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再见月痕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两名佣兵吓了一跳,慌忙躲闪,身上散发出极淡的黄色斗气光芒,试图抵挡风刃的攻击。但是,他们的实力远没有嚣张的本钱,奥里维拉发出的风刃准确的命中在刚才说话的那名佣兵肩膀的皮铠上,扑的一声,佣兵被巨大的冲力撞的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而他肩头的皮铠却已经断裂了。奥里维拉并不想杀人,他对魔法的控制非常精准,所用的能量刚好剖开皮甲却不会伤到皮肤,但也吓出了那名佣兵一身冷汗。

    两佣兵被奥里维拉的攻击激起了怒火,也没有仔细思量,在怒骂声中,双双从背后抽出宽刃长剑,将包裹扔到一旁就扑了过来。

    奥里维拉如何会将他们看在眼内,给自己身上施加了一个加速术,身体飘然而退,一边低声吟唱着咒语,一边用一道道青色的风刃向对方劈去。他下手极有分寸,风刃的能量刚好够破掉对方护身斗气划伤皮肤,却不会造成无法愈合的损伤。

    “我xxx,砍死你,哎呦,我的头发。”“啊!我的腿。”在奥里维拉的戏弄下,一会儿的工夫,两名佣兵就已经伤痕累累,看上去狼狈不堪。但却连奥里维拉的衣脚都没有碰到。正在这时,身影一闪,阿呆落在奥里维拉身旁,白色光芒骤然湛放,顿时将两名佣兵震了出去,落在一旁倒地不起。身上的伤痕同地面这一摩擦,两人顿时痛叫出声,不断的呻吟着。

    原来,阿呆三人在树下看着奥里维拉去买梨却和两名佣兵纠缠起来,阿呆怕奥里维拉有失,又怕他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这才过来看看,“维拉,怎么回事?你怎么和他们动起手来了?”

    奥里维拉哼了一声,道:“这两个混蛋实在太嚣张了,买了人家的梨却不给钱,我说了他们两句,他们还骂我,自然要惩戒一番。”

    阿呆微微一笑,道:“何必和他们一般见识呢?你先拿着梨回去吧,我帮你处理。”说着,他转身向两名佣兵走去。两名佣兵被刚才阿呆这一摔清醒过来,他们很清楚的知道,刚才那个不断发出青色光芒的人是个魔法师,以他们的水平,怎么会不惧怕魔法师呢?看到阿呆走来,一名佣兵色厉在内的喊道:“你,你要干什么?”两人强忍着伤痛勉强从地上爬起来,后退几步,和阿呆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阿呆淡然道:“买东西给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把梨钱付了你们就可以走了。”他双眸中神光电射,在他那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势中,两佣兵顿时全身大震,根本兴不起丝毫反抗的念头,一人从怀中掏出两个银币向阿呆扔来,恨声道:“小子,你给我记住,我们月痕佣兵团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说完,拉着自己的同伴转身就要走。

    听到月痕佣兵团五个字,阿呆全身一震,月痕、月姬的身影清晰的浮现在他脑中,心头一热,闪电般飘身而起,一个起落就拦在两名佣兵面前,双目烁烁放光的盯视着先前说话的佣兵,急切的问道:“你说什么?你们是月痕佣兵团成员么?”

    那佣兵看到阿呆突然出现先是吓了一跳,但一听他的问话,以为他慑于自己佣兵团的实力,顿时得意的道:“不错,我们就是月痕佣兵团成员,怎么?现在才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要知道,我们月痕佣兵团可是特级佣兵团呢,得罪了我们,你们就别想再在红飓族待下去。”

    他乡遇故知是一件让人多么高兴的事啊!在这里得到了月痕等人的消息顿时让阿呆心中大喜,他顾不上理会对方威胁的话,急切的说道:“你们佣兵团团长是不是月痕大哥,他还好么?”

    佣兵微微一楞,上下打量着一身红色魔法师袍装束的阿呆,疑惑的道:“你认识我们团长?”他心中有些凛然,魔法师是大陆上仅次于神职人员的职业,在大陆上有着非常尊贵的地位,而且对方认识团长,可不是自己得罪的起的。虽然他平日里嚣张惯了,但却并不呆傻,还知道轻重,脸上的神色一变,先前嚣张的样子收敛了许多,等待着阿呆的回答。

    “我当然认识了,当初,我还和月痕大哥一起执行过任务呢?他现在在哪里?快告诉我。我一定要去看看他。”

    佣兵讪讪一笑,道:“原来您是我们团长的朋友啊!那先前真是误会了,团长他现在很好,就在总部中,请问,您是哪个佣兵团成员?”

