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接受任务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兄弟,你不是饿了么?咱们找个普通点的饭店吃点东西吧。”阿呆摸了摸当初剩余的十几个金币,心中暗想,如果省着点花应该还够坚持他们到亚金族的,到了那里的魔法师工会,自己就应该能够领取工会发取的月奉了。

    玄月点头道:“好啊!不过,怎么也要找家象样点的饭店吃吧,普通的小饭店不干净的。”

    阿呆在苦笑中,被玄月拉进了一家米姆城最豪华的酒店,虽然这个偏僻的小城中最高级的酒店也远远比不上落日帝国那些大赌场,但阿呆还是一阵肉痛。钱啊!这东西虽然不是万能,但是没有它,就没有食物。不论你功力多高,也不能不吃饭啊!看样子,吃完这顿,恐怕自己又要想筹钱的办法了。

    一进酒店,一名服务生赶忙迎了上来,他看到玄月身上的祭祀袍,眼睛顿时一亮,恭敬的道:“祭祀大人光临,小店真是棚壁生辉啊!快,里面请。”理也不理一旁的阿呆,领着玄月就向里走。

    阿呆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普通的平民服装,微微一叹,跟在后面走了过去。

    玄月被服务生领到雅间之中坐了下来,这里的雅间都是开放式的,处于比大厅要高一些的位置,周围有高约一米的木栅圈着,服务生递上菜谱,道:“祭祀大人,请您点菜。”

    玄月接过菜谱,看向刚走过来的阿呆,道:“大哥,快坐。这里虽然算不上豪华,但也挺干净的。”

    服务生惊讶的看向阿呆,之前,他以为这个高大的少年只是青年祭祀的仆人或者保镖,根本没想到他们居然是朋友,甚至还有可能是兄弟。赶忙跑过去帮阿呆拉开椅子,“先生,您请坐。”

    阿呆看着服务生奇异的眼神,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又不是第一个瞧不起自己的人。“兄弟,你想吃什么就要吧,我吃什么都行。”

    玄月感觉到阿呆的情绪似乎有些变化,看了他一眼,道:“大哥,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要一个天金帝国冰海寒蟹,来两只一斤以上的就行了,然后嘛,再来……”

    每听到玄月点一个菜的时候,阿呆的心就颤抖一下,下意识的摸了摸怀中的钱袋,不知道自己这仅余的十几玫金币够不够付帐的。

    玄月足足点了八道菜才停了下来,她所点的,每一道都是天金帝国的名菜,虽然阿呆都没有吃过,但从名字上也能听出这些食物不菲的价格。

    合上菜圃,玄月向阿呆微笑道:“大哥,知道你能吃,所以我特意多点了些,呆会儿你好好品尝一下,这些菜味道都很好啊!好了,你下去吧。”说完,赶走了服务生。

    阿呆苦着脸坐在那里,他宁可去吃干馒头,也不愿意坐在这里等着那些珍馐。

    “大哥,你怎么了?不开心么?是不是因为刚才那服务生市侩的嘴脸,这些家伙就这样,狗眼看人低,你别理他们,待会儿咱们去找个魔法师工会,给你领件法师袍,以后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阿呆叹了口气,道:“兄弟,你还不知道吧,这天金帝国的魔法师工会和大陆上的魔法师工会是两回事。恐怕不会给咱们任何东西的。”

    玄月出生在教廷,除了三年前那次偷跑以外,这还是第二次离开教廷,外面的事她自然不清楚,疑惑的道:“怎么,还有两个魔法师工会?”

