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拯救生命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阿呆看了她一眼,知道他的光系魔法比自己的斗气治疗伤势更有效,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那名佣兵已经反应过来,他知道自己打不过阿呆,但也不想就此罢休,怒喊道:“大家看看,这个人居然为一个小偷打抱不平,还有没有天理了。”

    围观的群众们顿时议论纷纷,一时间,责备的声音、谩骂的声音嘈杂的阿呆耳边回想着。

    阿呆感觉到内心异常憋闷,长时间以来因为身份的原因对他心理造成的压迫,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都给我住嘴。”巨大的声浪震的周围的建筑物瑟瑟发抖,顿时将那些杂乱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阿呆右手按住胸口处的冥王剑,森然杀气澎湃而出,周围围观的众人几乎同时感觉到全身一冷,顿时僵立难动,恐惧的感觉传遍每一个人的身心。玄月刚刚用光系魔法为那少年治好伤势就感觉到阿呆的变化,大吃一惊之下,赶忙转过身,走到阿呆身旁。他有神圣能量护体,并不惧怕冥王剑没出鞘前的这种邪力,“大哥,不要,你这是怎么了?”

    阿呆没有理会玄月,恨声说道:“你们这些无知的人,难道小偷就不是人么?他不过偷了点东西而已,你们就要制他于死地,如果我现在因为愤恨而杀了你们又如何。”他扭头瞪向先前动手的佣兵,森然道:“你刚才下手很重啊!”

    佣兵距离阿呆很近,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澎湃邪力,全身一颤,软倒在地,在冥王剑的邪恶之气压制下,他又怎么说的出话呢。在这一刻,阿呆内心深处压抑了叙旧的愤怒完全流露出来,他并没有发现,冥王剑的邪恶之力不但压制着周围的群众,也因为他所产生的负面情绪同时侵袭着他的身体。只不过,这种侵袭非常微弱而已。

    “大哥,算了,咱们走吧,咱们回去吧。你这是怎么了。”看周围的人们渐渐抵受不住冥王剑的邪力,玄月焦急的喊到。但是,阿呆身上的杀气越来越强,似乎随时都用动手的可能。玄月一咬牙,默念咒语,当初将岩石从狂化状态打回原形的平静之光出现了。玄月全身散发出强烈的光芒,在周围众人惊讶的注视下,一股充满神圣气息的淳厚金光骤然将阿呆笼罩在内。

    阿呆楞了一下,心中的烦躁和杀机渐渐消失了,侵入体内的神圣能量使他身心归于平静,放在胸口上的右手离开了冥王剑,空气中那股浓烈的邪气消失了。阿呆微微有些喘息,脸色苍白的看了玄月一眼,身形一闪,一把朝起那名小偷,淡淡的道:“我们走吧。”

    虽然邪恶之气消失了,但围观的群众,包括那名佣兵在内,没有人敢吭声,刚才那一刻,他们清楚的感觉到和死亡是如此的接近。人群自动分开,露出一条可以通过的路。阿呆面无表情的向外走去,玄月松了口气,赶忙跟在他身旁,两人快速离开人群,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直到阿呆的背影完全消失,在场的人们才都放松下来,他们都感觉到一股虚弱充斥着全身,没有人再说些什么,就那么自然的散去了。

    阿呆抱着昏迷过去的小偷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玄月紧跟在后,阿呆虽然在平静之光下清醒过来,但心中却无比的压抑,幼年时的种种不幸充斥着他的心扉,身份地位的差别强烈的冲击着他近乎崩溃的内心。

    回到旅店中,阿呆将那小偷放在床上,看着他那满是污迹面庞,轻轻的摇了摇头。

    玄月的难过丝毫不弱于阿呆,她并不知道阿呆是小偷出身,自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爆发,走到他身旁,挨着他站立在床边,低声道:“大哥,他的伤已经没什么了?只是因为过于虚弱所以才睡了过去,看上去他好象已经很久都没有吃过饭了。”

