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灵魂释放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夜暗道不好,正不知该如何应付时,在他身旁的玄远长啸出声,清朗洪亮的啸声直透天际,和银铃般的笑容形成鲜明的对比,两种声音不断在空中纠缠着,谁也无法将对方压下去。玄远脸色凝重的注视着山上的银月少女,金色的神御斗气透体而出,在澎湃的神圣之力作用下,他的啸声略微占据着一丝上风,在玄远啸声的作用下,教廷众人顿时平静下来,不再被对方所扰。银月少女的笑声嘎然而止。她冲着玄远嫣然一笑,道:“审判长大人果然好功力啊!奴家真是佩服。我叫月王,希望你们记住我的名字,等到了地狱中,可别告错了状啊!在我左右两边的这几位就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吧。也好让你们做个明白鬼。”一边说着,她指着身旁那身高在两米开外的怪人道:“这位,就是我们十二天王中排名第二的龙人王。想必你们还没有听说过龙人这个种族吧。龙人族是整个半兽人族中最强的种族,龙人王也可以说是整个半兽人之王。他有着龙的血统,身体强悍,攻击犀利,玄远审判长,我想,他一定会是你的劲敌哦。待会儿你们可要好好亲热亲热。”

    龙人王不屑的瞪了玄远一眼,目光有如实质一样电射而出,和玄远的目光相接分毫不让。龙人王全身都包裹在黑色的鳞片之中,除了身材像人类以外,其他的地方完全像是一只野兽,他的四肢都长有尖锐的爪子,背后还有一条长约一米的粗大尾巴,身上的鳞片下鼓起一块块健壮的肌肉。举手投足之间,都会形成巨大的威势。看着龙人王凶恶的样子,玄远不由得心中暗凛。那个妖女说他们有十二大天王,如果每个人都有如此功力,恐怕让教廷此行全军覆没并不是一句空言。先前他消灭翼人的时候用去了少许功力,正在不断的努力恢复着,玄远心中的杀机直透华盖,他只想将面前这些异类全部杀光。

    玄夜和玄远的感受不一样,他清楚的明白,对方之所以没有立即发动攻击而是向己方展示实力,就是想在精神上将本方压倒,先夺教廷众人心魄再以雷霆万钧之势彻底歼灭己方人众。他心中暗暗冷笑,教廷能在大陆上屹立千年,真的是那么好对付的么?就算真的全军覆没,也必然会让敌人付出昂贵的代价。只要自己身后的白衣祭祀完成了咒语,我就可以反守为攻了。所以,玄夜并没有驳斥月王的话,任由她继续说下去。

    月王站在龙人王身旁,她那娇小玲珑的身躯更加显得纤细了,她扭头看向另一边的粗壮矮人,微笑道:“这位,就是我们实力强悍,十二天王排名第三的矮人王。至于被审判长打伤的翼人王则排名第四。你们一定没想到,号称爱好和平的矮人和翼人竟然会是我们的人吧。其实,他们以前确实如传言所说,不过,现在的他们已经完全投入冥神大人的怀抱中了,这才是他们应该有的选择啊,我想,你们现在一定很惊讶吧,可惜,你们知道的已经太晚了。”

    玄夜冷哼一声,道:“不错,我们是很惊讶,没想到在教廷的管辖中,大陆上居然还会有这么多黑暗势力的存在,不过,你们的好日子也过到头了。只要我们今天能够从这里冲出去,你们休想再在大陆上立足。让我也给你们带来一些惊讶吧。背弃神的荣光,我将收回你的生命,背弃神的威严,我将收回你的灵魂,背弃神的信仰,我将收回你生的权利。神的力量啊!升腾吧。伟大的天神将借吾之手,惩罚那些亵渎神灵的罪恶生命,——神之审判。”他吟唱的速度极快,由于有了六名法力高深的白衣祭祀支持,这个八级神圣光系攻击魔法很快就完成了。金色的天神之怒从玄夜背后飘荡而出,金光大放,在神圣之力的普照下,所有教廷成员顿时感到精神大振。

