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风神之刃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哥里松并没有因为对方坚韧的防御而惊讶,深邃的眼眸中反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就像猛兽看到自己的猎物一样。他举起手中法杖,吟唱道:“充斥在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燃烧的力量,以我之名,借汝之力,出现吧,灼热的火焰。”紫色的烈焰再次出现在法杖尖端的红色魔法石上,哥里松举起法杖,高声吟唱道:“升腾吧,火焰之球。”这个魔法阿呆再熟悉不过了,正是火流星。

    一颗直径仅有三厘米左右的紫色小火球飘飞而出,在它后面跟着一颗颗同样大小的火球,排成整齐的一列,在哥里松精准的控制下,一个接一个的向雨渊飞去。此时,先前的紫炎腾龙终于消失了,雨渊还没来得及喘过气来,第一颗火球已经撞上了水镜术的防御。

    哥里松用的并不是普通的火流星,以他的魔法修为再加上刻意的控制,火球在和水镜术碰撞的瞬间,刚要反弹之际骤然的爆开,火球变成了暴炎,震的水镜术微微一晃。如此精妙的魔法控制顿时让哥里松身后的天金魔法师们兴奋的呼喊起来。

    一个接一个的紫色暴炎不断的在水镜上轰炸着,雨渊的脸色渐渐变了,额头上的汗水流淌而下,现在双方完全进入了僵持状态,就看谁的魔法力能支持更长的时间,而哥里松凭借着低级魔法对水镜的轰击大大节省了自己的魔法力,从他从容自得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根本没有耗费太多的能量。已经胜券在握。随着小火球在一个位置的透点轰击,雨渊渐渐支撑不住了,水镜上出现了细密的裂痕,裂痕越阔越大,显然到了崩溃的边缘。其实以雨渊的实力,就算弱于哥里松,也不会相差太多,只不过由于他以前有过惨败的阴影,使他根本无法完全发挥出自己应有的实力,被哥里松抓住攻击的机会,再没有反击之力了。

    哥里松突然大喝一声,一颗直径半米的紫色火球在他的全神凝聚下出现了,随着前面的小火球飘飞而出,作为最后一击轰向雨渊。

    阿呆心中一惊,如果真的被这个强大的火球轰中,恐怕雨渊就不止是防御被破那么简单了,在如此灼热的火焰下,他必将被化为灰烬。他知道,如果双方有人死伤,恐怕就会引起双方仇恨的加深,何况,他又怎么忍心看着雨渊就这么丧生呢?催动哥里斯之愿的瞬间转移,下一刻他已经站在雨渊即将破碎的水镜之前,他双手一圈,淡绿色的生生变之盾闪电般出现在面前,迎面而来的一个个小火球接连的爆发着。

    真正面对哥里松的攻击,阿呆才充分体会到这紫色火球的强悍,虽然有生生变之盾的阻挡,但阵阵热流还是不断的透过能量传来,那爆发的火球不断的震撼着生生变之盾的防御。阿呆右脚微微后退,站稳身形,用左手支撑着生生变之盾抵挡着火球的轰击,右手幻化出一柄蓝绿色的生生变之剑,大喝一声,朝着迎面而来的火球斩去,直径三厘米的小火球毕竟威力有限,在生生变之剑带起的庞大能量下,一整排顿时消失无踪,但此时那颗巨大的紫色火球已经冲击而来,阿呆双脚点地,双手握住生生变之剑,丹田内的金身光芒大放,精纯的生生真气不断从双手中传入生生变之剑,生生变之剑光芒大放,蓝绿色的剑刃变成了三米长短,阿呆高高跃起,骤然一剑向火球劈去,为了不让火球的余波伤害到身后的雨渊,他这一剑带有着吸附的能量。噗的一声,生生变之剑将紫色火球一分为二,在庞大的生生斗气带动下,分成两半的火球重击在地面,轰然巨响中,地面的泥土被火球汽化了,直径三米,深达五米的大坑出现在阿呆身前不远处。

    所有的魔法师都被阿呆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哥里松眉头微微挑起,大喝道:“怎么?你们大陆魔法师工会要仗着人多上么?”

