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教廷发兵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看着玄月平静的面庞,阿呆深吸口气,催动丹田已经恢复了一些能量的金身修炼起来。

    随着体内金色生生真气的运转,阿呆的心神对外界感知渐渐消失了,完全沉浸在体内的金色海洋中,金身在他的刻意催动下轻微的震颤着,随着不断运转融合,能量渐渐增加。当真气凝聚到一定程度之时,金身突然亮了起来,阿呆吃惊的发现,金身的体积似乎比原先要大了一些,第二金身反而缩小了一些,两个金身都保持在三寸半左右高下,它们之间的金色桥梁渐渐出现,能量的流动清晰可见,阿呆知道,金身容积的增加说明自己功力又增进了几分,他的意识渐渐模糊,在欣喜中完全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金身的能量在它自行的循环中不断的增加着,神光流转,体内的一切生机都在生生真气的作用下渐渐复苏着。

    …………

    奥里维拉走到阿呆休息的房间外,从比卢峡谷回来已经三天了,阿呆和玄月却始终没有出房间,那天阿呆和玄月展现的功力,他心中充满了无比的震撼,有生以来,他第一次知道,原来魔法竟然能够产生如此强大的毁天灭地之力,整个比卢峡谷在拉尔达斯和阿呆的最后碰撞中几乎毁灭了一般,如果不是众多魔法师融合的结界挡住了冲击波,恐怕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回来/在大陆魔法师工会中,任何一位长老都比不上阿呆和玄月的修为,尤其是阿呆最后召唤出的银龙,竟然能够和号称拥有大陆最强攻击的魔导师拉尔达斯相抗衡,他所拥有的实力简直难以想象,奥里维拉下定决心,不论如何,自己也要拜他们为师,向他们学习魔法的真知,他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自己也要达到阿呆和拉尔达斯的境界。

    还没走到阿呆休息的房门前,奥里维拉就清晰的感觉到房间内所蕴涵的庞大能量,不由得心中微微一惊,为了能够让阿呆安心的静养,风致长老特意将他安排在大陆魔法师工会中最安静的房间,并吩咐任何魔法师也不许打扰他们,奥里维拉也是偷偷溜过来的。他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外,感受着房间内蕴涵的庞大能量,难耐好奇之心,忍不住轻轻的将房门打开了一道缝隙。

    一股神圣气息扑面而来,险些让奥里维拉难以喘息,他赶忙给自己身上施加了几个低级的风系防御魔法,这才稳定住身形。定睛向里看去。房间内的情形使他险些惊呼出来,阿呆和玄月分别坐在大床两侧,分别包裹在白色和金色的光芒中,由于光芒过于强烈,使他根本无法分辨出哪一边是阿呆哪一边是玄月。那澎湃的能量正只那两团光芒中散发出来的。只见那团金色的光芒中,似乎有一对由金色羽毛组成的翅膀轻轻的拍打着,每一次律动都会引起房间中的波动,那神圣的气息给人带来一种无比宁静的感觉。在金色光芒对面的白色光芒以螺旋状不断的运转着,虽然没有金色光团那么强盛的神圣气息,但更加厚实的能量显示出其丝毫不差的强度。异象看在奥里维拉眼中是那么的神奇,钦佩、羡慕、崇敬的复杂感情不断充斥着他的身心,他对力量的渴望从没有任何时候像现在这么强烈。

    奥里维拉知道,这是阿呆和玄月在静修,是不能够打扰的。心中一动,既然两位老师在修炼,恐怕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清醒的,为了显示我拜师的诚意,何不在这里守侯,为他们护法呢?这样的话,当他们清醒过来看到我的存在,也许就会收我为徒了。想到这里,奥里维拉嘴角处不禁流露出得意的微笑,从工会中找来一把椅子,拿着自己的风神之杖虔诚的守卫在阿呆和玄月的房间外,为他们护法。

    神圣教廷,光明大殿。

    教皇听完巴不依的叙述,脸色异常的凝重,玄夜和娜严恭敬的站在教皇两侧,吃惊的目光不断闪烁着,暗魔人的再次出现,极大的震动了教廷的高层。对于这千年前为大陆带来劫难的种族,他们怎么能不重视呢?

