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死亡偷袭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三天后。

    巴不伦带领着手下回到教廷之中,这次代表教廷历时半年的出巡让他非常满意,各地的祭祀殿都井然有序的运行着。一想到就要见到自己美丽的妻子,他的心不禁火热起来。

    回到审判所,巴不伦命令手下散去自行休息,快速的回到家中,一进门,他就看到妻子正收拾着房间,看着妻子那熟悉的玲珑娇躯心中一暖,轻唤道:“水儿,我回来了。”虽然已经结合二十余年,但巴不伦对妻子的爱却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稍减,他和玄夜都是教廷中有名的模范丈夫。

    巴不伦的妻子洛水扭头看向自己的丈夫,哼了一声,怨道:“你还知道回来啊!一去就是这么长时间。”

    巴不伦陪笑道:“我已经尽量在赶了,你也知道,在大陆上转一圈,半年已经是最快的时间。老婆,我好想你啊!我走了这么久,想我没有?”说着,就向洛水抱去。

    洛水柳腰轻摆,躲过丈夫的‘袭击’,看着风尘仆仆的丈夫,皱眉道:“别闹了,你先去看看你儿子吧。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不依老是失魂落魄的,好象天塌下来似的,连武技都不修炼了,似乎受了什么打击。”

    巴不伦苦笑道:“老婆,你说话可要注意点,什么天塌下来?会被天神怪罪的。”

    洛水哼了一声,道:“少来,我才不管天神怎么样,我只关心自己的儿子。我怎么问他他都不肯说,好象受了什么刺激。你今天不把儿子的事问清楚,我可跟你没完。”

    巴不伦一向惧内,赶忙道:“好,好,我现在就去,老婆大人的命令就是圣旨,我哪儿敢不完成啊!”说完,转身向儿子的房间走去。

    巴不伦在儿子的房门上轻敲两下,房间内传来巴不依毫无生气的声音,“谁?”

    “你老爸我。”一边说着,巴不伦推门而入。巴不依的样子吓了他一跳,一向重视仪表的他显得非常落魄。金色的长发散乱,满脸胡茬,呆呆的坐在床上,颓废的样子使巴不伦不禁皱起了眉头。

    巴不依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没什么表情的道:“爸,您回来了。”

    “恩,你这是怎么了?惹你妈妈着急?”

    巴不依低下了头,黯然道:“我没事,爸爸,您别管我,我想静一静。”

    儿子的样子再熟悉不过,自己像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因为追求洛水而颓废了很长时间,心中一动,巴不伦问道:“是不是因为月月?我不是让你在光明神殿外守着么?难道她拒绝了你?”

    巴不依全身一震,抬头向父亲看去,这几天,他一直处于强烈的痛苦之中,心爱的人断然拒绝了自己的感情,让他身心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一看儿子的表情,巴不伦就知道自己猜对了,皱眉道:“不应该啊!你和月月从小一起长大,她怎么会拒绝你呢?看你的样子,她应该是很决绝吧。”

    巴不依苦笑道:“月月完全拒绝了我,爸,为什么?你说,我哪点比不上那个什么阿呆,可月月却说她爱那个人,我,我一点机会也没有啊!”

    看着儿子的样子,巴不伦不禁想起了当中的自己。他上前几步,一把将巴不依拽了起来,脸对着脸,瞪视着他道:“一次拒绝就让你成了这个样子?你怎么这么没出息。你这个样子,怎么能证明你是爱月月的,难道,你窝在家里月月就会自动的投入你的怀抱么?”

    巴不依失魂落魄的道:“可是,可是月月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她不可能再接受我啊!”

    巴不伦用力将儿子掼到床上,怒道:“什么叫不可能?你知道当初我追你妈**时候被拒绝过多少次么?你妈**脾气你也知道,和月月比起来怎么样?那可是要火暴的多啊!可是你老爸我,为了自己的真爱,历经磨难、越挫越勇,终于用自己的诚意感动了她,可是你呢?你还像我的儿子么?只是一次挫折就让你变成了这个样子,就你这熊样,也怪不得人家月月不喜欢你。”其实,他当初颓废的样子可比巴不依现在厉害的多,只不过为了维护自己作为一个父亲的尊严,激起儿子的斗志,也不得不说些豪言壮语了。

    巴不依楞楞的看着父亲,喃喃的道:“爸,那您说,我还有机会么?”

