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金色的绝望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阿呆清楚的感觉到,倘若自己不使用冥王剑的情况下,圣邪比自己修炼道第八重生生真气时的状态还要强悍,即使是现在的自己,也比圣邪只强上不多而已,那还是全力以赴的使用武技情况下,龙,毕竟是大陆上最强悍的生物。有着超过自己九成功力的圣邪在,他的心终于塌实了许多,又有所成长的圣邪,未必会输给那个什么炎龙吧。

    在离开迷幻之森的这段日子中,圣邪已经将当初使用龙语咒对自己身体造成的破坏完全修复了,沉睡的两年多时间它并没有闲着,每当阿呆使用冥王剑之时,他就会吸收部分邪恶之气,而神龙之血吸收来的光元素经过自身的转化,变成了神圣能量也不断的滋润着它的身体,神圣与邪恶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在他的体内不断的融合着。清醒以后,他将帮他恢复身体后所残余的能量完全吸收了,再次进化成功,已经进入了成长期的后半段,实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拉尔达斯虽然惊讶,但却不会被眼前这庞大的生物所吓倒,冷哼一声,用融合神器后那强大的魔法力催动中空中的三转炎龙向圣邪扑来,他心中暗想,我到要看看,是我的炎龙厉害,还是这召唤出的龙厉害。

    圣邪面对着灼热的炎龙,怒吼一声,一口灰色的龙息带着神圣和邪恶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喷洒而出,在空中凝结成一条灰色能量带,瞬间轰击在炎龙的胸口处。

    炎龙的身体在龙息的轰击中停滞了一下,龙息所带有的强大腐蚀力不断侵蚀着炎龙的火系能量,毁灭之炎和圣邪的龙息不断的纠缠着,炎龙的能量在腐蚀中急剧下降。

    一口龙息已尽,三转炎龙的身体竟然只剩余不到先前一半的大小,圣邪怒吼一声,双翼一震,大地似乎随着龙翼的震动而颤抖着,它骤然拔地而起,硬生生的撞向削弱许多的炎龙,轰然巨响中,圣邪头部的巨大尖角将炎龙刺了个通透,澎湃的能量银色能量从圣邪体内骤然散发,将炎龙的身体炸成一片红芒飘飞而出。

    阿呆心中大喜,即使是自己用生生变出手,效果也不过如此,自从面对炎龙以来,自己一直被逼迫的难以抵御,圣邪真是替自己出了一口气啊!

    圣邪虽然轰退了炎龙,但它自己本身也并不好受,毁灭之炎那灼热的能量,即使是它那强悍的身体也很难承受,阵阵灼热的感觉不断侵蚀着他的鳞片和身体,银色的鳞片微微泛红,淡淡的青烟冒起,圣邪重重的落在阿呆身前,不断的运转着自己的龙力化解着难受的灼热感觉。

    圣邪毁灭了三转炎龙,大陆魔法师工会一方顿时一片欢腾,他们终于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拉尔达斯目瞪口呆的看着三转炎龙剩余的能量,对自己坚定的信心第一次动摇了,一咬牙,趁着圣邪还没有从毁灭之炎的灼热能量中恢复过来,迅速的吟唱道:“伟大的火神啊!请您允许我,使用迸发之火,借用您那无尽的火之神力,突破火之瓶颈吧。”随着咒语的吟唱,他的身体竟然渐渐的从地面上漂浮而起,虚悬在离地一米处,在他脚下,一个红色的六芒星渐渐出现,在红芒的映衬下,拉尔达斯宛如火神降世一样威猛无涛,他将双手合十在胸前,喃喃的吟唱着什么,红色的六芒星不断闪耀着,那庞大的魔法能量宛如火焰一样包裹着拉尔达斯的身体,他左手一挥,火神之盾在红芒中消失了。

    突然,拉尔达斯睁开双眸,原先的怒火消失了,额头上亮起一团刺眼的红芒,他的声音变得异常平淡,清晰的响澈在峡谷之中,“小子,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能具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但我确实很佩服你,以你的年纪能达到如此成就确实让我吃惊。三十年了,我已经三十年没有用过全力了,记得上一次还是和比因落格那家伙切磋时全力相拼。今天,就让我再次用出全力与你相搏,达到我这种境界的魔法师是多么渴望能有一个可以匹敌的对手啊!来吧,让让我们以一招定胜负吧,看看是你的召唤魔法强大,还是我的火系魔法攻击力强。旋转吧,升腾之炎。”他脚下的红色光芒骤然闪亮,火红的光芒以旋涡状将拉尔达斯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内,直径达到三米的巨大能量柱冲天而起,准确的命中空中炎龙那残存无几的能量。