    教皇沉吟道:“看来,千年大劫即将临近,我们也不能坐视,或许,这劫难正是由暗魔人引起的,他们既然胆敢再次出现,并残杀人类,那我们这些天神的守护者就要捍卫人类的尊严。当初神羽陛下一念之仁,没有尽歼暗魔人,只是限制了他们繁衍的能力,如今,经过千年的休养生息,他们又将为大陆带来新的劫难,我们绝不能做视。玄夜、娜严。”

    听到教皇的呼唤,玄夜和娜严赶忙上前一步,恭敬的冲教皇行礼,等候他的吩咐。

    寒光从教皇的眼中一闪而逝,他淡淡的说道:“既然暗魔人还没有死心,那我们就替神羽陛下完成他当年的使命吧,传我教皇令,命红衣祭祀玄夜、娜严,率领六名白衣祭祀,审判长玄远率领副审判长巴不伦、四名圣审判者、二十名光明审判者、以及普通审判者二百名,带领一千神圣骑士前往索域联邦的天元族寻找暗魔人的下落,一旦发现暗魔人的巢穴,清剿他们所有的族人,不得放过一个。”他低沉的嗓音在简短的命令中已经决定了暗魔人的命运。

    玄夜和娜严同时心头一颤,教皇的话,相当于给暗魔人判了死刑,两名红衣祭祀加上六名白衣祭祀以及审判长亲自出马,相当于出动了教廷接近一半的实力,多年以来,教廷还从没有过这么大的行动,更何况还有一千神圣骑士,这些神圣骑士的实力虽然不如审判者,但是,也要比一般修炼武技的人类强大的多,尤其是他们自幼在教廷的调教下修炼的神圣斗气,更是暗魔人的客星。

    玄夜犹豫了一下,道:“陛下,您确定我们要全歼暗魔人么?”

    教皇闭上双眼,淡淡的说道:“我会为他们亵渎天神的灵魂祈祷的。为了人类的生存,我们不能有所保留,当断则断,玄夜,这个道理你要明白,我们不能给暗魔人以任何可乘之机,伟大的天神会认同我的做法的。好了,立刻行动,我给你们三个月的时间,如果有什么异样的情况,立即回报。同时,传我命令,命红衣祭祀芒修、羽间立刻返回教廷听候命令。”顿了顿,他转向巴不依,深邃的眼眸中流露出赞许的目光,微笑道:“不依,这次你及时禀报做的很好,你也参加此次行动,希望你能有所表现,不要辱没了你爷爷和你父亲的威名。我等候着你们的好消息。至于月月那边的事,我自会处理的。”

    巴不依恭声道:“是,教皇大人,其实这次多亏了月月发现暗魔人的踪迹,不依不敢居功。教皇大人,如果月月回到教廷,请您帮我告诉她,就说,就说……”他脸色涨红,酝酿了半天,却始终没有勇气说出心中的话。

    教皇面露微笑,道:“好了,去吧,你的意思我明白。玄夜,此次行动一定要秘密而行,不得让暗魔人事先有了准备,明白么?这关系到教廷的声威,此次行动,以玄远审判长为主,你和娜严祭祀辅助。至于补给方面,就由娜严兄负责,教廷在大陆上的势力任由你们调动。”

    “是,教皇大人。”三人躬身行礼后,退出了光明大殿,玄夜和娜严心中异常沉重,他们清楚的明白,这次的行动对于教廷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教皇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微微一叹,自言自语道:“暗魔人,暗魔人。是不是我太敏感了,为什么我始终觉得暗魔人的出现不那么简单。”自从接任教皇之位以来,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心中有着忐忑难安的感觉。作为最接近神的人,他清楚的知道,千年大劫如果没有救世主来辅助,是无法度过的,但为了在劫难中保住教廷的传承,他不得不狠下心肠对暗魔人下杀手。

    教皇心中浮现出阿呆的身影,难道那个木讷的少年真的是救世主么?一直以来他一直在为这个问题而烦恼,如果是的话,那自己让月月去找他就没有做错,阿呆,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吧。只要能证明你确实是即神羽陛下的第二任救世主,我必将倾尽教廷之力全力支持你,以度过千年大劫。

    巴不依回到神圣教廷的时候就已经是傍晚了,此刻,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轮明月高高的悬挂在半空之中,为漆黑的夜晚带来一丝光明。

    出了光明大殿,玄夜微笑着向巴不依道:“不依,你这次做的很好,教皇大人似乎对你很看中,你要努力了。”

    巴不依恭谨的说道:“是,玄夜叔叔,我会的。”

    玄夜欣慰的点了点头,看着英俊的巴不依,心中非常满意,这才是自己理想的女婿人选啊!真不知道女儿是怎么想的,那个傻傻的阿呆有什么好,哪里比的上巴不依年少有为,“不依,这次你见到月月,她都和你说什么了?那个叫阿呆的小子怎么样?”

