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工会之争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听完奥里维拉的叙述,三人终于走出了安迪斯这座大城,顺着宽阔的大道向东北方前进着。

    “奥里维拉,既然双方要凭实力绝一胜负,以你这接近魔导士的水平,为什么没去参与呢?难道大陆魔法师工会就这么有把握么?”

    奥里维拉道:“那到不是,说来不好意思,工会的长老们对我都非常看重,在我还十岁的时候,就已经重点培养我的魔法水平,尤其是几位修炼风系魔法的长老,对我非常关照。在他们看来,我现在就是工会的秘密武器,也许是他们不想过早让对方知道我的实力吧,所以才一直不让我在公众场合出现,这次又在家里留守。其实,我的魔法水平也没有您说的那么高,只不过比普通的大魔法师稍微厉害一些而已,之所以能用出强大的风系魔法,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刚才用过的风神之杖。”

    玄月想了想,道:“我以前好象在典籍中看到过关于风神之杖的记载,它应该是一件神器吧,没想到会在你手里。”

    奥里维拉道:“不错,风神之杖确实是一件神器,有了它,是我的魔法水平几乎可以提升一个档次。它有两个功效,一个是可以增强施法者的魔法效果并使魔法控制轻松一些,另一个,就是能够制造出分影的效果,就是之前我所用的那招。这个分影的效果非常奇异,他可以让魔法师避免最弱的近身搏击,在分影之后,每一个影子都可以是真人也可以是幻影,而且,最大的功效就是分出的身影可以同时使用出魔法。您想想,一个人的魔法突然变成九个,叠加在一起的威力可以增强很多。”

    玄月心中一惊,道:“这件神器这么神奇么?那你不是无敌了,要是你能用分影用出个六级魔法,恐怕大陆上任何魔法师都不是你的对手。九次叠加的魔法可是成数倍的增加威力啊!”

    奥里维拉苦笑道:“哪儿有那么容易,风神之杖虽然有这个特点,但利用分影使用魔法却非常困难,所需要消耗的魔法力也是平时的数倍以上。以我现在的修炼水平,刚才用的那个风盾已经是极限了,我现在体内的魔法力不足最强状态的二分之一。神器虽然有着强大的能力,但也不是可以不劳而获,什么都能做到的。”

    阿呆微笑道:“已经很不错了,如果这样下去,只要你的魔法水平不断的精进,必然能凭借它的能力使用出更多强大的魔法,这种进步性就比其他神器要好的多了。”刚才奥里维拉用叠加之法使用出的风盾,在阿呆眼里,威力绝对不次于普通的六级魔法。

    奥里维拉叹息道:“太难了。这柄风神之杖在工会中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了,至于怎么得来的我不清楚。但我却知道所有的现任到目前为止,也只有百年前工会的一代怪才风系魔导师卢帝大师达到的水平最高。但也只是能作到用分影使出四级魔法而已,但是其叠加出来的威力,已经非常接近九级的禁咒魔法了。他就是我想超越的目标。”

    阿呆鼓励他道:“努力吧,我相信你以后一定能超越他的。你还这么年轻。”

    奥里维拉展颜一笑,道:“希望如此吧。这里人少了,咱们加速赶一程吧。”说着,从空间裂缝中取出风神之杖,喃喃的念了几句咒语,给自己施加了一个风翔术。风翔术是加速术的进化魔法,只有风系才具备,他可以将人的体重尽量的减轻,利用风元素的推力加快前进。虽然远比不上比因落格那种真正利用风系魔法飞行,但效果已经非常不错了。奥里维拉的身体化为一道青影飞速的前进着。

    玄月不甘示弱,同样取出天使之杖,利用能量反冲的原理飘飞而起,追着奥里维拉去了。在三人中,要论速度,谁也比不上功力深厚的阿呆,他并没有向玄月那样飞翔起来,只是将生生真气运到脚下,每次点地都会飘出几十米外,风驰电掣般追了上去。

    奥里维拉将自己的魔法水平施展到极限,虽然先前魔法力消耗了不少,但凭借着风神之杖的增幅,他还是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最高水平,周围的景物飞快从他身体两旁掠过,他心中暗想,虽然你们的修为都比我高,但要和我比起最擅长的速度来还要差一些吧,想到这里,奥里维拉好胜之心大起。在他的急速奔行之中,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看到了前面高高的几座山峰,山峰在他眼中渐渐变大,五分钟后,他已经来到了山脚下比卢峡谷的入口处。奥里维拉散掉施加在自己身上的风翔术,轻飘飘的落在地面,全力施为下消耗了他大量的精神力,脸色不由得有些苍白。但他心里是兴奋的,毕竟自己赢回了一些面子,心里舒服了许多。微微一笑,回过头看着远方渺无人影的大路,准备休息一会儿等着阿呆和玄月。

    “奥里维拉,这里就是比卢峡谷么?”清朗的声音将奥里维拉从得意中唤醒,他吃惊的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发现阿呆和玄月就站在他身旁不远处,正微笑的看着他。奥里维拉的得意顿时荡然无存,痴痴的道:“你,你们好快啊!”

