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拉尔达斯的觉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月微笑道:“认识你这么长时间,我现在才知道你准确的年纪,原来你也比我大两岁啊!那你比奥里维拉大,他也和我一样叫你大哥好了。以后咱们就以兄弟相称,这样亲切的多了。风致长老,还要麻烦您给我们弄些吃的来,几天没吃饭了,肚子里一点存货都没有了。”

    风致微笑道:“这好办,我现在就去。维拉,你就在这里陪你的两位兄弟吧。”

    奥里维拉点了点头,有些不自然的叫道:“阿呆老,大、大哥,我以后一定跟随你们好好学习。”

    阿呆笑道:“我什么时候变成老大哥了,维拉兄弟,你别这么说,也不用妄自菲薄,你的风系魔法修为也很深湛,咱们是互相学习,你的魔法水平确实比我要强,我主要还是武技好些而已,你要是想学什么魔法的技巧就要找玄日兄弟了。”

    玄月笑道:“你们就别相互客气了,以后都是同行的伙伴,维拉大哥,等我们吃完饭咱们就要离开这里,你有没有什么要带走的东西,先去收拾收拾吧。放心,我们不会扔下你的。”

    奥里维拉被玄月看出自己的心事,脸一红,赶忙道:“那,那我先去了,很快就回来。”说完,生怕阿呆和玄月不等他似的,快速跑了出去。

    看着奥里维拉离去的背影,阿呆喃喃的说道:“兄弟,让他跟着咱们会不会太危险了,死亡山脉具体是什么情况咱们毕竟还不清楚啊!”

    玄月微笑道:“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他的魔法潜质非常好,在路上,水平一定会有所提升的,何况还有你这个武技高手保护我们,怕什么。”

    急匆匆的脚步声突然在门外响起,风致一脸焦急之色的推门而入。

    玄月道:“长老,您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么?”

    风致微微喘息两声,虽然他的魔法修为不弱,但身体却不怎么好,几步奔跑已经让他有些难以为济,凝重的道:“拉尔达斯来了,还有哥里松,他们指名要见阿呆长老。”

    听到哥里松这个名字,阿呆全身一震,是阿!自己怎么把他忘记了,赶忙道:“长老,我跟您去。”

    风致点了点头,道:“阿呆长老,在工会里最好不要和拉尔达斯起冲突,这里毕竟是亚金族的地盘,和比卢峡谷那边不同,我们不能惊动亚金族的官方。”

    阿呆道:“风致长老,您放心吧,我不会和他起冲突的。”

    玄月知道阿呆和哥里松的关系,道:“大哥,咱们快去吧,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敌意的。”她头脑灵动,想道:虽然拉尔达斯实力强悍,但也不会贸然到这里来找阿呆麻烦,他此来找阿呆,恐怕和阿呆的老师有关吧。两人随着风致长老快步走出房间,在风致的带领下穿过走廊来到大陆魔法师工会的大堂之中。

    拉尔达斯和哥里松傲然站在大厅中央,他们依旧是那天在比卢峡谷中同样的装束,两人负手而立,静静的等待着。雨渊和古天带领着数十位法力不弱的魔法师守在一旁,虽然他们也知道在这里拉尔达斯不敢乱来,但他毕竟是魔导师,之前在比卢峡谷中所展现出的实力又是那么的强悍,不得不谨慎一些。看到阿呆和玄月出来,众魔法师顿时松了口气,阿呆和玄月之前的表现,早已经征服了他们的心。

    拉尔达斯凝视着阿呆,眼底闪过一丝红芒,阿呆却仿佛没有看到他似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哥里松身上。哥里松眼中光芒暴闪,“小子,你总算出来了。这次我和拉尔达斯国师来找你,是想问你关于我大哥的事。我们找个清净点的地方吧。”

    听他提起哥里斯,阿呆心中一痛,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好吧。”

    风致心中一急,低声道:“阿呆,你不能和他们走。”

    哥里松耳朵很灵,不屑的说道:“怎么?还怕我们吃了他不成。”

    阿呆冲风致道:“长老,您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风致又怎么放心的下呢,摇头道:“不行,他们突然来此,谁知道是什么居心,清净的地方我们这里也有,就在这里谈好了。”

    哥里松刚要发作,却被拉尔达斯拦住了,他淡然道:“好,就在这里吧,风致长老,请给我们找个地方。”

