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死灰复燃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风骷髅悲愤道:“这些畜生,他们竟然杀了我们数百人。”冰骷髅虽然没有吭声,但从她微微颤抖的娇躯看,心中的激动、难过绝不在风骷髅之下。

    玄月有些喘息的走到阿呆身旁,刚才连续使用魔法,她的消耗也非常巨大,尤其是最后这个光耀天地,她已经用出了全部的力量。

    阿呆关切的问道:“兄弟,你没事吧?”玄月扶着阿呆的肩膀喘息道:“我没事,大哥,你的剑……”

    阿呆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摇了摇头,道:“放心,它还伤不了我。真是好险啊!不知道哪里来了这么多高手。”

    玄月全身一震,想起先前那绿色的身影,再看看冰、风二骷髅,道:“如果我猜的没错,刚才那些,应该是在大陆上消失了很多年的暗魔人。”

    阿呆失声道:“什么?暗魔人?”他心中顿时想起了当初和哥里斯在船上碰到的海盗和哥里斯当初的叮嘱。再想想之后在普岩族中普林先知的话,刚刚平静的心顿时沉了下去。冰骷髅眼中寒芒大盛,看向玄月道:“你是说暗魔人又死灰复燃了?”

    玄月点头道:“很有可能,据说,暗魔人自从千年前被神羽陛下带领各族英雄消灭绝大部分之后,他们残余的力量就隐藏在索域联邦的天元族之内,经过这么多年的休养生息,他们再次在大陆上出现,必然没安什么好心,千年劫难之说,一定与他们有关。”

    此时,一直和血骷髅、铁骷髅纠缠的剩余盗匪们也都撤走了,连绿王和他的人都吃了亏,这些盗匪又怎么敢再停留呢。

    血骷髅和铁骷髅怒气冲冲的带人赶了过来,他们消灭了两千多盗匪,损伤也不过百人左右,这边发生的情况他都看到了,阿呆和玄月所表现出的强大实力另他大为叹服,看着手下们的尸体,血骷髅脸上流露出森冷的笑容,他走到阿呆和玄月身前,弯下腰,冲着二人深施一礼,正色道:“我血骷髅代表骷髅佣兵团所有战士,感谢二位如此不记前嫌的帮助我们。从今以后,我们之间的仇怨就此揭过,今后二位有用的着我们的地方,尽管开口,我骷髅佣兵团,绝对会全力以赴的帮助你们。”血骷髅深知如果不是阿呆和玄月参与了这次行动,恐怕骷髅佣兵团就要毁在这里,刚才那些黑衣人即使他们四骷髅同时用出四元素阵也未必能胜,更何况,对方根本就不会给他们聚拢在一起的机会。

    阿呆苦笑道:“血骷髅大哥,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今后,恐怕咱们的麻烦都少不了,刚才这些如果真的是暗魔人,恐怕大陆就又要掀起一片腥风血雨了,这些人的身体非常强韧,普通的攻击根本无法伤害,看来,人类必须要团结起来才能和他们抗衡。”

    玄月道:“大哥说的对,据传说所云,暗魔人天性凶残,而且睚眦必报,这次在这里死了如此多的手下,恐怕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的报复可能会非常猛烈,你们骷髅佣兵团目标大,以后一定要小心了。”

    血骷髅扭头看向风骷髅,道:“二弟,你现在立刻回师傅那里,把暗魔人出现的事情回报给他老人家,问问他老人家的意思。哎——,原来,真的有千年劫难这回事。”

    风骷髅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将弓箭大队的指挥权交给了自己手下的副队长,骑上大青马,朝着来时的原路飞驰而去。

    风骷髅的背影刚刚消失,一道白色的身影就如星丸跳跃般向众人聚拢的方向冲来。从他前进的速度可以看出,此人的功力极为高强。

    众人朝着来人的方向看去,只见,那是一个身穿白色劲装的青年人,背背长剑,相貌英俊,起落的身法潇洒异常。看到此人,玄月顿时全身大震,来的,正是苦苦追寻一个多月未果、教廷最年轻的光明审判者巴不依。