    阿呆点了点头,将自己当初在亚琏族碰到两方魔法师对攻的事说了一遍。

    “哦,原来魔法师也这么乱啊!那算了,等到亚金族再说吧,那里的魔法师工会应该属于咱们原来参与的那个了吧。毕竟你和妹妹曾经在红飓族中接受过测验,索域联邦绝大部分魔法师还应该是属于大陆魔法师工会的。”

    阿呆轻叹一声,压低声音道:“兄弟,能不能问你一下,你刚才点的这些食物要多少钱?我身上的钱可不多了。要不,还是退几个菜吧。”

    玄月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道:“不用退了,大哥,你放心吧,我自有办法的。”

    阿呆听她这么说,以为她身上有钱,顿时松了口气,反正他是教皇的孙子,身上应该有不少钱才对,在迷幻之森他也吃了自己不少水果,回请一顿也是应该的。

    这时,玄月点的八道珍馐已经一一上来,两人看着色、香、味俱全的美食顿时食欲大盛,相互之间也用不着客气,立刻就甩开膀子大吃起来。

    那冰海寒蟹、燕翅龙虾等名菜果然味道鲜美,阿呆即使在落日帝国非常有钱的时候,也没吃过这么鲜美的食物,不禁胃口大开,和玄月一起,将这八道菜一扫而光。阿呆心想,看来,人不光要有钱,还要会花钱才行。

    拍拍微微鼓起的肚子,阿呆满足的长出口气,道:“玄日兄弟,今天吃的真饱啊!还是你会吃,这些食物太美味了。”

    看着阿呆心满意足的样子,玄月流露出会心的微笑,“大哥,只要你吃的开心就行了,以后咱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你可不要再像以前那样委屈自己了。我一定带你吃遍大陆美味。”

    阿呆笑道:“好,那我就跟着你享福了。今天咱们第一次在外面吃饭,我请客吧,不过,以后的路费就由你掏了。不知道十个金币够不够这顿饭的。”他也是试探着说说,直接让人家掏钱毕竟不太好。说着,他从怀中掏出自己的钱袋,这个钱袋正是当初哥里斯和他第一次见面时,他从哥里斯身上偷走的那个,对于阿呆来说,这个钱袋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所以贴身带着,倍加珍惜。

    玄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按住阿呆的手道:“大哥,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十个金币?买一道菜的都不够。这一桌饭菜至少也要一百个金币出去了,还是看我的吧。”

    阿呆心中大惊,“什么?一顿饭要一百个金币,这也太奢侈了。兄弟,你身上带了那么多钱么?难道在凤凰之血中,怎么在迷幻之森的时候没听你说起过。”虽然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玄月的话吓了一跳。脸色微红,刚从迷幻之森出来就让认识不久的‘玄日’花那么多钱请他吃饭,阿呆心中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玄月嘻嘻一笑,道:“我身上没钱啊!我出门可是从来不带钱的。以前妹妹不也是的,难道你不知道么?”

    “没,没钱?”阿呆楞住了,脸色跨了下来,“我说兄弟,你既然没钱,干什么点这么好的菜,看来咱们俩要在这里刷盘子了。”

    “傻大哥,你真有意思,咱们怎么会刷盘子呢?以咱们修炼的水平,根本用不着那么做。你等着看吧,我自有办法。服务生。”

    服务生听到玄月的呼唤赶忙走了过来,满面堆笑的道:“祭祀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玄月大刺刺的说道:“去把你们老板叫来。”

    服务生一楞,道:“祭祀大人,您有什么不满意的么?”神职人员可是他不敢得罪的。

    玄月皱眉道:“你哪儿那么多废话,叫你去你就去,快点。”

    “是,是。”服务生有些慌张的离开了。一会儿的工夫,他带着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中年人走到玄月身旁,非常客气的道:“祭祀大人,我是这里的老板,真是怠慢了,服务生刚告诉我您光临本店,真是让小店棚壁生辉啊!您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玄月淡淡的说道:“你们这里的菜肴味道很好,我们非常满意,离开教廷以后,这是我吃的最舒服的一顿饭了。”

    老板顿时面露喜色,道:“多谢祭祀大人夸奖,您的赞赏是小店最大的荣幸。”

    “恩,你们的菜肴和服务让我们感觉很舒服,既然大家都是天神的信奉者,就送你样东西留做纪念好了,以后有空,我们会再来光临的。”说着,拿起桌子上的银勺,低低的念了几句咒语,金色神光在咒语的催动下澎湃而出,包裹着玄月的身体,顿时给整个饭店大厅都带来一股柔和而温暖的气息。