    玄月道:“不用找了,就在阿呆大哥的房间吧。”说完,拉着阿呆的衣袖,转身向来路走去。

    在众多魔法师的“簇拥”下,拉尔达斯和哥里松跟着阿呆和玄月来到了他们的房间。

    阿呆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哥里斯的事,冲风致道:“长老,麻烦你们在外面等候。”

    风致点了点头,充满戒心的看了拉尔达斯一眼,道:“阿呆,你一切小心些,别被他的言语迷惑了。”

    阿呆展颜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将房门关上。

    拉尔达斯随手一挥,也不见他念动咒语,淡红色的魔法能量顿时飘洒而出,低级的火系结界将四人笼罩在内。

    阿呆和玄月都认得,这是一个隔音魔法,拉尔达斯显然是不想让自己的话被风致等人听到,在这个简单的结界内,即使外面有人用探询魔法也无法听到任何声音。玄月道:“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

    哥里松皱眉道:“我们找的是阿呆,和你没关系,你也出去。”

    没等玄月说话,阿呆抢着道:“不用了,他是我最好的兄弟,我的事他都知道。”

    哥里松道:“那好,我问你,你是不是我大哥哥里斯的学徒,在迷幻之森中,我们应该见过一面吧。”

    阿呆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就是哥里斯老师的学徒阿呆,老师他已经正式收我为徒了。”

    哥里松叹息一声,脸色缓和下来,淡然道:“大哥他还好么?工会中的事情太多,我又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修炼上,已经很多年没有去看他了,我很奇怪,为什么现在你还活着,难道大哥他放弃了自己的心愿么?”

    听哥里松提起哥里斯的心愿,阿呆的泪水夺眶而出,用力摇了摇头,道:“不,老师他没有放弃自己的心愿,他是大陆上最伟大的炼金术士,他成功了,他成功的炼制出了神器。”

    哥里松和拉尔达斯眼中同时光芒大放,哥里松激动的道:“他成功了,他真的成功了,大哥,你真是好强啊!”眼中寒光一闪,灼灼的瞪视着阿呆,道:“他既然成功了,那你为什么没事?”

    看过哥里斯的遗书,阿呆自然明白他话语中的含义,哽咽道:“因为,因为老师他是用自己的身体完成心愿的,他用生命和灵魂换来了神器制造的成功。”

    哥里松全身大震,双手猛的抓住阿呆的肩膀,失声道:“你说什么?大哥,大哥他死了?”

    阿呆沉痛的点了点头,道:“是的,老师他已经死了。”

    哥里松眼中的神光消失了,他苍老的身体微微一晃险些摔倒,踉跄的后退几步,在拉尔达斯的扶助下才站稳身形,“不,不,不可能的,大哥怎么会用自己的身体来炼制神器,他不会那么傻的,小子,你在骗我对不对,是你害死了大哥对不对?”哥里松状若疯狂的大喊着,紫色的火焰腾空而起,作势欲扑。

    阿呆激动的大喊道:“不,不是我,不是我。我怎么会害死哥里斯老师呢?我多么希望老师他是用我来炼制神器啊!我宁可自己死,也不愿意老师舍弃生命。”

    拉尔达斯一把抓住哥里松的肩膀,压制着他的紫炎,淡然道:“兄弟,你清醒些,让他把话说清楚。小子,你说,哥里斯到底是怎么死的。”

    玄月低声吟唱着,双手闪烁着白色的光芒,平静之光分成两股,分别注入到阿呆和哥里松的体内,将他们激动的情绪平复下来。

    阿呆深吸口气,整理着自己不愿想起的思绪,看着哥里松那酷似哥里斯的面容,悲哀的将哥里斯遗书的内容娓娓道出,只是隐瞒了他被“冥王”欧文带走一事,只是说自己被一名武技高手强行带离迷幻之森。

    听着阿呆的叙述,哥里松脸色连变,老于世故的他,从阿呆那真挚的表情中明白,阿呆并没有说谎。

    “哥里斯老师死了,为了纪念他老人家的成就,我将这件神器命名为哥里斯之愿,他老人家的笔迹您应该认得,我将笔记留在了迷幻之森内,如果有空的话,您可以去看看,就知道我没有说谎了。”说到这里,阿呆已经泣不成声,内心的悲哀不断的肆虐,使他陷入了极度悲伤之中。

    哥里松叹息一声,老泪纵横,他就哥里斯这么一个亲人,此时听到兄长的死讯,心中一片空虚,多年没有经历过的痛苦使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叹息一声,他喃喃的道:“大哥,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了制造一件神器牺牲了自己的性命,值得么?值得么?”