    阿呆看向身旁的玄月,从她眼眸中清晰的读出充满关切的询问,“谢谢你,兄弟,我心情不太好,刚才给你惹麻烦了,以后我会尽量控制的。刚才你用的是平静之光吧?还记得,当初我和月月第一次到普岩族的时候,岩石大哥他因为妻子的死而完全狂化了,不断的攻击着周围的人。在那种谁也没有办法的时候,月月出手了,她用的就是平静之光,将岩石大哥从狂化中解脱出来,才能保得性命。说起来,她还是岩石大哥的救命恩人呢。哎——,兄弟,我真的很讨厌刚才那些人的嘴脸,难道小偷就不是人么?偷了点东西,就要用自己的命来偿还?谁天生就愿意做小偷呢?”凝视着床上躺着的少年,阿呆叹息道:“如果他和你一样,出生在神圣教廷。或者他是贵族的孩子,那么,他就绝对不会成为一个小偷。”阿呆弯下腰,伸手向少年的腰带摸去。在玄月惊讶的注视下,一柄锋利的小刀出现在阿呆手中,小刀长约四寸,一边是平滑的曲线,另一边是锋利的刀刃,没有刀柄。从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奇特,但阿呆却清楚的知道,这就是小偷借以吃饭的工具啊!

    玄月好奇的问道:“大哥这是什么?没有刀柄的刀怎么用?”她凑到阿呆身前,不断的打量着这似乎没有什么攻击力的锋刃。

    阿呆微微一笑,看着熟悉的小刀,心中涌起一丝怀念过去的感觉。他在尼诺城中带出来的小刀留在欧文家收藏着,当初欧文死了以后,阿呆心神大乱,并没有将他那把很有纪念意义的小刀带出来。后来想起来还非常怀念。阿呆手指一动,小刀已经自然的夹在他右手的食指于中指之间,刀刃冲下,从手背方向看,根本看不出阿呆手里还拿着东西。“兄弟,你看着。”阿呆右手轻抬,在空中挥舞着,五指微微的颤动着,玄月清晰的看到一缕流光随着阿呆手指的颤动,不断的在阿呆五指中来回飘荡着,在空中交织成一片光华。玄月并没有感觉到阿呆运功,知道这缕流光并不是斗气所发,而是因为那柄小刀运转过快而产生的。不禁赞叹道:“大哥,你的手指真灵活啊!不愧是学武技的。”

    阿呆感受着手指间的冰凉,虽然已经很久没有练习过这种指刀了,但因为他经常要控制生生变的能量,所以手指手腕间的控制力非常强,即使不使用生生斗气,也能自如的操控着指尖的锋刃,感觉上,比以前在尼诺小城中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要舒服的多了。

    光芒突敛,阿呆摊开手掌,刀刃重新出现在他掌心之中,刚才快速的滑动却没有伤害到他一丝皮肤。

    “大哥,还是你们学武技的好啊!连这样的小刀都能控制自如,我可不行,要是让我弄一次,恐怕手指就全划破了。”

    阿呆摇了摇头,注视着手中的小刀,道:“兄弟,你错了,这并不是天生就能掌握的,就算一个武技高手也需要练上很长时间才能将这种无柄指刀控制好。当初,我足足练习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渐渐掌握,这已经算是很快的了。”指了指床上的少年,苦笑道:“恐怕他的技术也还不如我啊!”阿呆在指刀练习的领悟力上非常强,当初在和黎叔学这项技术的时候,掌握的速度之快,让黎叔那样尖酸刻薄的人都赞不绝口。

    玄月惊讶的问道:“大哥,这指刀的工夫难道是一门高深的武学?让你学了那么长时间?”

    阿呆摇了摇头,道:“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武学,但却很难学会,说起来,也可以算是一种求生的本领了吧。”

    “求生的本领?大哥,你说清楚点,我怎么听不明白。”玄月隐隐感觉到,这求生的本领似乎和阿呆一直以来自卑的心理非常有关。她看向床上的少年,脑中灵光一现,不禁吃惊道:“大哥,难道,难道你是说,这指刀的功夫,是……”

    阿呆闭上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指刀的功夫正是小偷独有的求生本领。当年我就是凭着这种技巧牵鱼,来换去几个冷馒头吃的。你看看你祭祀袍的腋下部位。”说着,他指了指玄月身上的白袍。

    玄月内心充满了惊讶,小偷?阿呆原来是小偷?她低头向自己的衣服看去,手臂刚一躲开,一条长达一尺的大缝顿时露了出来。由于进入夏季,天气渐渐转热,所以玄月里面只穿了裹胸,这裂缝一出,阿呆顿时清晰的看到玄月祭祀袍下那缠绕着的白布,不禁一呆。

    玄月顿时俏脸涨红,赶忙捂住自己的祭祀袍,嗔怒道:“大哥,你,你干什么?”