    一听到阿呆的名字,巴不依不由得皱了皱眉,但想起玄月即将离开那个没有任何地方比的上自己的傻小子心中顿时释然了,赶忙将见到玄月时所发生的一切讲述了一遍。

    听完巴不依的叙述,玄夜心中一动,自己的女儿自己最了解,他隐隐感觉到,玄月说对阿呆的感情消失并不真实,不行,不能让她再这么闹下去了,就算父亲责怪自己也绝不能让月月再和那个傻小子有所纠缠,叹了口气,道:“这个丫头啊!实在是太不听话了,不依,我知道你一直对月月很好。这样吧,这次去剿灭暗魔人的行动你一定要立些功劳,叔叔会帮助你的,等返回教廷后,我立刻向教皇大人说明,请他老人家将月月赐你为妻,这样,我了了件心事,也就算向你父亲交代了,省得他老来追问我。岳父大人,您看如何?”他已经暗暗决定,就算玄月不愿意,也一定不能让她再和那个阿呆在一起,他对阿呆的成见是始终改变不了的,他绝对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儿跟在一个掌握着天下至邪冥王剑,随时有可能化身为恶魔的人在一起。更何况,以阿呆的身份,又怎么配的起自己的女儿呢?只凭月月的话,他怎么也无法相信阿呆就是天神的使者。更何况,救世主在他心中只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而已,即使他是天神忠诚的信奉者也不以为然,对教廷庞大的实力他有着绝对的信心,他坚定的认为,就算暗魔人恢复了千年之前的局面,也绝不可能和现在的教廷对抗。

    娜严微微一笑,道:“不依是咱们看着长大的,在教廷的年轻一辈中,也只有他能陪的上月月了。我赞同你的意见,我想,教皇也不会反对的。”

    巴不依心中大喜,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声音颤抖的说道:“不依一定会照顾月月一辈子,怜惜她,爱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玄夜将巴不依搀扶起来,微笑道:“好了,你不用向我保证什么,只要以后真心的对待月月就行了,对于你,叔叔还是非常相信的。先回去收拾东西吧,这次行动还要看你的表现呢,又能和你爸爸那家伙一起出战,真是让我期待啊!可惜的是,这次我们要全歼敌人。暗魔人,你们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杀戮呢?哎——”玄夜并不避讳杀人,但是,灭掉一个种族、将他们的烙印完全清除的做法还是让他心中有些难受,但这是教皇的命令,他又不得不执行。

    巴不依再次恭敬的向玄夜和娜严行礼后,展开身形,快速的向家中跑去,他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兴奋来形容了,终于得到了玄夜的首肯,终于可以和自己心爱的人结合,这种难言的幸福感使他体内每一个细胞都沸腾了,狠不得立刻就杀到天元族去解决那些暗魔人。他以极快的速度返回到自己家中,猛的推门而入。

    房间内,巴不伦正在为自己的妻子洗脚,看样子,已经准备入睡了。虽然身为神圣教廷尊贵的副审判长,但在巴不伦心中,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比自己的妻子和儿子更重要,妻子这每天洗脚的光荣任务,只要他在家,就一定会亲自完成,他并不觉的这有辱自己的身份,反而觉得是一种幸福。但是,这种场面一般都是背着巴不依来做的,此时巴不依骤然闯入,顿时让巴不伦和妻子洛水陷入尴尬之中,巴不伦恼羞成怒道:“你个混小子,难道我没教过你敲门吗?”

    巴不依的心情出奇的好,赶忙抬头看向天花板,喃喃的道:“我,我什么都没看到。对不起,爸爸,我是太兴奋了才会这样失态的。”

    巴不伦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洛水看向自己脸色微红的丈夫,心中涌起一片温馨,巴不伦粗糙的手掌抚摩在自己柔嫩的双脚上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她低声道:“儿子回来了,就别洗了。看样子,他是有什么喜事要告诉咱们。”

    一般时候,洛水对巴不伦很少有好脸色,此时的柔声细语顿时让巴不伦心中大喜,再也顾不上什么尴尬,抓住妻子的双足,执意道:“那怎么行,反正也快洗完了。”扭头转向巴不依,微怒道:“臭小子,你要是不给我个好理由,看我饶的了你,到底怎么了?”