    拉尔达斯拍拍哥里松的肩膀,劝慰道:“兄弟,别难过了,令兄求仁得仁,虽然他死了,但他用自己的生命完成了最后的心愿,我想,他一定也非常欣慰吧。哎——,我和令兄追求不同,我的目标就是凭借自己的力量用出禁咒,可几十年的努力,我却依然无法做到。令兄比起我来,是要强的多了,对于他来说,没有比炼制神器更重要的事,我想,他一定认为这是值得的。我们的年纪都不小了,对生死又何必那么执着呢,也许,过些时候,我们也会到天国去与令兄相见呢。”得知哥里斯的死因,拉尔达斯感触良多,在这一刻,他似乎失去了往日的争胜之心,暗想,自己已经九十多岁了,与大陆魔法师工会几十年的争斗又得到什么呢?在天金帝国,自己的权势已经达到了顶峰,但这又代表什么呢?自己真的快乐么?人生不过百年光景,自己已经没有多少年可活了,执迷于这些有什么意义。

    本来拉尔达斯陪哥里松来找阿呆有两个目的,一个就是问问哥里斯是否制造出神器,多年之前,他就对哥里斯准备炼制的神器起了觊觎之心。另一个就是想凭借哥里松的关系拉拢阿呆和玄月加入天金魔法师工会,可此时他已经意兴阑珊的没有任何**了,先前想说的话再也无法说出,只是默默的安慰着难过的哥里松。

    玄月拉着阿呆的大手,感受着他颤抖的身体,柔声道:“大哥,你别这样,哥里斯老师知道也会难过的,你不是还有哥里斯之愿么?你的老师时刻都陪伴在你身边、注视着你啊!”

    阿呆擦掉脸上的泪水,拉起手臂上的魔法袍,看向哥里斯之愿露在巨灵蛇甲外的一3黑色纹理,一股温暖的能量从哥里斯之愿中传来抚慰着他的悲伤,阿呆心中一暖,痴迷的道:“老师,您还好么?您看,您的兄弟就在这里啊!老师,我真的好想您。”

    哥里松一步步缓慢的走到阿呆身前,叹息道:“孩子,我错怪你了,让我看看大哥留下的神器好么?”

    阿呆伸出自己的右臂,将自己的巨灵蛇甲撩起来,露出里面因为融合了哥里斯之愿而变成黑色的右小臂,哥里斯之愿光芒流转,能量波动异常强烈,似乎在诉说着什么似的。感受着哥里斯之愿蕴涵的能量,拉尔达斯惊讶的说道:“怎么?你也和神器融合了么?”

    阿呆摇了摇头,黯然道:“不,我不是和神器融合,而是和哥里斯老师的灵魂融合了,老师通过这件神器寄居在我体内,时刻看着我呢。”

    哥里松凝视着那黑色的能量,清晰的感觉到那股柔和的亲切感,他缓缓伸出自己枯瘦的手掌,向阿呆的右臂上的哥里斯之愿摸去。

    阿呆看着他那近乎哥里斯的枯瘦手掌,眼睛再次湿润了,哥里松的手越来越近,终于,他那有些干瘪的手指碰到了哥里斯之愿黑色的纹路上。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似的,阿呆和哥里松同时全身大震,哥里斯之愿上爆发出异常强烈的黑色光芒,那似乎并不是魔法的能量,黑色的能量不断在房间中盘旋着,给人一种难以名状的异样感觉,仿佛房间中又多了个人似的,不,准确的说,那似乎是多了一个灵魂,神器的灵魂。

    玄月和拉尔达斯只是吃惊的看着面前的异像,阿呆和哥里松却不断的颤抖着,从哥里斯之愿升腾而起的黑色光芒似乎在不断向他们倾诉着什么,黑色的能量微微的盘旋着,那是无比亲切的感觉,黑色能量不断传递出一股股柔和的波动,抚慰着他们悲伤的心灵。

    拉尔达斯动容道:“有灵魂的神器,这是上品神器最基本的要求啊!”分辨神器的品级不单要从它所能显现出的能量看,是否存在灵魂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一般来说,上品神器都有着自己的灵魂,神器的灵魂有着下意识的本能作用,使神器更加灵动而充满强大的力量。可以说,所有上品神器都有灵魂,但是,有灵魂的神器却并非都是上品。像现在的哥里斯之愿,它虽然有着哥里斯的灵魂,本身的能力却只能达到下品的境界。但是,凡是有灵魂的神器,在一定条件下会有进化的可能,甚至能进化成上品神器,所以拉尔达斯才会惊讶。阿呆的神龙之血和玄月的凤凰之血也分别具有神龙和凤凰的灵魂,所以才会在他们引动两件神器交融之时上升到上品神器的境界。

