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接纳霸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霸王在融合圣光的照射下全身一震,一股温暖祥和的气流瞬间传遍全身,他先前用真气压制下去的伤势突然爆发了,全身经脉一痛,就在他吃惊的瞬间,那股温暖的能量瞬间涌入他全身百脉之中,疼痛感顿时消失了,体内经脉前所未有的舒畅,他的心头变得一片平和,再也无法兴起杀伐之念,手中的大刀落了下来,在温暖能量的帮助下,体内产生了勃勃生机,先前因为阿呆所带来的精神打击在这一刻突然消失了,他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他的感受也同样出现在每一名霸王佣兵团成员身上,倒在地上的伤者伤势渐渐恢复了,就连被阿呆封锁的经脉也同时解开,他们一个接一个的从地面上站起,一脸崇敬之色的看着远方漂浮在半空的玄月。那些没有受伤的佣兵也感觉到全身异常舒适,心中的负面情绪消失了,只留存着对玄月的敬意,一时间,所有霸王佣兵团成员都放下了手中的冰刃,在重新恢复的八名青甲队长的带领下,找回自己的战马,排列成先前那整齐的阵容,分立于霸王两侧。天空中的金云渐渐消失了,大地又重新恢复了平静,场面回到了双方交手前的样子,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玄月脸色微微发白,飘落在阿呆身旁,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微笑的点了点头。阿呆道:“兄弟,你的魔法水平似乎又进步了呢。”

    玄月微微一笑,能如此成功的使用出相当于八级魔法的融合圣光,她心中也非常满意,“大哥,如果我不进步的话,怎么有资格陪伴你在大陆游历呢。这回霸王佣兵团应该服气了。恐怕再也不敢前来进犯了。说实话,他们这些重装甲骑兵还是很强的,如果不是遇到咱们,恐怕月痕大哥他们还真的很难对付。可惜就要解散了,大哥,那个叫霸王的家伙功力怎么样?很强么?”

    阿呆点了点头,道:“很强,不比血骷髅大哥差,他似乎天生神力,再加上后天修炼的斗气,将他的力量发挥到了极限。加上全身的重铠,确实厉害,全力冲锋之下,我除非想杀他,否则正面硬挡也不容易应付。如果不是我的生生变已经修炼到第四变的境界,对付他还是要费些周章的。他们要是不用必胜之决向月痕大哥挑战该多好,这么强大的重骑兵队伍,组建起来一定非常困难吧。咦!难道他们还没死心么?怎么又冲过来了。”

    玄月顺着阿呆的目光看去,只见全体霸王佣兵团成员排列成整齐的阵型朝着自己和阿呆飞奔而来,气势比之先前丝毫不弱。一千多重骑兵带来的沉重马蹄声刹是惊人。

    后方的月痕见对方全军压上,不敢怠慢,赶忙带领着三千名团员从后面冲了上来。阿呆和玄月的表现使他心中异常震撼,此时胜券在握之际,他怎么能让对方伤害到阿呆二人呢?同时发动的,还有凌泽,凌泽见霸王佣兵团突然冲向阿呆心中不由得一惊,他可不想在瓦罗城外出现混乱的局面,赶忙率领着上万名正规士兵冲了上去,三支队伍以阿呆和玄月为中心,飞速的聚合着。

    阿呆面对这种场面自然不会害怕,他脸上流露着淡然的笑容,右手已经摸上了胸口的冥王剑,如果霸王真的如此不知死活的话,他决定将不再留情,以他生生真气现在的修为,再不使用超过第四招冥王剑法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将冥王剑的邪气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不至于伤害到己方之人。已经觉悟的他,不论面对什么,也不会再退缩了,他会用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能力捍卫自己的尊严。他上前一步,将玄月挡在身后,全身笼罩着森然的杀机,胸口的冥王剑似乎在兴奋的呼喊着,迫不及待的想收取灵魂。阿呆自从上次从天金山脉遇到暗魔人以后,还从来没有动用过它。

    霸王佣兵团的重装甲骑兵飞快的前进着,当他们来到阿呆和玄月身前一百米处突然急拉缰绳,前冲出五十米左右才停了下来。霸王带着手下八人飞身而下,仿佛没有看到月痕和凌泽等人似的,快步朝阿呆和玄月走来,他们都摘下了自己的头盔,脸上流露出坚毅的表情。阿呆微微一楞,他感觉到,对方似乎并没有敌意。

