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心如刀割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冰骷髅淡淡的传音道:“大哥,我们是不可能的。难道你没看出来,那个叫玄日的魔法师是个女孩儿么?以她和阿呆的亲密,恐怕早已经定下了终身。咱们也走吧。”说完,她将自己剩余的龙舌兰一口喝尽,感受着那酒液在自己体内散发的灼热能量,冰骷髅心中一片苦涩。她并不是个肤浅的人,自然不会以貌取人,和阿呆相处的这些日子,阿呆的品性和深厚的修为,已经打动了她那颗冰冷的心,但她是理智的,在冷眼旁观中明白了一切。

    血骷髅大吃一惊,失声道:“什么?你说玄日是女的。不可能,这不可能啊!”

    冰骷髅冷然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虽然她的容貌用药物改变了一些,又穿着男装,但从她偶尔露出的女声和身上的香气,我可以完全断定她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容貌在我之上的美女,加上她那强大的魔法实力,你觉得,我能有机会么?玄日才是最配的上阿呆的人,我早就已经决定,这一生都要用来钻研高深的武技,感情对我来说,只是奢侈品而已。”说完,她看也不看一旁脸色凝重的铁骷髅,大步出了酒馆。

    阿呆和玄月出了酒馆后,玄月拉着他快速的向东方走去。看着玄月有些阴沉的神色,阿呆奇怪的问道:“兄弟,你怎么了?好象很不开心啊!为什么这么着急走呢?这次和血骷髅大哥他们一分别,可能永远都见不到了呢。”

    玄月松开阿呆的手,哼了一声,道:“我再不走,恐怕你就被冰骷髅姐姐迷住了。阿呆大哥,我问你,我妹妹在你心里是什么地位?”

    阿呆停下脚步,皱了皱眉,道:“兄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月月自然是我的好朋友了。”

    玄月逼视着阿呆,眼中寒芒闪动,追问道:“真的只是好朋友么?”

    阿呆低下头,回避着玄月的目光,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玄月的身影从来没有在他心底消失过,他遇到的女孩儿并不算少,但却只有丫头和玄月在记忆中最为深刻。在感情上,他虽然更喜欢玄月,但在理智上,他却强迫自己将心放在丫头身上。

    “大哥,你怎么不回答我。你真的只把妹妹当成朋友看么?”玄月不断的追问着。冰骷髅刚才的神态已经敲响了她心底的警钟,她已经有些忍耐不住,不想再等下去了,急于知道阿呆内心对自己的看法。

    阿呆叹了口气,道:“兄弟,你别逼我,好么?我,我也说不清自己对月月的感受。可是,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小偷出身的人。”

    玄月毫不放松的道:“这只是你的借口,说明白了吧,我要问你的是,你究竟喜不喜欢我妹妹。我告诉你,妹妹心中是有你的。否则,她怎么会大老远的让我替她来找你呢?我之所以把你从酒馆带出来,就是不想让你和那个冰骷髅有什么纠缠。你明确的告诉我,你对妹妹到底有没有感觉。”玄月终于忍不住抛开矜持向阿呆表白了,虽然是利用另一个身份的间接表白,但对于她这个神圣教廷的大小姐来说,已经是所能承受的极限。

    听了玄月的话,阿呆全身大震,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起来,喃喃的道:“你,你说什么?月月她,不,不可能的。我只是个小偷啊!”

    玄月用双手扳住阿呆的头,瞪视着他的双眸,“大哥,不要逃避,告诉我,告诉我你对月月的感觉。”表白的话已经说出,她下定决心,只要阿呆是爱她的,就立刻阐明自己的身份,然后不顾一切的和他在一起。

    阿呆的心乱了起来,各种复杂的情绪不断在他心底纠缠着,玄月的娇靥不断在他心底闪烁,但玄夜当初冰冷的拒绝的声音也不断在他耳边响起,理智和情感的不断冲击让他犹豫难决。

    用力的甩了甩头,阿呆拉掉玄月的双手,痛苦的道:“别逼我,兄弟,别逼我。我不能喜欢月月啊!我们是不可能的,我不能和月月在一起。”

    玄月因为情绪的激动,并没有仔细去理解阿呆的话,听着阿呆痛苦的声音,她的心剧烈的疼痛起来,她没想到自己的付出竟然得到了阿呆拒绝的回报,娇躯微微一晃,美目泪光隐现,凄然道:“为什么不可能?是因为冰么?”