    阿呆道:“我是天恶佣兵团的副团长,你们总部离这里远么?带我去见月痕大哥吧,我们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见面了。”

    那佣兵一听阿呆说自己是天恶佣兵团副团长顿时大吃一惊,失声道:“什么?您是天恶佣兵团的。太好了,我们团长曾经下达命令,说不论是谁遇到天恶佣兵团成员都务必要请到我们团里去呢。原来您真的是团长的朋友啊!”所有的疑惑完全消失,佣兵惊讶的看着阿呆。

    这时玄月见阿呆半晌没有回转,一边吃着奥里维拉买回去的梨一边走了过来,“大哥,怎么那么麻烦?不就是两个佣兵么,赶快打发他们过来吃梨吧。这水晶梨真的很不错呢。”说着,他已经走到了阿呆的身旁,上下打量了两名佣兵几眼,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

    阿呆有些激动的冲玄月道:“兄弟,你还记得以前月月和你提起过的月痕大哥么?他们就是月痕佣兵团的成员啊!我想去看看月痕大哥他们。有好几年没见了,不知道他们变成了什么样子。”一听阿呆提起月痕佣兵团,玄月的美眸不禁亮了起来,月痕等人是她当初偷离教廷进入大陆后除了阿呆以外认识最早的人,现在一听到他们的消息,顿时流露出和阿呆相同的兴奋神色,“好啊!我也想见见他们呢。”

    阿呆冲佣兵道:“既然如此,就麻烦你们带我们走一趟吧。我想,月痕大哥见到我们,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那名佣兵恭敬的道:“既然您是团长的朋友,带你们去当然没问题。”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和另一名佣兵对视一眼,有些为难的道:“但是,但是您能不能别把刚才的事告诉团长,我怕团长会责怪我们。”他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黝黑的面庞微微发紫。

    阿呆微笑道:“我可不是一个说嘴的人,不过你们这个买东西不给钱的毛病还是改改的好,否则,将来恐怕会吃大亏的。也对月痕佣兵团的名声不好。”两名佣兵顿时大喜,赶忙道:“不会、不会,以后我们再不敢犯了。”

    阿呆道:“这样就最好了。走吧,先跟我们到树荫下休息一会儿,然后再上路吧。”说完,他用佣兵刚才给他的银币付了梨钱,然后一同回到大树旁。玄月随手用出一个低级光系恢复魔法,治好了两名佣兵不重的外伤。奥里维拉一见阿呆将两名佣兵带了回来,不禁疑惑的问道:“老大,你把这两个家伙领回来做什么?教训一下也就算了。”

    阿呆拿起一个梨咬了一口,清甜的汁水顿时让他有些干涸的咽喉舒服了许多,微笑道:“他们是我一个朋友的手下,我打算去见见那个朋友,还要麻烦他们带路,刚才的事虽然是他们不对,但他们已经答应我以后改正了。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风系魔导士奥里维拉兄弟,这位是火系魔导士基努兄弟,我叫阿呆,他是我兄弟玄日。对了,我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呢?”

    先前一直和阿呆对话的佣兵一听到奥里维拉是魔导士时,膝盖一软,险些跌倒在地,魔导士是什么概念?那是连团长也不敢得罪的啊!“小人叫林大,这是我兄弟林二,我们都是团里的三极佣兵。魔法师大人,刚才我不是有意骂你的,都怪我嘴太臭了。”

    奥里维拉哼了一声,没有说话,继续吃着自己的梨。

    阿呆微微一笑,道:“你们不用太拘束,刚才的事既然已经过去了,维拉兄弟不会再和你们计较的,说说月痕佣兵团的事吧。几年不见,月痕佣兵团现在发展的如何?”一听阿呆问起月痕佣兵团的事,林大顿时来了情绪,口沫横飞的将自己所知道的说了一遍。原来,月痕等人和阿呆、玄月在精灵森林分手以后,就回到了红飓族,他们用得来的两块极品魔法水晶为自己的月痕佣兵团和阿呆、玄月的天恶佣兵团交了任务,那两块极品魔法水晶的成色极佳,被一个大师级的炼金术士收去,并给了他们五十万金币的酬劳。月痕本就是心怀大志之人,凭借着五十万金币的资金,他将已经升为特级的佣兵团大肆扩张。凭借特级佣兵团响亮的名号,在很短时间内就招收了上千名团员,这些团员经过他、月姬、苗飞、万里的不断调教,短时间内有了不小的成效,使佣兵团实力大增。月痕深知,佣兵团中的弱点在于没有高手,所以,他将所接的任务都定性在一级以下,凭借众多人手,几年以来,到也没出过什么差错,使得月痕佣兵团的声威越来越大,现在已经拥有接近三千名团员了,隐隐成为红飓族中既红飓佣兵团之后的第二大佣兵团。在佣兵界,和骷髅佣兵团一起被评为发展最快的佣兵团。