    哥里斯之愿那黑色的能量缓缓下降,围绕着阿呆和哥里松盘旋一周,没入哥里斯之愿,房间内恢复先前的平静,但阿呆和哥里松激荡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复,刚才,刚才那是哥里斯在安慰他们啊!哥里松黯然道:“大哥,你安心的去吧,也许用不了多久,咱们兄弟就会在另一个世界相见了。”抬起头,他凝视着阿呆垂泪的双眸,淡淡的说道:“孩子,你要好好保护这件神器,它倾注了大哥全部的心血和对你的期望,大哥一定在另一个世界中默默的为你祝福着,不要让他失望。”

    阿呆点头道:“我会的,除非我死了,否则绝不会和老师的灵魂有片刻分离。”

    哥里松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转身看向拉尔达斯,道:“国师,您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拉尔达斯摇了摇头,道:“一切顺其自然吧,也许,当初我成立天金魔法师工会就是一个错误。我要回天金帝国了,我的伤还没有恢复,必须觅地静修。”

    听着拉尔达斯的话,阿呆微微一怔,难道他已经不想再和大陆魔法师工会争斗了么?

    似乎是看出了阿呆心中的疑惑,拉尔达斯微微一笑,道:“我已经想通了,权力如浮云,人生不过百年,我这一辈子都被名缰利锁困扰着,活的太累了。等我的伤好了,也许会用自己残余不多的时间四处看看吧,大陆上还有许多我没有去过的地方,哥里松,你和我一起回帝国,工会的事暂时由你来处理。至于这边,如果大陆魔法师工会真的不愿意看到我们工会的存在,就让补天带着我们的人撤回去好了。”

    哥里松看着明悟的拉尔达斯,心中一阵激荡,自从多年前认识拉尔达斯以来,他还是第一次从他身上感觉到无欲无求的境界,这还是哪个叱咤风云的大陆第一攻击魔法师么?他有些担忧的问道:“国师,您没事吧?”

    拉尔达斯微微一笑,道:“我没事,我比以前任何一刻都要好,我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追求,相反,以后我会有更多时间去追求自己的目标,总有一天,我会像哥里斯一样达成自己的心愿,将炎龙九转修炼到最高境界。”他看向阿呆,道:“对了,阿呆我问你,那条龙真的是你召唤出来的么?”

    阿呆一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圣邪可以说是他身上最大的秘密,眼前的拉尔达斯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慈祥的长者,他并不想欺骗他,但也同样不想说出圣邪的事,不禁求助的看向玄月。没等玄月替他解围,拉尔达斯道:“不用为难了,既然这是你的秘密,就保留在你自己心中吧。不过,那条龙确实很强,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但能够和我的八转炎龙打成平手,你的修为大大超乎我的想象。”

    阿呆叹息一声,道:“其实那天的比试,是我输了,是我将自身的真气输入到龙的体内,最后在抵挡住您的进攻,在魔法修为上,我又怎么比的上您呢?你是我所见过的,最强大的魔法师之一。”

    拉尔达斯并没有介意之一这个字眼,双手背后,微笑道:“大陆以后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本来我以为我的弟子基努已经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但比起你们,他还是差的太多,如果有机会的话,以后你们可要多指点他。你是教廷的人吧?怎么会参与到大陆魔法师工会中。”最后一句话是问玄月的。在比卢峡谷中的比试,天金魔法师工会可谓倾巢而出,志在必得,可却在胜利即将来临之时,毁在阿呆和玄月手中。

    玄月点了点头,道:“是的,我是教廷中的祭祀,加入大陆魔法师工会只是因为兴趣而已。如果不是你们天金魔法师工会太霸道,我们也不会出手了。都是魔法师,又何必分什么彼此呢?您是大陆三大魔导师之一,应该听说过千年大劫吧!不同仇敌忾的话,也许劫难降临之时……”

    拉尔达斯心中一惊,打断玄月的话,“什么?真的有千年大劫么?我本以为那只是传说而已。”如果这种事情由别人说出,他肯定会扑之以鼻,但从达到魔导师境界、来自教廷的玄月口中说出,却让他不得不信。

    玄月正色道:“千年大劫当然存在,神圣历九**年出现的血日、血雨你应该记得吧。那次本应是劫难降临之时,是教皇大人连同教廷上千名祭祀才勉强将劫难推后,但是,教皇大人已经推算出,当神圣历千年之时,劫难必将再次降临,那时,恐怕就是不那么容易抵御的了。您是伟大的魔法师,应该为大陆的生存尽一份力吧。”

    拉尔达斯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眉头紧皱,以前他从来不相信有什么劫难的存在,但听了玄月的话,身心大震,沉吟半晌才道:“这么说,劫难降临之时,人类就有消亡的可能么?这劫难究竟会体现在什么方面,难道以教廷那么强大的势力也无法阻止么?”