    六名白衣祭祀闪电般将玄夜围在中央,不断高声吟唱着祈神咒,白色的圣光包裹着玄夜自身所散发出的金色光芒直冲天际,在光芒的照耀下,空中的乌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成了一片淡金色的光云,原本有些昏暗的大地顿时亮了起来。以六名白衣祭祀站立之处为顶点,顷刻间,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白色六芒星,而玄夜就站在六芒星的中央,他高举着天神之怒,不屑的看着脸色大变的月王,手中天神之怒前指,空中的光云顿时发出一道金色的闪电,带着澎湃异常的圣力,直劈月王等人所在的山顶。

    月王在玄夜开始吟唱咒语时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妙,这个光系的八级魔法给他们这些黑暗生灵带来了庞大的压力,立即命令所有种族向教廷中人发动了进攻,同时吩咐十二天王中排名第六的暗冰王和排名第十一的黑魔王发动黑暗魔法和玄夜对抗。

    如果阿呆在这里,他一定能够认出,黑魔就是当初带领手下袭击光明行省大陆魔法师工会总部的黑暗魔法师。暗冰王的装束和黑魔相同,只是黑暗法师袍的帽子上有一个蓝色的冰棱标记。他们每人身后都跟随着数十名黑暗魔法师,一接到月王的命令,就飞快的吟唱起来。黑暗势力中,最缺乏的其实就是魔法师,虽然经过近千年的休养生息使黑暗势力发展到十余万人,但这些人当中,绝大部分都是不适合修炼魔法的异族,所以,魔法向来是他们的弱项。

    十多个种族、上万名异族士兵几乎在光云形成之时已经冲了下来,直奔山谷中央的神圣骑士和审判者们。教廷的神职人员们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平常训练有素的优势,在审判者的带领下,他们围成坚实的防线,护卫着阵营中央的玄夜,他们都知道,只有让红衣主教大人发挥出最强的光系魔法,才有可能消灭这些异教徒,才会有生的希望。玄远、巴不伦、巴不依,以及四名圣审判者、二十名光明审判者组成了一道最为坚实的力量,凝结在一起,只要己方防御哪里出现了漏洞,他们必然会及时赶到,将敌人杀退。一时间,虽然黑暗势力占有着绝对的人数优势,但却很难突破教廷的防线。每当神圣骑士和审判者有人受伤之时,他们背后的同伴会立即将他们替换,使伤者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包扎自己的伤口,这样循环抵挡对方攻击的方法,是教廷的神圣骑士团经过数百年的演化而来,在以少战多的情况下非常实用,称为跳舞的神圣骑士。靠着这种方法,在人数上的劣势虽然依旧明显,但却大量的杀伤着敌人。黑暗势力的十多个种族也并不好对付。他们中有凶狠残暴的暗魔人,每一名暗魔人都需要至少三名神圣骑士才能抵挡的住,如果不是有审判者支持,再加上暗魔人数量稀少,教廷的防线早就坚持不住了。除了暗魔人,就要属龙人王手下的龙人最为可怕了,他们有着同暗魔人一样强韧的身体,只是在攻击力上稍微逊色一筹,但也给教廷制造了不小的麻烦。矮人族的攻击出乎意料的强,虽然他们比不上暗魔人和龙人,但人数较多的他们,拥有着巨大的力量优势,宽刃战斧在他们手中用出,几乎没有神圣骑士可以从正面招架住。暗魔人、龙人、矮人三大种族形成了主攻,在他们周围,形态各异的半兽人从旁辅助,形成了强大的冲击力。一时间,双方处于胶着状态之下,伤亡不断的增加着。神圣教廷的神职人员们这还是第一次和异族交手,他们虽然并不害怕,但却很不适应对方的战法。顷刻之间,最外围的百人已经受伤而退,由后面的人接替。

