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霸王佣兵团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月从冥思状态中恢复过来,昨晚她在心情激荡下进入冥思状态后,一直没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这一夜的冥思进步甚微,但也已经把她的精神力状态调整到最佳了。

    其实,昨天晚上她说完那些话之后,自己也有些后悔,她心中暗想:阿呆心地单纯,性格质朴,自己的话对他来说,会不会太重了,也许,他会承受不了自己给他带来的压力而更加颓废呢?如果是那样的话……

    有些迫不及待的睁开眼眸,玄月将目光转向一旁的阿呆。当她的目光和阿呆身体接触的刹那,玄月全身剧震,眼眸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阿呆静静的坐在旁边的床上,身上没有散发出一丝威势和斗气光芒,披肩的黑色长发静静的低垂着,质朴的面庞上平静无波,他那健壮的身躯包裹在红色魔法师袍内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就像死了一样,异常沉寂。但是,玄月却从阿呆身上感觉到了一种以前没有的东西,虽然没有能量波动存在,但阿呆坐在那里,就像一座巨大的高山一样,似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撼动。他,他这是怎么了?担忧不断充斥着玄月的心扉,她想去唤醒这个自己已经看不透的阿呆,但却又没有那种勇气。

    正在这时,轻巧的脚步声传来,“阿呆,玄日,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准备出发才行。你们起了没有?”

    玄月微微一楞,她从声音中辨别出月姬的身份,从床上站起,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光系魔法袍,深深的看了依旧处于修炼状态的阿呆一眼,这才上前将门打开。

    月姬没好气的瞪了玄月一眼,道:“怎么这么晚还不起床。不知道今天的事情有多重要么?阿呆呢?他还没起么?”

    玄月点了点头,低声道:“月姬姐姐,你轻声一点,阿呆还在打坐的修炼状态中,经不起打扰的。现在就要出发了么?”

    月姬皱了皱眉,道:“是啊!我们作为瓦罗城的驻守者自然要先到城外等待我们的挑战者到来,这样才能做到以逸待劳。阿呆这家伙还在修炼啊!可我们已经要走了,现在该怎么办?”她也知道在修炼真气的时候是不能被打扰的,但这次不同以往,关系着整个月痕佣兵团的前途啊!而阿呆和玄月正是他们的希望。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月姬还是知道,自己内心中已经有了惧怕必胜之决的情绪。

    玄月想了想,道:“我试试吧,看看能不能将他从修炼状态唤醒。”说完,刚要转身走回房间,一个冷淡的声音突然响起,“不用了,我已经起了。”玄月心中一惊,她并没有感受到房间内有任何变化,但这个声音,明明是阿呆的啊!愕然回首相望,只见阿呆站立在她身后五步外,脸上平静的没有一丝表情,黑色的长发整齐的披散在肩头,仿佛一尊雕塑似的。看着阿呆那没有丝毫光芒的眼眸,玄月心中一阵担忧,不禁下意识的问道:“大哥,你没事吧?”

    阿呆微微摇头,道:“我没事,月姬大姐,咱们走吧,准备出发。对了,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找一件黑色的长袍,不要任何装饰,我想,这件火系魔法袍并不适合我。”

    月姬看着阿呆那古井无波的面庞,突然产生一种心悸的感觉,面前这个比自己年纪还轻的青年,似乎已经并不是自己以前认识的阿呆了。点头道:“好吧,那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去就来。”说完,转身离开了。

    阿呆眼睑低垂,依旧站在原地不动,他修长的双手放在大腿两旁,静静的站在那里,整个人宛如一座雕像似的,没有一丝生气。玄月走到阿呆面前,看着这比自己要高出多半个头的心爱之人,心中微微的有些颤栗,“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昨天,昨天晚上,我……”

    阿呆抬起手按住玄月的唇,他的动作是那么优美,一切宛如自然的轨迹一样,玄月全身一震,她清晰的感觉到阿呆手掌上所蕴涵的冰冷,宛如坚冰一样的冰冷。

    “兄弟,你不用说了。我已经想清楚了,你放心吧,今天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阿呆的声音如同他手掌的温度一样异常冰冷,不带有一丝情感,他全身内敛的气势压的玄月险些喘不过气来,在这一刻,玄月清晰的感觉到,阿呆的修为再不是自己所能相比的,至于他到达了什么样的境界,自己也看不透,阿呆的力量很明显的有了变化,那变化的感觉似乎正是昨天自己所说的霸气,内敛的霸气。但是,这真的是自己所希望的么?

