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骷髅佣兵团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月得意的指了指自己,道:“团长就是我。你刚才说,听从阿呆一切的吩咐,是么?”

    冰骷髅点了点头。此时的她,心潮汹涌澎湃,面前这个英俊的少年竟然说他才是团长,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天恶佣兵团的实力就太可怕了。

    玄月微笑道:“那好,我和阿呆亲如兄弟,我说的话他是不会反对的。我就替他向你下第一条命令,也是最后一条命令。从现在开始,你不必再听阿呆任何命令,你还是你,阿呆还是阿呆,同时,命令你重新返回骷髅佣兵团,继续做你的轻骑兵大队长。有问题么?”玄月怎么能让冰骷髅追随阿呆呢?就算阿呆不求她帮忙,她也会想办法将冰骷髅赶走。她可不想让一个女孩子天天跟在阿呆身旁,那样会对她造成很大的威胁,爱是自私的。

    冰骷髅一楞,道:“可是,可是他真的不要我做手下么?”此时她的心情突然变得非常复杂,阿呆在打败她之前脸上流露出那丝自信的微笑不断的震慑着她的心灵,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竟然有一种想追随阿呆的想法。

    阿呆道:“不用可是了。玄日团长的话就是我的话。这是我对你唯一的命令。时间也不早了,我想商队也应该出发了吧。”

    一旁的木拉茨顿时醒悟过来,赶忙道:“是啊!要赶快出发了,否则会赶不上行程的。大家就当以武会友好了,都别太在意,咱们上路吧。”

    冰骷髅深深的看了阿呆一眼,倒提着极冰银枪飘身而起,落向自己的白马,举起手中银枪,高喊道:“出发。”轻夹马腹,率先冲了出去。

    宗越感激的冲阿呆深施一礼,追着去了。他非常能理解冰骷髅现在的心情,一向高傲的她被如此轻易的打败,她又怎么受的了呢?宗越和血骷髅是至交好友,而冰骷髅正是血骷髅的亲妹妹,他自然要帮忙照看。

    阿呆和玄月蹬上马车,木拉茨也跟了上来。马车非常宽大,三人坐在里面丝毫不觉的拥挤,柔软的垫子、豪华的装饰,顿时给人带来一种温馨舒适的感觉。阿呆坐在左边,玄月挨在他身旁,道:“大哥,这回那什么骷髅佣兵团不敢嚣张了吧。你刚才的表现真出色。”

    刚刚上车的木拉茨顿时附和道:“是啊!副团长的功力真是我生平仅见,骷髅佣兵团向来眼高于顶,这回竟然也在您手下吃了亏。”

    阿呆叹了口气,冲玄月道:“兄弟,以后你说话可要注意些,就算是敌人,也尽量给人家留些情面,如果不是你提出要三招击败对方,现在关系就不会闹的那么僵了。这一路行去,大家总要相处的。这样不好。”

    玄月哼了一声,道:“谁让他们那么嚣张的,那冰骷髅一副惟我独尊的样子,我看着就生气。反正都已经发生了,让他们知道你的厉害不是更好么?以后就不会有人再来招惹咱们了。”阿呆在言语上怎么说的过她,顿时无语,轻轻的摇了摇头。

    木拉茨叹了口气,道:“小兄弟啊!恐怕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这骷髅佣兵团能有今天的规模,完全是凭借他们四位正副团长自身的实力。这冰骷髅只是四人之一,他们还有正团长血骷髅,两位副团长风骷髅和铁骷髅,这三个人的实力绝不会在冰骷髅之下。而且骷髅佣兵团是非常记仇的,今天你们羞辱了冰骷髅,恐怕她那几位兄长不会善罢甘休的。”

    玄月哼了一声,眼眸中寒光一闪,流露出无比的信心,“来就来吧,难道我们还怕他们不成。大哥,这不正是给咱们一个历练的机会么?咱们就和这四个骷髅斗一斗,看看谁能占据到上风。”