    巴不依几个起落来到众人身前,他一眼就看到了身化男装的玄月,顿时大喜,高声叫道:“月……”才叫出一个字,五颗圣光弹就迎着他飞了过来,巴不依吓了一跳,后面的另一个月字顿时噎了回去,赶忙抽出背后长剑幻化出一片剑幕挡住了圣光弹的攻击。玄月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巴不依大哥,我现在身化男装,名叫玄日。这里没有人知道我是女孩儿,你可不要说漏了。”

    听了玄月的话,巴不依心中一喜,既然她说别人都不知道他是女孩子的身份,那就证明她还没有和那个傻阿呆相认,也就是说,自己还有机会。他刚要说什么,却看到气势汹汹的铁骷髅和冰骷髅迎了上来,两人身上所带出的强大气势使他心中凛然,顿时催运起神圣斗气,长剑上白色的光芒吞吐,他凝神戒备着。

    玄月见巴不依没有再叫出她的名字,顿时松了口气,赶忙道:“大家别误会,是自己人。巴不依大哥,你怎么来了?”

    一听玄月说是自己人,冰骷髅和铁骷髅这才放松下来,巴不依从两人中间穿过,走到玄月面前,他下意识的看了阿呆一眼。

    阿呆一听玄月说是自己人,再看到巴不依身上散发出的神圣斗气,顿时联想到他是神圣教廷的出身,友善的一笑,冲他点了点头。

    巴不依微微一楞,面前这青年容貌如此平庸,身上也并未散发出什么强大的气势,难道,他真的就是月月喜欢的那个阿呆么?不论怎么看,自己也要比他强的多了,玄月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人呢?看到阿呆的样子,也让他的心里平静了许多,他想起父亲当初说的话,月月也许只是对这个阿呆好奇而已,并不是真正喜欢他,只要自己坚持不懈,一定能得到月月的芳心。想到这里,巴不依信心大增,冲玄月道:“月,啊,玄日,你从教廷中出来也不告诉我一声,大哥多着急啊!”

    玄月知道巴不依对自己并没有死心,此时阿呆在身旁,她也发作不得,又怕巴不依说出自己的身份,引起阿呆的误会,只得道:“我有点急事,就先从教廷出来了。大哥,你这是追着我来的么?”

    巴不依点头道:“是啊!玄日,你一个人出来,我怎么能放心呢?别忘了,你可是个魔法师啊!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会自责一辈子的。”

    玄月灵机一动,正色道:“大哥,现在有件非常重要的事必须赶快向教皇大人汇报,沉寂多年的暗魔人又出现了,你看,这里的尸体都是那些暗魔人所杀,你赶路的速度快,赶快回去通知教廷,让教皇大人做出相应的准备吧。”本来玄月打算到了亚金族以后,再由那里的祭祀殿通知教廷,此时巴不依赶来,不但是个送信的好人选,而且也可以顺便支开他,有他在,自己就更不能向阿呆说出身份了,阿呆一定会误会自己和巴不依的关系的。只要支开巴不依,以后他再找自己,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巴不依一听到暗魔人三个字,顿时全身一震,皱眉道:“暗魔人又出现了?他们不是数量已经非常稀少了么?”

    玄月摇了摇头,道:“刚才足有几十名暗魔人同时出现,他们的实力非常强大,我们死了这么多人才将他们杀退,大哥,事不宜迟,你赶快回教廷吧。这件事可耽误不得啊!”

    巴不依犹豫了一下,道:“可是,我是来保护你的,留你一个人我怎么能放心呢?要不,我先保护你,等到了一个城市,再让那里的祭祀殿通知教廷吧。”

    玄月急道:“大哥,你放心好了,这里有阿呆大哥和骷髅佣兵团保护,我不会有事的,暗魔人的事太重要了,你还是先回教廷汇报的好。”

    巴不依可不像阿呆那么容易哄骗,他脑中一转,顿时大概明白了玄月想支开他的意思,看了一眼旁边的阿呆,坚定的道:“不行,我一定要护在你身边,对教廷和我来说,你也同样重要。”