    此时,月痕兄妹也已经来到近前,他们带领着手下众人围在阿呆身后,月痕走到阿呆身旁,凝神注视着面前的霸王,脸上流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此时霸王佣兵团已经败了,绝对的败了,他心中的欣喜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凌泽怕引起骚乱,带着手下十余名将领快步上前,来到月痕身边,哈哈笑道:“月痕兄弟,你瞒的我好苦啊!原来你还有如此强援,先前为兄真是白担心了一场。”

    月痕心中暗骂,这只老狐狸,一看风向不对,立刻来向自己示好,脸上却微笑道:“我这两位兄弟是昨天刚到的,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他们竟然有如此实力。”此时,霸王九人已经来到阿呆和玄月面前,霸王冲阿呆双手抱拳,“阿呆副团长,多谢您先前手下留情,这位是?”他的目光转向玄月。阿呆道:“这是我兄弟玄日,他也是我们天恶佣兵团团长。光系魔法师。”

    霸王冲玄月恭敬的道:“玄日团长,多谢你刚才出手相救,使我们团员都恢复了。这次的比试我输了,彻底的输了,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月痕佣兵团竟然有你们这么强大的朋友。是我的失算导致了最后的失败。当着各位的面,我郑重的宣布,从今天开始,我们霸王佣兵团就此解散,大陆上再没有我们这一号。这是必胜之决应得的惩罚。”

    阿呆看着霸王有些凄然的神色,心中一软,面前这名壮汉看上去并不是什么心地狡诈之人,阿呆叹了口气,道:“其实你也不必如此,霸王佣兵团能有现在的规模实属不易,又何必解散呢?只要你们保证不再侵扰月痕佣兵团,我可以求月痕大哥,不用你们履行必胜之觉的惩罚。”

    霸王苦笑道:“既然决定进行必胜之决的挑战,我就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也有承受后果的勇气,即使霸王佣兵团再保留下去,也必然无法在佣兵界立足了。多谢您的好意,还是那句话,从今天开始,霸王佣兵团将不副存在。但是,我这一千多兄弟也跟随我有接近一年之久了。如果阿呆副团长不嫌弃的话,我们所有人都愿意加入天恶佣兵团之中,从今以后听从您的命令,不知您愿不愿意收留,您才是真正的霸王,您的武技我闻所未闻,我愿意追随于您的鞍前马后,领受教益。”说着,和身后八名手下一起单膝跪地,恭敬的看着阿呆,等待着他的回复。

    阿呆完全楞住了,和玄月面面相觑。他们向来独来独往,又怎么能带上这么多人呢?但霸王佣兵团确实是一股强大的实力,解散的话,就太可惜了。玄月道:“霸王团长,您先起来,我们天恶佣兵团从成立以来,一直就是两人,我和阿呆大哥向来以游历为主,居无定所,说实话,我们真的养不起你们这么多人啊!何况我们所去的地方都是危险之所,实在是……”

    霸王眼露失望之色,缓缓从地面上站起,黯然道:“既然阿呆团长不愿意收留,我也没有办法,看来,我只能做一个山野匹夫了。”说着,带着自己的手下转身就要离开。阿呆突然灵机一动,自从昨天晚上想通以来,他的脑子似乎清明了许多,大喝道:“等一下。”

    霸王愕然回首,道:“阿呆副团长,您还有什么吩咐么?”

    阿呆道:“虽然我们不能收留你们,但是,我却有个想法,与其解散,你们还不如加入月痕大哥的佣兵团内。合两个佣兵团的实力不是更强么?我想,月痕大哥一定会乐于接受你们的。月痕大哥,你说呢?”他将目光转向月痕,冲他使了个眼色。

    月痕眼中流露出一丝精芒,上前一步,走到霸王面前,沉声道:“霸王,我是月痕。你们佣兵团向我发出必胜之决的挑战,我很生气,但也很佩服你们的勇气。月痕佣兵团正处于起步阶段,我承认,就实力来说,如果不是阿呆和玄日两位兄弟帮忙,今天胜的一定是你们。但是,这些都已经过去了。贵我双方并没有受到任何损失,我们之间也没有仇恨,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愿意接纳霸王佣兵团所有成员,让你们并入我月痕佣兵团之中。”霸王佣兵团先前所显示出的实力早已经震慑了月痕的心,如此强大的势力如果加入到自己的队伍之中,和红飓佣兵团一争高下并不是空言。

    霸王微微一楞,看着月痕湛然的双眸,眼中流露出犹豫的神色,叹了口气,道:“月痕团长,你的大度让我钦佩,可是我们今天对你们做出了必胜之决的挑战,你们的团员还能够接受我们么?”

