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矛盾心理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阿呆飘身落到白虎身旁,抚摩着他柔软的皮毛,微笑道:“别怕,圣邪是我的朋友,他不会伤害你的。你怎么又回来了?”

    白虎轻声咆哮着,棕色的大眼睛中流露出感激的目光,阿呆道:“你的牙应该已经好了吧。以后小心点,不要乱吃东西。”

    玄月走到阿呆身旁,惊奇的看着没有丝毫敌意的白虎,道:“阿呆大哥,它是来找你的?”

    阿呆微笑道:“是啊!先前我帮他拔掉了一颗病牙,他可能是来感谢我的吧。你看,这白虎多通人性啊!比起那些杀手工会的人都要强的多了。人心险恶,与其和人相处,我更喜欢这些动物。”冰的影子突然在他心中升起,每当他想起冰为了救自己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的心就是那么的疼,猫女还没有死,自己去为叔叔报仇的同时,也同时要去寻找这个重创冰的凶手。

    阿呆从怀中摸出冰的头像,喃喃的道:“冰,你是不是也有和我一样的感觉啊!如果你还在那该多好啊!迷幻之森中虽然有猛兽、虽然有毒物,但比起落日帝国来,这里就是美丽的圣境,如果你能和我一起来到这里,我们就可以过上平静的生活,我想,这也是你最希望的吧。冰,你看到了么,这周围的景色是那么的美,就像你一样。”

    看着阿呆手中的美女头像,玄月全身大震,俏脸显得有些苍白,内心不断的激荡着。她咬了咬嘴唇,淡淡的问道:“阿呆大哥,这个冰是你什么人啊?以前我怎么没听妹妹说过。”

    阿呆流露出一丝凄然的笑容,“冰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是月月和我分开以后才认识的,她为我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玄月的娇躯一晃,脑中一阵晕眩,他,他竟然说那个什么冰是他最重要的人,那我呢?那我又算什么?她有些激动的问道:“那对你来说,她和我妹妹相比,谁更重要一些?”

    阿呆茫然的看了玄月一眼,摇了摇头,叹息道:“我不知道?她们是不能相比的。冰为我付出的太多了。对不起,玄日兄弟,我不想再提起以前的事,不要问了,好么?”

    看着阿呆眼底的凄苦,玄月感觉到自己的心是那么的疼痛,这个叫冰的女孩儿给她带来了无限的威胁感,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冰在阿呆心中的地位有多么的重要,甚至还要超过自己。他为什么不愿意说呢?难道,我离开以后,他爱上了这个女人么?玄月低下头,复杂的情绪不断在她脑海中纠缠着,她已经决定了,在没有完全弄清楚自己在阿呆心中的位置前,绝不会告诉阿呆自己的身份,她需要时间来了解,在自己离开的这三年中,阿呆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半晌,阿呆才从对冰的回忆中渐渐清醒过来,小心的将冰的头像揣入怀中,紧了紧手中的两本典籍,冲玄月道:“玄日兄弟,你不是说让我先练习神器的掌握方法么?我也认为应该先提升能力,否则,再遇到那些杀手会很危险。你跟我来吧,我有个地方非常隐秘,就算杀手工会倾巢而来,也不会找到的。”

    玄月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一些,深深的看了阿呆一眼,点头道:“那咱们走吧。圣邪和这头白虎怎么办?”

    阿呆拍拍白虎的大头,道:“朋友,回到森林中去吧,我要走了,以后如果遇到人类,你可要躲远些,人类的卑鄙和狠毒是你无法了解的,虽然你在动物中算很强大了,但即使是最普通的人,也有可能会威胁到你的生命。”

    白虎深深的看了阿呆一眼,又警惕的看看不远处的圣邪,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看着它一步三回头的样子,阿呆的心不禁一暖,柔声道:“去吧。”

    直到白虎的身影完全消失了,阿呆才转过身,和玄月一起走到圣邪身旁,“小邪,你好不容易清醒了,就先不要回神龙之血了,在外面玩儿几天吧,不过,你可不能随便攻击其他动物,否则,我就将你收回去。”

    圣邪眼底流露出兴奋的光芒,大头连点,用前爪拍拍自己的肚子,传给阿呆一个哥哥我饿的信息。

    阿呆微笑道:“你呀,除了睡觉就是吃。好了,咱们走吧,哥哥给你找些果子吃,味道可是非常好的。”他扭头冲玄月道:“咱们走吧,只有在迷幻之森深处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就这样,两人一龙以缓慢的速度向迷幻之森内前进着。

    阿呆捧着两本教廷典籍,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典籍的封面,想象着典籍曾经在玄月的手上拿过,暗暗想道:月月,你对我这么好,让我怎么来报答你啊!如果,如果我也是一个贵族该多好,我就有追求你的权利,可是,可是我不能,我是配不上你的啊!