    阿呆惊讶的说道:“月痕大哥真厉害啊!短短三年时间就取得了如此成绩,我们天恶佣兵团到现在还就只有两个人呢。”

    玄月笑道:“真想快点看看他们发展到了什么地步,林大,你们总部在什么地方?是在红飓城么?”

    林大摇了摇头,道:“红飓城中只有一个佣兵团,那就是大陆第一的红飓佣兵团,那里是不允许其他佣兵团驻扎的。除非有一天,哪个佣兵团实力超过他们,取代大陆第一的位置。为了这个目标,现在的几个特级佣兵团都在暗中努力呢。我们的总部设在距离红飓城不远的瓦罗城,城虽然小了一些,但我们也是那里唯一的佣兵团,连城主都对我们月痕团长礼敬有佳,我们这次离开团部是去执行一个送东西的小任务,刚刚回转,就在这里遇到了你们几位,真是太巧了,团长见到你们,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奥里维拉讥讽道:“是啊!在这里一碰到我就大骂出口。”对于林大先前侮辱到母亲,他始终无法释怀,对这个前拒后恭的小人印象很差。

    林大喃喃的说不出话来,阿呆替他解围道:“都已经过去就算了。好了,咱们也休息的差不多了,起程吧。就先到瓦罗城去看看月痕大哥吧。”一行六人起程上路,奥里维拉因为先前戏弄基努有些过火,这回在路上主动用小旋风为他趋暑,基努的怒气也就随之平息了。

    一路上,林大、林二始终战战兢兢的极为小心,深怕自己行差踏错招来阿呆几人的不满,因为他们都知道,面前这几个人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别说他们还是团长的朋友,就是他们那恐怖的实力也让人心寒啊!

    两天后,在林氏兄弟的带领下,众人终于来到了月痕佣兵团总部所在地瓦罗城外。从外表看,这座城市的规模和阿呆当初离开西波族所到的第一个城市相仿,距离城门还有一段距离,林氏兄弟突然停下脚步,疑惑的四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着些什么。

    阿呆走到林大身旁,道:“林兄弟,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么?咱们进城吧。”由于这两天林氏兄弟一直对他很恭敬,使他当初对二人的恶感减少了许多。只有奥里维拉对这两人还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

    林大皱了皱眉,道:“平日里城外总能见到许多团里的兄弟,最起码也有几个在城外站岗的,怎么今天连一个人都没有,真是奇怪。”

    阿呆笑道:“也许是月痕大哥放团员假了呢,你们团里有三千人之多,不会有什么事的,先进城再说吧。”

    林大点了点头,和林二一起带着众人向瓦罗城西城门走去。城门大开,吊桥搭在护城河两岸,也许是因为瓦罗是在红飓族内陆的原因,城门处只有十余名士兵守卫着,过往的行人络绎不绝,也没有人去盘查。到了这里,连阿呆都感觉到奇怪了,自从进入红飓族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在一座城市的入口处没有见到佣兵。不禁向林大道:“真的一个佣兵也没有啊!”

    林大面庞上流露出焦虑的神色,道:“阿呆副团长,我去问一下吧。这简直太奇怪了。平日里,几乎每十个进城的人中就会有一名佣兵呢。”

    阿呆点了点头,林大迅速的跑向城门守卫的士兵,和其中一人低声交谈了起来,一会儿的工夫,他脸色发青的走了回来,沉声道:“真的出大事了。”阿呆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激烈的心跳声,看着他微微有些震颤的身体,皱眉道:“怎么?难道是月痕大哥他……”

    林大摇了摇头,道:“不是团长,而是整个佣兵团出了大事。有人想来侵占我们的领地,这对我们来说太可怕了。”

    玄月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些。什么叫有人要来侵占你们的领地?”