    “废话,当然有机会了,而且有很大的机会。月月和那小子不过相处了几个月的时间,又没有成婚,现在说什么都还过早。可你呢,你和月月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基础要深厚的多。月月也许只是一时意气用事,或者被那个小子某一方面所吸引,她将来一定会明白,只有你才是她最好的选择。但是,这需要你自己去努力争取才行。机会是要靠自己把握的。”

    巴不依噌的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眼眸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

    巴不伦道:“你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月月。”

    巴不依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就行了,既然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目标,那你就要坚定的追下去。就算真的失败了,最起码你也努力过,难道你想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么?月月现在在哪里?”

    巴不依被父亲的话从颓废中完全唤醒了,心中的希望再次升起,“月月她三天前就离开教廷了,可能是去找那个叫阿呆的小子了。”

    巴不论在儿子头上用力一拍,骂道:“你个笨小子,月月都走了你还不快去追,难道你在这里窝着,月月就会投入你怀抱不成?要是让她和那小子再相处下去,甚至做出点事来,你还有个屁机会。快滚,别在这里让我看着烦。”

    “我,我现在就去。”巴不依扭头就向外跑,却被巴不伦抓住了。“等一下,”他从怀中掏出一快金色的令牌塞到儿子手中,“拿着我的令牌,各地祭祀殿都会为你提供帮助的,月月的外形很好认,一切要靠你自己的努力了。”

    巴不依攥紧令牌,看着自己父亲那鼓励的目光,激动的道:“爸,谢谢您,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说完,转身跑出了房间。

    巴不伦面露微笑,喃喃的道:“这才像我的儿子,小子,祝你好运吧。”他刚要走出房间,洛水却冲了进来,“儿子怎么了,怎么兴冲冲的跑出去了?”

    巴不伦嘿嘿一笑,道:“那傻小子是为情所困,我已经开解好了,你放心吧,他去追月月了,我相信,咱们的儿子一定能行。怎么样?是不是该给我点奖励啊?”

    洛水没好气的瞪了巴不伦一眼,道:“就你那两下子还开解儿子呢?”

    巴不伦自豪的道:“我的本事要不好,怎么能追到你这个大美女呢?”说着,一把将洛水搂入怀中。

    洛水脸一红,喃喃的道:“当初还不是看你可怜才答应你的。讨厌,谁允许你抱我的,快点,家里还有好多活儿没干完呢,今天你不干好,晚上就睡沙发吧。”说完,挣脱了丈夫的怀抱,带着得意的笑容跑了。

    巴不伦苦笑一声,无奈的跟了出去。

    一个月后,迷幻之森。

    阿呆站在木屋前,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迷雾,又到了每天为哥里斯祈祷的时刻了,自从得到了哥里斯之愿以后,他总是能感觉到哥里斯就在自己身边,所以,每天清晨吃早饭前,他都会默默的为哥里斯祈祷一阵。

    整整一年了,阿呆几乎每天都重复着相同的事,清晨他先为哥里斯祈祷,然后吃早饭,剩余的一天时间,他都泡在哥里斯留下的那些精巧器具中,这一年以来,他的武技进步很小,依旧没有突破生生决的第八重达到最高境界,但是,他却按照哥里斯留下的笔记将那些精巧的器具一样样的完全研究透彻了,深深的陶醉在哥里斯这些智慧结晶之中。哥里斯之愿也成了他最好的伙伴,经过一年的努力,它已经成为阿呆第一件完全控制的神器。阿呆发现,哥里斯之愿不但有每天瞬间转移三次和分身一个小时的能力,同时,它的瞬间转移还可以作用于其他物体上。那个分身的技能是阿呆最喜欢的,每当他感到寂寞了,就召唤出自己的分身,开始时分身会随着他的动作而动作,阿呆做什么,它的分身就会作出同样的动作,除了武技威力只有阿呆的一半左右外,其他几乎没什么区别,宛然是另一个阿呆。随着时间的推移,阿呆发现,分身是能够用精神力来控制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每天夜晚原本的打坐都变成了冥思,在生生真气贯穿全身经脉的作用下,由于原来修炼生生变控制斗气的原故,阿呆的精神力本就不弱,再加上他不断的冥思修炼,更是进步神速,现在已经可以控制分身做任何他想让其做的事了。只要意念一动,哥里斯之愿就会按照他的指示做出相应的反应。

    阿呆谨记哥里斯在信中的嘱托,他并没有去修炼那些哥里斯留下来的全部魔法,只是将最感兴趣的空间封锁学会了,有了这个魔法,即使不用神龙之血,他也可以储存很多东西,哥里斯留下的那些作品,就都被他用空间封锁收了起来。

