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起程冒险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月郑重的道:“没错,就是自我意识,这把邪剑完全没有任何防御能力,它唯一的能力就是攻击。其攻击力之强大,是当世所有神器之最。恐怕就是爷爷的天神之杖也无法和它抗衡。它所谓的自我意识,完全是一种邪恶的意识,每当有人使用它的时候,它就会散发出和使用出的招式成正比的控心之力,一旦使用者痴迷于它的能力,用出了超越自己所能承受的邪力,就会被它控制,成为世间冥王,到时,恐怕就要生灵涂炭了,这也是为什么爷爷一直对它那么重视的原因,阿呆大哥,以后你还是小心点的好。可千万不要因为对杀手工会的仇恨,而用出了超越你自身能力的冥王剑法啊!”

    阿呆身上冒出一层冷汗,玄月的话让他心头大震,之前那天被灭一围攻的时候,他不是没考虑过使用超越自身能力的招式,只是后来因为小邪的出现,才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想来,玄月刚才形容的情况,差一点就出现在自己身上。世间冥王!那是一个多么邪恶的词汇啊!不,我一定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造成大陆上的生灵涂炭,以后这冥王剑真是要少用才行。

    “兄弟,你说的对,这冥王剑确实还是少用的好。现在神器我也掌握的差不多了,咱们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你打算先去哪里?”

    听到阿呆提起离开这里,玄月身体微微一震。在迷幻之森的这半个月以来,她每天和阿呆朝夕相处,心中的情愫不断的升华,深深的喜欢上这里平静的生活。在这里,没有任何人会打扰到他们,每天和阿呆携手采摘树林中的果实的时候,是她最开心的时刻。其实以她的聪明早就记住了路途,但为了让阿呆拉着自己,她始终装做一副道路不辨的样子,弄的阿呆取笑她还不如自己的记忆力。

    白天,他们会一起研究神器的用法,到了晚上,两人同床共枕。随着时间的推移,玄月的羞涩已经渐渐的淡化了,和阿呆睡在一起再不会觉的别扭了,甚至认为那是理所应当的。

    阿呆也已经渐渐适应了“玄日”的存在,虽然心中的异样常存,但他将那种异样理解为对玄月的思念,十几天的相处,他对化身玄日的玄月越来越亲近了,他隐隐感觉到,那种亲近似乎和岩石与自己之间的兄弟之情并不一样。

    “兄弟,你怎么了?你不是说早就计划好咱们的行程么?”

    玄月怅然道:“是啊!也该走了,咱们联手再加上圣邪的力量,就算那八个杀手再来也不用怕了。”她知道,离开这里以后,短时间内,自己和阿呆绝不会有这样平静的日子了。真的好想放弃一切,和阿呆在这里终老一生,可是,现在他们还做不到。

    阿呆看着玄月落寞的神情,心中那丝异样的感觉又升了起来,关切的问道:“兄弟,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怎么脸色那么难看?”

    玄月轻叹一声,道:“我没事,只是有些留恋这里的生活而已,真不舍得走啊!大哥,真想和你永远住在这里。”

    阿呆听着玄月真挚的话语,心头微微泛酸,“兄弟,这是不可能的。你是教皇的孙子,而我只是个普通的平民,我们总有一天要分开的。毕竟,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玄月听着阿呆平淡的话语心头一动,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却又说不清楚,甩去心头的烦闷,道:“阿呆大哥,在我心里,你和我并没有什么不同。既然大家都是人,又分什么高低贵贱呢?你不是说过,落日帝国那些贵族,根本都不配称为人。身份并不代表着什么?既然要走,那咱们就去收拾东西吧。咱们的目标就是死亡山脉。”

    玄月前一句话让阿呆心中舒服了许多,但后一句话却让他全身大震,“什么?去死亡山脉,兄弟,你疯了么?”

    玄月看着阿呆惊诧的神色,露出一丝微笑,道:“大哥,我才没疯,也没有说错,我们的目的地,就是死亡山脉。当然,在去死亡山脉之前,我们还要去另外两个地方,一个是普岩族,到那里去见见你的两位兄长。另一个是精灵族,只有在精灵的帮助下,我们才能成功的穿越天元族领地,顺利的到达死亡山脉。当初你和妹妹没能完成的任务,就让咱们去完成吧。”

    “可是,月月难道没跟你提起过死亡山脉的恐怖,不能去那里,实在太危险了。”