    老板感受着那如沐春风的感觉,眼底流露出尊敬的神色,神态更加恭谨了。玄月冲阿呆眨了眨眼睛,金色的光芒包裹着手中的银勺,在神圣能量的注入下,一会儿的工夫,银色的勺子已经变成了金色。

    玄月的表现引起了大厅内食客们的注意,在天金帝国这个信奉天神的国度中,骤然见到如此强烈的神光,所有人不约而同的都站了起来,恭敬的向玄月行注目礼。玄月微微一笑,轻叱一声,金色的勺子飘落在桌面上,神圣光芒骤然收敛。

    老板是见过世面的人,他这家饭店在米姆城中是规模最大的,平时,他经常会去城里的祭祀殿祭拜,自然知道,只有级别很高的祭祀才能释放出金色的圣光,虔诚的冲玄月道:“请祭祀大人指引迷津。”

    玄月将金色勺子拿了起来,道:“我从别人那里听说,你是天神忠诚的信徒。所以才会来此代替天神赏赐你。这个勺子你保存好,上面有我封印的神圣能量。用这个勺子用餐,可以起到定心安神的作用,对身体很有补益。”

    老板大喜,赶忙将勺子拿了起来,虔诚的道:“多谢祭祀大人赏赐。小人一定会谨慎的收好。”感受着勺子上温暖的能量波动,老板深知此物的珍贵,暗暗决定,以后一定将这个勺子作为自己的镇店之宝。

    “祭祀大人,请您指点迷津。”

    “祭祀大人,我也是天神忠诚的信奉者,请您也赐予我一样东西吧。”

    周围的食客们都围了上来,能在这里吃饭的,都是米姆城中有权有势的人物,他们同样识货,一见饭店老板得了这么好的东西,顿时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向玄月恳求。

    玄月站了起来,微笑道:“带有神圣气息的事物是不能多做流传的,只要你们虔诚信奉天神,就一定会得到天神的保佑。好了,老板,给我们结帐吧。我们还有事要忙。”

    阿呆目瞪口呆的看着玄月做完这些,心中尚未明白她的用意,此时听到她要结帐,顿时紧张了起来。

    得到金勺的老板惶恐的道:“祭祀大人,您能光临小店已经是我们的荣幸了,怎么能收您的钱呢?您这可是折杀小人了。”

    玄月微笑道:“那怎么行,我们虽然是神职人员,但吃饭也不能不给钱啊!这样会败坏了教廷名誉,天神会生气的。”

    “不会,不会。祭祀大人是代表天神来赏赐我的,这么珍贵的赏赐,又怎么是这些俗物可以媲美的。祭祀大人,如果您要给我钱的话,天神一定会怪罪我贪婪的。请您收回成命吧。能请祭祀大人用餐,绝对是小人最大的荣幸。”其实,他早就知道玄月和阿呆来了,但因为以前有过祭祀吃饭不给钱的情况,因为对方是神职人员,他也不好要。所以这次他并没有出面,可后来玄月指名要见他,不出来就不好了,以为对方是为了不给钱才叫他的,他一出来就没打算再收钱。可哪儿知道,这位伟大的祭祀竟然赏赐给他一件充满神圣气息的宝物,他现在说的都是心理话,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想请玄月和阿呆吃这顿饭。

    玄月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你如此虔诚,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大哥,咱们走吧。”玄月用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瞬移魔法,金色的光芒包裹住她和阿呆的身体,在众人吃惊的注视下,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天神,这一定是天神显灵啊!”饭店内所有人都跪了下来,虔诚的念着祈神咒。

    一名商人凑到饭店老板身旁,低声道:“老弟,咱们也是老关系了,你看,能不能把这祭祀大人赏赐给你的东西让给我。我出高价。”

    老板警惕的看了他一眼,赶忙把金勺揣入怀中,坚决的摇头道:“不行,这是祭祀大人赏赐给我的,怎么能转让呢,那是对天神的亵渎。”

