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灵魂魔法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又一声呻吟响起,听在玄月耳中是那么的熟悉,她茫然向声音发出的昏暗中看去,试探着问道:“阿呆大哥,是你在那里么?”

    阿呆渐渐清醒过来,头晕目眩的感觉份外难过,听到玄月的声音下意识的道:“兄弟,是我,咱们这是在哪里啊?”

    玄月叹息一声,道:“咱们恐怕是被人囚禁了。”

    阿呆神志渐渐恢复,想起了先前发生的一切,当时,在亚金族四大长老喊出第一个临字的时候,他们四人同时感觉到一股大脑中如被巨锤轰击一样,疼痛感刺激着他们身上所有的神经,精神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剧烈震荡,根本无法再控制自己的身体,更别说发出攻击了,只能凭借意志勉强抵挡着。之后的亚金族四长老每喊一个字都会剧烈的轰击着他们的精神本源,已经限于被动的他们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的抵抗。奥里维拉精神力在四人中最为弱小,虽然有风神之杖的保护,但本身的精神力毕竟差了一些,还是在四大长老第一声临字下昏了过去。基努达到了魔导士境界,但也只坚持到第二个字。如果阿呆不是凭借神龙之血和冥王剑,根本不可能坚持到第六个字。阿呆刚刚建立不久的信心在先前的一战中被四大长老彻底的摧毁了,颓废的说道:“我们竟然连几个字都抵挡不住,兄弟,你知道他们用什么方法制住的咱们么?”

    玄月叹了口气,道:“如果我猜的不错,那应该是禁忌的灵魂魔法。看来,这些所谓失传了的绝学和空间魔法一样依旧在大陆上存在着啊!”

    阿呆疑惑的道:“灵魂魔法?那是什么?”

    玄月解释道:“顾名思义,灵魂魔法就是直接攻击对手的灵魂,即使你的功力再强大,一旦灵魂失守,也只能任人宰割。那四个老家伙的精神力未必能胜过咱们,但他们对精神力的应用已经到达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通过声音的震荡引起咱们精神领域的共鸣,再通过尖锐精神力摧毁咱们的意志,使我们失去意识彻底失去抵抗能力。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精神力可以瞬间变换成各种形态通过种种渠道攻击,集合四人的力量咱们又怎么抵抗的了呢?不过,这种魔法是非常危险的,一旦控制不住对手的灵魂他们本身就会受到强烈的反噬,严重的话,会让自己的精神力彻底消失变成一个白痴。我想,在我昏倒之时,他们也应该快坚持不住了吧。大哥,你现在还能用斗气么?”

    听了玄月的解释,阿呆的心沉入了谷底,自己刻苦修炼了这么多年,没想到根本没有用武之力就败了,试着催动丹田中的金身,但他意念刚刚一动,剧烈的疼痛感顿时从大脑传遍全身,痛呼一声,身体不断的痉挛着。

    玄月不用问也知道,阿呆经历着和自己同样的事,心中不由得有些绝望了,陷入如此死地恐怕很难善了。“大哥,别试了。我们的精神力似乎被他们封印了,除了简单的思考和谈话以外,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这种精神封印除非是施法者亲自解除,否则没有任何办法。”

    疼痛渐渐轻微了一些,阿呆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难道,难道他们就没法对付么?那亚金族岂不是天下无敌了。我苦修的武技有什么用?”

    玄月摇了摇头,道:“他们未必天下无敌,也不是没法对付。如果那天爷爷在的话,他们就根本无机可乘,爷爷的精神力如海洋般深不可测,岂是他们能撼动的。即使是咱们,也未必会输。那天的失败最主要是因为事先没有任何准备,也从来没见过这种灵魂魔法的攻击。一上来就被他们牵着鼻子走,震慑住了心灵。那四个老家伙虽然对精神力控制的如臂使指,但因为长期处于精神领域的修炼使他们的身体非常虚弱,只要我们能攻击一次,他们恐怕就会魂归地府了。”

    阿呆叹息道:“可是,我们真的有办法进行攻击么?”

    玄月坚定的说道:“有的。只要我们事先有所准备,在他们刚发起攻击的时候,立刻封闭住自己的眼、耳、鼻、舌、身五感,就不会受到精神力的影响,第六感是不可能封闭的,但以我们的精神力修为,守住那剩余不多的精神冲击应该还可以。凭借本能的意念,我们绝对有机会获得胜利。”

    阿呆眼中一亮,瞬间又暗淡下去,苦笑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们已经被完全制服,所有的法宝都起不了作用,只能任人宰割。”

    玄月叹了口气,刚想说什么,房间中却传来另外两声呻吟,玄月知道,这一定是奥里维拉和基努醒过来了。果然,奥里维拉虚弱的声音响起:“这,这是哪里?我的头好疼啊!”

