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三招之约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轻骑兵大队最前面,一匹雪白的战马上端坐着一名女战士,她全身都包裹在银色的轻铠之中,马鞍上挂着一柄银枪,银枪长三米六寸,粗如鸡卵,枪尖上有着螺旋的花纹,虽然平静的放在马鞍上,却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它散发出的丝丝寒气。由于带着头盔,所以看不到女骑士的容貌,只能从铠甲的造型上判断出她的性别。她,正是骷髅佣兵团中的三位副团长之一,统领轻骑兵大队的冰骷髅。

    翻身下马,冰骷髅向商队走去,她走到商队最前面一个指挥着手下装运着货物的老者身旁停了下来。这冰骷髅的身高竟然有一米八左右,比那老者还要高上半个头,冰冷的声音从头盔中渗出,“木会长,你们商队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准备好。”

    木拉茨看着面前这个女煞星,心头不由得一颤。在他心里,从来没把冰骷髅当做女性来看,斯坦帝联盟曾经和骷髅佣兵团合作过多次,木拉茨作为联盟的三位会长之一也参与过其中的两次,他曾经亲眼看到过冰骷髅杀敌时毫不留情的场面,在她的极冰银枪下从我活口,最奇怪的是,合作了这么多次,还从没有人看到过她的真面目。“啊!冰副团长你好,我们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再等两个人过来,就可以出发了。”

    冰骷髅有些不耐烦的道:“还要等两个人?什么人?”

    木拉茨搓了搓手,道:“和你们一样,也是佣兵,他们其中之一是魔法师,正好可以补足贵佣兵团的不足。您别见怪,这次运送的货物对我们联盟来说太重要了,所以不得不谨慎从事。”

    冰骷髅冷冷的看着木拉茨,两道寒光从头盔中射出,木拉茨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不由得退后一步。冰骷髅冷冷的道:“你们斯坦帝联盟这样做,是对我们骷髅佣兵团的蔑视,你应该知道蔑视我们会有什么后果。”

    木拉茨赔笑道:“冰副团长,您别见怪,他们只有两个人,何况也是个特级佣兵团,只此一次,请您迁就一下吧。”

    冰骷髅一楞,皱眉道:“也是一个特级佣兵团,他们叫什么名字?”

    木拉茨见事情有转机,心中一喜,赶忙道:“他们是天恶佣兵团。您听说过么?好象只有两个人组成。”

    骷髅佣兵团虽然不和其他佣兵团来往,但作为一个特级佣兵团,他们在佣兵工会中有着许多特权,这天恶佣兵团她曾经听说过。确实只有两个成员,好象是完成了一个非常困难的任务,从低级佣兵团直升上来的,上升的速度甚至还要超过他们,只不过他们只是三年前露了一次面,就再没有接过任务,没想到会在这里出现,她心中不禁对这个天恶佣兵团产生了一丝兴趣,冷声道:“等他们来了再说吧。”说完,转身走回了自己的团队中。木拉茨抹了抹头上的冷汗,松了口气,这个女煞星他可是不敢得罪的。

    阿呆和玄月用最后仅余的钱结了旅店的帐,走了出来。一出门,他们就看到不远处那声势浩大的队伍。

    玄月惊讶的道:“哇,好多马车啊!这个商队还真大。咦,大哥你看,那些守在两旁的骑士应该也是佣兵团吧。”

    阿呆点头道:“应该是吧,他们都有一定的功夫,看来这个佣兵团的实力不弱啊!商队不但雇佣了咱们,也雇佣了别的佣兵团,看来这次的货物很值钱。”

    玄月微笑道:“大哥,你脑子好象比以前转的快了。管他呢?反正咱们只是跟着走一趟,赚点路费而已。走,过去吧,时间不早了,他们也快出发了。”

    两人朝着商队的方向走来,他们刻意抑制着自己的修为,神光内蕴,从表面上看,和普通平民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很快,两人来到商队之中,阿呆向一名正在干活的商队成员问道:“大哥,麻烦问您一下,木拉茨老先生在什么地方?”