    阿呆的手放下,依旧静静的站立在那里,再不发出一丝声响,玄月静静的看着他,感受着他身上所散发的寒气,两人就那么面对面平静的站着。房间中的气氛显得异常诡异。

    一会儿的工夫,月姬跑了回来,她并没有发现阿呆和玄月之间的异样,把手里的黑色长袍扔给阿呆,道:“真不知道你要件长袍做什么,咱们武者还是穿劲装的好一些啊!”

    阿呆随手接过长袍,淡然道:“你们先去议事厅吧,我换上衣服就过去。”话音一落,玄月和月姬同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能量包裹着自己的身体,当她们怔忪之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出了房间,而房间的门,此时也已经关上了。月姬心中大吃一惊,以前的阿呆她是知道,虽然力量很强,但技巧却非常差,虽然似乎身上有许多秘密,但就武技来讲,似乎并不比自己兄妹强什么。可刚才这一下,她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是如何被送出房间的,这种情况,似乎只有双方修为相距甚远时才有可能出现。她想推开门问问阿呆,但却被玄月拦住了。

    玄月知道,现在不论问阿呆什么,他都未必会回答的,他似乎已经进入了另一个境界,一个自己无法理解的境界,似乎是为了今天的团战而特意进入的境界。她不想去打扰阿呆,怕影响到他的心志,毕竟今天要面对的,是五百强敌人,只有等今天帮完月痕佣兵团以后,再找机会问他吧。

    “月姬姐姐,咱们先去议事厅吧。阿呆大哥是想保留最好的状态来迎接今天的团战。”

    月姬疑惑的看了玄月一眼,无奈的点了点头,两人到隔壁房间叫起奥里维拉和基努,一起去了议事厅。

    房间中,阿呆穿上了月姬拿来的黑色长袍,不知道为什么,他从打坐中清醒过来以后,就对黑色非常感兴趣,轻轻的抚摩着身上的黑色长袍,阿呆的心神从未有过的清明,似乎一切都掌握中似的,他缓缓举起自己的右手,凝神注视着那修长的五指,白皙的手掌缓缓握拳,突然,房间内似乎一亮,阿呆的整个拳头似乎变得透明了似的,那如同白玉般的晶莹,轻微的闪烁着,眼中寒芒一闪,阿呆一字一顿的道:“我——是——最——强——的——。”

    瓦罗城外。一万盔甲鲜明的红飓族士兵列成整齐的方阵,队伍最前方,红飓城城主凌泽面无表情的骑在高头大马上,身后跟随着十数名将领。今天,将是两个佣兵团大战之期,为了避免有所冲突,他带领着称中全部守军倾巢而出。他将成为今天必胜之决的裁判,为双方做个见证。凌泽今年还不到五十岁,在这里做城主也有二十几年了,自从月痕佣兵团驻守以来,他得到了不少好处,月痕年纪虽轻,但却很懂得做人,所以双方一直相处的很愉快。在得知有人敢来挑战他们的时候,凌泽也非常震惊,红飓族是一个佣兵的国度,对于佣兵法则是非常重视的,即使他比较欣赏月痕佣兵团一直以来的作风,但在必胜之决的挑战中,他也不能偏袒任何一方。更何况,他也要为瓦罗城的利益着想,敢于用必胜之决挑战,那挑战方一定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一旦挑战方入驻瓦罗城,作为官方,他也一定要和对方搞好关系才行,否则,对他自己的仕途必然会有所影响。

    凌泽看了看已经大亮的天色,深吸口气,尽量让自己有些沸腾的血液平静下来。毕竟,佣兵间必胜之决的挑战,是多么让人激动人心的时刻啊!即使在红飓这个佣兵的世界中,普通人一辈子也未必能看到。

    “城主大人,月痕他们来了。”凌泽的一名手下低声在他身旁说道。

    凌泽精神一震,朝城门的方向看去,只见从吊桥上飞快的奔驰出一队骑兵,人数在一千左右,他们全部身穿皮铠,手持长矛,队容严整,闪电般出现在朝阳普照的大地上,在精确的指挥下,骑兵燕翅排开,为首一人,正是月痕佣兵团团长月痕。他一身银甲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生辉,看上去极为威武。手中长矛高举,月痕示意手下人等停下脚步。此时,在他们后方,一队千人左右、一手持阔剑一手持皮盾的步兵大步而出,他们分成两翼,在苗飞和万里的带领下,整齐的形成两个五百人的方阵,列于骑兵之后。这些步兵全是身材高大、体格健壮之士,是月痕佣兵团的中坚力量。当步兵列队之后,城门处又飞驰出一队骑兵,和月痕所带领的一样,他们每人都穿着佣兵标准的皮铠,不同的是,每人背后都背着一柄长刀,而手上却握着一张硬弓,马鞍两侧,各自悬挂着一壶羽箭,为首之人正式擅长弓箭的月姬。月姬身穿一身暗红色的铠甲,手中的银弓就是她最好的兵器,这队弓骑兵可以说是月痕佣兵团的王牌,同时拥有骑兵、弓箭兵、步兵三个兵种的特点,为月痕佣兵团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