    玄月道:“这里是囚禁我们的牢房,维拉大哥,你千万别试图用力,那样会很惨的。”

    基努的声音响起,“啊!我们,我们被关起来了么?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头也好疼。那几个老头好厉害啊!我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就晕过去了。”

    玄月将灵魂魔法的事解释给他们听,听完玄月的叙述,石牢中陷入一片寂静。半晌,奥里维拉才无奈的说道:“那咱们就要一直被关在这里么?他们既然已经抓住咱们,怎么没下杀手?难道还有什么目的不成。莫非是那蒂雅族长不舍得这么轻易杀掉咱们,还想先羞辱羞辱么?”

    玄月道:“人的身体是需要精神控制的,一旦精神力被封锁,必然什么都做不了。我们所有的攻击、防御器具都是以精神力为基础,即使是阿呆大哥的斗气,没有精神力的作用也不可能发挥。现在只有等下去了,看看亚金族准备把咱们怎么样。既然他们没有下杀手,那就证明我们还有一线生机。人之后活着就有希望,大家千万别放弃,等待机会吧。”她刚说到这里,石牢外突然传来密集的脚步声,四人心中一紧,玄月低声道:“快躺下装晕,看他们要把咱们怎么样。”说完,赶忙躺在枯草上合起双眸。虽然面临绝境,但她仍然能够保持着冷静,这就是修炼神圣光系魔法的好处。

    “支哑哑”刺耳的声音响起,密闭的石牢右边打开一道厚实的石门,昏暗的光线从外面射入。借助着昏暗的光线,阿呆眯起眼睛,看到玄月就在自己身旁不远,奥里维拉和基努则在另外一边。一共五个人从外面走进来,看到那四个高大而有些佝偻的身影,阿呆心中一震,来的,正是亚金族四大长老和族长蒂雅。蒂雅手中托着一盏油灯,昏暗的光线正是由此而来。

    大长老天罗看着躺在地上的四人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们已经醒了,起来吧,咱们该好好谈谈了。”

    四人并没有动,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天罗用木杖支撑着自己老迈的身体,道:“你们的精神力被我们封锁,一切精神波动我都能清晰的感觉到,都起来吧,我并没有恶意。”

    玄月第一个坐起身体,她惊讶的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可以稍微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对方既然能感受到自己的精神波动,再装下去也没有意义。美眸中带着愤恨的光芒盯视着四大长老,恨声道:“要杀要剐随你们便,却别想羞辱我们。”

    天罗长老看了蒂雅一眼,道:“我知道你们背后都有着很强大的势力,但我们却并不惧怕,没有人会知道你们被我亚金族所囚禁。”他目光灼灼的盯视着玄月,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事情的始末我们已经弄清楚了,这次的冲突完全是误会所引起的。所以,我并不准备为难你们,请你们不要紧张。”

    听了他的话,阿呆一楞,道:“这么说,你肯放我们走么?”他心中有些不解,亚金族会在如此占尽优势的时候放了自己等人,难道他们就不怕报复么?

    天罗长老道:“是的,我们肯放你们走。但有些事要先说清楚才好。族长大人。”他冲蒂雅轻唤一声。

    蒂雅娇躯一震,托着油灯上前几步,走到天罗长老身旁,在昏暗的油灯光芒映衬下,她美丽的娇颜带着一层朦胧的感觉,她冲阿呆四人微微弯腰,淡淡的说道:“之前的事是我太冲动了,请各位原谅。”

    阿呆四人全都一怔,亚金族的前拒后恭使他们心中充满了疑惑。阿呆心地单纯,见对方已经道歉了,喃喃的道:“我们也有不对,不应该毁坏安迪斯城的大门。”

    天罗长老微笑道:“既然误会都已经澄清,那贵我双方就不再有仇恨了。至于东城门的事,你们的精神力被我们封锁,也受了不少苦,就这么算了吧。”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将之前的一切揭过。四人中要属玄月最为冷静,她清楚的明白,这亚金族长老之所以如此好说话必然有事求助于自己四人,冷然道:“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先解开我们的禁制再说。”有了之前对灵魂魔法的分析,只要禁制一开,亚金族就再别想控制住己方四人,那样的话,主动权将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

    天罗长老那似乎能够洞彻心扉的目光牢牢的注视着玄月,苍老的声音在她心底响起:“小姑娘,你不要着急,如果我说的不错,你的名字应该叫玄月吧。你易钗而弁你的朋友应该都不知道吧?你和那个叫阿呆的少年应该是很亲密的关系才对。”

    玄月大吃一惊,失声道:“你怎么知道?”