    那人刚刚装完自己的货物,打量了阿呆几眼,以为他是商队中的工人,指了指前面道:“木拉茨会长在最前面指挥呢?你自己过去找吧。”

    玄月和阿呆一边向前面走着,玄月一边道:“大哥,那木拉茨居然还是个什么会长,看来,咱们的一千金币有着落了。”

    两人走到队伍前面,阿呆一眼就看到了木拉茨的身影,赶忙和玄月一起走了过去。

    “木拉茨老先生。”

    木拉茨听到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喜道:“你们可来了,商队就要出发了。”他上下打量着玄月,道:“这位祭祀先生怎么换了衣服。”

    玄月道:“你见过有祭祀当佣兵的么?我可不想让教廷的人知道,穿平民衣服保险一点。”

    木拉茨恍然道:“原来如此。两位是习惯骑马还是坐马车?我给你们安排一下。”

    玄月道:“当然是做马车了,骑马的颠簸我可受不了。”

    “好吧,那两位待会儿就和我同乘一车好了。这次的事还要拜托你们。”

    玄月冲木拉茨搓了搓手指,道:“木拉茨会长,你雇佣我们,是不是应该先给点佣金?”

    木拉茨楞了一下,赶忙道:“是,是,您看我这记性,都给忘记了。”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递了过去,道:“这里面有五个钻石币,我们雇佣佣兵都是先付一半的。剩余的部分等到了地方再给你们。”

    玄月将钱袋揣入怀中,道:“好吧,马车在哪里?我们上车等你好了。”

    木拉茨刚要回答,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等一下。”银色的身影闪过,冰骷髅出现在阿呆和玄月身前。阿呆心中一惊,冰骷髅的身法让他产生了警惕之心,她速度极快,一看就知道武技不凡。而且冰骷髅身上蕴涵的那股冰冷寒意,似乎是一种非常霸道的斗气。

    冰骷髅冷冷的打量着面前这两个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的平民,冷哼一声,问道:“你们就是天恶佣兵团的么?”

    玄月对这种冰冷的语气很是厌烦,皱眉道:“不错,你有什么事么?”

    木拉茨赶忙打圆场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两位就是天恶佣兵团成员,这位,是骷髅佣兵团的副团长冰骷髅小姐。”

    阿呆感受着冰骷髅身上散发的寒意再听到她的名字,心头不由得一震,下意识的摸了摸怀中冰的头像。

    玄月一听对方的名字中有个冰字,不禁看了阿呆一眼,对面前这个冰骷髅更加排斥了,不屑的说道:“什么冰骷髅、火骷髅的,没听说过。”

    冰骷髅似乎并没有在意玄月的话,冷冷的说道:“这个任务是我们骷髅佣兵团接下的,不允许他人插手,立刻离开。”

    阿呆皱了皱眉,对方这种霸道的态度使他产生了一丝怒意,面前这个女战士虽然有着和冰近似的名字,但她身上散发出的杀机却是阿呆不喜欢的,淡淡的说道:“我们本来也没有打算接这个任务,是木拉茨团长邀请,我们才接受的。你好象并不是雇主,没有权利赶我们走吧。”

    玄月看着阿呆淡然的神色,知道他心中产生了怒气,不由得一喜,面前这个女战士显然不是阿呆的那个冰,这样自己也就可以放心了。

    冰骷髅趾高气扬惯了,即使是团里其他几个团长也很少悖逆她的意思,听了阿呆的话,顿时心中大怒,淡蓝色的光芒从她的银色铠甲中渗出,周围的空气顿时冷了几分。

    木拉茨吓了一跳,赶忙道:“大家都是同路人,别动手,各让一步吧。”

    冰骷髅看了木拉茨一眼,她也知道斯坦帝联盟对他们骷髅佣兵团很重要,哼了一声,冲阿呆道:“如果你们想和我们骷髅佣兵团一起完成这个任务,就必须要先打败我。否则,你们没有这个资格。”

