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亚金长老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休息吧。”玄月指和面前一片不远的林子说道。四人经过半天的跋涉,才赶了不到一百里路。

    奥里维拉抱怨道:“咱们走的太慢了,离下一座城市还有一段距离呢。都怪他,拖累了大家的速度。”一边说着,一边不满的看向基努。

    基努一楞,道:“怎么能怪我,本来我就不擅长速度。着什么急啊!又没有什么事儿。”

    奥里维拉道:“你没看到亚金族的人要对付我们么?不赶快离开他们的领地没准还要遇到拦截,你又那么差劲,到时候可没人会分心去保护你。”

    基努不满的道:“咱们不是魔法师么?为什么亚金族的人要和咱们为难。再说,我也不用人保护。”

    奥里维拉没好气的道:“说了你也不明白,反正就是有敌意。你不用保护?也不知道在安迪斯城的时候是谁躲在玄日兄弟背后。”

    阿呆道:“好了,你别为难基努了,就在林子里露宿吧,明天一早再走。”四人走进林中,找了一片比较平坦的地方停了下来。

    基努道:“露宿在这里咱们吃什么啊?我饿了。”

    阿呆一楞,挠了挠头,道:“对啊!这里可没有吃的。玄日兄弟,你的凤凰之血中还有存货么?”

    玄月摇头道:“早都没了。看来,今天晚上要饿肚子了。”

    奥里维拉嘿嘿一笑,道:“怎么会呢,我这里带着干粮。”说着,虚空一划召唤出自己的空间袋,从里面取出一个布包。

    阿呆微笑道:“还是你想的周全。”

    奥里维拉将布包打开,里面是一摞大饼,还有一些蜡肉,他冲基努道:“生火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小心点,可别把林子给烧了。”

    基努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道:“现在这么热,生火干什么?”

    奥里维拉道:“虽然会热一点,但总比被蚊虫叮咬的好吧。火的作用可是很大的。”

    玄月笑道:“是啊!谁知道这里有什么,大哥,你去弄些柴和来吧。”

    “好。”阿呆答应一声,飘身而起,蓝绿色的生生变之刃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飘洒而出,周围的大树在利刃的分割下掉落大片的树枝,如臂使指的畅快感觉使阿呆发觉,自己对能量的应用似乎更加得心应手了。

    玄月三人收敛着落地的树枝,一会儿就攒了一堆。“大哥够了。”

    “哦。”阿呆飘身落在玄月身旁,微微一笑,道:“看基努大哥的本事了。”

    基努挺起胸脯,道:“没问题,看我的吧。”默念几句咒语,紫色的火焰飘洒而出。

    “别——”阿呆话音没落,地面上刚刚堆起的枯枝已经完全化成了灰烬。这些普通的木材怎么禁的起紫炎的高热呢?

    基努苦着脸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阿呆拍拍他的肩膀,道:“没关系。我来吧。”他重新斩下树枝,让玄月三人集成一堆,然后用出一个简单的火焰术,出乎意料的是,火焰竟然变成了和基努一样的紫色,阿呆心中一喜,知道这是自己精神力大幅度提升的结果。随手弹出一点火星,点燃了篝火。

    夜幕渐渐降临,四人围坐在火堆周围吃着奥里维拉带来的干粮,基努在树林中东看看西望望,第一次离开拉尔达斯,他对一切事物都感到非常好奇,奥里维拉似乎和他天生就不对盘,经常会讥讽他几句。

    正在四人准备安歇之时,阿呆突然神色一动,道:“你们听,好象有马蹄声。”

    玄月脸色一变,道:“难道那些亚金族的人真的还不死心么?他们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大哥,这回可不要再手下留情。”

    阿呆叹了口气,道:“应该是冲着咱们来的。哎——,其实都是误会,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我怎么下的了杀手。咱们还是走吧,避免冲突为好。”