    阿呆对哥里松只有亲切之感,面对他的责问顿时说不出话来。风致飘飞而出,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青年是谁,但人家既然救下了雨渊的性命,自然是自己一方的朋友,“哥里松,这场我们认输了。你既然出手如此之狠,可别怪我们手下不留情。”

    哥里松冷哼一声,道:“没想到堂堂的大陆魔法师工会居然会找武技高手来助阵,我到要看看你如何手下不留情。来吧,我等着你的。”

    紫袍炼金术士走了出来,淡然道:“哥里松魔导士请你回归本队。既然双方是较量魔法,就应该本着切磋的原则,不应有伤害对方性命之心,从现在开始,如果再有哪方有致人于死地的做法,我将判他为负。第八场比试,天金魔法师工会获胜,比分五比三。一分钟后,第九场比试开始,希望双方谨慎而为。如果你们双方控制不住情绪而发生暴动,那我们炼金术士工会将永远不和魔法师工会来往。”炼金术士工会虽然可以说是魔法师工会的分支,但他本身却对魔法师工会有着很大的帮助,高级别的魔法师最喜欢的就是强力的魔法器具,而魔法器具则只有炼金术士能够制作,对于富可敌过的炼金术士,是没有人不巴结的。

    哥里松哼了一声,转身走回了自己的队伍之中。在他转身的刹那,阿呆心底突然响起苍老的声音,“小子,你是不是我大哥的徒弟阿呆?等这里的事结束以后,我在找你。希望你好自为之,不要卷进两个工会的争斗之中。”

    阿呆心中一动,刚想用传音之法回答,但哥里松却已经返回了本队,没入众魔法师之中。风致拉了阿呆一下,低声道:“多谢相助,请跟我返回本队吧。”说完,带着阿呆返回到众魔法师队伍之中。雨渊早已经回来了,由于魔法力消耗过大,他显得很虚弱,看到阿呆走过来,感激的道:“小兄弟,谢谢你救我一命。没想到哥里松这家伙竟然强悍到如此地步,恐怕比拉尔达斯也差不了多少了。”

    玄月和奥里维拉也走了过来,奥里维拉有些激动的冲风致道:“老师,让我出场吧,天金魔法师工会也太嚣张了。”

    风致皱了皱眉,轻轻摇头道:“不,你是工会中最大的隐秘,现在还不到暴露的时候,不是让你跟工会留守么?你怎么还是过来了?”

    奥里维拉尴尬的说道:“是这两位老师到了工会,他们不认得路,所以我带他们过来了,这位阿呆老师也是咱们工会的长老呢,有他加入,咱们一定不会输的。您放心好了。”刚才阿呆破掉哥里松的攻击,已经让奥里维拉对他的崇拜近乎盲目。

    风致心中一惊,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身穿火系魔法师袍的青年,疑惑的道:“你是工会的长老,我怎么没听说过。”

    没等阿呆回答,奥里维拉抢着道:“老师,您忘了,在几年以前,工会增加了一位能够召唤龙的魔法师做长老,就是阿呆长老啊!他路经此处,听说了工会的事,特来相助的。”

    风致当然听说过,如果不是卡里会长亲自发来的信函,他真的无法相信大陆上真的有魔法师能够召唤出龙来,惊讶的道:“原来是你。”

    此时,紫袍炼金术士已经宣布第九场比赛开始,风致冲身旁的古天使了个眼色,大陆魔法师工会已经不能再输了,对方的两名魔导士既然都已经出现,自己这边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必须要先扳回比分再说。古天会意的走了出去,向对方发出了挑战。

    风致对古天信心十足,根本没有去关注场上的比试,看着阿呆道:“小兄弟,你真是工会的长老么?是不是卡里会长叫你来帮我们的?”

    阿呆尴尬的一笑,道:“当初卡里会长是让我做长老,其实我的魔法不行的。这次正好路过这里,听说两个魔法师工会之间发生了冲突,就顺便过来看看。风致长老,现在,现在情况如何?”本来他想说,为什么一定要发生争斗呢?但一想双方的魔法师是那么的仇视也就没有问。

    风致苦笑道:“本来我们是很有把握的,对方只有朴天一个魔导士在,而我们这边有三名长老,其他的魔法师水平都差不多,我们应该至少能多赢两场才是,可你也看到了,现在对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哥里松,朴天又赢了一场,就算我和古天全都获胜,也只是扳平比分而已。至于最后谁能取得胜利,还要看运气了。多亏你及时出现,不但救回了雨渊贤弟,也给我们重新带来了获胜的希望,既然你也是工会的长老,后面的比赛你一定要帮工会赢回一场,用你召唤的银龙震撼住对方,将咱们工会的声势推上去。看那些家伙还敢不敢嚣张。”

    阿呆无奈的叹息一声,道:“长老,我并不想参与到两个工会的争斗之中,哎——,大家都是魔法师啊!又何必如此呢?”