    玄月抢着道:“打败你算什么?如果你能在我大哥手下走出三招,就算不错了。”

    阿呆拉了玄月一下,“兄弟,别冲动。”面前这个冰骷髅刚才散发的斗气显示出强横的实力,虽然到达第九重生生真气的他有必胜的把握,但要说三招,却也有些夸大了。

    冰骷髅笑了,银铃般的笑声远远传去。骷髅佣兵团轻骑兵大队成员不约而同向她的方向看来,他们的身体都有些痉挛。这种笑声他们再熟悉不过了,冰骷髅以前只笑过两次,那两次他们所遇到的敌人,无一例外的命丧在她的极冰银枪之下。那疯狂的攻击震撼了轻骑兵大队每一个成员的心,使他们真心的臣服在这个女统领手下。

    冰骷髅身形一闪,落回自己的白马旁,将自己的极冰银枪摘了下来,冷喝道:“不想死的全都散开。”冰冷的声音宛如来自玄冰地狱一般,周围的人不论是骷髅佣兵团的成员还是商业协会的工作人员,都下意识的退到了远处。

    冰骷髅举起手中丈二银枪,指着阿呆道:“来吧,让我看看,你怎么三招赢我。如果你能用三招胜了我,从今以后,我冰骷髅就对你唯命是从,否则的话,你的结果,就只有死。”在佣兵之间,为了争夺一个合适的任务,冲突是经常发生的。即使出了人命,当地政府一般也不干涉。都由佣兵工会统一发放抚慰金。当然,致人于死地的情况还是很少出现的。毕竟佣兵都是为了赚钱,谁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呢?

    阿呆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玄月一眼,道:“兄弟,你在这里等我。”说完,昂然向冰骷髅走去。白色的生生斗气散发而出,包裹着他的身体。如果他用冥王剑,三招之内,绝对可以取冰骷髅的性命,但他和对方并没有深仇大恨,怎么能用出天下至邪呢?

    冰骷髅看着阿呆身上散发出的生生真气,心中一惊,冷声道:“你是天罡剑派的人。天罡剑圣是你什么人?”

    阿呆淡然道:“天罡剑圣是我的师祖。”

    冰骷髅冷哼一声,道:“不过是天罡老儿的再传弟子也敢在我面前嚣张,一年之前,你是不是在杜鲁行省羞辱过一个使用火斗气的青年。”

    阿呆楞了一下,道:“使用火斗气的青年?”他脑海中不禁出现了提罗的身影,摇了摇头,道:“羞辱谈不上吧,不过确实交过手。”刚才冰骷髅称天罡剑圣为老儿,使阿呆内心怒火狂涌,丹田处的金身在他的催动下亮了起来。

    冰骷髅道:“那是我师弟,你不但羞辱了他,今天也羞辱了我,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们天罡剑派的生生斗气。”

    阿呆淡淡的道:“好,那就让你见识一下,如果我三招之内不能胜你,就自决于此。”为了天罡剑派的荣誉,他不能退缩,自己封死了自己的退路。淡绿色的光芒在阿呆手上出现,完全进入了第三变的生生变幻化出威力更大的固态斗气。

    双方都没有动,都在凝聚出更强的气势。阿呆的生生决已经进入了第九重境界,在功力上要比冰骷髅高的多了,他深吸口气,在他的刻意催动下,白色的生生真气完全转变成了淡绿色的固态生生变斗气。他已经决定了,要以雷霆万峻之势三招之内彻底打败面前的冰骷髅。

    冰骷髅武技有成之后,第一次感觉到恐惧,那种强大的压迫感,她只在自己师傅北方剑圣的身上感到过。面前这个布衣少年如同重山峻岭般站立在自己面前,根本没有一丝破绽,就在她快要禁受不住压力准备主动出手的时候,庞大的压力突然消失了,澎湃的生生斗气突然转变成绿色的护体斗气,虽然表面上压力大减,但冰骷髅内心的恐惧却更加深了。她清晰的感觉到,面前这个容貌普通的青年具有着深不可测的实力。

