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奥里维拉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青年魔法师平静无波的面庞终于掀起了一片涟漪,惊讶之色溢于言表,“你是光系魔法师?”他心中暗暗凛然,难道,这是教廷派来试探我们工会实力的人么?看他比自己还要小,但魔法水平却不弱,恐怕是个劲敌啊!

    阿呆走到玄月身旁,道:“兄弟,你忘了我们要做什么吗?在这里耽误时间太长不好。”

    玄月的好胜之心既然已经被激发出来,又怎么会善罢甘休呢,“不会拉,大哥,我只是和他切磋一下,看看自己的实力嘛,一会儿就好。”

    阿呆对“玄日”始终有着歉疚之心,不好强迫他什么,只得退到一旁,低声道:“那你下手轻一些,毕竟大家都是魔法师,别伤了他。”

    虽然阿呆声音很低,但精通风系魔法的青年魔法师还是凭借风元素的波动听到了,虽然他的涵养非常好,但阿呆的话还是激发起他内心的怒气,自从魔法有成以来,他还从来没有被这样藐视过。手中青色法杖举了起来,淡然向玄月道:“您尽管放手施为,风系魔法师奥里维拉领教。自由之风,凝聚于前,融合成风之壁垒,捍卫我的尊严吧。”短短的一句咒语却引发了很大的变化,他手中的青色法杖虚空划出一道优美的轨迹,空中的风元素顿时躁动起来,气流飞快的向奥里维拉集中而去,淡淡的青色光芒清晰可见,飞快的旋转着,在他身前形成一层旋风屏障。

    玄月面无表情,冷声道:“光系魔法师玄日请教。”眼中金芒一闪,神光大盛,清朗的咒语声响起,“天神之光,聚于身前,滔天之力,化光为刃,去吧,凝聚着神圣之光的利刃。”一边吟唱着咒语,玄月缓缓的举起手中的天使之杖,空气中的光元素飞快的向玄月集中着,天使之杖上的透明宝石光芒大放,仿佛一个小太阳似的不断在空中闪烁着,玄月微微一笑,道:“小心了,这是我的五级攻击魔法光之刃。”说完,天使之杖骤然下挥,杖头的宝石上顿时抛洒出大片金光,凝聚成一柄巨大的利刃飞斩而出,向奥里维拉的旋风屏障劈去。

    奥里维拉心底产生出一丝恐惧的感觉,凭借魔法元素之间的感应,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防御绝对挡不住如此强大的攻击,手中青色法杖连挥,一个青色的光环出现在他面前,他快速的念动咒语,光环瞬间没入面前的旋风屏障之中,屏障光芒大放,正好迎来了光之刃的轰击。

    轰然巨响中,魔法工会大厅内激发起强烈的气流,整座大厅剧烈的晃动起来,如果不是这里加持了非常强大的守护结界,恐怕这一下就足以毁掉整座建筑。光芒渐渐暗淡,玄月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青年魔法师。奥里维拉的脸色有些苍白,退离到原来位置的五步之外,在他身前的地面上,有着一道深深的痕迹。显然他刚才的防御魔法并没有完全卸掉玄月的攻击,只是凭借快捷的身法闪开了光之刃余波的攻击而已。

    由于玄月接受过长达一年的神之洗礼,再加上天使之杖的增幅,神圣光系魔法在她手中用出,五级魔法的威力绝对要超过普通的六级魔法。玄月这一击的表现,已经超越了大魔法师的能力,奥里维拉气息有些不匀,喘息着道:“阁下一定是神圣教廷的人吧,何必上我们魔法师工会显威风呢?我承认,不是您的对手,请您离开吧。”

    玄月微微一笑,道:“你似乎还没有用出全力啊!就这么认输不是太早了么?让我看看你真正的实力吧。”说着,天使之杖在空中划出一个圆环,金色的光芒以圆环为中心骤然大放,玄月手腕转动,不断的低声吟唱着,一个又一个的复杂魔法符号打入圆环之中,澎湃的魔法能量充斥在大厅内,神圣气息烘托着玄月的娇躯飘飞而起,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之中。

    阿呆看到玄月的样子心中大惊,赶忙喊道:“兄弟,快收手,你会毁掉这里的。”他清楚的感觉到这个魔法的强大,淡绿色的生生变能量骤然而出,天罗地网化为柔和的能量网向玄月罩去,固态能量网罩住玄月所发出的光环不断的收缩着,试图抵消魔法的能量。但是,玄月这个七级魔法的威力岂同一般,从昨天到现在,她心中一直非常压抑,在和奥里维拉的交手中,她下意识的用出了这个七级攻击魔法。阿呆的天罗地网虽然强悍,又是魔法的克星,但也只能将这个魔法不断的压缩,却无法将其消灭。