    风致一楞,皱眉道:“两个工会之间的冲突并不是我们引起的。对方仗着有拉尔达斯这个魔导师,向来行为嚣张,看投奔我们的魔法师人数多,就眼红的老想用不正当的手段来抢夺,我们虽然不愿意发生争斗,但人家欺负到门前,总不能不还手啊!你既然是工会的成员,就应该为工会的荣誉而努力,难道你想看着咱们正宗的大陆魔法师工会就此没落么?”

    玄月突然道:“风致长老,你也别逼我大哥了。大哥召唤龙的那个魔法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的。看形势再说吧,如果对方真的强悍到大哥不得不出手,他一定会参加比试的。同时,也可以算上我一个,我想,帮你们赢回一场还不成问题。”

    风致打量着这个语气高傲的英俊少年,他虽然也是火系魔法师打扮,但风致却清晰的感觉到他本身所具有的神圣气息,以自己魔导士的实力竟然无法看穿对方的魔法实力有多强,看来修为不浅,点头道:“那好吧,就看形势而定,如果我们能赢就不劳烦阿呆长老了。”

    第九场比试根本没有任何悬念,只是几次魔法碰撞,古天就轻易的获得了胜利,打败了对方的一名大魔法师,将比分变成了五比四。第十场比赛,风致亲自出场,同样轻易的拿下了对手,双方又重新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但是,接下来的比赛却让风致等三位长老大跌眼镜。对方的魔法师出奇的强悍,之后的六场比赛竟然赢下了四场,将比分变成了九比七,只要再赢一场,就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比试已经进行了整整一天,夕阳渐渐在西方落下,在它那最后的光芒照耀下,空中的云朵被染成了红色,此时,也到了双方比赛最关键的时刻。

    风致的冷汗已经流了下来,现在的局面对大陆魔法师工会非常不利,这次比试关系到大陆魔法师工会的名誉,决不能输,一咬牙,他冲身旁的奥里维拉道:“为了工会最后的胜利,你必须要出手了。记住,不要手下留情,上来就用最强悍的攻击打败对手,把咱们的士气振奋起来。”

    第十七场由大陆魔法师工会先派出挑战者,奥里维拉眼中流露出兴奋的光芒,能为自己的工会争得荣誉,是多么的光荣啊!他慢步走到场地中央,高声道:“大陆魔法师工会大魔法师奥里维拉请教。”到目前为止,能够代表两个工会出战的都是年过半百的资深魔法师,年轻的奥里维拉一出现,顿时引起了天金魔法师工会的轻视,哄笑声响起一片。是啊!谁会看的起一名年轻的魔法师呢?

    “大陆魔法师工会没人了么?竟然派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出战,直接认输比较好吧。”

    “这你就不明白了,人家这个青年魔法师啊!一定是卡里那老家伙的私生子,想给他老爹争点面子呢?哈哈……”

    听着对方的讥讽,奥里维拉并没有生气,他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道:“哪位愿意指教在下?”从五岁他就开始接触魔法,对于魔法的狂热超过任何人,否则,也不可能在如此年纪就有这样的成就,他深深知道,要想在魔法比试中充分发挥出自己的实力,稳定的心态是最重要的。对方的讥讽,在他耳中只不过是无聊的声音,根本无法引起他的注意。风致看着自己爱徒从容的表现,流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

    朴天和哥里松商量了两句,他们现在有三次机会可以获得最后的胜利,胜券在握的情况下自然不会着急,派出了一名水系的大魔法师迎战。

    水系魔法师年约六十,身材矮胖,身上的魔法师袍紧紧的裹着他那“丰满”的身材,胖乎乎的脸上带着一丝轻蔑的笑容,用手中那和他身材非常不协调的长柄魔法杖指着奥里维拉道:“天金魔法师工会水系大魔法师唐德来指教你了。小子,等着被冻成冰棍吧。”他的话再次引起背后的同仁们一片哄笑。其实,朴天和哥里松并没有像手下们那样小看奥里维拉,这个唐德在天金魔法师工会中非常有名,有着和哥里松同样嚣张的脾气,但他也同样有着嚣张的本钱,在工会的大魔法师之中,功力称冠,已经接近了魔导士的水平。所以才会被委此重任。

    在现在的比赛时,奥里维拉一直在队伍后面冥思,恢复着先前损失的魔法力,此时的他,已经恢复了最佳状态,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的对手很强,但他却丝毫没有惧怕之心,他相信,自己深爱着的魔法,一定能打败对手。虚空一划,空间裂缝出现,风神之杖飘飞到奥里维拉手中。

