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哥里斯之死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提罗本还想和蓉蓉多说会儿话,但毕竟提芙雅是和他同来的,只得无奈的答应一声,带着提芙雅和仆人去了。

    目送他们离开,蓉蓉冲菲盖特道:“爷爷,他们是什么人啊?以前我怎么没见过。”

    菲盖特微笑道:“他们是你提尔豪司爷爷的孙子和干孙女,以前都是他们父辈代表提尔豪司来拜访我,可能是因为这两个孩子长大了,提尔豪司想让他们见见世面,这回才会派他们来。蓉蓉啊!这个提罗虽然身世不错,又是北方剑圣的记名弟子,但他的秉性爷爷不怎么喜欢,你可不要和他走的太近了。而且,他和他这个干妹妹关系似乎很不一般。哎——,刚才那个青年佣兵要是能为我所用,该多好啊!”

    蓉蓉不以为然的答应一声,提罗毕竟是英俊的少年,如果说对她没有一点吸引力那是不可能的。叛逆的蓉蓉又怎么听的进菲盖特的劝说呢?

    提罗送提芙雅回到菲盖特给她安排的豪华房间中,一进房,提罗就反手将门关紧,从背后搂住提芙雅的娇躯,不断的在她白皙的脖颈上亲吻着,提芙雅身体一颤,用力挣脱提罗的怀抱,“大哥,我,我今天不想……”

    提罗楞了一下,提芙雅的挣扎使本就心情不好的他怒火狂升,“芙雅,你干什么?”

    提芙雅低着头,有些哀求的道:“大哥,我有点累了,今天不要,好不好?”

    提罗飞身上前,一把将提芙雅搂住,怒道:“你不想,我想。”他有些粗暴的疯狂亲吻着提芙雅的俏脸,不断的脱着她的衣服。提芙雅怎么能从提罗有力的臂膀中挣脱呢,她虽然拼命的挣扎着,但提罗紧抓她不放,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减少着。今天,提罗被阿呆打败使他骄傲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又被蓉蓉挑起了心中的欲火,此时完全发泄在提芙雅的娇躯上,他抱着提芙雅的身体飞身飘落上床,随手一挥,扑灭灯火,不断的向提芙雅索取着。

    泪水不受控制的从提芙雅眼中倾泻而下,早在一年多以前,她就经受不住提罗的苦苦哀求,**于他,此时的提罗一改往日的温文儒雅,疯狂的在她身上肆虐着,有力的冲击使提芙雅的心阵阵绞痛。紧紧的攥住床单,当初在尼诺小城的一幕幕不断在她眼前闪过……

    “阿呆哥,等我长大以后嫁给你,好不好?”

    “什么叫嫁?”

    “嫁,就是我要做你老婆,照顾你一辈子啊!我就当你答应了,不许反悔哦,从现在开始,我丫头就是你阿呆的未婚妻了。以后你可要好好对我。”

    “未婚妻?哦,好吧,那我每天多分你一点馒头吧。……”

    一切的记忆都是那么的清晰,清晰的话语宛如昨天所说一样,但自己现在已经不能再做阿呆哥哥的妻子了,自己已经背叛了他,还有什么脸再去找他呢?阿呆哥,为什么?为什么命运如此捉弄我,让我们相见却不能相认,阿呆哥,我多想再和你一起用一件破棉袄取暖啊!可是,我,我不配,我已经不配再做你的妻子了。

    提罗在一阵疯狂的发泄之后,终于得到了释放,他粗重的喘息着伏在提芙雅的娇躯上,感受到提芙雅脸上那冰冷的泪水,他心中一惊,用力摇了摇头,顿时清醒了许多,自己这是怎么了,今天怎么会变得这么疯狂呢?

    “芙雅,对不起,我,我太冲动了。今天那个傻小子羞辱了我,所以我才会这么冲动,你,你别怪我。”

    提芙雅默然不语,仿佛失去了所有生气似的,静静的躺在那里。

    提罗皱了皱眉,从提芙雅的娇躯上翻下,将她搂在自己怀中,安慰道:“别哭了,以后我不会在这样了,我知道你困了,赶快睡吧。”

    提芙雅依旧不吭声,她清楚的知道,今天在见过阿呆之后,自己的心中,无论如何也无法再容纳提罗了,在尼诺城中的一切不断的在她脑海中闪现着。

    阿呆心情抑郁的离开了城主府,摸了摸怀中剩余的金币,心中暗想,原来当佣兵也这么不容易啊!如果自己功力不够高,恐怕当时就已经死在提罗手中了。算了,想这些干什么?人家都是贵族,自然有人家的生活方式,现在路费有了,还是赶快回去看哥里斯老师吧。尽管他如此安慰着自己,但提芙雅那似曾相识的容貌还是不断在他眼前闪现着。