    看着这整齐的队伍,凌泽叹息道:“现在的佣兵越来越厉害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月痕佣兵团的全部实力,没想到会这么可怕,即使面对我们的正规军,他们也未必会吃亏啊!真不知道谁有挑战他们的胆量,对于这场必胜之决的挑战,我是更有兴趣了。”

    正在此时,北方突然传来如同雷鸣般的马蹄轰响声,凌泽脸色微微一变,凝神朝马蹄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人尚未见,远方却已经掀起大片尘烟,尘烟分为九道,笔直的朝瓦罗城而来。凌泽脸色一变,武将出身的他明白,能将队伍行进的尘烟保持的如此整齐,这必然是一队百战之师,敢于挑战特级佣兵团的队伍,确实非同凡响啊!

    声音渐渐清晰起来,在远方的地平线上,逐渐出现了一只队伍,队伍行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却威势十足,随着他们的逐渐迫近,凌泽清晰的看到,那竟然完全是由重骑兵组成的队伍,队伍如同他们带起的尘烟一样分成九列,每列之前都有一名首领,左右的八列重骑兵首领都是一身青色铠甲,在他们身后,则是身穿黑色铠甲的佣兵,每人的左胸部位,都有一个清晰的红色标志,标志很简单,是一个王字,血红的‘王’字。中央一队重骑兵的首领最为显眼,此人身穿黄金甲,背披大红袍,他的样子在队伍中是那么的清晰,他的装束是那么的嚣张。这九列重骑兵所带来的,是一股肃杀之气。

    凌泽大概估算了一下,这九列骑兵大约有一千多人,但是,这可是重骑兵啊!重骑兵意味着什么凌泽非常清楚,一个重骑兵的装备,足以养活十名普通的轻骑兵,单是他们身上和马上覆盖的厚实铠甲,就是一个不菲的数字,何况,能承受这么重的铠甲,其马匹和人的素质更为可观,即使是在自己的瓦罗城,也只有五百名这样的重装甲骑兵,但要论素质,却比面前这些人差的远了。对方这支钢铁雄师单从威势上已经将月痕佣兵团完全压了下去,他们是月痕佣兵团所能对付的么?这就是霸王佣兵团么?

    霸王佣兵团的九列骑兵每列都为一百五十人,九列共一千三百五十人,当他们来到距离月痕佣兵团两千米之外的地方时停了下来,一声断喝响起,黄金甲战士所气的骏马前蹄高高扬起,那洪亮的声音在空旷的平原上竟然是那么的清晰,凌泽脱口而出,道:“好深厚的功力。”

    声音正是出自那名身穿金甲红袍的战士,他以及所有手下,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兵刃,大声的呼喊着,“必胜、必胜、必胜。”他们手中的兵刃异于常形,那是连杆的大刀,形状和长矛有些相象,只不过矛尖变成了长达一尺半的宽厚刀头。一看就是攻击的利器。

    凌泽看着霸王佣兵团高昂的气势心中暗叹,如此强大的阵容,恐怕一个冲锋,就可以击破月痕佣兵团的轻骑兵阵营,看来,今天的必胜之决挑战,月痕一方是凶多吉少啊!凌泽心想,看来,应该是自己考虑如何同那个霸王佣兵团合作的时候了。

    月痕佣兵团一方在霸王佣兵团出现之时已经陷入一片沉寂之中,空气中凝聚着紧张的气氛,双方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霸王佣兵团的金甲红袍战士大喝一声,催动着跨下战马单人独骑朝凌泽而来,他的身影宛如一道金色的闪电,虽然穿着一身厚实的金色铠甲,但却丝毫无法影响他前进的速度。

    在金甲战士行动的同时,月痕也动了,催动着跨下白马从另一个方向飞奔而来,很快,这一金一银两道闪电已经来到了凌泽身前。

    离的近了凌泽清晰的感觉到金甲战士那伟岸的身材所带来的压力,他手中长达丈二的战刀斜指地面,另一只手缓缓摘下自己的金色头盔。

    那是一张充满霸气的面孔,金色的长发微微卷曲,他看也不看月痕一眼,冲凌泽沉声道:“您就是瓦罗城的城主大人吧。我是霸王佣兵团团长霸王。”他那洪亮的嗓音给凌则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凌泽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平静一些,点了点头,道:“你好霸王团长,我就是瓦罗城城主凌泽。”他清晰的感觉到霸王伟岸的身躯所散发的那股强大的霸气,那是月痕根本无法相比的,那庞大的气势给他带来很强的压力,使他心中一阵凛然。这个霸王佣兵团的团长,绝对可以列入大陆强者之林。