    奥里维拉看着阿呆和玄月“内讧”,不由得楞了一下,但那英俊的魔法师所释放出的能量是如此恐怖,就连自己的几位老师恐怕也没有这种实力,为了能保住自己,他挥动青色法杖,喃喃的念了几句咒语,青色光芒骤然湛放,法杖散发的能量将他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内,青影一闪,奥里维拉瞬间变出了九个自己,围成一个半弧,准备随时应变。

    玄月的咒语已经无法停止了,对于如此强大的魔法,以她的精神力控制起来也非常困难,金色的符号仍然不断向面前渐渐缩小的光环中注入着,阿呆竟然感觉到天罗地网收缩费力起来,密集的魔法能量似乎有冲破束缚的趋势,他深知如此恐怖的能量要是在这里爆发,恐怕大陆魔法师工会就要夷为平地了,甚至还会影响外面的行人。为了不让魔法肆虐,他只能不断的将自己的生生斗气注入其中,拼命的压制着魔法的形成。

    玄月有些焦急的看了阿呆一眼,如果一旦阿呆无法压制住膨胀的魔法力,必然会被魔法能量反噬,巨大的冲击力就算以他的强悍也一定会受伤的。终于,玄月的咒语完成了,青色光网包裹着一个直径一米的金色光球在空中微微的颤抖着,阿呆顶住这个相当于八级魔法威力的魔法能量非常吃力,他已经用出了自己八成以上的功力。玄月咒语完成后,赶忙低声喝道:“大哥,神龙覆体,彻底把它压缩掉。”说完,她轻声吟唱道:“以凤凰之血为引,充斥于天地之间的火之力啊!燃烧吧。”红色光芒从玄月胸口处亮了起来,一声嘹亮的凤啼声响起,红色能量带着异样的灼热骤然而出,围绕着阿呆的天罗地网,在外面又布下一层结界,帮着阿呆向内压缩。有了玄月的支援,阿呆顿时松了口气,在精神力的控制下,龙吟之声响起,龙形的蓝色能量骤然而出,在最外层围绕起来,三股巨大的能量同时内压,不但阻止着玄月那个光系魔法的爆发,还在不断减小着它的体积。直径一米的光球渐渐的缩小着,金色的魔法能量在三股神力的压缩下逐渐有金光转化成液态。

    奥里维拉的九个分影怔忪的看着面前奇异的景象,他感觉到面前两人对自己并没有敌意,否则,刚才这个魔法要是冲自己发出,就算有分影的能力,以自己本身的实力也万万无法抵挡,既然他们要阻止这个魔法爆发,我就帮帮他们吧。想到这里,九个分影同时吟唱起咒语,但是,吟唱的只是最普通的一个二级风系魔法咒语,最普通的风盾,“清风飞扬,气凝于盾,伟大的风元素啊!守护吧。”九个分影身前同时出现一个淡青色的光团,光团渐渐成型,凝聚成九面风盾,在气流的激扬下,有着一定的防御能力。奥里维拉深吸口气,九个分影同时抬起法杖,九个风盾在他的刻意控制下飘飞而出,朝着已经被压缩到直径十厘米的金球飞去。

    被蓝、红、淡绿三色光芒包裹着的金色能量球,已经从液态逐渐转化为固态,九个风盾的加入,顿时使挤压之力大增,空中的液态能量似乎在微微的旋转着,收缩速度明显加快。

    突然,魔法师工会的大厅亮了起来,三人都暂时失去了视力,但他们也同时感觉到,被压缩的金球已经停止了向外扩张的趋势,也没有就此爆发。不禁都松了口气。

    光芒渐渐黯淡,阿呆首先恢复了视觉,眼前模糊的光影渐渐清晰起来,他惊讶的发现,在空中漂浮着一个直径只有两厘米的金色小球,三人刚才发出的能量全都消失了,小球静静的漂浮在空中,在金色小球上流转着蓝、红、淡绿、青四色光芒,除了绚丽的外表,它似乎已经失去了先前强大的能量。他扭头向玄月看去,发现玄月也在看他,她的眼眸中同样流露出惊讶的神色。两人异口同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奥里维拉的九个分影合而为一,轻飘飘的飞到金球之前,他的脸色苍白,显得有些疲倦,阿呆和玄月也走了过去,三人面面相觑,突然,同时大笑起来。因为他们都感觉到漂浮在空中的金球中蕴涵的能量是如此庞大,庞大到已经超过了三人的认知范围,原本有些敌对的三人都流露出惺惺相惜的目光。

    玄月最先开口,冲阿呆怨道:“大哥,你干什么出手,弄出了这个怪异的东西,咱们怎么收手啊!还不如让我那个魔法爆发出来呢?”