    奥里维拉道:“如果就咱们三个,可能还走的了,可有基努这家伙拖累,恐怕跑不过马蹄。与其被对方从后面驱赶,还不如一次将问题解决。有了在东城门时的教训,这次他们来的肯定都是高手,只要将他们打退,应该不会再有麻烦了。”他对自己四人有着充分的信心,即使是千军万马也不会惧怕。

    玄月点头道:“维拉大哥说的有理,咱们就在这里等着吧。”

    如雷般的马蹄声渐渐清晰了,阿呆四人都从地上站了起来。阿呆将生生真气灌注到双耳中,探询着对方的动向,马蹄声突然分成两部分,并没有直接冲过来,而是从两侧围拢。阿呆知道,对方已经发现他们的位置了,正在形成包围之势,他沉声道:“你们聚拢在一起,别分散了,这样,有起事来我也好照顾。”

    玄月三人分别取出了自己的法杖,奥里维拉冲基努道:“待会儿你可别像先前似的就知道躲在后面啊!”

    基努脸一红,微怒道:“谁躲了,难道我还会怕么?”

    奥里维拉嘿嘿一笑,道:“那可没准。”

    玄月突然道:“准备了,他们过来了。”马蹄声轻了,细碎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整齐的声音在寂静的森林中是那么的清晰。

    人影渐渐出现,大批全副武装的重装甲士兵围了上来,他们手中长矛前指,每前进一步,阿呆四人都会感觉到无形的压力有所增加。

    重装甲士兵们不断的前进着,当他们来到阿呆四人三十米外停了下来,上千道冰冷的目光瞪视着阿呆四人,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突然,正面的士兵整齐的向两边散开,中央留出一道只能让三人并行的甬道,蒂雅带着亚金族四长老从甬道中走了过来,她面沉似水,脸罩寒霜,右手紧紧的握住腰间的剑柄。

    阿呆上前几步,将玄月三人挡在自己身后,淡淡的说道:“族长,您在这里拦住我们,想干什么?”

    蒂雅走到阿呆面前十米处停下脚步,抬起左手,示意四名长老停下。她冷冷的看着面前身穿火系魔法袍的阿呆,森然道:“我是来完成在金玉楼约定的。你不是说一招能胜我么?那好,这里正适合我们进行比试。”

    阿呆深吸口气,道:“如果我一招胜了你,你能不再纠缠我们吗?”

    怒色从蒂雅眼中一闪而过,“不能。除非你们踏着我亚金族勇士的尸体而去,否则就算你胜了我也走不了。毁坏安迪斯城的东门是对我们亚金族最大的侮辱。我要用你们的鲜血来清洗。”

    奥里维拉心中一惊,他本以为蒂雅只是来出气的而已,可没想到她竟然已经动了杀机,不由得怒声道:“蒂雅族长,难道你不怕与魔法师工会为敌?”

    蒂雅扫了他一眼,道:“我已经封锁了消息,在这里杀了你们,没有人会知道的。何况,你以为我惧怕魔法师工会么?别说现在大陆魔法师工会和天金魔法师工会关系闹的很僵,就算他们联合起来也超不过两千名魔法师,而我手下却有二十万雄兵。我想,只要魔法师工会的人明智,就不会为了你们几个低级魔法师而和我交恶。”

    阿呆的眼睛微微眯起,蒂雅的话已经彻底激发了他内心的杀气,淡淡的说道:“想杀我们,凭你们这些人恐怕还做不到。”三年前在黑暗城中数万落日帝国的士兵都没有留住他,面前的上千士兵虽然看上去非常强悍,但阿呆却对自己有着充分的信心。

    玄月道:“大哥,别和她废话了,她不要杀咱们么,我到要看看,是谁杀谁。伟大的天神啊!请您赐予我力量,用您那无比纯净的神圣之光,保护您忠诚的信徒吧。”天使之杖爆发出一圈耀眼的金光,光环瞬间扩张,透入己方四人体内。

    阿呆感觉到全身一震,一股柔和的能量在自己体表形成一层防御结界,自己的精气神已经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蒂雅有些惊讶的看向玄月,道:“这是神圣光系魔法。难道你是教廷的人。”

    到了这个时候,玄月认为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傲然道:“不错,我就是教廷中的祭祀,怎么?你怕了?”