    空间裂缝的使用顿时让天金魔法师工会的哄笑声消失了,所有的魔法师都知道,这个魔法必须要有高级魔法师、甚至大魔法师的水平才能用出。

    唐德眯了眯本就细小的眼睛,看了一眼奥里维拉手中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的风神之杖,道:“小子,我们开始吧。温柔之水,凝结成冰,聚而不散,永冻之光,爆发吧,水元素之力。”他用的,是和雨渊同样的六级水系魔法极冻冰封球,在他的刻意控制下,蓝色的光芒不断的在身前凝聚着,冰封球的体积飞快的增大,一根根尖锐的冰棱从球体中钻出,很快,魔法就渐渐的形成了。

    和唐德使用高等级的咒语相反,奥里维拉根本就没有准备和对方硬撼,飞快的给自己释加了一个风翔术,身体轻飘飘的向唐德冲去,风神之杖发挥出增幅作用,根本没有吟唱咒语,一个低级的风刃就飞向了唐德。唐德心中一惊,但他并没有闪避,作为不擅长近身搏斗的魔法师,几乎每人都有自己防御近身攻击的能力,他也不例外,一个魔法卷轴飘飞而出,水幕弥漫,顿时挡住了奥里维拉的攻击。

    奥里维拉并没有停止自己的风刃,一个接一个的不断轰击着唐德的水幕,但风刃毕竟是低级魔法,虽然使唐德有些分神,但还不足以破掉他的水幕防御,冰封球仍然在一点点的壮大着,唐德心中暗暗冷笑,只要自己这个六级攻击魔法形成,就是面前这个小子的死期。

    奥里维拉好象没有意识到冰封球的强大似的,仍然不断的用风刃轰击着水幕。终于,唐德的魔法完成了,在他的控制之下,直径一米的巨大冰封球带着蓝色的尾焰速度奇快的向奥里维拉撞来。奥里维拉并没有闪躲,而是举起了自己的风神之杖,就在冰封球即将撞上自己的刹那,风神之杖的特殊功效发挥了作用,场地中的奥里维拉突然分身为九,闪电般散成一排,冰封球虽大,但也只是撞上了两个分影,从影子中一透而过,冲了过去。唐德大吃一惊,慌忙用全部精神力回拉,将冰封球撤了回来。这突然分影的魔法他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

    奥里维拉趁此机会,高声吟唱道:“自由的风元素啊!我请求您,凝结成锋利而坚固的刀刃,摧毁面前的敌人吧。”九个身影以同样的动作,同样的口型吟唱着同样的咒语,如此诡异的场面顿时让天金魔法师工会的众魔法师们大吃一惊,青色的光芒在九个奥里维拉的风神之杖凝聚着,他眼中光芒大放,九道风刃同时激射而出。唐德面对如此异象不敢贸然攻击,控制着冰封球漂浮在自己面前准备随时应变。

    九道风刃闪电般向唐德冲去,在冰封球五米外突然停顿了一下,九道能量骤然重合为一,原本不大的风刃变成了无坚不摧的巨大青色利刃骤然下挥。唐德在万分惊讶中推出了冰封球,试图阻挡对方的攻击,但九重压缩的风刃的威力已经远远不是一个二级魔法。

    “吱——”,尖锐的摩擦声响起,冰封球像先前被阿呆劈开哥里松的火球一样分成了两半,能量减弱的巨大青色风刃毫不客气的朝唐德劈去。唐德清楚的感觉到这个魔法所蕴涵的巨大威力,那绝不是他身前水幕所能抵挡的,不禁暗呼一声,我命休矣。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风刃在劈到唐德身前之时,突然奇异的一扭,锋刃转向一旁,横拍而出,庞大的风元素之力顿时将唐德的身体重击飞出,落向己方的阵营。由于没有准备,天金魔法师工会的魔法师们顿时被压倒了一片,但唐德的性命也已经保住了。

    光芒一敛,奥里维拉的九条身影重合为一,他脸色有些苍白的不断喘息着,但眼底的兴奋之光却怎么也无法掩饰。他终于替大陆魔法师工会扳回了一局。他的表现,也赢得了本方巨大的欢呼声,如此奇妙的魔法确实另人叹为观止。只有风致暗呼侥幸,他很清楚奥里维拉的实力,如果公平的比试,他绝不是唐德的对手,这次的胜利,完全是依靠风神之杖办到的。但毕竟是赢了,大陆魔法师工会又有了胜利的希望。

    紫袍炼金术士走到奥里维拉身前,赞许的冲他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风神之杖,道:“第十七场比试,大陆魔法师工会获胜,总比分九比八。一分钟后第十八场比试开始,请双方准备。”奥里维拉刚想回归本方,却听炼金术士低声道:“你拿的是神器吧?”