    天罗长老正色道:“我会给你们解开身上的禁制,但在解开禁制之前,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在两年之前,我曾经收到了一封来自普岩族普林先知的信,他在信中提起了很多,尤其是关于救世主的事,而你们的身份我也大概猜到,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难为你们的原因。普林先知和我们四人有着多年的交情,对于他的占卜术我绝对深信不疑,所以,我不希望你们敌视我亚金族,我们不但不是你们的敌人,而且应该是和你们站在同一战壕的盟友。”

    阿呆大吃一惊,道:“您认识普林先知么?”在所认识的人当中,普林先知是他最尊敬的人之一。每当想起他为了自己的族人而甘心以自己的生命力为代价占卜,阿呆就升起由衷的敬意。一听四大长老认识普林,心中隐含的敌意顿时减弱了许多。

    玄月在大长老说出自己是女孩子的身份时就已经屈服了,自从那天阿呆拒绝了她以后,她已经决定,除非阿呆改变心意,否则绝不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淡然道:“原来您是普林先知的朋友,那看来真的是误会了。我妹妹玄月和阿呆大哥曾经一起得到过普林先知的教导,您放心吧,我们不会再和亚金族为敌了。我愿意以天神的名义发誓。”

    大长老自然听出玄月不愿意透露自己真实身份的意思,微笑道:“这样就最好了,不过起誓就不必了,我信的过你。好,你们将全身放松,意念紧守灵台,我现在为你们解除精神封锁。”说着,他和其余三位长老同时闭上双眸,右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复杂的轨迹结成一个手印收在胸前,“解——”“解——”“解——”“解——”四个苍老而低沉的声音响起,听在阿呆四人耳中,宛如晨钟幕鼓一样震撼,四人同时全身剧震,一股清流的气流宛如醍醐灌顶一样在脑海中游荡着,脑中的昏沉和模糊在气流的作用下渐渐的消失了。他们发现,自己又重新掌握了对身体的控制权,阿呆的身体最强健,一挺身从地上站了起来,试探着催动丹田中的第二金身,白色的透体而出,他的功力已经恢复了。

    玄月、奥里维拉和基努也站了起来,精神封锁刚刚解除,他们还显得很疲倦。大长老道:“委屈几位在此真是不好意思,请跟我们来吧。”说着,四大长老和蒂雅一起转身走出了石屋。玄月利用精神力告诉奥里维拉和基努,让他们千万别因为之前的事冲动,一切都等看看这四位长老要说些什么再做打算。

    阿呆和玄月对视一眼,他们都有一种获得新生的感觉,深吸口气,跟在四位长老身后走了出去。一边走着,阿呆传音问玄月,“兄弟,你说这四位长老说的是真的么?他们真的会认识普林先知?”

    玄月轻轻点头,“应该是真的,否则他们根本不可能提起普林先知,还指出你就是救世主这件事,这些只有普林先知、妹妹还有我们教廷的人知道的。他们既然如此客气,看来是有求于我们,跟去看看他们想干什么吧,看在普林先知的份上,之前的事就算了。”她本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何况大长老已经知道她是易容的,为了保守这个秘密,现在更不能和对方起冲突。

    阿呆本就不愿与人为敌,听了玄月的话微笑点头,传音道:“好,我一切听你的,反正我功力已经恢复了,再不会给他们用灵魂魔法偷袭的机会。”在功力恢复的同时,他已经运用生生真气凝结在眉心精神力所在的窍穴周围,即使是四大长老再次发出攻击,他也有把握顶上两下,只需要短暂的时间,他就有把握让四长老再无法用精神力伤害到己方四人。

    众人沿着一条长长的甬道前行了盏茶时分后,面前出现一道石阶,蒂雅走在最前面,她带着众人走到石阶顶端,打开那厚实的石门,将大家让了出去。外面的世界是夜晚,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阿呆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舒爽,重获自由的感觉真好啊!