    玄月微笑道:“危险算什么,不面临危机,又怎么能进步呢?我不是说过要帮你找出突破现有境界的方法么?或许,只有在死亡山脉经历生与死的考验,你的生生决才能突破最后的瓶颈。现在的你和当初的你已经不一样了。我也不是魔法低微的月月,在加上圣邪这头世上唯一的龙,大陆上还有什么地方是我们去不得的。我要实现妹妹的愿望,和你重新组成天恶佣兵团,前往死亡山脉探险,如果我一生都没有去过这个地方,等到我死的时候,一定会死不瞑目的。”

    阿呆听着玄月的话,心中的豪气顿升,是啊!我身上足有四件神器,再加上玄日的凤凰之血和接近神器的天使之杖,死亡山脉为什么又去不得呢?“好,兄弟,我听你的,咱们就去死亡山脉,就算那里存在着恶魔,我们也要找他拼上一拼。”

    看着阿呆微微泛红的面庞,玄月流露出会心的微笑。她的阿呆还是那么的憨直,自己几句话就打动了他。阿呆啊!我确实想去死亡山脉探险,但是,我没有告诉你的是,就算面临危险,我也有绝对的把握从死亡山脉中退出来,我又怎么舍得你拿生命去冒险呢?

    “那好,既然你同意了,咱们现在就收拾东西吧。明天一早,就起程前往索域联邦。”

    第二天清晨,玄月和阿呆一早就起来了,他们需要带走的东西都收在空间袋中。在昨天准备离开的时候,阿呆和玄月将木屋重新打扫了一遍。使其又恢复到上次阿呆想离开时的样子。

    “大哥,咱们走吧。”玄月催促着阿呆。虽然她非常留恋这里的生活,但一想到马上就可以和阿呆闯荡大陆,经历无数精彩时,心中的兴奋已经使她有些迫不及待了。

    阿呆一直没有告诉玄月关于地下实验室的事,那毕竟是他和哥里斯之间的秘密,就要离开这里了,离别的愁绪萦绕在阿呆心头。“兄弟,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然后咱们再走吧。”说着,吩咐圣邪在木屋前等待,当先向果林的方向走去。

    玄月一怔,赶忙追了上去,拉住阿呆的大手道:“大哥,你忘记拉上我了,难道你想让我在里面迷路么?”

    阿呆歉然道:“对不起,我真的忘记了。”

    两人走进果林,阿呆拉着玄月一直向深处走去。玄月疑惑的道:“大哥,咱们不是已经采摘足够的水果了么?再多拿的话,恐怕即使保存在神龙之血内也会不新鲜的。水果可不比馒头啊!”

    阿呆轻轻的摇了摇头,也不回答,拉着玄月继续向深处走去。玄月渐渐发现,他们已经穿过了平时采摘的地方,来到了更深入的果林内部。

    突然阿呆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木然不动,他的身体似乎有些僵硬。

    玄月绕过阿呆的身体,只见在他们面前立着一块墓碑。“啊!这是哥里斯大师的墓啊!”

    阿呆扑通一声跪倒在墓碑前,用衣袖掸去墓碑上的尘土,两行清泪流淌而下,“老师,我要走了,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看您,您在那一界要多保重啊!”说完,恭敬的向着墓碑叩了三个响头。

    玄月感受着阿呆内心的悲哀,在他身旁跪了下来,跟着他一起下拜,心中暗暗的祈祷着:哥里斯大师,我和阿呆要走了。您一定要保佑我们啊!我是真心喜欢阿呆的,您放心吧,以后我一定会代替您好好照顾他,不让他再受苦了。

    一阵清风吹过,带来几分清凉的感觉。阿呆喜道:“老师,是您么?一定是您听到我的声音了对不对。”

    玄月劝慰道:“大哥,哥里斯大师一定是来叮嘱你,让你一路保重,早些回来看他。”

    阿呆看了玄月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深深的注视了墓碑一眼,站了起来。“再见了,哥里斯老师。”

    两人重新回到木屋之前,阿呆的神情显得轻松了许多,看看圣邪,又看看身旁的玄月,高声喊道:“向着死亡山脉,出发吧。”

    圣邪欢啸一声,突然展开巨大的双翼向阿呆和玄月扫来,两人全身一轻,离地而起,被圣邪抛落到自己的背脊上,圣邪迈开大步,向外走去。他现在进化的程度还低,尚不足以带着两个人飞行,所以只能选择步行。

    玄月抓住身前的龙角,稳定住身体,笑道:“圣邪真会心疼我啊,知道我身体素质不好,所以要驼着咱们出去。”

    阿呆回首一笑,道:“是啊!小邪是咱们最好的朋友。出发了,小邪。”