    巴不依强忍住笑容,仰着头道:“爸爸,玄夜叔叔答应将月月许配给我了,你说我该不该高兴。”

    听了儿子的话,巴不伦心中大喜,哈哈大笑起来,一边买力的给妻子洗脚,一边道:“好小子,真不错,有你爸我当年的风采,这么快就搞定了,快说说,你是怎么追到月月的。”巴不依低下仰起的头,看着父亲给母亲洗脚的样子,不禁也笑了起来。

    巴不伦羞恼道:“笑什么笑,你应该好好向你老爸我学习,这可是讨好妻子的好方法。”

    巴不依赶忙道:“是,是,我一定向您多多学习。爸爸,这次我去追月月,终于在天金帝国找到了她,她说她对那个阿呆并不是真心的,只是感激他当初救过自己的性命,为了报答他才帮他完成什么任务。过段时间就会回来了。而且,月月告诉我暗魔人已经又出现了,且杀了不少人。”

    巴不伦心中一惊,洛水在他手中的脚也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暗魔人又出现了,这可是大事啊!你有没有向教皇大人禀报。”

    巴不依正色道:“我已经禀报过了,公事重要嘛。我刚从光明大殿回来,教皇大人传下命令,让玄夜叔叔、娜严爷爷和审判长大人率领大批人手前往天元族,剿灭那里的暗魔人,并指明让您和我参加。”

    巴不伦突然感觉到洛水在热水中的脚微微泛凉,不禁抬头向她看去,关切的道:“你怎么了?暗魔人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

    洛水勉强一笑,道:“我没事,只是听到你们又要离开,有些担心而已。”

    巴不伦用准备好的毛巾将妻子的脚擦干,为她穿上拖鞋,柔声道:“放心吧,有两名红衣祭祀再加上审判长大人,我们又怎么会有事呢?一定会很快赶回来的。不依,你接着说。”

    巴不依点了点头,将玄夜对他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听完他的叙述,巴不伦道:“算玄夜那家伙有眼力,我儿子这么出色,绝对配的上他女儿,你的终身大事有了着落,我也就放心了。好了,你回房收拾东西吧,明天一早咱们父子一块起程。你修炼多年,这回要派上用场了,一旦对上暗魔人要不遗余力的出手,爸爸会在一旁守护你的,可不要让这些关心你的长辈们失望,不单为了月月,也为了咱们家族,你一定要好好表现,知道么?”

    “爸爸,您放心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您继续和妈妈亲热好了。”说完,不等巴不伦发怒,立刻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巴不伦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小子,什么时候学的如此油嘴滑舌了,比起憨厚我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洛水穿上鞋,出奇的没有反驳巴不伦的话,脸色有些苍白,淡淡的道:“不伦,咱们也回房吧,你们明天就要出发了,我帮你收拾一下东西。”

    巴不伦搂住妻子的柳腰,嘿嘿笑道:“东西就不用收拾了,我也没什么可带的,今天让我好好和你亲热亲热吧,我可不想再睡沙发了,何况咱们有段时间不能见到,我希望能带着你身上的香气上战场,那样也会更加勇猛啊!”

    洛水柔顺的点了点头,偎入巴不伦怀中,低声道:“这次行动你们一定要小心啊!我在家等着你们平安归来。”

    巴不伦并没有察觉出妻子的异样,只是以为她担心自己而已,搂着她那柔顺的娇躯,微笑道:“放心吧,你老公我这么英明神武,怎么会有事呢?咱们回房办正事。”连洗脚水也没有收拾,就这么揽着妻子回了房间。

    亚金族安迪斯城,大陆魔法师工会内。

    风致站在阿呆和玄月休息的房间门外,看着一脸疲倦的奥里维拉,道:“都五天了,他们怎么还在修炼。”

    奥里维拉苦笑道:“我也不明白啊!这两位老师的修为确实太高深了,可不是我能看的懂的。”

    风致叹息一声,道:“是啊!别说你不明白,连我都弄不清他们是在用什么方法修炼,年纪轻轻的就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实力,真是难以想象,哎——,看来我真是老了。你继续守着吧,我先回去了。”说完,转身刚准备离开,却清晰的感觉到房间内的能量波动,不由得停下脚步。那原本澎湃的能量似乎迅速的衰弱着,只是一小会儿的工夫,就已经消失不见。风致看向奥里维拉,微笑道:“看来,他们已经行功完毕了。”

    奥里维拉心中一喜,自己守了这么多天,他们终于要出关了。

    阿呆缓缓睁开眼睛,几天的修炼使他的功力重新恢复到颠峰状态,丹田的金身由于吸取了部分第二金身的能量,使他感觉到自己的功力又有所突破,这样的进步速度让他心中充满了喜悦之情,暗暗想道:玄日兄弟说的没错,只有在不断的历练之中功力才能快速的提升。为欧文叔叔报仇有希望了。