    玄月默默的跟在阿呆的身旁,她的心中始终萦绕着先前阿呆手中的头像,那个叫冰的女孩儿究竟是一个什么人呢?为什么阿呆会对她如此念念不忘。难道,难道他们之间已经……,用力的甩甩头,玄月将内心的疑惑驱出体外,没见到阿呆的时候自己想见到他,可见到了他以后,自己怎么却还这么痛苦。阿呆啊!你可不要让月月失望啊!

    阿呆扭头看看玄月,拉起她的手,道:“兄弟,我带着你走吧,这里视线不好岔路很多,而且有我老师布置的机关,要是你走失了,我就不好找你了。”玄月冰凉的小手握在手里,阿呆身体微微一震,那柔若无骨的小手是那么的熟悉,他不禁回想起自己牵着玄月时的情景。啊!我这是怎么了,他是月月的哥哥啊!是个男的,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下意识的,阿呆脸红了起来。

    玄月的心头犹如小鹿碰撞,身体微微有些颤栗,从她被巴不依刺激提醒回想起阿呆之后,是多么希望他再牵着自己的手啊!在这一刻,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虽然是在阿呆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时,但她也已经满足了。先前因为冰出现而产生的不快,顿时被阿呆大手中的温暖化解了不少,玄月也不说话,紧贴在阿呆身旁,跟着他向森林深处走去。

    两人各怀心事,这一路行程就在沉默中度过。终于,在阿呆的带领下,他们穿过了重重迷雾,来到了木屋的范围内。看着迷雾环绕的木屋,那如梦似幻的感觉深深的震撼着玄月的心灵,脱口而出道:“这里好美啊!”

    阿呆叹息道:“是啊!这里是我最留恋的地方,当初,哥里斯老师带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宁静的地方。这里虽然没有明媚的阳光,但却是那么的宁谧寂静,这种幽雅的环境才是我最喜欢的。等我替欧文叔叔报仇后,一定会在这里定居,就这么平淡的过一辈子吧。”

    玄月很想问阿呆,你在这里定居,那我妹妹怎么办。但看着阿呆落寞的表情,她还是没有问出声。

    阿呆扭头冲圣邪道:“小邪,你就在院子里休息吧,哥哥待会儿就给你找些吃的来。这里是哥哥的家,你可不要破坏东西。”

    圣邪新奇的看着周围的景物,大头连点,四处的看着。

    阿呆拉着玄月走进自己的房间,房间内虽然布置简单,但却被阿呆打扫的纤尘不染,玄月心底升起一丝温馨的感觉。如果自己能和阿呆在这里长住下去,那该多好啊!如此美丽的环境,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那将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阿呆松开玄月的小手,道:“玄日兄弟,你先坐一会儿,我去采点果子来吃。森林里没有什么别的好东西,就是各种果实比较多,我想,你在教廷一定吃过很多珍馐美味吧,在这里换换清淡的口味也不错。”说完,他小心的将典籍放在桌子上,拿起篮子飘身而出,去果林采水果了。

    玄月四处打量着这间空旷的木屋,清新的空气不断从窗户外传来,使她心旷神怡。这就是阿呆生活过的地方啊!在朦胧的迷雾之中宛如人间仙境,真是好美,和精灵森林比起来,虽然少了些幽雅,却多了些神秘。

    半晌,阿呆回转,他手中,提着一篮子各种各样的果实,阿呆将果实放在干净的桌子上,微笑道:“你尝尝,你可以说是迷幻之森的第一个客人,这里的水果在外面想买也买不到的。我还要去给圣邪弄点吃的。”说完,转身又出了木屋,只留下微微发愣的玄月。

    圣邪的食量是非常惊人的,一个人竟然吃掉了十篮水果才停下。阿呆站在圣邪身旁,看着他吃完这最后一篮水果,苦笑道:“小邪,照你这个吃法,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果林就要被你清扫干净了。”