    阿呆依旧没有动,被淡绿色斗气包裹着的他,傲然立于原地,第九重的生生真气果然不一样,此时幻化出的生生变比以前的体积更大,强度也大不相同,那内蕴的能量,只有阿呆能清楚的感觉到。他从来没有任何时刻像现在对自己这么有信心,也没有任何时候像现在般那么渴望胜利,三招,三招之内我一定要完胜她。

    冰骷髅由于心中已露怯意,双手握住极冰银枪抬到自己身前,她清楚的知道眼前之人的强大,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自己肯定会输,但支持三招应该还没问题吧。想到这里,她右脚向斜前方跨出半步,双腿膝盖微曲,摆出一个守势,凝视着阿呆,蓝色的斗气不断在极冰银枪的枪尖上吞吐着。

    如果冰骷髅上来就全力向阿呆猛攻,使阿呆腾不出手发挥出全部优势,在不使用冥王箭的情况下,还真的很难在三招之内打败她。冰骷髅不同于当日的提罗,她是北方剑圣的入室弟子,已得北方剑圣真传,北方剑圣在她和另外几个骷髅身上费了不少苦心,虽然他们年纪不大,但功力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层次,至少不会弱于天罡剑派二代弟子中最弱的周文。自出道以来,组织了骷髅佣兵团,从未逢敌手。但是,冰骷髅已经怕了,她内心的恐惧限制了她的发挥,给阿呆带来了发挥全部实力的机会。

    阿呆长啸出声,清朗激越的啸声直冲天际,所有在场观战的人不约而同的心神一震。阿呆的身体闪电般向冰骷髅冲去。冰骷髅心中一凛,此战不单关系到自己的名誉,也关系到师傅和天罡剑圣之间的较量,自己绝不能败。顿时全力出击,带有冰冷寒气的蓝色斗气骤然大盛,冰骷髅轻叱一声,手中极冰银枪幻化出满天蓝色的光点,铺天盖地般向阿呆的身影刺来。

    阿呆惊讶的发现,冰骷髅手中的极冰银枪每一枪刺出,都会带起一道蓝色的尖锐斗气,只是一刹那的工夫,数百道斗气已经封死了阿呆所有进攻的路线,丝丝寒意迎面封来,如果换成没有突破第九重生生决以前的阿呆,面对如此强大的攻击,也只有暂避其锋锐,再寻机反击。但是,现在的阿呆已经不一样了,面对那尖锐的蓝色光芒,他没有丝毫的慌乱,疾冲的身体突然停在半空之中。

    冰骷髅大吃一惊,刚才阿呆那带有一往无前的冲击似乎已经尽了全力,怎么能说停就停呢?她的极冰银枪攻击的方位全都是按照阿呆冲击的速度而发出的,此时阿呆身体嘎然而止,她顿时产生出一种失去重心的感觉,但是她攻击已出,如果再退回刚才的样子,此消彼长之下,必然会迎来阿呆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击,现在她已经没的选择了,一咬牙,双脚点地,向阿呆迎了上去。但是,她先前充满气势的攻击已经弱了几分。就在冰骷髅纵身跃起之时,她突然发现阿呆嘴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那是充满胜利和自信的笑容。

    在冰骷髅出击的同时,阿呆又动了,他那突然停顿的身影闪电般前冲,双手在空中不断做出复杂的手型,一层黄色的光网笼罩了身前一丈方圆的面积,向冰骷髅的攻击罩去。

    在场所有观战的人都看到了诡异的一幕。那身穿布衣的少年原本身上的淡绿色光芒突然转变淡黄色,猛然前扑,而在冰骷髅身后突然又出现了一个同样的身影,同样一张光网,但已经变成了淡绿色,一前一后,一黄一绿两道光网朝着冰骷髅夹击而去。

