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亚金族长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服务员们唧唧喳喳的声音弄的玄月一阵头晕脑涨,她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场面,顿时俏脸涨红,不知该如何是好。

    奥里维拉凑到阿呆身旁低声笑道:“看来,这里的美女们都看上玄日兄弟了,大哥,玄日兄弟他真是艳福不浅啊!”

    玄月实在无法忍受少女们的热情,念动咒语,为自己施放了一个防御结界,将挤在她身旁的服务员们推出一尺之外,这才轻松了一些。

    阿呆也笑了,传音给玄月道:“兄弟,看来这些服务员对你的兴趣很大啊!你先前还说我呢,看来你比我要吃香的多。”

    玄月没好气的瞪了阿呆一眼,窘迫的道:“大哥,你敢取笑我,也不帮我解围。”

    阿呆苦笑道:“我怎么替你解围,对女孩子我向来都没办法的。还是你自己来吧,受欢迎也不是什么坏事嘛,她们又没有恶意。”

    正在这时,脚步声传来,一个浑厚而愤怒的声音响起,“我到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违背族长的命令。”高大的身影从楼上的旋梯上走了下来,阿呆三人抬头看去,只见来人面如重枣,身高达到惊人的两米开外,一身墨绿色的武士劲状包裹着他那身鼓胀的肌肉,脸上那团乱蓬蓬的胡须看上去异常慑人,背后背着一柄厚背砍刀,和两名厨师一起走了下来。

    奥里维拉感受着此人身上不凡的气势,冲两名厨师道:“我是让你们找老板来,难道他就是老板么?”

    武士怒哼一声,上下打量着阿呆三人,道:“我不是老板,我是族长大人的贴身护卫,金玉楼的老板正陪着族长大人和贵客呢,怎么,就是你们三个小子阻止他们捞那两只海狗么?趁我还没发火之前赶快滚开,三个低级的小魔法师也敢来这里逞威风,哼。”他那最后一哼带起一股强烈的声浪,震的水池周围的少女们花容失色,捂着耳朵退到远处。

    玄月走到武士身前,怒道:“哼什么哼,长的跟大猩猩似的,不过是人家一只看门狗,还敢在我们面前叫嚣,我看,要滚的是你才对。”

    武士勃然大怒,劈手一掌抓向玄月的前襟,如同扑扇般的大手上带着淡淡的绿色斗气,劲风扑面而至。

    红色身影一闪,玄月身前多了一人,武士的大手一把抓住了那个红色的身影,这突然出现的,正是阿呆。

    武士心中一惊,阿呆是如何来到玄月身前的他根本没有看清楚,不禁多了一分戒备。

    阿呆看着这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嚣张武士,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淡淡的道:“松开你的手,今天我们在这里,谁也不能吃这两只海狗。”他的怒气已经被面前这莽汉彻底的激发了。阿呆是宁折不弯的性格,他的倔强一上来,即使面对百万雄师也不会改变。

    武士心想,你不过是个魔法师,在这么近的距离内能有什么作为,心中的惊慌顿时消失了许多。他手臂用力,就想将阿呆从地面上提起,但是,在他天生神力的作用下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阿呆双脚如同生根一般,依然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

    “我再说一遍,松开你的手,叫这里的老板,或者你们的族长过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森然的杀机从阿呆眼中一闪而过,刚才武士要对玄月动手使他在落日帝国时的杀气再次出现。

    看到阿呆眼中那一抹寒光,武士只觉得自己全身的寒毛似乎都竖立起来似的,但当着这么多人,他又身为亚金族族长的护卫,怎么能退却呢?怒吼一声,另一只手紧握成拳,在绿色斗气的包裹下,重重的向阿呆胸口轰来。

    玄月和奥里维拉自然不会为阿呆担心,但所有的服务员却都惊呼出声,许多人甚至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不敢去看阿呆被打的惨状。