    “哥哥,这里的水果真的好好吃啊!不但很甜,而且每个果实似乎都包含着一些能量,我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好来补充补充营养。啊!好困啊!吃的真舒服,哥哥,小邪要睡觉了。”圣邪出生以来,和外界的接触毕竟太少,虽然龙是一种极为聪明的生物,但它现在也只不过有着孩子般的智慧而已。

    思想的联系中断,圣邪趴在木屋前的院子中蜷缩成一团,合上他那金色的眼眸进入了沉睡之中。阿呆无奈的摇摇头,看着圣邪熟悉的睡颜流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有圣邪的陪伴,可比他一个人孤独的生活要好的多了,何况还多了一个月月的同胞兄长。

    回到房间中,阿呆看到玄月正在翻看着两本典籍,微笑道:“玄日兄弟,我还没谢谢你给我带来月月的消息呢?”

    玄月抬起头,道:“不用谢,我也是为了妹妹啊!对了,谢谢你的水果,真的很好吃,这种清淡甜美的感觉我最喜欢了。我给你留了些,你也吃点吧。”说着,指了指桌子上剩余的果实。

    阿呆一边吃着果实,一边拿起一本典籍,他正想翻看,却听玄月问道:“阿呆大哥,你不是说这里是你老师的家么?怎么没看到你的老师。”

    阿呆全身一震,手中的水果滑落在桌面上,无法掩饰的悲伤流露而出,他将典籍放在桌子上,用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喃喃的道:“老师,老师他已经死了。”

    玄月心中一惊,歉然道:“对不起,我无意触动你的伤痛。”看着阿呆那难过的样子,她心里也不好受。

    阿呆摇了摇头,道:“说实话,老师是我最亲近的人,他的死对我打击非常大,在刚知道老师的死讯时,我真的好想追随他于地下。是老师留给我的东西使我有了生存下去的勇气,老师这一生实在是太执着了,他为炼金术奉献了自己的一生,竟然用自己的生命来完成了最后一件作品,在我心中,老师是那么的伟大,他的地位是没有人能够代替的。”

    玄月咀嚼着阿呆话语中的含义,喃喃的道:“用生命来完成最后一件作品,那是什么?”

    阿呆的悲伤中包含着自豪,“老师用他自己的生命,完成了最后的心愿,成为人类有史以来,第一个炼成神器的大师级炼金术士。”

    “神器?神器也是人为可以炼制成的么?你的老师真是太伟大了。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能炼制成神器。”

    阿呆看着玄月惊讶的神色,流露出凄苦而无奈的笑容,“是啊!老师是最伟大的炼金术士,但他也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来完成这个心愿。”抚摩着右臂的哥里斯之愿,阿呆叹息一声,“如果不是老师留给我的这件神器,恐怕昨天杀手们的第一次攻击,我已经倒下了。”

    玄月心中充满了好奇,下意识的说道:“能给我看看这件神器么?”

    阿呆点了点头,他对玄月的亲人自然不会有一丝戒心,撩起右臂上的衣服,露出里面的巨灵蛇甲,翻开蛇甲,露出里面的黑色的小臂。

    玄月凑到阿呆身前,拉住阿呆的大手,看着他那流转着淡淡黑色光芒的手臂,道:“这就是神器?你和神器融合了?”

    阿呆看着手臂上那一个个复杂的黑色花纹,点头道:“是啊!这就是老师留给我的神器,我以老师的名字为它命名,就叫哥里斯之愿。它有每天让我瞬移三次的能力,还可以释放出一个保有我一半能力的分身。昨天,就是靠着这两项能力,我才能支撑那么长时间。”

    “三次瞬移。”玄月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空间魔法,喃喃的道:“瞬移用空间魔法到是也能做到,这分身就没听说过了。你用哥里斯之愿瞬移能在多大的范围之内?能确保瞬移的准确性么?”

    阿呆道:“瞬移的范围在五十米以内,基本能保持准确性吧,偏差不会超过一米,那也是因为,一般定位的时候只有一瞬间的工夫。如果给我充裕的时间,就能完全准确。”

    玄月点了点头,赞叹道:“原来是这样,真不愧为神器,空间魔法虽然也可以瞬移,但是,就算能力再强的魔法师,最多也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准确性。而且非常耗费魔法力。”一边说着,她轻轻抚摩着阿呆手臂上的哥里斯之愿,感受着那强大内蕴的魔力。

    玄月冰凉的小手在自己手臂上来回游移,让阿呆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啊!我,我怎么会对同是男性的玄日产生这种感觉呢?一定是因为他太像月月的关系了。心中一惊,阿呆收回手臂拉好袖子。

    玄月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了?”