    玄月一直处于冥思的状态,感受到阿呆能量的变化,她也从深度修炼中清醒过来,由于接受了神之洗礼,每一次冥思,她的精神力都会有所提升,先前的虚弱感荡然无存,强大的精神力清晰的感觉到方圆数百米内的一切,缓缓睁开星眸,正好看到阿呆注视着自己,微微一笑,道:“大哥,你的功力恢复了么?”已经不止一次和阿呆同时修炼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要和他在一起,自己修为进步的速度比平时独自修炼要快的多。

    阿呆点了点头,道:“已经完全恢复了,似乎还有所进步呢?看来和拉尔达斯一战我受益不少啊!门外的两位朋友,你们可以进来了。”他此刻的精神力虽然不如玄月,但凭借着深厚的生生真气,他的六感却要远在玄月之上,自然也发现了门外有人。

    奥里维拉和风致推门而入,看着神采奕奕的二人,风致由衷的说道:“阿呆长老,你们的修为真是深厚啊!二位已经恢复了吧。”

    阿呆飘身从床上落下,体内充满生生真气的感觉是那么的舒适,微笑道:“我们都已经完全恢复了,风致长老,天金魔法师工会没再找什么麻烦吧?”他最关心的就是两个魔法师工会之间的事,惟恐双方再发生什么冲突。

    风致长叹一声,道:“自从见识了你和拉尔达斯最后的碰撞,我早已经失去了一切争胜之心,顺其自然吧。拉尔达斯伤的不轻,恐怕一时半会儿还恢复不了,何况有炼金术士工会从中调停,一段时间内,我们双方应该可以相安无事的。”

    阿呆松了口气,道:“那就好,风致长老,我们的功力已经恢复了,还有些事情必须去做,就此向您告辞吧。”经历过当初在光明行省守军中的纠缠,阿呆知道,如果再留下来,恐怕这里的魔法师们会比那时的守军更加热情。

    风致还没有说话,奥里维拉已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阿呆老师,请您收我为徒,让我跟随您身边领受教益吧。”

    阿呆一楞,看着旧事重提的奥里维拉,皱了皱眉道:“可是,我真的没什么能教给你的啊!”

    风致微笑道:“阿呆兄弟,你就别谦虚了,你所展现的实力我们都看到了。奥里维拉这孩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秉性纯良,对魔法的执着连我也自叹不如,你就收下他吧,自从你们二位修炼以来,他一直在门外为你们护法,他是工会的栋梁之材,让他随你多加历练,对他的魔法修为一定有很好的助益。”

    阿呆为难的看向玄月,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了。奥里维拉急道:“阿呆老师,您就收下我吧,就算您什么都不教,只要让我跟着您,我也心满意足了。”

    虽然奥里维拉的跟随会影响自己和阿呆相处,但为了能够给阿呆增添一个有力的臂助,玄月还是赞同他同行的,“大哥,你就收下他吧,就算你不能教,我也可以指点他嘛,他的风系魔法不弱,多一个魔法师,总是有利的。”转向奥里维拉,玄月正色道:“不过,我要事先和你说清楚,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死亡山脉,你要想清楚是否跟我们前去,在那个死亡的世界中,我们未必能顾的上你。”

    风致和奥里维拉同时一惊,风致皱眉道:“你们要去死亡山脉?那里太危险了。”

    玄月微笑道:“只有在危险的地方才能激发出我们自身的潜力,使我们的功力有所提升啊!奥里维拉,你有这个勇气么?”

    奥里维拉坚定的声音响起,“我愿意,我愿意随两位老师前往死亡山脉,就是死在那里,我也绝不后悔。您说的对,只有在危险的地方才能更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确实也只有死亡山脉才能吸引两位老师前往历练。”

    奥里维拉的执着使阿呆和玄月同时动容,阿呆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好吧,奥里维拉兄弟,你就跟着我们吧。不过,咱们说好了,我可不是你的什么老师,咱们只是朋友的关系,相互间就以兄弟相称吧。”一边说着,他一边将奥里维拉搀扶起来。

    奥里维拉眼中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情,但他坚信自己的诚意一定会打动阿呆,点头道:“好吧,阿呆老师,只要让我跟着您就行了。”

    玄月笑道:“你又错了,这老师以后就不要叫了。你今年多大?”

    奥里维拉挠了挠头,道:“我是神圣历九七七年八月出生,现在是七月,再有一个月就满二十岁了。”

    玄月点了点头,道:“那你比我大,我是神圣历九七九年出生,比你小两岁,你以后就叫我玄日兄弟好了,大哥,你呢?”

    阿呆道:“我好象是九七七年三月出生的,比奥里维拉大一些。”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