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毁灭山谷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翼人王看着玄夜信心十足的面庞,犹豫了半晌,他长叹一声,道:“罢了,罢了。暗魔族和半兽人族始终都是我们翼人最大的威胁,既然教廷决心清剿他们,我们也要出一份力,没有了他们的威胁,对我们翼人族只有好处。这样吧,我决定亲自带领两名长老级翼人,以及一百名蓝羽翼人、五百名红羽翼人和您一同前往,这已经是我们翼人族最强的力量了。就算我们为大陆的和平尽自己一份力吧。”

    玄夜顿时大喜过望,有了这些翼人的帮助,不但避免教廷此次行动对地势不熟的缺陷,同时还大大增强了实力,这下对付起暗魔族来就更有把握了。他兴奋的向翼人王伸出右手,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翼人王陛下了,如果此次行动能够成功,教廷会永远记得翼人族这个朋友的。”翼人王伸出自己有力的右手和玄夜相握,苦笑道:“这也是为了我们翼人族着想,去掉两个临近的劲敌我们也能生活的更安稳些。我想,有了我们双方的合作,半兽人和暗魔人必然无法抵御,这样吧,主教大人您先回去,明天黎明,我派人接你们来到这里,然后咱们一起前往半兽人的领地,有我们翼人族的侦察兵,任何埋伏都要失去作用,我们一定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他们彻底剿灭。”说到这里,翼人王眼底闪过一丝慑人的寒芒。玄夜心中一凛,暗暗想道,这翼人王似乎比自己更嗜杀啊!看来,他很不简单。不过现在既然双方是相互利用,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妥。想到这里,他微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不打扰您休息了,明天一早,我等您的消息。”

    翼人王点了点头,道:“为了明天的事我要事先安排一下,就不送您了。蓝隼,你替我送主教大人回去。”

    “是,王。”一名蓝羽翼人飘飞而至,冲玄夜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玄夜和翼人王互道珍重后,飞身而起,在蓝羽翼人蓝隼的带领下,朝着神圣教廷的驻地而去。看着玄夜逐渐消失的背影,翼人王嘴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眼中却充满了森冷之意,低声喝道:“来人。”

    四名蓝羽翼人围了上来,翼人王道:“传我命令,黎明之前,护族蓝羽战团和一至五百巡逻队的红羽队长集合,我们要和教廷一起出战。”

    “是,翼人王大人。”四人恭敬的应了一声,飘飞而起,传达命令去了。翼人王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的圆球,一抖手,圆球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声,朝东南方飞去,金色的光芒再次出现在翼人王身上,他飘身而起,落回了自己的树囊之中。

    玄夜和翼人王谈妥了请教暗魔族的事,心情大为畅快,在蓝羽翼人蓝隼的护卫下,很快就回到了营地之中。教廷此次行动的几个主要人物都在等待着他的归来,看到玄夜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不用问他们也知道,他此行多半是成功了。

    蓝隼漂浮在半空之中,朝玄夜施礼道:“主教大人,我先回去了,再见。”说完,双翼一振,重新投入到森林的怀抱之中。

    玄夜飘落在娜严身旁,笑道:“这次咱们的行动应该可以顺利完成了。”当下,他迫不及待将自己在翼人森林中的遭遇叙述了一遍。

    夜色弥漫,众人听完了玄夜的叙述各自流露出不同的表情,娜严谨慎的道:“夜儿,你觉得这个翼人王可以信任么?”

    玄夜微微一楞,点头道:“应该可以。毕竟清剿半兽人和暗魔人对他们只有好处,而且翼人向来以爱好和平著称,口碑一向很好。”

    娜严沉着脸道:“正是因为翼人一向爱好和平我才感到奇怪。翼人王如果只是将路途指点给我们,我到不会怀疑什么,可他如此轻易的就决定率领翼人族精锐力量相助,你不觉得可疑么?我看,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巴不伦笑道:“娜严祭祀,您太谨慎了一些吧,玄夜的眼光您还不放心么?我觉得翼人族应该不会不利于咱们,毕竟,他们没必要为了暗魔族和半兽人族而得罪教廷。以前我们可从来没听说过翼人族有过什么卑劣的行为啊!审判长大人,您说呢?”