    阿呆身体一震,抬起头来,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玄月,他早已经忘记自己曾经在玄月面前拿出过冰的头像,此时听她提到冰这个名字,冰临死前的话语不断响起,她那曾经凄美的样子使阿呆有些痴了,他心中更乱了,看着面前的玄月,喃喃的说不出话来。

    看着阿呆的神情,玄月以为自己猜对了,胸口仿佛压着一块大石似的无法呼吸,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喃喃的道:“原来真是因为她。”一直以来,玄月都深信阿呆是喜欢自己的,可是,阿呆的表情让她的心冷了。他原来并不爱自己,他爱的是那个叫冰的女孩儿。

    阿呆长叹一声,用衣袖擦掉玄月脸上的泪水,淡淡的道:“兄弟,你怎么哭了。是为月月难受么?以后你见到她的时候,帮我告诉她,让她忘了我吧。阿呆不配和月月在一起啊!”他已经想清楚了,虽然自己真心的喜欢月月,但身份的差距必然会给月月带来许多麻烦,不论从哪方面来说,自己都配不上月月,与其影响她的一生不如现在放弃的好,最起码自己和玄月都不至于陷入的太深。在这个时候,阿呆退缩了,他在自己的感情面前退缩了。

    玄月木然点头,一直以来的希望,换来的竟然是拒绝,她又如何能受得了呢?看着阿呆木讷的面孔,玄月凄然道:“大哥,原来你并不喜欢月月,看来,她是太傻了,完全是一相情愿,你放心,我会告诉她,让她以后再不来烦你,你就可以和你那个冰在一起了。”

    阿呆并没有解释他和冰的关系,低着头,不断重复着对不起三个字。他突然感觉到自己似乎失去了什么,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良久,玄月的美目中回复了一丝生气,淡淡的道:“大哥,我今天有点累了,咱们找家旅店先休息吧,明天再去魔法师工会。”

    阿呆此刻还能说什么,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在他们站立之地不远处正好有一家旅店,玄月如同行尸走肉般走了过去。阿呆内心的痛苦并不在玄月之下,得知自己心爱的人也同样喜欢自己,却不能承认自己的感情,这种如同刀割般的痛苦,使他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两人就这么一言不发的走进了旅店,玄月冲阿呆道:“大哥,咱们现在也有钱了,就各住一个房间吧。”

    阿呆默默的点了点头,他现在和玄月的想法一样,只想一个人静一静。玄月要了两个相临的标准间,和阿呆拿着钥匙各自踏入了房间之内,谁也再没有说一句话,两人之间的气氛异常凝重。

    玄月关上自己的房门,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痛苦,跌坐在地上放声大哭。阿呆的拒绝对她来说宛如天踏下来一样,晴天霹雳的感觉深深的重击着她的心。为什么,为什么啊!三年,仅仅分开了三年的时间,你的心就变了,阿呆,阿呆,你再也不是我的阿呆了。

    阿呆进入房间后,木然躺在床上,玄日的话不断在他心头响起,“我告诉你,妹妹心中是有你的。……你明确的告诉我,你对妹妹到底有没有感觉。”阿呆真想大声的呼喊,有,我对月月有感觉啊!可是他不能,对于身份的自卑使他根本不敢表白也不敢承认。他将身体蜷缩在大床上,微微的痉挛着,各种复杂的情绪冲击的他的头是如此的疼痛,他的泪眼模糊了,身心都陷入了深深的愧疚和痛苦之中。

    清晨,砰砰的敲门声将阿呆从睡梦中惊醒,昨日一天一夜的精神煎熬让他身心俱疲,他不断的思索着自己对玄月的感觉,但却始终无法理清心中的烦恼。

    茫然从床上坐起,看了一眼窗外那黎明的曙光,郁闷的心情丝毫没有减弱。这么早,是谁来敲门啊?他穿上鞋,问道:“谁啊?”

    “大哥,是我。”玄月的声音从房间外传来。

    阿呆一楞,因为月月的关系,他现在真的有些怕面对这个“玄日”兄弟,叹了口气,走过去将房门打开。玄月的面容显得有些憔悴,双眸红肿,苍白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看到阿呆开门,微笑道:“大哥,你昨晚睡的还好么?”她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一丝异样。

    看着玄月似乎没有芥蒂的笑容,阿呆挠了挠头,勉强道:“还好吧。”心中的压抑感似乎更强了。

    玄月摸了摸自己的憔悴的面庞,怨道:“你到睡的好了,我可一晚都没怎么睡,天天和你在一起睡习惯了,这一分开还真有些不适应。别挡着门啊!难道你不想让我进去么?”