    没有预想中的惨叫声,大厅中突然寂静下来,武士那气势逼人的一拳停在了半空之中,白色的光芒围绕着阿呆不断闪烁着,硬生生的挡住了武士轰击而来的拳头,为了不破坏这里,阿呆用的是柔劲,生生真气将武士的拳头吸附在半空之中。武士吃惊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一股无形的能量束缚住似的连一个手指也动不了,他催动自己的斗气拼命挣扎,却无法挣脱半分。

    “这是你自找的羞辱。”阿呆抬起右手,五道蓝绿色的光刃电射而出,阿呆五指轻颤,武士只觉的头上一凉,冷汗津津而下,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自己和面前的青年差距是那么的大。

    玄月凑到阿呆身旁,看着武士露出怪异的神情,她抬起手指着武士的头,大笑出声,“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变成没毛大猩猩了。”原来,阿呆虽然心存杀机,但他秉性善良,并没有真正的伤害武士,只是用生生变幻化成能量刃将武士的头发、眉毛、胡子剃了个精光。

    随着玄月的笑声,众服务员少女也都笑了起来,一时间大厅中充满了银铃般悦耳的声音。

    阿呆看着脸色涨的通红的武士,心中一软,生生真气一发既收,“噔、噔、噔”武士庞大的身躯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倒在旋梯的入口处,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光滑的头顶,羞愤欲绝的道:“好,小子,你等着。”撂下狠话,连滚带爬的回了楼上。

    玄月拉着阿呆的胳膊,兴奋的叫道:“大哥,你好棒啊!看这没毛大猩猩以后还敢不敢嚣张。”

    阿呆莞尔一笑,道:“兄弟,我是怕你出手太重才替你挡下的,以后可不能动不动就想杀人啊!”原来,就在武士伸手去抓玄月的时候,玄月已经准备用凤凰之血将他击杀了。阿呆清晰的感觉到玄月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杀气,玄月虽然是个魔法师,但她是魔导师级别的魔法师,武士的攻击就算再快也讨不了好。为了不闹出人命和为玄月出气,阿呆才挺身而出,他的出现,相当于救了武士一命。

    众服务员又围了上来,阿呆吓了一跳,他可怕自己面临玄月刚才同样的局面,赶忙道:“各位小姐,你们快离开这里,我们得罪的可是亚金族的族长,要让他知道你们帮我们,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

    服务员们停住了脚步,其中一人道:“那,那你们可要保住大黑、二黑的性命哦!”

    奥里维拉信誓旦旦的保证道:“放心吧,有我们在,没人能伤的了它们。”

    服务员终于散去了,阿呆和玄月同时长出口气,两人面面相觑,不由得同时笑了起来。

    奥里维拉一脸无奈的说道:“两位老大,你们真是厉害啊,还没出安迪斯城就得罪了亚金族最大的权贵。”

    玄月瞪了他一眼,道:“你要是怕了,就赶快回魔法师工会去,既然是历练就要什么都经历一下嘛,更何况,这两只小海狗好可怜啊!难道我们不该救它们么?”

    奥里维拉心说,难道刚才在雅间中你吃的那些不是动物么?“好吧,那我也只有舍命陪君子了。”其实他心中没有一丝惧怕的感觉,有阿呆和玄月这两个相当于魔导师的家伙在,恐怕谁来也讨不了好,就算硬生生的从这里杀出安迪斯城也不无可能。阿呆那天破掉拉尔达斯八转炎龙的情形至今他仍然记忆犹新。

    玄月趴在水池边,看着来回游荡的两只海狗,柔声道:“放心吧,我们一定不会保护你们的。”

    密集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阿呆从声音中辨别出,一共有七个人。被替了光头的武士率先出现,指着阿呆三人道:“就是他们。”在他身后是一名衣着华丽的中年人,他眉头紧皱,一脸的焦急之色。快步走到阿呆三人面前,道:“三位魔法师大人,小人是这里的老板,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和族长大人的亲卫冲突起来了?”海狗是他的心爱之物,他怎么舍得让人吃掉呢?但他更不能得罪亚金族长,看着面前这三名年轻的魔法师,心中不由得异常为难。

