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丫头再现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阿呆看着少女憎恶的嘴脸,心底一阵凄苦,淡淡的说道:“我不是来做佣兵的,我本身就是一名佣兵。以神龙之血为引,开启吧,时空的大门。”蓝色的光晕从阿呆胸口处透出,当初在红飓族注册的佣兵卡片飞了出来,轻飘飘的落在他手上,他将卡片递向少女,等待着她的回应。

    少女看到阿呆身上散发的蓝色光芒不禁有些吃惊,她没想到这个看似落魄的人竟然还有这种能力。接过卡片,打开佣兵工会厚重的登记薄查看起来,半晌,少女似乎找到了阿呆的资料,惊讶的说道:“啊!你是特级佣兵团天恶的成员么?”

    阿呆一楞,道:“我们应该是普通的三极佣兵团吧,怎么成了特级。”

    少女道:“这是总会传来的记录,不会有错的。上面写着你们完成了一个特级任务,工会破例将你们升级为特级佣兵团,团长玄月和副团长阿呆也都升级为特级佣兵。啊,你们完成的竟然是从死亡山脉找回极品魔法水晶,这个任务的报酬可是非常高啊!如果不是因为任务由你们和月痕佣兵团共同完成,也许说不定会升为超级佣兵团。毕竟特级任务还是很少有人能完成的。”

    阿呆这才意识到,一定是月痕在用极品魔法水晶交付任务的时候,把自己和玄月也报了上去,毕竟当初这个任务是他们所接的。不知道月痕大哥他们怎么样了,上次一别,已经足足有两年的时间没见了。

    少女在发现阿呆是特级佣兵后,语气明显客气了很多,试探着问道:“您要接任务么?”

    阿呆从思绪中惊醒,“哦,我要接,有什么任务能比较快的完成,酬劳无所谓,一般就可以了。”

    少女疑惑的看着阿呆,道:“比较快的完成?这样的任务一般都是低级的,相应,酬劳也少的多了,您确定么?以您现在的级别,应该接些高级的任务才适合吧。”

    阿呆现在只需要能够维持他到迷幻之森的路费,对钱并没有什么渴望,点头道:“我确定,什么任务都行,只要能快些完成的就好。”

    少女点了点头,指着身后的任务板道:“那您自己挑选吧,一般普通任务都是比较容易完成的,如送信之类的,都比较简单。由于您已经升为特级佣兵,卡片也要换一下了,您先挑选任务吧,我帮您换卡片。”说着,转身向里间走去。

    阿呆看着佣兵工会任务板,从下往上找起,任务到是非常多,但他在下面找了许久,都没有发现一个合适自己的。他渐渐的向上看去,终于在一级任务的区域中发现了一个任务,这个任务是要求佣兵将一件物品送到城主府,等城主打开那件物品后,就算完成了。恩,就这个任务吧,酬劳足够了,而且又能节省时间。

    此时,少女已经转回,阿呆原本的卡片被换成了一张金卡,上面雕刻着佣兵工会的标志,制作极为精细,特级佣兵的待遇果然不一样。当阿呆将自己想接的任务告诉少女时,少女道:“这个任务是刚才不久才放上去的,而且很奇怪,任务的酬劳竟然是事先支付,一共五十个金币。这个任务对您来说是不是太简单了?我们这里也有特级任务,您可以考虑一下。”

    阿呆摇了摇头,道:“就这个任务吧。我还有事,不能耽搁太多时间。”

    少女答应一声,快速的给阿呆登记了,并将需要递送的物品和五十个金币的酬劳给了他。

    走出佣兵工会,阿呆就近找了一家酒楼,花掉了三个金币大吃了一顿,他将被别人当成乞丐的郁闷全转化成食量,足足吃了三人份的食物才心满意足的结帐离开。出了酒楼,阿呆暗想,人家给的酬劳都已经花了,也是该给人家办事的时候了。拿起手中的木盒上下看了看,并没有觉出什么特别。这个需要递送的木盒外观很精美,上面雕刻着吉祥如意的字样,边角都用金属包裹着,但重量却很轻,轻轻摇晃,也听不到里面有什么声音,阿呆虽然有些疑惑,但也知道佣兵不能随便拆看递送物品的规矩。向路人问清了城主府的方向,径直而去。