    米姆城外。骷髅佣兵团的三大团长正在焦急的等待着,在他们身后,整齐的排列着佣兵团的另外三个大队,重装骑步兵大队共四百人都骑在高头大马上,包括他们的马匹,全都包裹在厚重的铠甲中,每人的马鞍上,都挂着一支长达三米五的重矛,他们是整个骷髅佣兵团中绝对的硬悍主力,所有攻坚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这支钢铁洪流般的佣兵大队由同样身穿黑色重铠的铁骷髅统领。在队伍行进的时候,他们总是走在最前面,一旦在平原上遇到敌人,就算正规军队也难以抵挡他们如潮水般的冲击。当有特殊情况或者地形所限的时候,他们就可以从马上跳下来,转变成重装步兵。这个大队,全都是由一米九以上的壮汉组成。

    一身青色劲装的风骷髅骑在自己的大青马上,背上背着一张长弓,弓长一米六,出自天金帝国一位大师级炼金术士之手,有着风系魔法加成的能力,由此弓射出的箭矢,有无影箭的称号。在他背后,同样是四百人,同样的青色装束,他们都是腰挂长刀,背背长弓,在马鞍两侧,一共悬挂着四个箭壶,每个箭壶中有二十五只钢头羽箭,这些弓箭手在风骷髅的训练下,都练就了一手百步穿杨的好箭法。在钢头羽箭的作用下,普通轻铠根本无法抵挡,在整个骷髅佣兵团之中,就数这个弓箭兵大队杀人最多。

    在重装骑步兵大队和弓箭兵大队中央,是二百名全身笼罩在红衣中的武士,他们没有铠甲护身,但红色劲装却保持着他们的灵活性,每人背上背着一柄窄剑。从装束上看,其气势远远不如另外几个大队,但是,他们才是整个骷髅佣兵团中最精锐的力量,血骷髅的亲卫队,也是佣兵团的突击队。这些人,全都有着不弱的武技身手,他们每个人都有着相当于杀手工会暗杀者以上的实力,每当骷髅佣兵团遇到难啃的骨头时,就是他们出动的时刻,在血骷髅的率领下无往不利,成立至今,全队从开始的二十人增加到现在的二百人,却无一伤亡。骷髅佣兵团能有今天的成绩,和他们的付出有着密切的联系。

    整个骷髅佣兵团组织严密,俨然就是一个小型的军队,四个兵种相互配合,即使是正规军也无法和他们相比。天金帝国曾经出重金聘请四骷髅进入他们的军队系统,但都被血骷髅拒绝了,理由是,他们需要自由。

    血骷髅看上去只是一名普通的中年人,身材高大,脸上始终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一身灰色的劲装在整个佣兵团中并不起眼。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越是笑的开心,杀起人就越是心狠手辣,向来有谈笑收魂的说法。这四骷髅同时师出北方剑圣,根据他们本身不同的素质,北方剑圣传授了他们不同的武技,不过,他的这些徒弟竟然没有一个得传他最得意的剑法。在四大剑圣中,就属北方剑圣所学最为驳杂。血骷髅和冰骷髅是亲兄妹,而另外两个骷髅则是血骷髅的同门师弟,冰骷髅的同门师兄。由于冰骷髅在他们之中年龄最小,深受这几位兄长的照顾。

    铁骷髅是急脾气,看了身旁的血骷髅一眼,道:“大哥,怎么小妹还没出来,这商队磨蹭什么呢?不会出什么事吧?”

    血骷髅微笑道:“妹妹不会有什么事的,她的本事你们还不了解么?老三,你以后要学的稳重一些,老实这么毛躁岂能成大事。别忘了,我们的目标是要超过红飓佣兵团,成为大陆第一佣兵团。想达成这个目标,还是任重而道远啊!”