    玄月摇了摇头,道:“能不能阻止谁也不清楚,但教廷第一任教皇,也就是挽救了千年前那场劫难的神羽陛下曾经说过,千年之后的大劫要比他所挽救的浩劫更加恐怖,虽然现在教廷的实力很强大,但能否应付千年大劫和劫难为何一样,都是一个未知数。我们教廷一直在准备之中,等待着劫难的降临,如果能得到所有魔法师,甚至所有人类强者的支持,度过劫难的可能将大大增加。”

    拉尔达斯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颔首道:“我明白了,小朋友,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如果劫难真的降临,我们天金魔法师工会绝对不会坐视,好了,兄弟,咱们也该离开了。”

    哥里松深深的看了阿呆一眼,叹息道:“孩子,一切小心吧。”

    拉尔达斯微笑道:“你用不着替他们担心,这些年轻人的修为已经在逐渐赶超咱们了,当劫难来临之时,他们必然是抗争的主力。哦,对了,这个送给你们。”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两张金色的魔法卡片分别递给阿呆和玄月,“本来我随哥里松来此是想让你们加入到我们工会的,但此刻我已经不做奢望了,这两张卡片和大陆魔法师工会的一样,代表着长老的身份,我并不是让你们加入天金魔法师工会,也不需要你们为我做什么,有了这两张卡片,我手下的魔法师都会任由你们差遣,对你们在大陆的行动将有一些助力,不要拒绝我,现在我再不是以前的拉尔达斯了,在你们面前,我只是一个关心你们,关心人类未来的长者,收下吧,你们的实力绝对有资格成为我们工会的名誉长老。”

    看着手中和大陆魔法师工会相似的长老魔法卡,阿呆和玄月都楞住了,拉尔达斯极大的转变使他们一时间难以适应。敬意从他们心底油然而生,在面对大是大非之时,拉尔达斯所表现出的风度不愧为大陆顶尖人物之一。

    玄月将卡片揣入怀中,郑重的道:“拉尔达斯大师,谢谢您,有了您的支持,教皇大人一定会非常高兴的,我相信,以您现在的精神境界,用出禁咒是早晚的事。”

    阿呆内心的感激比玄月更甚,不单是因为拉尔达斯态度的改变,更为了他主动退让解决了两个工会的纷争,今后自己再不用为魔法师之间的争斗而心烦了,或许,不久以后,所有的魔法师都会团结在一起,那将是足以影响整个大陆的强大势力。

    拉尔达斯微微一笑,和哥里松一起走向房门,淡红色的结界收回,阿呆飘身上前,亲自为他们将门拉开,恭敬的说道:“拉尔达斯大师,哥里松老师,你们一切保重,今天的事,阿呆永远会记在心头。”

    拉尔达斯淡然一笑,昂首走了出去。门外,风致等三位长老、奥里维拉以及数十名魔法师焦急的等待着,看到拉尔达斯走了出来,所有人都升起了戒备之心,凝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拉尔达斯根本没有在意他们的警惕,和哥里松一起,在阿呆和玄月的恭送下离开了大陆魔法师工会。

    “阿呆长老,拉尔达斯都和您说什么了?”风致忍不住心中的疑惑,有些焦急的问道。

    阿呆轻叹一声,道:“其实,他是一位可敬的长者,我想,以后天金魔法师工会再不会和咱们发生冲突了。风致长老,我求您件事。”

    风致一楞,道:“你说。”

    阿呆道:“拉尔达斯大师刚才对我们说,今后他们工会再不会向咱们挑衅,我希望您也能约束咱们这方的魔法师,不要再仇视他们。行么?”

    风致皱了皱眉,疑惑的看着阿呆,“可是,你能肯定他说的不是谎言么?两个工会之间的矛盾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或许,他只是因为自己现在功力未复而作出的缓兵之计呢。”

    玄月不满的看了风致一眼,道:“长老,你别忘了,拉尔达斯是魔导师,作为一名顶级魔法师,他又怎么会说谎?”她就差说风致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