    阿呆苦笑道:“兄弟,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能冲动的用出这么大的魔法呢?难道你不知道,你的魔法根本不是这里的防御结界所能挡住的,一旦爆发出来,恐怕大陆魔法师工会就要追杀咱们了。我能不出手阻止你么?你这个魔法也太强了,连我的生生变都无法抵消它的能量。”

    奥里维拉叹了口气,道:“现在的情形恐怕更危险,如果刚才魔法爆发,凭借这里的防御结界,被毁掉的也就是工会的这个分部,分部就我一个人,凭借风神之杖的分影能力,我应该能逃得性命,可现在却麻烦了,这个能量球不但包含着原有的能量,被压缩后,爆炸性就更强了。最可怕的,是它同时吸收了我们三人不同属性的能量,如此强大的能量球一旦爆发,恐怕方圆千米之内都难以幸免,这可怎么办?”

    玄月深知自己和阿呆的实力,这个能量球恐怕威力之大比奥里维拉所说的还要恐怖,她想了想,道:“我发出的魔法之所以能吸收咱们发出的能量,恐怕就是因为压缩过大所至,被压缩成固态以后,魔法能量发生了异变,产生出一股吸力,所以才能将我们用来压缩他的能量全部吸附,从精神力的感觉上来看,这个能量球虽然极为危险,恐怕有着禁咒的威力也说不定,但暂时它还不会爆发,现在我们也只有把它先收起来,不能让它受到任何刺激,等到以后找个空旷的地方,再将它引发,应该就没事了。大哥,你来吧,你的生生变对能量的控制最好,在这个能量球外面包裹上一层固态斗气,然后把它收到空间袋里,一定要小心,千万别刺激到它。”

    阿呆看着面前这个绚丽的能量球,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虽然有几样神器护体,但这个东西一旦爆发出来,绝对有威胁到自己生命的能力。冲玄月点了点头,小心的释放出淡绿色的固态生生斗气,斗气围绕在金球外一厘米处,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它向自己飞来,阿呆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不断的加快,右手一挥,空间裂缝打开,阿呆抑制着空间裂缝的吸力,小心的将这个毁灭之球送入其中。

    当毁灭之球消失在空间裂缝中后,三人同时松了口气,阿呆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湿透了。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叹息一声,道:“好险啊!”

    阿呆苦笑道:“兄弟,以后你可不要再这么冲动了,刚才如果不是那能量球最后保持了平衡,恐怕不但我们要死,就连周围的无辜平民也要连累了。”玄月眼圈一红,两天来内心的煎熬再加上阿呆的责怪,使她一种想放声大哭的感觉。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衣角不吭声了。

    奥里维拉试探着问道:“两位,你们到魔法师工会来究竟有什么目的?不是只为了展现你们强大的实力吧。”对方这两个人如此强大,是他再也没有了轻视之心。

    阿呆对这个年轻的魔法师很有好感,刚才在最后关头,正是由于他的帮助才化险为夷,赶忙从神龙之血中召唤出自己的魔法师卡片递了过来,道:“我们只是想在工会取两套普通的魔法师袍而已,没想到给你带来这么**烦,真是不好意思。”

    奥里维拉接过阿呆那金色的魔法师卡片顿时大吃一惊,这种卡片的象征,他再熟悉不过了,失声道:“您,您原来是工会里的长老。奥里维拉真是施礼了,您快收好。”说着,赶忙向阿呆弯腰鞠躬,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同时双手捧着魔法师卡片递了回来。

    还在生闷气的玄月闻言抬起头来,怔道:“你说什么?他是工会长老?大哥,这不是真的吧?”以前阿呆的魔法师等级可要比自己低啊!

    阿呆无奈的说道:“这都是以前卡里会长抬举我了。那次我和岩石大哥他们在华盛帝国的光明城魔法师工会总部曾经帮过他们一些忙,所以卡里会长才会将长老的荣誉受给我,你也知道,我的魔法水平,哪里当的起长老这个称呼啊!”

