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必胜之决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月痕有些疑惑的打量着玄月,由于这两天心神过于紧张,所以他并没有多想,看着那似曾相识的容貌微笑道:“原来你是月月的兄长,你们长的可真像啊!月月是应该努力修炼一些,否则怎么配的上她特级佣兵团团长的称号呢?走,咱们里面说去。阿呆,这么长时间没见,我有许多话想问你呢。”说着,他拉着阿呆的手臂向议事厅走去,玄月见月痕没有认出自己,大大的松了口气,赶忙招呼奥里维拉和基努跟了上去。

    议事厅内布置简单,中央是一张巨大的椭圆形桌子,周围摆放着一圈木椅,月痕将四人让到座位上,扭头冲一旁的林家兄弟道:“这次你们做的很好,稍后我自有奖赏,吩咐下去,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要进来打扰,我要和阿呆兄弟叙旧。”

    “是,团长。”林家兄弟答应一声,欢天喜地的去了,他们都知道月痕说话向来算数,答应的奖赏一定能够兑现。

    月痕坐到阿呆身旁,看向奥里维拉和基努,道:“真是不好意思,一见到阿呆兄弟我太高兴了,还没请教,这两位是?”刚才林大一对他说天恶佣兵团的阿呆来了,没听林大说清都有什么人同来,他就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所以并不知道奥里维拉和基努的身份。

    阿呆赶忙为双方介绍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风系魔法师奥里维拉和火系魔法师基努。这就是我对你们说过的月痕大哥。”当着月痕的面他并不想吹嘘,所以没有说出奥里维拉和基努的魔法级别。

    奥里维拉和基努赶忙站起身,冲月痕点头示意,月痕眼中流露出一丝喜色,此时正是月痕佣兵团危急存亡之刻,虽然他知道阿呆的功力比自己也强不了许多,但如果这几名魔法师肯帮自己,明天的必胜之决就有把握多了。微笑道:“两位兄弟别客气,既然你们是阿呆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到我这里可千万别拘束,就当到了自己家一样。”

    月痕亲切的话语顿时赢得了奥里维拉和基努的好感,奥里维拉道:“月痕大哥你放心,我们可是不会客气呢,恐怕要在你这里叨扰几天了。只要到时候你别烦我们就行了。”基努最近和奥里维拉斗嘴有了不少进步,闻言讥讽道:“就冲你臭毛病那么多月痕大哥也会把你赶出去。”

    月痕笑道:“怎么会呢?我欢迎还来不及,魔法师的光临对我们月痕佣兵团来说是莫大的荣耀啊!阿呆兄弟,精灵族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阿呆叹息一声,当着奥里维拉和基努的面他不想说太多,只是苦笑道:“结果很不理想,只救回了精灵公主和一名精灵少女。其他的精灵都因为受到那些黑暗势力的羞辱而选择了自杀。”一想起在落日帝国的那段日子,阿呆的心中就异常压抑,在那里,他经历了无数痛苦,冰死了,十多名精灵死了,那都是些不堪回首的记忆啊!

    月痕看着阿呆黯然神伤的样子知道他身上必然发生了许多事,劝慰道:“能把精灵族公主救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也算完成了精灵女王的嘱托。岩石大哥他们呢?怎么没跟你在一起?”阿呆道:“从精灵族出来以后,我回迷幻之森去看老师,岩石、岩力两位大哥回普岩族修炼武技去了。”

    月痕的神色显得有些落寞,道:“当初我真的很想和你们一起去落日帝国,可牵涉实在太大,阿呆,你现在还怪我么?”

    阿呆摇了摇头,道:“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人各有志,怎么能勉强呢?即使你没跟我们去落日帝国,我们也同样是好兄弟啊!对了,我们进城后听说月痕佣兵团似乎遇到了麻烦,有人要以必胜之决的方法向你们挑战是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月痕全身一震,苦笑道:“不瞒你说,这次我们遇到了很大的危机,这座瓦罗城虽然面积不是很大,但却非常富庶,当初我选择将佣兵团驻守在这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为此,凭借官方那百分之五的税收,即使我们不去接任务,也能够养活的起手下兄弟。前来挑战的这个佣兵团想必也是看上了这点。他们虽然只有千余人,但实力却非常强大,成立不到一年,就已经蹿升到一级佣兵团的级别,只要能胜过我们,其声威必然能够超越现在的几个特级佣兵团,直追红飓。一旦我们败了,好不容易建立的这份基业也就随之化为泡影,所以我正在想对策。”

