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离开教廷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听着玄夜冰冷的声音,阿呆心中一凉,但他还是鼓足勇气问道:“玄夜……祭祀,我想问一下,月月她现在还好么?”

    玄夜眉头一皱,猛的转过身,眼中射出凌厉的光芒。在他气势逼人的注视下,阿呆不禁低下了头。玄夜有些憎恶的道:“我女儿她很好,用不着你关心。阿呆,你要记住,我女儿和你是不一样的,她现在潜心修炼神圣魔法,我不希望她受到什么打扰,等你伤好了以后,请尽快离开教廷。你放心,天罡剑圣定下的五年之约我没有忘。到时候,如果你真的能打的赢我再说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阿呆心中陷入一片冰冷之中,身体微微的有些颤抖,他知道,月月就在教廷之中,也许,和自己只有几个房间的间隔,但是,玄夜的话却将他的心完全封死了。玄夜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自己和月月根本不是同一类人,月月是教廷红衣祭祀的女儿。可自己呢?自己又算什么?他自怨自艾的想着,心头不禁阵阵抽痛起来,和月月在一起的一幕幕不停的在他脑中闪现着。月月,我真的好想你,好想去找你啊!可是,我真的能去找你么?我不能啊!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们是不合适的。阿呆痛苦的抓着床沿,良久不能释怀。

    第二天一早,玄夜带着阿呆五人再次来到了祈神殿,教皇和审判长玄远都在等候着他们。

    教皇看到阿呆几人到了,顿时流露出和煦的微笑,“休息一晚,精神果然好多了。阿呆,今天找你们来,主要有两件事,希望你们能慎重考虑。第一件,我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看看你们愿不愿意加入教廷,虽然你们修炼的并非教廷的功法,但是,我很欣赏你们,希望你们能加入到我们光明一族之中,在教廷内,你们会得到更好的修炼机会。”

    五人同时一楞,卓云毫不犹豫的说道:“对不起,教皇大人,我们精灵族是不会加入任何组织的,只有精灵森林才最适合我们。”在她心中,教廷根本没有任何地位,当她和她的族人受苦之时,这些自诩最接近神的人又在什么地方呢?即使真的有神,也和他们精灵族无关,她现在只想尽快护送星儿回到精灵族中。

    教皇点了点头,看向阿呆和岩石兄弟,问道:“你们呢?”

    阿呆心中不断的挣扎着,昨天玄夜的话对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使他心中充满了自卑,此时听到教皇愿意让他加入教廷,心中不由得一动,一旦他成为教廷中的一员身份自然不同,就很有机会能和玄月在一起相处,一想到可以再见月月,他的心就火热起来。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天罡剑派的一员,又怎么能够加入教廷呢?之前在落日帝国经历的一切依然在目,如果不是教廷的庇护,落日帝国的黑暗势力怎么敢那么猖獗,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玄夜,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教皇大人,我不能加入教廷,星儿公主身上的精灵王血脉已经很微弱了,我们必须要赶快将她送回到精灵森林中,这次来,也是向您辞行的,再次感谢您之前的救命之恩。”

    教皇看着阿呆落寞的神情皱了皱眉,叹息道:“人各有志,我不会勉强你的,只是希望你能成为教廷的朋友。”

    阿呆还没有回答,岩力却抢着道:“只要你们教廷不维护那些黑暗势力的混蛋,我们又怎么会成为你们的敌人呢?”

    岩石拉了自己的兄弟一下,冲教皇道:“对不起,教皇大人,我这个兄弟太冲动了。请您原谅。”别说这里是教廷的地盘,单是祈神殿中这三个大陆上叱咤风云的人物也不是他们能对付的,教廷对大陆上各个势力的态度暧昧,岩石心中不无顾虑。

    玄远听了岩力的话,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看到自己大哥吃瘪,向来是他最兴奋的事。何况,他也很痛恨那些落日帝国的败类。

    教皇并没有因为岩力的话而发怒,只是叹了口气,道:“在这个问题上,教廷确实有错,落日帝国的先人和教廷渊源很深,所以,我们自然要关照他们一些,不过,这几年他们确实闹的太厉害了,我会处理的。那这么说,你们也是不愿意加入教廷了。”

    岩石不卑不亢的道:“是的,我们兄弟是普岩族人,也许别人不知道普岩族的历史,我想,您应该清楚吧。”