    周围的食客们本来都有想买这个金勺的念头,听老板这么一说,不得不打消了心中的贪欲。自以为见识了神迹的他们,又怎么敢违背天神的旨意呢?玄月给老板的金色勺子并没有骗他,其中确实被她封印住了少量神圣气息,有一定的作用,这可以算是最简单的炼器了。以玄月现在的魔法修为,自然轻易作到。后来,饭店老板到城里的祭祀殿去祈祷的时候,让那里的祭祀帮他鉴别,祭祀告诉他,勺子中蕴涵的神圣能量是他所见过最纯净的。一下使这支金勺身价大升,成为整个米姆城的一宝,这就是玄月想不到的了。

    玄月和阿呆被瞬移魔法传送到饭店三十米外,玄月微笑道:“怎么样?大哥,这不是就解决了么?”

    以阿呆的眼力,自然看出玄月刚才做了什么,皱眉道:“只是将自身一些能量封存在器物中,真的能值那么多钱么?”

    “当然了。要不,我怎么能要那么多好吃的,大哥,你可别忘记了,大陆上的魔法师毕竟是少数,像我这样级别的神圣光系魔法师就更少了。这还是便宜了他呢,如果他把那个勺子卖了,估计上千金币应该是没问题的。”

    阿呆心中一动,道:“那咱们以后不如去卖东西好了,这样不就有固定的收入了。”

    玄月摇了摇头,道:“那样不好,这种东西如果出现的太多也就不值钱了,而且,回去以后爷爷会骂我的。我刚才这么做,既可以免去咱们的饭钱,又可以宣扬天神,一举两得,如果用神圣之力来获得自身的收益,是对天神的亵渎,我做不出来。”经过神之洗礼的她,对天神的执着信念早已经充斥着她的身心。

    阿呆心想,自己怎么也是哥里斯老师的徒弟,对于炼器这方面可比玄月精通的多了,她不愿意借助神力炼器,难道自己不行么?随便炼点简单的东西自己还是能做到的,而且,自己的生生真气也有神圣的特性,以后要是没有经济来源,就照她的方法试试,到不愁吃穿了。他身上本来就带着不少哥里斯的杰作,但那都是哥里斯留下的遗物,他又怎么舍得卖呢。

    玄月和阿呆问清路径,顺利的来到了位于米姆城中部的佣兵工会分会。由于米姆城本身的面积不大,这里的佣兵工会规模也自然小了许多。只有少量佣兵来回进出着,从他们身上的气息,阿呆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们的弱小。

    玄月来此的目的,无非就是换去一张特级佣兵的卡片。可这里的佣兵工会规模实在太小了,竟然没有存货。

    “看什么看?没见过祭祀当佣兵啊!”玄月看着周围那些惊讶的目光,不耐的喊着。

    除了阿呆和玄月,包括佣兵工会的工作人员几乎同时回答道:“没见过。”是啊!教廷的神职人员在大陆上是何等地位,谁会像选月似的来当佣兵呢。而且还是个特级佣兵。

    阿呆看着玄月涨红的面庞,微笑道:“算了兄弟,既然这里换不了卡片,等咱们到红飓族再说吧。”

    玄月哼了一声,不满的道:“好吧,那咱们走。他们的目光真是讨厌。”说着,扭头向外走去。

    两人刚出了佣兵工会,一个年纪在六十多岁的白发老者突然拦住了他们。阿呆客气的问道:“老先生,您有什么事么?”

    老人满面笑容的道:“两位佣兵先生,刚才我听说你们要去红飓族,是么?”

    玄月心中正因为刚才那些佣兵的话郁闷,没好气的道:“您老岁数不小,耳朵到挺灵光的。”

    老人尴尬的笑笑,道:“哎——,老了,老了,年轻的时候,我可是有名的顺风耳。我有件事情想麻烦二位,不知二位愿不愿意。”

    阿呆道:“您说吧,是不是需要什么帮助?”