    四天后,阿呆按照地图的指示,终于穿过了杜鲁行省和德伦行省,进入了瓦良行省境内,周围那渐渐熟悉的景色使阿呆忘记了所有的烦恼,什么月月、丫头、星儿、提芙雅,在这一刻都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只想赶快见到哥里斯老师,在他心里,哥里斯是第二个比馒头重要的人,重要性甚至比丫头更高。

    太阳高高的悬挂在天空正中,灼热的温度就向阿呆现在的心情一样,迷幻之森的朦胧景象终于出现在他面前,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想起七年前在这里生活的情景,阿呆站在原地,不禁有些痴了,他从神龙之血中召唤出自己跟随哥里斯以后第一个作品——用银锡包裹的馒头。轻轻的抚摩着馒头上的银锡,阿呆哽咽的大喊道:“哥里斯老师,我回来了,您的学徒阿呆回来了。”如泣如诉的声音在他的斗气作用下远远传出,震的周围的树木似乎都随着他的心情微微颤动着。大喊声过后,阿呆深吸口气,身体如离弦之箭似的,朝着迷幻之森的深处闪电般飞驰而去。

    虽然迷幻之森外围的路径阿呆并不熟悉,但是他知道,在进入的时候,只要认准一个方向,一定能走到哥里斯设置机关的地方,到了那里,即使闭着眼,阿呆也有把握走到哥里斯的木屋。

    现在的阿呆,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会因为赶路辛苦而跌倒的阿呆了,迷幻之森内朦胧的迷雾对他根本无法造成任何影响,不断在植物上轻点,身体如游鱼般穿梭于树林之内,飞快的滑动着,毫不停留的向内滑去。

    狂风响起,正在飞驰的阿呆突然闻到一股腥气,一声震耳的咆哮传来,一个巨大的黑影准确的朝着自己扑来。阿呆心中一惊,体内生生真气骤然反运,硬生生的止住自己前冲的势头,生生斗气遍布全身,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黑影闪电般扑了上来,虽然看上去个子很大,但却显得非常灵活,阿呆这时才看清,向自己扑过来的,竟然是一只白色、身上带有黑色花纹的兽中之王——老虎。

    阿呆无奈的一笑,看来这只老虎把自己当成他的午餐了。虽然老虎看上去很凶猛,但他和落日帝国那些黑暗的人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呢?生生斗气骤然迸发,阿呆微一侧身,闪过白虎的扑击,一掌向它头上的王字按去。

    白虎似乎非常聪明,看着阿呆向自己拍来的大手感觉到了威胁,身体竟然在空中做出一个闪躲的动作,轻巧的落在一旁,躲过了阿呆的攻击。

    阿呆一楞,他没想到自己快如闪电般的攻击居然会被一直老虎躲过,仔细的向白虎看去。白虎落在地面上,一双棕黑色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他,微微的咆哮着,看他谨慎的样子,似乎是在犹豫要继续攻击还是要转身就跑。

    阿呆微微一笑,道:“你是新来的么?怎么以前我没见过你。去找别的食物吧,你是吃不了我的。”

    白虎不满的哼了一声,圆呼呼的大头轻轻晃了晃,四肢蹬地,骤然再次向阿呆扑来。

    阿呆急着去见哥里斯,自然不愿和它多做纠缠,这次也不闪躲,生生斗气环绕在身体外三尺处,等着白虎扑过来。白虎就算再聪明,它又怎么比的上人呢,看到阿呆不闪不避,大眼睛中已经流露出残忍的凶光,似乎阿呆就要像其他猎物似的,被它扑倒在地,大块朵颐了似的。阿呆微笑的看着白虎壮在自己的防御斗气上,他并不想伤害这漂亮的兽中之王,斗气在他的控制下变得异常柔和,白虎那七、八百斤的重量撞在阿呆的斗气上,仿佛像撞在一个软垫子上似的,前冲之势嘎然而止,它那一双大大的眼睛中流露出惊恐的目光。阿呆轻笑一声,轻飘飘的一掌按在它头顶的王字花纹上,像拍苍蝇似的将白虎诺大的身体打在地上。阿呆用力不大,但还是打的白虎一阵头晕眼花,在地上打了个滚才站了起来。

    阿呆冲它摇了摇头,道:“都说过你吃不了我的,去找别的食物吧,我要走了。”说完,身化流光,向迷幻之森深处扑去。白虎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眼底流露出一丝愤恨的光芒,咆哮一声,隐入林中不见了。

