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记忆复苏(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青年脸上流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辩解道:“我只是路过这里而已,月月,你不认得我了么?我是你巴不依哥哥啊!小时候,我们可经常在一起玩儿的。我爸爸是巴不伦。”

    玄月恍然道:“哦,原来你是巴不依哥哥,你都长得这么高了,记得小时候,我好象是经常欺负你的。你还给我当马骑过。”说到儿时的往事,玄月充满神圣气息的圣洁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巴不依看着玄月那如同春风解冻般的笑容,不由得有些痴了,玄月那绝美的容貌,圣洁典雅的气质,深深的打动着他的心。他比玄月大上两岁,因为玄夜和巴不伦的关系,小时候他自然成了玄月的玩伴,从小巴不依就非常喜欢这个宛如天使般的妹妹,一直默默的陪在她身旁,不论玄月对他做什么恶作剧,他都会甘之如饴的接受,每次看到玄月那纯真的笑容,巴不依就会陷入深深的迷醉之中。虽然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巴不依已经长大了,年纪轻轻的他也已经通过了光明审判者的考核,但是,他却始终无法忘记从小一起长大的玄月。也许是他父亲的遗传吧,巴不依对玄月用情极为专一,在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已经认定,自己这一辈子非玄月不娶。

    他之所以会在这里遇到玄月,根本不是巧合,自从知道玄月回来以后他每天除了练功,他都会在玄月修炼的光明神殿周围徘徊,足足一年多的时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玄月的身影,赶忙上来搭话。在几年前,他刚刚懂得男女之事的时候,他就把自己这种想法告诉了父亲巴不伦,巴不伦知道此事后大喜过望,他自己就是经历无数痛苦才追求到妻子的,此时,儿子喜欢上的是好友的女儿,虽然玄月调皮了一些,但也深得他喜爱,两家又是门当户对,他理所当然的认为玄夜会同意这门亲事,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再经历像自己当初那样的痛苦,所以多次主动向玄夜提出这门亲事,开始时玄夜也有这个意思,可是,最近这两年以来玄夜却一直敷衍他,这让巴不伦有些懊恼,他隐隐感觉到,玄夜的拒绝和玄月离开教廷的那几个月有关。于是,发动自己手下的实力从跟随玄夜的那十几名银甲审判者口中打听到了关于玄月失踪那几个月的所有事,这才发现,自己的儿子竟然多出一个情敌,不由得着急起来。玄月回到教廷之后,深居简出,几乎很少离开光明神殿,为了让儿子得到幸福,巴不伦告诉巴不依,要想得到女孩子的芳心就要做到胆大、心细、脸皮厚,只有坚定的信念才能抱得美人归,于是他让巴不依就在光明神殿外守侯,找机会接近玄月,以收近水楼台先得月之效。

    “是啊!月月,咱们已经有好几年没见了吧,这几年我一直在练功,相处的时间也少了,这几年你还好么?”面对着自己的心上人,巴不依不禁有些手足无措。

    玄月微笑道:“我很好啊!巴不依大哥,你都已经成为光明审判者了,真是不容易啊!”

    巴不依冲口而出,“我只有苦练以后才有保护你的能力啊!”说完,他的俊脸不禁一红。

    听到巴不依的话,玄月愕然看向他,心中一动,平静如水的心扉似乎微微的颤动了一下,似乎被巴不依触动了什么。

    巴不依见玄月没有说话,以为她被自己的言语感动了,心中一喜,上前几步,走到玄月身前,看着身高接近自己鼻子的玄月,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迷醉的说道:“月月,如果你愿意,大哥还可以像小时候那样给你当马骑的。”

    玄月俏脸一红,巴不依的言中之意聪明如她,又怎么会听不懂呢?巴不依从小对她的好她都知道,但在心中,巴不依始终是一个会照顾她、呵护她的大哥哥,玄月低下头,轻轻的摇了摇,道:“大哥,我们都长大了,儿时的玩闹是不可能再有了。”

    巴不依道:“是啊!咱们都长大了,一切都不一样了。月月,有句话我很早就想告诉你了。其实,其实我……”他涨红着脸,鼓足勇气,正想将自己内心的话说出来,却被玄月打断了,她似乎有些逃避的说道:“大哥,我要回去修炼了,你也去忙吧。”说着,转过身就要返回光明神殿。

    等待了一年多,就算巴不依再有耐性也早已经磨没了,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他实在不愿意放弃,冲动的拉住玄月的小手,道:“月月,我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让我把话说完好么?”

