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魔法师工会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银色金身的能量运转,阿呆飘然而起,在漆黑的深夜中,向着天金帝国的方向上路了。带着些寒意的夜风不断的拍打着他的身体,使阿呆的精神始终保持在最清醒的状态,微风扶面的感觉是那么的写意,想到再过不久就能见到哥里斯老师了,阿呆心中不禁一片火热。迈动的步伐更加有力了。

    正走着,突然他看到不远处的天空中亮了起来,一个红色的火球升入高空,爆出大片的火星,看上去异常绚丽。阿呆心中一动,那火焰看上去并不是魔法,而好象是焰火,普岩族好象不应该有焰火这种东西存在才对啊!

    带着疑惑的心情,阿呆加快速度,朝着焰火升起的地方飞驰而去。他还没有临近,就清晰的感觉到空气中的魔法波动,魔法元素似乎都异常狂躁似的,前面的一个山包后,不断的闪烁着各种颜色的光芒,明显是有魔法师在互相攻击。阿呆飞身而起,几个起落已经攀上了山包,凝目下望,顿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在山包下,两拨魔法师正在互相攻击着,他们中大多数都是火系和风系的魔法师。各种颜色的火焰和风刃不断的在空中碰撞交错着。靠近山包的一方处于劣势,他们有六个人,虽然单体的魔法水平都不弱,但人数上却明显少于他们的敌人。在他们对面,是十三名魔法师,他们正在不断的发出攻击魔法,攻击着六名魔法师一方布下的防御结界,看他们使用魔法的威力,似乎要至那六名魔法师于死地似的。周围的植物被魔法的余波*及,方圆数百米之内,几乎变成了一片焦土,到处都有着火烧、冰冻之类的魔法痕迹。

    阿呆心中暗想,刚才空中的火焰应该是弱势一方求助的信号吧。大陆上的魔法师数量非常稀少,在这里怎么会出现如此之多呢?而且这些人还以命相搏。虽然他们互相攻击和自己并没有没关系,但不论是那一方赢了,他们的敌人必然会受到重创,这又是何苦呢?

    想到这里,阿呆心中的善念作祟,决定弄清楚事情的始末,他用生生变幻化出一面黄绿色的能量盾,飞身而下,魔法的余波根本无法伤害到他在能量盾保护下的身体,几个起落,已经落到了两团魔法师的中央,大喝道:“住手。”

    两边的魔法从阿呆头上飞过,阿呆全身散发出强烈的白色光芒,一拳朝空中的魔法轰去,庞大的生生斗气爆发而出,轰然巨响中,顿时炸出满天光雨,两边魔法师的攻击都停顿了下来,茫然看着中央这不知是敌是友的青年。

    阿呆身体微微一晃,刚才这一击几乎是同时和十名魔法师对抗,这些魔法师的水平虽然不算高,但联合起来的魔法攻击产生的反震之力还是使他体内的真气微微有些波动。见双方停止了攻击,阿呆松了口气,高声问道:“大家都是魔法师工会的人,你们这又是何必呢?”

    人多一方为首的魔法师冷笑道:“这是我们魔法师之间的事,和你无关,赶快离开,否则,别怪我们魔法无情了。”虽然他也看出面前青年的不凡,但依仗着人多也并不在意。

    人少的一方一名水系魔法师道:“他们才不是工会中人呢?他们都是想自立门户的叛徒。小兄弟,他们可是魔法师中的败类。你帮我们消灭了他们,魔法师工会不会忘记你的好处。”他们现在是弱势的一方,刚才阿呆表现出的强大实力他们自然都看在眼中,只要能将阿呆拉拢到他们一方,或许还有一丝胜利的机会。

    人多一方的魔法师们顿时大怒,纷纷叫嚷起来,“你们才是叛徒,我们是正宗的魔法师工会成员……”在相互喝骂之中,双方又开始吟唱起魔法,看上去,似乎就要进行下一轮攻击了。

    阿呆皱了皱眉,大喝一声,“住手,谁说与我无关,我也是魔法师。”说着,念动火焰术的咒语,深蓝色的魔法火焰出现在他右掌之中。先前他用武技破除双方的魔法攻击,众魔法师都清楚的看到了,此时一见他竟然用出魔法,都吃惊的看着他。人少的魔法师中有一人突然叫道:“啊!这位先生,您是不是叫阿呆?”