    阿呆微笑道:“你的速度也很快啊!魔法师能有这样的速度已经很不容易了,咱们快进峡谷吧。”

    奥里维拉怅然点头,迈动有些沉重的脚步顺着众山中的羊肠小道向里走去。这个时候,他心中仅余的一点骄傲也消失了。但阿呆和玄月强大实力的表现也更坚定了他拜师的决心。

    三人顺着小路快步前进着,地势越来越高,果然如奥里维拉所说,路渐渐的难走了,经常是一边身靠山壁,另一边是悬崖,留给他们行走的路只有一尺宽。玄月走在阿呆和奥里维拉中央,心跳明显加快,偶尔看一眼旁边的悬崖,身体就会微微颤抖一下。

    似乎感觉到了玄月心中的恐惧,阿呆贴近玄月的身体,淡绿色的生生变固态能量幻化出一片薄薄的能量护在玄月身旁,轻轻的挤压着她的娇躯,“兄弟别怕,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这种地方虽然对玄月这样的魔法师有些威胁,但像阿呆这样水平的武技,跟走平地并没有什么两样。

    玄月娇躯一震,一股暖意从心底升起,瞬间蔓延到全身,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充斥着她的芳心。两天来的委屈似乎都消失了似的,她的眼圈红了起来,两行清泪滴落在新换上不久的火系魔法师袍上,留下了淡淡的水迹。

    三人在岩石中穿行着,翻过一座陡峭的小山,在山脊中拐了几道弯,终于进入了比卢峡谷,当他们来到峡谷外之时,正好看到峡谷内空中一团深蓝色的火球和一颗巨大的水球在空中相撞,轰然巨响声中,火球似乎占据了一丝上风,抵消掉水球之后已经变成了火红的颜色,继续前行,朝峡谷的另一方冲去。奥里维拉停下脚步,扭头冲玄月和阿呆道:“看来里面的争斗还没有结束,咱们快进去吧。”

    峡谷的入口很窄,只能同时并行两人,经过十余米的入口,前方豁然开朗,峡谷内中央的地势到是非常平坦,足有几百名魔法师径渭分明的分成两派,阿呆吃了一惊,即使当初在光明行省的军队中,他也没见过如此多的魔法师啊!这里各系的魔法师都有,双方队伍前各有一人,正在不断的吟唱咒语拼斗着,两人的魔法相克,火系和水系的魔法一个接一个的向对方飞去,轰鸣之声不断响起,腾腾水雾冉冉上升着。

    两个工会的魔法师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场地中的拼斗,并没有人注意到峡谷口处突然多了三个人。奥里维拉低声道:“右边就是我们工会的人,咱们悄悄的绕过去吧。两个工会都很自负,竟然没有派人在谷口守卫。”说完,他沿着峡谷边缘向大陆魔法师工会的魔法师后面绕去。

    玄月淡淡的说道:“没有守卫也很正常,这里入口那么狭小,双方要是各自派人守卫在那里,还不打起来么?何况此处如此隐秘,也根本没必要派人把守。就算安迪斯城的亚金人想来插手,恐怕也很难来到这里。”她现在的心情好了许多,脑子也自然灵活起来。

    阿呆微笑道:“兄弟,你说的很有道理啊!咱们快过去吧。”说完,扯着玄月,追着走在前面的奥里维拉快速的绕到大陆魔法师工会的后方。

    三人悄悄的绕到魔法师们的背后,站在边缘看着场地内的情况。场地内的魔法拼斗已经到达了白热化的境地,天金帝国魔法师工会的火系魔法师与大陆魔法师工会的水系魔法师都已经消耗了大量的魔法力,两人的身体都有些颤抖,豆大的汗水不断流淌而出,他们的魔法力已经很弱小了,只够用出一些如水弹、火球之类的小魔法了,每吟唱一个咒语,都要经过很长时间。

