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绝对防御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正在宗越等人焦急万分之际,突然,在树林的废墟中央亮了起来,柔和的白色光芒从一堆灰烬中闪亮,蓬——,漫天灰烬飞扬而起,两道身影在白色光芒的包裹中飘飞而出,出来的,正是阿呆和玄月,他们并没有受到一丝伤害,只是衣服有些凌乱而已。

    原来,在雷电交轰和四元素阵天地无为碰撞到临界点之前的一瞬间,阿呆利用瞬间转移来到玄月身旁,向她说了四个字,这四个字,就是绝对防御。在如此庞大的震荡余波中,就算是阿呆和玄月也肯定难免受创,所以,在准备用出雷电交轰之时,阿呆已经想好了对付最后反震之力的办法。玄月反映奇快,在听到阿呆说出绝对防御四字后,立刻就醒悟过来,第一次发动了守护之戒的最强防御,至纯的白色光芒瞬间将两人的身体包裹住,巨大的爆炸力虽然对防御结界造成了巨大的震荡,却始终无法突破那最后的防线,玄月和阿呆清晰的看到外面发生的一切,在疯狂肆虐的能量下,大片大片的森林就那么消失了,巨大的烟尘和灰烬将绝对防御的结界笼罩在内,使他们无法看到外面的情形。玄月不断的将自己的神圣能量输入到绝对防御之中,控制着绝对防御的强度,直到防御消失之时,她和阿呆才用自己本身的能量在身体周围布下另一层防御罩。震荡已经渐渐消失了,守护之戒凭借它那阻挡一切冲击的绝对防御成功的保护住阿呆和玄月的身体,使他们没有受到一丝伤害。

    感受到能量的波动趋于平静,阿呆和玄月才从灰烬中冲出,看到面前这大片的森林灰烬,两人都沉默了。阿呆对森林始终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看着面前的一切,他的心不禁揪痛了,对大自然的毁灭使他充满了愧疚,但事实已经造成,他们也无法挽回。

    宗越看到阿呆和玄月的身影,赶忙飞奔到他们身前,急道:“两位,我们的几位团长呢?你们这是?”

    玄月怒哼一声,道:“那几个可恶的骷髅无端向我们挑衅,将这片森林都毁了,谁知道他们在哪里?也许也像树林一样化为灰烬了吧。”

    宗越大急,失声道:“什么?几位团长他们……”和宗越同来的几名副队长都抽出了自己的兵器,对阿呆和玄月怒目而视,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样子,四骷髅不单是他们的团长,在这几年以来,几乎所有的骷髅佣兵团成员都得到过四骷髅的指点,使他们本身的实力有了质的飞跃,对于他们来说,四骷髅既是他们的领导者,也是他们半个师傅,多年以来建立起的深厚感情使他们一听到四骷髅的死讯顿时都红了眼睛。

    阿呆皱了皱眉,生生真气骤然迸发,白色的光芒将自己和玄月保护在内,淡淡的说道:“这都是他们咎由自取造成的。不过,你们的四位团长未必死了,赶快找找吧,他们应该就在附近不远。”在能量爆发的同时,虽然四骷髅并没有像守护之戒这样的超级防御神器,但他们所发出的天地无为确实蕴涵着巨大的能量,凭借冲击波的力量,应该抵消了不少爆炸力,所以阿呆才会判断他们并没有死。

    宗越现在根本顾不上寻仇,他也知道,连四骷髅都奈何不了面前两人,更何况他们了,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骷髅佣兵团的四位团长。赶忙和另外几名副队长四处寻觅起来。看着他们焦急的样子,阿呆之前的愤怒渐渐平息了,叹了口气,冲玄月道:“兄弟,你怎么样?伤的重么?”

    玄月摇了摇头,道:“刚才只是受了点震荡而已,那什么风骷髅的箭确实厉害,根本看不到箭影,就已经撞到我身上了。多亏守护之戒和凤凰之血,否则……,哼,这几个骷髅也太霸道了,如果咱们要是弱一些,恐怕就要死在他们手上,他们死了才好呢,少几个祸害。”

    阿呆摇了摇头,叹息道:“算了吧。他们也只是太好胜了而已。守护之戒的绝对防御真的很强,在最关键的时候护住了咱们,否则,在那么强的冲击下,咱们也难免会受伤的。”想起之前那看上去并不强大的白色光芒,阿呆下意识的看了看玄月手上的守护之戒。