    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狂奔,阿呆终于看到了熟悉的地方,他止住冲势停了下来,全身热血沸腾。看着周围那些高大的树木,看着面前的一切,让他想起了很多很多。这里,就是当初欧文受到杀手围攻,阿呆救他的地方。欧文可以说是第二个改变阿呆命运的人,他对阿呆的重要性丝毫不差于哥里斯。

    阿呆摸了摸胸口处的冥王剑,在他刻意的催动之下,滔天的邪恶之气从冥王剑柄中疯狂涌出,冰冷的邪力使周围的植物都在瑟瑟发抖,阿呆仿佛又回到了当初欧文以一人之力对抗众多杀手时的场面。冥王一闪天地动,欧文在面对杀手时冰冷而熟悉的声音似乎又响了起来,泪水从阿呆的脸庞,他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欧文叔叔,您的仇我一定会报的。”松开冥王剑,阿呆就那么闭着眼睛,凭借着自己当初那无比熟悉的记忆,带动自己的身体,一步步的前进着。他是用自己的心在为自己带路,阿呆似乎感觉到,自己已经离哥里斯老师越来越近了。他激动的攥紧双拳,每一步都走的那么扎实。

    阿呆停了下来,虫鸣鸟叫声是那么的清晰,他知道,自己已经走进了哥里斯居住的木屋范围,他站在那里,身体激动的微微有些颤抖,缓缓的睁开了双眸。三间小木屋出现在眼前,一切似乎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周围的景物依然,院子周围依旧笼罩在浓雾之中,清新的空气使他精神一震,终于回来了,间隔了七年之久,自己终于又回来了。

    “哥里斯老师——”阿呆大声的呼喊着,他多么希望看到哥里斯那熟悉而苍老的面庞啊!

    周围仍然是一片寂静,阿呆高喊的声音消失了,木屋却依然平静,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并没有他想象中哥里斯迎出来的身影,阿呆心中一沉,不祥的预感充斥着他的心扉。他飞身而起,只是一个起落,就已经踏上了木屋的台阶,阿呆轻轻的推开自己当初居住房间的门,房间内空荡荡的,一切都没有变,那张木床,那把椅子,都还在他原有的位置。在椅子上放着当初他用来摘取果实的竹篮,不论床上、椅子上还是地板上,都落了一层厚厚的尘土,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似的。

    阿呆的心更加沉重了,哥里斯老师,难道,难道您一直没有回来过么?不,不可能的。他飞快的跑出房间,朝着实验室冲去。

    实验室是哥里斯最常待的地方,一进到里面,没有阿呆预想中的凌乱,一切都是那么的整齐,和他离开时一样,所有的实验物品都摆放在原来的位置上,墙壁周围的柜子静静的矗立着,无论什么东西,都像他那间房的木床和椅子一样,落了一层厚厚的尘土。阿呆一步步向哥里斯炼器的小鼎走去,他的心完全木然了,哥里斯不在,他不在,而且已经不在很长时间了。难道,当初哥里斯老师离开以后,就一直没有回来么?

    小鼎的盖子严实的盖着,在小鼎旁,有一件落满灰尘的衣服,阿呆清晰的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并没有这件衣服的存在,他的双手颤抖着将衣服拿了起来,轻轻一抖,灰尘顿时弥漫在房间之内,阿呆有生生斗气护体,灰尘无法侵袭到他身上,但也影响了他的视线。

    半晌,灰尘渐渐的沉寂了,周围的一切又清晰的出现在阿呆视线中,看向手中的衣服,啊!这,这不是哥里斯老师一直穿着的黑色魔法师斗篷,原本低沉的心情又活跃起来,老师回来过,哥里斯老师回来过。阿呆兴奋的将斗篷搂在怀中。突然,他发现在刚才衣服放置的地方有一业白纸,上面有着清晰的字迹。阿呆将魔法师斗篷放在一旁,小心的将那张已经微微发黄的纸拿了起来。

