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觉醒的霸气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巨大的声浪在生生真气的灌注下骤然传遍全场,在声浪激发之时,迎面冲来的霸王佣兵团成员同时一滞,包括他们的马在内,都感觉到一股恐惧的感觉。

    霸王心中大惊,从刚才阿呆的呼喊声中,他清晰的感觉到对手的强大,此时,他已经一马当先冲到了阿呆身前,怒吼一声,手中大刀如同青天霹雳一样直劈阿呆的顶门。

    阿呆嘴角流露出一丝冷峻的笑容,他没有闪躲,而是硬生生的一拳朝霸王劈下的刀刃上轰去。霸王所散发出的暗红色斗气和阿呆拳上的生生斗气碰撞,顿时爆出一声轰响。霸王跨下战马悲鸣一声,前进的速度被强行遏止住了,霸王全身剧震,身体一晃险些从马背上摔下来。阿呆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虽然他为了不伤及对方性命而留了手,但也没想到居然一拳还没将对方从马上击飞。此时,随霸王同来的八名青甲战士也已经围了上来,八柄长刀分别从不同的角度朝阿呆劈来。

    阿呆没有继续追击霸王,而是正面迎接八名青甲战士的攻击。生生真气骤然爆发,他的双手同时变成了透明的样子,淡蓝色的光芒流转,阿呆身体急速旋转起来,全身宛如一团蓝色旋风一样迎向了闪烁着各种斗气光芒的重斩。轰然巨响声中,八柄折断的长刀抛飞而出,阿呆凭借着闪电般的速度,身体在旋转中,分别在每名青甲战士的胸口上蹬了一脚,八条身影随着他们的兵刃抛飞而出,就在被踢中那一脚中,他们的经脉已经完全被生生斗气封死,失去了战斗能力。

    阿呆并没有停,也没有去理会坐在马上调息的霸王,蓝色的光芒骤然亮起,他如同鬼魅般闪入了重装甲骑兵的人群,他的身体就那么在空中悬浮着,凭借着闪电般的速度,不断从一个个重装甲骑兵身旁掠过,所过之处,无不人仰马翻,重装甲骑兵的身体一个接一个的被抛飞而出,没有一个人能阻止阿呆分毫,他们那沉重厚实的铠甲在阿呆面前宛如纸糊的一样,根本无法起到任何作用。整个霸王佣兵团的骑兵团队已经乱了起来。阿呆双目血红,黑色的长发不断在风中飘扬,那黑色的身影成为了霸王佣兵团战士们的梦魇,几乎只是几次呼吸间,已经有数十名霸王佣兵团成员被透过铠甲传入体内的庞大能量封住了经脉,失去了抵抗能力。

    站在不远处的玄月看着阿呆状如疯虎的样子,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她清楚的知道,在这一刻,再没有任何人能阻挡阿呆的攻击了,即使是自己的叔爷爷玄远在这里,也不行,此时的阿呆,已经完全发挥出了自己全部的功力,那绝对是达到剑圣水平的实力啊。阿呆强大的气势,已经完全将霸王佣兵团凭借自身种种优势对月痕佣兵团形成的优势压倒了,玄月有些激动的自言自语道:“大哥,你终于觉醒了,这才是你应该有的实力啊!他们又如何能抵挡的住你呢?”

    月痕佣兵团一方已经成了欢乐的海洋,他们清楚的看到阿呆凭借一人之力,顷刻间硬生生的遏止了霸王佣兵团的冲击,并且像一把尖刀一样刺入了敌人阵营的腹地。那是什么样的力量啊!连霸王佣兵团的团长也无法阻挡他前进的脚步。欢呼声此起彼伏的在月痕身旁响起,月痕内心中早已热血沸腾,他狠不得自己也能够和阿呆一起在对方的阵营中弛聘冲杀,他知道,自己永远也无法忘记眼前的场面。

    月姬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此刻她才明白先前奥里维拉的话。阿呆,阿呆竟然这么强,不可思议的强,他只是随手一挥,就可以将连人带马、重量超过七百斤的重装甲骑兵震飞七、八米外,他的动作没有任何花哨,完全凭借着速度和力量和对方硬撼,那一往无前的气势即使是在后方的她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这是她根本无法想象的强大武技啊!

    凌泽张大了嘴,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超过了他所能认知的范围,月痕佣兵团真的只凭借一人和对方进行团战,而且目前还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这怎么可能?月痕是从哪里找来这么强大的武者,他还是人么?看他的年纪,也并不像传说中的那几位剑圣啊!