    霸王冲凌则微微施礼,道:“城主大人,请您允许我带领霸王佣兵团向月痕佣兵团发起挑战,按照规矩,我们双方在您的命令下,将率先进行必胜之决的团战。”他的眼眸中充满了自信,背后的猩红色披风无风自动,宛如战神一样高居马上。

    凌泽深吸口气,扭头看向一旁的月痕,冲他递出一个询问的目光。他受过月痕不少好处,此时自然不能表露出对霸王佣兵团的倾向。

    月痕双手抱拳,冷声道:“请城主大人批准我月痕佣兵团同霸王佣兵团进行必胜之决的团战,生死各安天命。”自从霸王佣兵团出现以来,他的心情就一直处于忐忑不安之中。如此强大的重装甲骑兵阵容自己的手下能够撼动么?他本来对团战充满的信心已经动摇了。

    凌泽面露为难之色,叹息一声,道:“既然两位团长执意如此,本座也不方便再多加阻拦。请你们各自返回本队调遣出参加团战的五百人,以本座旗令为号,进行团战。希望你们双方能够尽量避免死伤。去吧。”

    霸王冷冷的说道:“在战场上死伤是很难避免的,死只是弱者的归宿。”说完,重新将头盔带好,掉转马头飞驰而去。

    月痕被霸王的话气得全身微微发抖,恨声道:“死得还不知道是谁呢。现在有什么可得意的。”凌泽叹了口气,道:“月痕,你先别生气,在战斗中最忌讳心浮气燥,待会儿的团战一切要小心,我看这个霸王并非常人,而且他手下又都是重装甲骑兵,恐怕会很难对付,你不要大意了,去吧,让我看看月痕佣兵团的实力。”

    月痕微微点头,叹了口气,道:“谢谢您,城主大人,我会的。”说完,也掉转马头,朝自己佣兵团的方向而去。

    凌泽看着月痕离去的背影,叹息道:“这月痕佣兵团完了,他们的气势已经被夺,团战又怎么可能获胜。团战一旦败北,恐怕单战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两个佣兵团都在紧锣密鼓的布置着,霸王佣兵团一方,分别由八名青甲战士带领着四十九人出列,而霸王本人则从本队中带出九十九人,整五百名重装甲骑兵傲立于队伍之前。他们都高举着手中的战刀,一股无形的强大气势弥漫在战场之上。

    月痕佣兵团一方,月痕同样是亲自上阵,他带领着两百名重剑步兵、二百九十七名骑兵傲立于阵前。本来月痕挑选出参与团战的还有一百名弓骑兵,但看到对方那厚实的重铠,他明白弓箭是无法对对方构成威胁的,所以只得临时又挑选出一百名骑兵加入阵营。

    凌泽看着月痕佣兵团出战的阵容摇了摇头,现在他更坚信霸王佣兵团必将取得这次必胜之决的胜利了。他身旁的旗手早已经将令旗高高举起,只等凌泽一声令下,就挥落手中大旗宣布团战开始。正在这时,凌泽惊讶的发现,从月痕一方的阵营中走出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没有穿戴任何甲胄,一人全身白衣,啊!那似乎是魔法袍,而且是白色的光系魔法袍。月痕手下什么时候有了光系魔法师?从没听他说过啊,可是,魔法师不是应该在队伍后方施放魔法的么?怎么跑到队伍前面来了。在那光系魔法师身旁,还有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的人,他不但没有穿盔甲,竟然连兵器也没有,从他表面的装束看不出他是什么职业,此人仅是站在月痕的高头大马旁,就给人带来一种无形的压力。凌泽犹豫了一下,这突然出现的两个人使他心中有了一丝不安的感觉。看着双方已经列好的阵容,凌泽深吸口气,喝道:“开始。”他身旁的旗手在接到命令后,毅然挥下了手中的大旗。

    两个佣兵团并没有像凌泽想象的那样发起冲锋,霸王佣兵团一方所有人做出蓄势待发的样子,凌泽的旗帜对他们没有任何意义,只有霸王的命令才是他们要遵从的。而月痕佣兵团一方更加怪异,先前凌泽注意到的两人排众而出,就那么朝着两个佣兵团中央的空地走去。两人一前一后,黑衣人在前,白衣人在后,很快,就脱离了本队,走出三百米左右停了下来。这两个人,正是阿呆和玄月。