    玄月道:“月痕大哥,我们听林大说了一些关于必胜之决的事,你能不能为我们详细的解释解释,我们也好帮你啊!大家既然是朋友,我们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月痕心中一喜,道:“必胜之决是这样的,分成单战和团战两部分,单战是以五战定胜负,而团战则是双方各出五百最精锐的战士对拼。在规则上是对我们有利的,在五场单战中他们必须要赢三场,同时团战也必须获胜,才能将我们赶出这里。但对方来者不善,我们月痕佣兵团虽然整体素质还可以,但单挑就比较差了,哎——,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团战能够取得胜利。不过,我担心的是,团战恐怕会有不少兄弟死伤。”

    玄月充满信心的一笑,道:“月痕大哥,你放心吧,我们不会让他们把比试拖入团战的,只要我们单战胜了,他们不就没法比下去了么。”

    月痕微微一楞,心道,这月月的兄长对自己的信心真足啊!他摇了摇头,道:“可是,是先进行团战,然后才进行单战的。也就是说,团战是不可避免的。”

    阿呆皱了皱眉,道:“一旦混战起来,恐怕很难照顾的到全场,必然会有人死伤,这可就难了。”自从在亚金族败给四大长老以后,他的信心始终没有恢复。玄月眼中精芒一闪,道:“没关系,我有办法。月痕大哥,团战的人数必须是五百么?能不能少一些。”

    月痕道:“那到不一定,只是上限是五百,如果数字比这个少没关系。玄日兄弟,你想怎么做?”

    玄月自信的一笑,道:“这就好解决了,明天双方进行团战的时候,我和阿呆大哥作为你们的盟友出战,五百人而已,还不看在我眼里。这样,你们也就可以避免损伤了。”月痕心中一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皱眉道:“什么?难道,难道就你们两个人迎战对方么?这怎么行,兄弟,你可不能拿生命开玩笑啊!在团战中,对方必然尽遣高手,一个不好,你们就会葬身其中,这万万不可。有信心是好事,但也不能操之过急。”

    玄月自然听出了月痕内心的想法,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阿呆,心想,就用这次的团战来找回大哥的信心吧,微笑道:“月痕大哥,你放心好了,我绝不是自不量力,请你相信我们,以我和阿呆大哥的实力,一定能帮你们度过此次危机。”

    一旁的基努忍不住了,在月痕说话之前抢着道:“不用你们去,有我就足够了,放出一条紫炎腾龙还不把他们烧的屁滚尿流。”

    奥里维拉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你去?那只会坏事,还是我的龙卷残云厉害一些,保证能把他们弄的晕头转向失去战斗力。”

    玄月道:“不行,你们不是佣兵,不能代表月痕佣兵团出战的,到时候在一旁看着好了。”

    奥里维拉和基努顿时无语,他们身为魔法师工会重要成员,没有会长的批准,是绝对不允许加入佣兵行列的。

    听了他们的话,月痕险些晕倒,这些都是什么人啊!口气大的不得了,几年没见阿呆,他怎么交了这么多吹牛的朋友,看他们的装束,明明都是高级魔法师的等级,怎么可能凭借一己之力和对方五百铁骑对抗呢?正在他想拒绝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嘈杂声。

    “什么?我大哥不让任何人进去?我也不行么?我可是副团长。躲开,再拦着我,我就一脚踹死你,……”

    阿呆和玄月同是一楞,这个娇蛮霸道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砰”的一声,议事厅的门被踹开了,从外面走进一名怒气冲冲的少女,红色的劲装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娇躯,配上她那一头微微卷曲的长发,看上去充满了野性的诱惑力。来的,正是月痕的妹妹月姬。

    阿呆站了起来,笑道:“几年不见,月姬姐姐的脾气还是这么暴躁啊!你应该也有二十三、四了吧。”

    月姬微微一楞,向阿呆看来,那熟悉的憨厚面孔使她全身一震,“啊!你,你不是阿呆么?你怎么来了?”