    月痕微微一笑,他听出了霸王口中的松动之意,虽然在实力上他不如霸王,但论起心机霸王却差的远了,自信的从容重新恢复在月痕的面庞上,“霸王大哥,我想,你成立霸王佣兵团的目的,无非就是想在佣兵界闯出一翻自己的事业,我和你一样,也有着同样的想法。我们的目标,都是红飓佣兵团,不论是你还是我,都在不断朝着这个目标在努力着。如果你现在将霸王佣兵团解散,那你多年的愿望必将落空。但是,如果你并入我月痕佣兵团之中呢?一切将随之改变,整和我们两大特级佣兵团的实力,我想,用不了多久,红飓佣兵团就会对我们感到畏惧吧。总有一天,我们一定能取代他们的地位,成为大陆第一佣兵团。让我们共同去完成这个目标吧。至于两个佣兵团相处的事你完全不用担心。”他转过身,面对自己身后的三千名团员大声喝道:“月痕佣兵团的弟兄们,刚才发生的事你们都看见了。霸王佣兵团的实力你们也见识了。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任何冲突,你们愿不愿意看着我们强大呢?我想,答案一定是肯定的。如果有了霸王佣兵团这一千多钢铁雄师的加入,我们的实力会成倍的增长,回答我,你们愿不愿意增加一千多名兄弟,像对待我们自己的兄弟一样对待他们。”

    先前霸王佣兵团出现的时候,月痕佣兵团的团员们早已经被他们逼人的气势所夺,眼看不用战斗就解决了问题自然都心情大好,此时一听月痕要让雄霸佣兵团加入到己方队伍当中,他们不由得都楞住了。苗飞还算比较机灵,大声喊道:“我们愿意。”在他的带动下,月痕佣兵团的成员们渐渐高喊出声,毕竟,佣兵团的实力增强,对于他们来说只会是好事,至于如何相处就要看月痕的安排了。

    看着面前的一切,霸王低落的情绪再次激荡了,月痕的风度使他颇为心折,能并入一个特级佣兵团对即将解散的霸王佣兵团只会是好事。

    月痕面对着霸王,看着这比自己还要高出一个头的伟岸身躯,一把拉起霸王的手,道:“加入我们吧。我会将霸王佣兵团原有的成员单独编成团里的一个重骑兵大队,还由你来掌管,我保证,不抽调你手下任何一人。我们一定会成为最好的兄弟,我是月痕佣兵团的团长,你也是。我们之间的地位不分彼此,让我们一同努力,朝着我们的目标前进吧。”

    到了这个时候,霸王已经再没有任何拒绝的道理,对于霸王佣兵团来说,这是最好的安排,他激动的点了点头,紧紧的握着月痕的手,道:“好,从今天开始,霸王佣兵团所有成员都将加入到月痕佣兵团之中,以后再没有霸王佣兵团,有的,只是月痕佣兵团的重装骑兵大队。”

    阿呆笑了,玄月也笑了,能如此解决必胜之决的事对他们来说是再圆满不过。阿呆走到月痕和霸王身边,微笑道:“我们天恶佣兵团也永远是你们的盟友。月痕大哥,霸王大哥,恭喜你们能够联合。”

    在场的众人中,唯有凌泽开心不起来,月痕佣兵团的实力如此增强,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控制的范围,但鉴于佣兵团之间的规则,他也不好多说什么,现在这种情况,他也只能用示好来增加自己同月痕佣兵团之间的关系,赶忙上前两步,笑道:“真是恭喜两位团长了。月痕佣兵团规模增大了不少,我也不能小气,这样吧,为了祝贺你们能够联合在一起,我宣布,从今年开始,瓦罗城的税收将抽出百分之十作为你们的活动经费。只要我在瓦罗城做一天的城主,这个制度就不会改变。”

    月痕大喜,赶忙连声到谢,先前的凝重一扫而光,在月痕和霸王的带领下,四千多名佣兵以及一万余名红飓族士兵回到了瓦罗城内。

    月痕众人带着霸王以及他的手下直接返回了月痕佣兵团的总部,多亏月痕当初有先见之明,总部建设规模极为庞大,足以容纳下霸王的手下,月痕命令自己人将总部整个西部完全腾出来,供霸王佣兵团居住,还特意为霸王和他手下八名大将安排了住处。一场风波以最完美的结局就此收场。

    当晚,月痕在佣兵团总部设宴,款待霸王和阿呆等人。总部的议事大厅内足足摆了两张大桌子。月痕兄妹、苗飞、万里、霸王及他的八名手下,和阿呆四人全体参加,所有的一切都在欢快的气氛中进行着。