    玄月转过身,轻轻的将手抽了回来,巴不依毕竟可以算是她的兄长,她知道,有些事情自己是必须要去棉队的,只得点头道:“好吧,大哥你说。”

    看着玄月清澈的美眸,巴不依微微颤抖了一下,搓了搓手,低下头,躲避开玄月的目光,喃喃的道:“月月,月月,其实我,我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

    玄月微微一笑,道:“我知道啊!从小到大,大哥一直都对我很好,我也一直把你当做亲哥哥看待,大哥,你就要告诉我这些么?”

    巴不依心中有些发急,赶忙道:“不,不,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我是说,我,其实我……”猛的抬起头,巴不依鼓足全身的勇气,“月月,其实我一直都爱着你啊!你能给我个机会么?让我用一辈子的时间守护你。”

    玄月全身一颤,美目中流露出一丝迷惘的神色,她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巴不依。

    巴不依好不容易说出心中憋了很久的话,胸口一阵畅快,放松了许多,“月月,我比你大两岁,有很多东西我都比你要先明白,在咱们还小的时候,我就已经很喜欢你了,只是那时候我还不知道那就是爱。随着年龄的增加,我发现我的心总会想着你。不论练功有多苦多累,只要我一想到,我现在修炼的武技将来能保护你,我就再也感觉不到疲倦,你才是我修炼的动力啊!我告诉自己,我巴不依这一生之中只会爱月月,只会娶月月做我的妻子,这个信念不论过多长时间,都是不会改变的,月月,我爱你,给我这个机会吧。我不要求你现在就答应我,我只是希望你能给我这个追求你的机会,我相信,我一定能用自己的诚意打动你,世界上,绝不会有任何人比我更爱你。”他激动的将自己心里话全都说了出来,英俊的面庞微微泛红,充满期望的看着玄月。

    巴不依的话将玄月原本平静的心打乱了,自从修炼神圣魔法以来,玄月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再无法保持平静,一丝丝涟漪出现在她紧闭的心扉上,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心底呼唤着自己,一个淡淡的身影渐渐浮现,但,那并不是巴不依。

    轻轻摇了摇头,月月低声道:“对不起,巴不依大哥,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你对月月的好,月月明白,但是,我一直都把你看成兄长,不要难为月月好么?”

    听到玄月的回绝,巴不依原本涨红的脸渐渐变得灰白了,他攥紧拳头,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月月,为什么?难道你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么?我知道你现在年龄还不大,还不想考虑这些,但是,我可以等,我愿意等,即使是一生一世,你难道连这个等的机会都不能给我么?月月,我说过,我这一生,只会爱你一个。”

    玄月深吸口气,凝视着巴不依焦急的眼眸,咬了咬牙,道:“对不起,巴不依大哥,我对你真的没有那种感觉。我不能耽误你,教廷的好女孩子很多,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自己的幸福的。对不起。”

    巴不依心中一凉,玄月坚定的拒绝像一柄利刃似的刺透了他的心,他颤抖的后退两步,喃喃的道:“不,不会的,月月,我们一起长大,你,你怎么会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呢?不会的,不会的,你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对不对?”

    玄月叹息一声,道:“巴不依大哥,你冷静点,你应该知道,我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虽然我不想伤害你,但更不想让你陷入的太深,醒过来吧,大哥,我们是不可能的。”

    巴不依俊脸上仅存的一丝血色尽褪,他的声音突然凄厉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想着那个叫阿呆的家伙对不对,你不接受我就是因为他?我哪点比不上他?他只是个来历不明的平民啊!根本不是神的信徒,只有我才能真正配的上你啊!”

    听到巴不依的话,玄月全身大震,阿呆两个字像一柄巨锤一样重重的砸破她心中的迷惘,以往的种种不断从心底浮现,那张憨厚而木讷的面庞清晰的出现在她眼前,玄月的心悸动了,三年前的事一件件从她记忆深处流出。

    …………

    “我在进行魔法师测验,你插什么手。你陪,你陪我的魔法力。”

    “对,对不起,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怎么陪?”