    玄月冷声道:“这你要问那光头大猩猩了。谁让他那么嚣张的。”

    “我看是你们嚣张才对。”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一名身穿淡黄色衣裙的少女走了下来,她面露怒容,身上撒发着无形的威严。少女身材高佻,容貌极美,看上去二十多岁,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白皙的面容上镶嵌着一双如同蓝宝石般的大眼睛,腰间悬挂着一柄白色剑鞘的长剑,金色的丝坠荡于腰间。当她的目光和玄月相对时不禁微微一楞,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光头武士恭敬的冲少女道:“族长大人,就是他们不让厨师抓那两只海狗,还羞辱了我。”

    阿呆和玄月心中同是一惊,在他们想来,亚金族的族长必定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却没想到竟然是如花似玉的少女。

    少女从旋梯走下,在她身后,跟着四个人,四人中有两名和光头武士同样装束,另外两名则是一头红发的中年人。阿呆清晰的感觉到,这几人之中,要数那两名红发人功力最强,其次竟然不是少女背后的护卫,而是少女本人。其中,两名红发人的功力似乎还在血骷髅之上,他们的出现,不禁让阿呆升起了警惕之心。

    少女凝视着玄月,道:“你们是魔法师工会的人么?”

    奥里维拉道:“你好,蒂雅族长,我们是大陆魔法师工会的。”看着貌美的亚金族族长,他眼中闪过一丝灼热的光芒。

    蒂雅看了奥里维拉一眼,道:“这里是亚金族,并不是华盛帝国,我希望你们不要闹事,立刻离开我可以不追究。”对方毕竟是魔法师,她总要给点面子。

    玄月自然不会被蒂雅的容貌所迷,走到她身前,道:“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但是,只要我在这里,就不允许你杀这两只海狗。”

    蒂雅看着玄月那带着愤怒的清澈眼眸心弦微微一颤,“我说过,这里是亚金族,是我的领地,在这里,我想做什么恐怕你还阻止不了。”

    玄月丝毫没有被对方的气势所慑,冷哼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亚金族有什么了不起。”

    蒂雅心中大怒,玄月藐视亚金族的话语让她心中涌起强烈的杀机,身高相仿的两人就那么面对面的瞪视着对方分毫不让。

    “师妹,算了,不吃就不吃吧。何必起冲突呢?”年纪稍长的红发中年人一脸谦和笑容的走上前,上下打量着玄月,微微一笑,道:“这么执着的魔法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在下红飓族连单有理了。”

    连单这个名字似乎很熟悉,玄月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淡淡的说道:“算你识相。”

    蒂雅冷冷的看着面前这英俊的魔法师,身为亚金族的族长,在自己的地盘中,她又怎么能任人羞辱自己的客人呢?“大师兄,你别管,这件事让我来处理。”转向玄月,道:“你不是想保护这两只海狗么?好,我给你充分的时间用出防御魔法,只要你能接下我三招,我就不伤害它们。我警告你,我的攻击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可以开始吟唱魔法了。”一边说着,她摸上了腰间的剑柄。英俊的少年她见的多了,但却没有一个能比的上面前的玄月,他所散发的神圣气息不断的撩拨着蒂雅的心弦,使她有了一种莫名的感受。

    蒂雅轻蔑的话语激发了阿呆内心的怒气,虽然他知道玄月必然能够抵挡住对方的攻击,但还是忍不住挺身而出,将玄月拦在自己身后,淡然道:“族长,你太狂妄了。这样好了,只要你能接下我一招,我们就立刻离开,不再阻止你吃这两只海狗。”