    蒂雅看着玄月那在神圣气息映衬下更加英俊的面庞,心中微微一颤,怒哼道:“怕?我有生以来还从没有过这种感觉。祭祀又怎么样,只要让你们都葬身在这里,教廷又能奈我何。”她身后的大长老突然上前一步,低声道:“族长,咱们不应该和教廷为敌,请您三思。”

    蒂雅淡然道:“我自有分寸。”她手腕一翻,精光闪烁的长剑斜指阿呆,“来吧,让我看看你怎么一招胜我。”

    阿呆的心突然静了下来,对他来说,蒂雅根本构不成威胁,但她身后的四位老者却使阿呆有着心惊肉跳的感觉,他上前一步,蓝绿色的生生变之光逐渐闪现,“既然如此,那你准备接招吧。如果我一招之内不能胜你,不用你动手,我立刻自绝于此地。”他用话语将自己逼上了绝路,在压迫中,阿呆体内的金身爆发了,澎湃的斗气森然而出,耀眼的白色光芒烘托着阿呆的身体缓缓漂浮在半空之中。

    亚金族的四位长老同时流露出惊讶的神色,他们没想到蒂雅竟然会惹上如此强大的敌人。

    阿呆淡然道:“天罡剑派三代弟子阿呆请教了。”说完,他就那么径直向面前的蒂雅飞去。

    蒂雅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内心的不安,手腕微微震颤着,长剑不断变化着角度,在蓝色的斗气包裹中寻觅着阿呆的破绽。

    阿呆距离蒂雅只有五米时,他突然停了下来,面对危险的时候,他的头脑总能变的那么清晰,淡然道:“蒂雅族长,我师祖曾经说过。当一个人的武技达到一定程度,所有技巧将没有任何作用,本身强大的斗气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今天我会向你证明这一点。”他护体的生生真气突然爆发,以阿呆为中心,方圆十米之内完全被白色的光芒所笼罩,蒂雅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勉强凭借自己的蓝色斗气抵御着巨大的压力。

    阿呆依旧漂浮在空中,双目灼灼的瞪视着蒂雅,达到第九重生生决的斗气不断的向对方压迫着。

    蒂雅只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身体周围仿佛有万斤巨石不断向自己冲击着,额头上的冷汗流了下来,在这一刻她突然感觉到,阿呆先前说要一招胜她并非虚言,颓废的感觉使她本就比阿呆弱的多的斗气更不济事,不断的退缩着。

    阿呆抬起右手,蓝绿色的生生变之光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渐渐形成一柄固态能量剑,剑尖前指,身体缓缓向前漂浮,生生斗气在他的不断前进中以更加强大的威势压迫着蒂雅。蒂雅的斗气已经被逼到自己体外一寸处,她发觉,对方的斗气竟然将她完全束缚住了,眼看着那光晕流转的能量剑不断迫近,她拼命的挣扎,但功力相差太多,她又怎么挣脱的开呢,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丝毫抵挡的办法。