    阿呆一楞,这才发现自己仍然堵在门口,赶忙让到一旁,急切之间自己拌了自己一下,身体一晃,险些摔倒,多亏玄月及时抓住他的手臂。

    玄月看着阿呆傻呼呼的样子,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只是在她眼眸深处,却闪过一丝凄凉之色。“大哥,你小心一些。”

    阿呆尴尬的站稳身体,道:“兄弟,快里面坐吧。”

    玄月关上门,走进阿呆的房间,毫不客气的坐在阿呆的床上,低着头道:“大哥,昨天我想的很清楚了。你不能接受妹妹,我不怪你。”

    阿呆心中一急,道:“兄弟,我……”他想告诉“玄日”,自己其实是喜欢月月的,但他又怕说出来以后自己会无法抑制对玄月的情感。

    玄月叹息一声,抬起手捂住阿呆的嘴,道:“大哥,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有难处。我不怪你,我想,妹妹也不会怪你的。本来,你拒绝了妹妹,我想立刻离开你返回教廷,但妹妹的心愿还没有了却,我想,咱们还像以前那样继续前往死亡山脉吧。回去后,我会将咱们的经历都告诉妹妹,我想,她心里也会好受一些吧。你就当我昨天没说过那些话,我们还是好兄弟。”昨天她已经想清楚了,各种念头都曾经在她脑海中闪烁过。虽然阿呆拒绝了她,但她最后仍然决定留下,她实在舍不得就这么离开。她留下的目的,就是想再和阿呆多相处一段时间,也想找机会看看那个叫冰的女孩儿究竟比自己强在什么地方。她不甘心啊!不甘心就这么失去心爱的阿呆,她的心中始终还保留着一丝希望,既然爱上了阿呆,她就不会轻易放弃,虽然,留在阿呆身旁她会更痛苦,但她却并不后悔。

    阿呆目瞪口呆的听着玄月的话,喃喃的道:“兄弟,对不起,我……”暗叹一声,阿呆下定决心,既然已经拒绝了,就不在解释。就这样结束这份感情,也未必不是好事,只要不再见到月月,她始终会忘掉自己吧。

    玄月有些不耐烦的道:“不用说对不起,你并没有什么对不起我和妹妹的地方。感情又怎么能勉强呢。好拉,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我饿了,我想,你也饿了吧,咱们先去吃点东西,然后上魔法师工会和佣兵工会转一圈。你以前可说过,什么都听我的哦。”她现在只想用其他事情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尽量不让自己去想那些和阿呆有关的事,心中的伤痛使她已经快崩溃了,如果再不疏解,她真怕自己会疯掉。

    阿呆点了点头,套上自己的外衣,道:“那咱们现在就走吧。”两人各自怀着复杂的心情在旅店随便吃了点东西,咀嚼着没有味道的美食,两人只是机械的将食物吞咽下去,一餐饭就在沉寂下结束了。

    安迪斯城处于全大陆的西北部地区,虽然不像尼诺城那样寒冷,但也有着些微的寒意。今天天空的云朵很多,太阳在云朵后躲躲藏藏的,偶尔才会露出一丝光芒。安迪斯城拥有着全大陆最大的魔法师工会,当然,这是指天金帝国的魔法师工会和大陆魔法师工会加在一起。两个魔法师工会都有接近三分之一的实力在这座大城之中,一直以来,大陆魔法师工会凭借着人数的优势和渊源流长的历史,始终占据着上风。两个魔法师工会都有着非常高大的建筑,隔着安迪斯城宽阔的中轴路对望,双方的魔法师虽然偶尔有所冲突,但因为亚金族的干预,并没有造成什么重大的损失。今天,平日里常会有魔法师进出的两个工会都显得格外平静,两边并没有任何魔法师出入,空气中似乎有着一种凝重的气氛。

    “大哥,我们去大陆魔法师工会那边么?”玄月左右看了看两座差不多的建筑低声问道。

    阿呆点了点头,道:“你昨天不是说要到魔法师工会来见证一下自己的实力么?我们先去帮你确认等级吧。”自从早上离开旅店以后,两人都有些刻意回避着对方,即使交谈也都找些不疼不氧的话题。

    “可是,这两边哪个是大陆魔法师工会呢?”玄月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阿呆一楞,是啊,这两座建筑几乎没什么不同,门前都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标识,在问路的时候自己也没有问清楚,这可难办了。

    玄月拉起阿呆的手,道:“随便找一家吧,如果不对,那另一家自然就是了。”说完,拉着阿呆向北面的魔法师工会走去。

    魔法师工会出奇的平静,不但没有魔法师往来,进到里面的大厅中两人也没有发现一名魔法师。玄月走到大厅地面上画着的魔法六芒星中央,大喊道:“有没有人在?”周围并没有反映,玄月哼了一声,道:“刚才问那个路人,他还说安迪斯城有着大陆上最多的魔法师,这哪里有人啊!”