    “是你的戒指吸走我魔法力的,你就把它陪给我好了。”

    “不行啊!这个戒指对我很重要,不能陪给你,你再要点别的吧。”

    “不行,我就要那个戒指。”

    “戒指真的不能给你,要不,要不我给你点钱吧。”

    “谁要你的臭钱了。好,你戒指不给我也成,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本姑娘在大陆上玩耍,正缺个跟班的,看你的样子,似乎也有两分本事,你只要跟着本姑娘,给我当一年的跟班,我就原谅你了。这个条件很宽大吧。让你跟着我,可是你的福气。”

    …………

    “阿呆,阿呆。”所有的记忆全部恢复了,玄月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之所以愿意和爷爷学习神圣魔法,完全是为了要再见阿呆啊!阿呆,你还好么?你在哪里啊?精灵救出来了么?阿呆,阿呆。

    玄月激动的全身微微颤抖着,沉睡了三年的思念倾巢而出,两行清泪顺流而下,神圣气息再强大,此时也无法阻止她内心对阿呆的思念,那木讷憨厚的少年在她心中是那么的重要,她已经明白,为什么刚才自己坚定的拒绝了巴不依,那是因为,自己的心中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自己的心里,只有一个阿呆。

    看到玄月的泪水,巴不依顿时清醒起来,试探着问道:“月月,你怎么了?大哥话太重了,你别哭,大哥不逼你,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玄月轻轻的摇了摇头,美眸中一片凄迷之色,“不,巴不依大哥,你刚才说的对,我确实是因为阿呆才不能接受你的。三年了,我已经和他分开三年了,但我仍然很清楚自己内心中的感受,我爱他,我爱阿呆,对不起,对不起。”说完,玄月扭头像光明神殿内跑去,晶莹的泪珠飘洒在空中,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淡淡的光芒。

    巴不依完全呆滞了,心中的期望完全破灭,他的身体微微的晃动着,玄月最后的话封死了他仅有的希望。他感觉自己的胸口好闷,好压抑,难以茗状的感情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心灵,月月已经爱上了其他人,那自己呢?自己该怎么办?教廷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巴不依像一个身怀重病的普通人一样,扶着光明神殿前的栏杆,一步一步的走了,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走了。

    光明神殿内,玄月静静的站立在神殿中央,她的娇躯轻微的颤抖着,思念如潮水般不断的冲击着她的心灵,她爱阿呆,这个念头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强烈。被封闭了三年的思念一旦重破阻隔,是那么的不可阻挡,泪水不断的流下,在她心头,只有两个字——阿呆。

    “我要去找他。”玄月喃喃的念叨着,大眼睛一亮,流露出异常坚定的目光,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阿呆,在这一刻,她清晰的感觉到,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自己对阿呆的思念。她骤然转身,飞快的向光明神殿的大门冲去,此刻,她再也不想修炼什么神圣魔法了,即使是天神也无法阻止她内心冲动的情感。

    “咦,月月,你这么着急,要去干什么?今天修炼的怎么样?”苍老的声音想起,飞奔中的玄月撞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柔和的神圣能量包裹着她的娇躯,顿时让她从激动中清醒了一些。抬头看去,这突然出现的人,正是自己的爷爷——教皇。

    教皇抚摩着玄月的长发,慈祥的说道:“我的小月月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心这么乱啊!”他捧起玄月的俏脸,怜惜的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怎么哭了?”

    玄月哽咽着道:“爷爷,我,我想起阿呆了。我不要再修炼了,您让我去找阿呆好不好,我好想阿呆啊!为什么?为什么这几年我一直将他忘记了,直到现在才想起来啊!”

    教皇眼底流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玄月在接受完洗礼之后,除了修炼神圣魔法,对任何事都处于一种漠不关心的态度,此时的转变让他大吃一惊,虽然这种感情流露的玄月比那充满神圣气息不食人间烟火的玄月更让他喜欢,但他还是担心情绪的改变影响了玄月修为,赶忙催动起自己的神力,一股淳厚的神圣能量包裹住玄月的娇躯,探询着她体内的情况,她的魔法力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心态不再平静而已。叹了口气,教皇道:“爷爷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忘记他,也许这就是神的旨意吧,世间一切,冥冥中自有天意,你此时想起他,也正是神的安排啊!月月,你告诉爷爷,你对阿呆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玄月俏脸一红,低着头道:“爷爷,我爱阿呆,虽然分别了三年,但我却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心意,我爱他,我真的好爱他。即使他没有任何优点我就是爱他。和他在一起,我就会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虽然他长得并不英俊,出身也并不高贵,各方面都不出众。但是,没有任何理由的,我就是爱他。爷爷,月月求您成全,您让我去找他吧。”即使在激动之中,玄月也清楚的知道,如果教皇反对,她是不可能去找阿呆的,她缓缓跪倒在地,美眸中雾气朦胧,绝美的俏脸上流露出哀怨的神色。