    铁骷髅不屑的说道:“有机会和红飓佣兵团对决一下才好,我就不信他们能挡的住我重装骑步兵的冲击。人多能有什么用。”

    血骷髅皱眉道:“千万不要小看红飓佣兵团,他们的三名正副团长都有着不弱的实力,据说,他们的正团长是东方剑圣的弟子。红飓佣兵团能有今天的成就,绝不是单靠人多形成的。他们的外围佣兵虽然水平不怎么样,但核心的那几千人却有很强的实力。我们现在还处于磨练期,不能和他们随便发生冲突。恩,你们看,四妹这不是来了。”

    果然,骷髅佣兵团的轻骑兵大队飞快的从米姆城城门中冲了出来,四百人整齐的排列在城门两旁,护着后面慢悠悠的商队出城。

    冰骷髅骑着跨下的白马,并没有去管自己的手下,笔直的向自己的几位兄长冲了过来,宗越在她身后紧跟着,一副焦急的样子。

    风骷髅道:“大哥,四妹怎么自己过来了?”

    血骷髅也感到很奇怪,按照他们的计划,应该是冰骷髅护送着商队和他们汇合后守在两翼,现在她应该指挥自己的手下才对。

    很快,冰骷髅已经奔驰到他们身前,猛的一拉缰绳,白马人力而起,停了下来,即使以白马的神峻也受不起她如此激烈的操纵,长嘶一声,表露着内心的不满。宗越气喘吁吁的追到身旁,喘息道:“我的小姑奶奶,你跑那么快干什么?要累死我啊!”

    冰骷髅并没有理会宗越,看了自己的大哥一眼,一拉缰绳,就要绕过众人前行。血骷髅沉声道:“小妹,你这是怎么了?又发什么小姐脾气。”冰骷髅对于自己的大哥还是有几分忌惮的,冷冷的道:“我没事。”说完,一拉缰绳,控马到最前面去了。

    血骷髅看向宗越,道:“宗兄,冰冰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在城里出了什么事?”

    宗越叹息一声,将城里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听完他的叙述,风骷髅和铁骷髅同时惊呼道:“不可能。”

    血骷髅也异常疑惑,能以一招之力击败自己妹妹,即使是师傅也未必能做的到啊!何况对方只是个年轻人而已。“宗兄,那个人用的什么招式?”

    宗越苦笑道:“说实话,我也没看清楚,那几乎只是电光时火的一瞬间发生的事。那个人似乎幻化出两个身影,和冰冰一错身,就用绿色的能量将冰冰的身体束缚住了。以冰冰的能力,不但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被那能量束缚住以后竟然也无法挣脱。真的只是一招啊!当时我看的眼睛都直了,还从来没见过斗气能这么用呢,他的斗气似乎可以变成任何形态似的。不过,也真让我佩服,那青年年纪不过二十岁左右,但功力简直是出神入化,冰冰本来是想取他性命的,但他却没有伤害她。对了,我好象听到冰冰说,他是天罡剑派的人。”

    三骷髅面面相觑,天罡剑派他们都知道北方剑圣先后和天罡剑圣比试过三次,都在交手百招左右时以惨败告终,天罡剑派一直是他们超越的目标。虽然他们的实力和天罡剑派比还太弱小了,但也只有那些年过六十的二代弟子有胜过他们的可能,而且绝对不是一招可以做到的。血骷髅笑了,非常开心的笑了,作为北方剑圣的开山大弟子,不论是为了师傅的尊严还是为了自己的妹妹,都不允许他退缩。在他心中,阿呆一招打败了冰骷髅就是对北方剑圣的挑衅,这个侮辱之仇焉能不报。

    冲动的铁骷髅一看到血骷髅的笑容也不禁打了个寒颤,将刚想请战的话吞了回去,血骷髅的功力在四人中向来称冠,凡是他们的敌人,从没有谁能从他手中逃出升天,铁骷髅知道,自己的这位大哥已经动了真火。

    血骷髅的笑声停止,两道森然寒光从眼底一闪而过,沉声道:“队伍散开,按计划迎接商队,准备出发。”

    风骷髅急道:“大哥,难道就这么容易放过那小子么?”