    阿呆一楞,道:“你怎么知道?”

    那名魔法师没想到自己竟然蒙对了,顿时变得异常兴奋,“太好了,太好了,既会魔法又有强大的武技也只有您能做到了。阿呆长老,您快帮我们消灭掉他们,他们都是魔法师工会的叛徒。”一听他叫阿呆长老,另一方的魔法师顿时变了脸色,无论是谁都明白,魔法师工会的长老至少有着魔导士以上的实力,而他们这些魔法师,最高级别的,也不过就是大魔法师而已,等级的差别决定着魔法师之间不可逾越的距离。一个魔导士如果魔法控制得当,足可以对付十名大魔法师了。

    阿呆听人少一方叫他长老,这才意识到自己在魔法师工会的身份,飘身而起,落在人少一方的魔法师们面前,问道:“你们为什么动手啊?他们怎么成了叛徒,难道是落日帝国的魔法师么?”在他心中,只有落日帝国中那些被金钱收买的魔法师才有可能背叛工会。

    那名认出阿呆身份的魔法师恨声道:“他们不是落日帝国的,而是天金帝国拉尔达斯手下的人。长老,快帮我们消灭他们吧。”

    人多一方的魔法师相互商量了几句什么,突然十几人一起快速的念动咒语,在咒语的催动下,各系攻击魔法骤然而出,向阿呆这边攻了过来。阿呆身旁的魔法师们吓了一跳,赶忙念起防御咒语,惟恐被对方的攻击魔法波及。

    阿呆还没有把事情搞明白就莫名其妙的受到了攻击,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怒意。双手在空中一圈,用生生变幻化出一面更大的盾牌,虽然面积大了会造成能量分散,但生生变本身就是魔法的克星,以他现在的功力,自然能够抵挡住那些扑面而来的魔法攻击。各系的魔法攻击在阿呆的防御盾上炸出大片绚丽的色彩,却根本无法造成任何伤害,阿呆身后的魔法师们所布置的防御结界全成了摆设。当绚丽的魔法光芒消失之时,阿呆和身旁的魔法师们发现,对方那十几个魔法师已经离开原地,他们的身影在加速术的作用下,正快速的原理着。原来,他们见自己的敌人来了强援,商量后决定以进为退,发出一波强有力的攻击后,立刻撤离了。

    阿呆阻止身旁想追击的魔法师,在没有弄清楚之前,他是不会轻易将任何一方看做自己的敌人。他拉住认出自己的魔法师问道:“别追了,他们人多。你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是魔法师,为什么要相互攻击?”

    那名魔法师道:“长老,我叫艾尔,刚才我不已经告诉您了么,他们是拉尔达斯的人。”

    阿呆挠了挠头,道:“拉尔达斯?这个名字听着有些耳熟,但我却想不起来了。我加入工会时间不长,你能不能说清楚一些。”