    教皇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连玄远的神色也凝重起来,普岩族的历史非常神秘,教皇也是上回听了玄月说起后,才在教廷的古籍中找到了关于他们的记录,他深深的知道普岩族千年以来所受到的苦难并不是三言两语可以化解的,声音中带着些歉意,教皇道:“普岩族的事我知道,但是,当初的形势很微妙,好不容易将邪恶的势力清除,神羽陛下怕节外生枝,所以,才只有委屈普岩族了。”

    岩石和岩力都没有再说话,但是,他们的眼中都流露出愤愤不平的神色。阿呆忍不住道:“为什么要委屈普岩族?当初普岩族出的力应该是最大的才对。”教皇长叹一声,道:“那时,大陆的地域几乎都已经重新划分了,那些各族的人好不容易帮助神羽陛下消灭掉魔神,又怎么肯将自己的领土放弃呢?你们也知道,普岩族最早的疆域有多么广阔,如果全都归还给他们,恐怕他们也无力管理吧,而且,大陆上也许会因为争夺地盘再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在这件事上,教廷只能向普岩族说声抱歉了,但是,我认为,当初神羽陛下的选择并没有错。好了,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既然你们都不愿意加入教廷,我也不勉强。还有第二件事,是关于冥王剑的。阿呆,能把你的冥王剑给我看看么?”

    阿呆心中一惊,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右手按在胸口处,警惕的道:“教皇大人,我是不会将冥王剑交给您的。当初,在天罡山上和玄夜祭祀打赌,我已经赢了,我不管冥王剑的来历是什么?我只知道它是我叔叔留给我的遗物。”

    教皇微笑道:“阿呆,你先不要紧张,我又没说要你的冥王剑,我只是想看看而已,这天下至邪的宝物,谁不想见识一下呢?”

    阿呆一楞,有些疑惑的道:“您真的不会收走冥王剑么?”

    玄夜斥道:“教皇大人是什么身份,用的着骗你么?”听到玄夜冰冷的语气,教皇不禁不满的看了他一眼。玄夜这才低下头,没有说下去。

    阿呆由于了一下,才解开自己的外衣,露出里面的冥王剑,连剑囊一起解了下来,走到教皇身前,一咬牙,将剑囊递了过去。

    教皇接过剑囊,淡淡的白色光芒从他体内散发而出,将剑囊完全包裹住,轻轻抚摩着剑囊上熟悉的神圣咒文,他缓缓的将冥王剑连鞘抽了出来。在他那充满神圣气息的能量包裹下,众人并没有感觉到邪恶的气息,玄远的目光落在冥王剑上,看着白色光芒里那团淡淡的灰色气体,不禁赞叹道:“好剑。不愧是天下至邪。尚未出鞘已经有如许威势,看来,应该是上品神器了。怪不得当初冥王能凭借它成为天下第一杀手。”

    教皇点了点头道:“不但是上品,而且是上品中的上品。这本就是不应该存在于大陆的神器啊!”

    阿呆有些无法理解的看着教皇和玄远,在别人口中,冥王剑都是邪恶的代表,怎么到了他们嘴里,到变成什么上品神器了。

    教皇冲阿呆道:“我们并没有说错,这确实是一件神器,据教廷的典籍记载,当初第三任教皇得到此剑的时候,就确定他是神界或者魔界掉落在人间的兵器,也许,真的像它的名字一样,是冥王的配剑。”一边说着,他将剑囊中的两张羊皮取了出来,看也不看那张记载着剑法的羊皮,而看向那张什么也没有的怪异羊皮。教皇喃喃的念了几句咒语,一道金色的光芒从他指尖射出,金光将羊皮完全包裹住,教皇高声吟唱道:“伟大的天界之神啊!请允许我,借用您无尽的神力,得到您的指引吧。”羊皮飘飞而出,悬浮于空中,教皇眼中光芒大放,双手在胸口处结成一个手印,一股湛然的白色光芒从手印中射出,直奔祈神殿的天使雕像胸前。天使雕像亮了起来,将教皇发出的白色光芒完全吸收,它似乎活过来似的,那不知道用什么材质雕刻而成的巨大身躯竟然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天使眉心处的神徽光芒亮起,一道绚丽的七彩光芒骤然射向羊皮,羊皮轻微的一震,空白的羊皮上,渐渐显现出一行行金色的文字,文字虽然有些模糊,但也勉强能辨认的出,一个个正方的字体出现,包括教皇在内,谁也无法辩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些怪异的文字,阿呆竟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大脑中陷入一片空白,以前曾经出现过的模糊影象快速的闪过,他拼命的想看的清楚些,却怎么也无法辨别。那闪过的图象非常模糊,似乎有很多人在闪动似的。