    奥里维拉心中一惊,但也没有掩饰,轻轻的点了点头,将风神之杖送回自己的空间,冲炼金术士微微躬身,这才返回本方阵营之中。

    风致并没有去注意被众魔法师兴奋的迎回来的奥里维拉,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阿呆身上。阿呆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暗叹一声,看来,自己还是不得不出手啊!刚想飘身到场中进行下一场比试,但一道红色的身影却比他快了一步飘飞而出,落在了场地中央,正是穿着火系高级魔法师袍的玄月。

    第十八场本来应该是天金魔法师工会一方出挑战者,朴天和哥里松一看到对方率先派出了选手,不由得同时一楞。

    玄月将身上的红色魔法师袍脱下甩到一旁,露出里面的平民服装,淡然道:“大陆魔法师工会高级光系魔法师玄日请教,哪位出战。”

    朴天和哥里斯同时心中一紧,虽然玄月只称自己是高级魔法师,但先前奥里维拉的出现已经让他们提高了警惕。朴天低声冲哥里松道:“大陆魔法师工会怎么会有光系魔法师?会不会是教廷派人来帮他们对付我们?”

    哥里松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我们天金帝国在教廷心中的地位一直都比华盛帝国要重,教廷就算要帮,也只会帮我们。这小子比刚才那个还要年轻,光系魔法可不是那么好修炼的,或许只是虚张声势而已。不过,我们已经不能再输了,否则就又要站在同一。顾不得其他了,让他去吧,我们必能一战功成。”

    朴天点了点头,这次的比试天金魔法师工会比大陆魔法师工会更加重视,他们一直在与对方的无形争斗中处于下风,如果这次能赢了,就算不能取代大陆魔法师工会的地位,最起码也能和对方分庭抗礼。他冲身旁的一名火系魔法师做了个手势。那人点了点头,排众而出,走向场地中的玄月,清朗的声音响起,“天金魔法师工会火系魔导士基努请教。”

    风致等三位长老大吃一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阵营之中竟然还有一名魔导士在,而且这名魔导士是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玄月的魔法水平他们也没有见过,刚刚燃起的希望顿时破灭了,都是一脸焦急的神色。

    玄月是怕阿呆为难才出手的,一听对方自称为魔导士,也很吃惊,抬起头向对方看去。只见站在她面前的火系魔法师是一名二十几岁的青年,似乎比奥里维拉要大一些,火红色的魔法袍上只有高级魔法师的标记,但从对方身上散发出的能量波动来看,确实有着魔导士的水平。青年容貌很普通,看上去有着一些和阿呆同样的木讷,手中拿着短柄魔法杖,正打量着自己。玄月刚想准备攻击对方,但对方的话却气的她差点晕倒。

    基努看着面前这比自己年纪还小,自称高级魔法师的少年不禁有些犹豫,试探着道:“小兄弟,你还是回去换个人来吧。我的火系魔法可是非常霸道的,要是烧坏你这张漂亮的脸就不好了。就算是烧了你的衣服也会让你难堪的啊!下去吧,换个人上来好不好。”

    “放屁,谁是你的小兄弟,罗嗦什么,有本事你烧烧看。”玄月气的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还没有人这么小看过她,随手一划,从空间裂缝中取出自己的天使之杖,胸中的怒火催发着她的精神力达到了顶峰,没有任何掩饰的,金色的圣光骤然而出,围绕在她体外三尺范围,庞大的神圣气息冲天而起,湛然神光使玄月看起来是那么高不可攀。

    在场所有的魔法师都平静下来。虽然他们不清楚这是什么样的实力,但也被这滔天的神圣之力吓了一跳,不禁吃惊的议论起来。

    “这么年轻的光系魔导师,真是不可思议啊!看来教廷的实力确实比魔法师工会强的多了。”低低的声音在哥里松耳边响起,他吃惊的朝自己身后一名高大的火系魔法师看去,低声道:“您是说那个少年是名魔导师么?”

    “恩,他很强,不过好象还刚达到魔导师的实力不久,气息还不是很稳定,如果我对上她应该可以打成平手。毕竟那是神圣光系魔法。”光系魔法对上普通四系魔法,有一定的加成作用。

    哥里松的嚣张不见了,声音有些颤抖着道:“那我们这场不是输定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