    玄月心中大急,她的声音在巴不依心底响起,“大哥,你快回教廷吧,难道你不知道暗魔人对咱们意味着什么吗?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不能因为儿女私情就耽误了正事啊!我旁边的就是阿呆,他什么样子你也看到了,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他我就是月月,是因为我不想和他再在一起了,可是他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必须要帮他把这批商队送到亚金族,然后就回教廷。暗魔人的事不是闹着玩儿的,大哥你必须要先回去通知爷爷,等我完成这边的事,立刻回去与你汇合,你要是耽误了教廷大事,今后我就再不理你了。”一边说着,玄月默默的凝聚着空气中的光元素,全身包裹在一层淡淡的金光之中,看上去神圣气息异常浓郁。其实,她的心不断的跳动着,深怕自己的谎言被巴不依拆穿。

    巴不依听了玄月的话顿时心中一喜,看着玄月那充满神圣气息的娇躯,心里暖融融的,是啊!那个傻小子怎么比的上自己呢?

    阿呆并不知道玄月在编瞎话,看着巴不依对玄月关心的表情,微笑道:“玄日兄弟,既然这位大哥担心你的安全,那大家就一起走吧,也多个照应。”

    听了阿呆的话,巴不依顿时心中大定,最起码自己的情敌还不知道月月真正的身份,他摇了摇头,道:“算了,我还是回教廷吧,暗魔人的事确实重要,玄日,你可要好好保重,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没发向教皇大人交待。”

    玄月见巴不依要走,心中顿时大喜,不动声色的道:“那好,巴不依大哥,就麻烦你了,回去你告诉教皇大人,就说我一切平安,这边的事情结束就回去。”

    巴不依点了点头,飞身而起,顺着来路快速的离开了。看着他走了,玄月顿时松了口气。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的这次谎言在不久的将来为她和阿呆的感情带来了极大的影响。

    三骷髅带领着手下在将死难者全都归拢在一起,受伤的由玄月和阿呆利用光系魔法一一治疗,一个小时之后,宗越沉痛的走到血骷髅身旁。

    血骷髅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一些,淡淡的问道:“宗兄,统计出来了么?”

    宗越双目通红,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双手紧紧的握住,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血骷髅叹息一声,道:“你说吧,我能承受的住。”

    宗越点了点头,黯然道:“团长,我们骷髅佣兵团四个大队中,亲卫队死亡四人,重伤十人,轻伤六十七人。重装骑步兵大队死亡五十一人,重伤三十人,轻伤一百七十四人。”说到这里,宗越停顿了一下,看着血骷髅铁青的脸色和抽搐的嘴角,一咬牙,继续道:“弓箭大队,弓箭大队死亡二百一十人,重伤六十人,其中残废二十七人,轻伤无。轻骑兵大队死亡二百四十三人,重伤七十一人,其中残废三十六人,轻伤无。”说完这些统计数字,宗越已经泣不成声的蹲在地上,全身不断的痉挛着。

    听着这些震撼的数字,所有人都沉默了,三骷髅的身体都微微的颤抖着,这些和他们出生入死几年的兄弟,就这么一个个的死去了,木拉茨走到血骷髅身旁,黯然道:“血团长,对不起,都是为了商队,才让贵佣兵团损失如此惨重。我代表联盟做主,所有死难和残废的佣兵每人发放二百金币的抚恤金。当然,我知道这些钱并不能代表什么,但是,也算是我们商业协会联盟对这些勇士的一些敬意吧。”

    血骷髅凝望着远方,淡淡的道:“谢谢你木会长,将军难免阵上亡。抚恤金就不必了,这几年我们团还有些钱,尚支付的起。我想,麻烦您腾出些马车来,让我手下兄弟将那些残疾的团员送回家去。”不等木拉茨答应,他一把将宗越从地上拉了起来,冷声道:“哭有什么用,你能把兄弟们能哭活过来么?宗兄,你先将死去的兄弟统计出名字,然后将他们的尸体原地火化,骨灰带回团里安葬,然后用木会长腾出的马车立刻将残疾的弟兄送回团里,并且调出团里的资金,凡是阵亡的兄弟,尽量找到他们的亲属,每人发放五百金币的抚恤金,残疾的兄弟,由团里供养,直到他们终老,只要骷髅佣兵团存在一天,就绝不能让这些兄弟受冻挨饿。”