    圣邪发出一声浑厚的龙吟,迈开大步向外走去,在阿呆的意念联系下,它清晰的躲过了一个又一个机关。

    阿呆和玄月此时并没有放松之心,上次阿呆险死还生,使他的警惕性大大加强了,两人都随时准备着承受杀手的偷袭。

    其实,灭一八人早已经撤走了。当天,玄月的神圣魔法和圣邪的金角之力重创了他们,虽然玄月因为时间紧迫只释放出一个六级光系魔法,但是,灭一八人之前已经受伤了,而且功力损耗很大。他们的黑暗属性斗气和玄月的神圣光系魔法相互抵制。玄月的神圣魔法,是最正宗的,那澎湃的神力虽然只有少许侵入他们体内,也让他们功力大损,圣邪本就是龙王后裔,虽然在出生时受到了冥王剑邪气的影响使其变成了亦正亦邪的样子,但它背后的七只金角却完全是神圣之力所成,沛然的神力从杀手们没有防御的背后发动,给杀手们险些造成致命的打击。在两种不同品质的神圣能量夹击下,杀手们虽然强悍,但也只能利用残余力量逃脱保命,经过了近十天的休息才逐渐恢复了一些,短时间内难有再战之力。而且,在他们想来,阿呆和玄月必然早已经离开了,对于这重创他们的两人,杀手们恨之入骨,伤势刚刚稳定下来,他们就立刻返回杀手工会在附近的秘密窝点,等候阿呆他们的消息,并把袭击阿呆时发生的情况回报给杀手工会总部,等候主上的命令。

    圣邪身体庞大,步子自然也要大很多,仅仅两个小时的时间,已经驼着他们出了迷幻之森。阿呆看了玄月一眼,松了口气道:“兄弟,看来咱们的担心是多余的了,那些杀手应该已经走了。”

    玄月一直释放着探询魔法,这个魔法可以将施法者身体周围五百米以内的情况收集传送到施法者的脑海中,对生物最有效果。两个小时的连续施法使玄月有些疲倦,她警惕的看了看四周,道:“大哥,咱们还是小心点的好,毕竟被杀手盯上可并不是一件容易对付的事。他们的偷袭是防不胜防的,所以我们必须时刻保持着警惕。”

    阿呆恨声道:“我现在到期待他们出现呢,只要他们敢来,我就让他们来得去不得。”掌握了几件神器的基本用法,阿呆的信心比以前充足多了。凭借神器的辅助,再加上玄月的魔法和圣邪的龙力,他完全有把握和那剩余的八名杀手对抗。

    “嗷——”咆哮声突然从他们背后响起,二人扭头看去,只见白虎站在森林外,正用大眼睛牢牢的盯着他们看。阿呆治好了白虎的伤让它非常感激,再加上阿呆所表现出的强大实力,已经让这位森林之王完全臣服了。它一直想接近阿呆示好,但圣邪的龙威太盛,让他不敢靠近。此时见阿呆他们出了迷幻之森,这才不得不咆哮出声。

    阿呆微微一笑,冲玄月道:“看,森林的朋友来送咱们了。过去打个招呼吧。”说着,拉起玄月的小手,在生生真气的包裹下,从圣邪背后跳了下来。阿呆自然知道白虎害怕圣邪,叮嘱圣邪在原地等候,这才和玄月一起走到白虎身旁。白虎看着阿呆和玄月,丝毫没有猛兽的凶恶,轻轻咆哮一声,有些依恋的看着阿呆。

    “虎兄,我们要走了,你是森林之王,可要好好保护迷幻之森啊!”阿呆轻抚白虎额头上那硕大的王字,柔软厚实的皮毛极有质感。

    白虎轻轻的点了点头,大眼睛亮了许多,似乎有泪水在里面不断的流转。

    玄月也走到白虎身旁,有阿呆保护她,她才不怕会有什么危险。玄月身上流露出的神圣气息是除黑暗属性外所有动物都非常喜欢亲近的。白虎并没有排斥她,任由她那修长、白皙的手指抚摩着自己的皮毛。

    阿呆看了玄月一眼,冲白虎道:“虎兄,我们真的要走了,这迷幻之森以后就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看护这里,等回来的时候,我一定给你带些好吃的。去吧,回去吧,森林里才是你的领地。”

    白虎伸出舌头舔了阿呆一下,这才依依不舍的掉转身形,没入了树林深处。玄月看着白虎离去的背影,道:“怪不得你说动物比人要强,最起码它们还知道知恩图报,可人类的恩将仇报却……,走吧,骑着小邪赶路真是好轻松啊!”