    祈祷完毕,阿呆飘身而起,化为一道虚影进入果林之中,凭借着记忆,一枚枚鲜甜美味的水果在生生变化为的斗气丝作用下,准确的掉在竹篮之中。转回木屋处,阿呆坐在台阶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计算着自己到来的时日,不算最初在下面的几天,他惊讶的发现,竟然也已经有一年之久了。阿呆叹息一声,道:“时间过的真快,都已经一年了,哥里斯老师,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承诺。现在,我要去为欧文叔叔报仇了,我想,您不会阻止我的吧,不论用多长时间,我都一定要完成自己这最后的愿望,如果那时候我还活着,我会回来的,就在这里陪伴您一辈子。”

    阿呆本想立刻就走,但又舍不得这里的一切,他用木屋后的青泉,足足花了一天工夫,将木屋整个打扫了一遍,然后,他从哥里斯的地下密室中取出那三本笔记,将之埋藏在果林深处,削木为碑,上刻:伟大的炼金术士哥里斯之墓,落款,弟子阿呆泣立。做完这些,天色以黑,阿呆没有回到木屋,而是在果林中陪伴着哥里斯之墓,开始他来到这里以后第一次打坐。

    久久没有催动过的银色金身,渐渐的循环起来,阿呆发现,虽然自己一直没有刻意的去修炼,但生生斗气本身那生生不息的循环特性,使它本身并没有衰退,相反的,还有了一些进步。胸口出的第二金身依旧散发着微弱的光芒,经过一晚的修炼,阿呆惊讶的发现,两个金身之间似乎有着一道能够沟通的桥梁似的,虽然银色金身并不能控制第二金身的能量,但由于金身能够交流的原因,他吸收第二金身的能量竟然比以前快了许多,仅仅一晚的工夫,他已经感觉自己的功力有所增加似的。

    行功完毕,天色以亮,阿呆静静的跪在哥里斯墓前,轻轻的抚摩着手腕上的哥里斯之愿喃喃的道:“老师,我要走了,希望您喜欢这里,周围都是果树,您饿的时候,就吸收点这里的灵气吧。老师,不论何时,您在阿呆心中,都占有着最重要的位置,您永远都是阿呆最尊重的老师。”泪水滴落,快速的渗入泥土之中,阿呆深吸口气,抹掉脸上不知不觉间流下的泪水站了起来。寒芒从他眼中闪过,他轻轻的抚摩着胸口处的冥王剑,恨恨的道:“杀手工会,我来了,欧文叔叔的仇,我一定要报。”

    简单的回木屋收拾了一下需要带走的东西,换上一件洗干净的平民服装,阿呆走出木屋,深深的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象,叹息一声,灰色的身影腾空而起,阿呆顺着他熟悉的路径离开了自己的家,向迷幻之森外投去,经过这段时间对哥里斯笔记仔细的研究,迷幻之森的路径再不能难到他,很快,他就走出了哥里斯布置的机关,飞快的向外奔驰着。

    一股熟悉的腥气突然传入阿呆鼻中,他心中一动,前冲的身体骤然高飞,一道白色的身影从他脚下扑过,阿呆向袭击自己的白影看去,和他判断的一样,这偷袭自己的,正是当初他回来时遇到的那头白虎,它正瞪着一双凶光烁烁的大眼睛看着自己,轻声咆哮着。

    阿呆无奈的摇摇头,“不是告诉过你,你是吃不了我的。还是做你的兽中之王去吧。好了,我要走了,可不要再纠缠了,否则,我可就不客气了。”

    白虎的目光突然柔和了许多,它轻声咆哮,似乎在说着什么。阿呆向它看去,只见白虎匍匐在地,轻轻的晃动着大头,流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阿呆试探着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可以帮你什么吗?”

    聪明的兽中之王听懂了阿呆的话,大头连点,流露出一副哀求的神色。它那可怜的模样让阿呆心中一软,飘身而起,落在白虎身旁,以白虎的能力还不足以伤到他,所以他并没有过于警惕。轻轻的拍拍白虎的大头,道:“你怎么了?森林之王。”

    白虎突然张开它那血盆大口,吓的阿呆下意识的退了一步,白虎并没有向他咬来,却依旧张着大嘴,阿呆向他口中看去,只见,在他右边最后的一颗虎牙似乎变成了黑色,下面还流着一丝黄色的脓汁,阿呆顿时恍然,这就是白虎痛苦的根源。

    “原来你是牙疼啊!你别动,让我看看。”说着,阿呆凑到白虎跟前,仔细的向他口中看去,那颗变成黑色的虎牙似乎已经损坏了,随着白虎的微微颤动而有些晃动。

    阿呆皱眉道:“虎兄啊,你这颗牙已经坏掉了,我帮你拔了吧,它已经发炎了,如果不拔掉,你以后会更疼的。”