    比卢峡谷在火焰光芒的照射下变得如同白昼一样纤毫必现,空中的炎龙逐渐成型,体积随着旋涡能量的注入而渐渐的扩张着,一圈圈灼热的气流以炎龙为中心,不断向外散发着,澎湃的热流逼迫的所有魔法师都吟唱起自己最强的防御魔法,一时间,各色能量罩在峡谷两边不断的闪耀着,绚丽的色彩为比卢峡谷带来了异样的光芒。峡谷内所有的植物都随着热量的扩散而渐渐的枯萎变成了焦碳,它们的生机在拉尔达斯强大的火系能量下不断的消失着。

    阿呆感觉到圣邪要冲出去攻击空中的拉尔达斯,赶忙飞身而起,拦在它身前,刚才拉尔达斯说的意思他明白,既然要一招决定胜负,他又怎么能在对方蓄力的时候偷袭呢?阿呆眼眸中流露出坚定的神色,催动体内能量,用生生真气包裹着自己的身体,和拉尔达斯一样漂飞在空中,在白色光芒包裹中,悬浮于圣邪身旁,他从衣领中掏出自己的神龙之血,充满自信的看着面前庞大火焰之柱,护体的蓝色神龙光芒大放,阿呆清晰的感觉到神龙之血内的能量兴奋的波动着,蓝色的宝石上那金色的徽章闪过一丝异芒,覆在阿呆身上的蓝色巨龙额头上突然多出一个金色的符号,一股异常澎湃的神力瞬间传遍阿呆全身,使他感觉到全身大震,蓝色巨龙的身体更加清晰了,不但恢复了先前覆体时的能量,而且防御更加坚实了,将扑面而来的热能完全隔绝在外,一层层蓝晶状的鳞片闪烁着淡淡的荧光,咆哮声如同雷鸣般震耳欲聋,蓝色巨龙张开巨口喷出一股蓝色的烟雾,烟雾围绕着阿呆的身体形成一层淡淡的结界,蓝色巨龙隐没在蓝色的烟雾结界之中,保护着阿呆的身体。

    阿呆虽然惊讶于自己身上的变化,但此时也无暇思考太多,拉尔达斯的炎龙威势不断的增长着,他必须想出相应的对策与之抗衡。圣邪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哥哥,你为什么不让我攻击他啊!他那火龙好强啊!”

    阿呆苦笑道:“这是公平的比试,他现在在蓄力,我们不能偷袭啊!来吧,我用神龙之血配合你的龙息,看看能不能抵挡住他的炎龙攻击。”

    “哥哥,恐怕不行,他那炎龙的威力太强了,而且还在不断的凝聚火元素之中,一旦成型,恐怕神龙之血的能量加上我也无法抵抗,哥哥,你把你的能量注入到我体内吧,咱们联手和他对抗,也许能赢的了他。”

    阿呆点了点头,飘飞到圣邪背后,他本身并不会什么强大的魔法,用神龙之血转化出的光系攻击魔法根本无法和达到魔导师境界的拉尔达斯相抗衡,也只有听取圣邪的意见了。丹田中的金身随着阿呆的催动剧烈的震颤起来,澎湃的生生真气瞬间传遍全身,阿呆大喝一声,神龙覆体的蓝色结界在他的催动下,将自己和圣邪完全包裹在内,使他人从外面无法看清他们一人一龙的行动。白色的生生真气在他的刻意催动下化为一股至纯的能量,从圣邪背后输入到它体内。圣邪全身一震,银灰色的鳞片顿时散发出异样的神采。在生生真气的支持下,它举起自己两只前爪做出一个合抱的样子,龙吟之声不断从大口中飘荡而出,抑扬顿挫的声音如同音乐般响起,背后的七支尖角亮起了强烈的金色光芒,一道道金色的激电围绕着龙角不断的向角尖的位置聚集着。圣邪双翼大展,龙吟之声渐渐从低沉向高昂转化着,清朗之声不断在山谷中回响,阿呆清晰的感觉到那无比强大的神圣之气在神龙覆体的结界内快速的凝聚着。一会儿的工夫,圣邪的七支尖角顶端都凝聚出一个金色的小能量球,滂湃的金色神光将神龙覆体的蓝色能量也染成了金色。