    阿呆看着玄月涨红的俏脸,嘀咕道:“我,我只是想让你看看小偷是怎么透东西的,如果你腰上挂着钱袋,刚才那一下,已经被我偷走了。”

    玄月捂着自己的祭祀袍,惊讶的看着阿呆,道:“大哥,你以前不是一直和你叔叔学习武技的么?怎么会这种小偷的本领?”

    阿呆心中一痛,道:“和欧文叔叔学习武技那是我十几岁以后的事了,在这之前,我就是一名小偷,一名人见人厌的小偷。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么我先前会反映那么大了吧。六、七岁以前的事我早已经没有了记忆,我是一名孤儿,现在能记起来的,就是当初在天金帝国最北面的比尔诺行省的尼诺小城中,那时候,我每天都在为自己的三餐发愁。尼诺小城在大陆的最北端,那里很冷很冷。每天,我只能靠从大户人家丢弃的垃圾中拣些食物过活,直到后来我遇上黎叔,黎叔收留了我,传授我小偷的技巧,在小偷中,偷窃的行为用牵鱼来形容,我每天要做的,就是偷取一个又一个的钱袋交给黎叔,黎叔给了我一件破棉袄,每天会有几个干馒头做食物。你知道为什么我那么爱戴哥里斯老师么?那是因为,是老师将我从尼诺城带了出来,使我再也不用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小偷生活了。是老师给我带来了温暖啊!”阿呆停顿了一下,回想着当初第一次见到哥里斯的情景,眼睛不由得湿润了,“我记得,月月以前曾经说过我很自卑,是的,我是自卑。不论是谁,如果经历过和我一样的童年,我想,恐怕都会想我这样吧。我只是一个小偷啊!和你们这些天之娇子比起来,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啊!”

    如果换做刚认识阿呆的时候,得知他以前做过小偷,玄月一定会鄙视他。但是,经过神之洗礼的她已经不一样了,何况,她已经不可自拔的爱上了阿呆,此时对阿呆的自卑只有怜惜,“大哥,这都是天神的旨意啊!是人力无法改变的。你刚才不是也说过,小偷又怎么了,小偷也是人,也不是一出生就是小偷的。你也是为了能生存下去才不得不如此。你还记得普林先知的话么?他不是说过,你就是拯救天下的救世主。将来,你一定能成为拯救大陆的大英雄,在那之前所经历的种种磨难,都是对你的考验啊!大哥,你振作起来,现在的你已经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你为什么始终都活在过去的痛苦中呢?向前看吧,忘记以往那些不快的经历,找回你的自我。虽然你出身寒微,但是,你想想,你有一个天下最伟大的炼金术士做老师,有天下第一杀手的叔叔,还有四大剑圣之首的师祖,这都是常人无法比拟的啊!你经过了自己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成就,那些贵族们怎么比的上你呢?在我心中,你是一颗除去污垢的宝石,那些凭借着出身耀武扬威的家伙只不过是一堆粪土而已。”

    阿呆全身大震,玄月充满真挚之情的话语融化了他胸中的冰冷,他深深的注视着玄月那双如同海样深邃的双眸,鼻子一酸,哽咽着道:“兄弟,谢谢你,你也月月一样,都对我那么好。我还以为,你在知道我的小偷身份后,会离我而去呢。兄弟,我……”

    玄月拉起阿呆的大手,“大哥,再说些感激的话就没意思了。我刚才所说的,完全都是事实,你确实是不需要自卑的,那些看不起你的人,总有一天会后悔,难道你就因为他们对你鄙视、甚至憎恶的目光就颓废么?那样你只会更让他们看不起,只有振作起来,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才能真正的让他们了解你。让他们对当初自己的无知而懊悔。”

    阿呆内心的自卑被玄月的一席话冲散了,渐渐挺起胸膛,紧紧的握着玄月的小手,眼底闪烁着道道精光。

    玄月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大哥,以后有什么事你就对我说吧,憋在心理的感觉一定很难受。不论什么时候,我和妹妹都是你的朋友,是你的倾诉对象,你并不孤单啊!咱们相处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以来,难道你感觉到过我看不起你么?”