    菜很快上齐了,月痕举着酒杯站了起来,大声道:“来,为我们新加入的霸王团长,为了阿呆和玄日两位兄弟今天的惊世表现,我们干杯。”说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众人赶忙跟着喝了。自从月痕佣兵团发展起来以后,这是月痕最开心的一天,有霸王等人的加入,月痕佣兵团再不是缺乏高手的特级佣兵团了,接近五千人的实力,绝对为特级佣兵团之冠,直追红飓佣兵团。

    霸王眼圈微红,亲自为月痕倒上酒,叹了口气,道:“月痕团长,说实在的,我有生以来除了恩师还从没佩服过什么人。自从师傅去世以后,我总认为我是最强的,是大陆上最强的武士。但是,今天我才知道我错了,在座的竟然有三位让我尊敬、佩服的人。阿呆副团长今天在城外所展现的武技我只能用一个服字来形容自己内心的钦佩,我从来没想到一个人竟然能将武技修炼到这种程度,恐怕传说中的四位剑圣也不过如此吧。我败了,败得心服口服。阿呆兄弟绝对是我最敬佩的人。其次,就要属玄日兄弟了,我虽然对魔法并不了解,但也知道,在他这个年纪能修炼到如此程度是多么的困难,那片金云始终在我脑海中不断的漂浮着,如此大面积的恢复魔法,我以前连听都没有听过。”说到这里,他将目光从阿呆、玄月身上转向身旁的月痕,注视着月痕充满诚意的双眸,霸王道:“最后,月痕兄弟,你是我第三个敬佩的人。虽然,也许你的武技并不如我,但你过人的肚量却是我所不及的,在我们霸王佣兵团之前做出那些对不起你的事之后,你仍然充满诚意的收留了我们,这个恩惠,我霸王必然用一生来回报。月痕佣兵团一切仍然以你为主,如果你不嫌弃,我只做个副团长就可以了。今后不论是谁,只要敢威胁到咱们月痕佣兵团的利益,我一定倾力而出,为月痕佣兵团尽一份心力。来,月痕兄弟,我们干。”说着,将手中醇酒一饮而尽。

    月痕喝了自己杯中酒,微笑着按着霸王坐了下来,道:“霸王大哥,你这么说就见外了。论年纪,你比我长,论武技,你比我强。团长之位无论如何你必须答应,否则,你手下的兄弟也不会心服啊!”他抬手阻止还想拒绝的霸王,道:“大哥,你先听我说。一个佣兵团两个团长并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分别管理不同的事,你主对外作战,我主对内管理,我们携手配合,一定能在大陆上闯出一番局面的。这并不冲突。”

    霸王又干了一杯,将酒杯重重的放在桌面上,点头道:“既然兄弟你如此信任我,我就却之不恭了。如果今后我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阿呆兄弟,我这颗大头,随时等你来取吧。”阿呆微笑道:“霸王大哥不必如此,我信的过你的为人,月痕大哥也非常好相处,你们在一起绝对会成为一个最佳的组合。其实大哥你的功力也很强,我今天只不过是侥幸而已。”

    月痕道:“阿呆兄弟,你就别客气了,没想到几年不见,你的武技竟然已经达到了这样的高度,我真是羡慕的很啊!哦,对了,霸王大哥,你手下还有没有其他人,支持这么多重装甲骑兵,我想你的霸王佣兵团一定有许多后勤人员吧。把他们也接过来吧,我想办法安排。”

    霸王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兄弟,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急于占一座城市当自己的根据地么?就是因为这后勤的问题。我只是一个莽夫,并不擅长管理,当初成立霸王佣兵团的时候,根本没考虑到这些,师傅去世时留给我的钱,我全用来给兄弟们添置装备了,结果弄的大家现在吃饭都成问题,只能走到哪里吃到那里,能完成几个待遇好的任务,我们就能逍遥几天,要是接不到合适的任务,就只有吃些廉价的干粮了。佣兵团成立三个月后我才彻底明白,光凭勇力是不能造就一个强大佣兵团的,手下兄弟们真是跟我吃了不少苦啊!不瞒你说,我最后剩余的钱,都用来给兄弟们昨天晚上吃饭,今天是抱着破釜沉舟之心而来的。我之前打听过你们的实力,觉得应该能够应付,就想占了这座城市,给兄弟们找个安稳的窝。可谁想到,却遇到了阿呆兄弟,把我们打的一塌糊涂。”说到这里,他苦笑着摇了摇头。阿呆先前的威慑直到此刻他还无法忘怀。

    玄月笑道:“看来,你和月痕大哥还真是天作之合啊!月痕大哥最擅长管理,你们合并在一起,你就更能发挥出自身的优势。能不为后方担心,佣兵团以后的成就一定会更高的。”

