浮在半空之中,朝着南方飞驰而去,由于速度过快,行人们只能看到感觉到一黑一白两道身影闪电般从旁掠过。绝大部分人,都会认为自己眼花了。

    单论速度,玄月还要逊色阿呆一筹,托升身体的白色圣光渐渐变成了金色,那对金色的能量羽翼再次出现在玄月背后,光元素飞快的以他为中心凝聚着,顿时速度大增,勉强追着阿呆。时间不长,两人已经出了红飓城。进入荒野之中,更无顾忌,如流星赶月般朝普岩族的方向而去。

    阿呆将意念完全沉入丹田之中,体内所有的经脉都已经变成了金色,接近固态的生生真气不断循环往复,将他的速度提升到极限。两旁的景物不断飞泻而下,即使以阿呆的目力也只能看到淡淡的影子。经过一个小时的飞奔,连阿呆自己也不知道赶了多少路。

    “大哥,你慢一点,我要坚持不住了。”玄月的声音在阿呆心底想起,阿呆心中一惊,意念一动,将速度减慢,直接飘飞出十米之外,轻轻的落在地面上。金色的光影一闪,玄月落在阿呆身旁,她双手插腰,不断的喘息着。阿呆赶忙走到玄月背后,按住她背心的灵台,将自己的生生真气不断的输入进玄月的体内。在阿呆淳厚的真气帮助下,玄月的气息渐渐平复了,用魔法袍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玄月白了阿呆一眼,不满的道:“大哥,你要累死我啊!谁能比的上你这变态的速度。”

    阿呆挠了挠头,道:“是我太心急了,对不起。兄弟,你里面好象穿了不少衣服啊!那厚厚的一层是什么东西。这大热的天你穿那么多,能不热么?脱了吧。”听了阿呆的话,玄月俏脸顿时涨的通红,阿呆口中的厚布,是她缠绕**的裹布啊!

    阿呆关切的道:“啊!兄弟,你看你热的脸都红了,还是脱了吧。穿那么多干什么?”

    玄月扭过头,不敢和阿呆的目光对视,嗫嚅着道:“你别管拉,我不热。我小时候身体不好,不能受凉,必须要多穿些才行。继续上路吧。只要你别像刚才那么快就行了。”说完,催动体内神圣能量飘身而起,当先朝着普岩族方向而去。

    阿呆有些疑惑的看着玄月的背影,心道:这玄日兄弟是怎么了,脱件衣服怕什么,和他相处以来,不论什么时候他都是装束整齐呢,难道他真的那么怕冷么?魔法师的身体就是虚弱啊。一边想着,一边追着玄月飞奔而去。

    当夜幕降临时,阿呆和玄月凭借他们浑厚的功力,已经成功的进入了普岩族境内,按照这个速度继续前进的话,明天正午就能到达普岩族最大的部落。一天的奔驰,两人都非常疲倦,超负荷运用能量使他们的功力大减。前方突然传来淙淙的流水声。玄月眼中一喜,冲阿呆道:“大哥,咱们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我实在坚持不住了。挨着水源,咱们也好洗一洗。”

    阿呆点了点头,由于他要迁就玄月的速度一直没用出全力,再加上生生决生生不息的特性,消耗比玄月要少的多了,并没有出什么汗。看着玄月有些苍白的脸庞,道:“似乎是条河,咱们就在河边休息一晚,明天再赶路。”翻过一个土坡,一条水流平缓的小河出现在他们面前,虽然天色已暗,但阿呆凭借过人的目力还是能够轻易的看到河水的清冽。飘身落在水流旁边蹲了下来,掬起一捧河水喝入腹中,清凉的感觉顿时让他身心俱爽。飞快的用一捧又一捧的清凉的河水洗涤着身心的疲惫。

    玄月落在阿呆身旁,长出口气,一天的急奔使她的精神力消耗巨大,汗水已经湿透了白色的魔法袍。坐倒在地,她平躺在河边的草地上,轻微的喘息着。现在她只想好好睡上一觉。阿呆清洗完毕,看着玄月那疲倦的样子,心中升起一股痛惜的感觉,许久不见的异样再次出现,关切的说道:“兄弟,你出了这么多汗,我看,就在这里洗个澡吧。刚才咱们路过的那个树林似乎生长着不少野果,我认识几种能吃的,我去采来做咱们的晚餐。吃完了再好好休息。你这样直接睡觉对身体不好的。”一边说着,他用大手按住玄月的肩头,将自己的生生真气输入过去。