    阿呆摇了摇头,深吸口气,再将胸中的郁闷吐出胸臆,“兄弟,我明白了。从现在开始,我一定会努力,会奋斗,不会让别人看不起。”在玄月的帮助下,阿呆终于放开了胸怀,不再为自己的出身而烦恼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不久的将来,他才能够超越天罡剑圣的成就。

    看到阿呆振奋起来,玄月笑了,她那发自内心的微笑看得阿呆异样大升,有些逃避的将目光挪开,看向床上的少年。

    这时,少年的身体刚好动了一下,轻微的呻吟了几声,阿呆松开玄月的手,抓住少年的碗脉。他发现,少年的伤虽然已经好了,但身体却很虚弱,应该是因为很长时间没有进食造成的。吟唱起神龙之血的咒语,在蓝光闪烁中,一枚紫露果落在阿呆手中。他小心的用手上的指刀划破果皮,乳白色的汁水溢出,滴入少年口中,在阿呆生生真气的辅助下,他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当一枚紫露果完全吃下去以后,他那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淡红色的光泽。阿呆刚想再给他吃一颗,却被玄月拦住了。

    “大哥,他的身体虚弱,还是不要过于进补的好,有一枚紫露果的能量,足够了。”玄月站在阿呆身旁,伸出食指,一道柔和的金色光芒激射而出,点在少年的眉心上,少年全身一震,渐渐的苏醒过来。

    这全身污垢的少年,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当他看到阿呆和玄月那充满关怀的目光时,猛的坐了起来,蜷缩成一团,全身瑟瑟发抖,声音中带着些哭腔,“别,别打了,我,我以后不敢了。”看着他那宛如自己以前在尼诺小城时偷东西被人抓到的样子,阿呆心中一痛,柔声道:“小兄弟,你别怕,不会有人再打你了,难道你忘记之前的事了么?”

    少年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之前发生的一切一幕幕的出现在他脑海中,他看了看阿呆,又看了看玄月,试探着问道:“是,是你们救了我。”

    阿呆点了点头,道:“可以这么说吧。你怎么样?身体舒服点了没有?”

    少年轻轻的活动了一下之前受伤最重的右手,发现所有的疼痛已经消失了,不由得一喜,感激的道:“谢谢,谢谢你们,你们真是好人。”

    听着他那如同孩童般的话语,玄月微笑道:“小兄弟,能不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要偷东西呢?”

    少年黯然低下头,没有回答,但阿呆却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他确实是有难处的。如果是一个堕落的人,不会有那么明亮的眼眸。“说吧,说出来吧,你看,这位哥哥是个祭祀,你应该知道神职人员在大陆上的地位,他一定能帮助你的。”

    少年抬头看向玄月,玄月冲他点了点头,道:“我一定会帮你的。”一边说着,她催动着周围的光元素在自己身体周围布下一层柔和的光芒。

    少年突然从床上滚落在地,在阿呆和玄月惊讶的注视下跪到玄月面前,泪流满面的道:“祭祀大人,祭祀大人,求求你,救救我妈妈吧。”

    阿呆赶忙将少年拉了起来,在他的询问下少年道出了一切。少年名叫沃心,今年只有十五岁,他之所以成为小偷,完全是因为他的母亲。他幼年丧父,和母亲相依为命,家里有一间小店铺,到也能够维持他们娘俩儿的生计。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在三年前,他的母亲突然身缓重病,医药费花掉了他们全部的积蓄,却也只能维持住他**的生命而已,为了给母亲治病,沃心将包括店铺在内,家里能变卖的都变卖了,可是,医药费像个无底洞一样,掏空了一切,现在,他和母亲只有一间破败的小屋,沃心年纪还小,没有任何生活技能,为了能筹到钱让母亲活下去,沃心不得不选择了偷盗这条路。他将偷来的钱全都给母亲买了药和食物,自己却经常一两天不吃东西,这才勉强让母亲始终保持着心头一口热气。他的最后一句话深深的震撼了玄月和阿呆的心,他哭说,如果不偷,我就没有妈妈了。