    玄远面无表情的看了巴不伦一眼,道:“现在猜测有什么用,一切明天自然会知晓,就算翼人族居心不良,他们也没有能力和我们相抗衡。时间不早了,都去睡吧。明天一早出发,争取在三天之内,完成此行的任务。”说完,他带着四名圣审判者转身离去了。

    娜严无奈的摇了摇头,拍拍玄夜的肩膀,道:“希望明天一切都顺利吧。”说完,也回了自己的简易帐篷。

    巴不伦和玄夜面面相觑,“玄夜,你岳父真的是老了,他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锐气,这次,就让我们大展身手吧。已经很久没有值得我们出手的对象了。明天你可要小心些,可别让我来保护你啊,哈哈!”感受着巴不伦语气中蕴涵的深厚友情,玄夜微笑道:“到时候谁保护谁还不知道呢?别忘了,明天多帮不依建立些功劳,回去我也好向教皇大人提起他和月月的婚事,希望月月那丫头早点收心吧。”

    巴不伦哈哈大笑道:“你呀,什么都好,就是对女儿太宠着了。要是我,怎么也不会让她随便离开教廷的。”

    玄夜无奈的说道:“我这个严父的角色已经扮演的不错了,月月要是你的女儿,恐怕你会比我更头疼。这次她离开教廷能怪我么?那是教皇大人的意思,真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想的。他对那个傻乎乎的阿呆似乎很看重似的。”

    巴不伦脸色一沉,道:“不管怎么样,这次回去以后,也一定要先确认了不依和月月的婚事,不能再拖了,要是你那好女儿和那个叫阿呆的小子做出什么事来,我看你的脸往哪里放。”为了儿子的幸福,巴不伦可以说是不遗余力了。

    玄夜眼中闪过一丝怒容,“你胡说什么?月月虽然顽皮,但还识得大体,要是她真的做出什么来,不用你说,我亲手将她毙掉。”

    说完刚才那句话巴不伦就后悔了,看着玄夜的一脸怒气赶忙赔笑道:“行了,别生气嘛,刚才是我说过了。哎——,为了不依我真是操碎了心啊!你放心好了,等以后月月嫁入我们巴家,不依一定会好好对她的。咱们也就从兄弟变成亲家了。”

    玄夜脸色缓和了一些,瞪了巴不伦一眼,道:“你呀,就不会说点好听的。这次要是带着嫂子来就好了,看你还敢不敢嚣张。”

    听玄夜提起自己的妻子,巴不伦顿时一脸幸福之色,喃喃的道:“我也想带她来啊!可是太危险,我怎么放心的下?正想赶快回教廷。还是抱着老婆的滋味最好。”玄夜被他那花痴的样子逗笑了,心中也不禁浮现出娜沙那绝美的身影,没好气的道:“你小点声,别让手下们听到。要是他们知道堂堂的副审判长大人居然是这个德性,恐怕要笑死了。”

    巴不伦捶了玄夜肩头一拳,笑道:“好了,别贫了,咱们也去休息吧,明天还有一场大战等着咱们呢。”说完,打了个哈欠,转身而去。

    第二天清晨,天还没有亮,翼人族就已经派来了四名蓝羽翼人前来为教廷众人带路。众人收拾好行囊,重新换好教廷的装束,审判长玄远、副审判长巴不伦、红衣祭祀娜严、玄夜、六名白衣祭祀、四名圣审判者、二十名光明审判者以及各级审判者二百名、神圣骑士一千人在蓝羽翼人的带领下进入了翼人族领地之中,虽然森林中的路途荆棘密布,非常难走,但教廷众人毕竟都身怀绝技,连普通的神圣骑士都不会把这崎岖的林路放在眼中,一行千余人速度奇快的挺进着。当他们来到翼人森林中时,黎明的曙光刚刚出现,今天空中有几许阴云,只能看到远处东方朦胧的亮了一些。