    玄夜的神之审判终于爆发了,光云中劈出的第一道闪电准确的命中了月王等首脑所在的山头,在闪电到达前的一刻,一层黑色的结界骤然而出,集合了数十名黑暗魔法师布成的防御勉强抵挡住了神之审判发出的闪电。但神圣光系魔法对黑暗魔法有着加成的作用,几乎一半等级低一些的黑暗法师完全化为了灰烬。但月王和手下几名擅长武技的天王也趁此机会离开了山顶,直奔山谷内冲去。

    暗冰王的魔法实力已经很接近魔导师了,而黑魔王则要差一些,集合他们二人之力,再加上几十名黑暗法师本来是一股极强的实力。但可惜的是,他们的对手是神圣教廷最年轻的红衣祭祀玄夜,集合了玄夜和六名白衣祭祀的实力,又怎么是他们所能抵挡的呢?当第二到神之审判的闪电到来时,暗冰王和黑魔王知道自己抵挡不住,立刻用事先准备好的卷轴遁走,而他们剩余的手下却在玄夜的全力轰击下化为了灰烬,在整体占尽优势的情况下,黑暗势力的魔法师却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玄夜神威大展,将自己的神圣法力提升到极限,一道道金色的闪电不断从空中劈向敌人最密集的地方,每一次轰然巨响声中,都会带走上百条黑暗种族的生命,让他们的身体化为点点光芒消失在山谷之中。但是,魔法力毕竟是有限的,即使集合了玄夜和六名白衣祭祀之力,在发到第二十三次闪电之时,也已经坚持不住。光云渐渐散去,玄夜和六名白衣祭祀全都虚弱的坐倒在地,拼命的凝聚着空气中的光元素,准备着下一次的攻击。他们倾尽全力用出的神之审判,带来了辉煌的成果。这个八级魔法不但消灭了除暗冰王和黑魔王之外的所有黑暗魔法师,还带走了那些实力强悍的异族接近三千条生命。这就是光系魔导师真正的实力。在神之审判的辅助下,教廷众人也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抵挡起来轻松了一些。

    就在玄夜的神之审判肆虐的同时,黑暗异族们也向着神职人员们发动了疯狂的冲击,十二天王中除了暗冰王、黑魔王、翼人王、月王以外,其他八人全部参加了战斗。他们凭借着强悍的实力,硬生生的拦住了由玄远领衔的教廷突击队。龙人王的功力虽然不如玄远,但他凭借着自己异常强悍的身体,硬是和玄远拼成了平手。而巴不伦对上矮人王也只是个平手的局面。但是,其他六名黑暗天王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了。阴王银女那勾魂夺魄的粉红色斗气只是几个照面就毁掉了一名光明审判者,排名末尾的猫王猫女mimi也凭借着过人的速度伤了两名光明审判者,一时间,双方斗了个旗鼓相当。但是,由于没有了突击队的帮助,人数处于劣势的神圣骑士和审判者们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短时间内,由原先的一千二百人,锐减到八百人,他们的防线截截败退,已经就要守不住了,原本的跳舞神圣骑士的战法也因为人数的减少而失去了先前的灵活。黑暗势力还足有八千人之多,是教廷神职人员的十倍以上,强悍的暗魔族、龙人族和矮人族在拼斗中死亡人数并不多,损伤在神之审判中的,也多是那些实力较弱的半兽人。

    月王在暗处冷眼旁观,虽然她知道此次拼斗的胜利必然属于自己一方,但损失如此之大却是她没有想到的,心中不由得暗恨,抬手发出一个黑色的球状物,黑球在空中滑出一道诡异的弧线,当它升入天空最高点的时候爆发出强烈的紫黑色光芒。这是总攻的信号。休息了半天的翼人王已经基本恢复了功力,带着剩余的四百名翼人高飞而起,从空中朝神圣教廷的人群扑了下来。这些都是翼人中的精锐,他们的骤然加入顿时加快了神职人员们败退的速度。空中的打击配合着地面的强悍攻击,使局面进入了一边倒的状态。