    宗越沉痛的点了点头,转身去了。血骷髅深吸口气,冲冰骷髅道:“小妹,你从轻骑兵大队中分出没有受伤的五十名团员护送他们。”

    冰骷髅点了点头,转身去安排了,血骷髅上身微微一晃,脸色突然变得异常苍白,接踵而来的打击,即使是以他的坚强也临近了崩溃的边缘。

    阿呆扶住血骷髅,将自己醇厚的生生真气输入到他体内,帮他条理着絮乱的真气,“血骷髅大哥,你要撑住啊!骷髅佣兵团还要你来主持大局,那些受伤的兄弟我们都已经帮他们稳定住了伤势,等我们的功力恢复一些,应该能尽快治好他们的。”

    血骷髅叹息道:“五年奋斗,一夕之间损失接近一半的人手,都怪我啊!如果事先谨慎一些多做安排,就不会这样了。”

    木拉茨道:“血团长,我看这样吧,贵团的兄弟也累了,今天就在这里扎营吧,等明天咱们再穿过山脉前进。”

    血骷髅摇了摇头,道:“谢谢你,木会长,但作为一个佣兵,我们必须要尽快完成雇主托付的任务,这是我们的责任。”他高声大喊道:“所有骷髅佣兵团还能站起来的兄弟听令,立刻起程,穿过天金山脉再行休整。今天,是我们佣兵团自成立以来损失最大的一天。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记住今天这个日子。同样的事情,绝不能再次发生。我决定,完成这次任务以后,所有团员苦修一年,以提升自己的实力。”

    商队再次前行了,但是,在队伍中却少了接近六百人,其中有五百多人,都再也无法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坐在马车之中,木拉茨并没有和阿呆他们同车。先后经过激烈战斗和治疗,玄月和阿呆的消耗都非常大,佣兵们的死深深的震撼了他们的心,阿呆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的实力还是不够啊!只是几十个暗魔族人就险些葬送我们,兄弟,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也许,死亡山脉里的死灵生物要比暗魔族人更加可怕,在到达山脉之前的这段时间,我们一定要尽量提升自己的能力。”

    玄月点头道:“我们不单实力不够,而且在战斗经验方面也差了很多。当面对那些不如咱们的敌人时还能应付自如,一旦遇到实力相差无几的敌人,就捉襟见肘难以应付了。如果,那天咱们和四骷髅动手的时候,一上来我就用强有力的魔法支援你,他们根本就无法用出那个天地无为,你最后也不会被逼迫的使用了雷电交轰。如果今天一上来你就召唤出圣邪参战,或者上来就全力下杀手,再配合上我的魔法,也许,佣兵们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历练对我们真的很重要。大哥,虽然圣邪是龙,但再遇到危险,你还是先将它放出来的好。”

    阿呆点了点头,道:“我以前经常会想,当遇到邪恶势力的时候一定不会手下留情,可是,每当动手的时候,我都有下不了手的感觉,直到对方逼迫才下杀手。看来,我的心还是太软了。”想起那些死去的佣兵,阿呆的心不由得揪痛起来。

    玄月拉着阿呆的大手,道:“大哥,算了,别再想了。我们先修炼一会儿吧,也许,前面还有什么危险也说不定。”两人闭上眼眸,分别催运起自己不同的能量调息起来,车厢中顿时充满了神圣气息。

    天金山脉主峰,轰然巨响中,绿王将大厅中的石桌砸成了粉末,森然的杀机充斥着他的心头,在他身旁的七名黑衣人都静静的站在那里,谁也不敢说话。他们这些人都是暗魔族的余孽。千年之前,第一任教皇神羽虽然没有完全消灭掉暗魔一族,但却限制了他们的繁衍能力。虽然经过这么多年的休整,但暗魔族的元气却远未恢复过来。为了逃避人类的追杀,他们只能潜藏在天元族领地之内龟缩不出。经过近千年的休整,虽然人数并没有增长多少,但暗魔族人凭借本身强大的体质和适应能力,整体有了很大的提高,几乎族中的每一个人都是高手。对于暗魔族来说,没有什么比人数更为重要了。可是,今天在劫掠的过程中,居然死了六十几人,这对暗魔族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