    阿呆微笑道:“我们路过这里,听说你们月痕佣兵团现在已经是赫赫有名,特地来看看的。”

    月姬反手将门关上,笑骂道:“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你说话可比以前利落了很多啊!似乎已经不再是那么傻呼呼的了。一定是我月月妹妹调教的好。”

    阿呆苦笑道:“大姐,你就给小弟留点面子吧。”月姬走到阿呆身前,照着他肩膀就是力道十足的一拳,阿呆身上白光一闪,为了不伤到月姬,他用的完全是柔劲,月姬感觉自己的拳头宛如打进一团棉花当中,不由得微微一楞,光芒一发既收,阿呆仍然站在原地,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月痕皱眉道:“小妹,你这是干什么?人家阿呆远道而来,你怎么上来就动手。”

    月姬嘻嘻一笑,道:“我是看看他这几年偷懒没有。恩,好象武技不错啊!阿呆,有机会咱们比画两手。”她的目光无意中落在玄月身上,不由得皱了下眉,一把抓住玄月的肩膀,道:“月月妹妹,你怎么弄成了这样,跟个男孩子似的。”

    玄月被她这一句话差点吓趴下,脸色一变,勉强抑制着自己加快的心跳,尴尬的道:“你,你一定是月姬姐姐吧。我不是月月,我是月月的大哥玄日。见到你很高兴。哇,你的手好重,能不能轻一点。”她不知道月姬是否真正看穿了她的易容,只得尽着最大的努力掩饰。

    月姬松开手,怔道:“原来你不是月月啊!你们长的还真像,恩,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她的孪生哥哥对不对。”

    玄月心中长出口气,微微有些喘息着道:“这你都能猜到,真是厉害。”

    月痕道:“小妹,别闹了,快坐下,我正和阿呆兄弟叙旧呢?你呀,都老大不小了还这么刁蛮,怪不得……”

    月姬怒道:“怪不得什么?怪不得嫁不出去是不是?我就是不想嫁,哼。阿呆你说,我漂不漂亮?”

    阿呆吓了一跳,他可不敢得罪月姬,赶忙道:“漂亮,漂亮。”

    月姬道:“就是嘛,人家才不想随便找个人就嫁了,找也要找个能够保护我的才行。你们都说什么了?说来给我听听。”

    月痕似乎因为月姬的叫嚣有些生气了,沉声喝道:“小妹,你安静点。这儿还有两位客人呢。”

    月姬一楞,将目光转向基努和奥里维拉,奥里维拉微微一笑,道:“你好,月姬小姐。我是风系魔法师奥里维拉。”见到月姬后他就在心里暗暗和亚金族族长蒂雅相比,在容貌上月姬要逊色几分,但是她所蕴涵的野性和英气却是蒂雅所没有的,可以说是各占胜场。

    基努也站了起来,自从月姬进门后,他的目光就从没有离开过她的身影,那玲珑有致的娇躯,那满头卷曲的红发是那么动人,基努质朴的面庞涨的通红,低下头不敢和月姬的目光相对,喃喃的说道:“你好,月姬小姐,我是火系魔法师基努。”

    月姬的目光从奥里维拉脸上扫过,她对奥里维拉这种容貌英俊、翩翩有礼的样子向来不感兴趣,而基努的羞涩却让她觉得很有意思,取笑道:“原来男人也会脸红的啊!大哥你看,你还说我嫁不出去,他看着我的时候脸都红了。”

    基努狠不得有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心跳加快,尴尬的说不出话来。月痕没好气的道:“行了,基努兄弟是老实人,你可别欺负他。”

    月姬凑到基努身旁,微笑道:“我有欺负你么?”她身上的淡淡幽香传入基努鼻中,基努顿时感觉到一阵头脑发热,看着近在咫尺的娇颜,连声道:“没有,没有。是我自己不好。”

    月姬嘻嘻一笑,道:“你脸红的样子好有意思啊!这回多了你们几个魔法师,我们对付那些敢来挑战的混蛋就更有把握了。他们还号称是什么霸王佣兵团,这回要让他们变成王八我才能解气。阿呆,你们会帮我们的对不对。”

    阿呆看到基努的样子心中大为凛然,深怕月姬将目标转到自己身上,赶忙道:“那是当然了,我们正和月痕大哥商量对策呢。月痕大哥,就照玄日兄弟所说的办吧。我们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月痕犹豫不决的看着阿呆,这毕竟关系到月痕佣兵团几千人今后的命运,他自然不能草率决定。在他心中始终认为,两个人对付五百人,那是不可能胜利的。月姬看着自己大哥犹豫的样子,问道:“都说什么了?准备怎么对付那群混蛋?”

    月痕叹了口气,道:“玄日兄弟说,他要和阿呆兄弟一起,凭借两个人的力量和对方进行团战。”

    月姬心中一惊,疑惑的看着阿呆和玄月道:“你们不是开玩笑吧?”