    艾尔楞了一下,看了看远方渐渐消失的魔法师,叹了口气,解释道:“拉尔达斯就是天金帝国的国师,大陆上除教廷外的三大魔导师之一,擅长火系魔法,在天金帝国有着非常崇高的地位。当初,本来大陆上所有的国家的魔法师都归咱们工会掌管。但自从出了拉尔达斯这个家伙以后就改变了。他比起落日帝国的首席宫廷魔法师比因落格还要霸道,仗着自己强大的实力,竟然将天金帝国旗下所有的魔法师都划归他自己管辖之内,并自称为魔法师工会的会长,所以,大陆上就出现了两个魔法师工会,当然,咱们的工会才是正宗的。刚才那些人就是拉尔达斯的手下,本来我们是奉了会长大人的命令,要去亚金族采购些魔法矿石的,谁知道在这里遇到了刚才那些自以为是的混蛋,他们自称,他们的魔法师工会才是正宗的,我们自然要反驳,一言不和,双方就动起手来。谁知道他们丝毫不讲道理,十几个人同时攻击我们,所以我们才处于了被动,多亏您及时赶到,否则,我们恐怕就要死在这些卑鄙的家伙手中了。”原来,魔法师工会在拉尔达斯出现后分成两派,拉尔达斯虽然实力超群,但毕竟没有原先的魔法师工会的根基深厚,他手下只有两名达到魔导士级别的魔法师,而卡里这边的魔法师工会,包括卡里在内,有十名魔导士,双方的实力相差不多,一直都是对立的。卡里这边,也就是最原始的魔法师工会,主要力量都集中在华盛帝国,而拉尔达斯的势力主要集中在天金帝国,落日帝国的魔法师由于被黑暗势力所影响,一直都是双方不屑拉拢的,而索域联邦中的魔法师就成了他们争夺的对象,到现在为止,一直是卡里一方凭借着人数的绝对优势,占据着些许上风。

    听完艾尔的叙述,阿呆不禁感觉到有些头疼,这争权夺利的事让他非常厌烦,不禁苦笑道:“既然大家都是魔法师,又何必分什么彼此呢?大陆上的魔法师数量本就不多,再自相残杀下去,不是更会影响到魔法师在大陆上的地位么?”

    艾尔皱眉道:“长老,这些事可不是我们这种普通魔法师能管的,有机会,您还是和卡里会长去说吧。我们在附近还有不少人,刚才放出了信号,估计他们也快赶过来了,只要人齐了,就不怕拉尔达斯的那些手下。长老,您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啊!不如带领我们追击吧。”他怎么也不明白,这个年轻的长老竟然会为那些叛徒说话,两个工会之间的矛盾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岂是那么容易放弃的。

    阿呆见他们对天金帝国的魔法师如此仇视,也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目的地,只得道:“我在大陆上游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们。追击的事就算了吧。他们既然已经走了,又何苦纠缠下去呢。”

    艾尔笑道:“既然您这么说,那就算了。对了,反正您也没什么事,就和我们一起去亚金族吧。再遇到那些混蛋也好有个照应,咱们工会在那里的人老受到拉尔达斯的手下骚扰,只要您去了,咱们在那边的实力就更强了。雨渊、风致、古天三位长老也在那里,您不想和他们聚聚么?”两个魔法师工会对索域联邦中的魔法师都格外重视,分别在索域联邦的魔法师集中地——亚金族,保留了强大的实力,随时准备接受来自对方的挑战。

    阿呆现在只想赶到迷幻之森去见哥里斯,怎么能在因为其他事耽误呢,赶忙拒绝道:“我不能跟你们去了,还有些重要的事去做,既然有三位长老在那里,我去不去也无所谓。天色不早了,我不能在这里耽搁了,你们保重吧。”说完,不再给艾尔有纠缠的机会,催动生生真气,飘身而起,朝着北方的天金帝国方向而去。看着阿呆离去,艾尔不禁喃喃的说道:“这个年轻的长老可真怪,一点长老的样子都没有。不过,他毕竟救了我们,算了,既然他不去,咱们就赶快和自己人汇合吧。对了,听说这位阿呆长老还有召唤龙的能力,真想见识见识。”

    精灵森林、精灵之城的精灵古树中。

    星儿经过精灵古树和精灵之湖的灵气条理,体内的精灵王血脉终于恢复了正常,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精灵古树中母亲的房间内。感受着周围的勃勃生机,星儿全身说不出的舒畅。叹息道:“终于回家了,回家的感觉真好啊!”