    玄夜已经恢复了一些法力,但看到如此情景也不由得心弦大震,大喝一声,将恢复的法力以神之祝福的方式发出,一边治疗着神职人员的伤势,一边增强着他们的战斗力,但这只是饮鸩止渴而已,他十分清楚,失败的命运是不可避免的。玄夜悲叹一声,难道天要亡我么?

    正在教廷的神职人员们面临危机存亡之时,一团金色的光芒从教廷的队伍中冉冉升起,每升高一分,金光就会强盛一分,那澎湃的神圣力量顿时使剩余不到五百的神职人员们精神大振,而那些黑暗异族的攻击速度却随之减慢了许多,玄夜心中一惊,定睛向那金色的光芒看去,顿时全身大震,泪水夺眶而出。因为,这升起的金光,正是自己的岳父娜严。娜严漂浮在半空之中,在金色光芒的映衬下显得是那么的神圣。

    “不要啊!岳父,不要——”玄夜凄厉的大吼着,他当然知道娜严在干什么,这是作为教廷高级祭祀最后的一招啊!娜严的身体依旧在不断的飞升着,他的脸庞上流露出一丝慈祥的笑容。以神圣光系魔法的修为来说,他更在玄夜之上,为了能保留一丝冲出去的希望,他毅然选择了燃烧自己。是的,燃烧自己,用光之火焰燃烧了他自己的躯体。这是教廷中禁忌的与敌皆亡之法,只有达到白衣祭祀以上的实力才能得传。这个魔法最大的特点,就在于施法者本身放弃自己的身体,将所有潜力与精神力完全化为攻击的神圣力量,由娜严这样强大的魔法师用出,在短时间内,绝对有着接近禁咒的威力,为了能够帮助玄夜逃离,娜严毅然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玄夜泪流满面的看着空中仍然在不断升高的娜严,岳父那慈祥的话语和笑容不断在他脑海中闪过。娜严对他的关怀丝毫不次于教皇,相处这么多年以来,他对岳父充满了尊敬之心。都怪自己,都怪自己没有听从娜严的话贸然进击,才将教廷众人带到了如此危险境地,而此时,为了能够为众人保留一线生机,自己的岳父竟然选择了灵魂释放这个可怕的魔法。使用灵魂释放,施法者必死无疑啊!

    娜严的声音在玄夜心底响起,“孩子,不要难过,人总有一死,我以年过八旬,死而无憾。但是,你还年轻,教廷的重担都压在你的肩头上。待会儿我会将山谷的出口炸开,你带着大家一定要冲出去,多走一人,就能多保留教廷一分力量。娜沙就拜托给你了,好好照顾她。告诉教皇大人,我要去见天神了,请他多保重吧。”

    “岳父,不要啊!”玄夜再次大喊出声,但是,他心里却很清楚,到了这种时候,再没有谁能阻止娜严这个魔法的完成了。就在他心中悲愤万分之时,吃惊的发现,六团同样的金色光芒从他身旁飘起,六个声音同时响起,“主教大人保重,我们去了。”原来,功力消耗过度的六名白衣祭祀竟然也选择了和娜严同样的方法,为了剩余的神职人员能够逃离这里,他们以大无畏的精神毅然决定牺牲自己。

    这个时候,玄夜突然冷静下来,他的心完全冰封了,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形势,毅然盘坐于地,全力恢复着自己的魔法力。他之所以这样做,是不想看着自己的岳父死去,更重要的是,娜严放弃生命为他带来的生机,他一定要把握住才行,他一定要实现岳父临死前的愿望。想顺利的从这毁灭山谷逃出去,必须有足够的实力才行。天神之怒恢复的特性逐渐显现,在玄夜的全力催动之下,快速的恢复着他的魔法力。