    翼人王早已经集结好自己的部队,一百蓝羽、五百红羽共六百名翼人飘飞在树顶上等待着玄夜等人的到来。一看到教廷的队伍出现,翼人王亲自带领着两名银翼长老迎了上去。双方一阵寒暄,玄夜将教廷等人一一介绍给翼人王认识。

    翼人王看了看天色,道:“趁着时候尚早,咱们立即出发吧,半兽人居住的地方就在东南方,从这里过去全速前进大约需要两个小时左右。我会派遣飞行能力好的族人时刻观察着那边的动静,对方一有异动,我们必然会及时发现。”说完,他冲手下做了个手势。顿时有十余名蓝羽翼人高飞而起,飞到前面去探路了。所有的翼人都动了起来,低飞在树梢之上,散成一片。玄夜发现,这些蓝羽和红羽翼人的背上除了长剑以外都多了一柄短矛,不知是做何用途。不过这是人家翼人族的秘密,他也没有问出口。

    娜严谨慎的看了看四周,冲玄夜道:“事不宜迟,那咱们现在就出发吧。翼人王陛下,麻烦您带路了。”

    翼人王微微一笑,道:“娜严主教您别客气,我们这次协同作战对双方都有好处,不是么?”说完,他飘飞而起,落在翼人族的最前头,带领着众翼人,朝着东南方向缓缓的前进着。玄远一挥手,教廷中人从森林中跟随着翼人一同前进。

    娜严看着飞在半空中的翼人王,冲玄夜道:“他飞行的能力真强啊!恐怕比飞鸟还要快,不愧为翼人之王。”

    玄夜低声道:“是啊!这翼人王很不简单,他似乎擅长的都武技,而且功力不弱,岳父,你现在还有什么担心吗?翼人王似乎很有诚意。”

    娜严摇了摇头,道:“很难说,现在还不能下结论,我也希望他不会耍什么花样。孩子,一切小心。”

    翼人族加上教廷近千人在森林中快速的前进着,当天色大亮之时,他们已经完全深入到天元族的大森林之中,据翼人王说,现在已经穿过了翼人族的领地,前面不远,就属于半兽人的地界了。翼人的前行谨慎了许多,一会儿的工夫,翼人王就凭借手下从高空传来的信息抓住了十余名半兽人探子,这些半兽人几乎都是不同的种族,非常凶悍,实力也不弱,奈何人数过少,全被翼人制服了。看着翼人对半兽人探子毫不留情的样子,连娜严虚悬的心也放了下来,前进时也不像开始那样谨慎了。

    突然,翼人王金色的身影飞回到玄夜身旁,他手下的翼人也都停了下来,玄夜赶忙命令教廷的队伍停止前进,冲翼人王道:“到了么?”

    翼人王凝重的点了点头,道:“前面不远,就是半兽人居住的山谷,不要奇怪,半兽人和我们不一样,他们的领地内虽然有森林,但他们最主要还是居住在山谷之中,我称为半兽人山谷,在那里,居住着绝大多数半兽人,暗魔人可能就混迹在其中。我的族人刚才已经回报,半兽人山谷中的半兽人都刚刚从睡梦中清醒,咱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等贵我双方把状态调整到最佳再联手出击,必然能一击制胜。”

    玄夜微笑道:“翼人王陛下,还是您想的周到,好,大家原地休息,调整到最佳状态,二十分钟后,我们开始行动。”说完,席地而坐,赶这点路,还不足以消耗他什么体力。巴不依将水壶递给玄夜,道:“祭祀大人,您先喝点水吧。”

    玄夜微微一笑,道:“不依,别忘了我当初和你说的话,待会儿可要好好表现啊!让我们看看,你究竟修炼到了什么程度。”

    巴不依信心满满的道:“您放心吧,我一定不会有负众位长辈所望。”一边说着,他的手下意识的摸向了自己的长剑。脑海中浮现出玄月那绝美的身影,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似乎已经看到自己和玄月成亲时的景象了。

    巴不伦在巴不依头上拍了一下,沉声传音道:“不要得意太早,记住,动手的时候要做到胆大心细,不要因为自己的失误而被敌人所乘。我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回去你妈还不给我拼命。还有,一旦发生战斗,你一定要离的我近一些,方便救援,知道么?”