    “现在知道家里好了?当初你要是不调皮,能闹出这么多乱子么?你可知道,这两年来,妈妈有多担心你。”精灵女王拍动着翅膀飞到女儿的床前,虽然嘴上说着责怪的话,但因为女儿的恢复,她脸上流露出难以掩饰的喜悦之情。

    看到母亲那憔悴的面容,星儿的眼睛顿时红了,她挣扎着坐了起来,投入到精灵女王怀中,深情的叫了声:“妈妈——”哽咽着哭了起来。母亲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星儿完全沉浸在精灵女王的母爱之中,她终于回到母亲身旁了。

    精灵女王轻轻的抚摩着女儿的秀发,柔声道:“好了,宝贝,别哭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以前的事妈妈不怪你,但今后一定要听妈**话。你现在虽然年龄还小,但你肩上的担子却不轻,还有许多东西需要学习,今后好继承妈**王位,将咱们精灵族顺利的发展下去,保住咱们这一片乐土。”

    星儿贴在母亲的怀中,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妈妈,以后星儿一定听您的话,再也不离开您了。都是星儿不好,让您担心了。”

    精灵女王看着似乎懂事了许多的女儿,满足的笑了,“这次真的是好险啊!如果不是阿呆最后及时将你送回来,咱们精灵族的精灵王血脉可就断了。”

    星儿娇躯一震,抬起头来,有些焦急的问道:“妈妈?阿呆哥哥呢?”

    精灵女王眼神一黯,叹息道:“他已经走了,送你回来后,当晚他就和岩石兄弟离开了精灵之城,只留下了一句话。阿呆真是个好孩子,他为我们精灵族付出的实在太多了。足足两年的时间,他一直因为我们的事而奔波。人类的寿命非常有限,又能有多少个两年呢?妈妈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他才好。虽然阿呆的容貌并不英俊,但他的心却是人类中最善良的。他将是我们精灵族永远的朋友。”

    “什么?阿呆哥哥已经走了。”星儿失声惊呼道。她猛的从母亲怀中挣扎出来,拍动翅膀就要飞出去。

    精灵女王一把拉住女儿的手臂,皱眉道:“星儿,你干什么?阿呆他十几天前就走了,你追也追不上的。”

    星儿痴痴的被精灵女王拉回床上,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之中,喃喃的说道:“阿呆哥哥走了,他就这么走了?他为什么不等我醒过来啊!”

    精灵女王看着星儿迷离的目光,心头一震,“星儿,你,你不会是喜欢上阿呆了吧。”

    星儿原本已经恢复红润的俏脸变得异常苍白,轻轻的点了点头,哽咽道:“妈妈,你知道么?在星儿最无助的时候,是阿呆哥哥冲进牢笼中救我。当他告诉我,他是受了你的嘱托来救我的时候,星儿的心情是多么激动啊!你说阿呆哥哥不英俊,那是不对的,在星儿眼中,那一刻的阿呆哥哥是世界上最英俊的人。和他相处的一个多月中,他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我。为了救大家,他多次以身犯险,他那伟大的情操是谁也没法比拟的,他表现出的实力是如此的强大,只要有他在星儿身边,星儿就会被安全感包围,无论面对什么,星儿都不会害怕。后来,当我们从教廷向精灵森林赶路的时候,星儿体内的精灵王血脉已经就要枯竭了。在昏迷之中,我感觉到自己快不行了,精灵王血脉的能量正在渐渐离我远去,就在这时候,我清晰的听到阿呆哥哥的鼓励,正是他不断的鼓励才能让我坚持下来,坚持回到这里保住了精灵王血脉。妈妈,阿呆哥哥走了,他将星儿的心也带走了啊!难道,难道他不值得我爱么?”