    霸王终于从调息中恢复了一些,先前阿呆那一往无前的重拳已经伤了他的经脉,而且,自己手下八个最强的队长竟然连人家一击也挡不住,那团黑蓝交加的旋风在自己调息的时候,已经彻底将队型打散了。至少有四分之一的重装甲骑兵倒地不起。这些骑兵,都是自己手下最精锐的战士啊!可是在那个黑衣人手中,却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他再也无法忍受内心的艰熬,怒吼道:“都给我闪开,我来会他。”纵身而起,手中长刀带着他全部的力量朝正在不断旋转的阿呆劈去。这一刻,他已经燃烧了自己所有的能量,发挥出了超过百分之一百二的力量,他恨不得一下就将这个人分成两半。

    阿呆的身体不断的旋转着,霸王突如其来的强悍攻击使他心中微微一凛,但此刻的他早已经杀疯了,虽然每次出手都只是将敌人击飞并封锁经脉,使之失去战斗力。但尽管如此,看着周围一个个全身甲胄的雄壮身躯在自己的斗气作用下应声抛飞,阿呆的心已经完全被这种痛快淋漓的感觉所涨满了,体内达到第九重境界的生生真气不断的循环运转,在那生生不绝的特性下没有丝毫衰竭的迹象。遇到霸王的倾力一击阿呆没有任何犹豫的飘身而起,空气似乎凝固了似的,所有的霸王佣兵团成员眼看着自己的首领和黑衣人先后高高跃起,他们惊恐的发现,在那名黑衣人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四尺长刃,闪烁着淡蓝色的光芒,骤然朝霸王劈去。那正是阿呆凝聚的固态生生变之刃。

    霸王眼看着对方旋转的身体骤然停止,又闪电般朝自己冲来,在这刹那间,他清晰的捕捉到阿呆脸上那狠厉的神色,那澎湃的气势已经完全将他压制,他的武技本就是以气势为主,此时气势被阿呆所夺,先前的霸气和手中的劲力顿时弱了几分。眼看着阿呆手中瞬间出现一道蓝色的光芒,朝自己的大刀迎来。青、蓝两色斗气在空中骤然碰撞,叮的一声脆响,霸王恐惧的发现,自己全力发出的斗气再遇到对方那蓝色的光刃之时,竟然如同冰雪般消融了,对方凌厉的蓝色光刃从大刀上一闪而过,刀头应声抛飞,而那无坚不摧的蓝色光刃却毫不停留的斩向自己的头颅,死亡的感觉瞬间传遍霸王全身,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这种情况下,时间已经不允许他作出闪躲了,更何况阿呆身上的气机早已经锁死了他所有能够闪避的空间,霸王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连那带着自己全部能量的霸王刀都无法阻挡对方前进的速度,头上这顶金盔就更不行了,现在的他,只能够看着光刃划破长空朝自己斩来,他所能做的,就是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阿呆在破掉霸王刀的时候,也并不是没有受到一丝影响,霸王毕竟是一流高手,他的功力比起血骷髅并不多让,阿呆全身斗气虽然完全沸腾了,但霸王那集中全力的顷世一击所蕴涵的撕心裂肺的庞大能量,还是对他造成了一定的伤害。本来阿呆是不用受伤的,只要他将前扑的斗气转换成自身循环,利用反震之力让自己的身体在空中停顿一下,就可以化解掉对方全部的能量。但是,此时阿呆没有退,在他现在的意念中根本就没有退这个字,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彻底粉碎霸王佣兵团。强行用生生真气将体内的伤势压住,依旧保持原来的势子飞扑而至。

    霸王面对如此强横的人,已经完全绝望了,他闭上双眼,静静的等待着蓝色光刃临身的一刻。阿呆全身在一往无前的气势带动下速度如同闪电一般,当他飞临到霸王面前一尺时,才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杀了他,先不说杀人本就是自己不愿意做的事,一旦杀了霸王,霸王佣兵团成员必将爆发,一旦拼命的群起而攻之,仇恨就再不可能化解了。念头电光时火般的从阿呆心头闪过,他强自将手中的生生变之刃收回,身体勉强向右侧翻滚出一个身位,单掌在霸王肩头上一拍,整个人飘身而起,扑向霸王身后的重装甲骑兵。这个动作看似流畅简单,但已经倾注了阿呆全部的功力,在全力出击下骤然改变攻击的方向对他本已经受伤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负荷,经脉在震荡中使他的气息不匀,接连震飞四名战士,不由得气势一竭,站在原地微微有些喘息。利用这唯一的空隙,阿呆催动起丹田金身中淳厚的生生真气,才勉强压制住了自己的伤势。