    “啊!在这里了。”宗越高声呼喊着,骷髅佣兵团的几人顿时围拢过去。在灰烬之中,四骷髅的身体相继找到。阿呆拉着玄月飞身而起,落在宗越身后。四骷髅的样子实在狼狈的可以,阿呆虽然能够感觉到他们还有一丝生机,但四人都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一个个狼狈不堪的样子看的阿呆心中一软。血骷髅身上的灰色劲装完全变成了焦黑,头上的金色长发消失了大半,即使剩余的部分也都变成了焦黑色,根根竖立,显然是被雷电轰击所至,风骷髅的模样和他差不多,由于两人功力在四人中最强,为了保住冰骷髅和铁骷髅,在爆炸发生之时,两人利用天地无为承受了绝大部分压力。铁骷髅的样子也很狼狈,他那一身重铠多处碎裂,头盔掉在一旁,露出他刚毅的面庞,头发、胡子和眉毛都变成了焦黑的一片。冰骷髅在四人中可以说是受创最轻的,因为她最小,又是四人中唯一的女性,大部分攻击都被几位兄长挡住了,她只是受到了余波的攻击,但尽管如此,她也还是被强大的震荡力震的晕了过去,头盔掉落在一旁,银甲破损严重,金色的长发过半变得焦黑,长发搭在脸上,遮盖住她的容貌。只能看到她脖颈间白皙的肌肤,她的身体微微有些痉挛,似乎在昏迷中仍然忍耐着无尽的痛苦。

    尽管四骷髅并没有死,但他们身受重创还是让宗越束手无测,尤其是血骷髅和风骷髅,他们不单外伤严重,而且内腑受到了强烈的重创,经脉多处破裂,已经造成了部分内脏内出血,情况非常危急,如果不尽快得到有效的治疗,恐怕他们的生命将很难保住。

    宗越发现的情况阿呆也发现了,他上前几步,绕过宗越的身体,走到四骷髅身旁,骷髅佣兵团的几位副队长顿时拦了上来,挡在阿呆面前,其中那名血骷髅的嫡系亲卫队副队长脾气最为暴躁,在看到血骷髅的样子后,早已忍耐不住心中的怒火,手中窄剑向阿呆分心便刺。

    阿呆眼中射出两道冷电,扫向面前几人,随手一弹,白色的光芒电射而出,顿时将袭来的窄剑弹的飞向半空,冷声道:“如果你们不想这几个骷髅死,就闪开。难道你们不知道,他们的伤不及时治疗就会死么?”

    亲卫队副队长刚要发作,却被宗越拦住了,宗越挡在他身前,看向阿呆,疑惑的道:“您是说,您愿意救我们几位队长么?”

    玄月凑到阿呆身旁,微怒道:“大哥,别管他们,是他们先挑衅的,咱们没义务为他们治疗,让他们去死好了,省得以后再有别人死在他们手中。大不了咱们退出这次的任务,还省得纠缠呢。”从先前的冰骷髅,到后面四骷髅齐来挑衅,玄月心中早就憋着一股怒火。神圣教廷出身的她,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挑衅?

    阿呆叹了口气,道:“算了,兄弟。大家都是为了保护商队,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救他们一次吧。我想,经过这次的事,他们以后不会再来招惹咱们了。兄弟,这治疗还是你拿手,你先帮这两个伤重的治治,稳定住他们的伤势再说。”

    虽然玄月对这些骷髅非常排斥,但阿呆的话她又不忍心反驳,哼了一声,冲面前的宗越等人怒道:“还不快闪开,你们能挡的住我们么?”

    宗越拦住要发作的几名副队长,恭敬的向玄月深施一礼,道:“团长大人,我替我们的几位团长向你们道歉了,只要您能救活几位团长,我保证,一定会说服他们,今后再不找你们麻烦。谢谢您了。”四骷髅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生性沉稳的宗越自然要为他们的性命考虑,不得不说了软话。

    听着宗越带着些哀求的话语,玄月的心也软了,轻轻点了点头,从宗越几人身前穿过,走到血骷髅和风骷髅面前。这两人伤势虽重,但对于最擅长治疗的神圣光系魔法并不算什么,玄月心中一动,大概计算了一下到达天金山脉的日期,这才开始吟唱光系的恢复魔法咒语。淡金色的光晕从玄月身上散发而出,罩向地面的四个骷髅,温暖的神圣气息使宗越等人不由得精神一震,看着几位团长渐渐红润的脸色,他们焦急的心都放松下来,眼眸深处都流露出感激的神色,毕竟双方是敌对的,阿呆两人能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不但不击杀四骷髅还为他们治疗,这等情操令他们暗暗佩服,想起以前骷髅佣兵团对待敌人的作为,几人汗颜的低下了头。在金色光芒的作用下,血骷髅和风骷髅的伤势渐渐稳定下来,破损的经脉都被神圣的能量修复了,体内的淤血也被逼了出来。但玄月并没有彻底治好他们的伤,凭借他们自身的功力,需要调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正常。冰骷髅和铁骷髅的情况相对要好了不少,冰骷髅伤的最轻,她的伤已经基本痊愈了,铁骷髅也好了许多,只是因为自身能量消耗过大,暂时还清醒不了而已。