    奥里维拉的神色突然兴奋起来,抢着道:“不,不,您的魔法水平完全可以当的起长老这个称呼了,您一定就是工会中传说的那位能召唤龙的伟大魔法师吧,十位长老中,也只有您我没见过。真没想到,您居然如此年轻,老师,请您收我为徒吧。”说着,他毫不犹豫的跪倒在阿呆面前,一脸虔诚之色。他的话也解除了玄月心中的疑惑,心中暗想:原来是因为圣邪的原故大哥才当的长老啊!看来,那些魔法师工会的家伙是误会了,召唤龙的魔法师?有意思。

    阿呆吓了一跳,双手虚托,用生生斗气将奥里维拉从地面上托了起来,尴尬的抓住他的肩膀防止他再次行礼,道:“这位兄弟,你可千万别这样,我怎么配当你的老师呢?我的魔法水平要比你差的远了,我擅长的是武技而已,千万不要再折杀我了。”

    奥里维拉流露出失望的神色,“老师,您真的不愿意收下我么?我能吃苦,您让我干什么都行。我只想学您那个能召唤龙的魔法。”

    玄月不忍看着阿呆尴尬的样子,微笑道:“收徒这件事以后再说吧。大哥,两个工会现在可能都打起来了,咱们还是先过去看看吧。”

    阿呆心中一惊,这才想起正事,赶忙冲奥里维拉道:“兄弟,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们找两套魔法师袍,就要最普通的那种就行。我们听说大陆魔法师工会和天金帝国的魔法师工会打起来了,想去看看。哎——,大家都是魔法师,这又是何必呢?”

    奥里维拉见阿呆并没有在明显的拒绝自己,心中一喜,赶忙道:“有,我现在就去给两位老师拿。”说完,转身就向后堂跑去。奥里维拉对魔法的酷爱已经达到了疯狂的程度,他才不会重视什么年龄,只要对方的魔法实力比他高强,不管年纪多大,他都会甘之如饴的管人家叫老师。也正是由于他对魔法的执着,再加上他天赋异禀悟性极高,所以学起魔法来,比一般人要快的多了,深得工会的卡里会长和众位长老的器重。

    阿呆看着玄月仍有些红的美眸,柔声道:“兄弟,刚才大哥话重了点,你别在意,可是,那也确实太危险了。别怪大哥,好么?”

    玄月哪里是怪他刚才说的话啊!带着些幽怨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大哥,这个叫奥里维拉的魔法师魔法水平很高。而且对魔法非常狂热,为了能学到一个自己喜欢的魔法,竟然可以向刚认识的人下跪。今后他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恐怕就是现在的风系魔导师比因落格在他这个年龄也绝对没有他现在的实力,普岩族的普林先知不是说过你是救世主么?像这样的人才,你正应该多加拉拢才是,以后一定能帮的上你的。”奥里维拉刚才那个分身九影的魔法让玄月非常吃惊,她清楚的知道,虽然自己比奥里维拉实力强的多,但也绝对做不到分身九影魔法叠加的能力,所以对他的魔法产生了一丝钦佩之情。

    阿呆苦笑道:“拉拢?怎么拉拢?我可不会啊!不过奥里维拉看上去到是个好人,虽然实力不弱,但并不像血骷髅大哥他们那样桀骜不训,反而非常谦逊,又有上进心,你说的对,他以后的成就绝对不会小。咱们到是可以和他交个朋友。”

    这时,奥里维拉已经跑了回来,手里托着一摞魔法师袍,看上去足有十件之多。他利用风系魔法加速术,几个闪身就已经来到阿呆身前,“老师,我拿来了,您挑选一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这里有一件是长老穿的火系魔法师袍,我记得您是火系的,没错吧。”

    阿呆微笑道:“兄弟,你可别叫我什么老师,听着别扭。我叫阿呆,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好了。我们不要等级太高的魔法师袍,普通一点就行。”说着,分辨着魔法师袍上的标志,挑选了两套火系高级魔法师级别的,一套小号的递给玄月,另一套直接套在了自己平民服装的外面。

    奥里维拉面对阿呆似乎有些紧张,局促的道:“可是,老师,您真的不愿意收我为徒么?工会的其他九位长老和卡里会长都是我的老师,您就成全我这个小小的心愿吧。我是真心诚意的想和您学习魔法的。”说着,又要跪倒。阿呆赶忙扶住他的身体,叹了口气,道:“可是,我真的没有能力教你什么魔法啊!我也不会什么龙的召唤术。我和玄日兄弟根本不会在这里停留,看看两个魔法师工会的情况以后就会立刻离开这里。”

    奥里维拉赶忙道:“没关系,没关系,您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工会对我并没有什么约束的。您别客气了,卡里老师曾经亲眼见过您召唤出一条神圣的银龙,这在咱们魔法师工会中已经传为美谈了。大家都以您能成为会中的长老而自豪呢?阿呆老师,您就收下我吧。”

    一旁的玄月突然问道:“奥里维拉,我问你个问题。你为什么想得到这么强大的魔法实力呢?你现在的实力已经不弱了,再追求那么强的实力有什么用?难道你想入仕或者从军么?还是想名留青史,成为一名伟大的魔法师呢?”