    杜鲁城城主府邸。今年已经六十出头的杜鲁城主菲盖特不单是一城之主,同时,他也是整个杜鲁行省的总督,总揽全省事务,世袭侯爵。杜鲁行省在天金帝国是一个大省,和临近的帝国最南端的云母行省都是战略重地,能在这里任总督,可见天金帝国高层对他的信任。今天,他的好友云母行省总督提尔豪司的孙子和干孙女代表提尔豪司来拜访他,还带来不少珍贵的礼物,让他非常高兴,特意设宴款待。他和提尔豪司已经有几十年的交情了,年轻的时候,他们曾经是一对叱咤风云的新贵,都成功的继承了父辈留下的爵位,再凭借过人的头脑爬到了今天的位置。两人年岁大了以后因为各自的职责而很少能够见面,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们之间的感情。提尔豪司虽然因为公务繁忙,不能亲自来看他,但也总会派自己的亲信来拜访他,当然,他也同样会让自己的亲信去回访。云母、杜鲁两个行省也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结成铁板一块,在整个天金帝国中,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连帝国皇帝也不会轻易对这两个重要的行省作出什么重大的认识调动,一切都由他们自己来处理,菲盖特和提尔豪斯已经成为了天金帝国独霸一方的土皇帝,整个天金帝国三分之一的兵权就掌握在他们手中。

    “菲盖特爷爷,我代表我爷爷敬您一杯,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一身白衣的提尔豪司之孙提罗举起酒杯,满面笑容的向菲盖特敬酒。

    菲盖特一口喝干杯中美酒,哈哈一笑,道:“世孙啊!别客气,我早就听说你年少有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年纪轻轻居然得蒙北方剑圣他老人家赏识,做了他的记名弟子。你爷爷可真是有福气啊!比起我那几个不成气候,整天只会吃喝玩乐的孙子你可要强的多了。”

    一听菲盖特提到北方剑圣四字,提罗眼中顿时流露出崇敬的目光,谦逊的道:“菲盖特爷爷,我还只是恩师他老人家的记名弟子,如果以后有幸能蒙他老人家正式收录,那才是我的福气啊!不过,我们小辈怎么能比的上您的,我听爷爷说过,当初您可是凭借一己之力荡平整个杜鲁行省的叛乱,完全凭借功绩才坐上了这个位置。和您比起来,我这一点小小的成就又算的了什么?爷爷说,要不是他一开始继承的爵位比您高,怎么也赶不上您现在的成就。”

    坐在提罗身旁的提芙雅看着自己的干哥哥神态自若的应付着菲盖特,俏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们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让提罗和这位封疆大吏多接触,联络联络感情,提罗年轻有为,早已经被内定为提尔豪斯的直系继承人,这些,都是他必须经历的考验。直到现在,他所有的回答都非常得体。

    听了提罗的话,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菲盖特顿时老脸生光,谁不希望自己的英雄往事被人恭维呢,他哈哈一笑,道:“提尔豪斯真这么说么?真亏这个老家伙还记得二十几年前的事,我已经老了,岁月不饶人啊!以后都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了。”

    正在这时,仆人走到菲盖特身旁,低声道:“大人,外面有一个自称佣兵的人说受人之托给您送礼物来了。”

    菲盖特正和提罗聊的高兴,骤然被打断自然心中不悦,他对佣兵这种职业向来没什么好感,一直认为那些人只不过是低等的平民而已,不耐的说道:“没看我这里有客人么?让他把礼物留下就行了。这种事也要我亲自处理么?”