    绿王眼中凶光不断的闪烁,手上包裹的黑布已经撕裂了,露出只有三指,却长有利爪的双手,黑色的能量不断在手爪上流转着,他心中异常后悔,如果不是他小看了那些人类,一上来就全力杀掉阿呆或者玄月,最后也不至于差点全军覆没了。

    一名黑衣人试探着道:“绿王大人,您还是冷静点好。这次的事我们怎么向上面交代?”

    绿王恨恨的道:“没想到这里居然会出现这么多强大的人类,族人们的血不会白流。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杀光所有剩余的盗匪,我们立刻回总部,教主和灵祭大人一定会替我们做主的。”

    黑衣人道:“可是,绿王大人,这次损失如此之大,回去以后,教主会不会怪罪您?”

    绿王哼了一声,道:“这能怪我么?怪罪,我想他们还没那个胆子,毕竟,我们绿人族才是魔神大人的嫡系族人。魔神大人就快出世了。我想,他们还不敢把咱们怎么样?更何况,我们绿人是教里的中坚力量,没有我们,教主也不可能统一大陆。神圣教廷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黑衣人低声道:“绿王大人,我觉的还是小心点好,教主的力量您也知道,他已经超越了人的范畴,按我们史料记载,恐怕教主的能力并不下于魔神大人啊!他似乎也并不是人类。”

    绿王心中一凛,瞪了手下一眼,道:“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如果让教主大人听到,小心你的脑袋。教里的事我知道的也不多。不过,十二天王中我只排名第五,前面那几个家伙的实力更加可怕,何况还有……。好了,先去解决了那些盗匪,咱们立刻返回总部,看来,只有等到魔神大人重临人间,我们绿人族才有可能重见天日了。”

    亚金族,索域联邦第二大族,虽然在人数上亚金族比最大的亚琏族要少了许多,但是,亚金族却是整个索域联邦中最富有的种族。他们的各种工业发达,和天金帝国比起来也不遑多让。尤其是大部分地区都是富矿区,出产的各种稀有金属,深得大陆其他国家的钟爱。凭借着这些矿物,亚金族换取了大量自己所需的各种物品,一座座城市飞快的建立起来。由于亚金族的大部分人都是从天金帝国移民而来,所以,这里和天金帝国的风俗非常相象。

    安迪斯城。亚金族最大的城市,占地约一万八千多平方公里,由于城外有一个全亚金族最大的富矿,所以这里驻扎着亚金全族三分之一的兵力,足有十余万人之多。这里,也是整个索域联邦中最繁华的地区,由于有大军驻扎,不论是任何一方的势力,在这里也无法兴风作浪,秩安不次于其他几个国家的首都。凡是外来的客商,都会得到亚金族最优厚的招待,因为亚金族的统治者深知,正是这些商旅为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在亚金族进行任何交易,都会得到公平的对待,这里有着大陆闻名的安迪斯交易场,只要你带来的东西物有所值,在这里就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不管是斯坦帝联盟商队还是骷髅佣兵团的团员都松了口气,看着面前高达二十五米的城墙,他们清楚,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

    阿呆看着面前的安迪斯城,叹息:“这座城市的规模似乎和落日帝国的黑暗城差不多。希望这里不要向黑暗城似的有那么多黑暗的人吧。”

    玄月微笑道:“不会的,大哥,这里虽然比不上华盛帝国的正统,但由于亚金族是依靠采矿业发展起来的,所以,他们只对工业和商业贸易有兴趣。亚金族人都有一个非常好的习惯,那就是按劳分配,多劳多得,只有付出辛苦才能得到报酬,除了族长和族中长老以外,几乎没有人可以不劳而获的。就连那些族中的贵族也都是靠不断的奔波,为族中出产的矿业找出路而获得相应的报酬。所以,这里的人都是很忙碌的,可没有工夫去想那些污七八糟的东西。黑暗势力在这种地方自然很难生存。而且,我听说这里的魔法师工会势力很大,也不允许其他势力介入。”

    阿呆惊讶的看着玄月,道:“你怎么对亚金族这么清楚,你以前来过这里么?”一听玄月提起魔法师工会,他不禁想起当初遇到的两拨对立魔法师,这安迪斯城不会就是两个魔法师工会互相较量的地方吧。哎,看来自己当初真不应该接受那个长老的称号,要不,也不至于为此烦心了,双方如果发生什么事,自己要不要帮忙呢?