    教皇微微一叹,随手一挥,柔和的金色能量将玄月的娇躯托起,“孩子,你先别急,听爷爷说好么?如果阿呆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爷爷绝对不会同意你和他来往的。因为,你是我的孙女,你的父亲玄夜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任教皇的人选。在教廷中,你有着相当于公主的地位,以你的身份,怎么能和一个普通平民发生感情呢?”看着玄月变得苍白的脸色,教皇微笑道:“别着急,爷爷还没有说完啊!虽然爷爷反对你和身份不等的人交往,但却并不反对你和阿呆来往。你曾经说过,阿呆有可能是千年大劫的救世主,虽然这个说法爷爷也无法肯定。但是,普岩族的普林先知很有可能预测正确,从现在的各种情况来看,他的推测正在渐渐的成为现实。不论是阿呆还是你,都作出了常人根本无法完成的事,你们的进步真是太迅速了。如果你和阿呆真的是劫难的救世主,也就是天神安排你们在一起的,爷爷又怎么会和天神相抗呢?孩子,我知道你现在心中非常想念他,想赶快去寻找他,但你们已经分开三年了,如果没有爷爷的帮助,恐怕你找上几年也未必能找到他的踪迹,所以,耐心的听爷爷把话说完。”

    玄月眼中光芒大放,喜道:“爷爷,您知道阿呆在哪里么?”

    教皇微笑道:“虽然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是,我却有把握让你找到他。阿呆已经不是以前你认识的那个阿呆了,在你忘却他的这三年以来,大陆上发生了太多的事。一年前,你的阿呆已经成为一个世人所知的死神,在落日帝国中,至少有上千条性命在他手中丧生。”

    听了教皇的话,玄月全身一颤,脸色苍白的后退一步,颤声道:“不,不可能的。阿呆不可能会杀那么多人的,他那么善良,怎么会成为死神呢?”

    教皇叹息一声,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也不用过于担心,阿呆所杀的,都是落日帝国黑暗势力中人,他好象是为了营救精灵而杀人,那些被他杀死的人,几乎都有取死之道。爷爷要告诉你的是,阿呆现在的功力和你当初与他在一起时有着天壤之别,恐怕,就算你父亲现在想赢他,也要费上一番周折。”

    玄月的大眼睛中惊讶之光一闪而逝,释然道:“阿呆有冥王剑,一般人当然对付不了他。”

    教皇凝重的摇了摇头,道:“不,爷爷说的,是他不使用冥王剑的前提下。审判长曾经亲自试过他的功夫,却险些栽在他手上,你叔爷爷的本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玄月惊讶的张大了嘴,喃喃的道:“爷爷,您不会和我开玩笑吧。叔爷爷是除了您以外,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哦,不,天罡剑圣好象也很厉害。阿呆能和叔爷爷对抗,不可能的。”

    教皇苦笑道:“如果不是事实摆在眼前,我也不会相信,但事实如此。你还记得将近一年以前,我曾经在祈神殿中用过一次神愈术么?你还问我为了救谁而用,那次,我就是为了救阿呆的。阿呆虽然发动自己最强的攻击险些打败你叔爷爷,但他自己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被自己所发出的强大攻击震断了许多重要经脉,险些死去。”

    玄月大急,她一把抓住教皇的衣襟,“爷爷,您为什么不早告诉我,阿呆,阿呆他怎么样了?”

    教皇道:“当初不告诉你,是为了怕影响你静修,那时你正处于修炼的最重要关头。放心吧,爷爷的神愈术有多大威力难道你还不清楚么?在爷爷和你叔爷爷联手之下,就算死人也能招回他一口气,阿呆当时就被我们治疗好了。不过,他好了以后,就立刻离开了教廷。”

    玄月听到阿呆没事,顿时松了口气,俏脸微红,有些扭捏的道:“那,那他没有提起我么?都已经到了教廷,他为什么不来找我?”

    教皇摇了摇头,道:“他并没有在我面前提起你,不过,他走的时候似乎神色有些不对,好象心情很沉闷似的。”

    玄月痴痴的道:“阿呆,你,你为什么不来见我啊?难道,你把月月忘了么?”强烈的思念充斥在她的心头,玄月坚定的冲教皇道:“爷爷,既然您不反对,我现在就去找阿呆。”

    教皇点头道:“好吧,爷爷不会阻止你。以你现在的魔法水平自保是没有问题了。遇到敌人的时候,一定不能大意,有天使之杖和神器凤凰之血爷爷也能放心了。”

    “爷爷,那我怎么才能找到阿呆呢?”