    白纸上正是哥里斯的笔迹,用天金帝国文字清晰的写道:“能来到这里的,只有我的兄弟哥里松和我的学徒阿呆。哥里松,如果是你来了,就立刻离开吧,大哥已经走了,今后如果你遇到我的学徒,请帮我照顾他吧。我的所有东西,都要留给我的学徒,不,我现在已经承认,他是我真正的徒弟阿呆。”看到这里,阿呆眼睛一热,泪水倾泻而下,哥里斯老师,您,您承认我是您的徒弟了,我终于是您的徒弟了。阿呆的嘴唇微微颤抖着,继续向下看去,“阿呆,如果是你回来了,老师真的非常高兴。还记得我送给你的礼物么?就是你用银锡包裹的那个,你走到装有灭魂草的格子处,将那个抽屉拉出来。抽屉会带出一块铁板,你在铁板上的格子里,用天金帝国的文字写出我送给你那礼物的名字,你会有惊奇的发现。”纸上的文字到此为止,阿呆清晰的记得灭魂草在从左边数第四排的第六个抽屉中。他走到柜子前,小心的将抽屉拉了出来,抽屉里装着已经风干的淡红色灭魂草,他从当初哥里斯给他的笔记上清楚的知道,这是一种有剧毒的草药,不敢用手去碰,用生生斗气包裹着,缓缓的将抽屉完全拉开。果然如哥里斯在信中所说,在抽屉之后,连接着一块用金属制成的铁板,铁板非常光华,上面雕刻着两个方形的格子。

    阿呆当然知道哥里斯所指的礼物是什么,他伸出食指,在两个格子中分别写出馒头二字。抽屉拉出的空隙突然产生一股强烈的吸力,阿呆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松开了抽屉,装有灭魂草的木制抽屉和金属板被重新吸回了原位。

    扎扎的声音从地下响了起来,阿呆清晰的感觉到,地面在微微的震动着。他虽然心中有些吃惊,但他深信哥里斯是绝不会害自己的,这一定是老师留下的机关。他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着。果然,阿呆的判断非常正确,就在实验室中央的空地上,那看上去没有任何缝隙的木版突然裂开了。裂缝越来越大,淡淡的黄色光芒从下面透出,一级级楼梯出现在裂开的缝隙处。老师留下的机关果然另人惊奇啊!

    阿呆走到裂缝处向下看去,下面只能看到晕黄的光芒,似乎是一条很深的甬道似的。刚才裂开的地方,竟然是厚达三尺的钢板,钢板之下,两旁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孔,熟悉哥里斯的阿呆知道,如果不是正确找到机关的开启方法,即使强行攻入,恐怕也会损伤惨重。而且也什么都得不到,哥里斯老师设置的机关,总是那么的严密。

    阿呆对哥里斯的信任使他没有任何犹豫和惧怕,拿着手中的信纸向下快速走去。当他走下十级楼梯的时候,扎扎声再次响起,阿呆抬头看去,刚才的裂缝已经浑然一体的又合上了。他看了看自己的脚下,知道这关门的机关应该就在这第十级阶梯上。

    虽然上面的裂缝已经合上,但甬道中的光线并不昏暗,那淡淡的黄色光芒虽然不强烈,却可以让阿呆清晰的看到周围的一切。他惊讶的发现,这黄色光芒似乎是从墙壁中渗出似的。

    阿呆顺着阶梯快速的走下,一直向下走出十余米,才到底,最这里只是一个空荡荡的,不足三平米的空地,乍一看去,似乎什么都没有似的。阿呆皱了皱眉,四下看了看,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奇特的地方,他伸手在墙壁上敲击,墙壁传给他的信息是,这里四面都是坚实的铁壁。突然,他发现地面的墙角出似乎有些什么。赶忙凑过去仔细查看,凭借着生生斗气散发的白色光芒,阿呆清晰的看到,墙角处刻着一行小字:字谕吾徒阿呆,到此后,即刻跪倒在空地中央,朝此字叩拜三下,然后高声喊出你在尼诺小城时的出身。

    看完这行字阿呆楞了一下,喊出出身,我的出身不就是小偷么?既然哥里斯老师让我拜,那就拜吧。想到这里,阿呆跪倒在地,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大声喊道:“我是小偷。”他发现,当自己喊出这四个字之后,内心竟然充满了痛苦,在这一刻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出身是那么的寒微。

    受到了声音的震荡,周围厚实的墙壁微微的抖动起来,突然,没有任何预兆的,阿呆感觉脚下一空,身体骤然陨落,不禁惊呼出声,感觉上似乎只是几秒钟的工夫,身体被什么挡住了,那挡住他的东西充满了弹性,将他的身体斜斜的弹起,滑出一倒弧线,跌落在地面上,有生生斗气保护的他,这点疼痛自然不算什么,身体一挺,站了起来,和上面的光亮相反,这里周围一片漆黑,看不到任何东西,他刚想利用生生斗气来照明,却发现头顶上方突然亮了起来。淡淡的白色光晕重新给他带来了光明,他抬头看去,吃惊的发现,那白色的光晕竟然是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提供的,夜明珠从顶上的细小裂缝中渐渐滑落,上面连着一根细细的银丝。机关之巧妙另阿呆赞叹不已,当初在木屋居住了一年之久,自己竟然也没有发现在木屋之下,居然有如此工程浩大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宽敞的石室,这里非常干爽,虽然深在地下,却没有一丝气闷的感觉,空旷的石室一眼就可一看清楚,刚才他落下的地方,有一张斜斜的大网,正是那张充满弹性的大网将他弹到此处。在他身旁不远处,有一张直径一米的圆桌,似乎是石制的,它也是整间石室中唯一的器具,在圆桌上有一个黑色的木盒子,盒子上没有任何装饰,光秃秃的。