    生生真气源源不绝的由阿呆的双手中输入到圣邪体内,随着阿呆真气的不断削弱,圣邪所迸发出的神圣之力越来越强,阿呆心中一动,他感觉到圣邪似乎在做着和黑暗城突围时同样的事,但又有些不同。

    不错,圣邪此次所用的,依旧是它能力所不能达到的龙语咒,比起上回用的金色吞噬,这次的咒语丝毫不弱,凭借龙魂中精神烙印的记忆,他第一次用出了龙语咒中至强的单体攻击,随着已经变成尖锐之声的龙吟,圣邪缓缓低下了大头,在阿呆那源源不绝的生生真气支持下,它有着充分的信心能够完成这个咒语。

    阿呆想起上回圣邪发威之后沉睡了两年多之久,心中不由得忐忑难安,通过两人的精神联系,问道:“小邪,你又要用上回的魔法么?会对你的身体有影响的。”

    “哥哥,你放心吧,不会的,有你的能量支持,我有把握用出这个魔法,何况这个单体攻击比上回我所用的那个咒语要节省能量,没时间了,你加快将能量传输给我吧。”

    阿呆暗暗叹息一声,现在也只有依着小邪的意思了,他深吸口气,为了能让圣邪不受到伤害,他拼命的将自己体内的生生真气输入到圣邪体内,达到第九重境界的生生决以后,阿呆第一次用出了全力,他的身体如海纳百川般吸收着空气中的游离能量,在经过金身的转化,飞快的输入到圣邪体内,真气如同长江大河一样永远不会枯竭似的。

    拉尔达斯全身心都投入到自己所释放出的炎龙之中,根本无暇去顾及阿呆在做什么,随着旋涡般的毁灭之炎不断充斥着炎龙的身体,他开始吟唱起自己最后的咒语。

    “炎——龙——四——转——惊——天——地——。”随着他那低沉而富有节奏的声音,旋涡状的毁灭之炎逐渐发生了转变,由原本的红色渐渐变成了幽蓝之色,空中恢复能量的炎龙身躯轻轻的旋转着,微微一顿,巨大的身躯盘旋一周,似乎又膨胀了几分。

    “炎——龙——五——转——灭——炎——劫——。”颜色再变,由蓝转紫,炎龙的身躯足足涨大到三十余米长,在空中盘旋飞舞,澎湃的火系能量肆虐着,比卢峡谷内已经变成了一片焦土。但是,拉尔达斯的咒语并没有结束。

    “炎——龙——六——转——炎——转——生——。”

    “炎——龙——七——转——神——魔——惧——。”

    拉尔达斯的声音嘎然而止,随着咒语的吟唱,空中的炎龙已经由紫转黑、由黑转白,压缩了七转的毁灭之炎所积聚的能量是那么的庞大,两个魔法师工会所有的魔法师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双方都是集中数百名魔法师的力量才勉强抵挡住那肆虐的极热,有的人惊讶的发现,峡谷内的地面在灼热的能量下渐渐的下陷了,表层的泥土已经化为了飞灰,一道道干裂的痕迹出现在底层的泥土之上,数千平米范围内,完全被至热的炎力所占据。

    拉尔达斯深吸口气,七转炎龙已经接近他所能承受的极限,与火灵珠融合所得来的能量飞速的消融着,他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但是,为了取得最后的胜利,为了捍卫自己大陆第一攻击魔法师的称号,他毅然吟唱出自己从来没有使用过的咒语,凄厉的大吼道:

    “炎——龙——八——转——至——无——极——。”