    仆人惶恐的道:“可他坚持要见您,说要亲手将东西交给您才行。我们赶了他几次都没能赶走。他有点功夫,守门的护卫都被他打倒了几个。”

    菲盖特哼了一声,道:“居然敢到我这里来闹事,胆子可不小啊!也好,那你就带他进来吧,让他在门口等着。我到要看看,这个佣兵到底有什么本事。”

    仆人领命下去了,一会儿的工夫,领着一名身材高大,黑发黑眸的青年走到大厅外,青年朴实的衣衫多处破损,看上去很是落魄,他手中托着一个木盒子,虽然模样落魄,但他身上却有一种让人不敢忽视的气质,一双明亮的黑眸闪烁着淡淡的光彩。提罗和提芙雅对视一眼,这不是他们不久前施舍过的乞丐么?怎么又成了佣兵?还敢来城主府挑衅。

    菲盖特也在打量着落魄的年轻人,他能稳稳的做在杜鲁行省总督的位置上,识人的眼光自然不差,这青年虽然衣着普通,但身上流露出的气质却告诉他,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青年,心中一动,冲仆人招了招手,示意他将那青年带进来。

    阿呆在门外费了半天工夫才说服仆人为他通报,走到大厅门口,他一眼就认出做在大厅内坐在桌子旁的少女正是先前施舍自己,让自己有熟悉感觉的女孩儿。心头一震,仆人已经领着他走进大厅。阿呆身上的破落和大厅中的豪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除了菲盖特和白衣少女提芙雅以外,所有人都流露出了嫌恶的神情。

    菲盖特放下手中的酒杯,上下打量了阿呆几眼,道:“你为什么非要亲自将东西交到我手里。”

    阿呆看了一眼提罗兄妹,道:“我是一名佣兵,我接下的任务要求我这么做,这是礼物,请您收下。”说着,将木盒递了过去。

    仆人将木盒捧到菲盖特身前,菲盖特微微一笑,道:“我到要看看,这礼物是什么。打开。”

    仆人应了一声,将木盒掀起,噗嗤一声,一股粉红色的烟雾从木盒中喷出,带着一股浓重的甜香味儿,打开盒子的仆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下意识的吸入一口雾气,脑中一昏,顿时软倒在地。菲盖特心中暗叫不好,赶忙屏住呼吸,随手一拍,一股淡青色的斗气透掌而出,将粉红色的雾气击散。虽然他反映快捷,但还是吸入了一丝毒雾,一阵昏沉的感觉顿时使他心神大震。

    看到如此情景,阿呆一惊,菲盖特拍散的毒雾正好向他的方向飘来,生生真气瞬间遍布阿呆全身,将粉红色的雾气隔绝在外。

    面对突变,提罗清楚的知道,这正是自己表现的时候,厉喝一声,飞身而起,双手在空中一圈,澎湃着巨大能量的红色斗气骤然而出,粉红色的毒雾被他着一圈顿时收敛在内,无法再散开。他用自己的斗气包裹住缩成一团的毒雾,向地面拍出轻飘飘的一掌,收缩的毒雾在斗气的作用下顿时没入到地面之下,再无法散开伤人了。

    菲盖特勉强催运着体内的斗气控制着吸入的毒雾,指着阿呆道:“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直到现在,阿呆才终于醒悟过来,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那个托佣兵工会执行任务的人,根本就是想用毒雾来害这位杜鲁城城主,而自己却成了牺牲品。就在他反应过来的同时,提罗也已经处理完毒雾,就算菲盖特不交代,他也知道该怎么做,飘身而起,一拳向阿呆当胸击来。

    红色的斗气给阿呆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灼热起来,阿呆右掌立在胸前,向提罗的拳头挡去。提罗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身体在空中奇异的一颤,原本攻向阿呆胸口的拳头变成了袭击他的肩头。