    教皇轻叹一声,收回射出的白色光芒,天使雕像重新恢复寂静,羊皮缓慢的飘落到教皇的手中,他看了阿呆一眼,道:“据第三任教皇在典籍中留下的记载,这羊皮上所显示的应该是神的文字,如果能破解这些文字的秘密,冥王剑的来历也许就清楚了。”

    羊皮上的文字消失,阿呆的心神也恢复了正常,他不断的思索着,却一无所获。胸中突然对冥王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厌恶感,阿呆完全陷入呆滞之中。教皇以为阿呆是因为刚才的神迹而惊讶,微笑道:“孩子,以后你就是着冥王剑的守护者了。此剑过于邪恶,还是少用为妙。”说完,将羊皮和冥王剑都放回剑囊之中,递到阿呆手里。

    下意识的接过冥王剑,那冰冷的邪气将阿呆从呆滞中惊醒,看着剑柄上那颗带有妖异气息的黑色宝石,阿呆有一种想将它扔出去的冲动。深吸口气,勉强抑制住内心的烦躁,他重新将冥王剑背回身上。喃喃的说道:“您就这么相信我么?”

    教皇道:“邪恶的反面是善良,只有善良之人才能克制住这天下至邪之物。昨天你从重伤中清醒的时候,最先呼唤的是自己朋友的名字,仅从你把朋友的生命看的比自己还重这点,我就知道,你绝对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阿呆点头道:“教皇大人,谢谢您的信任,冥王剑下,只会斩杀邪恶之人。这是我对您的保证。如果您没有别的事,我想,我们也该离开了。”每在这里多停留一刻,他想见玄月的冲动就加深一分,也许只有离开教廷,才能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教皇看着阿呆心事重重的样子,微微颔首道:“好吧,今后有什么需要教廷帮助的地方,您尽管来这里。我们会尽力帮你的。千年的劫难,也许就需要你去化解,时间已经不多了。前路坎坷,一切小心。审判长,你送送他们吧。”

    玄远应了一声,带着阿呆等人出了祈神殿。

    看着阿呆等人离去,玄夜走到教皇身旁,低声道:“父亲,您真的不借此机会收回冥王剑么?那可是教廷先祖传下来的啊!”

    教皇皱了皱眉,道:“夜儿,我一直把你看的很重,你的表现也没有让我失望。怎么能如此短视呢。冥王剑虽然重要,但和千年大劫比起来却是微不足道的。今天阿呆的神情有些不对,你是不是对他说过什么?”

    玄夜心中一凛,道:“父亲,我总觉的阿呆并不像救世主。当初神羽陛下是多么睿智啊!可他却是个傻小子,也许,月月当初只是为了帮他开脱才那么解释的。他能有今天的本事,几乎全是运气所至。”

    教皇长叹一声,道:“孩子,你怎么和为父的想法相差如此之远?我尽量去拉拢阿呆,而你却将他向外推。运气?你以为运气是什么人都能有的么?那是天神指引的结果,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固然和运气有关,但他自身的性格和努力也改变了很多东西。从现在开始,我要求你,今后无论什么情况下,绝对不能与他为敌。暂时不用派人去监视他了,我想,如果他真的是救世主的话,在神圣历千年之前必然会有所表现。你最近的修为进步的有些慢了,应该多加努力才是,否则,也许以后你还不如自己的女儿。”说完,金光一闪,教皇消失在祈神殿之中,只留下有些呆滞的玄夜。

    走出殿外,玄远放慢脚步,“阿呆,我问你,那招雷电交轰是不是天罡剑圣传授给你的?”

    阿呆觉的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点头道:“是的。是师祖教给我的。”

    玄远道:“如果同样一招,由天罡剑圣用出来,其威力和你相比,会大多少?”

    阿呆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我没见师祖他老人家用过。不过,师祖传授我的生生变我修炼到了第二变和第三变之间,师祖他老人家说,功力越深,所能引来的天雷威力也就越大,他老人家的生生变已经修炼到了第六变,我想,威力应该比我大的多吧。”

    玄远心中暗叹一声,他明白,以自己现在的功力和天罡剑圣是无法相比的,即使是阿呆用出的雷电交轰他应付的都如此困难,如果由天罡剑圣亲自使用,其威力是无法想象的,恐怕就是自己的大哥也未必能接的下,自己更是必然会饮恨在天雷之下。“如果你再见到天罡剑圣,告诉他,教廷的审判长玄远有机会会去向他请教。”

    阿呆虽然不太明白玄远的意思,但他还是点了点头,一想起为自己几乎付出一切的天罡剑圣,他的眼睛不禁红了起来。

    玄远道:“你们下山以后,一直朝东南方向前进,就能到达天元族领地了。阿呆,雷电交轰那招你现在还无法控制,今后在功力未补之前,还是少用为妙,再有一次经脉断裂,恐怕教皇也救不了你,明白么?”