    玄月见阿呆护着自己,顿时心中一暖,怒气荡然无存,展颜一笑,道:“大哥,这是你第二次和别人进行这一招赌约了吧?她的攻击强不到哪里去,我自己来也行。”

    阿呆微笑道:“还是我来吧,既然她是用武技的,自然应该由我来应付。”

    蒂雅被阿呆的话气得全身发抖,她从小就拜在高人门下,十数年刻苦的修炼使她的武技达到了相当高的境界,除了自己的师傅和师兄以外还从未遇到过敌手,自从不久前继承了亚金族的族长之位,她手下掌握着十数万雄兵,成为一方霸主。此时阿呆说一招胜她,已经激起了她滔天的杀机。蓝色的斗气透体而出,森然杀机罩向阿呆的身体。

    阿呆根本没有在意对方的杀气,蒂雅的功力比起冰骷髅还要逊色一筹,而他的功力最近又有所增长,一招败敌并不是大话,白色的生生真气透体而出,在身前构成了坚韧的防线。

    蒂雅和两名红发中年人同时流露出惊讶之色,连单道:“好强的生生斗气,你不是魔法师么?怎么会天罡剑派的绝技。”

    玄月道:“我大哥魔武双修不行么?”

    连单按住蒂雅要拔剑的手,道:“师妹先别动手,师傅和天罡剑圣还有些渊源,不要伤了和气。”

    蒂雅狠狠的瞪着阿呆,道:“大师兄,我不管他是什么人,他羞辱了我,我要杀了他。”

    连单皱眉道:“蒂雅,你太任性了。”

    阿呆一听对方的师门和天罡剑派有关,神色顿时缓和下来,冲连单道:“这位大叔,你和我们天罡剑派熟悉么?”

    连单摸了摸脸上的胡须,苦笑道:“我没那么老吧,你还是叫我大哥的好。天罡剑圣是你什么人?”

    阿呆正色道:“是我师祖。”

    连单哈哈一笑,道:“那这么说,你还比我们要低一辈了,我们的师傅和天罡剑圣他老人家平辈论交。蒂雅,你还不把斗气散了,难道你想为难小辈么?”

    蒂雅的功夫有大半都是连单代师传授,对于这位大师兄,她充满了尊敬之心,不甘的散掉蓝色斗气,恨声道:“希望你们能顺利的离开我亚金族。”说完,怒气冲冲的向楼上走去。

    看着蒂雅离开的背影,连单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这个小师妹实在是太任性了。说实话,都怪我刚到这里的时候说了一句不知道这海狗是什么味道的戏言,谁知她竟然当真了。几位小兄弟,对不起了。放心吧,我们不会再打这两只海狗的主意了。刚才我是说话激她才说你们辈分低,不要见怪,咱们就平辈论交好了。”

    见连单如此客气,阿呆赶忙道:“刚才我一时冲动说了侮辱她的话也有不对,麻烦大哥替我向她道歉吧。我们先告辞了。”

    连单道:“如果见到天罡剑圣他老人家,麻烦你替我问好,就说我师傅东方一直惦记着他呢。”

    玄月心中一动,道:“东方?难道你师傅是东方剑圣么?”

    连单眼中闪过一道精芒,点了点头,道:“不错,小兄弟真是见多识广啊!师傅已经多年不在大陆走动,没想到还有人记得他老人家。好拉,不打扰你们行程了,以后有空到红飓族来找我,我和你们切磋切磋。”说完,和另一名红发中年人转身上楼而去。

    “红飓族,连单,连单。”玄月猛的抬起头,失声道:“我知道他是谁了,他就是大陆第一佣兵团——红飓佣兵团团长。”

    “大陆第一佣兵团?”

    玄月点了点头,道:“没想到,他竟然是东方剑圣的弟子,大哥,你有胜他的把握么?”