    血骷髅微笑道:“我的脾气你还不了解么?斯坦帝联盟的任务对咱们来说很重要,他们是咱们佣兵团经济的主要来源,这羞辱之仇当然要报,不过,不是现在,做好你们的本职工作,没有我的命令,不许随便向对方挑衅。”他遥望着即将临近的马车,心道:来吧,就算你再强,我也要会你一会。剑圣的排位之争就由我们先比试一下吧。

    商队已经过来了。骷髅佣兵团的人立刻分开,重装骑步兵大队掉转马身,面朝远方,弓箭大队在他们身后布好阵型。而轻骑兵大队则护在两翼。由血骷髅亲自指挥的亲卫队绕到商队的最后面压阵。一千四百余名佣兵井然有序的排列着,对商队形成了坚实的保护。

    阿呆和玄月坐在舒适的马车中非常写意,这辆马车是斯坦帝联盟为木拉茨特意订做的,车身由坚硬的硬木制成,本身非常厚重,车厢内也是豪华异常,两排厚实柔软的座椅都用绸缎包裹着,中央突出一个木盘,上面放着些水果,最奇特的,是连接在四个巨型木制车轮上的粗弹簧,这些弹簧都是用稀有的金属打造而成,不但异常坚硬,而且有非常好的延展性,经过能工巧匠的打造,才作成了弹性十足的弹簧,一端连接在车轴上,另一端连接在车身,即使在非常颠簸的路面,马车的行进也很平稳,坐在里面,就像坐在一个移动的行宫中一样。

    玄月撩开窗帘,向外看去,只见商队已经出了城,商队周围,出现了更多的骷髅佣兵团成员,她向来天不怕地不怕,何况魔法水平又刚刚提升到魔导师的境界,对这些佣兵并没有看在眼内。

    放下窗帘,玄月冲阿呆道:“大哥,我现在有些后悔答应这个任务了。”

    阿呆疑惑的道:“为什么?这马车不是很舒服么?比咱们走路可要轻松的多了。”

    玄月道:“可是,这速度也太慢了,照现在的样子看去,最起码也要二十天才能进入亚金族境内。天天跟马车中坐着多无聊啊!”

    木拉茨微笑道:“无聊到不会,到时候,可能还要仰仗两位大力呢。你们不知道,在天金帝国和亚金族的交界处,有一片面积不算很大的山脉,我们都称之为天金山脉,从山脉这端穿过到另一端大约需要多半天的时间,商业协会联盟之所以雇佣这么多佣兵,最主要的,就是防备那里的盗匪。”

    木拉茨的话引起了玄月的兴趣,“有盗匪么?难道你们以前遇到过。”

    木拉茨点头道:“是啊!以前还吃了不少亏呢。那些盗匪非常嚣张,从山脉通过的商队,都必须要交出一半货物做买路钱。否则,他们就杀人,并将所有的货物全都抢掠。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一些小商队往往都是给他们货物的。哎,一趟下来,只能赚很少的钱了。”

    玄月疑惑的道:“为什么非要走这天金山脉呢?难道就不能绕路么?”

    木拉茨叹了口气,道:“我们斯坦帝联盟最大的行业就是香料制造,包括食用香料和普通香料两大类,这些香料都必须有特殊的密封仓库来保存才行,否则,时间一长,就会失去原有的味道。这次,我们的货物中百分之八十都是香料,为了节省时间不改变香料的味道,只有冒险从天金山脉通过。这样,在到达安迪司城的时候,香料才能保证质量,卖个好价钱。不是为了这些香料,我们当然会选择绕路了。不过,现在有两位在,再加上骷髅佣兵团,我想,那些盗贼也拿我们没什么办法吧。希望一路平安才好。”

    阿呆奇怪的道:“既然这些盗贼危害一方,那天金帝国怎么不出兵围剿,老这样下去,不是会影响天金帝国和索域联邦的贸易往来么?”