    精灵女王沉默了,她并不是一个不开明的母亲,她清楚的知道,如果换做自己是星儿,恐怕也会毫无保留的爱上善良的阿呆。但是,星儿是精灵族的公主,她的生命已经不完全属于她自己,为了保证精灵王血脉的纯正,维持这一片乐土的延续,精灵王一族是绝不能与外族通婚的。

    轻叹一声,精灵女王将星儿搂入怀中,柔声道:“孩子,妈妈明白爱一个人的滋味,阿呆也确实值得你爱。但是,妈妈要郑重的告诉你,这份爱,你只能埋藏在心底。你也知道,你是妈妈唯一的继承人,下一任的精灵女王,你和阿呆是没有可能结合的。就算你一切都不计较,不计较年龄的问题,不计较种族之分,但是,为了精灵族上万族人,你也不能和阿呆在一起啊!我们精灵王一族,就是要为精灵族付出全部的,不能因为自己而影响到整个种族的传承,你明白么?”

    星儿的娇躯剧烈的颤抖着,母亲的话像一柄尖刀,深深的刺痛着她的心灵。她知道母亲所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但是,这些却都无法改变她对阿呆的思念,她只能用不断的哭泣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情感。

    良久,星儿哭声收歇,她缓缓的抬起头,美眸因为哭泣已经变得红肿了,痴痴的道:“妈妈,为了族人而放弃我的至爱,真的值得么?”

    精灵女王怎么也没想到女儿会有这种想法,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严厉的道:“星儿,这不是值得不值得的问题,这是不能相比的。为了我们的族人,你必须放弃对阿呆的感情,你明白么?精灵族的历史你应该知道。我们的一位先王就因为爱上了人类,而险些断送了整个精灵族,最后,她被精灵族长老联手施以灵魂忘却魔法,才恢复了正常。难道,你也想让妈妈对你使用这个魔法么?它会减少你百年寿命啊!而且忘记一切的痛苦未必是你能够承担的。”

    星儿的娇躯微微颤抖着,她用力的摇了摇头,道:“妈妈,我明白了,为了族人放弃一切,为了族人放弃一切。您不用对我用灵魂忘却。我只有一个要求,我想让阿呆哥哥的身影始终保留在我的内心深处,星儿不能和阿呆哥哥结合,但我却可以悄悄的爱他,祝福着他。这是星儿唯一的心愿了。”

    精灵女王终于明白为什么阿呆会选择离开了,女儿对阿呆的感情竟然会有如此之深,这是她也没有办法改变的。她清楚的知道,精灵族的感情是最专一的,只要爱上一个人就很难发生变化,现在,她也只有希望时间能冲淡一切,星儿还小,还不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也许百年之后,她能将阿呆这个人忘记吧。

    经过五天的跋涉,阿呆终于穿过了大草原,进入了天金帝国的杜鲁行省。他现在什么也不愿意去想,离迷幻之森越来越近了,就要见到哥里斯老师,阿呆的心沸腾了,几乎毫不停留的赶着路,仅仅一天时间,他已经赶到了位于杜鲁行省中央的首府——杜鲁城。

    见识过日落那样的大城以后,杜鲁城在阿呆眼中,只是一个很小的城市,面积不过几千平方公里而已。赶了一天路,阿呆已经感觉到有些疲惫了,虽然天近傍晚,但杜鲁城内仍然非常热闹。阿呆摸了摸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存货的肚子,真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吃一顿。五天前遇到的魔法师破坏了他原本的打算,在知道天金帝国的魔法师工会和大陆魔法师工会并非一体后,他已经打消了去领取月俸的念头。可是,他从亚琏族带出的食物已经都吃干净了,身上又分文皆无,谁会给他吃的呢?阿呆心中一阵无奈,感觉上仿佛又回到了尼诺小城时那种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难道,自己真的要堕落到再次牵鱼来维持生计么?不,不论如何我也不能再做小偷了。哎,先休息休息,然后看看有没有地方需要工人,赚些钱,再回迷幻之森找哥里斯老师。一边想着,他走到一条偏僻的小路旁坐了下来。已经有不短时间没洗澡了,身上的怪味连他自己都感觉到有些难受,看着有些破损的布衣,阿呆无奈的摇了摇头,靠在背后的墙壁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脑中陷入一片茫然。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叮叮叮的几声轻响使阿呆从茫然中回神,他发现,自己面前的地上多了几个铜币,抬头看去,只见自己身前多了一男一女,那女子身高在一米七左右,大约十八、九岁左右的样子,有着和自己相同的黑发黑眸,容貌秀丽,身上穿着华丽的粉色衣裙,正目光柔和的看着他。她小手挽着身旁男子的臂弯,见自己看着他,声音柔和的说道:“拿这些钱去买几个馒头吃吧。你一定很饿了吧。”