    六名白衣祭祀所化的金光追上了娜严,像先前围绕着玄夜似的,在空中构成一个金色的六芒星,不论是娜严还是六名白衣祭祀,他们的身体都在逐渐的消失着,身体每消失一分,金色光芒就强盛一分。此时,一条张牙舞爪,闪烁着幽绿光芒的黑色巨龙腾空而起,撞向空中的娜严七人。是黑魔王用他最强的七级黑暗魔法从一旁偷袭,当他见到娜严飞升而起之时,就已经感觉到不妙,立刻吟唱魔法,凭借着幽冥法杖的增幅作用,终于成功的用出了这个地狱冥龙的魔法。黑色的巨龙拍动着巨大的双翼骤然轰击在金色的光芒上。空中的六名白衣祭祀已经完全消失了,他们所幻化出的神圣能量通过事先布置好的六芒星魔法阵毫无保留的输入到娜严体内。娜严模糊的身影看着地狱冥龙的到来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一道湛然的金色神光骤然而出,地狱冥龙在金光的照耀下剧烈的颤抖着,它的身体竟然在神圣光芒中融化了。

    娜严高声吟唱着他一生中最后一个咒语,“以我的灵魂为代价,伟大的天界之神啊!请您允许我,使用您禁忌的能量吧。”时间在咒语完成的刹那似乎停止了,不论是教廷残余不多的神职人员还是异族,他们都停了下来,惊愕的看着空中那团如同阳光般强烈的金色光团。娜严的身体终于完全消失了,金色光芒逐渐融合,一个由能量幻化而成的人影出现了,人影是一名英俊的青年,他完全是天使般的形态,背后有一对金色的羽翼轻轻的拍打着。在场众人中只有玄远认得,这正是娜严年轻时的样子,和娜严相交多年,此时见到他为了教廷而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坚强如玄远,也不禁流下了两行热泪。空中的金色天使双手缓缓合十,眼中金光湛放,两道实质般的金芒一闪而逝。惨叫声中,黑魔王的身体被那充满神圣气息的一击化为了灰烬。龙人王怒喝一声,拼命的朝玄远劈出一刀后,大喝道:“不要乱,别管上面那个混蛋,先把下面的人杀光。”在他的命令下,黑暗异族们重新发动了强有力的攻击。神职人员的数量已经剩余不到五百,马上就要抵御不住了。

    空中的金色天使合十的双手骤然外分,清晰可见的金色能量带飘洒而出,轰然巨响声中,地面上顿时出现一道鸿沟,数百名异族在庞大的神圣能量中化为了灰烬。深达三米的鸿沟也为神职人员们带来了喘息的机会。就在化为金色天使的娜严正准备再次攻击时,异变发生了,一轮黑色的弯月凭空出现,骤然向他拦腰击去,弯月所蕴涵的能量异常庞大,那邪恶的气息闪烁着灰黑色的光芒,和娜严释放出的金色神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击,比刚才黑魔王发出的地狱冥龙要强大的多,那浑厚的黑暗能量是如此的邪恶,十二天王之首的月王终于出手了。

    面对强悍的攻击,娜严顾不得再去攻击地面的异族,双手幻化出一个奇异的手势,一个金色的符号脱手而出,朝黑色弯月迎去。当黑色弯月与金色符号碰撞的瞬间,弯月上突然散发出数道黑色的电芒,使金色符号的能量稍微削弱了一些。两股至强的能量骤然碰撞,空中顿时爆发出一圈巨大的冲击波,强悍的能量直接冲击到山谷周围的群山,顿时形成一片轰响,一些单薄的山顶竟然被完全削平了。月王的身影在空中显现出来,她喷出一口逆血,闪电般向下落去。在同娜严所化的天使拼斗中,她已经受到了重创。