    提罗的变招很快,根本不给阿呆反映的工夫,当阿呆发现他变招的时候,拳头已经到了自己的肩膀前不足三寸的地方。无奈之下,阿呆沉肩缩背,身体完全凭借意念的感觉,闪电班的转了九十度,灼热的红色斗气几乎是贴着他的肩膀滑过,却将阿呆本就破损的衣服烧出一个大洞,灼热斗气残余的能量被巨灵蛇之甲隔绝在外,并没有伤到阿呆。

    提罗对自己的攻击太自信了,此时,招式用老已经无法收回了,全身空门大露,半个身子都送给了阿呆。阿呆知道这一切都是处于误会,自然不会伤他,右掌轻轻的按上了提罗的肩头,生生斗气一发既收,将提罗的身体送了出去。提罗感觉到自己被一股纯正的斗气包裹着,竟然无法挣脱,当那股斗气消失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提芙雅身旁。自从出师以来,提罗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强大的对手,虽然明知道对方手下留情,但他还是怒气冲天,骄傲的他,是不允许自己失败的,尤其是,自己的心上人和关系到自己未来的菲盖特还在身旁,就更加不允许他失败。怒喝一声,再次冲出,双手幻化出无数掌影,红色的斗气铺天盖地向阿呆袭来。

    此时,菲盖特的护卫们也已经攻到了阿呆身旁,八名高手八件兵器同时向阿呆的身体集中。阿呆根本没有解释的机会,庞大的压力使他发挥出了自身全部的潜力,全身以左脚为中心,迅速的旋转起来,八般兵器分别被他用手指弹了一下,虽然菲盖特这八名贴身护卫的功力都不低,但遇到阿呆接近第九重境界的生生斗气却显得那么的脆弱,每人都感觉自己的胸口如中巨锤一般,身体随着那澎湃的斗气飞起,兵器全部脱手飞出,几乎只是一瞬间,阿呆已经击退了他们。

    提罗的二次攻击这时已经到了。接连受到对方的袭击,虽然是误会,但还是让阿呆怒气暗升,大喝一声,黄绿色的斗气光芒瞬间以他右手为中心形成一面坚实的盾牌。扑扑之声不断的响起,提罗的攻击虽然看似华丽强大,但和阿呆那朴实无华的生生变之盾比起来,却显得那么华而不实。所有的攻击根本无法撼动盾牌的防御,化为点点斗气光雨飞散在空中,阿呆右手一甩,已经将提罗反震而出,这次他用了几分力,提罗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大力甩出,轰然声响中,已经重重的撞在大厅的墙壁上。阿呆直到此刻才找到解释的空隙,赶忙大喝道:“别动手,是误会。”一边说着,他身体化为一道虚影闪电般飘飞到菲盖特身旁,那如同烟雾般的身影没有任何人来得及阻拦。此时的菲盖特正与毒雾斗争着,根本没有反抗之力。阿呆一掌按在菲盖特的肩头,澎湃的生生真气顿时冲入他的经脉。菲盖特凭借本身的真气一直将毒雾逼在内腑之外,并没有被毒雾所伤,此时,一股浑厚的温和能量融入进他的斗气之中,那正是充满勃勃生机的生生真气,在阿呆的帮助下,他终于成功的将毒雾逼了出来,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黑色的鲜血,顿时舒服了许多。

    周围的护卫们已经又围了上来,但看到菲盖特在阿呆手上,投鼠忌器不敢上前。

    菲盖特有些虚弱的抬起手,道:“都给我住手。”他抬头看向阿呆,感激的一笑,道:“小兄弟,谢谢你。这是怎么回事?”阿呆帮他逼出毒雾的行为已经清楚的告诉他,阿呆并不是来害他的人,否则,刚才阿呆冲到他身前,完全有能力取他性命,而不是帮他逼毒了。

    阿呆歉然道:“对不起,城主大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从佣兵工会接了这个任务以后,就直接把东西给您送来了,谁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

    提罗在提芙雅的搀扶下走了过来,风度尽失的他抹了抹嘴角的血丝,恨恨的看着阿呆,道:“肯定是你搞的鬼,菲盖特爷爷,杀了他。”