    教皇嘴唇微动,光明神殿中的光元素波动起来,他随手在空中一划,一道裂缝出现,教皇从裂缝中取出两本不算很厚的典籍,指着红色封皮的典籍道:“记得爷爷传授你的那些关于凤凰之血的魔法么?都记载在这本典籍之中,同时,这本典籍内还记载着神龙之血的全部使用方法和应用魔法,你见到阿呆后可以教给他,虽然他不是修炼魔法为主,但他的精神力很强,应该可以应用了,只有充分利用神器的能力,你们今后才有可能像神羽陛下那样成为真正的救世主。这本典籍中还记载着神龙之血和凤凰之血的几种联合魔法,但那几个魔法对施法者本身的要求太高,你们的功力虽然都不低,但还达不到使用的方法。神龙之血和凤凰之血是一对神器,在单体来说,都有着接近中级神器的威力,但如果真正的结合起来,散发出的能量甚至能接近高级神器,想顺利的找到阿呆,你就要利用这两件神器之间的联系,至于如何使用,你自己从这本典籍中找吧。”教皇指着另一本白色封皮的典籍道:“这本书你帮我转送给阿呆,上面记载着守护之戒的使用方法,这孩子,身上竟然有三件神器,如果使用得当,他的功力会更上一层楼的,这就算我送他的礼物吧。”说完,将两本典籍递到玄月手中。

    玄月接过两本典籍,看着教皇慈祥的目光,哽咽着道:“爷爷,谢谢您。”

    教皇叹息一声,道:“鸟儿长大了,就要凭借自己的能力飞翔。孩子,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一切小心,也许,大陆的将来,教廷的将来,就要看你和阿呆的了。”

    玄月将两本典籍收入凤凰之血中,轻轻的点了点头,跪倒在地,冲教皇叩了三个头,这才站起来,飞快的向外跑去。

    “等一下。”教皇叫住玄月。“你这样去找他是不行的,虽然你是教廷中人,但你的容貌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也许还没找到阿呆,你就会受到很多纠缠。”

    玄月一楞,道:“那,那我该怎么办?”

    教皇微笑道:“去换一件祭祀的衣服吧,然后把自己打扮成男孩子的模样,易钗而屏应该是你最好的选择。”

    以玄月的聪明自然能明白教皇话中的意思,轻轻点头道:“谢谢你,爷爷。”说完,扭头跑出了光明神殿。

    “什么,父亲,您让月月去找阿呆了?”玄夜一脸吃惊的神色,他在得知自己女儿离开教廷之后,立刻带着妻子娜莎来找教皇,却得到了教皇让女儿去找阿呆的消息。

    教皇淡然道:“有些事情是阻止不了的。就算留住月月的人,也留不住她的心,随她去吧。也许,阿呆是她最好的选择。”

    玄夜急道:“可是,阿呆那小子怎么配的上月月啊!”

    娜莎并不关心阿呆能否配的上自己的女儿,她关心的,是女儿的安危,“教皇大人,月月这孩子还小,这,这会不会太危险了。”

    教皇淡淡的说道:“月月已经不小了,她已经长大了,虽然她是你们的女儿,但也应该有自己的自由,冥冥中自有天意,你们难道忘记了,月月和阿呆很有可能就是千年大劫的救世主,他们的命运自然有上天安排。如果上天安排他们在一起,又怎么是你们所能阻止的。娜莎,你应该还记得当初你对月月的承诺吧。”

    娜莎一楞,疑惑的道:“承诺?您是说……”

    教皇点了点头,道:“不错,月月的魔法水平已经超越了你现在的境界,做为神的信奉者,我们是不能说谎的,一切顺其自然吧。好了,你们下去吧,不要再打扰我。”

    玄夜和娜莎面面相觑,叹了口气,转身向外走去。

    “夜儿,我不允许你们离开教廷,月月的事我会处理的。”教皇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容拒绝的威严。

    玄夜全身一震,刚要说些什么,却感觉到教皇身上散发出的无穷威势,无奈的叹了口气,和妻子离开了大殿。他清楚的知道,父亲的话是不容质疑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