    巴不依见父亲认真起来,不敢多说,点了点头,道:“父亲,您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玄远盘膝坐在地上,他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已经沸腾了,不论前方的敌人有多么强大,他都不在乎,从他第一天开始学武技时候,他就认为,自己是为了武技而生的,不论什么时候,他的心中都不会有怕这个字,他渴望战斗,也渴望胜利,只有敌人的鲜血才能使他更上层楼。

    娜严坐在玄远身旁,他心中始终感觉到一丝不妥,一种不详的预感萦绕不去,但他又说不出什么?此时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境地,为了不影响到众人的士气,他无法多说什么,只能不断的警告自己,一定要小心谨慎,在大陆上教廷是代表天神的,是不能败的。

    时间过的很快,二十分钟顷刻既至,玄远第一个站了起来,看了翼人王一眼,沉声道:“出发吧。”

    被玄远之一望,翼人王突然产生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全身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心道:这老儿好深厚的功力啊!他飞身而起,指挥着落在树上休息的族人重新升空,飘飞在教廷众人的上方,缓缓朝着东南方前进着。

    果然如翼人王所说,前行五分钟后,众人已经出了天元族的大森林,在他们面前,是一片占地很广的山谷,周围的群山上生长着各种绿色的植物,将山体染成了绿色。玄夜凝目眺望,远方的死亡山脉已经隐隐在现,距离这里似乎只有很近的路程,死亡山脉有一个特点,在那里,是寸草不生的,灰黑色的山体非常好辨认。翼人王飘飞在玄夜上方,低声道:“前面的山谷就是半兽人聚居之所了,现在怎么办?直接冲进去么?那边就是进谷的路。”说着,他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玄夜定睛看去,只见那里是一条天然的裂缝,宽约几十米,如此宽度,以教廷众人的功力,是不用怕敌人偷袭的。玄夜冲身旁的玄远道:“审判长大人,咱们现在怎么办?直接冲进去?”

    玄远眼眸中兴奋之色大亮,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当然。翼人族在上面探路,咱们在下,直接冲入山谷之中,见着半兽人可以只是打伤,让他们失去战斗能力。一旦发现暗魔族人,杀无赦。所有神职人员听令,跟我冲。”说着,当先朝山谷入口处飘飞而去。

    翼人王无奈的笑道:“这审判长大人还真是急性子啊!主教大人,咱们也冲过去吧。他一个人,太危险了。”说着,飘飞而起,带领着自己的族人,从上方掩护着教廷部队快速的朝山谷内前进着。山谷的路非常平坦,偶尔能在土地上看到几个兽人的脚印,玄远并没有走远,停在山谷中央等众人跟了上来,这才继续前行。两旁的山势并不算太陡峭,虽然高达数百米,但坡度却很平缓。在进入山谷的途中,他们先后遇到几十名兽人,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封住了他们的经脉,扔在一旁的树丛之中,没有让任何兽人发出一丝声响。

    山道前方豁然开朗,显然此行的目的地就要到达了,毕竟是第一次执行如此重要的任务,玄夜心中不禁有些紧张起来,低声吟唱着咒语,时刻准备着在战斗开始时,为教廷众人施放辅助魔法。

    由于教廷众人和翼人族前进速度飞快,顷刻间已经进入了半兽人山谷之内。当他们深入山谷盆地之时,不由得都楞住了。不是因为敌人过于强大,而是因为,在宽阔的盆地之中,竟然一个半兽人和暗魔人都没有看到,空旷的盆地内显得异常萧瑟,暖风抚动,地面上几跟不多的枯草微微的摆动着。虽然天气非常温暖,但此时玄夜的心中却升起了阵阵寒意,娜严第一个反映过来,大吼道:“快撤出山谷。”