    在生生真气的支持下,玄月的精神恢复了一些,从草地上坐起来,深吸一口清爽的空气,道:“真是累死了。好久没有这种疲倦的感觉了。”

    阿呆赶忙道:“都是我不好,不应该赶那么急,你快洗洗吧,最好把你的祭祀袍也洗了,换一身干爽的衣服。我去找果子,等我回来的时候,估计你也差不多洗完了。咱们再饱餐一顿,明天慢点走就是了。”说完,他飘身而起,朝着来路而去。

    看着阿呆离去的背影,玄月微微一笑,虽然身体很累但她心中却很高兴,她就喜欢阿呆这种为朋友不顾一切的样子,回想了一下先前经过的果林位置,估计阿呆怎么也要半个小时才能返回,四周荒无人烟,面前清冽的河水充满了诱惑感,左右看了看,确定无人后,玄月缓缓将身上的白色光系魔法师袍脱了下来。并从自己的凤凰之血中取出那套当初阿呆给她的平民服装。胸前的裹布已经被汗水浸透了,玄月将长达三米的裹布缓缓解下,一种放松的清新感觉铺面而来,接触了束缚,全身顿时舒坦了许多。她试了试河水的深浅,将用来易容的喉结摘下放在一边,这才缓步走了进去。清冽的河水刺激着她疲倦的肌肤,使她精神一振,在水中畅游起来,冰冷的河水不断的刺激着她的全身,脸上的易容药物是不会被水洗掉的,其实易容很简单,就是用特殊的颜料将她原本弯弯的柳眉描成了浓眉,并且把皮肤染的黑了一点,这易容药物已经用了很长时间,玄月从凤凰之血中取出清洗用的药水,将脸上的易容洗去,决定洗完澡后再重新上装。

    河水不深,只到玄月腰部,河底都是浑圆的鹅卵石,在异常的舒爽感中,玄月已经渐渐的忘记了时间,完全沉浸在冷水沁体的美妙之中。

    一轮如同玉盘般的明月缓缓升入天空,明月似乎被玄月那绝色的姿容所慑,只露出了少半张脸。哗哗的水声不断响起,在清冽的河水中,玄月洗的越发开心了。

    阿呆怕玄月等的着急,快速的来到先前的果林之中,经过他的辩识,找到了四、五种可以食用的水果。赶忙打开自己的空间结界,将水果逐一收了进去,足足摘了三、四十颗,才停了下来。在生生斗气的包裹下,再次飘身而起,凭借着印象朝着小河而去。

    哗哗的水声不断打破夜空的寂静,阿呆从空中飘落,一边向河边走着,一边心中暗想,这玄日兄弟肯定洗美了,这么半天还没洗完呢。一边想着,他翻过土坡,当他看到河水中的情景时,全身剧震。半轮明月的照射下,清澈的小河映衬出粼粼波光,在河水之中,一具洁白的**不断的舞蹈着,水花四溅,那如同珍珠般的水珠不断从如玉的肌肤上滑落,蓝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胸前起伏的峰峦是那么的动人,柳腰不盈一握,玲珑的曲线衬托着她那角色身姿,终于,她转过来了,面对阿呆这个方向,但她显然沉醉于河水,并没有发现阿呆的存在。那是多么熟悉的娇颜啊!那是多么动人的姿容啊!在那绝色的面庞上,蓝色的眼眸深处流露出对河水的迷醉。随着不断摆动的身姿,妙态毕现。

    阿呆全身不断的颤抖着,这,这如同女神般的娇躯瞬间占据了他的心灵,他的目光无意中扫到俺边白色的魔法师袍,就算他再傻,也明白面前这个绝美的身体是属于自己那“玄日兄弟”的。阿呆懵了,完全被眼前的变化惊呆了,他的目光始终留恋在少女美好的**上久久不愿离开。时隔四年之后,两行鼻血再次出现,滴落在阿呆胸前的黑袍上,他自己却浑然不觉。

    “啊——”在河水中畅洗的玄月终于发现了阿呆的存在,她双手环抱在胸前半蹲在湖水内,秀发上不断滴落着晶莹的水珠,在月光的映衬下,她的娇躯宛如出水芙蓉一般动人心魄。突然发现阿呆,她也懵懂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的局面,无数念头充斥着她的心头,在她最不想让阿呆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却暴露了。两人就这么一山上,一水下对望着,他们的心完全陷入了强烈的悸动之中。