    空中的炎龙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本已经扩张到接近六十米长短的身体突然急剧的收缩着,白色的光芒渐渐凝结成晶体,竟然变成了一条固态魔法能量构成的晶体炎龙,它的身体闪烁着银色的光芒,外表看上去竟然和圣邪有着几分相象,巨大的咆哮声响起,浑厚的声音和圣邪的长吟声相应成趣,回声在峡谷中不断的传荡着,四周的山壁在这两股庞大的能量下瑟瑟发抖。八转炎龙虚空盘旋一圈,拉尔达斯所发出的旋涡能量已经消失殆尽,他跌落在地,透支魔法力使他虚弱的接近了昏倒的边缘,勉强用手臂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满足的看着自己所释放出的巨大炎龙,轻微的喘息着。达到火系魔法至高能力的他,早已经成为火元素中的一员,即使身体虚弱到极点,肆虐的火系能量也无法伤害到他分毫,之所以用透支的方式使出如此强大的魔法,他不光是为了获得这场比试的最后胜利,更主要的,是因为阿呆的出现已经让他感觉到了强大的威胁,他要将这个能够威胁到自己所创立的天金魔法师工会的青年扼杀在摇篮之中,杀机萦绕在他的心头,他早已经顾不上什么后果了,也忘记了里维先前点到既止的话。他向空中的八转炎龙发出了一个攻击的信息,这是他精神力最后的能量,随着精神力的枯竭,拉尔达斯额头上冷汗津津而下,他不甘心就这么昏迷过去,完全靠意志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他要看看,自己拼命释放出来的八转炎龙究竟有多么强大的威力,他也要看着那个能够召唤出龙的青年是如何被自己所释放出八转炎龙吞噬。八转炎龙,已经有着接近于禁咒的威力了。

    玄月忧心冲冲的看着阿呆,八转炎龙所带来的庞大热能使她也不得不全身相抗,她凭借自己强大的精神力传音告诉阿呆,如果他无法抵挡住炎龙的攻击,就用哥里斯之愿把他和圣邪都传送到自己身边,由自己来抵挡炎龙。

    阿呆听到了玄月的声音,但他现在已经没有能力再使用哥里斯之愿了,圣邪的不断抽取使他的生生真气近乎枯竭,全部精神力都用来帮助丹田中的金身凝聚能量,金身的光芒已经渐渐的暗淡了,就算他有能力将自己和圣邪传送到玄月身旁,他也不会那么做,他绝不想让玄月替自己抵挡着可怕的攻击。

    阿呆惊讶的发现,第二金身和金身之间的桥梁又出现了能量的传送,第二金身似乎正在不断将自己的能量传送给能量不足的金身,而它本身的体积却极为缓慢的缩小着。阿呆惊喜的知道,只要自己能够顺利度过眼前的难关,那功力必将百尺竿头再进一步。

    在炎龙进行第八转转化的同时,圣邪的龙语咒也到了最后的融合阶段,七颗如同实体般的金色能量球不断的凝结,在圣邪的催运下脱离龙角飘飞而起,在圣邪的头部最大的龙角上方融合着,庞大的金色能量渐渐突然下落,闪电般从圣邪的金角中没入它的身体,圣邪全身的鳞片竖立而起,庞大的身体完全变成了金色,金色的眼眸睁开,两道精光直射空中的八转炎龙。

    阿呆感觉到圣邪突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抽取着自己的生生真气,体内的能量再也补充不及,强烈的虚弱感使他身体微微的痉挛着,一缕血丝流淌而下。圣邪身上的神圣能量突然爆发了,巨大的能量震荡将阿呆的身体抛飞而出,外层蓝色的神龙覆体结界也随之脱离,蓝色的能量保护着阿呆,使他不至于被八转炎龙的火热能量所伤。

    峡谷中央,一天一地,一金一银两只体积相仿的巨龙凝视着对方,疯狂肆虐的能量给大地带来强烈的死亡气息,八转炎龙动了,它怒吼一声,身体如同银色的陨石一样飞速朝地面的圣邪撞来,圣邪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卡——哇——依——”龙语咒最后三个音符吟唱而出。龙王至强的单体攻击——金色的绝望,终于完成了。圣邪的幻影骤然出现,从它的本体中脱离而出,一只同圣邪完全相同的金色能量龙从圣邪身上分离而出,金色的羽翼展开,飞身而起,在清朗的吟唱声中骤然撞向八转炎龙。

    圣邪的金色眼眸、跌倒在地的阿呆、吃惊的玄月以及大陆魔法师工会的所有人,都暗暗的为金色的能量龙祈祷着,他们的目光随着金龙而不断的上升,胜利和失败在此一举。

    疲倦虚弱、勉强坚持的拉尔达斯、心中充满了各种复杂情绪的哥里松、以及天金魔法师工会的所有人都在为银色的八转炎龙叫嚣着,他们的目光随着那银色的身躯而渐渐下降。

    当双方数百双眼眸集中在空中一点时,凝聚着阿呆、圣邪、拉尔达斯、火灵珠的全部能量终于在空中碰撞了,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完全停滞了,空中一暗,似乎所有的东西都消失了似的,停顿似乎持续了几秒中,异常耀眼的光芒随着巨大的声响爆发了,轰——————