    蒂雅的俏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她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淡淡的说道:“这里是我的府邸,咱们到客厅中去谈吧。”

    族长府只是一个普通的大院子而已,没有过多的装饰,院落中只有几株高大的古树,夜风轻动,发出沙沙的声音,参差婆娑的树影在月光的映照下微微摆动,给人带来一种宁谧的感觉。每间隔十米左右,就会有一名亚金族的守卫,虽然是夜晚值勤,但他们都精神饱满,阿呆从他们身上的气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其不弱的实力。玄月紧了紧一直握在手中的天使之杖,经过从石牢出来的这短暂时间,她发现自己的魔法修为已经恢复了八成左右,心中大定,有了实力的保障,她从容了许多。

    蒂雅带着众人来到府邸的大厅之中,大厅内布置的古香古色,正对着大门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幅云雾缭绕的山水画,画下面有两张很大的藤椅,藤椅中央摆放着一个茶几,上面有一个铜制的香炉。在正座下方两侧,分别有八张藤椅整齐的摆放着,每两张藤椅中央,都有一张同样的小木桌。这是亚金族议事的地方。蒂雅走到最前方的正座,将手中的油灯放在香炉旁,冲阿呆四人和四位长老坐出一个请的手势,“众位请坐。”

    四位长老坐在了右手边,阿呆四人和他们相对而坐,蒂雅这才坐在主位上。她轻轻的拍了两下手掌。两名侍女从大厅后面托着托盘走了进来,显然是早有准备。她们为每人身边放上一盏茶杯。七天的昏迷让阿呆四人早就已经饥渴难耐,也不客气,端起手中茶杯打开上面的盖子,一股扑鼻的清香传来,那熟悉的味道让阿呆惊讶的发现,这正是自己几人之前在金玉楼喝过的琥珀露。

    蒂雅道:“这是金玉楼出产的琥珀露,有滋补元气的作用,这几天委屈各位了,请随便用。会对你们的身体有好处。”

    一杯琥珀露下肚,在那暖洋洋的热气滋润下,阿呆等人顿时觉得身体舒服了许多。基努还是第一次喝到这么美味的东西,眼中不由得流露出惊奇的神色,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玄月放下手中茶杯,看向天罗长老,道:“有什么事您现在可以说了吧。”

    天罗长老微微颔首,冲蒂雅使了个眼色。蒂雅深吸口气,之前当她从天罗长老口中得知阿呆等人的身份时心中异常惊讶,直到此刻心情仍然有些激荡难平,她微微欠身,道:“再次向几位道歉,之前是我太任性了,请你们原谅。”

    玄月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看在普岩族普林先知的份上我们不会再计较,何况,你们没有杀掉我们,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蒂雅看向玄月,美眸中闪过一丝异样,天罗长老并没有告诉她玄月是女性,直到现在,她还将玄月当成英俊的教廷祭祀。之前在和四位长老对抗时玄月所显示出的强大实力在她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尤其是他支撑到最后仍然不愿意屈服的坚强更是令蒂雅心升敬佩,她微微一笑,道:“请几位来主要是有事相商。我想你们也知道,我们亚金族崛起的时间很短,千年之前,我的先祖本是天金帝国的贵族,后因种种原因来到了亚金族这片土地,经过世代的不断努力,亚金族终于有了今天的规模。我听天罗长老说,在不久之后,大陆上将面临影响整个人类的浩劫,这让我十分震惊,作为人类的一份子,我们亚金族非常愿意为挽救劫难尽自己的一份力。如果今后你们遇到什么困难,我们会毫无保留的支持你们,希望你们能接受,我要说的就只有这些了。”

    玄月微微皱眉,虽然蒂雅说的轻描淡写,但她却从对方的话语中分辨出,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问道:“你们这是无条件的帮助?”

    蒂雅点头道:“对,是无条件的帮助。普岩族的事情我们也知晓一二,对于他们悲惨的遭遇我感到很同情,我和四位长老商量过了。我们会像普岩族一样支持你们,天元大陆是我们人类的家园,只要是还有一丝血性的人,都不会愿意看到它被劫难所洗礼,我不但希望亚金族能顺利的繁衍下去,也同样希望整个人类社会保持繁荣稳定。请接受我们的诚意吧。”

    阿呆看着蒂雅诚挚的目光,心中一阵激荡,他虽然从没把自己当成过救世主,但此时却有着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蒂雅族长,普林先知曾经说过,大陆的千年劫难是不可避免的,既然你们如此有诚意,我们怎么会不接受呢?虽然我们力量低微,但真的有起事来,一定会全力以赴。”

    天罗长老道:“阿呆,我们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希望你们能记住,我们亚金族永远是你的盟友,这就够了。你们也不要过于妄自菲薄,以你们四人加在一起的实力,足以与任何人对抗。那天我们四个赢的很险,如果你们再坚持一刻,崩溃的就将是我们。你们都还年轻,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今后有时间的话,一定要多注意精神层面的修炼。我知道,你们四人背后有着教廷、天罡剑派、大陆魔法师工会、天金魔法师工会四大势力。我要提醒你们,当遇到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时,你们背后的势力将会成为最大的助力,一定要善于应用,这样才能凝聚起强大的力量帮助人类度过劫难。好了,我们言尽于此,你们已经在亚金族耽搁了不少时间,现在可以离开了,不会有人再拦阻你们。”