    奥里维拉一楞,挠了挠头,他的这个动作和阿呆很像,玄月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丝亲切感,注视着他澄澈的眼眸,严肃的道:“回答我。”此时的玄月就像刚接受完神之洗礼时那样,全身充满了凛然不可侵犯的神圣气息,修长的身材在奥里维拉眼中是那么的高大,威严的气势让他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低着头,喃喃的道:“我,我学习魔法什么目的都没有。我喜欢魔法,小时候,第一次见到一个魔法师使用魔法的时候,我就深深的爱上了这门艺术,我并不想得到什么,也不想用魔法去干什么,只是想永远钻研这门自己喜欢的艺术,在我的生命中,惟有对魔法感兴趣。魔法就是我的一切,我希望能学到所有自己可以用的魔法。”一边说着,他的眼眸中流露出向往的神色,阿呆和玄月清楚的感觉到,他所说的一切都是出自真心。

    听着奥里维拉的话,阿呆不禁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见到哥里斯使用魔法时的情形,那时的他,对魔法也完全是兴趣而已。可是后来,自从欧文死了以后,自己的兴趣就变了,所有提升实力都是为了报仇,心中暗叹,在境界上,我真的比不上奥里维拉啊!

    玄月听了奥里维拉的话,悚然动容,在她看来,奥里维拉对魔法的理解是如此的深湛。点头道:“既然魔法是你的一切,那我明白了。”

    阿呆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有些激荡的心情,冲奥里维拉道:“你知道比卢峡谷在哪里么?我们还是先去看看两个魔法师工会的情况吧。”

    奥里维拉从自己对魔法的憧憬中清醒过来,心中一动,道:“两位老师,我带你们去吧,比卢峡谷比较偏僻不好找,那边的路我比较熟悉。”

    阿呆道:“你不是说工会就你一个人么?你要是跟我们走了,不就没人看家了么?你告诉我们大概的方向就行了,还是我们自己去找吧。”

    奥里维拉赶忙道:“没关系,反正我们在这里最大的敌人就是天金帝国的魔法师工会,他们的人都在峡谷那边,就算我们这里没人也无所谓。咱们现在就走吧,我想,他们已经快打起来了,说实话,我也很不理解,难道权力就那么重要么?又何必争斗呢?”说完,他似乎怕阿呆再不让他去似的,给自己身上再次施加上加速术,飘身向工会外而去。

    玄月看着奥里维拉急切的样子,冲阿呆微笑道:“看来他是真想给你做徒弟呢,惟恐你跑了。不行的话,你就收了他得了。”

    阿呆苦笑道:“我的魔法水平你还不知道么?除了几个最基础的火系魔法和利用神龙之血释放的光系魔法以外什么都不会,怎么教人家?”两人跟着奥里维拉出了魔法师工会,虽然尚是早晨,但路上的行人已经多了起来,各种店铺已经开业,一天的忙碌开始了。三人在街道上行进着,虽然都是魔法师装束,但他们也不能做出太惊世骇俗的事,只能尽量加快脚步走去。

    一边走着,奥里维拉告诉玄月和阿呆,比卢峡谷就在安迪斯城东北方,由几座面积不大的小山环绕而成,最早的时候也曾是一个矿区,但后来因为过度的采矿,使那里的矿藏急剧减少,亚金族的领导者为了维护这个矿山,强行命令所有采伐人员撤出。后来,几十年前一次轻微的地震彻底改变了那里的地貌,山体有了很大的变化,造成地势极为险峻,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去那里了。

    这次两大魔法师工会之所以矛盾升级到如此地步,最主要的原因,是十几天前两名远道而来的大陆魔法师工会成员被天金帝国魔法师工会打成了重伤,大陆魔法师工会驻守在这里的几位长老忍无可忍,才向对方提出挑战,决定凭借实力将天金帝国的魔法师工会赶出安迪斯城。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