    女性温柔的声音响起,“晚了,已经太晚了。欢迎神圣教廷众位大人光临毁灭山谷,我们已经等很久了,这里,将是你们毁灭的地方。”声音听起来很轻,在四周山谷中不断的飘荡着,清晰的传入教廷每人的耳中。即使是再愚笨的人也知道,他们已经中了埋伏。

    轰隆隆的巨响传来,玄夜在恐惧中朝入口方向看去,只见无数巨石从入口两侧的山顶上倾泻而下,在隆隆巨响声中,将入口完全封死了。

    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天而降,电射已经完全惊呆了的玄夜。玄夜魔法虽强,但此刻心神被夺,身法又不是他的强项,根本没有任何闪躲的机会。

    “小心。”一道黑影猛的从玄夜身后扑出,一把将他推了出去,惨叫声响起,这推开玄夜的,正是他的岳父娜严,金光从娜严的右肩一透而过,他的锁骨和肩骨完全被这一击撞碎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出现在他的胸肩之间,在鲜血抛洒之中,娜严被强大的冲力钉在地上。那道金光,竟然是一支短矛。玄夜大惊之下,骤然将准备好的大范围辅助魔法释放,一层淡淡的金光瞬间笼罩了所有教廷人员。

    巴不伦大喝道:“大家别乱,聚拢在一起准备应敌。”抽出手中的长剑,朝天空中看去。

    翼人王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虽然没杀了玄夜,但重伤个红衣祭祀也还不错,哈哈,哈哈哈哈。”

    玄夜怒吼道:“翼人王,你这个混蛋,你要干什么?”

    翼人王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傻瓜,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么?你们中埋伏了,在我的带领下走入了早已经布置好的埋伏。今天,谁也别想从毁灭山谷中走出去。孩儿们,动手。”此时,玄夜终于明白了翼人背后的短矛是干什么用的,六百道光芒从天而降,带着斗气的光芒直奔教廷众人而来。那沉重的矛身加上翼人精锐们本身的功力,所产生的破坏性是难以想象的。

    玄远怒吼一声,飘身而起,金色的神御斗气飘洒而出,顿时将上百根掷矛一扫而光,教廷此次派来的众人毕竟都是精锐,虽然突遭大变,但却很快的反映过来,金色的斗气在下方形成一道道屏障,拦截住了大部分掷矛,只有数十名神圣骑士功力较弱,被掷矛所杀。

    翼人王看到如此情景微微一楞,就在他愣神的工夫,玄远飞身而起,凭借着斗气反冲,闪电般升上高空,如同海浪般的金色光芒飘洒而出,他在暴怒中大吼一声,“神——波——荡——海——”庞大的金色海浪直奔空中的翼人而去。

    翼人王虽然对玄远有着很高的估计,但也没想到他居然强悍到如此地步,和身边的两位长老同时大喝一声,分别劈出一到浑厚的斗气。但是,玄远在暴怒之中已经用出了全力,他那接近剑圣的实力岂能轻辱,轰然巨响声中,翼人王和两位银翼长老被震的喷血飞退,同时,有数十名翼人被狂暴的神御斗气吞噬了,他们的身体支离破碎,爆起漫天血雨。玄远并没有停止自己的攻击,在一名翼人背上轻点,那名翼人顿时鲜血狂喷而毙,借着反冲之力,玄远换了一口真气,金色光芒再现,蓝羽翼人和红羽翼人的功力根本无法和他相比,顿时又有数十名翼人死于非命。

    看着自己族人顷刻间损伤近百,翼人王勉强压制着体内的伤势,怒吼道:“所有翼人升入高空,我就不信他能比咱们飞的高。”确实,玄远虽然有着和阿呆同样利用斗气飞升入空的能力,但斗气毕竟是有限的,在空中他又接连使出重招,在又一次杀掉几十名翼人之后,无奈的落向地面。残余的翼人在翼人王的带领下飞快的落向一旁的山顶,山谷内,只留下了被地势围困的教廷众人。

    娜严吃下玄夜帝来的两颗疗伤金丹,脸色好看了一些,但是,金丹虽然疗效很强,可娜严毕竟是年近八旬的老人了,受到如此重创,又失血过多,使他身体极为虚弱。玄夜双目通红,激动的喊道:“岳父,岳父,您一定要坚持住啊!”他深知,如果不是娜严及时相救,恐怕他此刻已经命丧在那金色的掷矛下了。“都是我不好,过于冒进,岳父,您不能死啊!”