    阿呆一想起那天阴阳双雷碰撞产生的能量,不由得一阵心悸,深以为然的点头道:“您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玄远看向岩石兄弟,从怀中掏出一本薄书,递了过去,“之前由于我的失误,险些让阿呆丧命,这算是给你们的赔礼吧。阿呆的功力已经用不着我指点了,天罡剑派的功夫很正宗,只要努力修炼,会渐渐有所提高的。你们两个的功力虽然在年轻人里也算不错,但学过的东西太驳杂,会影响到你们今后的成就,这本书上,记载的是我的神御斗气的修炼方法,应该比较适合你们。好好修炼,争取把自身的杂乱真气转化。放心,这修炼方法是我师门绝技,和教廷没有任何关系。”

    岩石接过薄书,心中一阵激动,他们兄弟一直对这个看上去很孤僻的老头没有好感,没想到他竟然会将自己的绝学相授。他们本身修炼的是普岩族的一种真气,并不算很高深,由于他们并非天罡剑派的弟子,所以席文当初只是指点了他们一些斗气修炼的诀窍和普通的招数应用。但是,没有雄厚的斗气做基础,就算招数再好也没有用,他们一直渴望着能够学习一种上乘真气,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实现了。

    岩力有些不解的道:“我说审判长,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您想收我们为徒么?”

    玄远哼了一声,道:“就你那笨样子,我要是收了你,气也把我气死了,为什么传授给你们刚才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学不学是你们自己的事,但修炼功法不能流入外人之手。好了,我就送到这里,以后,就靠你们自己了。下次见面的时候,如果你们还是这副德行,说不定我会杀了你们。”说完,在白色斗气的包裹下,玄远飘然而去。

    看着玄远离开的背影,岩石喃喃的说道:“这老头还真怪,不过,他似乎也并不是那么讨厌。”

    岩力凑到兄长身旁,问道:“大哥,那我们要不要学这什么真气?”

    岩石微笑道:“那还用说么?当然学。审判长的实力你又不是没见过,有这么个机会,我们怎么能放弃呢,他刚才不是说你笨么?你就练出个样子给他看看。”

    岩力想起刚才玄远那蔑视的目光,不禁气往上撞,道:“哼,下次再见到他,我一定让他的不屑变成吃惊。”

    阿呆的心神至今还放在先前脑中的影象上,他暗暗想道:为什么自己在看到羊皮上的金字后,会对冥王剑产生厌恶的情绪呢?这是没有理由的,虽然不喜欢冥王剑的邪恶,但凭借着冥王剑的威力,自己几次逃得性命,说起来,自己到应该感谢它才对。而且,除了当初欧文叔叔把剑给自己的时候以外,自己还从来没有过这种厌恶冥王剑的感觉。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难道那带有金字的羊皮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星儿体内精灵王血脉的能量已经越来越微弱了,当五人进入索域联邦的亚琏族境内时,星儿已经虚弱的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赶路了,只能由功力最高的阿呆背负,卓云告诉大家,星儿的精灵王血脉已经近乎枯竭,如果再不得到精灵古树和精灵之湖的滋润,恐怕就会失去精灵王血脉的能力。为了能完成精灵女王的嘱托,五人从亚琏族购买了马匹,快马加鞭全速向天元族的方向而去。

    又过了三天,天元族的精灵森林已经遥遥在望了,星儿在昨天中午就已经进入了昏迷状态,情况非常危急。

    一边赶路,卓云忧心冲冲的道:“阿呆,公主殿下恐怕要坚持不住了,如果不能在她清醒之前,将她送到精灵之城内,精灵王血脉就会消失了。”阿呆一楞,疑惑的道:“清醒之前?”

    卓云凝重的道:“是的,如果公主从昏迷中清醒,那她将彻底变成一个普通的精灵。失去继承精灵王之位的能力。”

    阿呆心中一惊,如果星儿真的变成普通精灵,他怎么像精灵女王交代啊!一咬牙,他毅然道:“这样吧,你们在后面慢慢走,我先带她过去。”阿呆搂紧身前的星儿,柔声道:“星儿妹妹,你可要坚持住,我们马上就到家了。”说完,轻轻的将星儿的娇躯托起,横抱在身前,双脚用力一踏马镫,飞身而起,从正在飞驰的骏马中飘落而下,全力催动体内的生生真气,身体化为一条虚影,以比骏马更快的速度,闪电般向天元族的精灵森林飞驰而去。周围的景物飞速从身体两边倾泻而过,阿呆用生生真气护住星儿的身体,一边飞奔着,一边不断对星儿说着话,“星儿妹妹,到了,我们就快到了,你别醒啊!”