    金色天使的光芒明显黯淡了许多,他已经没有多余的能量再去消灭脚下的黑暗势力。娜严流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双手一分,又是一道能量带轰击而下,围绕着神职人员防御的外围,将先前的鸿沟扩张了一倍,现在只有空中的翼人和山谷入口方向的异族可以直接攻击到教廷的神圣骑士和审判者了。娜严所化的金色天使大喝一声,“所有教廷人员准备撤退。”说完,他微笑的看了一眼盘膝冥思的玄夜,随手挥出一道金芒罩向他的身体。然后一往无前的朝着毁灭山谷被封闭的入口冲去。金色的身影在空中带起一道绚丽的尾焰,围绕着层层紫焰,一往无前的冲了出去。那金紫色的火焰是娜严最后的生命之火。

    在娜严发动的同时,玄远也爆发了,神御斗气被他瞬间提升到极限,庞大的金色海浪再次出现,在沛然的神力之下,龙人王喷血而退。玄远没有任何停留,闪电般朝着其余七名天王各拍出一掌,协同其他审判者将他们的敌人全部震退。功力最弱的阴王和猫王受到了重创,喷血而退,暂时失去了攻击的能力。此时,教廷的光明审判者也只剩余七人了。

    娜严幻化出的金色天使闪电般没入封闭谷口的巨石之中。毁灭山谷的大地突然震荡起来,“轰——,轰轰轰轰轰”爆炸声接连响起,封闭谷口的众多巨石大片大片的化为灰烬,烟雾缭绕而起,娜严凭借着自己生命中最后一击,不但开通了一条生命之路,还将爆炸所带来的烟雾引入了毁灭峡谷之中,使所有人的视线顿时模糊了起来。

    玄远大喝道:“所有神职人员听令,集体往外冲。”在呼喊声中,他那接近剑圣的功力发挥的淋漓尽致,数十名异族被神御斗气消灭了,后方的包围顿时出现了一道缺口,玄远一马当先,带领着残余的神职人员朝着山谷入口的方向冲去。虽然有烟雾,但谷口的方向神职人员们还记得,从未有过的求生**催使着他们将实力发挥到极限,化为一道尖锐的洪流,拼命的朝谷口方向冲击而去。

    此时,在娜严最后散发的能量帮助下,玄夜已经恢复了大部分功力,他没有时间为娜严的死而悲痛,飘飞而起,金色的光芒骤然湛放,在天神之怒的作用下,空中视线被迷的翼人顿时被大量的击落。当烟雾渐渐消失的时候,翼人王清晰的看到玄夜通红的双眸,他心头一颤,也不禁退却了,神职人员头顶上的攻击顿时削弱了许多。

    月王落到地面,一个踉跄,再次喷出一口鲜血,神圣能量入体的痛苦使她绝色的娇颜扭曲起来,感觉到教廷众人朝出口处冲去,她心中升起一丝恐惧感,在如此形势下居然还让对方有了一线生机,教廷的顽强使她大为吃惊,凄厉的大喊道:“给我上,堵出出口,一定不能放走一个人。”娜严那集合了六名白衣祭祀和他本身的神力,对月王造成了沉重的打击,短时间内,她已经无法出手了。月王先前之所以没动手,就是为了保留实力,到最后收拾教廷的漏网之鱼,可她现在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神职人员在玄远和玄夜的带领下悍然冲到了入口。为了能保留住更多的生命,教廷的四名圣审判者依然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他们都燃烧起自己全部的潜力,毅然抵挡住数位黑暗天王的追击。

    当神职人员们冲到山谷的出口时,只剩下二百余人了,一千名神圣骑士几乎死伤殆尽,在玄夜的魔法辅助下,四名圣审判者在最后方抵挡住了天王们的攻击,使教廷众人终于成功的冲入了出谷的道路。一名圣审判者大喊道:“祭祀大人,您先走,这里有我们顶着。”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