    阿呆低下头,掩饰着道:“没什么?可能是昨天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吧,我想打坐一会儿,你也冥思吧。”

    一听阿呆的伤还没有痊愈,玄月立时紧张起来,“那你赶快打坐吧。治伤要紧。”

    两人对坐在床上,阿呆深吸口气,看了一眼玄月关切的目光,闭上眼睛,催运起银色金身中的能量,将意念沉入丹田之中,渐渐入定了。

    玄月并没有即刻冥思,看着阿呆身上渐渐升起的淡淡白光,心中充满了宁谧的温馨。从之前的相处中,她清晰的感觉到阿呆的变化。虽然依旧木讷,但阿呆显得比以前稳重多了,不论什么时候,他的眉宇间都会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悲伤,这三年来,他一定经历过不少痛苦吧。等他醒过来,一定要问清楚才行。阿呆,今后我跟在你身边,一定不会让你再受苦了。你可不要辜负我啊!如果你真的喜欢上了别的女人,不喜欢月月了,月月一定会痛苦死的。压抑着内心的情感挣扎,玄月低低的吟唱了声咒语,进入了冥思之中。圣洁的淡金色光芒透体而出,将她包裹在内,清晰的感觉着空气中活跃的魔法元素向自己不断的凝聚着,玄月的意识渐渐的融入了神圣的金色海洋之中。

    傍晚,阿呆率先清醒过来,接连两天的打坐,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功力的进步,似乎只差那最后一步就能突破第九重境界了,但这一步他却怎么也迈不出,银色金身已经接近两寸高,似乎本身蕴涵的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无法再吸收胸口金身的能量,这能量的极限到底如何才能够冲破呢?阿呆并不清楚。

    阿呆心中暗叹,生生决第九重的修炼方法只有一句口诀,那就是海纳百川。当初天罡剑圣并没有向他解释这其中的含义,只告诉他,这需要自己理解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可是,以自己的头脑,又哪是那么容易理解的。看来,只有从不断的修炼中摸索了。如果不冲破第九重境界,想为欧文叔叔报仇真的很难啊!

    睁开眼眸,阿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面前完全包裹在金色光芒中的玄月,那圣洁的感觉使阿呆心中一片平静。好强的神圣能量啊!看上去,这位月月的兄长,能力上似乎比玄夜叔叔也相差不多了。而且,他身上散发出的这种毫无压迫感的神圣气息,似乎境界比玄夜更高似的,和教皇散发的能量更加相象。教廷真是能人倍出,如果自己和玄日比的话,也未必能够赢的了他吧。想到这里,阿呆不禁暗暗佩服教皇的能力,也只有他,才能培育出如此优秀的人才,这玄日一定是随教皇苦修过了,怪不得月月以前并没有提起过他。不知道月月现在怎么样了,如果她能有她哥哥一半的功力,也足以自保了吧。玄日兄弟和月月真的很像,只是身材大了一些而已,不愧是双胞胎。他一定很了解月月吧,等他醒过来,看看能不能问些月月这几年的情况。月月一直还想着自己啊!她连教廷珍贵的典籍都给我了。月月你知道么?我也很想你啊!我多么想做你一辈子的跟班,可是,我们的身份相差太远,虽然我想永远在你身边守护着你,可是我做不到啊!我也只能在暗地里默默的祝福你了。想到这里,阿呆不由得深深叹息一声,轻轻的摇了摇头。

    也许是感觉到阿呆心中的抑郁,玄月从行功中清醒过来,两道湛然神光从她的双眸中射出,坐在她对面的阿呆顿时感觉到全身一震,一股平静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温暖而淳厚的能量同时包裹着他和玄月的身体,在这神圣光芒的照射下,阿呆似乎感觉到自己有了一丝对魔法的明悟。

    “阿呆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

    阿呆摇了摇头,道:“没什么?玄日兄弟,你的魔法能力真强啊!你现在一定达到魔导士的实力了吧。”

    玄月一楞,自从跟随教皇修炼以来,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达到了什么水平这个问题,闻言微笑道:“我也不知道,也许有了吧。不过,你也知道,魔法师的身体都是很脆弱的,虽然有凤凰之血的保护,但还是不那么安全,以后咱们一起在大陆上闯荡,你可要好好保护我啊!”

    阿呆苦笑道:“你真的要和我一起去寻找杀手工会么?”