    菲盖特看了提罗一眼,道:“世孙,你先别冲动,这件事有些蹊跷,恐怕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这位小兄弟的身手很了得,如果他想暗杀我,根本用不着下毒,何况,这也并不是什么剧毒,只是让人昏睡的千日醉而已,你看看。”说着,他指了指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仆人。

    “哇,爷爷,这样都被您看透了,您好厉害哦。”随着银铃般响起的声音,一个蓝色的身影跑了进来,阿呆定睛看去,只见进来的是一个小姑娘,她比提芙雅要矮一点,但容貌却毫不逊色,流露着一脸狡慧的笑容,蹦蹦跳跳的来到菲盖特身旁。

    提罗看到这美貌的少女不禁一呆,菲盖特皱眉道:“蓉蓉,是你搞的鬼?”

    少女吐了吐舌头,装出委屈的样子,道:“是人家怎么了?人家看您一天到晚老忙公事那么累,想让您好好睡一觉,跟您开个玩笑而已,人家有解药的,千日醉又不会伤身。爷爷,您最疼蓉蓉了,一定不会生气的,对不对。”

    阿呆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少女,喃喃的道:“是你在佣兵工会留的任务?”

    蓉蓉瞪了阿呆一眼,不满的道:“是我,怎么样?你好笨啊,人家的计划都让你破坏了,东西交给爷爷你还不赶快走,结果被识破了吧。”

    菲盖特啼笑皆非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孙女,无奈的道:“蓉蓉,你也太大胆了,居然敢向爷爷下毒,看我不让你爸爸揍你屁股。”

    蓉蓉冲菲盖特做了个鬼脸,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用力的亲了一下,嘻嘻笑道:“爷爷一定不会告发蓉蓉的,您舍得看蓉蓉挨打么?”

    菲盖特叹了口气,道:“真拿你这丫头没办法。今天来了客人,你还这么放肆,不怕人家笑话么?”

    蓉蓉看向提罗,冲他哼了一声,道:“你敢笑话我么?”

    提罗看着蓉蓉娇俏的样子,连声道:“不敢,不敢,原来是孙小姐,在下提罗有礼了。”

    阿呆突然问道:“蓉蓉小姐,如果你的木盒被接任务的佣兵因为好奇而打开怎么办?”

    蓉蓉随意的道:“那就算他倒霉了,谁让他不遵守佣兵的规矩,千日醉又死不了人,顶多睡个十几天而已。”

    阿呆暗叹一声,这贵族的孩子确实不是自己可以理解的,虽然同样喜欢恶作剧,月月却比她好的多了。最起码不会那别人的健康开玩笑。这里再没有他留恋的地方,冲菲盖特微微行礼,道:“城主大人,既然是误会,那我就告退了。”说完,扭头就向外走去。“且慢。”菲盖特叫住阿呆,赞赏的看着他道:“小伙子,你的武技我非常欣赏,有没有兴趣到我这里来做事。”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像阿呆这样功力高深的武者被他发现,哪儿有放过的道理。

    阿呆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了,谢谢您的好意,我自由惯了,不喜欢受到拘束。”说完,继续向外走去,在路过提罗的时候,他清晰的听到提罗对传音道:“小子,你记住今天的事,我会找你算帐的。”阿呆并没有因为他的话有所停留,心道,想杀我的人还少么?多你一个也不算什么?提罗虽然功夫不弱,但还没有被阿呆看在眼里。

    阿呆刚走到门口,菲盖特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小伙子,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么?”