    玄月道:“当然不是开玩笑,我们相信自己有这个实力,月姬姐姐你就放心好了。”

    月姬噌的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眼眸中流露着兴奋的光芒,大声道:“好,够嚣张,我喜欢。阿呆,如果你们真的能以两人之力把对方打败,那我就嫁给你做老婆,怎么样?”看着阿呆和玄月脸色大变的样子,她嘻嘻一笑,接着道:“开玩笑的拉,你有了月月妹妹,又怎么会要我呢?”

    阿呆这才松了口气,无奈的道:“大姐,你再这样下去,恐怕我还没帮你们进行团战就已经被吓死了。”

    月痕瞪了月姬一眼,道:“阿呆兄弟,我觉的这件事不能太过大意,如果只是你们两个人出战,实在太危险了,我放心不下。团战还是照我们原来的计划进行吧。如果我们输了,单战你们再出手也还来得及。”

    玄月皱眉道:“月痕大哥,你是信不过我们么?这样好了,团战还是出五百人,我和阿呆也在其中,到时候由我们两个先上去,如果打不过对方你们再上,这样总可以了吧。”她的声音中隐隐透出怒气,牢牢的盯视着月痕。

    月痕看着玄月那坚定的目光不由得退缩了,这样决定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影响,只得道:“那好吧。就依兄弟的意见。不过,团战的时候你们可要小心啊!一旦有危险,我会立刻带人上去救你们。你们可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

    玄月信心十足的看了阿呆一眼,道:“我们会的。现在说什么也没用,等到了明天,你自然明白为什么我会这么有信心了。”

    月痕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这样吧,小妹,明天的团战你就不要参加了,我带四百九十七名兄弟给阿呆和玄日兄弟助威。如果团战失利的话,根据情况再决定单战的出场顺序。我们月痕佣兵团是龙是虫,就看明天的了。时候不早了,小妹,你去把苗飞和万里叫来,咱们为阿呆兄弟他们接风洗尘。”虽然有了阿呆等人的加入,但月痕心里依然没底,他只是听说过霸王佣兵团作风非常强悍,但经过两天的资料收集,却仍然不是很清楚对方的实力,但现在也只能强颜欢笑,他在月痕佣兵团上付出了无数心血,绝不想让刚刚进入正轨的佣兵团就此夭折。

    苗飞和万里再次见到阿呆自然也是一翻亲热,晚饭在欢快的气氛中足足吃了两个小时才结束。饭后,月痕为阿呆四人安排好住所,并叮嘱阿呆等人好好休息后,继续为明天的事情忙碌了。他们必须在今天晚上将明天团战的成员挑选出来,并做好一切准备才行。对月痕等人来说,这将是忙碌的一夜。

    夜幕降临,阿呆斜靠在自己的床上看着窗外漆黑的夜晚愣神。玄月和阿呆住一个房间,她看着愣神中的阿呆心潮不断起伏着,为什么爱一个人是这么痛苦,阿呆啊!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有多深么?轻叹一声,玄月平躺在窗上,仰望着天花板淡淡的说道:“大哥,你对明天的团战有信心么?”

    阿呆一惊,从愣神中清醒过来,摇了摇头,道:“还不知道对手的情况,说不好。如果那个霸王佣兵团的实力能和骷髅佣兵团差不多,我们要胜恐怕很难,除非进行大规模的屠戮,但那是我不想见到的场面。每杀一个人,我心中的戾气就会增加几分啊!任何生灵都有生存的权利,我又怎么忍心去剥夺呢?”

    玄月道:“大哥,你知道么?其实你是一个很懦弱的人。”她很清楚,如果不刺激阿呆一下,他是不会从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的。

    阿呆全身一震,低下头,有些失魂落魄的说道:“兄弟,你是这样看我的么?难道非要杀人才能证明我的强大么?那我宁可不要。”

    玄月道:“不,强大不一定要杀人。我说你的懦弱并不是指此。从亚金族出来以后,你自己有多颓废难道你自己还不清楚么?你从来都没有正视过自己的实力。我敢断言,以你现在的水平,即使和剑圣相比也不遑多让,可是你呢?只经历了一次挫折就颓废了,这不是懦弱是什么?如果天罡剑圣他老人家看到你这个样子,不知道会多么失望。你缺少的,就是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霸气。你曾经说过,你在落日帝国中曾经有过死神的称号。那时的你,在实力上还远远比不上现在,却能让所有落日帝国的贵族恐惧。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武技的最高境界,你的精神力从米姆城出来以后一直停滞不前,不能有所突破固然和你很少冥思有关,但你的精神境界过差也是重要原因。霸气,你需要的是霸气,你明白么?”