    玄月嘻嘻一笑,道:“虽然没来过,但总听说过呀,教廷的各种典籍清楚的记录着大陆上所有重要的事。这是我在种族记事那本书上看到的。怎么样?我的记忆力很好吧。走拉,这里的佣兵工会和魔法师工会都应该够大,我们顺便转一圈,把我的佣兵卡片换了,再到魔法师工会去验证一下我的魔法等级,看看我到底有没有魔导师的实力。”

    阿呆苦笑道:“还是不要去了吧,等到红飓族再说吧,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啊!”

    玄月看了一眼身后不远一脸释然之色的木拉茨,道:“马上就进城了,只要把他们送到地方我们不就没事了么?去两个工会看看又不会耽误什么时间,大哥,难道你有什么隐衷么?难道,你在魔法师工会里有相好的怕我知道?”她疑惑的看着阿呆,对于自己心爱的人,嫉妒总是难免的,尤其是玄月心中一只梗着冰那根刺,一看阿呆吞吞吐吐的样子,自然会向那方面联想。

    阿呆脸一红,道:“不是,我哪儿来的相好。你忘记我以前和你说过,天金帝国的魔法师工会和大陆魔法师工会相互之间的关系很不好。而他们争斗最激烈的,恐怕就是索域联邦的魔法师了。索域联邦中又以亚金族的魔法师最多,这里,也许就是他们争斗的一个焦点呢,我只是不想惹麻烦而已,等完成木拉茨会长的任务以后,咱们还是赶快离开吧。”

    听了阿呆的话,玄月眼睛一亮,道:“我怎么没想到。大哥,你也不是那么笨嘛,会分析问题了。不过,你忘记咱们出来的目的了?我们就是要历练,遇到事情怎么能躲避呢?两个工会又不一定就能打起来,咱们只是去看看而已。以前我听妹妹说魔法师工会有多么好,这回不是正好看看么?”

    阿呆无语,犹豫了一下,叹气道:“看来,我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这么多天相处,他对化身玄日的玄月已经产生了一种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感情,只觉的和他在一起,自己就特别开心。一旦他受到伤害,自己就莫名其妙的会发怒,甚至想杀人。这个玄日兄弟在自己心中的重要性阿呆十分清楚,如果突然和他分离了,自己也许就会像当初离开月月时那样痛苦吧。

    浩浩荡荡的商队已经来到了安迪斯城的大门外,由于人数众多,自然被守城的士兵拦了下来。木拉茨出示了自己商业协会的标志,顿时得到立刻放行的优待,一行人终于进入了他们的目的地。

    木拉茨作为商业协会的领导者之一,曾经来过这里多次,早已经是识途老马,在他的带领下,骷髅佣兵团护送着商队沿着安迪斯城宽阔的大路向城市南方而去。

    城南,斯坦帝联盟的商队来到一片高大的建筑物前停了下来,木拉茨走到玄月和阿呆坐的马车旁,道:“咱们到达目的地了。”

    阿呆、玄月以及三骷髅聚拢在一起,木拉茨微笑道:“终于到了。这里是我们商业协会联盟在安迪斯城的分部,麻烦各位等一下,我先进去联系一下,只要把货物都卸到仓库中,你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说完,他快步走进了面前的高大建筑物之中。

    这后半程的路途,三骷髅已经和阿呆二人相处的较为愉快了,由于骷髅佣兵团损失惨重,血骷髅的心情一直非常郁闷,终于要完成任务了,他叹息一声,冲阿呆道:“兄弟,完成这次的任务后你们有什么打算?”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