    霸王在阿呆拍在他肩膀上那一掌时就已经清醒过来,他骤然睁开眼眸,眼看着阿呆那黑色的身影从自己身旁一掠而过。由于阿呆是临时变招,真气循环不及,没有办法将霸王的经脉在瞬间封住,所以现在的霸王连一丝伤害都没有受到。霸王楞住了,他心中清楚的知道阿呆对自己手下留情,否则,自己恐怕早已经身首异处。在这一刻,霸王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败了,而且败的是那么的惨,对方以一人之力在五百铁骑之中来去自如,己方接近一半的战斗力已经消失了,再打下去也不可能得胜,更何况,在这黑衣人的后方还有接近五百名月痕佣兵团成员在虎视耽耽的看着呢。重新获得生的权利使霸王在瞬间改变了思想,先前的霸气消失了,此刻他才感觉到,原来生存是那么的美好。看着阿呆那不断穿梭的身影,看着自己手下重骑兵一个接一个被抛飞而起,霸王的心已经完全冷静下来,长叹一声,大吼道:“都给我住手。”

    在霸王往日的积威之下,没有人敢不听他的命令,重骑兵全都停止了攻击,迅速朝着霸王所在的位置退去。阿呆在接连击飞两人之后,才发现对方已经放弃了抵抗,他清楚的知道,这些人已经退却了。他没有追,傲然立于原地,凝视着面前的重装甲骑兵,在阿呆身体周围,接近三百人散倒在四处,除了阿呆以外,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死活。阿呆站在那里宛如魔神一样,淡淡的白色真气围绕着他的身体缓慢的旋转着,他负手而立,庞大的气势丝毫没有减弱,所有幸存的重装甲骑兵全都被他那澎湃的气势压抑的说不出话来,就连他们跨下的战马也不断的痉挛,再也不愿意去面对那个全身充满杀气的人。霸王深吸口气,活了三十多年,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惧怕,而让自己产生这种想法的人,就是面前这个容貌毫不起眼的黑衣人,他看上去年纪远没有自己大,但他所表现出的实力自己又不得不惊服。霸王飞身从自己的金甲战马上跃下,一步一步朝阿呆走去,没有他的命令,所有重装甲骑兵全都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首领,他们之前的信心早已经荡然无存,只能默默的等待。

    月痕佣兵团、霸王佣兵团以及瓦罗城的一万守军在这一刻变得鸦雀无声,先前所发生的一切是在十分钟之内完成的,几乎没有人能看清楚阿呆的动作,但地上躺着那接近三百名重装甲骑兵却证明了一切,一个人,只是一个人就粉碎了霸王佣兵团团战五百人的势力,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啊!在瓦罗城城主凌泽的心里,月痕佣兵团的实力已经变得是那么的深不可测。

    阿呆面无表情的看着逐渐接近自己的霸王,身上散发出的斗气光芒分毫未减,霸王一直走到阿呆身前五米外停了下来,随手一挥,将失去刀头的刀杆扔到一旁,缓缓摘下自己的头盔,先前那充满狂霸之气的面庞变得异常苍白,嘴角微微颤抖着,凝视着阿呆,深吸口气,霸王勉强抑制住自己激荡的心情,一咬牙,道:“我输了。我们霸王佣兵团认输。”

    阿呆嘴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平静的说道:“既然如此,请你们履行必胜之决的条件吧。”说完,转身朝一脸笑意的玄月走去。

    “等一下。”霸王凄厉的怒吼道。阿呆停下脚步,背对着他道:“怎么?还想再继续下去么?我奉陪到底。”

    霸王全身一震,面前这个背影是如此的高大,那是自己无法逾越的屏障,他长叹一声,道:“我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就我们事先所得到的消息来看,月痕佣兵团中应该没有你的存在才对。告诉我,你是什么人?”