    木拉茨叹息道:“怎么没有围剿,天金帝国曾经派重兵先后围剿过七次之多,但每次都是铩羽而归。天金山脉的地形非常险要,除了一条大路能够通过以外,其他地方全都是高大的山峰,在那里,盗匪不但数量众多,而且对地形非常熟悉,他们利用地利布置的各种机关让天金帝国吃了不少苦头,损失惨重。即使后来国师大人亲自出马,使用了几个大规模的杀伤性魔法也没能对他们造成毁灭性的打击。那些盗匪的行踪飘忽不定,其中厉害人物不少,当他们觉得无法对抗时,就会暂时放弃根据地逃到索域联邦境内,我们天金帝国的军队总不能追过去吧。难啊!天金帝国因为损失太大又没什么太好的效果,后来也就不再出兵围剿了,只是在靠近天金帝国境内的一方驻扎了重兵,使盗匪们不至于危害过大。那些盗贼到是狡猾的很,他们知道只有在山脉中才能存活,也从来不出天金山脉。只是打劫过往商旅而已。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具体情况。现在,我只是希望他们慑于骷髅佣兵团的威势,不要乱来才好,否则,一旦冲突起来,就难说了。”

    赶了一天的路,只不过走出了七、八十里,由于德伦行省以农业为主,城市间的距离间隔比较大,商队并没有赶到下一座城市,只得在空地上安营。商队将马车集中到一起,由骷髅佣兵团围绕在外圈防御,一座座帐篷围绕着商队的马车在空旷的平原扎下,商队连同护卫的佣兵,足有两千多人。

    在马车上坐了一天,阿呆和玄月都感觉身体有些发涩,从车上跳下来,玄月伸展着自己的娇躯,呼吸几口平原上的新鲜空气,顿时觉的舒服了许多。

    已经是傍晚了,夕阳渐渐落山,大地上渐渐昏暗下来,玄月抱怨道:“真是无聊死了,坐了一天车,什么都没有干。”由于马车的颠簸并不太适合修炼,而他们的功力又都处于颠峰状态,也就没有勉强,所以这一整天的时间,他们除了聊天,就只有打瞌睡了,连阿呆都觉的有些寂寞,更何况活泼好动的玄月了,自从见到阿呆以后,她已经有恢复到当初那开朗活泼的样子。

    阿呆看着四周井然有序布置着帐篷的骷髅佣兵团成员,微笑道:“这骷髅佣兵团能成为特级佣兵团果非幸至,兄弟你看,他们排列的多整齐啊!虽然我不懂什么兵法,到也知道这大概是个什么防御阵型。”

    玄月撇了撇嘴,道:“就冲他们那么霸道,恐怕也很难成大事。大哥,咱们到那边去转转怎么样?我中午吃的饭,到现在还没消化呢。”

    阿呆顺着玄月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有一座不大的林子,看上去非常幽静,点头道:“好吧。等吃晚饭的时候咱们再回来。”

    木拉茨凑到他们身旁,看了一眼不远处骷髅佣兵团聚集在一起的四位团长,低声道:“你们可要小心一些,千万别和骷髅佣兵团发生冲突。”

    玄月笑道:“放心吧,就算冲突起来我们也不会吃亏的,还怕他们不成。走拉,大哥。”说着,拉起阿呆的手就向树林走去。

    阿呆和玄月的离开全都看在血骷髅几人眼中,血骷髅冲自己的妹妹道:“就是他们么?”

    冰骷髅点了点头。整整一天的时间,她不断的回想着早上发生的事,但不论她怎么琢磨,也搞不清阿呆究竟是如何制住的她,失败的滋味对她这种骄傲的人来说是非常痛苦的。

    风骷髅道:“大哥,你看那个打败冰冰的人,会不会是天罡剑圣本人,记得师傅以前说过,天罡剑圣因为修为深湛,所以模样只如中年人,或许,他是来特意羞辱我们的呢?”