    “星儿妹妹,你是女王阿姨的女儿,你要坚强起来,一定要保留住你的精灵王血脉。”

    “星儿妹妹,我是你阿呆哥哥啊!只要你能坚持到家,哥哥就……”

    终于,精灵森林已经近在眼前,阿呆发现,星儿的娇躯微微有些挣扎,紧闭的眼眸已经有要睁开的迹象,心中大急,将银色金身的能量催发到极限,闪电般向精灵森林扑去,同时,他不断的将真气注入到星儿体内,虽然他不知道如何才能留住精灵王血脉,但却深深的记得卓云的话,说什么也不能让星儿醒过来,于是,他用生生真气锁住星儿的气息,使她重新陷入重度昏迷之中。

    精灵森林依旧是那么寂静,那么神秘,但阿呆却无心欣赏这美丽的景色,凭借着模糊的记忆,他飞快的向精灵森林深处冲去。

    突然,一道尖风从前方不远处袭来,阿呆如果不停住身形定会被尖风击中,无奈之下,他值得腾出一只手,向地面按出一掌,将前冲之力改为上升,飘飞而起,躲过了攻击。十余名精灵出现在他面前,除了两名精灵魔法师在念动咒语以外,其他人都拉弓搭箭,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阿呆心中大急,用斗气将声音传出,“别动手,快带我去精灵之城,星儿公主要不行了。”

    众精灵都是一楞,他们刚才看到阿呆怀中抱着一个精灵,以为又是偷猎者呢,所以才会攻击他。听他这么一解释,为首的精灵阻止族人即将发出的攻击,疑惑的问道:“你说你抱着的是星儿公主?你叫什么名字?”大部分精灵都没有见过阿呆等人,他就是其中之一。

    阿呆急的额头上汗水密布,声色俱厉的道:“我是阿呆,受精灵女王之托带星儿公主回来,她的精灵王血脉快消失了,你们赶快让开,必须要尽快到精灵之城才行。”如果精灵们再纠缠,焦急的阿呆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还好,精灵女王在从日落城回转到精灵森林以后,已经把救出精灵公主的事通知了所有族人,并且命令他们一发现阿呆等人送公主回来立刻回报,那为首的精灵听了阿呆的解释心中一惊,疑惑尽去,赶忙道:“对不起,我们不知道是公主殿下,快走吧,我们在前面带路。”说着,命令手下族人飘飞在前,为阿呆引路。如果没有他们的指引,在这如同迷宫般的精灵森林中,阿呆绝对无法找到精灵之城的位置。

    终于,穿越了精灵族布置的结界,阿呆再次看到了美丽的精灵之城,纯净的精灵湖水在大树中渗透而入的阳光照射下,波光粼粼,看上去是那么迷人。阿呆感觉到怀中的星儿娇躯不断的颤抖着,心中一横,用斗气将星儿的娇躯完全包裹住,用力的向精灵之湖中掷去。星儿在白色光芒的包裹下,化为一道弧线,准确的落在精灵古树旁的湖水中,扑通一声,水花四溅。看着星儿落入湖水,阿呆顿时放松了一些,持续的狂奔加上心中的担忧,使他身心俱疲,大口的喘息着。他现在也不能确定,星儿的精灵王血脉是否消失了,毕竟在刚才星儿要醒过来的时候,是他用斗气使星儿重新恢复沉睡的。

    那带路的精灵见阿呆将星儿扔到湖里,顿时大怒,喝道:“你干什么?”

    阿呆一边喘息,一边解释道:“她的精灵王血脉要消失了,必须吸收精灵之湖中的灵气才行。”

    那精灵飘飞而起,一边向星儿落水的地方飞去,一边道:“我们精灵是不会游泳的,何况公主还昏迷着,你把她淹死怎么办。”

    阿呆一惊,刚想说什么,却看到精灵古树上飘飞出五道身影,其中一个,正是精灵女王,她直接飞到湖面上,绿色的光芒闪过,星儿被水浸透的娇躯被她捞了上来。阿呆飞身而起,在水面上连点几下,飘身飞跃到精灵女王身旁,抓住精灵古树上垂下的藤蔓向精灵女王道:“阿姨,您快看看,星儿妹妹的精灵王血脉恐怕……”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