    半个小时后,玄月疑惑的向奥里维拉道:“魔法比试这么费劲么?他们明明早已经筋疲力尽了,为什么还继续比下去,一点意义都没有啊!这要比到什么时候啊?”从他们来到峡谷内到现在,双方魔法师每次都需要几分钟的休息才会用出下一个魔法,天金帝国魔法师工会一方占据了些许优势,但却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击溃自己的敌人,他们现在已经不光是比魔法了,更要比意志,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

    奥里维拉低声道:“老师,你不知道,能代表双方出战的,都是各自工会中最强的魔法师,像场地中的两位,都有着大魔法师的级别,以他们相差不多的水平,就只能这么耗下去,最后看谁坚持不住被对方打倒才行。看场上的情况,双方似乎还都没有派出最强的魔法师,之前的比试肯定耽误了不少时间。据我们所知,天金帝国的魔法师工会中只有一名魔导士,而我方却有三位魔导士级别的长老在这里压阵,胜的可能性会大一些吧。两位老师你们等等,我去找个朋友问问,看看双方现在都是什么情况。”

    玄月低声道:“别告诉别人我们来了的事,我们不想那么早被人发现,而且我们也未必会帮助哪一方,你明白么?”

    奥里维拉微微一笑,道:“老师,您放心吧,不该说的我自然不会说。”说完,悄悄的走到最后一排魔法师中,向几名高级魔法师询问起来。

    此时,场中的拼斗终于到达了尾声,毕竟天金魔法师工会的火系魔法师在实力上占据一丝上风,终于比对方快了一线用出一个火球术,砰的一声,大陆魔法师工会这方的水系魔法师终于坚持不住了,稀薄的防御水幕被火球所破,精神力的透支使他再也支撑不住,顿时瘫倒在地,晕了过去。获胜的火系魔法师比他也强不了什么,身体一晃,险些摔倒,勉强用自己的长柄魔法杖支撑着身体才站稳,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一名身穿紫色魔法袍的老魔法师从天金魔法师工会一方走出,他的声音异常平静,淡淡的道:“第六场比试,天金魔法师工会获胜。请双方各自准备,一分钟后,第七场比试开始。”说完,他朝着大陆魔法师工会一方走来,站在队伍的最前端,闭上双眸一言不发。

    这时,奥里维拉已经转回,阿呆对刚才那名紫袍魔法师非常感兴趣,低声问道:“怎么会有穿着紫色魔法袍的魔法师在?”

    奥里维拉道:“我刚问清楚了,由于双方多年以来形成的矛盾,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所以这次比赛都很拼命。但为了保住魔法师的元气,所以一致决定,用公平的比试方法来决定谁能继续留在亚金族之中发展。那名紫袍魔法师就是这次比试请来的裁判,他是一名大师级的炼金术士,听说也有魔导士的魔法水平呢?因为双方魔法师众多,为了能充分检验出双方的实力,所以决定以十九场十胜制来决一胜负,每场比试由双方交替先选出自己出场的队员,然后再由对方挑选魔法师进行挑战,一般情况下,当然是后出人的一方获胜的可能性大,因为可以针对对方派出选手的弱点而选出己方参加比试的魔法师。哪方先取得十场胜利,就算赢了,另一方必须无条件的退出亚金族。百年之内,不得重回这片土地。算上刚才这第六场,现在双方都是三胜三负,谁也没占到便宜,都是后出魔法师的一方获得胜利,之后的比试恐怕会越来越激烈,因为双方都把实力强大的魔法师放在后面出场。咦,怎么他们的分会长第四场就出来了。这怎么可能?”

    玄月和阿呆向场中看去,只见天金魔法师工会中走出一名老年魔法师,他穿着一身黄色的魔法袍,眼睑低垂,老态龙钟的样子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跌倒似的,完全靠手中那不起眼的土黄色魔法杖支撑着。他缓慢的走到己方队伍前,苍老而低沉的声音响起,“天金帝国土系魔导士朴天请教,贵会那位出场。”他虽然表面上是风烛残年的样子,但是双方的魔法师都知道这朴天的厉害,在四系魔法师之中,要属土系魔法最难修炼,土元素是一种非常平和而难以调动的魔法元素,要想控制它,就必须付出比其他系魔法师更多的努力才行,所以大陆上也很少出现土系魔导师,土系魔法有着非常强大的防御力,而且,攻击力也非常强悍。正式因为这种原因,卡里才能够以同样是魔导士的实力当上大陆魔法师工会的会长。站在大陆魔法师工会的三位长老一看到朴天出场,顿时皱起了眉头,他们三个分别是风、水、火系的魔导士,谁也没有把握能对付的了这个朴天,他的土系魔法向来是三人所忌惮的,否则,天金魔法师工会也不会仅凭借他这一名魔导士就与大陆魔法师工会对抗了十数年之久。