    看着自己心目中强大的族长被敌人逼的毫无还手之力,周围的重装甲战士们开始有些躁动了,不约而同的缓缓向中央逼近。

    突然,阿呆在空中身体奇异的一闪,只是眨眼的工夫,就已经面对面站在蒂雅身前,而他手中的能量剑正搭在蒂雅肩头,剑刃的锋锐散发着淡淡的寒意。蒂雅急促的呼吸清晰可闻,阿呆看着她那双包含着惊恐、愤怒的美眸淡淡的说道:“这应该算是一招吧。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我不想杀人,如果你还珍惜手下的生命,就立刻带人离开。或许,你曾经听说过,在落日帝国出现过一个死神,无数堕落的灵魂在他手中超度。”凝视着蒂雅有些疑惑的目光,阿呆一字一顿的说道:“那——个——人——就——是——我——。”说完这句话,他清晰的感觉到蒂雅的身体在颤抖着,森然道:“我的双手早已经沾满了血腥,并不在意多杀一千人。如果你还珍惜自己手下的生命,就带他们离开。”说完这句话,阿呆骤然而退,重新回到玄月三人身前,束缚着蒂雅的斗气全部消失了。他牢牢的注视着蒂雅,等待着她的决定。

    压力骤然消失,蒂雅全身一晃,脸色变得异常苍白,勉强用手中的长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她突然有一个想法,面前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的青年,功力似乎不在师傅之下,那是多么恐怖的力量啊!死神,他就是让落日帝国陷入恐慌的死神。被打败的她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怒气,在内心中,她已经承认了阿呆的话,她是一族之长,不能拿上千族人的性命开玩笑。就在蒂雅准备下达撤退命令之时,四个高大的身影从她身旁经过,将她挡在身后,蒂雅心中一惊,这突然走出的,正是随自己而来的四大长老。在蒂雅还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亚金族中有四个非常了不起的人,这四个人是整个亚金族的精神领袖,即使是自己的父亲——老族长,在他们面前也不敢稍有不敬。亚金族曾经出现过几次危机,包括一次与亚琏族最大的部落冲突。那时的亚金族还没有现在这么强大,亚琏族那最大的部落有着二十万精锐的骑兵,并不是亚金族所能对付的。就在两族大战一触即发之时,四大长老突然消失了,当他们再次返回之时,带来了来自那个亚琏族部落的降书。从那以后,亚金族飞快的发展起来。没有人知道四大长老究竟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但所有亚金族人却都已经将他们放在不次于天神的地位,只要有他们在,亚金族就不会惧怕任何事物。今天,当蒂雅知道阿呆一箭破门之后,为了抒发自己心中的怒火和洗清亚金族的耻辱,特意请来了隐修多年的四大长老长老助阵,她从没见过四大长老出手,但却对他们有着充分的信心,此时见他们主动出击,心中大定,先前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玄月看着四大长老皱眉道:“怎么?你们想车轮战么?”

    大长老长长的寿眉微微上挑,不带任何感**彩的平淡声音响起,“我们是亚金族的长老,本不想与你们为敌,但为了亚金族的荣誉,我们却不得不出手。你们四个可以一起上,只要你们能打败我们四人,亚金族将永远不与你们为敌。”

    看着面前这四名宛如常人般的老者,阿呆心中突然升起一种莫名的不安,但此时他又如何能够退却呢?点头道:“好,我来领教。”

    玄月突然走到阿呆身旁,瞪视着面前这四名如同无波古井的老人,道:“大哥,既然他们是四个人,我们就一起出手吧。神圣教廷光系魔导师玄日领教。”话音一落,金色的光芒骤然而出,包裹着她的身体,其能量波动丝毫不弱于阿呆的生生斗气。

    玄月的话激发了奥里维拉内心的豪气,上前几步,走到玄月身旁,举起自己手中的风神之杖,傲然道:“大陆魔法师工会风系魔导士奥里维拉向四位长老请教。”青色的光芒以从风神之杖的顶端飘洒而出,将他完全包裹在内,显示着他强大的魔法实力。

    基努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三人,想起先前奥里维拉对自己的轻蔑,不甘示弱的挺身而出,站到奥里维拉身旁,举起自己手中的短柄法杖,学着奥里维拉的样子道:“天金魔法师工会火系魔导士基努向四位长老领教。”灼热的红色光芒亮起,包裹着他的身体,空气中的温度顿时上升了几分。

    白、金、青、红四种不同的能量光芒给整片树林带来了绚丽的色彩,即使是最普通的平民,也能从阿呆四人身上感觉到强大的实力。

    听了他们的话,蒂雅全身一颤,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次竟然是和三大势力对抗,而且那几名魔法师远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弱小。不论是教廷、天金魔法师工会还是大陆魔法师工会,都不是好招惹的,而且,面前这四个人中竟然有两名魔导士、一名魔导师,再加上有死神称号武技强大的阿呆,她简直不敢想下去。长老们能胜的了他们么?