    阿呆微微一笑,道:“在见过的人当中,除了当初的玄远审判长之外,还没有谁能在武技方面赢的了我,他虽然很强,但我还是有七分把握。”

    奥里维拉笑道:“阿呆大哥当然厉害,既然这海狗没危险,咱们也走吧。蒂雅恐怕不会就此罢休,还是赶快离开亚金族的领地,省得惹麻烦。”

    “厉害到说不上,但和我面对的人当中,也只有玄远审判长让我无法感觉到深浅。连单的功力虽然很高,但我还能有些感觉,这就证明他应该比我弱一些。兄弟,快用你的瞬间转移。”阿呆突然脸色大变,急切的看向玄月。

    玄月心中一凛,发现因为成功解决了海狗问题而一脸兴奋之色的服务员们正朝他们快步走来,为了不被纠缠,赶忙走到阿呆和奥里维拉身前,快速的吟唱着咒语,光芒一闪,在少女们扑上来之前,三人同时消失在原地。这次玄月用的只是短距离瞬间转移,这样可以节省速度。他们再次出现的时候,只不过瞬移到饭店的门口,还没有出门。但此时服务员少女们的注意力都在水池旁边他们先前站立的地方,玄月低声道:“快跑吧。”小心的拉开门将奥里维拉和阿呆先放了出去,自己最后溜走。

    出了金玉楼的大门,外面有数十名军容严整的士兵守卫着,显然是保护蒂雅的近卫,他们将阿呆等人当成了普通的食客,并没有拦阻。

    玄月扭头看了看金玉楼,长出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好险啊!那些少女也太热情了,要是被她们缠上可就惨了。”

    阿呆心有余悸的赞同道:“是啊!快走吧,不知道她们是感激咱们救了那两只海狗还是对你有意思。”

    玄月没好气的道:“有什么意思?你可不要乱说。”阿呆眼神奇异的看了她一眼,道:“是啊!你是教廷的人,怎么会看上她们呢?”想起自己和玄月之间的事,本因救下海狗而有些兴奋的感觉荡然无存。

    玄月突然咦了一声,道:“维拉大哥,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都快和阿呆大哥一样了。”

    奥里维拉从思绪中惊醒,眼睛睁的大大的,道:“兄弟,你刚才,你刚才用的就是失传的空间魔法么?”他双手紧握,微微的有些痉挛,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对魔法的执着超过任何人,空间魔法的吸引力一点也不小于阿呆的“龙召唤术”。

    玄月笑道:“是啊!你想学空间魔法么?”

    奥里维拉兴奋的连连点头,在激动之中,脸已经涨红了,“我想学,我想学,请您教我吧。”

    玄月道:“空间魔法是比较难学的,其实一直都没有失传,三大魔导师之一的圆木大师就是使用空间系魔法的高手。不过你主修风系魔法,如果再学了空间系魔法恐怕会影响你本身的进度。这样反而不好,这样吧,什么时候你能凭借风神之杖达到魔导师境界,我就教你。”

    奥里维拉眼中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一定会努力的。”

    阿呆拍了拍奥里维拉的肩头,道:“玄日兄弟不是敝帚自珍,她说的是实情,想在一种魔法修为达到颠峰已经很难了,像拉尔达斯大师,修炼了一生,才勉强达到火系魔法的最高境界。”

    玄月道:“你也不用太失望,虽然我不会传授你过多的空间魔法,但学学刚才我用的短距离瞬间转移还是可以的,一个小魔法应该不会影响到你风系魔法的修炼,等离开这里,在路上我再教你吧。”

    奥里维拉连连点头,喜道:“能学一个短距离瞬间转移我已经很满足了,谢谢你,玄日兄弟。”

    “客套话不用说拉,快走吧,先出了安迪斯城再说,你不是说那个什么族长的会为难咱们么?”