    娜严惨白的面庞流露出一丝苦笑,叹息道:“孩子,我暂时还死不了。你还是太年轻了,这次,就是对你最好的教训,你要时刻记住啊!我们被困在这里,你不要管我了,敌人马上就会出现,先退强敌再说,记住,如果事不可为,立刻撤走,不要恋战。凭借你的能力,应该能够打通山谷的入口,能跑掉一个是一个吧。”

    玄夜将娜严的身体递给身旁的一名光明审判者,缓缓的站起身来,因为强烈的悲愤,他的脸庞已经有些扭曲了,大吼道:“出来,你们这些混蛋,都给我出来。翼人王,我玄夜今生不杀你,誓不为人。”

    翼人王在刚才玄远的重击下也受了不轻的伤,那两名银翼长老更是失去了再战之力。他站在山谷顶峰,恨声道:“玄夜,你不用叫嚣。这里,就是你们葬身之地也是你所谓的‘今生’终结之时,你已经没有以后了。月王老大,你还等什么,动手吧。”

    “老三,你还是不够沉着啊!如果一进谷你就发动掷矛攻击,教廷的各位大人恐怕会损失更大。这次教皇大人真是不惜血本,竟然派来了这么多人。玄远审判长的功力真是让奴家大开眼界啊!”声音陡然一变,原本的温柔变得异常森冷,“十二天王,出现吧。让我们用死亡来欢迎来自教廷的客人。”声音一落,山谷周围的山上,顿时冒出大量的人影,分成整齐的几个阵营,在山体的缓坡上如同恶狼发现食物般瞪视着教廷众人。

    看到山体上出现的敌人,以玄远那样坚定的心志也不由得全身大震,在周围的群山上,分别伫立着无数异族士兵。其中包括翼人族、矮人族、半兽人族、他们此行的目标暗魔族,甚至还有几个他们不认识的种族,人数过万。不用玄夜几人下达任何命令,神圣骑士和众审判者已经将玄夜和六名白衣祭祀围在中央,他们都知道,只有杀掉所有的敌人才有生的可能,一时间,全都流露出死战到底的神色。

    在玄夜正前方的山体上突然出现了十几个人。这些人装束各异,但一看就知道是敌人的首脑。为首的,是一名女子,此女容貌极美,看上去二十多岁,一脸春意,全身包裹在黑色的紧身劲装之中,火暴的身材在前行中不断的摇曳着,引人暇思,在她的额头上,有一个银色的月形标志,看上去极为醒目,白皙的肌肤和她的黑色装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教廷的各位,来到我这毁灭之谷感觉如何啊!哎——,看来翼人的好名声还是有些作用的。这次真是不好意思了。”

    这个少女教廷中人谁也没有见过,玄夜心中暗凛,此女从表面上虽然没有任何强大的气势,但是,她眼眸深处不断闪烁的道道寒光,显示着和表面笑容截然不同的内心。难道,这些就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势力么?确实很强大啊!玄夜手背在后面,冲身后的六名白衣祭祀比画了一个简单的手势。这些白衣祭祀都有着魔导士以上的实力,看到玄夜的手势,顿时低下头,默默的吟唱着咒语。玄夜凝神注视着山顶上的少女,为了给手下的白衣祭祀争取充分的时间,他大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助暗魔族和教廷对抗。”

    银月少女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声音是那么的妩媚,如同勾魂夺魄一般,充满了异样的诱惑力。即使以玄夜的定力也是心头一震,其他人更是不济,教廷的队伍中已经出现了些微骚乱。一些功力较若的神圣骑士已经渐渐忍耐不住内心原始的冲动,直勾勾的看着山顶上的银月少女,眼眸中流露出贪婪的神色。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