    阿呆催运起体内的生生真气,飘身而起,空气中留下他淡淡的声音,“我叫阿呆。”

    听到阿呆临走时的回答,蓉蓉扑哧一笑,道:“怪不得他人这么呆,原来名字就叫阿呆,这个人还挺有趣的。”

    和蓉蓉的反映正相反,提芙雅在听到阿呆的话之后,全身大震,红润的俏脸瞬间血色尽褪,阿呆,他是阿呆哥,怪不得自己竟然有熟悉的感觉,原来他竟然是自己苦苦寻找未果的阿呆,而且,他竟然已经学成了如此高深的功夫,阿呆哥,原来你还活着。

    提芙雅正是在尼诺小城中的丫头,她当初跟随云母行省总督提尔豪司的夫人回到了总督府后,因为她的聪明乖巧,使总督和总督夫人都对她疼爱有加,并收了她做干孙女改名提芙雅。虽然她从一个小偷变成了另人羡慕的贵族,但是,她始终对小时爱护自己的阿呆念念不忘,她一直记得当初自己对阿呆的承诺,三年前,她十六岁的时候,千方百计争得了总督夫人的同意,带人回尼诺城寻找阿呆。搜寻之中,终于找到了黎叔,但黎叔却告诉她,阿呆在她走后不久就已经死了。听到阿呆的死讯,丫头伤痛欲绝,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后,她才渐渐的恢复过来。也正是那时,总督的孙子提罗喜欢上了俏美的她,在不断的追求之中,丫头终于抵受不住他的苦苦哀求,成为了他的女友。虽然总督和总督夫人一直很疼爱丫头,但她的出身毕竟不好,虽然任由他们来往,但却始终没有提起让他们成婚的事。今天,她和提罗来到杜鲁城拜访菲盖特,在城里当她看到如同乞丐般的阿呆时,就产生了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但随着年龄的变化,阿呆认不出她,她也同样认不出高大魁伟的阿呆了。可没想到,这个曾经被自己施舍的青年,就是分开八年多之久的阿呆。

    提罗并没有注意到提芙雅神色的变化,他的心神都放在了俏美的蓉蓉身上,虽然他也喜欢提芙雅,但高傲的他,总觉的提芙雅的身世配不上自己,而面前这个容貌不在提芙雅之下,又有着高贵身世的蓉蓉已经使他砰然心动,这才是自己最佳的选择啊!

    菲盖特看着阿呆离去的背影,喃喃的道:“此子的武技之高是我生平仅见啊!如此年轻就有这样的成就真是不易,可惜不能为我所用。”

    提罗冷哼一声,道:“刚才我怕杀了他,所以并没有用出师傅的绝技,否则,哼哼。”

    菲盖特看了提罗一眼,心想,此子虽然师承北方剑圣,但过于自负,又心胸狭隘,恐怕难成大气,但顾及到他和云母行省总督提尔豪司的关系,微笑道:“那是当然,北方剑圣的弟子又怎么是他这样的平民可以相比。”

    蓉蓉听了菲盖特的话,惊讶的冲提罗道:“原来你是北方剑圣的弟子啊!听说,剑圣可是大陆上对武者的最高称号了。”

    提罗傲然道:“那是当然了,恩师他老人家有通天彻地之能。”

    蓉蓉扑哧一笑,道:“可惜啊,你老师的本领你没学到多少啊!连那个傻呼呼的佣兵都打不过。”

    提罗眼底闪过一丝怒色,但看到蓉蓉娇笑的样子,还是忍住了,恨声道:“总有一天,我会让那小子知道我的厉害。”面对美女他发作不得,但心中对阿呆的怨恨却更加深了。

    蓉蓉看向提芙雅,惊咦一声,道:“姐姐,你怎么脸色这么不好啊!是不是刚才也中了千日醉,我这里有解药,你要不要吃一颗?”

    之前他们的对话提芙雅都没有听到,她的心神完全放在已经离开的阿呆身上,听到蓉蓉问她,她摇了摇头,道:“谢谢,我没中毒,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而已。菲盖特爷爷,对不起,我想先去休息了。”

    菲盖特关心的问道:“不舒服么?我找大夫帮你看看吧。”

    提芙雅摇了摇头,道:“谢谢您,我想不用了,也许是赶路累了,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菲盖特歉然道:“都怪蓉蓉这丫头,让你受到了惊吓,提罗啊!你就代我好好照顾你妹妹吧。”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