    老人点了点头,道:“我确实需要两位的帮助,看两位的装束,一定是功力不弱的佣兵。我是天金帝国的商人,我们商业协会这次要运送一大批货物到亚金族的首都安迪司城。这一段路途不近,为了避免路上出现问题,所以我们决定多雇佣些佣兵。我刚才听里面的工作人员说,你们两位都是特级佣兵,现在特级佣兵难找啊!两位既然去红飓族,必然要路过安迪司城,所以我冒昧想请两位加入我们雇佣的佣兵之中。这样,我们的货物也就更安全了。至于待遇方面两位可以放心,对于尊贵的特级佣兵,我们是绝不会吝啬的,尤其是还有一位祭祀大人在。我们愿意出一千个金币,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阿呆对于钱本就没什么概念,够花就行,这位老年商人的样子看上去很诚恳,使他好感大增。扭头冲玄月道:“兄弟,你说呢?”

    玄月想了想,道:“反正咱们也要去亚金族,就跟着他们一起走吧。老先生,那我们的吃住可都由你们包了,而且不能太差。”

    老人一听他们答应了,心中大喜,赶忙道:“没问题,有两位加入,我们的商队一定能顺利的抵达目的地。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一早,在东城门见,我们的商队会在那里集合。哦,对了,我叫木拉茨,到时候你们直接找我就行了。”说完,转身匆匆离去。

    玄月微笑道:“大哥,跟着商队应该是很舒服的吧,有人管吃管住,最后还给钱,这到是不错的事。”

    阿呆挠了挠头,道:“应该没那么简单吧。如果真是这么清闲,人家恐怕也不会花这么多钱雇佣咱们了。还是小心些好。”

    “发生点什么才好,这样,咱们的生活才精彩啊!也才更能体现出历练的价值。走吧,找个地方休息去。”

    两人随便找了家便宜的旅店住了下来,在迷幻之森中,玄月早已经习惯了和阿呆一起睡,以省钱为名只开了一间房。可当他们进房后,玄月却无奈的发现,这称为标准间的房间里竟然有两张床。不禁心中有些失落。

    阿呆微笑道:“兄弟,这回我可不会挤着你了。咱们一人一张吧。你睡那边。”

    玄月内心不断的斗争着,回想着阿呆温暖的怀抱,咬了咬牙,道:“大哥,这些天我都和你睡习惯了,我生性怕冷,要是一个人睡,我怕会睡不安稳的。”

    阿呆怔道:“兄弟,你的身体也太差了,现在都快进入六月了,还会怕冷么?记得你刚跟我到迷幻之森的时候,还要求一个人睡呢?这么几天就适应了?”看着玄月微怒的表情,阿呆不敢再取笑他,赶忙道:“这样吧,咱们把两张床拼在一起,这样既有地方,又不会冷,怎么样?”

    玄月轻轻的点了点头,“就这样吧。不过,你刚才取笑我,惩罚你拼床。”

    拼张床对阿呆来说自然不算什么,几下就搞定了。现在还是下午,玄月是被阿呆驮来的,根本没有一丝困意,扭头冲阿呆道:“大哥,咱们出去转转吧,逛逛这米姆城怎么样?”

    阿呆微微一笑,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点头道:“好啊!咱们在迷幻之森的时候不就说好了么,这一路上,我都听你的。你说上哪儿我就上哪儿。就算是帮你为月月完成心愿吧。”每当提起玄月的时候,阿呆心中就一阵激荡。

    玄月心中一暖,低声说道:“大哥,谢谢你。我,我……”

    “好了,不用说谢了。咱们不是朋友么?走吧。”

    玄月真想立刻就告诉阿呆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每次一想起阿呆怀中的那个冰,她的心就一阵刺痛。她曾经试探过很多次,但阿呆都在逃避着,始终不肯对他说起冰的事。阿呆越不说,她心中这跟刺就越硬,咬紧牙关,玄月决定继续隐瞒下去,直到搞清楚冰的事再考虑告诉阿呆自己的身份。

    两人出了旅店,在大街上游荡着,玄月突然看见面前不远处有一家制衣店,冲阿呆道:“大哥,咱们过去给你做几套衣服穿吧。省得那些市侩的家伙老对你那副嘴脸。”

    阿呆叹了口气,道:“不用了,我身上钱也不多。何况,我本身就是个平民,人家怎么看我,就由着他们吧。”

    玄月执着的道:“那怎么行,你不理会他们,我可看不过去。今天在饭店的时候,我就差点和那个服务生翻脸,而且明天咱们就有上千金币的收入了,又不用为吃喝发愁。走拉,你不是说什么都听我的么?不许反抗。快跟着我走。”说完,不容阿呆反对,强行拉着他走到制衣店处。

    制衣店内整齐的摆放着各种颜色的布料,在墙壁上,还悬挂着各种琳琅满目的成衣。

    店员见阿呆和玄月走了进来,赶忙问道:“两位好,是要做衣服么?”