    与蒂雅的忐忑难安相比,亚金族四位长老是那么的平静,他们的木杖依然顿在地上,身上也没有散发出任何威势,只是静静的看着阿呆四人。他们那浑浊的眼眸突然亮了起来,八道精光电射而出。阿呆四人几乎同时打了个冷战。

    大长老道:“我们要开始攻击了,请注意。”说着,四位长老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木杖,“临——”“临——”“临——”“临——”四个苍老而低沉的声音响起,声音并不高昂,包括蒂雅在内的所有亚金族人都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但是,在四位长老面前的阿呆四人却都是全身剧颤,护体的能量光芒骤然收敛。修为最差的奥里维拉全身一软瘫倒在地,竟然就那么昏了过去。基努比他稍微强一些,但也是全身颤抖,如同喝醉了酒一般,脚下虚浮,不断的摇晃着。阿呆红润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苍白,全身剧烈的颤抖着,原本淳厚的生生斗气已经不见了,他双手捂着自己的头,面庞不断的扭曲,似乎在抵御着异常的痛苦。四人中要属玄月情况最好,她只是脸色变了,但眼眸中仍然能维持着一丝清明,身上的金光骤然收敛,在她背后漂浮起两只金色的翅膀,不断的拍打着。

    “兵——”“兵——”“兵——”“兵——”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清晰的语音在树林中远远传去,基努首当其冲,再也抵抗不住,扑通一声跌倒在地,步了奥里维拉的后尘。阿呆胸口亮起一团蓝色的光芒,一条淡淡的龙形能量飘洒而出,围绕着他的头部,虽然他仍然异常痛苦,但却支撑着没有倒下去。在四位长老第二轮的攻击中,玄月背后的金色羽翼突然黯淡了许多,已经变得近乎透明了,胸口处飘洒出红色的光芒,幻化成凤凰的形态护住她的头部。

    四大长老眼中都流露出惊讶的神色,他们手中的木杖重重的墩在地面,四人眼中的精光大盛,罩向玄月和阿呆。“斗——”“斗——”“斗——”“斗——”声音似乎比刚才提高了许多,保护阿呆的龙形能量和他的身体一样,剧烈的颤抖起来,阿呆突然挪动脚步,摇晃的挡在玄月身前,一股灰色的雾气从他胸口部位飘洒而出,冰冷的寒意刺激着他的身体,他依然没有倒下去,“快,快走……”这是他对玄月说的话,他不断的试探着想用手去抓自己胸口的冥王剑,但却用不出一丝力量。

    玄月勉强抬起自己的左手,按在阿呆肩头,借助着冥王剑传来的冰冷邪气稳定着自己的身体。

    四位长老看着阿呆和玄月的样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们双手合在一起,食指、无名指竖起,大喝出声,“者——”“者——”“者——”“者——”玄月和阿呆在“者”字一出之时,全身毫无规律的颤抖着,“啊——”两人同时惨呼出声,突然,阿呆胸口的蓝光和玄月胸口处的红光同时大亮,两道光芒冲天而起,剧烈的纠缠着,龙吟和凤鸣之声响澈森林,四位长老的身体同时一晃。