    阿呆也感到很奇怪,不论是哪个魔法师工会,这大清早的,都不应该如此宁静,难道是出事了么?不会这么巧吧。

    “谁啊!大喊大叫的想干什么?不知道这里是魔法师工会么?”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

    阿呆和玄月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一名四十多岁的魔法师从大厅后面走了出来。此人穿着一身红色的魔法袍,很明显是一名火系魔法师。

    阿呆赶忙上前,客气的道:“您好,我们是来进行魔法认证的,怎么这里人这么少啊?”

    中年魔法师有些疑惑的打量着衣着朴素的阿呆和玄月,道:“今天工会不进行魔法师认证,不过你们可以先留下,等分会长回来以后再给你们进行认证。不过,你们必须要先用个魔法让我看看,好确定你们确实是魔法师。”

    玄月皱眉道:“这么大的魔法师工会连个能进行认证的人都没有?”她也不念咒语,随手一挥一颗光弹顿时向那名魔法师飞去。

    中年魔法师大吃一惊,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不用念咒语的魔法,慌忙之间来不及用魔法抵挡,只得后退几步,蹲下身体,试图躲闪。

    玄月抿嘴一笑,精神力微微一动,凭借着高深的魔法控制光弹追着中年魔法师蹲下的身体冲去,魔法师的脸色在白色的光芒照耀下显得那么苍白,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被打中之时,扑的一声,光弹消失了。大厅内响起玄月如同银铃般的笑声,似乎昨天的不愉都在这一刻发泄了似的。

    看到玄月笑了,阿呆心中微微一松,也并没有去责怪他的恶作剧。

    中年魔法师心有余悸的站了起来,喃喃的道:“这,你这是什么魔法,怎么能随便控制方向?”

    玄月一楞,道:“你是什么等级的魔法师,连这都不知道,当精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自然能够控制自己的魔法。”

    中年魔法师脸色一红,道:“我,我是中级魔法师。既然你确实会魔法,那就先留下吧,等分会长他们回来再说。”

    玄月看着中年魔法师有些不自然的神色,问道:“您能不能告诉我们,工会里的魔法师都去干什么了?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呢?”

    中年魔法师恨声道:“还不是对面那些家伙搞的。老向我们挑衅,分会长决定给他们点厉害看看。”说到这里,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忙住口,谨慎的看着玄月和阿呆。

    玄月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其中的含义,心中一动,惊讶的道:“我听说安迪斯城有两个魔法师工会,你们是哪一个呢?”

    中年魔法师傲然道:“我们当然是最正宗的魔法师工会,伟大的拉尔达斯魔导师就是我们的会长,他老人家可是除了教廷以外的三大魔导师之一,对面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怎么能比。还说自己是什么正宗,连一个达到魔导师级别的魔法师都没有。”

    玄月和阿呆听了他的话都明白了,这是天金帝国的魔法师工会。玄月用眼神向阿呆示意,让他不要说话,然后上前几步,走到中年魔法师身前,微笑道:“是啊!我早就听说拉尔达斯国师的魔法威力无穷,所以特来投奔。看来,真是找对了地方,以后在他老人家的指导下,我的魔法一定会突飞猛进的。您比我们先入会,那就是前辈了,以后还请多多指点晚辈们。”

    中年魔法师在工会中向来是最底层的魔法师,由于天赋有限,再加上后天的懈怠,修炼了二十几年,也不过只是中级魔法师的水平,玄月的吹捧顿时让他飘飘欲仙起来,昂然道:“放心吧,等你们入会以后,我一定会照顾你们的。我在工会也有些年头了,到时候争取把你们推荐给分会长大人,有了他的指点,你们的魔法一定会进步飞快的。”

    看着他得意的样子,玄月心中暗笑,叹了口气,装出遗憾的样子,道:“我最向往和实力高强的魔法师交流了。可惜啊!分会长大人不在,我看,我们还是到对面的魔法师工会去看看好了,说不定他们那边有什么强大的魔法师呢?”说完,拉着阿呆扭头就要离开。

    天金帝国的魔法师工会人手比大陆魔法师工会欠缺的多,一看他们要走,赶忙阻拦道:“你们别走啊!你们到对面去也没用,他们那里也没有人的。还是在这里等分会长大人回来吧。”

    玄月眼底闪过一丝狡慧的目光,疑惑的道:“为什么没人?不是说大陆魔法师工会的人比较多么?”