    为了用最短的时间取得胜利,阿呆已经用出了全力,他利用哥里斯之愿在冰骷髅前冲的瞬间召唤出自己的分身,以相当于自己一半的功力幻化出天罗地网向冰骷髅迎去。而他又同时利用哥里斯之愿的第一次瞬间转移,骤然出现在冰骷髅背后,更加强大的天罗地网封死了冰骷髅的全部退路。此时的阿呆,已经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

    冰骷髅并没有发现自己身后的变化,她的心思全放在面前这片凝而不散的光网之上。斗气碰撞出现了,极冰银枪所发出的蓝色冰寒斗气和阿呆分身释放出的天罗地网剧烈的碰触着,扑扑之声连响,生生变的固态斗气几乎阻挡住了冰骷髅全部的攻击。冰骷髅大喝一声,全身蓝色的斗气光芒再次暴涨,如同龙卷风一样的蓝色旋涡骤然而出,轰然巨响中,终于勉强抵挡住面前的黄色光网。

    黄色光芒包裹的阿呆身影飘然而退,冲着冰骷髅摇了摇头。冰骷髅自以为击退了阿呆,心中一喜,心道,你也不过如此嘛,虽然比我强,但要说三招之内打败我,那是不可能的。就在这时候,异变发生了,几乎是在冰骷髅心中念动的一瞬间,她吃惊的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一层淡绿色的光网将她的娇躯完全包裹住,庞大的能量瞬间压制了她本身的极冰斗气。

    “你输了。”简单的三个字,如同巨锤一样敲击在冰骷髅的心头,她全身大震,当她向面前的黄色身影看去时,发现那个身影竟然已经消失了。绿色的身影从她身后转出,露出阿呆淡然的笑容。天罗地网的柔化使用已经完全锁住了冰骷髅的身体,他其实前后只用了一招,就算算上分身的那招,也不过才两招而已。阿呆站在冰骷髅面前一米处,淡淡的说道:“天罡剑派的尊严是不容侮辱的。”

    冰骷髅心中急怒交加,她拼尽全力想挣脱身上的束缚,但那层光网所带来的巨大能量如山岳般压制着她的身体,任由她怎么挣扎,也无法摆脱,反而压力越来越重,她清晰的听到自己身上的银甲嘎嘎做响。输了,自己竟然就这么输了,输的如此不明不白。

    玄月走到阿呆身旁,微笑道:“大哥,怎么样?我说她接不了你三招吧。你对分身的控制比以前更加得心应手了,竟然能一心二用,同时控制两个身体,这样的攻击,恐怕任谁也阻挡不了。”阿呆摇了摇头,其实,他知道自己这招用的很险,如果冰骷髅在冷静一些,她就一定能感觉到背后的变化,在自己幻化出分身的同时身体从空中猛然下沉,用全部功力来闪避,就可以躲过这次攻击,最起码,也不至于如此被动的被打败了,顶过三招应该是没问题的。不过,阿呆对自己在生生变的应用上,感觉更加得心应手了,几乎意念想到,生生变就能相应的做出反应。

    阿呆看向依旧不断挣扎着的冰骷髅,淡然道:“我无意伤害你,不过,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在出口侮辱天罡剑派和我的师祖。”说完,阿呆拉起玄月飘身而起,落在目瞪口呆的木拉茨身旁,道:“现在我们有资格做你们这个护送的任务了吧。”

    木拉茨早已经被阿呆刚才的武技完全征服了,醒过神来,连连点头,“当然,当然。”他心中暗喜,心道:自己这回可拣到宝了,这个年轻人居然一招就制服了冰骷髅,如此武技,就算花上万金币来请也不为过啊!