    月痕道:“这话我听着怎么有些别扭,我可还没结婚呢,哪儿来的天撮之合啊!哈哈。”听了他的话,众人顿时哄笑起来。月痕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玄日兄弟说的也没错,霸王大哥你尽管放心,只要有我一口干的吃,就绝不会让手下兄弟喝汤,我已经吩咐了,现在原来的团员们,正在款待你们这些新来的客人呢?我想,用不了太长时间,我们双方的人一定能融合在一起,拧成一股绳,共同为我们的未来而努力。来,霸王大哥,咱们喝……”

    酒席在欢乐的气氛中足足吃了三个小时才结束,阿呆和玄月在这些人眼中早已经成为了如同神明般的人物,饭后,阿呆、玄月、奥里维拉和基努四人一起朝房间走去,除了玄月以外,今天他们都喝了不少酒,已经有了微醺之意。阿呆和玄月是为了阿呆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实力和解决了月痕佣兵团的危机而高兴,奥里维拉则是因为见识了许多以前从没见过的东西而高兴。而基努呢?他自从见到月姬以后,一直都处于心绪不宁之状,只要能看着月姬,他心中就出奇的舒畅,其他的,到也顾不得了。一边走着,阿呆低声道:“这里的事既然已经圆满的解决了,咱们明天一早就离开吧。红飓城我们还没有去。不能在这里耽搁太长时间。”这里距离他们的最终目标死亡山脉还有一段不近的路途,今天在众人面前显示了如此强大的实力,阿呆知道,如果再留下去,恐怕就更不容易离开了。更何况,现在已经是九九七年后半年了,在千年大劫到来之前,他还必须要去死亡山脉和为欧文报仇,在九九九年的时候,还要和玄夜进行决战,以及和天罡剑圣所说的三个人切磋,这些都是不能耽搁的事。

    听了阿呆的话,基努第一个反应过来,有些失望的道:“不再多留两天吗?我觉的这里很好啊!”

    奥里维拉取笑道:“是看人家姑娘很好吧。”他天天和基努在一起,基努又不会掩饰,他自然明白基努在想些什么。

    基努恼羞成怒道:“你说什么?你才惦记人家姑娘呢。明天走就明天走,哼。”说完,径自回房去了。奥里维拉摇了摇头,冲阿呆道:“这家伙,明明是喜欢上人家月姬小姐了,还不承认。人家会看的上他么?完全是单相思嘛。阿呆老大,咱们就明天一早走吧。省得让基努暇思太多,以后受不了失恋的打击。我也回去了。”

    看着基努和奥里维拉消失的身影,阿呆无奈的一笑,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和玄月一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转身把门关好,阿呆再也无法压制住体内的伤势,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倚靠在房门上不断的喘息着。为了不让别人看出他受伤,这半天以来,他一直都在压制着自己的伤。当初霸王的全力一劈,加上为了保住霸王一命在全力攻击下突然改变方向对自身所带来的负荷,阿呆体内的几条重要经脉全都受伤了。之后,他为了不让别人看出自己的伤势一直用生生真气压制着,又喝了不少酒,使内伤加重了许多。

    玄月看到阿呆吐血大吃一惊,赶忙上前扶住他,焦急的问道:“大哥,你,你这是怎么了?这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阿呆深吸口气,勉强平息着体内翻腾的气血,勉强道:“我没事,扶我到床上调息吧。休息一会儿就会好的。”

    玄月扶着阿呆坐到床上,亲手帮他把鞋子脱掉,帮他盘膝坐好,然后赶忙先用一个低级的光恢复术稳住阿呆的伤势,这才腾出手取出天使之杖,准备吟唱高级别的恢复咒语为阿呆治疗。阿呆抬手阻止玄月,道:“兄弟,我自己来就行了。今天你用了那么大的魔法,精神力一定也消耗了不少,快去休息吧。我这点伤不算什么,是我怕杀了霸王而自己伤了自己。你放心好了,打坐一天就会恢复的。”

    玄月道:“大哥,你既然受伤了为什么不早做调息?耽误了半天的时间,伤一定重了许多,我的魔法力还充裕的很,还是我帮你吧。”

    阿呆摇头道:“不用了,从今以后,我一切都要靠自己,我说过,再不会懦弱了,所有的一切我必须都要勇敢的面对,受伤对我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兄弟,你自己冥思吧,不要管我了。”说着,他盘膝坐好,在刚才玄月那普通恢复术的帮助下,体内的气血已经平息了许多。催运起丹田的生生真气开始自行调息。淡淡的白色光芒笼罩着他的身体,在生生真气的包裹下,阿呆苍白的脸色渐渐恢复了一丝红润。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