    玄月指了指阿呆,道:“是我大哥要做几件衣服,大哥,你喜欢什么颜色?”

    阿呆苦笑道:“兄弟,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带着好几套衣服呢。够穿的了。”

    玄月坚持道:“不行,说好要做衣服就一定要做。快说,你喜欢什么颜色,不说我可替你挑选了。”

    一个小时后,阿呆和玄月离开了制衣店,在玄月的一再坚持下,一共给阿呆买了三套衣服,都是标准的武士装。质料上乘,花掉了阿呆十个金币。让他肉痛不已。十个金币,能买多少个馒头啊!

    “大哥,你开心点,你看,换上衣服明显就不一样了。你的武技高深,身上自然的就会透出一股气质,再有这件衣服的衬托,多精神啊!”

    阿呆无奈的看着自己身上的淡蓝色劲装,感觉自己像变了个人似的,那浅蓝色的布料非常轻盈柔软,韧性也很好,行人看到自己,再不会像先前那样把自己当做仆人看了。这身淡蓝色的劲装是玄月帮他挑的,她说,这身劲装正好能够衬托着他蓝色的长发。

    突然,一个粗鲁的声音怒喝道:“他**的,你小子找死是不是,竟然敢头老子的东西。我打死你。”

    “啊——”惨叫声响起,阿呆和玄月下意识的向那个方向看去。只见一群人正围在一起,不知道看着什么。

    阿呆道:“兄弟,咱们过去看看吧。”

    玄月楞了一下,阿呆平常可是不喜欢热闹的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惨叫声不断从人群中传来,两人排众而入,阿呆用柔和的斗气将两旁的人挤开,顺利的挤到了最里面。只见一名壮汉正在殴打着一名身体单薄的少年。少年被他打的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抱着头,不断发出惨叫声。

    周围围观的人群不断有人喊着,“打死他,打死这个小偷。”“活该,谁让他偷东西的,该打。”

    阿呆心头一震,这个被打的是个小偷么?看着这满身伤痕的小偷,阿呆不禁想起了当初自己在尼诺城牵鱼失败被打的情景。那痛苦的感觉依然历历在目,不由自主的大喝道:“住手。”身体闪出,一把抓住那壮汉的手。

    那名壮汉一身标准的佣兵服装,看上去三十多岁,满脸横肉,他正在气头上,一看有人阻止,顿时怒骂道:“别他**的多管闲事,滚开。”用力的一挣,想将阿呆的手甩掉。但他的功夫又怎么能和阿呆相比呢。阿呆叹了口气,抵消掉他挥出的一丝斗气,道:“这位大哥,算了吧。他做小偷也有自己的原因,你打也打了,就不要再为难他了。”

    壮汉见拉不回自己的右手,顿时大怒,左臂猛的挥起,一拳向阿呆脸上打来。

    阿呆微微皱眉。生生真气瞬间转化为斗气,白色的光芒澎湃而出,但他并不想伤人,壮汉只觉的自己的拳头被一团能量包裹住,再无法寸进。看着那感受着那澎湃的斗气能量,他跋扈的脸色顿时变了,色厉在内的喊道:“你,你想干什么?”

    阿呆抓住他拳头的手轻轻一挥,将他的身体甩到一旁,淡淡的道:“我什么也不想干,只是不想让你再为难他了。”说着,他走到那被打的遍体鳞伤的少年身边,白色的光芒再次出现,阿呆用生生真气治疗着少年的伤口。

    玄月走到阿呆身边,低声道:“大哥,让我来吧。”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