    阿呆淡然一笑,道:“我不是月痕佣兵团成员,但是,我是月痕佣兵团的盟友,天恶佣兵团副团长——阿呆。如果你想报复,我随时欢迎。”

    “天恶佣兵团?天恶佣兵团。”作为霸王佣兵团的团长,霸王当然知道天恶的存在,他喃喃的说道:“就是那个只有两个人的特级佣兵团么?你,你怎么会成为月痕佣兵团的盟友,据我们所知,他们应该并没有结盟的佣兵团。”

    阿呆猛然转身,身上的白色光芒大盛,普通的面容刹那间变得威猛无涛,“不,你错了,月痕佣兵团是有盟友的,而且只有一个盟友,那就是我们天恶佣兵团。你要记住这点。”他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在生生真气的作用下直冲云霄,“我,天恶佣兵团的副团长阿呆,在此宣布,天恶佣兵团和月痕佣兵团是永远不会改变的结盟关系,今后如果有谁再敢来骚扰月痕佣兵团,要先过我这一关。”说着,他飘身而起,悬浮在半空之中,此时,阿呆心中突然浮现出当初在天罡山顶,天罡剑圣凭借着云雾之气洞穿远方山峰的情景,虽然他并没有亲眼见到,但事后岩石指着远山那个巨大的透明窟窿告诉他时,他一直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拥有这样强大的势力就好了。

    阿呆嗔目大喝一声,右拳猛的向平原上无人的地方挥去,一团淡蓝色的光球应拳而出,像流星一样划破长空,所有人的目光随着蓝光而去,只见光球所指,是千米外一个高有三十米左右的小丘,几乎只是几次眨眼的工夫,光球已经穿越了千米的距离,准确的命中的小丘之上,“轰——”巨响声中,千米外的小丘骤然爆炸了,在由固态的生生变之球的作用下爆炸了,漫天尘土飞扬而起,在狂暴的气流之中顿时一片飞沙走石,尘埃渐渐消失了,原本的小丘也随之消失,千米外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直径五十米左右的深坑,这一击倾注了阿呆几乎全部的功力,看着远方那地面上的深坑,阿呆知道,自己和师祖天罡剑圣的功力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看着阿呆那雄霸天下的一拳,霸王的身体颤抖了,他的目光有些呆滞,再也说不出话来。直到此刻,他才清楚的意识到阿呆是多么的强大,如果开始时,他用全力攻击自己和自己的手下,恐怕,团战的五百人已经无一生存。

    全力挥出一拳,阿呆体内的功力锐减,被压下的伤势蠢蠢欲动,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他看着霸王,淡然道:“你那些被我打倒的手下都没有死,只是被我封住了经脉而已,半个小时后,禁制自然会解开,我要求你,就在此地解散霸王佣兵团。不要再来想月痕佣兵团挑战,否则,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说完,飘身而起,朝玄月的方向落去。看着阿呆离去的背影,霸王身体一晃险些摔倒在地,喃喃的说道:“他,他才是真正的霸王啊!”阿呆那绝世的功力已经完全震慑住了他的心神,使他永远也再无法升起与阿呆对抗之心。

    阿呆飘身落到玄月身旁,嘴角流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兄弟,我答应你的事完成了,现在应该还不到半个小时吧。我没有用三件神器,那些重装甲骑兵也没有一个死亡,我知道,我一定能做到的。就算他们一千多人一起攻来,也只会是同样的结果。”

    玄月的娇躯微微有些颤抖,“大哥,你醒了,你终于觉醒了,这才是你应该有的实力啊!”

    阿呆点了点头,攥紧双拳,冷然道:“我不会再懦弱了,永远不会,谁想伤害我的朋友,就必须踏着我的尸体过去。没有人能阻挡我。兄弟,那些霸王佣兵团的人应该有些受伤的,你帮他们治疗一下吧,好让他们尽快离开这里,虽然是敌人,但最好还是不要弄的太僵,否则,我怕他们以后会对月痕佣兵团不利。”在刚才的乱战中,那些被打飞倒地的佣兵虽然有重铠的保护,但也难保不被马蹄所踏伤,阿呆认为,既然对方已经认输,就没必要再结下仇恨了。

    玄月欣然点头,她的心情异常畅快,举起手中的天使之杖,金色的光芒透体而出,烘托着她的娇躯缓缓漂浮而起,“伟大的天神啊!请将您无穷的神力赐予我,平静之光,扶平恐惧,治愈之光,解除痛苦,恢复之光,焕发生机,光之融合啊!散发出你们全部的能量,扶平眼前的伤痛,给他们带来无尽的生机。融合着神圣之力的圣光,燃烧吧。”金色的光芒如同火焰般围绕着玄月的娇躯腾空而起,玄月眼中精芒大放,她高举天使之杖,空气中的光元素不断朝他的方向聚集着,七级大范围神圣光系恢复魔法圣光恢复在不断的凝聚中渐渐出现了,这个魔法虽然是七级,但所消耗的魔法力并不低于八级魔法,是玄月所能使用的最强大规模恢复魔法之一。所有人的目光全集中在空中漂浮的玄月身上,她就像第二个太阳一样,澎湃的圣力使每个人心中都升起一种祥和的感觉,闪烁的金色光芒使人无法逼视,即使是不懂魔法的人也能清晰的感觉到那金色的光团中所蕴涵能量的庞大。