    阿呆听着玄月的话,有些失魂落魄的道:“霸气,霸气么?”

    玄月的声音有些激动:“不错,就是霸气。明天的团战,我不会帮你,顶多在后面给你施加几个辅助魔法,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去面对。让我看看你在不杀人的情况下究竟有多么强大。办法其实很简单,我要求你,在不使用冥王剑、神龙之血、哥里斯之愿这三件神器的情况下,让对方的五百人全部失去抵抗能力,而不能有一个死亡。同时,时间不能超过半个小时,以你的实力,是绝对可以做到的。面对敌人就要一往无前,不能顾虑过多。大哥,这是我对你的期望,也是天罡剑圣他老人家对你的期望,你是普林先知口中的救世主,为了能拯救人类的浩劫,你最先要作到的,就是将自己的功力提升成为大陆的最强者。只有这样才能以不变应万变,迎接一切的挑战,明天就是一个提升你意志的最好机会,希望你能把握住。好了,我要冥思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希望明天在战场上,能够看到一个全新的阿呆大哥。”说完,她在激荡的心情中合上双目,凭借着神圣能量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渐渐进入了冥思状态。要说的她都已经说了,至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就要看阿呆自己了。

    阿呆楞楞的坐在床上,看着面前的玄月,玄月的话如同晨钟暮鼓一样不断的震撼着他的心灵。我太懦弱了,是啊!我真的是太懦弱了,如果当初不是我的懦弱,也许冰就不会死,不是我的懦弱,可以避免很多事。玄日兄弟说的对,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很强,我已经达到了生生决的最高境界,我的武技已经不弱于玄远审判长了。“我很强,我很强。”喃喃的念叨着这三个字,阿呆的意念开始发生转变,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一幕幕看不清楚的画面,一股冰冷的感觉瞬间充斥着他的全身,他自己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狂升的战意在不断的充斥着他的心灵,虽然那些画面无法看清,但阿呆却清晰的感觉到画面中所蕴涵的精神层次在不断的刺激着自己,意念在画面的影响下渐渐和玄月之前的话融合为一,阿呆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自己是一个强大的存在,从今以后再不会懦弱了。闭上双眼,他将全部意念都沉入到自己丹田的金身中,感受着金身澎湃的能量波动,他就这么进入了打坐状态。正如玄月所说,明天,一定会出现一个全新的阿呆。

    清晨,天色渐亮,月痕佣兵团的每一个人都怀着激动而有些颤栗的心情早早起床,今天,将是决定他们佣兵团命运的时刻,能不能在佣兵界继续生存下去,就要看今天这一战了。月痕昨天晚上只打坐了五个小时,在他的精挑细选下,找出了五百名最强的佣兵参与今天的决战。月痕佣兵团的四名主要领导者都集中在总部的议事大厅中,苗飞的神情非常紧张,万里也好不到哪里去,加上忐忑不安的月痕兄妹,议事厅内顿时陷入一片沉重的气氛之中。他们毕竟都还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人,虽然月痕佣兵团发展的很快,但他们却都没有经历过什么大场面,此时遇到了这么大的困难,也只有强撑下去一途了。

    苗飞在沉重的气氛下最先沉不住气,叹息道:“希望阿呆和玄日真的有他们自己说的那么强,能够一击而胜吧。”

    月痕皱起眉头,怒声道:“不要什么都指望着人家,这是咱们自己的事,如果阿呆和玄日兄弟不在怎么办,我们能在每次面临危机的时候都有贵人相助么?一切只有靠自己才行。今天这一战,关系到我们的信仰,能不能让月痕佣兵团继续发展壮大,就要看今天了。我们不能败,绝对不能败。”他紧紧的攥着双拳,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双目中寒光电闪。这三年多以来,他一边发展着月痕佣兵团,一边不断的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为的,就是能将月痕佣兵团发展成为一个像红飓佣兵团那样可以影响到整个佣兵界的强大存在。现在,月痕佣兵团自创办以来最大的考验来临了,能否通过这一关,将决定着自己的愿望能否实现,面对危险,他只能义无返顾的冲上去,再没有别的选择。

    感受着月痕对胜利的渴望,所有人都沉默了,月姬感觉到自己似乎呼吸非常困难似的,心头仿佛压抑着一块大石,她微微皱眉,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去叫阿呆他们起来吧。”说完,向逃跑一样朝着阿呆、玄月居住的地方而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