    轰然巨响声中,阿呆只觉的心头巨震,神龙覆体的蓝色结界剧烈的震荡起来,他的身体随着无可抵御的能量荡起,飘飞而出,全身的经脉如同撕裂般的疼痛,在他晕到前的瞬间,清楚的看到,圣邪全身爆发出一片血雾,在悲鸣声中化为一道银光自行返回到神龙之血内消失不见,阿呆心中大痛,虽然他感觉到圣邪没死,但圣邪受创比他自己受伤还要另他难过,随着剧烈的震荡,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金色的绝望和八转炎龙互相碰撞的结果,是势均力敌。从本身能量的角度来说,如果拉尔达斯能够完成炎龙第九转,那他这个魔法就达到了完美无缺的境地,成为一个至强的禁咒,但是,就算他融合了神器火灵珠,却依然只能完成第八转无极,这就使炎龙无法达到最高的境界。阿呆达到生生决第九重境界以后,综合实力并不弱于拉尔达斯,他将自己全部的能量输入到圣邪体内,帮助圣邪完成的龙语禁咒从境界上看,应该略强于拉尔达斯的炎龙九转。可惜,阿呆还只是刚刚进入生生变第九重境界不久,而圣邪更是还处于成长期,所以他们联合起来,也没能发挥出金色的绝望全部的能力,结果只是和八转炎龙战了个平手。

    在气机的牵引之下,圣邪受到了重创,在爆炸能量临身前他毅然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返回了神龙之血内,进入了沉睡之中。拉尔达斯本身虽然无法防御了,但炎龙九转这个魔法最大的特点,就是在完成九转之前,炎龙的能量很难被彻底消灭,八转炎龙和金色的绝望互相抵消后,在拉尔达斯恐惧的催使下,残余的能量凝结在他身前,为他挡下了致命的冲击波,但炎龙的能量也就此完全消失了,拉尔达斯要想恢复自己最佳状态,至少要休息三个月以上,在阿呆昏倒的同时,精神力耗损过剧加上冲击波的余震,使这位大陆第一攻击魔法师也晕了过去。

    比起能量枯竭的阿呆和拉尔达斯,两个魔法师工会的众人就要好的多了。虽然这数百名魔法师的实力根本无法和二人相比,但他们联合起来的力量还是相当可观,七彩的结界为他们挡下了削弱后的冲击波,除了少数功力较弱的魔法师喷血受伤以外,大多数人都平安的度过了劫难。但是,比卢峡谷环绕的群山却被这至强的冲击波毁灭了接近十分之一的山体,肆虐的能量将那些山体完全化为粉末吞噬了,峡谷周围残余的山壁都变得异常的光滑,看上去极为怪异。

    玄月在阿呆和圣邪分离的刹那,就感觉到圣邪身上所蕴涵的庞大能量并不弱于拉尔达斯所释放的八转炎龙,心中大定,当金、银两股能量在空中相撞时,她利用凤凰之血和神圣光系魔法在身前凝结成厚实的防御壁,本来她还想将阿呆也拉进自己的防御之中,但冲击波的力量实在太大,将她震的飘飞而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呆和自己一样被震飞。

    肆虐的能量渐渐消失了,玄月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将瘫倒在地的阿呆搂入怀中,毫不吝惜自己的魔法力,不断用光系魔法为阿呆治疗着,她发现,阿呆只是能量耗损过剧而已,并没有受到什么真正的伤害,这才放下心来。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从昏厥中渐渐醒转,他发现自己在一个宽阔的房间中,房间装饰很简单,白色的墙壁显得那么洁净,微微动了动自己的身体,虚弱的感觉说不出的难受,一个蓝色的影子引起了他的注意,勉强侧身看去,那蓝色的身影正是玄月,她趴在床边,睡的十分香甜,眉宇微微皱起,似乎在睡梦中也不安稳似的。阿呆心中一暖,他知道,玄月是在为自己担心啊!想到自己拒绝了月月,心中不由得暗叹,为什么玄日和他妹妹一样,都对自己那么好呢?自己真是对不起月月啊!