    玄月点头道:“当然了,这是我妹妹的愿望也就是我的愿望,你就把我当成妹妹好了。我可是代表她和你一起游历的,等回到家以后,我还要把咱们所经历过的事讲给她听呢。”

    阿呆脸色微微一变,心中苦笑,暗想,你怎么能代替的了月月呢?虽然你们的容貌那么相象,但毕竟不是一个人,何况你还是个男的。

    玄月似乎在想着什么问题,并没有注意到阿呆神色间的变化,半晌,他才说道:“阿呆大哥,我觉的你不应该急于去报仇。”

    阿呆从思绪中惊醒,“为什么?报仇可是我现在唯一的心愿。”

    玄月微笑道:“你别着急啊!我只是说让你不要急于去报仇,并不是不让你报仇。你也知道,以你现在的能力,还不能以一人之力和整个杀手工会相抗衡。想对付他们,你就必须大大的提升自己的功力才行。杀手工会又跑不了,等你功力足够消灭他们的时候,再一击必杀,不是更好么?我想,你死去的叔叔也不愿意看到你去送死吧。”其实,她这么说也有着自己的私心,如果阿呆去报仇,两人相处间必然不会像当初那么轻松,她知道,虽然教皇允许自己来找阿呆,但时间总是有一个限度的,如果教廷内发生什么事,或者父母极于寻找她,恐怕爷爷也不会在庇护自己了。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和阿呆平静的相处,她才想出了这个办法。她暗暗决定,一定要在教廷的人找自己回去之前确立自己和阿呆的关系,只要阿呆是真心爱自己的,就算所有人都反对,自己也会义无返顾的和他在一起。

    阿呆叹息道:“我也知道功力提升的重要性,可是,我现在的功力已经达到了一个瓶颈,想再提升已经非常困难了,也许,那种境界是我一生都不可能达到的。我不能无限期的等待下去啊!”

    “境界是么?其实,境界这种东西虽然虚无缥缈不好琢磨,但也不是全无办法。在面临危险或者受到刺激的情况下,境界有可能会突然提升。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我到有个办法,很有可能会帮你将境界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说完,玄月神秘的一笑。

    阿呆心中一喜,他知道这位月月的兄长应该不会无的放失,赶忙问道:“什么办法?”

    玄月微笑道:“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你首要的任务,是先掌握几件神器的用法,然后,听我调遣就是了。”

    阿呆疑惑的道:“听你调遣?我……”

    玄月打断他的话,道:“怎么?不行么?就算你不相信我,难道还不相信月月么?我可是月月最信任的人。否则,她也不会让我来找你了。”

    听他提起玄月,阿呆顿时像泄气的皮球一样,再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无奈道:“那好吧,不过,我的时间不多了,神圣历九九九年,我还有两个重要的比试要完成。在这之前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我想和杀手工会做个了断。”

    玄月想起阿呆和父亲的比试,心头一颤,一边是自己的父亲,另一边是自己的爱人,都是自己最重要的人,这让她怎么抉择啊!

    玄月暗叹一声,算了,现在想这些还早了点,不是还有两年的时间么?到时候再说吧,也许真到了比试的时候,能有其他方法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呢!想到这里,她点点头,道:“两年的时间足够了,咱们可以先用一年的时间来提升你的实力。然后再去找杀手工会算帐,教廷的势力你应该知道,到时候,我大可借用这势力得到杀手工会准确的信息。”

    阿呆皱了皱眉,道:“借用教廷的势力不好吧。毕竟我和教廷没什么关系。”

    在玄月心里早把阿呆当成了自己人,冲口而出道:“怎么没关系。”话音一落,她不禁意识到自己失言,赶忙辩解道:“你不是认识妹妹和我么?这就是你和教廷的关系啊!好拉,就这么决定了,修炼了一天,你是不是该弄点水果给我吃了。我和你一起去吧,我想看看这里的果林是什么样子,居然能产出那么鲜甜可口的水果。”

    阿呆道:“好吧,我带你去。”

    两人从床上下来,阿呆拎起竹篮,走出了房间。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夕阳将迷幻之森内的迷雾染成了淡淡的橘红色,看上去分外动人。圣邪依然趴在那里做着他的美梦,阿呆拉起玄月的小手,道:“走,我带你去。果林中雾气很浓,不好辨别方向,我还是拉着你走的好。”不知不觉间,阿呆已经喜欢上了拉着玄月的感觉,这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