    阿呆微笑道:“恐怕从现在开始,咱们只能用自己的两条腿来走路了,难道你忘记了,小邪他可是一头龙,是不能随便在人前路面的。”

    玄月这才醒悟过来,脸一红,道:“我忘记了。嘿嘿,不过,小邪可未必愿意回到神龙之血里去呢。”

    阿呆和玄月走回圣邪身边,果然如玄月所说,在外面自由了这么长时间,圣邪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回到神龙之血内。

    “小邪,听话,快回去吧,好不好?你在外面太惊世骇俗了,会让我们寸步难行的。”

    “小邪乖,快回去吧,等哥哥给你买了好吃的以后,就放你出来。咦,你不听话了是不是,你要再这样,我可生气了。”

    圣邪趴在地上,金色的大眼睛注视着阿呆,眼神中充满了可怜之色,任由阿呆怎么说,他就是不愿意回去,阿呆又不想勉强它,不禁为难起来。

    玄月微笑的看着阿呆,道:“怎么样?不行了吧。大哥,你信不信,我有办法让小邪回到神龙之血去。”

    “你有办法?我不信,小邪平时最听我的话了,可现在都不答应,你能有什么办法?”

    玄月神秘的一笑,道:“你别管我用什么办法,我就是能做到。这样吧,咱们打个赌,我要是让小邪乖乖的回神龙之血内,你就背着我走到第一个城市,干不干?”

    阿呆哼了一声,道:“你一个大男人还让别人背,羞不羞?”‘玄日’的话不禁让他想起自己当初在天罡山背玄月的事,那亲密景象的回忆使他心头微微一热。

    玄月俏脸微红,道:“我是魔法师,体力怎么比的上你,你就不怕我耽误了行程啊!你赌不赌吧,反正你没办法让小邪回去。”

    阿呆看了看玄月纤细的身材,似乎也不会太重,无奈的道:“好吧,我跟你赌,那如果你输了怎么办?难道你背着我到下一个城市么?我看你还没那么大力吧。”

    玄月想了想,神秘的道:“我输了好办。如果我输了,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关于妹妹的秘密,怎么样?不过,我是不会输的。”

    “告诉我一个秘密?你不是诓我吧。”阿呆疑惑的看着玄月。

    玄月尽量让自己的面孔严肃一些,“大哥,你看我想那种会骗你的人么?放心,这个秘密对你来说,绝对物有所值。你怎么跟个女人似的那么婆妈,你到底赌不赌吧。痛快点。”

    阿呆看着带着些脂粉气的玄月,心道,我还没说你像女人呢?你到说起我来。“好吧,我就相信你一回,照你说的做吧。”他瞪视着玄月,怎么也不相信自己都无法做到的事他却可以。阿呆对自己和圣邪的关系还是很有信心的。

    玄月微微一笑,走到圣邪身边,趴在它耳朵上低声说着什么。阿呆运转生生真气,将听力扩展,试图听到他们的对话,但玄月却用魔法力将声音隔绝了,他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玄月站直身体,似乎是说完了。圣邪的大眼睛中流露出一丝坚毅的神情,阿呆心底响起他的声音,“哥哥,收我回神龙之血吧。”

    阿呆一楞,这玄日兄弟还真有办法啊!不禁问道:“小邪,你怎么又突然改变主意了?玄日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圣邪摇了摇大头,“对不起,哥哥,我答应他不告诉你的,快收我回去吧。”

    无奈之下,阿呆念动咒语,将身躯庞大的圣邪收回神龙之血内。收回圣邪后,阿呆惊奇的看着一脸得意之色的玄月,问道:“兄弟,你到底跟小邪说了什么?它竟然这么听话的就回去了。”

    玄月神秘的一笑,道:“这是秘密,可不能告诉你,你先说,你承认不承认输了。”

    阿呆无奈的点点头,道:“愿赌服输,不就是背你走到第一座城市么?来吧。”

    玄月带着一脸得意的笑容走到阿呆背后,猛的跳到他背上,阿呆双手一紧,抄住他的双腿。紧密的接触,使阿呆感觉到背后一片柔软,心中暗道:魔法师的身体真弱的可以啊!身上一点肌肉都没有。

    “哈哈,骑完龙以后骑人,感觉真不错哦。”玄月现在的心情好极了,轻拍阿呆的肩膀,道:“出发吧。”

    阿呆有些郁闷的背着玄月顺着官道走去,一边走,他还不甘心的问道:“兄弟,我也背上你了,你就告诉我,到底用什么方法让小邪屈服的吧。我真的很好奇。”