    三人连安迪斯交易场也没有去,朝着不远处的东城门快步而去。他们并不是怕蒂雅,而是不想与她做无谓的冲突。

    没走多久,东城门已经遥遥在望,突然,一个红色的身影从街道旁闪出,拦住了三人的去路,三人定睛观看,来人他们都认得,正是那天在比卢峡谷和玄月比试的火系魔导士基努。

    由于和拉尔达斯关系的改善,阿呆和玄月对天金魔法师工会已经没有了敌意,玄月嘻嘻一笑,道:“拦着我们干什么,难道你那天输的不服么?”

    基努似乎对玄月很惧怕,赶忙道:“不,不是的,我确实不是您的对手。我,我这次来是奉了老师之命。”

    阿呆三人并不知道他是拉尔达斯的弟子,阿呆问道:“你老师是谁?”

    基努道:“我老师就是拉尔达斯魔导师,他老人家吩咐我在这里等你们。你们中谁是阿呆,老师让我把这个给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封信笺递了过来。阿呆微微一楞,拉尔达斯给自己的信?会说什么呢?他伸手将信接过,道:“我就是阿呆。”

    玄月和奥里维拉围了上来,阿呆将信拆开,里面有一张洁白的信纸,只见上面用工整的天金帝国文字写着,“阿呆,我和哥里松要返回天金帝国了,基努是我的弟子,他随我学习已有二十年之久,生性质朴,自幼待在我身边没见过什么世面。他的魔法水平你们也见过了,希望你能将他带在身边,让他在大陆上磨砺,这样对他的魔法修为会有所帮助,如实在为难,就让他直接返回天金帝国魔法师工会。”落款是拉尔达斯顿首。看完了信,阿呆不禁为难起来,他们身边已经多了一个奥里维拉,而此行的目的地又是死亡山脉,如果带上基努,自己能够照顾的过来么?

    玄月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将信笺从阿呆手中拿过来,看向基努,道:“你老师让你跟随我们去大陆闯荡,你愿意去么?”

    基努一楞,喃喃的道:“老师,老师他让我离开么?我,我……”

    玄月奇道:“难道他没告诉你么?你看”说着,将信笺递了过去。

    基努接过信笺,仔细的看了一遍,沉着脸道:“原来老师真的不要我了。”

    阿呆道:“如果你要为难的话,就算了,现在就回天金魔法师工会吧,我想,拉尔达斯大师应该还没有离开。”

    基努脸上的凝重渐渐消失了,突然,他兴奋的大喊道:“太好了,终于不用受折磨了。”

    阿呆、玄月、奥里维拉都被他突如其来的兴奋吓了一跳,奥里维拉问道:“什么折磨?能跟随拉尔达斯大师修炼,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啊!”

    激怒苦笑道:“如果你经历过和我同样的折磨,就不会这样说了,老师的训练那是如同地狱般的折磨啊!带上我吧,让我和你们一起走吧。”他一脸希冀之色的看着阿呆三人,眼中不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

    阿呆还在犹豫,玄月却抢着道:“我们可是要去一个很危险的地方,有可能照料不到你,你还要去么?”

    基努连想都不想,急忙道:“我不怕,能到大陆上游历是多么美好的事啊!我都已经盼望多年了,老师这回终于肯放我出去,求求你们,就带上我吧,我能照顾的好自己。一个从火焰地狱中活过来的人,还怕什么死呢?”后来阿呆等人才知道,基努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拉尔达斯带到火山口附近修炼魔法,每天都要经受十五个小时以上的痛苦煎熬,到了后来,拉尔达斯甚至将他带到火山深处与岩浆相伴,否则,以基努的年纪和并不出色的悟性,又怎么会有现在的成就呢。

    玄月笑了,开心的笑了,一个火系魔导士的加入将会使阿呆身边的力量更加强大,“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就带上你,不过,路上一切都要听我们的,否则,我就将你撵回拉尔达斯大师身边。”以玄月的聪明,自然感觉到基努对拉尔达斯的惧怕,一下就点中了他的要害。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