    林大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道:“是这样的,刚才我去问那守城的士兵为什么城里没有佣兵进入。他告诉我,说月痕团长宣布,所有佣兵团成员禁止离开总部,而其他佣兵团的佣兵怕惹上麻烦都相继离城了。两天前,曾经有一队佣兵来到瓦罗城,他们公开向团长表示,让我们月痕佣兵团三天之内全体离开瓦罗城,将领地让给他们,否则,就在三天后,也就是明天,于瓦罗城外以佣兵的方式解决。谁胜了,就可以驻扎在这里,真是够嚣张啊!至于是哪个佣兵团,恐怕也只有月痕团长知道了。”

    玄月失笑道:“我当什么大事呢?原来就是有佣兵团来挑衅啊!这好不好办,把他们打败不就行了。阿呆大哥,咱们来的还真是巧啊!上回在安迪斯城是遇到两个魔法师工会比试,这回又遇到了佣兵团拼斗,有意思,我们正好可以帮帮月痕大哥。”

    林大苦笑道:“没有您想象的那么容易,在红飓族佣兵界有这么一条规定,只要佣兵团人数超过一千,就可以随便选择自己驻扎的城市。将该城市做为自己的总部,只要做出在有事时协助该城防御的承诺,红飓族官方不加干涉。也就是说,只要你佣兵团的实力够,就可以独占一城,甚至是独霸一方,有着不次于官方的权利,甚至可以享受该城不超过百分之五的税收。正是因为这条鼓励性政策,所以才使红飓族成为了佣兵们的天堂。但是,在一定情况下,驻守城市的佣兵团会遭到威胁,足以影响整个佣兵团的威胁。那就是来自其他佣兵团的挑战。挑战方的等级必须要比被挑战方低,他们只要按照佣兵工会规定的方式进行,一旦获胜,不但可以接手对方的驻地,还可以接受对方佣兵团等级的称号。而原驻守方则要从本级降两级,以我们现在的情况,如果被对方赶出瓦罗城就要降到二级佣兵团,恐怕将再无翻身之日啊!正是因为佣兵团之间的战斗一触即发,所以才没有其他佣兵愿意掺和进来,惨了,这下真的惨了,我们能顶过着一劫么?”他惨白的脸色显得有些失魂落魄,显然极为担忧。

    阿呆问道:“那将是如何挑战呢?是按场次比,还是一上来就群殴。要是有了死伤怎么办?”

    林大苦笑道:“死伤各安天命,佣兵团之间的这种争斗是不会有人管的。因为后果严重,所以佣兵界对挑战方比较严苛,要在团战、单挑、全部获得胜利,证明己方确实比原驻守佣兵团强大的多才能获得胜利,一旦失败,必须要将本身的佣兵团解散,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直接挑战驻守城市佣兵团的情况极少出现。因为作为挑战一方,如果没有绝对把握,是不会轻易冒险的,这种直接挑战对方驻守城市的佣兵法则叫必胜之决,意思是挑战方必须获得所有场次比试的胜利才行,这种挑战的裁判,是由被挑战方所在城市的城主担当。本来我们佣兵团最大的目标就是在实力足够之时通过这种挑战来取代红飓佣兵团的地位。可是没想到,我们还没有出手,就已经有人准备抢我们的地盘了。”

    阿呆微微一笑,道:“走吧,你先带我们去见月痕大哥,这件事我们不会袖手旁观的。对了,在对方挑战的时候,作为驻守城市的一方可以邀请其他佣兵团相助么?”虽然天恶佣兵团已经成立将近四年了,但阿呆对于佣兵团的规矩还是知之甚少。

    林大眼底闪过一丝喜色,道:“可以的,挑战方不能邀请帮手,但被挑战方却可以在三天内广邀亲朋。不过,对方显然已经摸轻了我们的底细,为了能多执行任务,我们佣兵团将低级任务的价格压的很低,为此得罪了许多佣兵团,除了您的天恶佣兵团以外,恐怕不会有人愿意来帮我们了。不过,有您的加入,我们一定能顺利过关,将那些敢来挑战的家伙打回老家。”月痕佣兵团的团员待遇十分优厚,而且又不用做什么危险的任务,他可不想就这么断了自己的财路,自然希望阿呆等人帮助月痕佣兵团度过此次难关。

    阿呆点头道:“只要允许帮助就好办了。走吧。咱们进城。”在林大兄弟的带领下,六人进入了瓦罗城内。这座城市虽然规模不大,但居住的人口却不少,道路两旁林立的店铺生意都十分红火,穿过几条宽阔的大街,众人来到城南,林大指着前方一片占地很广的院落,道:“这就是我们总部了,听说,本来这里是一个富商的豪宅,后来因为要举家迁徙才出售的,当初团长在买下这片地方的时候,足足花掉了二十几万金币,然后经过改造,去掉了那些装饰的东西,除了留出演武场的地方以外,全都建成了房屋,现在,总部能够承受五千人居住呢。”