    玄月一边欣赏着两旁的美景一边道:“其实很简单拉,不过我就是不告诉你。想知道也行,你再背我走一座城市,我就告诉你。”

    阿呆权衡轻重,最后还是决定不问了,反正小邪已经回去了,等下次放出它时再说吧。为了能尽快赶到下一座城市,阿呆催运起体内的生生真气,在这渺无人烟的地方展开身形,向离弦之箭一样,飞速的前进着。玄月在惊呼声中,感受着两旁的景物飞快的流逝着,只得紧紧的抱住阿呆的脖子,将俏脸埋在他背后,阿呆宽阔的背脊给她带来了温暖和安全感。

    一会儿的工夫,恐惧感逐渐消失,刺激的感觉另玄月又兴奋起来,阿呆那如同风驰电掣般的身形在空中辗转腾挪,说不出的潇洒。他那黑色的长发不时抚在玄月的俏脸上,使她心中一阵迷醉。

    阿呆急奔了一个多小时后,大路上已经出现熙熙攘攘的人群,为了不惊世骇俗,他简慢了速度,大步向前走去。玄月的并不重,以阿呆现在的功力,急奔这一段只让他体内的血脉充分的舒展了一些,连气息都没有打乱。

    两旁的行人不断向他们投来惊奇的目光,弄的阿呆很别扭,不禁对玄月道:“兄弟,你看你能不能先下来,这里人太多了,大家都看咱们呢。你可是教廷的祭祀,还是稳重些好吧。”

    玄月看看四周的行人,知道阿呆有些不好意思,她怎么忍心为难自己心爱的人,痛快的道:“好吧,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不过,这段路可要先记上,以后你可要补给我。”

    “啊?不用那么计较吧。”

    “愿赌服输。怎么?难道你有意见?”

    “好吧,我认了。”

    “这还差不多。快走拉,我肚子饿了,好久没吃到人类的食物了,好怀念啊!”

    阿呆无奈的看着走在自己身前的玄月,他惊讶的发现,和这位月月的兄长在一起,自己始终都会保持轻松的心情,那种轻松的感觉,真是很舒服。“玄日兄弟,我有件事还没有问你呢?”

    玄月回过头来,冲阿呆微微一笑,“什么?你问。”

    阿呆道:“你准备走什么样的路线去普岩族啊?再向前走不远,就到分岔路了。”

    玄月停下脚步,从怀中抽出那张原本属于阿呆的地图,道:“我早就安排好了,你看。”说着,他打开地图,让阿呆拿着,然后伸出纤细的手指,先指了指他们所在的位置,然后道:“咱们现在在瓦良行省,从这里一直向东北方向走,会经过天金帝国的德伦行省,然后再向东北方向前进,从杜鲁行省北侧的边缘路过,就能进入到索域联邦的亚金族境内。”

    阿呆一楞,道:“咱们要去普岩族,路过亚金族干什么?应该是一直向东南方向走,穿过亚琏族领地才对啊!那样才能用最短的距离到达普岩族。也比较节省时间,我当初从天元族那边,就是这么过来的。”

    玄月白了阿呆一眼,道:“我之所以要向东北方向走进入亚金族领地,当然是有目的的。我不是说过,咱们要到死亡山脉去探险,既然是去探险,如果白去一趟多没意思。我的打算是,咱们先穿过亚金族的领地,到红飓族去,佣兵工会的总会在那里,我想,那里肯定会有关于死亡山脉的特级任务,咱们接个任务,然后在去死亡山脉的时候顺便完成。以咱们现在的本事,做个三极佣兵多丢人啊!”

    一听玄月提起红飓族,阿呆不禁想起了月痕佣兵团,分别了这么久,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兄弟,你不知道,现在天恶佣兵团可是一个特级佣兵团了。”

    玄月一楞,道:“特级佣兵团?大哥,难道你去做任务了么?怎么升的那么快。”

    阿呆微微一笑,将自己在杜鲁行省的佣兵工会遭遇说了一遍,“你看,这是我现在的佣兵卡片。”说着,阿呆掏出代表特级佣兵的金色卡片递给玄月。玄月把玩儿着手中的卡片,微笑道:“这月痕大哥人还挺好,报个任务把咱们俩也都报上去了。好,等到了下一个城市,我也要去佣兵工会替妹妹换取卡片。”

    阿呆看着兴奋的玄月无奈的摇摇头,当先向前走去,他并没有听出之前玄月话中的语病。

    临近中午时分,两人终于来到了德伦行省的米姆城。这座不大的小城中人口不多,面积更是小的可怜,只有一千多平方公里,从城西几乎能一眼看到城东。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