    似乎感觉到阿呆能量的波动,玄月身体一颤,从朦胧中清醒过来,眼眸中迷蒙的神色渐渐变得清澈了,当她看到阿呆正一瞬不瞬的注视着自己,不由得惊喜的道:“大哥,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玄月急切的关心使阿呆鼻子一酸,眼圈红了起来,“好兄弟,你放心吧,我没事了。”

    玄月释然道:“没事就好,真是吓死我了,要是你有什么事,可让我怎么办啊!”说完这句话,玄月的脸色顿时红了起来,赶忙低下头,用她那披肩的蓝色长发挡住了自己尴尬的神情,心头如小鹿般不断的碰撞,娇羞异常。

    阿呆心底升起一丝异样,身体的力量渐渐复苏,挠了挠头,道:“兄弟,比试结果到底怎么样了?我赢了还是输了?”

    玄月激荡的心情渐渐平复,将自己散乱的长发用同色的发带梳理在背后,微笑道:“结果可能是你最希望的,天金帝国魔法师工会没赢,大陆魔法师工会也没输,你和拉尔达斯都晕了过去,所有在场的魔法师都被你们俩强大的实力所震惊,连峡谷内的景物都被那最后的撞击所改变了,那真是毁灭性的力量啊!太可怕了,人力竟然能够造成如此场面,我从来都没想到过。最后那个叫里维的炼金术士判定你们战和。双方都没有再比下去的心情,结果就这么不了了知了,谁也没能将对方赶出安迪斯城,依旧是大路一边一个魔法师工会,经过这次的比试,双方似乎也不那么仇视了似的,那个叫哥里松的魔法师还说要过来找你呢?你认识他么?啊!哥里松,他不是和你的哥里斯老师有什么关系吧。”

    阿呆叹了口气,道:“哥里松是老师唯一的嫡亲弟弟。没想到最后竟然打和了,拉尔达斯不愧是大陆第一攻击魔法师,他的水平太强了,如果不是最后我用了生生真气协助圣邪顶住了他的攻击,恐怕就输定了,如果纯拼魔法的话,恐怕十个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玄月微笑道:“大哥,你也用不着妄自菲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擅长嘛,就算没有圣邪,只要你用出那次打败四骷髅的天雷交轰,也未必会输给他的八转炎龙,不过还好,如果他真的有能力用出九转炎龙的话,恐怕你就完了,那老家伙下手还真狠毒啊!完全是想要你命嘛。他融合了火灵珠的实力,恐怕比爸爸还要稍胜半筹。”

    阿呆在玄月的搀扶下坐了起来,道:“兄弟,咱们这是在哪里?是旅店吗?”

    玄月道:“大哥,你好笨啊!咱们帮了大陆魔法师工会那么大忙,他们怎么会让咱们住旅店呢?这里是大陆魔法师工会,你就安心的修养吧,等你好了以后咱们就离开。那几个长老对你感激的不得了,一个劲说你魔法修为高深,还说什么工会有了你真是工会的服气,以后再也不用对拉尔达斯有所戒惧了。如果他们知道你醒了,一定会赶过来向你道谢的。”

    暂时解决了两个魔法师工会的争端,阿呆心中轻松了许多,微笑道:“谢就不用了,只要两个工会以后再不发生什么争端我就知足了。等我功力恢复,咱们还是赶快离开的好。对了,我晕了很久么?”

    玄月摇头道:“也不算很久拉,比起圣邪的睡功,你还是差远了,只不过两天两夜而已。”

    一听玄月提到圣邪,阿呆心中一紧,道:“也不知道小邪这次受到的伤害严不严重,它又进入沉睡了,可千万别又睡上两年啊!都怪我,如果我不顾忌那么多,直接使用天雷交轰,小邪也不会受伤了。”

    玄月道:“小邪受伤时的样子我看到了,似乎伤的并不是很重,他用的那个魔法就是你以前和我提过的龙语咒么?真是威力强大,我想,有你的生生真气支持,它应该不会沉睡太长时间,只要他在咱们到达死亡山脉之前清醒过来,也就行了。”

    阿呆点了点头,道:“兄弟,你一直在这里照顾我,太辛苦了,快休息休息吧。那天你的魔法力也消耗的很大。”

    玄月点了点头,这两天她一直守在阿呆身旁不敢稍离,此时阿呆没事了,阵阵疲倦感不断充斥着她的身心,打了个哈欠,道:“那咱们就一起修炼吧,我先冥思了。”说完,脱掉鞋子爬上床,坐在阿呆对面,轻声吟唱了几句咒语,进入了冥思状态,白色的神圣光芒看上去比平时黯淡一些,包裹着玄月的身体,缓慢的吸收着空气中的光元素。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