    霸王惊呆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从月痕佣兵团走出的两个人竟然都是这么的强大,如此威力的魔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从玄月那精光四射的眼神中看出,这个魔法是针对自己霸王佣兵团的,难道,他们要赶尽杀绝么?虽然对方是魔法师,但他身边站着那个修为深不可测的黑衣人,即使自己带人全力冲击也不可能阻止这个魔法发挥作用,跑?来不及了,这样的距离,自己手下全是重装甲骑兵,根本不可能跑的过魔法。

    奥里维拉站在呆楞的月姬身旁惊喜的大叫道:“基努,你快看,玄日老师要发威了,我看,这最起码是个七级魔法,没准还是八级的呢。魔导师的水平就是厉害,如此威势可不是咱们所能相比的啊!早知道神圣光系魔法这么绚丽,当初我就也加入教廷了。看来,我现在的努力还不够,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达到玄日老师这样的境界。”

    基努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是啊!好强大的神圣气息啊!除了老师和阿呆上回在峡谷中对抗时所用的魔法以外,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强大的魔法。这似乎是个恢复魔法吧。”

    月姬喃喃的说道:“你,你们说,玄日是魔导师?不,不可能啊!大陆上只有三名魔导师,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

    奥里维拉苦笑道:“不可能的事情多着呢?所谓的大陆三大魔导师是不包括教廷在内的。基努的老师就是号称大陆上攻击最强的火系魔导师拉尔达斯,但玄日和阿呆两位老大的功力却几乎都可以同拉尔达斯魔导师修为相仿,以他们这么强大的实力,那些重装甲骑兵根本不算什么,要是阿呆老大想灭了他们,只要用出他最强的力量,恐怕这些人连一击都禁不住。就是玄日老大,也不是他们所能阻挡的。所以刚才我说,你根本没什么可担心的。胜利是必然的。”

    月姬眼眸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原来,这几年不见,他们都已经变得这么强了,强到根本不是我所能想象的。看来,历练真的很重要。”

    基努道:“是啊!我老师就是让我跟着阿呆和玄日两位老大出来历练的,这一路上,我可见识了许多以前没见过的东西呢。”

    此时,场中的局面已经发生了变化,所有霸王佣兵团的人都聚集在一起,他们都眼露愤恨之色看着阿呆和玄月,玄月的圣光融合已经凝聚到最后阶段,在她头顶上漂浮着一片由能量组成的金云,即使在朝阳初升的白天,金云仍然是那么明显。阿呆感受着玄月身上所蕴涵的强大能量,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心中暗想,玄日兄弟的精神力似乎又有所进步了,看来,在亚金族受到刺激不止影响了自己,也影响了他,但他却选择努力提升修为,而自己却选择了颓废,现在想来,真是惭愧啊!兄弟,你放心吧,以后我再不会让你失望了。

    玄月双手托天,大喝道,“升起吧融合圣光之云。”在天使之杖的增幅下,玄月控制着金云朝霸王佣兵团方向飘去。霸王佣兵团顿时出现一片骚乱,霸王从手下接过一柄长刀,他已经决定了,与其干坐等死,还不如以死相拼,就算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

    阿呆看出了霸王佣兵团不稳的形势,沉声喝道:“霸王佣兵团听着,不要乱动,我兄弟是要用光系魔法为你们伤者治疗,并无恶意。”声音随着生生真气远远传出,霸王一楞,举起长刀阻止手下前冲,他心中暗想,如果阿呆想杀自己等人,之前就不会留手了,更用不着欺骗,既然他这么说,这应该就是个恢复类魔法,反正大不了就是一死,不如等下去看看,看看这金色的光云究竟是什么样的能量。

    光云在玄月的控制下飘飞而起,悬浮在霸王佣兵团上方,玄月深吸口气,这个魔法耗费了她大量的精神力,眼看着金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玄月眼中流露出一丝喜色,这是她第一次用如此耗费魔法力的大范围恢复魔法,当然希望能够成功,手中天使之杖射出一道金色的激电,高声吟唱道:“圣光之云,普照大地。”金云突然爆发出异常耀眼的光芒,将下方所有雄霸佣兵团成员完全笼罩在内。在金光的照射下,他们身上的重装铠甲全都染成了和霸王同样的金色,刹那间,所有雄霸佣兵团成员都短暂的失去了知觉。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