    玄月深吸口气,将天使之杖收了起来,冲宗越道:“把你们这几个骷髅抬走吧,都死不了了,休息四、五天就能恢复。”说完,头也不回的向阿呆走去,阿呆向她递来询问的目光,他知道,以玄月的能力,是能够将这几个骷髅完全治好的。

    玄月的声音在阿呆心底响起,这是她利用精神力的波动在和阿呆说话,这种方法和传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大哥,这几个骷髅先后两次向咱们挑衅,太可恶了,不给他们点教训怎么行。放心吧,凭借他们自己的本事,会恢复的。走拉,咱们先回去。”说完,拉起阿呆的大手,向营地方向而去。阿呆本还想说些什么,但一想到先前玄月受伤的情形,也就忍住了,这桀骜的四骷髅确实也应该受到些惩罚。

    两人很快就回到了营地之中,木拉茨刚才远远的看到森林的灰烬中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正在犹豫要不要过去,一看阿呆两人回转,顿时大喜过望,迎了上去,“两位,你们可回来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玄月瞥了他一眼,道:“我和大哥累了,我们今天晚上在马车上休息,你自己找地方睡吧。刚才是几只不自量力的骷髅试图挑衅,不过都被我们解决了。你最好找个地方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否则,要是有什么后遗症,可怪不得我们。”说完,拉着阿呆上了马车。

    木拉茨心中苦笑,这回可麻烦了,看来四骷髅受了重伤啊!这天恶佣兵团不愧为特级佣兵团,竟然以两人之力轻松的打败了骷髅佣兵团的四大团长,看来,以后自己还要好好巴结他们才行,雇佣他们不但价格便宜许多,也许还更有保障,以他们毁灭树林的能力,就算军队来抢劫商队恐怕也不用怕了吧。一边想着,宗越等人已经将四骷髅背了回来,冰骷髅的头盔又重新套在她头上,遮盖住她的娇靥,看着四人狼狈的样子,骷髅佣兵团的成员们全都沉默了,他们用就算用脚去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在他们心中如同神一般的四位团长,就这么败了,败在两个年纪不大的人手中。有一些脾气暴躁的佣兵还想向阿呆和玄月报复,但都被宗越几名副队长拦住了,这些副队长们在玄月用光系魔法挽回了几位团长的生命之后,对阿呆二人,只有钦佩和感激之情。

    一进入马车,阿呆赶忙拉住玄月的手,用生生真气检查她体内的情况。果然如玄月所说,她的伤并没有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玄月迫不及待的问道:“大哥,你刚才用的那是什么招数啊!是武技还是魔法,怎么竟然能引动天雷发出攻击呢?在四骷髅用那个什么天地无为的时候我还担心咱们接不下来呢,可没想到却被你引动的天雷炸飞了,哈哈,一想到他们头发竖立的样子,我就好开心。”

    阿呆苦笑道:“兄弟,咱们还是太大意了,这四骷髅并不好对付,如果单论实力来说,他们四个根本就比不上咱们,但他们最后用出的这个什么四元素阵确实威力很大,发挥出了他们百分之一百二的功力,如果不是雷电交轰,我就只有出冥王剑才有把握取胜了。但即使是如此,咱们也是凭借神器才不受伤的,以后咱们还是要小心一些才行。这雷电交轰我练的还不算纯熟,尚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很容易伤到自己,今天还多亏有守护之戒的绝对防御,否则咱们也会受到波及。这招是当初师祖传我的三大绝招之一,如果我的生生变能达到最高境界,恐怕真的会有憾天动地的威力吧。”

    玄月嘻嘻一笑,先前阿呆对他的种种关心,使她心中暖融融的,打了个哈欠,道:“大哥,我累了,咱们睡吧。”说着,躺在左边的软垫子上休息起来。

    第二天一早,四骷髅相继醒来。血骷髅和风骷髅都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铁骷髅和冰骷髅也是功力大减,四骷髅在木拉茨给他们安排的帐篷中看着各自狼狈的样子面面相觑,脸上都流露着凝重的神色。虽然他们不知道爆炸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都清楚的明白,自己败了,而且败的是那么惨,连最强的四元素阵也无法伤到阿呆。