    玄月站了起来,心中仔细回味着天罗长老的话,直到现在,她才终于感受到千年大劫的可怕,从小到大,她一直都对教廷的政事没兴趣,就算普林先知说她和阿呆将会是大陆的救世主,她也没有过于在意,但此刻她突然明悟,自己和阿呆的人生并不是那么简单,或许真的是上天注定他们要拯救大陆上的人类。等在他们面前的,正如普林先知所说的揭语,将会是重重阻隔,自己和阿呆真的能够成功的穿越么?

    四位长老和蒂雅亲自将他们送到客厅门口,天罗长老道:“临别之时,我赠你们一句话,顺其自然、提升修为。天意是不可违背的,要发生的谁也阻止不了,你们只有不断提升自身,当劫难降临时才能有抗挣的实力,千万不要自满,你们要走的路还很远。玄日,如果你见到教皇大人,请替我们四个老家伙向他问好,就说四魂还惦记着他呢。我们老了,恐怕以后没机会去看他了。”

    玄月看着面前这四位神秘的老人,心潮起伏,他们不但认识普林先知,连自己的爷爷——教皇也熟悉,看来,以前的他们,必然是大陆上叱咤风云的人物。她忍不住问道:“长老,您是如何认出我们就是普林先知所说的人呢?难道只凭我是祭祀的身份么?”

    天罗长老微微一笑,道:“善良与邪恶的结合,光明与黑暗的统一,以凤凰之血为引,穿越了重重阻隔,以神龙之血为结,爱之永生。当你们被我们的灵魂真言所攻击时,神龙之血和凤凰之血暴露了你们的身份,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

    玄月这才恍然大悟,微微躬身道:“四位长老保重,我们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向你们请教灵魂魔法。”

    阿呆对于面前这四位能够打败自己的强者心存敬意,和玄月一起躬身行礼,他们刚转身要离去,却听到了蒂雅的呼唤,“等一下。”蒂雅从四位长老身后闪出,她走到玄月面前,俏脸微红,从怀中掏出一柄短剑递给玄月,垂着头低声道:“这把匕首是老师送给我的。你是魔法师,用它来防身吧。”美眸流转,这掌握亚金族近千万族人的统治者,脸上竟然流露出无限娇羞。

    玄月下意识的接过匕首,她还没有明白蒂雅的意思,微笑道:“姐姐,谢谢你了。以后有机会,我们一定会回来看你的。”她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女人看,只将蒂雅的行为当成了朋友间的赠送。一旁的阿呆暗暗为“玄日”高兴,这亚金族的族长,完全配的上自己的兄弟了。

    在蒂雅和四位长老的目送之下,阿呆四人消失在夜色之中,蒂雅的眼眸中闪烁着迷蒙的神色,玄月那英俊的容貌在她眼中久久不去,有生以来,玄月是第一个进入她心扉的身影。天罗长老看着蒂雅的样子心头微颤,老于事故的他当然明白蒂雅已经误会了玄月的身份。但他并没有解释,他相信天命,认为冥冥之中自由天神来做主,暗叹一声,就让他们顺其自然吧。想到这里,他道:“族长大人,此间事了,我们就先回去了。”说完,四长老向蒂雅微微行礼,转身朝自己的住处走去。他们一直居住在族长府隐秘的角落中。

    蒂雅回过神来,转身走入房间内,心神的激荡渐渐平复,她低声道:“两位师兄,你们可以出来了。”

    连单和祝渊信步而出,两人面带微笑盯视着自己的小师妹。蒂雅被他们看的有些心神不定,俏脸再次升起两朵红云,嗔道:“师兄,你们怎么这样看着人家。”娇羞中的她显得越发娇媚,看得连单和祝渊都有些呆了。

    连单哈哈笑道:“我们是在看,寻觅到爱情的小师妹变成了什么样子啊!恩,小师妹,你眼光很不错嘛,那个叫玄日的青年绝对配的上你。这么年轻的魔导师,我以前连听都没听说过。如果你和他结合,有教廷这么强大的实力最后盾,亚金族就不用愁了。”

    蒂雅俏脸涨的通红,低着头喃喃的道:“大师兄,你讨厌拉,怎么取笑人家,我,我才没……”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