    看着她那柔和的目光,阿呆不禁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自己竟然已经沦落到被人当成乞丐的地步,哎——,难怪玄夜会看不起自己,也许自己一生就是这种卑微的命运吧。那少女见阿呆没有反应,以为他嫌钱少,又从怀里掏出一把铜币,蹲下娇躯放在阿呆脚旁。阿呆看到两束似曾相识的澄澈目光,那柔和的目光中充满了善意。少女柔声道:“这些应该够你花几天的。看你年纪不大,还是找些正经事去做的好,乞讨也不是办法啊!”

    和少女一起的男子大约二十几岁,身材高大,一身白色的贵族服饰象征着他高贵的身份,金色的长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眉宇间带着一丝傲气,腰间悬挂着一柄装饰华丽的长剑,身上流露出不弱的气势,显然有着一身不凡的武技。他有些嫌恶的将少女拉了起来,“芙雅,咱们走吧,你和这乞丐说那么多干什么?他要是肯努力,会沦落到现在这样子。”

    少女眼含歉意的看了阿呆一眼,再次挽起那男子的臂弯,两人朝远方而去。阿呆隐约的听到少女说:“你怎么老是这种态度,人家也不是天生就愿意做乞丐的,难道,你忘记我以前的遭遇么?能帮就帮一点吧。”

    男子道:“天下小偷、乞丐那么多,你都要帮,帮的过来么?你呀,就是太善良了,快走吧,城主还等着咱们去吃饭呢。”一边说着,两人已经渐渐远去。阿呆感觉到自己的神志有些迷糊,少女柔和的声音和眼眸的澄澈看上去是那么熟悉,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呢?自己绝对不会认识这种贵族少女的,她和月月一样,都有着自己高不可攀的身份。拣起地上一玫玫冰凉的铜币,铜币上似乎还留存着少女手间的余香。阿呆将铜币托在掌心上,那十几玫铜币也似乎在嘲笑着他似的。“乞丐,我又升级了,从小偷变成了乞丐。”阿呆随手一甩,手中的十几玫铜币带起十几道微弱的寒光,在一片咄咄声中,钉入了对面的墙壁之中。他看了一眼少女离去的方向,背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怀着落寞的心情,阿呆在杜鲁城的大街上缓慢的游荡着,已经是晚饭的时间,道路两旁林立的酒楼中不断飘出阵阵香气,饥饿的感觉不断刺激着阿呆,不知不觉间,他走到了一个高大的建筑前。无意中抬头看去,只见建筑上雕刻着佣兵的徽章。阿呆心中一动,自己虽然不能去魔法师工会领取月俸,但自己还是个佣兵啊!以自己的功力,接一些简单的任务,应该是很容易完成的。想到这里,他直接走进了佣兵工会之中。

    由于天色以晚,佣兵工会中并没有什么人,阿呆直接走到柜台之前,准备接个任务。

    柜台后面站着一名妙龄少女,她看到阿呆落魄的样子,不屑的说道:“你也想当佣兵么?做佣兵可要有本事才行。”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