    铁骷髅哼了一声,打破沉默,道:“大哥、二哥、四妹你们这是怎么了?我们从组织骷髅佣兵团至今,可从没这么颓废过。咱们输了,但在天地无为的作用下,那两个小子也未必就好受,也许,他们的伤更重呢?反正我现在没事了,除了身体虚弱一些,并没受什么伤。”

    血骷髅叹了口气,道:“你感觉自己没受什么伤,那是因为有人给咱们治疗过了。爆炸的时候,我曾经清晰的感觉到能量冲击对我身体的损害,内腑受到了很强烈的震动,可今天一醒过来,伤势却远比我想象中要轻,这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有高人为我们治疗过。”

    帐篷帘突然掀了起来,宗越总外面走了进来,他一看到四位团长都清醒了,顿时大喜过望,“怎么样?你们没事了吧?”

    血骷髅正色道:“宗越,昨天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是说我们晕过去以后。”

    宗越看了看四骷髅,叹了口气,原原本本的将玄月如何为他们施救的情形说了一遍,四骷髅的脸色越来越凝重,听完宗越的叙述,他们的心都沉到了谷底,铁骷髅不甘心的问道:“老宗,你真的没有说错么?他们竟然连一点伤都没有?”

    宗越点头道:“我说的都是事实,天恶佣兵团那两个正副团长没有一丝受伤的痕迹,连他们的衣服都没有丝毫的破损。”

    血骷髅黯然道:“看来,师傅的情况要在我们身上延续下去了,这天罡剑圣的再传弟子实在是太强大了,即使天地无为都无法伤害到他。恐怕,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剑圣的境界,这个人情我们欠下了,老宗,传我命令,从现在开始,骷髅佣兵团不许有任何人去骚扰他们。”

    宗越点了点头,从怀中套出一把短刃,递到血骷髅手上,道:“几位团长,先整理整理你们的仪容吧,这个样子,可见不了人。”

    血骷髅看看身旁的风骷髅,摸了摸自己如同焦碳般的头发,冲宗越道:“老宗,麻烦你向木拉茨会长说一声,让他给我们准备辆马车,我们的伤还没有痊愈,在到达天金山脉之前,恐怕要在马车上度过了,同时,你再找几身全身甲来,要带头盔的那种。”

    铁骷髅这才意识到自己几人的毛发都因为被雷击而变了样子,瞥了一旁带着头盔的冰骷髅一眼,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冰骷髅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冷哼声中,拽掉了自己的头盔,“三哥,你想看什么?想看我出丑的样子么?”蓝色的极冰真气骤然而发,将自己焦黑的头发都冻了起来,随手一挥,原本过腰的金色长发顿时只剩余不到一半,刚刚过肩而已。冰骷髅的容貌只有这骷髅佣兵团最高层的几人见过,她面如冰霜,一双淡蓝色的眼眸寒光闪烁,虽然容貌甚美,但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感,使任何人不敢接近她。连续两次溃败已经彻底击碎了她对自己的信心,虽然在身体上她受伤最轻,但在心灵上,她的创痛确是最严重的。

    血骷髅最了解自己的妹妹,叹息一声,挥舞起手中的短刃,顷刻间将自己烧焦的头发、胡须以及眉毛全部剃掉了。然后将刀扔给身旁的风骷髅,一会儿的工夫,风骷髅和铁骷髅也和他一样,头上都变得光秃秃的,三人面面相觑都流露出无奈的苦笑。

    商队再次上路了,只是骷髅佣兵团的几位团长都没有出现,骷髅佣兵团的成员们都怀着一种异样的心情,虽然任务并没有失败,但他们都知道,骷髅佣兵团的不败神话已经打破了,被仅仅两个人打破了。

    七天之后,斯坦帝联盟的商队已经来到了杜鲁行省和索域联邦亚金族接壤的天金山脉附近,商队停了下来,驻扎在距离山脉不到十里外的一片树林中,木拉茨命令商队成员将载有货物的马车都集中起来,外围由宗越指挥着骷髅佣兵团围绕成一圈,扎下帐篷。到了这里,他不得不谨慎起来,亲自找到宗越,道:“副队长,贵团的几位团长现在情况如何,前面就是咱们此行最危险的地方了,他们能不能帮助商队度过此难关?”