    中年魔法师犹豫了一下,心想,告诉他们也无所谓,对方的魔法师都离开了,这两个生面孔应该不是对方来的探子,只要能留住两个魔法师,分会长回来以后,一定会奖励自己的,想到这里,他一咬牙,道:“实话告诉你们吧。因为对面那些家伙的挑衅,前几天,分会长大人已经向他们下了挑战书。安迪斯城的治安比较严,所以就约在城外的比卢峡谷进行比试。这回只要我们赢了,就能把那些家伙赶出安迪斯城,甚至赶出索域联邦,你们只要加入我们工会,今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阿呆和玄月同时一惊,两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没有想到,两个魔法师工会之间的矛盾真的已经升级到兵戎相见的地步。

    阿呆心中一紧,他对魔法师工会还是很有感情的,在刚踏入大陆时,他就深为魔法师工会给所有魔法师发放俸禄的行为而感动。他绝不想看到魔法师相残的情形出现,叹了口气,道:“兄弟,咱们去看看吧,希望能阻止他们才好。”

    玄月道:“好啊!那咱们现在就走,要是去晚了,恐怕就看不到精彩的东西了。”说完,拉着阿呆就向外走去。

    中年魔法师赶忙拦住他们,急道:“你们别走啊!不是说好了要留在这里等分会长大人回来么?那里也不是你们能去的。”

    玄月默念咒语,神圣气息骤然迸发,随手一挥,一道白色的光芒将中年魔法师的身体罩在其中,她微笑道:“我有说过要留下么?没有吧。多谢你的消息了,有机会我们会再回来的。”说完,拉起阿呆就走出了天金帝国的魔法师工会。她用的这个咒语可以限制中年魔法师行动一个小时。

    出了天金帝国的魔法师工会,玄月左右看了看,道:“大哥,我觉的咱们就这么去不好。那里都是魔法师,我想,一定会有人把守在峡谷外,不让旁人进入,我们要是就这么去很可能会被拦在外面,硬闯肯定会引起双方的注意,我们就不能暗中观察了。要是能找两套普通的魔法师袍就好了,这样就能避免冲突,我的祭祀服太扎眼了。”

    阿呆灵机一动,看向南面的大陆魔法师工会,微微一笑,道:“没关系,我有办法,别忘了,我可是魔法师工会的成员啊!”说完,径直向大陆魔法师工会走去。玄月微微一楞,看着阿呆高大的背影,轻叹一声,大哥啊!为什么越和你在一起,我就越难以自拔呢?可是,我真的舍不得离开你啊!美眸中流露着凄然之色,玄月缓缓的跟了上去。

    大陆魔法师工会的情况和天金帝国魔法师工会差不多,阿呆和玄月进入工会大厅以后,叫喊了几声,才出来一名青年魔法师,看上去年龄和阿呆差不多,比玄月稍微高一些,、一脸的书卷气,他身穿青色的魔法袍,显然是风系魔法师,容貌俊秀,身材英挺,身上的魔法气息非常浓郁,水平明显比先前那个天金魔法师工会的魔法师要高明多了。青年并没有因为阿呆和玄月的平民装束而有所怠慢,微微一笑,道:“两位,你们来大陆魔法师工会有何贵干么?”

    玄月没等阿呆说话,抢着道:“我们要来进行魔法师认证,现在可以么?”她也觉的这个魔法师似乎很有内涵,想看看他如何应变。

    青年魔法师似乎猜到了玄月要这样说似的,点头道:“没问题,就由我来给两位测试吧,谁先开始。”

    阿呆心中一惊,这青年魔法师如此年轻就能承担测试考官,可见他强大的实力,看来,大陆魔法师工会确实要比天金帝国魔法师工会强上一些,最起码在后备人才上要胜出一筹。玄月微笑道:“那我就先来吧,不过,你可要小心啊!”

    青年似乎对自己充满了自信,从容不迫的虚空一划,空间裂缝出现,他探手入内,取出一柄青色的魔法杖,魔法杖样式古朴,标准的魔法杖形态并不醒目,但却似乎蕴涵着很强的魔法元素。玄月微微一楞,对方能用出空间裂缝这个魔法,就证明他至少有高级魔法师以上的水平,甚至是大魔法师,如此年轻就能达到这种程度,可见他天赋之高,绝不在自己之下。对方的强大激起了玄月内心的好胜之心,轻轻一哼,做出和对方同样的动作,虚空一划,空中裂开一道金色的缝隙,不用玄月自己进去抓,天使之杖就已经飘飞而出,法杖一落入玄月手中,神圣气息顿时大放,一层淡淡的金光围绕着她的娇躯不断的流转着,玄月宛如天神一样傲立原地,神情冷傲的看着面前的青年魔法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