    左右两边的长老同时上前一步,四位长老形成圆弧状隐隐半包围着阿呆和玄月,他们双手外翻,手指交错,变幻成如同花朵般的形状,“皆——”“皆——”“皆——”“皆——”第五个字符出现了,阿呆和玄月同时喷出一口鲜血,龙凤能量顿时弱了许多,但是,他们依旧没有倒下去,从他们脸上痛苦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已经到达了崩溃的边缘。

    四位长老位置再变,四人竖着站成一排,每人都用左手按住前一人的肩膀,右手抓起法杖在空中画出一道奇异的弧线,“震——”“震——”“震——”“震——”阿呆眼中流露出一丝茫然的神色,再次喷出一口鲜血,神龙之血的光芒骤然大放,但并不是护住他自己,而是和凤凰之血的红色光芒一起护住了背后的玄月。阿呆的身体缓缓软倒在玄月脚边,脸上的痛苦之色渐渐平复,进入了昏睡之中。

    玄月眼底流露出痛苦之色,想伸手去拉阿呆,但却又用不出一丝力道,她本身的全部能量都用来对抗面前的四位长老了。

    四位长老脸色大变,眼中都流露出惊骇的神色,除了最前面的大长老以外,后面的三位长老都放弃了手中的木杖,双手按住前一人的后背,淡淡的银色光芒从他们的眼眸中电射而出,在刹那间将四人的精神连接为一体。大长老双手都是拇指与中指相扣,一手在在身前竖起掌心朝左,另一手掌心朝上在下方托着,他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但仍然毅然断喝道:“列——”

    终于,在大长老第七次大喝声中,玄月再也坚持不住,连续喷出两口鲜血,眼眸变得一片灰白,缓缓软倒在地,在她昏过去之前,右手紧紧的抓住倒在身前阿呆的右手,这才失去了知觉。就算死,她也要和自己心爱的人死在一起,这是她心中仅存的最后意念。

    看着玄月倒下,四位长老似乎同时松了口气,大长老淡然道:“来人,将他们捆好,带回去,不可伤到他们分毫。”说完,和另外三位长老,有些蹒跚的走到已经完全楞住的蒂雅身旁,“族长,我们回去吧,记住,请不要伤害这些人。”

    蒂雅现在还能说什么,对方如此强大的四人竟然在四位长老联手之下被打败了,虽然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对四位长老的崇敬之心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赶忙恭敬的道:“是。”陪伴着四位长老缓缓走出了树林。

    亚金族的四大长老身体向来不是很好,这次是坐着特制的马车前来,蒂雅亲自将他们送上马车,在车帘放下的同时,四位长老同时喷出一口鲜血,委顿的靠在车座之上,不断的喘息着,冷汗从他们的额头上津津而下,看上去极为疲倦。

    蒂雅大惊失色,赶忙扶着大长老,将自己的斗气灌输到他体内,急呼道:“天罗长老,您这是怎么了?”

    大长老无力的摆了摆手,道:“我没事,不用给我灌输斗气了,没用的。休息一段时间我们就会好。这几个青年人的精神力真是强大。族长,你要记住,切不可伤害他们,也不要动他们身上的东西。他们至少会昏睡七天以上,等我们四人恢复了再处理吧。”

    蒂雅连连点头,道:“我听您的,您先赶紧休息吧。”

    七天之后,亚金族天牢。

    玄月缓缓从昏睡中清醒过来,剧烈的头疼使她不禁呻吟出声,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她发现自己在一个黑暗的房间中,用力的甩了甩头,神志清醒了一些,茫然四顾,发现自己躺在地上,空旷的房间地面上铺着茅草,四壁都为石制,在昏暗中看不清楚。她想移动自己的身体,却发现一点力量也用不出来。深吸口气,试着催动自己强大的魔法力,当魔法力刚刚有了一丝波动,向有所感应似的,头上立即传来剧烈的痛楚,使她的精神力根本无法集中。连续试了几次都是同样的结果,她不得不颓然放弃,只能木然楞在那里不断回想着晕倒前的一切。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