    白虎张着大嘴轻轻的点点头,阿呆在他柔软而光华的长毛上抚摩两下,柔声道:“忍着点疼,一下就好了。”黄绿色的生生变斗气丝在阿呆的控制下小心的向那颗黑色的虎牙缠去,当斗气丝与虎牙相碰时,白虎不禁微微一颤,显然非常疼痛。阿呆怕它的大嘴突然合上,用白色的生生斗气撑住它的大嘴同时也包裹住它的身体不让它动弹,然后再用生生变幻化出的斗气丝圈成一个小环,小心的套上那颗黑色的虎牙。“虎兄,我要开始了,你忍着点。”阿呆意念一动,斗气丝用力外拔,一颗硕大的黑色虎牙在白虎的痛哼之下脱口而出,掉落在一旁,黄色的脓液从虎牙拔下的地方不断流出,阿呆并没有停手,他用生生变幻化出一个吸管似的物体,利用生生真气不断从白虎口中吸取着那黄色的脓液使之滴落在地。

    白虎疼的全身颤抖,但在阿呆的生生斗气压力下却无法动弹分毫,黄色的脓液不断流出,它痉挛渐渐的减弱了。

    终于,脓液在不断的抽取下消失了,丝丝鲜血从虎牙拔掉的地方渗出,阿呆心中一喜,吟唱道:“敞开吧,我的空间。”随手一滑,在精神力的作用下,空中出现一道裂缝,阿呆从里面取出一株淡紫色的草药,用生生变幻化出的能量控制着,将紫色的草药送入到创口上方,斗气凝聚,紫色的草药被挤出一滴滴紫色的汁液,能将斗气控制的如此神妙,也只有生生变能做到。

    白虎的颤抖更加激烈了,全身都在不断的痉挛着,似乎忍耐着强烈的疼痛。阿呆安慰道:“虎兄,你忍着点,这是紫魂草,有消炎的功效,一会儿就会好了。”一边说着,他一边把汁液滴完的紫魂草用生生变捻成粉末撒在白虎的伤口上,这才满意的解除了对白虎的禁制。

    白虎伏在地上微微的呻吟着,过了一会儿,它的大眼睛已经有了几分神采,显然痛苦消失了许多。阿呆微笑道:“怎么样,虎兄,好多了吧?”只要是帮助他人,阿呆都会有一种欣慰成就感,即使对象是一只白虎也不例外。

    突然,白虎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身上的棕毛完全竖起,大眼睛凶狠的向阿呆身后看去,发出低低的咆哮声。阿呆一楞,随着白虎的目光扭头向后看去,寂静的森林中突然出现九道黑如幽灵的电光带着无比的杀机和巨大的压力划破长空,闪电般向自己身上的要害攒射而来。

    阿呆心头大震,在他看到这九道光芒的时候,就已经清晰的判断出,这绝对不是自己所能抵抗的能量,而且,攻击来的是如此之快,时间也已经不允许他过多躲闪了,他想用瞬移,但如果那样的话,在自己身后的白虎必然会被这九道充满死亡气息的能量绞碎,所以,他不能躲。

    意念一动,右臂的手腕处黑色的光芒大盛,阿呆身前骤然出现一个相同的身影,澎湃的生生斗气从身影处四散放出,毫无保留的向那九道死亡的光芒迎去。

    阿呆用出的,正是哥里斯之愿的特技分身术,在用出分身的同时,他自己也将斗气密布全身,向后飞退,只要分身能阻挡一下,他就有把握带着白虎脱离对方的攻击范围。

    九道幽灵之光来的实在太快了,而且他们的攻击强度也超过了阿呆的估计,就在阿呆唤出分身的同时他们已经冲到阿呆眼前,轰然巨响中,阿呆感觉到自己右小臂一热,分身已经在强烈的死亡攻击下被分解了,九道幽灵之光显出原形,那正是如同九条毒蛇一般的黑色窄剑,窄剑微微一顿,已经追着阿呆刺来。

    阿呆挥手后拍,将想冲上来帮他的白虎震飞而出,正是这一刹那的迟疑,九道黑色的光芒已经袭上了阿呆的胸膛,那更快于闪电般的速度,给阿呆带来了死亡的恐惧,左手一热,一道白色的光芒瞬间遍布全身,守护之戒在危机中再次发挥出它的威力,轰然巨响中,阿呆鲜血狂喷抛飞而出,虽然守护之戒被那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击碎了,阿呆的护体真气也被冲破,但他还是依靠巨灵蛇甲的最后防御勉强保住了自己的性命。撞断两颗大树后才能稳住身形,对方给他带来的压力甚至更大于当初的玄远,那蓬勃的森然杀机使神秘的迷幻之森中笼罩着一层死气。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阿呆别无选择的抓上了胸口的冥王剑柄,森冷的死亡气息瞬间暴涨,冰寒的杀机充斥于天地之间,也正是这冰冷的杀气阻止了敌人的追击。