    血骷髅摇了摇头,道:“应该不是,以天罡剑圣的身份,怎么会去做佣兵的,更不会和我们这些小辈计较什么。何况,师傅也说过,天罡剑圣虽然容貌年轻,但须发皆白,那小子头发和眼眸都是黑色的,而且是青年模样,应该不会是剑圣本人。可能是天罡剑圣亲自培养出来的高手,否则,以他的年龄,怎么会有如此高深的武技。如果早上他真的是靠自己的本事赢的冰冰,那他的功力绝对有接近剑圣的实力。”

    铁骷髅冷哼一声,道:“大哥,他们不是独自上那边了么?咱们这就去会会他们自然能摸清底细,我就不信,凭借咱们四人的力量还胜不了他一个。师傅传授咱们的四元素阵已经有好久没用过了。即使是师傅,也要百招之后才能破了咱们的阵,今天不把冰冰的面子找回来,我怎么也不甘心。”铁骷髅和风骷髅一直都非常爱慕冰骷髅,但他们又是师兄弟,平时也不好太争,最让他们泄气的是,冰骷髅对谁的态度都一样,不冷不热的。让他们无法感受到她内心的想法,此时有个表现的机会,他哪儿还忍的住。

    风骷髅赞同的道:“大哥,我同意三弟的看法,咱们不能丢了师傅的脸面,趁着离天金山脉还远,就试试他们的功夫吧。也顺便帮冰冰报仇。”

    血骷髅皱了皱眉,扭头看向自己的妹妹,道:“冰冰,你怎么看?”

    冰骷髅淡然道:“我同意。早上我输的不明不白。但我确实是输了,或许,也只有四元素阵能对付的了他。大哥,难道我们四个还怕他不成。骷髅佣兵团丢不起这个人。”

    血骷髅做事向来谨慎,其实就算他这几个弟妹不说,他也不会放过阿呆和玄月的,“和打败你那小子在一起的俊俏少年功夫如何,早上你看出来了么?”

    冰骷髅摇了摇头,道:“早上他并没有出手,样子到是很嚣张,听木拉茨说,他好象是个魔法师,还是教廷的祭祀。而且,这个天恶佣兵团的团长就是他,但从名头上看,他似乎要更强于打败我的那个人,但我从他身上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过强的气势。那个打败我的人似乎很回护那个英俊的青年。”

    铁骷髅轻蔑的道:“祭祀?我看是木拉茨那老小子自己编的吧。祭祀能出来做佣兵,除非他大脑有问题。再说,以咱们的武技难道还怕魔法么?也许,那两个小子是那种关系呢?”

    血骷髅皱眉道:“老三,你嘴巴放干净点,当着冰冰不许瞎说。既然要对付他们,咱们就不能大意,虽然普通魔法很难对咱们造成伤害,但高深的魔法还是足以威胁到咱们的生命。大家要小心一些,我们不能再输了。”对于这个天恶佣兵团他也非常有兴趣,尤其是那个一招打败妹妹的人,而且,他在追随北方剑圣的时候,曾经听剑圣说过天罡剑圣有多么强大,此时遇到天罡剑圣的弟子,不试试对方的功力,他又怎么能甘心呢。

    血、风、铁、冰四骷髅纷纷拿起自己的兵器,其中血骷髅是空手,他们把驻扎营地保护商队的事交代给手下后,朝着阿呆和玄月消失的树林中飞驰而去。

    木拉茨眼看着四骷髅追着阿呆和玄月去了,虽然心中焦急,但却不敢上前阻挡,这些实力强大的高手可不是他所能得罪的起的。他只能默默的祈祷着,希望双方都不要出事。否则,这次商队前往亚金族的路途恐怕就危险了。

    阿呆被玄月拉着走进了树林,树林内清新的空气使他们精神一震,阿呆飞身而起,在树枝上轻轻一点,漂浮在空中,闭上眼睛,感受着大自然的气息。他以前曾经见过天罡剑圣完全悬浮在空中不落地的情形,此时也想试一试。丹田内的两寸金身散发出强烈的生生真气,将阿呆全身包裹的像一个巨大的白色气团似的,在空中停留了几秒钟缓缓的下落。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