    四骷髅经过这些天的修养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只不过被打败的郁闷加上毛发的脱落使他们一直没有出现在佣兵团成员们面前,宗越道:“会长,您放心吧,几位团长都已经恢复了,这天金山脉的盗匪只要听到我们骷髅佣兵团的称号,应该不会打什么主意的。”在两年以前,骷髅佣兵团曾经和这里的盗匪打过交道,那次盗匪的损失惨重,骷髅佣兵团成功的护送着商队到达了目的地。也正是那次的任务,使骷髅佣兵团名声大造,进入了特级佣兵团的领域,对于那些盗匪宗越还是有信心对付的,骷髅佣兵团的实力比起两年前来要更加强大了。更何况,商队中还有两个更超过他们团长的人,有这些实力在,他才不担心会出现问题。

    木拉茨叹了口气,道:“还是小心一些好,麻烦您告诉几位团长,待会儿,我上他们帐篷里商量一下明天的行程吧。”

    宗越道:“好吧,这几天团长们的心情都不太好,待会儿您说话一定注意一些。”

    木拉茨道:“我知道,不过,前面将是商队此行最大的阻碍,你们骷髅佣兵团和天恶佣兵团都是我们请来的,希望大家能坐在一起平心静气的商量对策,争取顺利的度过面前的难关。为了整体的利益,你劝劝几位团长,可不要再做傻事了,那样对商队和他们自己都不好。”

    宗越叹了口气,想起阿呆和玄月那强大的实力,心中不由得一阵颓然,现在已经这样了,四位团长还怎么会再去挑衅呢?骷髅佣兵团的风头已经完全被那两个人压了下来。

    半个小时后,当营地已经完全扎好后,木拉茨邀请阿呆和玄月来到了四骷髅的帐篷外。阿呆和玄月并没有什么不愉的感觉,此时面对四骷髅虽然必然会别扭一些,但他们都相信,在经历过几天前相互之间的“切磋”后,四骷髅是不会再找他们麻烦了。

    木拉茨咳嗽一声,道:“几位团长在么?我是木拉茨,和天恶佣兵团的两位团长过来了。”

    血骷髅低沉的声音响起,“木会长和两位团长请进吧。”他的声音非常平静,从表面上听不出情绪有什么波动。

    木拉茨掀起门帘,和阿呆、玄月一起走进了帐篷。四骷髅都在,他们分别坐在刚刚铺好不久的床铺上,每人身上都穿着一身铠甲,包括头部在内,完全笼罩在铠甲之内,只有手露在外面,很明显,他们的须发、眉毛都还不足以见人。阿呆清楚的感觉到,当自己和玄月进入房间的时候,四骷髅身上同时散发出一丝凌厉的杀气。

    阿呆并没有在意,对方对自己二人有敌意那是不可避免的,这七天以来,他和玄月也很少离开马车,一般情况下都在马车中静修,虽然颠簸的马车并不是太好的修炼场所,但凭借他们过人的精神力,七天以来已经将在米姆城中得到的能量充分化解吸收了,阿呆丹田内的金身吸收了小部分第二金身的能量,又长高了一些,他的功力几乎每天都有一丝的提高,在逐渐的积累中向着未知的领域前进着。玄月的进步虽然不像阿呆那么明显,但她身上的神圣气息却越发浓郁了,举手投足之间,都会散发出淡淡的柔和能量,和她在一起,阿呆的心情始终会保持在平和宁静之中,这对阿呆的功力进步非常有利。

    感受着帐篷内尴尬的气氛,木拉茨再次咳嗽一声,道:“几位团长,以前的误会大家就不要计较了吧,既然都是同路人,能不能先将恩怨放下,大家齐心协力,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吧,那样不是更好么?”说着,他带着阿呆和玄月走到帐篷里面坐了下来。

    铁骷髅冷哼一声,道:“你们商业协会既然雇佣了天恶这么强——的佣兵团,还要我们骷髅佣兵团有什么用,不如我们撤离好了,让他们两个护送你们到安迪斯城去。”

    木拉茨楞了一下,讪讪的说道:“我,我们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这次的货物对我们来说实在太重要的,所以不得不谨慎一些啊!”

    血骷髅瞪了铁骷髅一眼,淡然道:“对不起,木会长,我这兄弟脾气不好您别在意。”他看向阿呆和玄月,道:“先前两位救了我们,这个情我血骷髅记下了,不过,两位对我们的侮辱,我们也不会忘记,以后有机会,我们一定会再次讨教。”

    玄月冷哼一声,道:“给你们的教训还不够么?想报仇?我们随时欢迎。不过,就怕你们没那个本事。”

    铁骷髅刚要发作,却被血骷髅拦住了,四骷髅身上的杀气更浓了,他们都没有吭声,八道寒光同时盯视着玄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