    月痕在后方看着阿呆和玄月的背影,心中涌现出各种复杂的情感。今天早上,当他看到一脸平静的阿呆时,心中突然产生一种怪异的感受,似乎以前那个木讷的少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蕴涵着恐怖气息的强大存在。在见到霸王佣兵团之后,他已经将全部希望都寄予在阿呆和玄月身上,凌泽都能看出他们不是霸王佣兵团的对手,他自己又如何不知呢?对方那如同钢铁般的阵容,恐怕只需要一个冲锋,就可以瓦解己方五百名战士布成的阵营。团战能否获得胜利,就只有看阿呆和玄日的表现了。

    在月痕佣兵团的大后方,奥里维拉和基努陪伴着紧张的月姬。奥里维拉轻松的说道:“今天阿呆老大好象有些不一样啊!不知道他是不是发怒了。月姬小姐,你尽管放心,有阿呆老大在,就算对方那一千多人全部冲锋也无法对他构成任何威胁。”

    月姬并没有因为奥里维拉的话而有所放松,她和月痕一样,对佣兵团的情况异常担忧。对方所展现出的气势已经将他们全都压了下去,真的只凭阿呆和玄日两人就能和他们对抗么?基努第一次附和奥里维拉的话,他也见过阿呆的实力,“是啊!阿呆老大的厉害岂是那些家伙所能抵挡的,只要他召唤出那条……”说到这里,在奥里维拉的瞪视下,他硬生生的将龙这个字咽了回去。

    月姬微微一楞,道:“阿呆还有什么秘密武器么?以前我和他相处怎么不知道?”

    奥里维拉神秘的一笑,道:“你不用着急,看下去就知道了。如果对方真的有能力逼出阿呆老大的绝招,也算是他们的不幸了吧。”

    霸王沉着脸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两人,他这次带人前来抢月痕佣兵团的地盘,事先早已经将对方的底摸的很清楚,在他所得到的情报中,并没有这两个人的存在。这两个人的出现,虽然并不能动摇他的信心,但还是让他有所顾忌,尤其是两人中还有一个是魔法师。紧了紧手中的长刀,此刻,无论是谁,也无法阻止他占领这座城市的信心。现在他只有先杀了这两个人,消灭一切有可能发生的变数再说了。

    阿呆停下了脚步,凝视着面前的钢铁阵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玄月走到他身旁,低声道:“大哥,你要一切小心,昨天晚上我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一切以自己安全为重。”到了面临强敌之时,玄月已经顾不上其他了,对她来说,阿呆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阿呆开口了,他淡淡的说道:“兄弟,今天这场战斗就让我一个人去面对吧,答应我,不要插手,好么?不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插手。”

    玄月心中一动,她似乎从阿呆身上感觉到了什么,但又说不清楚。

    “答应我。”阿呆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中充满了不容拒绝的气息。

    玄月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你一切小心了。”她当然不会轻易的放弃对阿呆的协助,一旦阿呆出事,她必然会毫不犹豫的出手,但此刻为了能让阿呆重新振作起来,她还是答应了阿呆的请求。说完,她转身朝月痕佣兵团的方向走去,走出大约一百米,回过身来,取出自己的天使之杖,全神注视着面前的阿呆。

    阿呆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五百铁骑,突然,他大喝道:“来吧,让我们一决胜负。”刹那间,阿呆变了,变得那么高大,他浑厚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可一世的气势,白色的光芒骤然爆涨,先前的沉寂不见了,在这一刻,他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充满了强大的气势,身体高高越起,闪电般朝着对面的霸王佣兵团冲去。

    霸王清晰的看到阿呆眼眸中那如同野兽般的光芒,一个人,只是一个人竟然敢向我五百铁骑挑战,虽然有些自不量力,但这份勇气确实可佳,他最欣赏这种人,心中产生了收为己用的念头,大喝道:“不要伤他性命,跟我冲。”手中长刀前指,五百雄师带着如同雷鸣般的轰响朝阿呆迎去。

    看到这一幕,凌泽喃喃的说道:“疯了,月痕他疯了么?竟然让一个人去挡霸王佣兵团的五百重骑,这简直是送死啊!”就在他自言自语之时,阿呆和霸王佣兵团已经接触了。

    阿呆此时心中充满了强烈的战意,他感觉到,在这一刻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他前进的脚步。胸中翻涌的强大气息使他不禁大吼出声,“啊——”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