    奥里维拉指着大陆魔法师工会前面的三位长老,低声道:“两位老师,你们看,在我们这边队伍最前面的风系魔导士就是对我指点最多的风致老师,他旁边的火系魔导士是古天老师,水系魔导士是雨渊老师,工会在安迪斯城的分会一直都是由三位老师来管理的,他们也同时负责整个索域联邦的魔法师。对方的出来挑战的这个朴天分会长修为非常深湛,曾经有人说过,如果他不是选学了土系魔法,恐怕现在已经有接近魔导师的实力了。我们这方恐怕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不知道三位老师会派谁出战。”

    阿呆自从听了奥里维拉说双方只是公平比试而已,心情就非常放松,微笑道:“谁胜谁负都无所谓,只要不是真的打起来就好,这种用比试解决的方法既不伤和气,又能让双方满意,不是最好么?”他的心神现在全放在那名紫袍魔法师身上,对场地中的比试并不是非常看重。大师级的炼金术士,那不是和哥里斯老师一样的级别么?阿呆心中升起一丝亲切的感觉,如果那老炼金术士不是这次比试的裁判,他也许已经上去和他搭话了。

    此时,风致长老走到紫袍炼金术士身旁,低声的说了几句什么。炼金术士微微点头,再次走到场地中央,冲朴天道:“大陆魔法师工会决定本场弃权,朴天分会长请回,第七场比试,天金魔法师工会获得胜利,一分钟后,进行第八场比试,请双方做好准备。”

    朴天的不战而胜顿时使天金帝国一方的魔法师气势大盛,一些低级的魔法师甚至高呼出声,说不出的得意。而大陆魔法师工会这边则沉默下来。也许是为了能够夺回气势,三大长老之一的雨渊在和另外两位长老商量后走出了己方的阵营,站在场地中央,他穿着一身蓝色的魔法袍,手中拿着一柄镶嵌着七颗水蓝色宝石的小巧法杖,虽然已经年过七十,但表面上看却只如五十许人,雨渊在大陆魔法师工会中是出了名的好好先生,脸带微笑,冲对方道:“雨渊请教,哪位出场?”

    看到己方的魔导士终于出战了,大陆魔法师工会一方顿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消沉的气势再次上升。

    退回到阵营前的朴天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冲身旁一名一直低着头的火系魔法师说了句什么,那名魔法师缓步上前,向场地中走来。此人的身体几乎全都包裹在魔法袍之中,头上的斗篷盖住了他的头发,身上的法师袍显示着他大魔法师的实力。

    阿呆突然身体一震,右手上的哥里斯之愿微微的颤动了一下,他感觉到天金魔法师工会出场的魔法师有一种非常强烈、似曾相识的亲切感。

    雨渊看着对方出场的是火系魔法师,并没有怎么在意,水火两系魔法相克,谁的实力强一些,就能得到最后的胜利,自己是魔导士,而对方只是大魔法师,在实力上对方绝不是自己的对手,这场本方是赢定了。

    正在这时,那名火系魔法师缓缓抬头,伸手将魔法袍的帽子撩了起来,露出了本来面目,苍老而干瘦的面庞是满是褶皱,深邃的眼眸中流露出兴奋而好战的光芒,嘿嘿冷笑道:“雨渊,没想到是我吧。今天,你输定了。”

    看到老魔法师的面容,阿呆全身剧震,失声叫道:“哥里斯老师。”他的声音很大,引得大陆魔法师工会的魔法师们都向他看来。对面的火系魔法师也听到了他的呼喊声,惊讶的向他这个方向看来,阿呆和他目光相接,顿时辨认出此人并非哥里斯,他比哥里斯要矮了一些,而且年纪也比哥里斯要小一些,只是容貌非常相象而已。

    雨渊似乎没有听到阿呆的声音,完全沉浸在吃惊之中,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哥里松怎么是你?你,你……”

    哥里松得意的道:“没想到吧,你以为你们大陆魔法师工会这次比试能占到便宜么?手下败将。”此人正是哥里斯的嫡亲弟弟哥里松,他和朴天都是天金帝国国师拉尔达斯的亲信,是天金魔法师工会的另一名魔导士,此次作为天金魔法师工会的秘密武器在第八场比试突然出现,目的就是要狠挫对方的锐气。作为对立方,雨渊自然认得他,两人曾经在五年前交过手,那次雨渊惨败,虽然同是魔导士,但他的魔法实力比哥里松要逊色几筹,看到哥里松的出现,他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哥里松有些奇怪的看了阿呆一眼,冲雨渊道:“来吧,老伙计,五年不见,让我看看你的水系魔法有多少进步。”