    良久,阿呆咬了咬自己有些干涸的嘴唇,喃喃的道:“玄日兄弟,你,你怎么变成了女的。我,我不是有意的。”

    玄月的俏脸顿时变得煞白,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再也瞒不下去了,两行泪水顺着脸庞流淌而下,心中的感情异常复杂。

    看到玄月哭了,阿呆心中一痛,口不择言的道:“兄弟,啊,不,姑娘,你先上来,水里面凉,时间长了会冻坏身体的。”突然,他看到玄月身后的水面发出了一丝波动,顿时心头大震,身体闪电般朝玄月扑去,同时大喝道:“小心身后。”

    玄月身心都沉浸在复杂的情绪之中,反映速度慢了许多,听到阿呆的呼喊声,她微微一楞,就在这时,后背传来如同针扎般的疼痛,疼痛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突然变得麻痹了。玄月心中一惊,知道自己中毒了。此时,阿呆已经飞扑到玄月上方,蓝色的生生变固态能量幻化成一条光带猛的卷住玄月的身体,他单掌在水面上一按,借助反弹之力,将自己和玄月的身体同时拔高,玄月赤luo的娇躯顿时暴露在空气之中,麻痹感迅速的向全身蔓延着,玄月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头有些沉重,脑中昏沉沉的,神志渐渐的迷糊了。

    阿呆吃惊的看着玄月背后的青色小蛇,那条小蛇的身体因为脱离了水面而不断的扭曲着,在它身体中央位置,有一条黑线,看上去极为诡异。阿呆心中大惊,背熟了哥里斯关于毒药一书的他知道,这是巨毒的铁线竹叶青。其毒性极为猛烈,一旦被咬中,如果救治不及时,半个小时就能要人性命。蓝光一闪,青蛇已经化为了粉末飘散在空气之中。阿呆不敢怠慢,再次向水面上拍出一掌,借助反弹之力飘飞上岸,生生真气不断的输入玄月的体内,阻止着毒气的入侵。玄月右肩被咬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片巴掌大的乌黑,她已经昏迷了。

    阿呆顾不上欣赏玄月动人的娇躯,先封住她几处经脉,然后脱掉自己的黑色长袍铺在地上,小心的将玄月放在上面,自己则抓住玄月的双肩,俯身到伤口处,张口以就,吸出一口毒血。玄月的娇躯随着阿呆的吸吮微微的痉挛着,口中发出痛苦的呻吟声。阿呆将毒血吐到一旁,再次吸向玄月的伤口,他一边吸着毒血,一边不断用生生真气将毒素往伤口处逼着。接连吸出十余口紫黑色的血液,玄月肩膀才恢复了原本的白皙。阿呆深吸口气,由于毒气的入侵,他的舌头已经变得有些麻木了。虚空一划,打开自己的空间结界,从中取出哥里斯留给他的蛇毒解药,小心的敷在玄月的肩膀上,自己也吞服了一些。感受着玄月渐渐平稳的气息,这才出了口长气。一切都是电光时火中完成的。从阿呆发现赤luo的玄月到最后为玄月治疗完毒伤,先后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其中有四分钟还是在双方对望中消耗的。

    阿呆喘息了一会儿,凭借浑厚的生生真气将侵入自己体内的毒气逼出后,这才有工夫看着面前的可人儿。玄月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似乎有些冷似的。阿呆心中一惊,朝四周看去,发现岸边有玄月事先准备好的衣服,赶忙上前拿了过来,小心的为玄月穿上。在为玄月穿衣之时,阿呆的手不断的颤抖着,每当他的手指无意中和玄月那娇嫩的肌肤接触时,他的心就不由得随之抖动。那白玉般的**诱惑力极大,阿呆已经快要无法承受了,还好,这套本是阿呆的平民服饰比较宽大,虽然阿呆的手不断的颤抖着,但还是勉强穿上了。完成了这项“浩大”的工程,阿呆不断的喘息着,感觉上,竟然比和拉尔达斯拼斗一场还要累似的。玄月的身体依然有些颤抖,阿呆将她抱了起来,虽然隔着一层衣服,却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充满弹性的肌肤。阿呆勉强收慑心神,飘身而起,落在河岸边的一株大树旁坐了下来,将玄月搂在自己怀里,不断的把生生真气输入到她体内。半晌,不知道是生生真气起了作用,还是阿呆本身的热度温暖了她冰冷的娇躯,玄月终于不再颤抖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