    阿呆站起身,走到圆桌之前,将木盒拿了起来,木盒很轻,也没有上锁,他轻轻的将木盒开启,里面是几页纸,由于一直封存在木盒中,纸并没有像木屋中那张发黄。阿呆将纸拿起来,展开一看,原来是哥里斯留给他的一封长信。

    “阿呆,老师真的希望你能够回到这里,并看到这封信,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老师也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虽然我死了,但老师却并没有什么遗憾,已经八十多岁的我,死也并不算夭折了,尤其是,我用自己的死,终于完成了几十年的心愿,炼制出了一件属于我的神器。”仅仅看了几行字,阿呆就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整个人完全陷入呆滞之中,哥里斯老师死了,老师竟然死了。

    “不——,啊——”阿呆痛苦的大叫着,在这一刻,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停滞了,只有阿呆的声音在石室中不断的回荡着。他感觉到自己完全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在黑暗中,他就像一叶小舟似的,不断的在汹涌的痛苦之浪上挣扎着、颤抖着,心碎了,魂灭了。

    盼望了七年之后的重逢,竟然是一天一地,天人永隔。

    黑暗中的那一叶小舟不断的起伏着,巨大的痛苦让小舟渐渐崩溃,撕心裂肺般的痛楚不断的在小舟上肆虐着,就在小舟就要被痛苦完全摧毁之时,黑暗的波浪突然消失了,一金一银两道绚丽的光芒给小舟重新带来了光明。

    阿呆静静的站在原地,重新恢复了知觉,两行血泪顺着他的脸庞留下,染红了他身上的布衣。刚才,就在他要完全被痛苦摧毁之时,胸口的第二金身和丹田的银色金身及时散发出柔和能量,重新唤醒了他要自行放弃的生机,将他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

    欧文叔叔死了,冰死了,哥里斯老师,也死了。为什么,为什么这些在我心中比馒头更加重要的人都死了呢?你们都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阿呆扑通跪倒在地,强烈的痛苦使他蜷缩着自己的身体不断的痉挛着,七年,七年了,离开了七年之后,自己却得到了老师的死讯。

    阿呆手上的白纸已经完全充满了褶皱,他就那样蜷缩在地上,渐渐的昏睡过去。也许,只有失去意识,才是他逃避痛苦的最好方法吧。

    …………

    站在一片荒凉而黑暗的空地上,阿呆茫然四顾着。

    “孩子,你回来了。老师好高兴啊!”

    啊!这是哥里斯老师的声音,阿呆全身大震,高喊道:“老师,老师,您在哪里?”

    “孩子,我在这里啊,我不就在你面前么?”光芒一闪,穿着黑色斗篷全身散发着淡淡白光的哥里斯出现在阿呆面前,原本冰冷而僵硬的面孔上带着一丝慈祥的微笑。

    “老师,我好想您啊!”阿呆猛的扑向哥里斯,但是,他却从哥里斯的身体中穿了过去,扑了个空,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阿呆,你都长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莽撞啊!你看,这是什么?”哥里斯手中突然变出一篮馒头,香喷喷的馒头上冒着腾腾热气,阿呆兴奋的大叫道:“馒头,是我最爱吃的馒头。”

    哥里斯将馒头递到阿呆手上,轻轻的抚摩着他的头,“孩子,吃吧,多吃点,老师最爱看你吃馒头时的样子。这是老师专门给你买的,你喜欢么?”

    “喜欢,老师,我真的太喜欢了。”

    哥里斯眼中流露出忧伤的神色,“阿呆,老师要离开你了,不论老师在哪里,都会想着你的,多保重吧。我的孩子。”随着声音的渐渐微弱,哥里斯的身体像远方飘去。

    “不,老师,您别走啊!”阿呆提着装有馒头的篮子,疯狂的追赶着,可是,不论他怎么追,却始终无法赶上哥里斯消失的速度,终于,周围重新恢复到一片黑暗之中,哥里斯的身影完全消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