    阿呆和玄月的眼睛都红了起来,玄月抚摩着少年的头,哽咽道:“走,小兄弟,带我们去见见你母亲,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哥哥一定帮你救回她的性命。相信我们,遇到了我们,你们的苦日子已经过去了。”

    阿呆也站了起来,凑到玄月的身旁,道:“咱们现在就走吧,早一点治疗,就能更有把握的将他**的病治好。”阿呆没有妈妈,但他却知道,如果换做他是沃心,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和沃心同样的道路,为了亲人,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玄月换了一身完好的祭祀袍,和阿呆一起,在沃心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他位于米姆城偏僻角落的陋室中,房间四面透风,刚打开门,一股浓重的药味就扑面而来。房间内非常凌乱,在最里面的一张大床上,传出微弱的呼吸声,“心……儿……,心……儿……是……你……回来……了……么?”断断续续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凄凉,似乎这声音的主人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生命似的。

    “妈,是我回来了。”沃心飞快的向床铺跑去,阿呆和玄月跟在他身后走了过去。床铺不大,是用几块木板拼成的,上面躺着一名妇女,按照沃心的年岁来看,妇女应该不超过四十岁,可看上去,却像五、六十岁的老妇一样,被病痛这么了三年之久,已经掏空了她的身体。枯涩的头发散乱的搭在肮脏的枕头上,双目没有一丝神采,枯瘦而苍白的手被沃心紧紧的握住。

    妇人看到阿呆和玄月心中一惊,颤巍巍的道:“心……儿,他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到……咱们……这……里……来。”

    沃心道:“妈妈,他们是我的朋友,是我请来为您治病的,您别说话,先休息会儿吧。这位祭祀哥哥说,他能治好您。”

    玄月点了点头,和阿呆对视一眼,伸手按在妇人右手的腕脉上,淡淡的白色光晕闪起,玄月闭上眼睛,感受着妇人身上的气息。一会儿的工夫,她松开了手,眉宇紧咒着摇了摇头。沃心焦急的问道:“祭祀哥哥,我妈妈怎么样?”

    玄月叹了口气,道:“你母亲的病实在太重了。在刚得病的时候没有及时的治疗,拖了这么久,病毒以入骨髓,她全身的经脉几乎完全淤塞,如果我判断的不错,她应该活不过五天。这么重的病还能支撑着留下一口气,也已经很不容易了。”

    听了玄月的话,沃心放声大哭,紧紧的抓住母亲的手,哭喊道:“不,妈妈,我不要你死啊!妈妈,你要坚持住。”

    沃心的母亲出奇的平静,她微微喘息着,“孩……子……,别……这样……,……这是……上天……注定……的,……妈妈……很清……楚自……己……的情……况,……如果不……是放……心……不下……你,……我早……就已……经……死……了。”说完,她头一歪晕了过去。

    看着他们母子悲伤痛苦的样子,阿呆的心无比的绞痛,问玄月道:“兄弟,难道真的就没有一点办法么?”

    玄月看了阿呆一眼,深吸口气,道:“咱们试试吧。她这么重的病,也只有当初爷爷为你治疗时用的神愈术有把握治的好了。可惜,我还没有使用神愈术的能力。这样吧,大哥,你用神龙之血帮我,合咱们二人之力,看看能不能用神愈术治好她。”

    阿呆点头道:“好,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玄月看着阿呆坚定的目光,低声道:“可是,大哥,如果我们倾尽全力用出神愈术,恐怕功力会大减,至少需要几天才能恢复过来,现在很有可能有杀手在一旁虎视耽耽,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阿呆看着玄月,异常坚定的说道:“兄弟,开始吧。杀手们的目标只是我,如果他们出现,只要你不插手就不会有危险的。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条生命就要消失而不救啊!你看看沃心,他是多么可怜,我们不能让他失去母亲。”

    玄月一咬牙,道:“好,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吧。沃心,你先出去,你就放心把妈妈交给我们吧,记住,离开房间十米,否则,我怕神圣能量会伤到你。如果待会儿有和我一样装束的人来,你就在外面阻止他们进来,就说,是主教大人吩咐你这么做的。”

    沃心声音颤抖着道:“哥哥,你们真的能治好我妈妈么?”