    突然,一道棕色身影向阿呆投来,阿呆将玄月拉到一旁,全身白色光芒大盛,顿时将扑来的人挡在三米之外。这冲过来的,正是冰骷髅手下一名轻骑兵。此人是冰骷髅手下得力大将,在轻骑兵大队中,功力仅在冰骷髅之下。被阿呆挡住,他并没有反抗,而是向阿呆恭敬的行了一个骑士礼。作为一名武士,谁不尊重实力高强的人呢?冰骷髅在轻骑兵大队中的威信绝对是至高无上的,她那威力无比的极冰银枪使每一个轻骑兵队员都深深的畏惧,但是,就是面前这容貌毫不起眼的布衣少年,竟然仅用了一招,就击败了他们心中的绝世高手,而且那分身的招式让他们看的如痴如醉。阿呆的形象已经深深的烙印在这些轻骑兵心中。在这种公平对决之后,不论胜负,双方的手下或者亲友是都不能,也不会插手的,这是一个骑士所具有的最基本的原则。

    阿呆皱眉道:“你有什么事么?”对于骷髅佣兵团的霸道行径,他已经有些厌烦了。

    轻骑兵客气的说道:“您好,我是骷髅佣兵团轻骑兵大队副队长宗越,您一定是天恶佣兵团团长吧,我想,既然咱们一起保护商队,还是不要伤了和气的好,您能不能先解除了我们队长身上的束缚。”

    阿呆看了一眼不断挣扎的冰骷髅,点了点头,道:“好吧,不过,我不希望你们再来找我们麻烦。”说完,意念一动,右手向冰骷髅的方向一招,绿光闪烁,冰骷髅身上的天罗地网被他收了回来。天罗地网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可发而不可收了,现在,阿呆完全可以控制那庞大的能量,做到收发由心。

    冰骷髅身上的束缚骤然消除,正在挣扎的她顿时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勉强用极冰银枪撑地,才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全力挣扎消耗了她不少功力,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冰冷的目光透过头盔瞪视着不远处的阿呆,各种复杂的情绪不断在她心中闪烁着。就这么败了,她不甘心啊!

    阿呆并没有再理会冰骷髅,拉起玄月,冲木拉茨道:“会长,请问您的马车在那里,我们上车等您吧。”

    “好的,好的。就在那边,那辆黑色的就是。”木拉茨赶忙指着不远处一辆由四匹高头大马做动力的宽大马车。

    阿呆拉着玄月刚要向马车走去,身后突然传来冰骷髅的声音,“等一下。”她的声音已经不像先前那么冰冷的,流露出一丝颓然的感觉。

    阿呆转过身,看向冰骷髅,道:“你还有什么事么?”

    冰骷髅想起自己先前的承诺,银牙一咬,大步走到阿呆身前,恨声道:“冰骷髅听候主人吩咐。”

    阿呆一楞,左右看了看,惊讶的道:“谁是你的主人?”

    冰骷髅冷冷的道:“先前我们说好了,如果你能在三招之内打败我,今后我就对你唯命是从,现在你做到了,可以发号施令了。”

    阿呆淡然一笑,冰骷髅这遵守诺言的行为让他产生了一丝好感,“一句戏言何必当真。我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再骚扰我们就好,我们天恶佣兵团只想协助你们,共同完成这次的任务。大家既然是同路,我不希望受到什么算计。”

    冰骷髅怒道:“我说话向来算术,既然做出了承诺就一定要办到。从现在开始,我冰骷髅正式脱离骷髅佣兵团,听候您,天恶佣兵团团长的吩咐。”她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些话的。被一招打败的屈辱,不断的冲击着她的心灵。

    阿呆看着冰骷髅的样子,听着她话语中的坚决,这才意识到,她是认真的。看了玄月一眼,露出求助的神色。他可不想被一个女孩子一直跟着。而且,有“玄日”在,要是这件事他以后告诉月月,月月一定会很生气吧,虽然阿呆心里一直排斥着自己对玄月的感情,但不经意之间,还是会考虑到玄月对自己的感受。

    玄月看着阿呆求助的目光,微微一笑,走到阿呆身前,道:“冰骷髅小姐,他可不是什么天恶佣兵团团长,他只是副团长而已。”

    玄月此话一出,周围人群顿时大哗,他们怎么也不相信,以阿呆如此超强的武技还只是个副团长而已。

    冰骷髅也楞了,“副团长,那你们的团长是?”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