    雨渊哼了一声,道:“你来了也好,五年前的仇,今天我们正好算清楚。”他深知此时自己已经不能退避了,己方现在落后一场,如果这场再败了,原本在魔导士方面的优势就将荡然无存,最后的胜利归属谁也没有把握,五年以来自己的魔法水平精进不少,说不定能拼的过这个哥里松呢,想到这里,他举起了手中的魔法杖。

    哥里松狂态必露,虚空一划,取出自己那柄通红的魔法杖,杖头那硕大的红色魔法晶石,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作为裁判的紫袍炼金术士眼中一亮,这柄魔法杖他以前见过,其威力极大,虽然比不上神器,但也相差不多,他记得,这好象也是出自一名大师级炼金术士之手,比起自己最得意的作品有过之而无不及,再配合上哥里松强大的实力,恐怕这次雨渊是输定了。

    哥里松狂笑一声,高声吟唱道:“伟大的火元素啊!用您炙热而强大的能量,形成毁灭的火焰吧。”红色法杖随着他的咒语亮了起来,紫色的火焰围绕着哥里松的身体腾起,整个比卢峡谷的空气似乎都灼热起来。所有在场的魔法师都睁大了眼睛,毕竟,魔导师之间的战斗是那么的容易引人入胜。两个工会之间的争斗终于从开始的平静无波变得渐渐激烈起来。

    雨渊不敢怠慢,举起手中的法杖,吟唱道:“温柔之水,凝结成冰,聚而不散,永冻之光,爆发吧,水元素之力。”蓝色的光芒亮起,冰冷的气息以雨渊为中心骤然而出,蓝色的光芒围绕着他,和哥里松的紫色火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哥里松并没有将对方看在眼内,魔法杖前指,缓缓在空中画出一个奇异的紫色符号,眼眸中寒芒大亮,吟唱道:“去吧,我的紫炎腾龙。”他身体周围的紫色烈焰飘洒而出,在空中凝聚成一条巨大的紫黑色火龙,张牙舞爪的向雨渊飞去。

    玄月低声惊呼道:“好强的魔法,竟然能够这么快就凝聚出七级魔法的能量,真是可怕,他的火系魔法已经要接近魔导师的水平了。”

    雨渊看到对方那紫黑色的火龙心中暗叹,此刻他已经明白,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是哥里松的对手,但此时他已经不能后退,一咬牙,手中法杖不断的挥舞着,蓝色的能量在他面前凝结,渐渐变成一颗巨大的蓝色冰球,冰球通体透出尖锐的冰刺,正是六级水系魔法——极冻冰封球。“永冻之光,爆发吧。”蓝色的冰封球带起一条蓝色的尾焰,骤然向空中扑来的火龙飞去。这么短的时间,他也只能用出这个魔法了。

    哥里松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紫黑色火龙毫不躲避的向极冻冰封球撞去,当两个魔法在空中接触的刹那,“哧——”浓烈的水雾蒸发而出,极冻冰封球的体积快速的减小着。水雾渐渐扩大,将两个魔法的本体笼罩在内,谁也分不清究竟是谁占据了上风。

    玄月叹息道:“恐怕这个雨渊长老要输了,他们之间的魔法实力相差不少啊!”

    阿呆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从刚才雨渊的话中,他已经想起了哥里松的身份,那是哥里斯老师唯一的弟弟啊!他既希望代表大陆魔法师工会的雨渊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又不想哥里松输掉,紧张的看着空中的水雾。

    水雾渐渐淡化了,紫色的光芒突然亮了起来,一条比先前小了许多的紫色火龙冲出水雾,骤然向雨渊袭来。

    雨渊心中一惊,虽然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冰封球比不上对方的火龙,但却没想到火龙竟然强悍到这种地步,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再吟唱咒语了,万般无奈下,只得甩出了自己重金购来的魔法卷轴,随着卷轴的展开,强烈蓝色光芒一闪而逝,如同镜面般的淡蓝色防御结界出现在半空之中,紫色火龙撞在镜面上被反弹而回。雨渊不断吟唱着咒语,将自己的魔法力注入魔法卷轴释放出的水镜术之中,维持着防御的能力。

    接连几次冲击都没有突破雨渊这最后的防御。火龙的光芒渐渐黯淡了。大陆魔法师工会的人终于松了口气。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