    玄月微笑道:“你妈妈如果不赶快治疗,恐怕就要离开你了。放心吧,就算我们不能彻底治好她,最起码也能够延长她的寿命。去吧。”

    “两位哥哥,我相信你们,妈妈就摆脱了。”说着,他跪倒在地,不顾阿呆和玄月的阻拦,重重的向两人磕了三个头。然后才跑出了房间。

    阿呆看着沃心离去的身影,叹息道:“兄弟,我们不能失败啊!我们带着沃心全部的希望。你开始吧,我需要怎么帮你?”

    玄月道:“大哥,我一定会尽力的。你把双手搭在我肩膀上,当我开始吟唱咒语之时,你用精神力控制着神龙之血,用它能凝聚光元素的特性将那些光元素输入我体内。如果可以的话,你再把你的生生真气传给我一些,记住,中间绝对不能有任何间断。”

    阿呆道:“我用不用把圣邪召唤出来保护咱们,以防杀手们的偷袭。”

    玄月摇头道:“不用了,神愈术是除了禁咒以外最强的单体治疗魔法,所散发出的神圣气息非常强大,所有黑暗势力的能量都无法侵入的。何况,这里地方这么小,圣邪又怎么待的下呢?来吧,准备。”说着,她上前一步,站到阿呆身前,从空间袋中取出自己的天使之杖。

    阿呆伸出双手,搭在玄月肩膀上,虽然隔着一层祭祀袍,但他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玄月滑腻的皮肤,心中不由得微微一荡。

    玄月感觉到阿呆的精神波动,沉声喝道:“收摄心神,我要开始了。”玄月举起天使之杖,俏脸一片肃然,吟唱道:“天地万物,万法归宗,神为宗祖,以神为尊,澎湃于天地间的神之力啊!以吾为媒介湛放吧。”阿呆清晰的感觉到周围的光元素疯狂的向玄月汇集着,他赶忙用精神力控制着神龙之血,帮助玄月凝聚能量,同时催运起银色金身中澎湃的生生真气,如丝如缕般从肩头输入到玄月体内。

    玄月精神大振,全身白色的神光大放,她低喝一声,高高的举起了天使之杖,破屋的房顶突然轰然炸开,原本晴朗的天空中聚拢起大片的乌云,玄月全身一震,这开始时的能量消耗最为巨大,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神圣气息不断的流失着。

    阿呆低喝一声,在他的精神力不断冲击下,胸口处的神龙之血蓝光大放,一条若隐若现的蓝色光龙飘然而出,将他和玄月的身体完全包裹住,更加庞大的光元素不断的向玄月涌去,玄月深吸口气,在她胸口出的凤凰之血在神龙之血能量的吸引下光芒大放,红蓝两色光芒不断的围绕着他们的身体纠缠着,一股沛然巨力顷刻间冲如了阿呆和玄月体内。两人同时感觉到大脑中一片空白,那种说不出的庞大能量不断的洗涤着他们的心灵,轰然巨响中,巨大的能量骤然爆发,整间房屋的墙壁和房顶全都消失了。

    守在外面的沃心吓了一跳,面前发生的一切根本是他无法理解的,一团耀眼的金色光芒将他的家完全摧毁了,庞大的能量将他送出五十米之外,还好他住的这里比较偏僻,周围没有什么人家,所以并未波及其他。在那巨大的金色光团中一红一蓝两色光芒不断的缠绕着。金光渐渐的扩大着,直到笼罩五十平米之时才停止了扩张,金色的光芒是那么的耀眼,从外面根本无法看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