    森林之王白虎,现在已经变得像小猫一样柔顺,他恐惧的看了一眼散发着死亡气息的阿呆,掉转身形扭头就跑,转瞬间消失在迷幻之森深处。

    阿呆不断的喘息着,一边利用体内的生生真气治疗着不轻的伤势,一边凝视着那九条“毒蛇”的主人。

    九个黑衣人站在阿呆刚才所处的位置,九柄窄剑斜指阿呆杀气犹如有形之物牢牢的锁紧阿呆的身体,那庞大的压力即使是利用了冥王剑的邪气阻挡,也让阿呆感觉到有些吃不消。

    这偷袭阿呆的九个人,正是杀手工会原灭杀组剩余的九人,他们经过多年的苦修,本就高超的武技经过多次突破,已经使他们达到了一个力量的颠峰,即使像玄远那样的武技,如果面对这九人,也只有选择逃跑。可是,现在身受重创的阿呆又如何跑的了呢?

    灭一眼中不断闪烁着惊讶的目光,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己兄弟九人的联手攻击下,这个冥王的传人依然能够逃得性命。在一年之前,他们从天金帝国的渠道得到消息,知道阿呆朝迷幻之森的方向去了,在请示过主上以后,九人就秘密而来,但迷幻之森内有哥里斯布置的机关,就算他们功力再高也无法突破,试探过多次都没有成功。但是,他们是杀手,而且是大陆上最强的杀手,他们都有着杀手的耐性,为了能完成主上交付的任务,他们足足在这里潜伏了一年之久,他们深信,阿呆早晚会从迷雾中出现。果然,今天一早,阿呆就冲出了迷雾,但由于阿呆前进的速度太快,使他们没有找到好的时机。所以,只能跟在他不远处,吊在他身后等待机会。终于,阿呆因为白虎的原因停留下来,灭一九人渐渐的向他靠近,看着阿呆为白虎治伤的时候,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偷袭。但出于一个杀手的谨慎他们却没有贸然攻击,阿呆因为控制白虎身体而释放出的斗气让他们有些忌惮,他们怕在攻击的时候阿呆会用白虎的身体来挡。作为一名杀手,一击必杀自然是最好的选择,何况阿呆身上还有能够威胁到他们生命的冥王剑,他们已经等了一年,自然不在乎再多等一会儿。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即使他们潜藏的能力再高,也无法躲过白虎这森林之王那灵敏的嗅觉,虽然因为白虎的原因让阿呆陷入危险之中,但同时也因为它的原因让阿呆生起了警惕之心。灭一知道不能再等了,所以才在并不是最好的机会下发动了攻击。在他们以为,阿呆必然会因为自己等人攻击的强大而躲闪,所以早就准备了后续的狂风暴雨。但是,阿呆为了保护身后的白虎并没有躲,而是选择了硬撼,那突然出现的分身顿时使灭一九人分了神,虽然他们功力高绝,但也没能在破除守护之戒防御后给阿呆带来死亡的结果。灭一等人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形出现了,冥王剑那另他们熟悉又惧怕的气息弥漫在树林之中。冰冷的邪气刺激着他们的身体,灭一不禁有些犹豫。

    阿呆看着面前的九人,从他们身上的杀气和装扮,阿呆清楚的知道,这些偷袭自己的人一定是杀手工会所派,而且,他们身上的气势显示出了超越元杀族杀手的实力,即使使用冥王剑,自己也没有一丝制胜的把握。阿呆缓缓站起身形,抹掉嘴上的血迹,强烈的恨意充斥在他的心头,只要是杀手,在他心中都是该杀的恶魔。他们都是害死自己叔叔的凶手。他现在心中所想,就是在自己死之前,多拉几个人垫背。

    灭一九人牢牢的盯着阿呆,他们在寻找着机会,但阿呆的手始终没有离开胸口的冥王剑,那澎湃的邪恶之力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一个强大的力场,在冥王剑下经历过生死的他们知道,只要进入了冥王剑的死亡力场内,恐怕就会受到冥王剑那天下至邪的攻击,那种毫无抗拒能力的邪恶攻击,是任何人都不想面对的,所以,他们始终不敢轻动,和阿呆静静的对峙着,寻找着机会。阿呆毕竟受伤了,只要他稍微一松懈,自己九人就能找到击杀他的机会。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