    阿呆赞叹道:“这院子真的很大,占地有几万平方米了吧。月痕大哥对佣兵团的管理一定非常出色。”

    林大道:“总部占地面积接近十万平方米,在大陆上,恐怕除了红飓佣兵团以外,再没有谁哪个佣兵团有这么完备的总部了。”

    说话间,众人已经来到了月痕佣兵团总部的大门前,门外有两名佣兵把守,他们一看到林家兄弟,顿时面露笑容,左边的佣兵道:“怎么,任务完成了吧。恩?你们怎么还带这么多人回来,他们是干什么的?”这几天月痕佣兵团正处于危难之时。一看到阿呆几人都是魔法师装束,门卫顿时有些紧张。

    林大赶忙解释道:“他们都是团长的朋友,是到这里看团长的。听说有人胆敢向咱们发出必胜之决的挑战,是么?”

    门卫显然和林大关系不错,丝毫没有怀疑他的话,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脸色凝重的道:“是啊!团长正在为这件事烦心呢。现在城里传的沸沸扬扬的,说什么驻守佣兵团就要更换了。所有人都对咱们佣兵团冷淡了许多,瓦罗城许多以前将任务给咱们的富商都抱着观望的态度,真是损失惨重啊!”

    林大哈哈笑道:“这回不用怕了,有团长这几位魔法师朋友帮忙,那些敢于挑战的混蛋必定以解散告终。好了,不和你聊了,我们先进去。”

    听了林大的话,门卫顿时对阿呆四人另眼相看,恭敬的打开大门,点头哈腰的将他们让了进去。

    月痕佣兵团总部内只有一个很小的院落,两旁都是林立的房屋,建筑密度很大。林大道:“这个时间弟兄们应该都在演武场操练呢,所以前院没什么人。”

    阿呆四人跟随着林大兄弟穿过两进院落,来到月痕佣兵团总部的中央,林大指着面前不远处一间高大的房屋道:“团长大人应该就在那里,那是我们佣兵团的议事厅。麻烦你们等一下,我先去禀报一声。”说完,快步走去。议事厅门外有两名佣兵负责守卫,林大和他们低语几句,就走了进去。阿呆扭头冲玄月道:“四年不见,不知道月痕大哥还认不认得我。”

    玄月微微一笑,道:“虽然过了四年,但你也只不过是高大了不少,那傻乎乎的样子可是一点没变,他怎么会认不出呢?”

    阿呆愕然道:“你怎么知道我样子没变,你又没见过四年前的我。”他疑惑的看着玄月,心中似乎捕捉到什么。

    玄月自知失言,赶忙掩饰道:“没见过我不会用猜的么?再说妹妹也和我描述过你的样子啊!她的话总不会错吧。”

    “阿呆,真的是你啊!”惊喜的呼喊声响起,议事厅大门敞开,一身银色轻甲的月痕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装束虽然没有改变,但看上去却比四年前多了几分沧桑,已经有点中年人的味道了,原本有些单薄的身材健壮了许多,脸上洋溢着兴奋的光芒,盯视着阿呆,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显然心情异常激动。

    阿呆感觉到一股热血直冲心头,全身产生出一种颤栗的感觉,再次见到月痕,他的内心不断的激荡着,面前的月痕是那么的亲切,他好不容易才喊出声:“月痕大哥。”

    月痕飘身冲到阿呆身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动情的说道:“兄弟,我们有多少年没见了。你,你一直还好么?”

    阿呆用力的点了点头,反手抓住月痕的肩膀,道:“大哥,咱们都快四年没见了。如今你的月痕佣兵团已经有这样规模了。真不简单啊!”

    月痕的心情平复了一些,但脸庞上依然充满喜色,两天以来,他一直在为必胜之决的挑战而烦心,此时见到阿呆,似乎已经忘记了所有的烦恼,笑道:“这还不是拜你所赐么?要没有那两块极品水晶,我就算拼了命也达不到现在的形势。啊!对了,月月呢?她在哪里?”

    玄月在见到月痕之时,心中也非常激动,但也有些忐忑难安,她清楚的知道月痕的睿智,怕他认出自己的真正身份,一听他提起自己,赶忙道:“你好,月痕大哥,我是玄月的亲哥哥玄日,妹妹她一直留在教廷跟随教皇大人修炼魔法呢?以前听她提起过你,你比他描述的要英俊的多了,见到你很荣幸。”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